姚苌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姚苌.

姚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秦武昭帝
统治384年–393年
出生330年
逝世393年(63-64岁)
安葬
原陵
全名
姚苌
年号
白雀:384年四月-386年四月 建初:386年四月-394年四月
谥号
武昭皇帝
庙号
太祖
政权后秦

秦武昭帝姚苌(330年-393年)[1][2]景茂南安赤亭(今甘肃省陇西县西)古羌人十六国时期后秦政权的开国君主后赵末年南安古羌酋长姚弋仲第二十四子,姚襄之弟。姚苌在姚襄死后率其部众入秦,成为前秦的将领。淝水之战后姚苌在关中古羌人的推举下自称万年秦王,建立后秦,并与苻坚领导下的前秦作战。姚苌后来杀害了苻坚,并乘西燕东退而进驻长安,不久称帝。前秦宗室苻登在关中氐族残余力量支持下继续与姚苌作战,姚苌一度处于不利形势,但终大败苻登,渐处优势,但在消灭前秦势力前去世,直至儿子姚兴即位后才完全消灭前秦势力。

生平

随兄征战

姚苌年少时已聪慧明智,多有权略,豁达率性,并没有专注于德行和学业之上,而其众位兄长都认为他很特别。后来姚苌跟随姚襄四处出兵,经常参与重要的决策。永和八年(352年),姚襄在麻田败于前秦军,其坐骑更中箭死亡,姚苌冒险将自己的坐骑送给姚襄助其出逃。最后姚苌因援军赶至才得幸免。

升平元年(357年),姚襄谋取关中失败,在三原(今陕西三原县)与前秦将领苻黄眉邓羌等的交战中战死。姚苌当时就率姚襄余众尽降前秦。同年前秦宗室苻坚发动政变推翻皇帝苻生,自任天王,并以姚苌为扬武将军。

屡获战功

太和二年(367年),姚苌随同王猛参与讨伐以略阳郡叛变的羌人敛岐,并因姚弋仲昔日统领敛岐的部落,大量部众知道姚苌到来都向前秦归降,令得前秦顺利取下略阳。太和六年(371年)三月,与苻雅、杨安王统、徐成及朱彤等讨伐据有仇池杨纂,双方决战于峡谷,杨纂大败,损失三成兵力,终被逼投降。

宁康元年(373年)十一月,前秦攻下东晋领下的益、梁二州,姚苌出任宁州刺史,屯兵于垫江(今重庆市垫江县)。后迁任步兵校尉,封益都侯太元元年(376年)五月,与武卫将军苟苌、左将军毛盛、中书令梁熙等进逼黄河,并于八月对前凉发动攻击,攻灭前凉。

太元八年(383年),东晋荆州刺史桓冲北伐,其中涪城(今四川绵阳市)受到晋将杨亮攻击,姚苌遂与张蚝出兵救援,逼杨亮退兵。同年苻坚大举攻晋,意图灭掉东晋,统一全国,史称淝水之战。当时苻坚就以姚苌为龙骧将军,督益、梁二州诸军事,让其从蜀地率军进攻东晋西方,更说:“朕昔日就是以龙骧将军建立大业,这个将军号从来都没有改授他人,今天特别对你授予此号,山南之事都交给你了。”

建立后秦

苻坚于淝水之战中大败,姚苌返回长安。而前秦在战败后国力大衰,其中北地长史慕容泓于战后第二年在关东起兵叛乱,回屯华阴(今陕西华阴市),响应于河北地区叛变的叔父慕容垂。苻坚于是命雍州牧苻叡出兵讨伐,而姚苌则任其司马。当时慕容泓因畏惧而率众东逃关东,苻叡因轻敌而决心追去邀击,不听姚苌的谏言,最终遭慕容泓击败,苻叡亦战死。姚苌在败后派长史赵都及参军姜协向苻坚谢罪,但二人却被愤怒的苻坚杀死,惊惧的姚苌于是逃到渭北的牧马场。在当地,尹纬、尹详及庞演等人联结羌族豪强共五万多户向姚苌归降,并推姚苌为盟主。姚苌于是在太元九年(384年)自称大将军、大单于、万年秦王,改元“白雀”,建立后秦政权。

屡战前秦

姚苌接着进屯北地,华阴、北地、新平安定各郡共有十多万名羌胡外族归附。不久苻坚亲自率军讨伐姚苌,姚苌屡败更遭前秦军断绝水源。然而就在后秦军中有人渴死及在恐惧当中时就遇上天雨,营中水深三尺,解决了水荒,亦令后秦军心复振。不久姚苌出兵反击,击败前秦将杨璧并俘获杨璧、徐成及毛盛等数十人,皆礼待而送还。而随着西燕军队逼近长安,苻坚率兵回防长安。虽然姚苌在早前向西燕送质请和[3],但当时姚苌群臣却建议姚苌加入战斗以夺取长安,建立根本之地。不过姚苌自度慕容氏获胜并后不会长留关中,必会东归河北,故此打算北屯九嵕(今陕西乾县东北)以北一带地区(岭北)以积聚实力和资源,待前秦亡国而西燕东归后自取长安。姚苌随后亲自率军进攻新平郡城(今陕西省邠县),却遭守将苟辅顽强抵抗,有万多人阵亡。苟辅又诈降诱骗姚苌入城,虽然姚苌入城前就察觉而没进城,但仍受到苟辅伏兵攻击,万多人战死之余亦险些被擒。

因为新平久久不下,姚苌于是在白雀二年(385年)正月留兵继续攻城,自己另外出兵安定郡,擒下前秦安西将军苻珍,亦令岭北诸城降,唯新平未下。至四月,新平物资匮乏,亦无外援,苟辅接受后秦军的劝降,率城内五千人出降。姚苌下令将所有人坑杀,夺取了新平。五月,苻坚离开长安,出屯五将山,至七月时后秦将吴忠捕获苻坚,送至新平。同年八月,姚苌因向苻坚索取传国玉玺不遂,更遭其出言侮辱[4],于是缢杀苻坚于新平佛寺(今彬县南静光寺)。姚苌为了掩饰他杀死苻坚的行为,谥苻坚为“壮烈天王”。

十月,已据有长安的西燕王慕容冲派高盖攻伐姚苌,遭后秦军击败并投降。白雀三年(386年),西燕国内政变频生,并开始弃守长安东归。时卢水胡郝奴乘虚入据长安并称帝,更命其弟郝多进攻于马嵬(今陕西兴平市马嵬镇)自守的王𬴊。姚苌此时从安定东攻,逼走王𬴊并擒得郝多,并进攻长安,令郝奴惧而请降。取长安后姚苌就于五月即位为帝,改年号“建初”,建国号大秦[5][6]不久又击败了前秦秦州刺史王统,夺取秦州。

但同一年,前秦宗室苻登就在关中氐族残余势力的推举下与后秦对抗,不久在前秦帝苻丕遇害后更称帝继位。起初苻登力量甚盛,在泾阳(今陕西泾阳县)大败姚硕德,要姚苌亲自出兵救援;更谋攻长安。不过当时前秦重将苻纂为苻师奴所杀,将领兰椟遂与苻师奴反目。兰椟因受西燕皇帝慕容永攻击而向后秦求援,姚苌以苻登迟疑慎重而少决断,不敢出兵深入而冒着遭乘虚后袭的危险,决意亲自率军救援。最终先破苻师奴并尽收其众,后败慕容永并生擒兰椟。

另姚方成亦击败徐嵩,徐嵩虽然被俘仍大骂姚苌不仅背叛对其有恩的苻坚,更将他杀害,不惜恩情就连狗和马都不如[7]。姚方成杀死徐嵩后,姚苌又掘出苻坚的尸首不断鞭挞,更脱光尸身的衣服,裹以荆棘并以土坑埋掉,以释心中愤怨。建初三年(388年),自春季开始夏末,姚、苻两军就分别据朝那(今宁夏朝那县)及武都(今甘肃武都县)相持并交战,互有胜负而不能击倒对方,于是都解兵归还。但关西豪杰都以后秦久久未能站稳关中,反多次败给苻登,大多都投向前秦,唯齐难、徐洛生、刘郭单等人仍然忠于后秦,提供军粮并跟随姚苌征战。

计挫苻登

建初四年(389年),姚苌屡次败于苻登,命姚崇袭击苻登于大界的辎重又不得,而苻登就已威胁安定。面对如此局面,姚苌坚拒与苻登正面决战,力图以计取胜,于是乘夜率兵三万再攻大界,终攻克大界并杀毛皇后等人及生擒数十名前秦名将。姚苌随后亦不贪胜,坚拒乘胜进击苻登,苻登于是收余众退守胡空堡,但已元气大伤。

在大败苻登辎重后的四个月后,姚苌设计让其将任盆诈降以诱杀苻登,虽然最终因雷恶地识破而事败,但苻登却忌惮雷恶地,逼其降于姚苌。次年(390年)魏揭飞攻后秦,雷恶地叛迎魏揭飞,虽然当时苻登正在长安附近的新丰(今陕西西安市临潼区),但姚苌以雷恶地“智略非常”,于是亲自出兵攻伐魏揭飞。魏揭飞见姚苌兵少就让全军进击,姚苌特意示弱不战,却派了姚崇从敌军后方攻击令其混乱,接着就出兵直击,大败对方并阵斩魏揭飞,又再降雷恶地并不减昔日待遇。雷恶地两度归于姚苌,终对其心服。另外姚苌亦不怕前秦兖州刺史强金槌诈降,只带着数百骑兵随其访问强金槌的军营,以坦诚获得了身为氐族人的强金槌的信任,令其不应其他氐族势力的计谋而加害姚苌。

至建初六年(391年)十二月,苻登进攻安定,姚苌在安定城东击败他。次年三月,前秦将没弈干亦向后秦归降,但姚苌不久就患病。苻登得知姚苌患病就乘机进攻安定,至八月姚苌病情转好就亲自率兵抵抗,更乘苻登出营迎击而命姚熙隆进袭前秦军营,令苻登惧而退兵。姚苌又让军队旁出跟随苻登,苻登得知后秦营垒空空如也,失去其影踪后更为惊惧,只得败还雍城(今陕西凤翔县南)。

建初八年(393年)十月,姚苌病重而回长安。至同年十二月[1],姚苌召太尉姚旻仆射尹纬姚晃、将军姚大目和尚书狄伯支受遗诏辅政,辅助太子姚兴。及后姚苌去世,享年六十四岁。姚兴先秘不发丧,至次年才发布死讯,上谥号武昭皇帝庙号太祖

性格特征

  • 姚苌简单率直,即使当了君主,属下有过错可能还会直加责骂。权翼曾劝他不要这样对待属下,但姚苌自以这是自己本性,更称自己听正直之言,能知己过。
  • 姚苌甚得苻坚重用,尤以其为龙骧将军,并以自己从龙骧将军登位至前秦君主一事作勉励。但姚苌终杀害苻坚,此行为成了前秦将领反对及讨伐他的理由[8][7][9],而姚苌亦曾挖尸泄忿。不过在屡败于苻登后,却认为是苻坚亡魂的助力,于是也在军中树立苻坚神像祈求道:“新平之祸,不是臣姚苌的错啊,臣的兄长姚襄陕州北渡,顺着道路要往西边去,像狐狸死时把头朝向原本洞穴一样,只是想要见一见乡里啊。陛下与苻眉拦阻于路上攻击他,害他不能成功就死了,姚襄遗命臣一定要报仇。苻登是陛下的远亲亦想复仇,臣为自己的兄长报仇,又怎么说是辜负了义理呢?当年陛下封我为龙骧将军,跟我说:‘朕从龙骧将军当上了皇帝,卿也好好努力罢!’这明明白白的诏谕非常显然,好像还在耳边一样。陛下已经过世成为神明了,怎么会透过苻登而谋害臣,忘却当年说的话呢!现在为陛下立神像,请陛下的灵魂进入这里,听臣至诚的祷告。”[10] 不过战况仍未有改善,反时有夜惊,并招来苻登批评[11],终毁了苻坚像。据说姚苌死前曾梦见过苻坚率天官、鬼兵去袭击他(《晋书》“将天官使者、鬼兵数百突入营中”),期间他被救援自己的士兵误伤阴部至大量出血。醒后就发现阴部肿胀,医者刺肿处则如梦中一样大量出血(《晋书》“误中苌阴,出血石余”),如此吓得姚苌发狂胡言,又求苻坚原谅,姚苌不久伤重身亡,临终前跪伏床头,叩首不已。
  • 即使姚苌在位期间皆与前秦等势力战斗,但仍设立太学,礼遇先贤后代;又曾命各镇都要设置学官,由他们评核人才优劣再随其才能擢用,皆可见其重视文教和吸纳文人的行为。而他在安定亦修治德政,大行教化,省却不必要的支出,亦表彰平民户中有善行的人。
  • 姚苌长期征战,虽为君主亦不贪图逸乐,于与前秦相持不下,部分豪族转为支持前秦时更写书自责,并卖掉后宫珍宝去支持军事,而自己与妻子都力行简约,对为国战死的将士皆有所褒扬和追赠。

后妃子女

后妃

  • 虵皇后,氐族人。
  • 孙氏,姚兴庶母,一说为生母,姚兴登位后获追封为太后。

子女

注释

  1. ^ 1.0 1.1 《晋书》及《资治通鉴》皆载姚苌死于太元十八年,通鉴更写姚苌死于十二月庚子日,但据中央研究院两千年中西历转换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十二月丁巳朔,无庚子日,或误。
  2. ^ 《晋书·卷一一六》载姚苌“太元十八年(393年)死,时年六十四,在位八年”,推姚苌生年为330年;同卷载苌兄姚襄:“襄败,为坚所杀,时年二十七,是岁晋升平元年(357年)也。”以此推姚襄生年当为331年。按此姚苌竟比兄长早出生,两者所载或有一误,故存疑。
  3.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太元九年:“后秦王苌遣子(姚)嵩为质于(慕容)冲以请和。”
  4. ^ 《太平御览·卷一百二十二》:苌求传国玺于坚曰:“苌次应符历,可以为惠。”坚叱之曰:“小羌乃敢干逼天子,岂以传国玺授汝羌乎!五胡次序,无汝羌名。违天不祥,其能久乎!玺已送晋,不可得也。”
  5. ^ 《太平御览·卷一百二十二》引《十六国春秋·前秦录》:〔太平二年〕五月,丕以吕光为车骑将军、梁州牧、酒泉公。是月,姚苌僣称尊号。
  6. ^ 《北史·魏本纪一》:〔登国元年〕五月,姚苌僭即皇帝位于长安,国号大秦。
  7. ^ 7.0 7.1 《资治通鉴·卷一百七》载:“(徐)嵩骂曰:‘汝姚苌罪当万死,苻黄眉欲斩之,先帝止之。授任内外,荣宠极矣。曾不如犬马识所养之恩,亲为大逆。汝羌辈岂可以人理期也,何不速杀我!’”
  8. ^ 《晋书·苻丕传》王永檄文:“羌贼姚苌,我之牧士,乘衅滔天,亲行大逆,有生之巨贼也。”
  9. ^ 《晋书·苻登传》载苻登告苻坚神主:“昔五将之难,贼羌肆害于圣躬,实登之罪也。今日义施,众余五万,精甲劲兵,足以立功,年谷丰穰,足以资赡。即日星言电迈,直造贼庭,奋不顾命,陨越为期,庶上报皇帝酷冤,下雪臣子大耻。”
  10. ^ 《晋书·苻登传》则载曰:“新平之祸,非苌之罪。臣兄襄从陕北渡,假路求西,狐死首丘,欲暂见乡里。陛下与苻眉要路距击,不遂而没。襄敕臣行杀,非臣之罪。苻登陛下末族,尚欲复仇,臣为兄报耻,于理何负!昔陛下龙骧之号,谓臣曰:‘朕以龙骧建业,卿其勉之!’明诏昭然,言犹在耳。陛下虽过世为神,岂假手于苻登而图臣,忘前征时言邪!今为陛下立神象,可归伏于此,勿计臣过,听臣至诚。”略有分别但大意相同。
  11. ^ 《晋书·苻登传》载:“登进师攻苌,既而升楼谓苌曰:‘自古及今,安有杀君而反立神象请福,望有益乎!’”

参考资料

  • 《晋书·载记第十六·姚苌传》
  • 《资治通鉴》卷一百至一百八
前任:
中国后秦皇帝
384-394
继任:
长子后秦文桓帝姚兴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姚苌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