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威尼斯.

威尼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威尼斯
Venezia
市镇
威尼斯自治市
Comune di Venezia
自左上:圣马可广场、威尼斯市景、大运河凤凰剧院内景以及圣乔治·马焦雷岛

旗帜

徽章
威尼斯
威尼斯
威尼斯在意大利的位置
坐标:45°26′23″N 12°19′55″E / 45.4397°N 12.3319°E / 45.4397; 12.3319
国家  意大利
地区 威尼托大区
省份/广域市 威尼斯广域市
分区 奇里格那戈、法瓦罗威尼托、梅斯特雷马格拉穆拉诺岛布拉诺岛朱代卡岛利多、泽拉里诺
政府
 • 市长 路易吉·布鲁格纳罗 (无党派
面积
 • 总计 414.57 平方公里(160.07 平方英里)
海拔 1 米(3 英尺)
人口(2018)
 • 总计 2,645,798
 • 密度 6,400/平方公里(17,000/平方英里)
居民称谓 威尼斯人
时区 CETUTC+1
 • 夏时制 CESTUTC+2
邮编 30100
电话区号 041
主保圣人 圣马尔谷
主保庆日 4月25日
网站 官方网站

威尼斯威尼斯语Venezsia意大利语Venezia弗留利语Vignesie拉丁语Venetia英文Venice)是意大利东北部著名的旅游与工业城市,也是威尼托地区首府。威尼斯城由被运河分隔并由桥梁相连[1]的118座小岛组成。[2]威尼斯潟湖是位于波河皮亚韦河河口之间的一个封闭的海湾,威尼斯城就坐落在威尼斯潟湖的浅滩上。威尼斯以其优美的环境、建筑和艺术品珍藏而闻名。[1]潟湖和城市的一部分被列为世界遗产[1]Luigi Barzini曾在纽约时报形容它“无疑是最美丽的人造都市”[3],时代线上也称赞威尼斯是欧洲最浪漫的城市之一。

2014年,共有264,579人居住在威尼斯市镇,其中约55,000人居住在老城区。威尼斯与帕多瓦特雷维索一起,组成了帕多瓦-特雷维索-威尼斯大都市区(PATREVE),总人口26万。PATREVE只是一个统计学意义上的大都市区,不是行政区划的等级。[4]

威尼斯这个名字源于公元前十世纪居住在该地区的古威尼蒂人。[5][6]这个城市历史上曾经是威尼斯共和国的首府。威尼斯同时被誉为“主之城”、“尊贵之城”、“亚得里亚王后”、“水之都”、“面具之城”、“桥梁之城”、“漂浮之都”、“运河之城”。

威尼斯共和国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的主要金融和海运力量,是十字军东征勒班陀战役的集结地,也是从13世纪直到17世纪末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商业(特别是丝绸,粮食和香料)和艺术中心。[7] 威尼斯市被认为是第一个真正的国际金融中心,9世纪逐渐形成,14世纪达到了顶峰。这使威尼斯在其大部分历史中成为一座极为富裕的城市。[8]后来因为土耳其人对地中海东边的控制促使欧洲国家寻找其他航线的欲望,威尼斯因此失去了大部分的重要性与影响力。

它同样因为几次特别是文艺复兴时期的重要的艺术运动而众所周知的。在拿破仑战争维也纳会议之后,共和国被奥地利帝国所吞并,直到1866年,由于第三次意大利独立战争而举行的全民公投,威尼斯成为意大利王国的一部分。威尼斯在交响乐和歌剧音乐史上也起着重要的作用,它是安东尼奥·维瓦尔第的诞生地。[9]2016年,威尼斯被评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城市。[10]

历史

起源及历史

威尼斯与威尼斯潟湖
威尼斯与威尼斯潟湖

威尼斯的起源没有历史文献记载。数名历史学家引用可靠证据指出:早期人口为罗马城市难民,他们为了逃避日耳曼人攻击,便从帕多瓦阿奎莱亚、Altino及Concordia(今格鲁阿罗港)而来[11]

从166-168年开始,夸迪人(Quadi)和马可曼尼人破坏了这个区域的主中心──Oderzo。罗马帝国的防线再度被西哥德人于5世纪初期时所撕裂,而在50年后,阿提拉领导的匈人也再度侵略罗马帝国。而最后与最持久的侵略则是伦巴第人在568年所造成的。使得威尼斯脱离了东罗马帝国的统治,人们开始建立新的港口,包括威尼斯潟湖的马拉莫科与托切洛的港口。

威尼斯主岛的人造卫星图片:铁路和公路把岛屿西北部和意大利半岛连接,贯穿岛中央的是威尼斯大运河(Canal Grande)。
威尼斯主岛的人造卫星图片:铁路和公路把岛屿西北部和意大利半岛连接,贯穿岛中央的是威尼斯大运河(Canal Grande)。

拜占庭帝国在意大利中部与北部的统治在751年被伦巴第国王艾斯杜尔夫(Aistulf)所结束,在这段时期,拜占庭的总督的所在地是马拉莫科(Malamocco)。统治地区横跨了潟湖中的许多岛屿很可能增加了与拜占庭帝国境内伦巴第人的联系。

帕底西巴扎公爵的统治期间(811年-827年),总督所在地从马拉莫科迁移到高度防御的里奥多岛,也就是现在威尼斯的所在地。圣匝加修道院、最初的总督府与圣马可教堂在这里陆续被建造完成。

在828年,这个新城市的威望因为圣马尔谷的遗物从亚历山大港被带到威尼斯而提升,它被安置在新教堂中。这个地区持续发展,当拜占庭的势力消退之后,威尼斯对抗东方的本质渐渐浮现出来,最后导致威尼斯朝向自治与独立的发展。

扩展

9-12世纪期间,威尼斯发展为城邦意大利海洋帝国或海洋共和国;其余三个为热那亚比萨阿马尔菲)。位于亚德里亚海顶端的战略性地位让威尼斯的海军与商业力量几乎是牢不可破。这座城市变成西欧与其他地区(尤其是拜占庭帝国与伊斯兰国家)之间一个繁荣的贸易中心。

威尼斯宗教-2012年[12]
宗教 百分
天主教
  
92.7%
其他宗教
  
7.3%

威尼斯政权的基础奠基于12世纪︰威尼斯兵工厂建造于1104年;威尼斯在1178年从维罗纳夺得布伦纳罗山口(Brenner pass)的控制权,开启了运输前往日尔曼的路线。而最后一任独裁的威尼斯总督米奇尔 (Vitale Michiele)则死于1172年。

威尼斯共和国在1200年以前占据了亚得里亚海的东岸,大部分是商业上的考量,因为海盗造成贸易上的威胁。威尼斯总督也取得达尔马提亚总督与伊芳芳丝特勒半岛总督的头衔。

后来大陆的领地越过加尔达湖到达阿达河的西边,被称为Terraferma。部分被当成对抗好战邻国的缓冲,一部分去确保阿尔卑斯山的贸易路线,也为了保护大陆提供威尼斯需要的谷类。为了建设海上的贸易帝国,共和国需要去控制爱琴海大部分的岛屿,包括克里特岛塞浦路斯,变成了近东一个主要的权利掮客。在这时期,大陆的领地对于威尼斯的管理相对是较开明的,当受到侵略者的威胁时,贝拉加莫、布雷西亚维罗纳将会整合起来捍卫威尼斯的统治权。

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后,威尼斯变成拉丁帝国的一部分,由君士坦丁堡(拉丁帝国在1204年占领了君士坦丁堡)来管辖。威尼斯则扩展它影响力,建立了爱琴群岛公国(Duchy of the Archipelago)。当土耳其人在曼赞克尔特战役中打败拜占庭帝国后,这可能是君士坦丁堡对威尼斯具有决定性影响力的最后时刻。虽然拜占庭帝国在半世纪后重新掌握这座城市的控制权,不过当时国势已经相当衰弱了。奥斯曼帝国穆罕默德二世在1453年占领了这座城市。而从拜占廷帝国劫掠来的许多财宝被带回威尼斯,其中也包括威尼斯的象征-圣马克飞狮。

因为威尼斯位于亚德里亚海旁,所以它与拜占庭帝国及伊斯兰国家进行广泛的贸易活动。在13世纪末时,威尼斯已经变成全欧洲最繁荣的都市。在势力与财富最颠峰的时期,威尼斯拥有36,000名水手来驾驶3,300艘船,并且主宰了中古时代的商业活动。在这时期,威尼斯的上流家庭会建立最雄伟的广场、扶持最伟大的作品及培育最有天分的艺术家来互相竞争。当时这个城市是由大议会所管理,其中大部分的成员是由威尼斯具有影响力的家庭所组成的。大议会任命所有公开的政务官,并且选出200至300人组成的参议院。然后参议院会选出“十人议会”,这是一个掌握威尼斯最大管理权限的秘密组织。而这个组织则会选出一位总督(doge或duke),成为威尼斯正式的领导人。

威尼斯的行政架构与古罗马共和的系统相似,是由一位被选出来的行政官(威尼斯总督)、一个类似参议院,由贵族组成的机构及许多拥有部分政治权力的公民所构成的,在15世纪前公民拥有权利去同意或拒绝每位新选出来的总督。教堂与许多私人建筑是做为军事使用,虽然威尼斯没有终身职的骑士。圣马克骑士(Cavalieri di San Marco)是唯一在威尼斯存在过的骑士阶层,没有任何一位公民可以接受外来的命令而没有政府的同意。在独立时期,威尼斯仍然保持共和,政治与军事是完全的分离。但在一些情况下,总督也可以统御军队,例如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期间的恩里科·丹多洛。就其它意义而言,战争代表商业的附属品。因此,威尼斯早期制造了大量的雇员,来为任何地方服务,后来当统治阶层占有商业时,依靠着这些外来的雇员。

总督是最高行政官,理论上是终身制。实际上,许多总督在被认为遭受政治失败后,受到来自贵族组成的寡头政治的压力,而被迫放弃职位,退隐到修道院中来隐居,也有总督被贵族或议会流放、处决的例子。

威尼斯的人民一般是正统天主教的信徒,最初的几位威尼斯总督同时也是教会领袖。中世纪的威尼斯地区没有出现宗教狂热,并且在反宗教改革期间也没有制定处死宗教异端的法律。

border=none
威尼斯其潟湖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世界遗产
威尼斯
正式名称
英文名称* Venice and its Lagoon
法文名称* Venise et sa lagune
基本资料
国家  意大利/威尼斯共和国威尼斯共和国
地区** 欧洲和北美地区
编号 394
注册类型 文化遗产
评定标准 文化遗产(i)(ii)(iii)(iv)(v)(vi)
注册历史
注册年份 1987(第11届
地图
UNESCO的记录(英文)
* 名称依据世界遗产名录注册。
** 地区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所划分为准。

这种明显缺乏的热情导致威尼斯经常与教宗发生争执。威尼斯受到一些封锁重大活动的威胁,遭受到两次惩罚。第2次,也是比较有名的一次,发生在1509年的4月27日,由儒略二世下令的康布雷联盟战争

威尼斯大使将仍然存在的政治秘密报告送回当地,这与欧洲法庭的传闻一起为现代历史学家提供了极好的资料。

威尼斯没落

威尼斯从15世纪开始没落,当时它在保卫塞萨洛尼基时首次失利,败给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威尼斯也在1453年派遣船舰帮助拜占庭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来抵抗土耳其人的侵略,在穆罕默德二世攻陷君士坦丁堡之后,他转而侵略威尼斯,并造成威尼斯巨大的损失。

黑死病在1348年肆虐威尼斯,并在1575-1577年间卷土重来。在这三年间,高达五万人死于黑死病,城市只剩下三分之一人口[13]。1630年,黑死病更造成接近三分之一公民死亡[14]

文艺复兴末期,威尼斯开始失去国际贸易中心的地位。当时,葡萄牙成为欧洲东方贸易的主要媒介,影响威尼斯巨大财富的来源。同时,法兰西西班牙霸权主义横行,爆发了意大利战争,威尼斯的政治影响力式微。然而,威尼斯帝国是农产品输出国,及至18世纪中叶仍是重要的制造业中心。

陆军及海军

石弓练习在1303年成为威尼斯的义务,公民在团契中练习。随着武器变得更昂贵与操作上更复杂,头班军人被分发来帮助商人来航行船只并在桨船上担任桨手的任务。“Noble Bowmen”这间公司在14世纪末招募了年轻的贵族,他们在战桨船上工作,担任武装商人,并且享有居住在船长舱的特权。

陆军的指挥建筑与海军是不一样的,根据古代的法律,没有任何一位贵族可以指挥超过25个人(避免以私人军队来进行叛变),当总指挥在14世纪中被引进时,他仍然必须对由20位公民组成的“智者”负责。这项政策有效率,也避免威尼斯陷入其他城邦经常遭遇的军人掌权。一位公民委员(与人民委员不同)陪同每一位军队来注意他们的情况,尤其是佣兵。威尼斯的军事传统也应仔细的注意到:他们对于如何在花费最少生命与金钱达至成功比追求荣誉更感兴趣。

虽然威尼斯以海军闻名,它的陆军也具有同样的影响力。在13世纪时,大部分的意大利城邦都已经雇用了雇佣兵,不过威尼斯军队仍然从周围的潟湖地区征募军人,另外从达尔马提亚伊斯特里亚进行封建制度的征兵。在遇到紧急状况时,政府将会登记所有年龄界于17岁与60岁之间的男性,并且对他们的武器进行纪录,而他们在实战时会被编入由12人组成的队佐。据1338年的登记纪录显示威尼斯估计约有30,000名威尼斯男子可以参战,其中大多是熟练的弩手。在其他的意大利城邦,贵族与其富人都加入骑兵,但在威尼斯则被征召作步兵

威尼斯,由加纳莱托在1730年所绘
威尼斯,由加纳莱托在1730年所绘

在1450年时,总共有超过3000艘威尼斯的商船处于营运的状态中,其中大部分在必要时可以变成战船或运输船。政府要求每艘商船必须搭载特定数量的武器(大部分是十字弓与枪)及盔甲,商船的乘客也被预期在必要时可以武装起来并进行战斗。一艘预备用且长约25米的战船被保存在兵工厂中,战船奴隶并不存在于中古时代的威尼斯,划手则是从这个城市或是它的领地(特别是达尔马提亚)中产生的。从威尼斯选出的人们大部分是从每个教区中,当这些桨手离开之后,他们的家庭会受到教区中其他人的支持。债务人一般是在战船上划船来偿还他们的债务,划船的技术则是以贡多拉凤尾船竞赛来鼓励。

在15世纪初期,随着领土的扩张,于是出现了第一支常备军,其中包括签定契约的佣兵队长(condottieri)。威尼斯与佛罗伦萨在1426年缔结同盟,并且同意在战争时期提供8,000名骑兵与3,000名步兵,平时则提供3,000名骑兵与1,000名步兵。在15世纪末,制服采用红白条纹的样式,荣誉及热情的制度逐渐产生。在15世纪当中,威尼斯的陆上军队几乎总是攻击的一方,并且被认为是意大利最具影响力的,大部分是因为所有阶级都必须为保卫这个城市而拿起武器与官方对于一般军事训练的奖励。15世纪末,在总督弗朗切斯科·福斯卡里任内,威尼斯陆军败于米兰,同时佛罗伦斯改与米兰结盟,从此威尼斯逐渐丧失了对北意大利的陆上控制权。

现代

威尼斯历史中心的地图
威尼斯历史中心的地图

随着拿破仑于1797年5月12日(第一次反法同盟期间)占领威尼斯,威尼斯共和国宣告灭亡,恰好是独立后1100年。这位法兰西的征服者导致威尼斯历史上最美好的一个世纪的结束︰在18世纪时,威尼斯也许是欧洲最优雅的城市,对于艺术文学建筑都拥有巨大的影响力。拿破仑对于这个城市的犹太人而言,似乎是个解放者,虽然因为他们被限制居住在几个区域中而引起争论。他移除了犹太区出入口,并结束犹太人居住及旅游的区域限制。

拿破仑在1797年10月12日根据坎波福尔米奥条约,将威尼斯交于奥地利统治。奥地利政府则在1798年1月18日正式接管威尼斯。1805年,拿破仑与奥地利签署了普雷斯堡条约,从奥地利手中夺回了威尼斯,并纳入自己的意大利王国内。但是随着拿破仑在1814年的战败,威尼斯又再次归奥地利掌控的伦巴第-威尼西亚王国的统治。在曼宁的带领下,一次短暂的革命发生在1848-1849年间,建立了圣马可共和国(威尼斯第二共和国),但之后在奥军的镇压下失败了。

1848年革命失败以后,年轻的奥国新皇帝弗朗茨·约瑟夫在1849年登基,镇压新闻自由和恢复私刑审判,将帝国带向开明专制的强势统治:他任命的首相巴赫,开始了被称为“巴赫专制”的铁腕治国。譬如书刊检查恢复执行,并实行更严格的警察监督,以致所有(资产阶级)政治活动的自由都被镇压了。行政、司法和财政制度也改组地很有活力,但加重了财务压力与人民的税负。这样的专制一直延续到1861年二月宪法的颁布才有重大调整,正式让资产阶级为主的人民获得政治权力。

1866年随着普奥战争,威尼斯与伦巴第-威尼西亚王国的其他地区成为现代意大利的一部分。

1797年后,威尼斯陷入低潮。许多旧广场和建筑被弃置,虽然利多在19世纪晚期变成一个受到欢迎的沙丘。

地理

俯瞰威尼斯城
俯瞰威尼斯城

主城区建于离岸4公里的海边浅水滩上,平均水深1.5米。由铁路、公路、桥与陆地相连。由118个小岛组成,并以177条水道、401座桥梁连成一体,以舟相通,故有“水上都市”、“百岛城”、“桥城”之称。

气候

Venezia-Tessera (1961-1990)气候平均数据
月份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全年
平均高温​℃(℉) 5.8
(42.4)
8.2
(46.8)
12.0
(53.6)
16.3
(61.3)
21.2
(70.2)
24.8
(76.6)
27.5
(81.5)
27.0
(80.6)
23.6
(74.5)
18.1
(64.6)
11.5
(52.7)
6.7
(44.1)
16.9
(62.4)
平均低温​℃(℉) −0.9
(30.4)
0.7
(33.3)
3.8
(38.8)
7.9
(46.2)
12.3
(54.1)
15.9
(60.6)
17.8
(64)
17.3
(63.1)
14.2
(57.6)
9.4
(48.9)
4.2
(39.6)
0.0
(32)
8.6
(47.5)
平均降水量​㎜(英⁠寸) 58.1
(2.287)
54.2
(2.134)
57.1
(2.248)
64.3
(2.531)
68.7
(2.705)
76.4
(3.008)
63.1
(2.484)
83.1
(3.272)
66.0
(2.598)
69.0
(2.717)
87.3
(3.437)
53.7
(2.114)
801
(31.54)
平均降水日数​ 6.7 6.2 6.6 8.2 8.3 8.9 5.7 6.7 5.4 6 7.7 6.4 82.8
平均相对湿度​(%) 81 77 75 75 73 74 71 72 75 77 79 81 75.8
每月平均日照时数 80.6 107.4 142.6 174.0 229.4 243.0 288.3 257.3 198.0 151.9 87.0 77.5 2,037
来源:MeteoAM [15]

水患

1966年11月4日,大潮涌入威尼斯。圣马可广场水深逾1.2,五千多人无家可归,不少艺术作品亦被毁。当年,水淹高达一百次[16]

区域划分

威尼斯的区域划分
威尼斯的区域划分

威尼斯岛划分成六个区域,多尔索杜罗区圣马可区圣十字区卡纳雷吉欧区圣保罗区城堡区。威尼斯岛与邻近地区则包含六个地区:

岛屿
1) 威尼斯历史城区-穆拉诺岛
2) 利多-Pellestrina(Venezia litorale
陆地
3) Favaro Veneto
4) 梅斯特雷-Carpenedo(Mestre centro
5) 卡纳雷吉欧区-Zelarino
6) 马尔盖拉

交通

威尼斯市内的水道及著名的小船“贡多拉”
威尼斯市内的水道及著名的小船“贡多拉
几艘贡多拉停靠在威尼斯
几艘贡多拉停靠在威尼斯
威尼斯的2艘贡多拉
威尼斯的2艘贡多拉
威尼斯水道的交通指示装置。由此图可知,此水道限宽2.2米,限速5km/h。
威尼斯水道的交通指示装置。由此图可知,此水道限宽2.2米,限速5km/h。

威尼斯的水道举世知名。潟湖上的118座群岛约由150条水道交织而成。构成威尼斯的岛屿约拥有400座桥梁。在古老的城市中心,运河取代了公路的功能,所以主要的交通模式是步行与水上交通。19世纪设立火车站,铁路长堤把威尼斯主岛西北部与意大利半岛连接起来。20世纪,又加建公路长堤和泊车场。威尼斯主岛西北部的解放桥因而成为铁路道路的入口处。中心旧市区街道狭窄,为步行区,是欧洲最大的无汽车地区。在21世纪,这座无车都市是相当独特的。

目前圣塔露西亚车站则是威尼斯唯一的铁路车站。

贡多拉”是威尼斯最具代表性和道统的水上代步小船。但现今威尼斯人通常会使用较为经济的水上巴士(vaporetti)穿行市内主要水道和威尼斯的其他小岛。

威尼斯的国际机场是马可波罗国际机场,这是以著名的威尼斯人马可波罗来命名的。这个机场建立在威尼斯对岸的意大利半岛上,并远离海岸线,不过前往威尼斯的水上运输工具距离航站步行只需7分钟。

旅游景点

威尼斯分为六个区域:卡纳雷吉欧区圣保罗区多尔索杜罗区圣十字区圣马可区城堡区。 描绘与威尼斯相关的画家的艺术和历史作品是最有趣的元素,其中最重要和独特的是世界上的画家18世纪,威尼斯的绘画与詹巴蒂斯塔·皮托尼,乔凡尼·巴蒂斯塔·提埃坡罗的装饰画和加纳莱托和Francesco Guardi的全景都有了复兴。 在19世纪与安东尼奥·罗塔

威尼斯著名的叹息桥
威尼斯著名的叹息桥

威尼斯和附近的潟湖在1987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其中著名的旅游景点有:

广场

教堂

宫殿及府邸

桥梁

外岛

威尼斯因潮汐而淹水
威尼斯因潮汐而淹水

文化

当代最能代表威尼斯生活的画家,赋予其真正的视野,是著名的画家风俗画安东尼奥·罗塔意大利语Antonio Rotta,1828年–1903年)。画家安东尼奥·罗塔在当时已经在整个欧洲享有盛誉,今天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中,他被授予威尼斯美术学院奖(意大利语Accademia Veneta)。

14世纪,许多威尼斯少年开始穿着颜色多样的紧身裤,以表明他们所属的“裤子俱乐部”(意大利文:Compagnie della Calza)。然而,议会颁布了节约法令(sumptuary laws),但是潮流没有为之太大改变。

在16世纪期间,威尼斯成为欧洲最重要的音乐中心,并且以威尼斯乐派(the Venetian school),与作曲家所发展出的双重合唱风格,例如在圣马可教堂工作的作曲家威拉特(Adrian Willaert)。

威尼斯是早期的音乐印刷中心。佩特鲁奇(Ottaviano Petrucci)几乎在印刷技术出现后就开始出版音乐乐谱,而他的出版公司也吸引了全欧洲作曲家的目光,尤其是法国法兰德斯。直到这个世纪结束时,威尼斯因为它出色的音乐成就而闻名,例如安德烈·加布里埃利与乔凡尼·加布里埃利(Giovanni Gabrieli)创造的大规模合唱与器乐。

在这一个世纪,威尼斯是欧洲的印刷业中心,也是德国以外第一座拥有印刷厂的城市,在1500年时拥有417间印刷业者。最重要的出版社是阿尔杜斯·马努提乌斯的阿杜思出版社(Aldine Press),在1499年出版的《寻爱绮梦》被认为是文艺复兴时期最美丽的著作之一,并确立现代的标点符号、页面版式及斜体的形式。他首次印刷则是亚里斯多德的作品。

油画布源自于文艺复兴时期初的威尼斯,这些早期的油画布普遍是比较粗糙的。

庆典

威尼斯双年展世界艺术界和建筑界的盛会之一,由里卡多·塞瓦提可(Riccardo Selvatico)市长于1893年发起。第一届展览于1894年4月22日开幕[17],后来因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曾在1942年9月中断,1948年复办[18]

著名人物

友好城市

参考资料

  1. ^ 1.0 1.1 1.2 Venice and its Lagoon. UNESCO. [2012-04-17]. 
  2. ^ http://whc.unesco.org/en/list/394
  3. ^ THE MOST BEAUTIFUL CITY IN THE WORLD - The New York Times
  4. ^ Patreve, l'attuale governance non funziona (PDF). Corriere Della Sera. 2011-03-06 [2016-10-06]. 
  5. ^ Online Etymology Dictionary. [2010-06-11]. 
  6. ^ Richard Stephen Charnock. Local etymology: a derivative dictionary of geographical names. Houlston and Wright. 1859: 288. 
  7. ^ Coispeau, Olivier. Finance Masters: A Brief History of International Financial Centers in the Last Millennium. World Scientific. 2016-08-10. ISBN 9789813108844 (英语). 
  8. ^ Venetian Music of the Renaissance. Vanderbilt.edu. 1998-10-11 [2010-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6-14). 
  9. ^ Chambers, David. Venice: A Documentary History. England: Oxford. 1992: 78. ISBN 0-8020-8424-9. 
  10. ^ 存档副本. [2017-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7). 
  11. ^ Bosio, Le origini di Venezia
  12. ^ Patriarchate of Venezia - Statistics. [2016-08-12] (英语). 
  13. ^ History of Plague
  14. ^ Santa Maria della Salute Church
  15. ^ Tabella CLINO. MeteoAM. [2009年5月29日] (意大利语). [永久失效链接]
  16. ^ 如此漫过潟卤古城
  17. ^ The Venice Biennale: History of the Venice Biennale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9-01-10.
  18. ^ The Venice Biennale: History From the beginnings until the Second World War (1893-1945)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9-01-10.

延伸阅读

研究

  • Bosio, Luciano. Le origini di Venezia. Novara: Istituto Geografico De Agostini. 
  • Chambers, D.S. (1970). The Imperial Age of Venice, 1380-1580. London: Thames & Hudson. The best brief introduction in English, still completely reliable.
  • Contarini, Gasparo (1599). The Commonwealth and Gouernment of Venice. Lewes Lewkenor, trsl. London: "Imprinted by I. Windet for E. Mattes." The most important contemporary account of Venice's governance during the time of its blossoming. Also available in various reprint editions.
  • Drechsler, Wolfgang (2002). "Venice Misappropriated." Trames 6(2), pp. 192–201. A scathing review of Martin & Romano 2000; also a good summary on the most recent economic and political thought on Venice.
  • Garrett, Martin, "Venice: a Cultural History" (2006). Revised edition of "Venice: a Cultural and Literary Companion" (2001).
  • Grubb, James S. (1986). "When Myths Lose Power: Four Decades of Venetian Historiography." Journal of Modern History 58, pp. 43–94. The classic "muckraking" essay on the myths of Venice.
  • Lane, Frederic Chapin. Venice: Maritime Republic (1973) (ISBN 978-0-8018-1445-7) standard scholarly history; emphasis on economic, political and diplomatic history
  • Laven, Mary, "Virgins of Venice: Enclosed Lives and Broken Vows in the Renaissance Convent (2002). The most important study of the life of Renaissance nuns, with much on aristocratic family networks and the life of women more generally.
  • Martin, John Jeffries and Dennis Romano (eds). Venice Reconsidered. The History and Civilization of an Italian City-State, 1297-1797. (2002) Johns Hopkins UP. The most recent collection on essays, many by prominent scholars, on Venice.
  • Muir, Edward (1981). Civic Ritual in Renaissance Venice. Princeton UP. The classic of Venetian cultural studies, highly sophisticated.
  • Rösch, Gerhard (2000). Venedig. Geschichte einer Seerepublik. Stuttgart: Kohlhammer. In German, but the most recent top-level brief history of Venice.

其他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威尼斯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