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座瑞士近卫队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宗座瑞士近卫队.

宗座瑞士近卫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此条目需要补充更多来源。 (2020年2月3日)请协助添加多方面可靠来源以改善这篇条目,无法查证的内容可能会因为异议提出而移除。

宗座瑞士近卫队
拉丁语Pontificia Cohors Helvetica
德语:Päpstliche Schweizergarde
意大利语Guardia Svizzera Pontificia
英语:Pontifical Swiss Guard
宗座瑞士近卫队队旗
宗座瑞士近卫队的旗帜以一个白色十字架旗帜分成四个正方形区块。在儒略二世教宗牧徽;在角,是现任教宗的教宗牧徽。其他两个区块是宗座瑞士近卫队的代表色,而在中间白色十字架的交叉区是现任指挥官自己的盾徽[1]

存在时期1506年1月22日至今(511年)
国家或地区 梵蒂冈(1929年至今)
 教宗国(1506年-1870年)
效忠于
教宗
部门陆军
种类步兵骑兵
功能近距离保护教宗
规模约110人
驻军/总部梵蒂冈
冠名自圣玛尔定
圣巴斯弟盎
弗吕的圣尼各老英语Nicholas of Flüe
格言"Acriter et Fideliter"
勇猛并忠诚
"Mut und Demut"
勇敢与谦虚
代表色红色黄色蓝色
参与战役乌尔比诺战争英语War of Urbino
1527年罗马之劫
勒班陀战役
指挥官
荣誉首长教宗(现任教宗为 方济各[2]
指挥官克里斯托弗·格拉夫英语Christoph Graf上校
副指挥官菲利普·摩拉多中校
随军司铎多默·维德梅尔中校神父
圣伯多禄大殿内的宗座瑞士近卫队
圣伯多禄大殿内的宗座瑞士近卫队
宗座瑞士近卫队
宗座瑞士近卫队
1785年在荷兰的指挥官弗朗茨·鲁道夫·弗利卿(英语:Franz Rudolf Frisching)上校。吉恩·皮徳弘(英语:Jean Preudhomme)画。
1785年在荷兰的指挥官弗朗茨·鲁道夫·弗利卿英语Franz Rudolf Frisching上校。吉恩·皮徳弘英语Jean Preudhomme画。
宗座瑞士近卫队队员在梵蒂冈城的青铜门。
宗座瑞士近卫队队员在梵蒂冈城的青铜门。
穿着传统制服的宗座瑞士近卫队队员。
穿着传统制服的宗座瑞士近卫队队员。
在瑞士卢塞恩铸有拉丁文“献给忠诚和勇敢的瑞士”(拉丁语:HELVETIORUM FIDEI AC VIRTUTI)给宗座瑞士近卫队以纪念在1792年8月10日、9月2日及9月3日保卫巴黎杜伊勒里宫战斗中约1100名所有宗座瑞士近卫队队员的垂死狮子像。巴特尔·托瓦尔森铸。
瑞士卢塞恩铸有拉丁文“献给忠诚和勇敢的瑞士”(拉丁语HELVETIORUM FIDEI AC VIRTUTI)给宗座瑞士近卫队以纪念在1792年8月10日、9月2日及9月3日保卫巴黎杜伊勒里宫战斗中约1100名所有宗座瑞士近卫队队员的垂死狮子像巴特尔·托瓦尔森铸。
在军械库的近卫队制服
在军械库的近卫队制服
宣誓就职的宗座瑞士近卫队
宣誓就职的宗座瑞士近卫队
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位时的队旗
教宗本笃十六世在位时的队旗

宗座瑞士近卫队拉丁语Pontificia Cohors Helvetica;德语:Päpstliche Schweizergarde意大利语Guardia Svizzera Pontificia;英语:Pontifical Swiss Guard)于1506年由教宗儒略二世建立。宗座瑞士近卫队是现存最古老的军事组织之一英语List of oldest military units and formations in continuous operation

宗座瑞士近卫队的制服包含蓝色、红色、橙色和黄色,具有明显的文艺复兴时期外观。现代宗座瑞士近卫队的性质就如同教宗的保镖一样。宗座瑞士近卫队配备的武器包含了传统的斧枪以及多项现代武器。由于在1981年曾经发生若望·保禄二世暗杀事件英语Pope John Paul II assassination attempt,宗座瑞士近卫队的重点任务也增加了保护非仪式人员,而在其训练过程,也可明显看到对于徒手格斗英语Hand-to-hand combat轻兵器的大幅增加。

宗座瑞士近卫队的招募条件,包含了他必须是未婚瑞士籍天主教男子,年龄介在19至30岁之间,且已经完成了瑞士军事部队的基础训练。[3]

宗座瑞士近卫队是保护天主教会圣座罗马教廷教宗本人的雇佣兵组织,队员原本为受雇于保护君主的佣兵,而渐渐转变为专属于梵蒂冈城国的近卫队性质的雇佣兵组织[4],服务年限差不多介于2年和25年之间。

历史

1527年5月6日的罗马之劫期间,宗座瑞士近卫队为履行职责掩护教宗撤离而进行了惨烈的战斗,189名士兵中有147人阵亡。5月6日也因此被作为宗座瑞士近卫队重要的纪念日,2006年5月6日,宗座瑞士近卫队成立500周年,梵蒂冈举行了盛大的纪念活动。宗座瑞士近卫队同时也得到了绝对忠诚的评价,后再次重建,直到今天都是梵蒂冈的保护力量以及仪式象征。

法国也曾经与瑞士雇佣兵建立合同,组建了隶属法国的瑞士卫队,这支军队活跃在意大利战争中,也在17世纪到18世纪中担任了护卫王室的任务,以其纪律和忠诚出名。 法国大革命时期,雇佣兵制度被取消,但拿破仑和复辟王朝军队中均保留有瑞士籍贯的士兵,可视作卫队制度的延续。

1874年,瑞士联邦宪法规定禁止国民接受外国军事雇佣,但仍有大量志愿者参加军队,直到1927年开始正式阻止,而宗座瑞士近卫队是1927年颁布禁令后的特例,而这个例外是瑞士于1927年的裁决,同意给予梵蒂冈其他国家所没有的权利权力,原因是为了保护教宗及宗座宫殿,而事实上,宗座瑞士近卫队就是梵蒂冈的武装军事力量。

虽然英国英王近卫队英语Yeomen of the Guard是成立于宗座瑞士近卫队成立的21年前的1485年,但现在的英王卫士是一个荣誉性质与仪式性质的部队,因此宗座瑞士近卫队目前是最古老的活跃军事单位

指挥官名单

1506年至今,宗座瑞士近卫队共有35名指挥官并服侍过51名教宗,期间曾经于1527年1548年罗马之劫1564年1565年1704年1712年、以及1798年1799年接续法国入侵英语Campaigns of 1797 in the French Revolutionary Wars时中断过。而在35名指挥官之中,有24名指挥官是卢森的公民(现任指挥官克里斯托夫‧格拉夫并不是,他是来自卢塞恩州普法夫瑙)。1652年1847年期间,宗座瑞士近卫队的指挥官几乎呈现继承的模式,共有十名指挥官来自于卢森的普菲佛家族英语Pfyffer。有两名指挥官来自苏黎世,并在瑞士改革英语Reformation in Switzerland服务。而在近代,有三名指挥官来自圣加仑,两名指挥官来自弗里堡,各有一名指挥官分别来自于索洛图恩格劳宾登州、以及瓦莱州

  1. 卡斯帕·冯·希勒嫩英语Kaspar von Silenen(1506年至1517年,来自卢森):儒略二世德拉·罗维雷家族)、良十世麦第奇家族
  2. 马库斯·罗伊斯特英语Marx Röist(1518年至1524年,来自苏黎世):良十世、亚德六世克勉七世(麦第奇家族)
  3. 卡斯帕·罗伊斯特英语Caspar Röist(1524年至1527年,来自苏黎世):克勉七世(宗座瑞士近卫队在罗马之劫后解散)
  4. 约斯特·冯·梅根(1548年至1559年,来自卢森):保禄三世儒略三世才禄二世保禄四世
  5. 卡斯帕·利奥·冯·希勒嫩(1559年至1564年,来自卢森):庇护四世(麦第奇家族)
  6. 约斯特·西格萨·冯·布鲁内格(1566年至1592年,来自卢森):庇护五世额我略十三世西斯都五世伍朋七世额我略十四世依诺增爵九世克勉八世
  7. 史蒂芬·亚历山大·西格萨·冯·布鲁内格(1592年至1629年,来自卢森):克勉八世、良十一世(麦第奇家族)、保禄五世博尔盖塞家族)、额我略十五世乌尔巴诺八世巴贝里尼家族
  8. 尼古拉斯·弗雷肯斯坦(1629年至1640年,来自卢森):乌尔巴诺八世
  9. 约斯特·弗雷肯斯坦(1640年至1652年,来自卢森):乌尔巴诺八世、依诺增爵十世
  10. 约翰·鲁道夫·普菲佛·冯·阿尔蒂斯霍芬(1652年至1657年,来自卢森):依诺增爵十世、历山七世
  11. 路德维希·普菲佛·冯·阿尔蒂斯霍芬(1658年至1686年,来自卢森):历山七世、克勉九世克勉十世依诺增爵十一世
  12. 弗朗茨·普菲佛·冯·阿尔蒂斯霍芬(1686年至1696年,来自卢森):依诺增爵十一世、历山八世依诺增爵十二世
  13. 约翰·卡斯帕·迈尔·冯·巴尔代格(1696年至1704年,来自卢森):依诺增爵十二世、克勉十一世
  14. 约翰·康拉德·普菲佛·冯·阿尔蒂斯霍芬(1712年至1727年,来自卢森):克勉十一世、依诺增爵十三世本笃十三世
  15. 弗朗茨·路德维希·普菲佛·冯·阿尔蒂斯霍芬(1727年至1754年,来自卢森):本笃十三世、克勉十二世本笃十四世
  16. 约斯特·伊格纳兹·普菲佛·冯·阿尔蒂斯霍芬(1754年至1782年,来自卢森):本笃十四世、克勉十三世克勉十四世庇护六世
  17. 弗朗茨·爱罗斯·普菲佛·冯·阿尔蒂斯霍芬(1783年至1798年,来自卢森):庇护六世
  18. 卡尔·莱奥德伽尔·普菲佛·冯·阿尔蒂斯霍芬(1800年至1834年,来自卢森):庇护七世良十二世庇护八世额我略十六世
  19. 马丁·普菲佛·冯·阿尔蒂斯霍芬(1835年至1847年,来自卢森):额我略十六世、庇护九世
  20. 弗朗茨·泽维尔·利奥波德·冯·夏姆席(1847年至1860年,来自卢森):庇护九世
  21. 亚佛烈德·冯·索嫩贝格(1860年至1878年,来自卢森):庇护九世
  22. 路易斯-马丁·德·库廷(1878年至1901年,来自瓦莱州):良十三世
  23. 利奥波德·迈尔·冯·夏姆席(1901年至1910年,来自卢森):良十三世、庇护十世
  24. 朱尔·雷邦德英语Jules Repond(1910年至1921年,来自弗里堡):庇护十世、本笃十五世
  25. 爱罗斯·赫斯柏(1921年至1935年,来自格劳宾登州):本笃十五世、庇护十一世
  26. 格雷格·冯·叙里·迪阿斯普雷蒙(1935年至1942年,来自索洛图恩):庇护十一世、庇护十二世
  27. 海因里希·普菲佛·冯·阿尔蒂斯霍芬(1942年至1957年,来自卢森):庇护十二世
  28. 罗伯特·拿努力斯(1957年至1972年,来自卢森):庇护十二世、若望二十三世保禄六世
  29. 弗朗茨·普菲佛·冯·阿尔蒂斯霍芬(1972年至1982年,来自卢森):保禄六世、若望·保禄一世若望·保禄二世
  30. 罗兰·布克斯(1982年至1997, 1998年,来自弗里堡):若望·保禄二世
  31. 爱罗斯·伊斯特曼英语Alois Estermann(1998年,来自卢森):若望·保禄二世
  32. 派厄斯·赛格穆勒英语Pius Segmüller(1998年至2002年,来自圣加仑):若望·保禄二世
  33. 埃尔玛·西奥多·梅德尔英语Elmar Mäder(2002年至2008年,来自圣加仑):若望·保禄二世、本笃十六世
  34. 丹尼尔·安瑞格英语Daniel Rudolf Anrig(2008年至2015年,来自圣加仑):本笃十六世、方济各
  35. 克里斯托夫·格拉夫英语Christoph Graf(2015年至今,来自普法夫瑙):方济各

宗座瑞士近卫队甄选标准

由于宗座瑞士近卫队主要的目的为保护教宗、显要人物及所有属于教宗的建筑,任务重大,因此甄选标准会相似于其他国家国家宪兵

宗座瑞士近卫队甄选条件

宣誓

合格的宗座瑞士近卫队队员候选人如果接受此职务,会固定于5月6日在圣达马索庭院(意大利语Cortile di San Damaso)宣誓就职。

誓言

宣誓的时候,会分别由随军神父及新上任的宗座瑞士近卫队队员说出誓言(主要是德文)。先由随军神父说出引导文:

(德文)Ich schwöre, treu, redlich und ehrenhaft zu dienen dem regierenden[教宗名号] und seinen rechtmäßigen Nachfolgern, und mich mit ganzer Kraft für sie einzusetzen, bereit, wenn es erheischt sein sollte, selbst mein Leben für sie hinzugeben. Ich übernehme dieselbe Verpflichtung gegenüber dem Heiligen Kollegium der Kardinäle während der Sedisvakanz des Apostolischen Stuhls. Ich verspreche überdies dem Herrn Kommandanten und meinen übrigen Vorgesetzten Achtung, Treue und Gehorsam. Ich schwöre, alles das zu beobachten, was die Ehre meines Standes von mir verlangt.

(意大利文)Giuro di servire fedelmente, lealmente e onorevolmente il Sommo Pontefice [教宗名号] e i suoi legittimi successori, come pure di dedicarmi a loro con tutte le forze, sacrificando, ove occorra, anche la vita per la loro difesa. Assumo del pari questi impegni riguardo al Sacro Collegio dei Cardinali per la durata della Sede vacante. Prometto inoltre al Capitano Comandante e agli altri miei Superiori rispetto, fedeltà e ubbidienza. Lo giuro. Che Iddio e i nostri Santi Patroni mi assistano.

(法文)Je jure de servir avec fidélité, loyauté et honneur le Souverain Pontife [教宗名号] et ses légitimes successeurs, ainsi que de me consacrer à eux de toutes mes forces, offrant, si cela est nécessaire, ma vie pour leur défense. J’assume également ces engagements à l’égard du Sacré Collège des cardinaux pendant la vacance du Siège apostolique. Je promets en outre au commandant et aux autres supérieurs respect, fidélité et obéissance. Je jure d'observer tout ce que l'honneur exige de mon état.

(英文翻译)I swear I will faithfully, loyally and honourably serve the Supreme Pontiff [教宗名号] and his legitimate successors, and also dedicate myself to them with all my strength, sacrificing if necessary also my life to defend them. I assume this same commitment with regard to the Sacred College of Cardinals whenever the see is vacant. Furthermore I promise to the Commanding Captain and my other superiors, respect, fidelity and obedience. This I swear! May God and our Holy Patrons assist me!

(中文翻译)我发誓,我将忠实、忠诚、光荣地服务于教宗[教宗名号]及他合法的继承人。我也全心全意的投入我所有的力量奉献给他们,如有牺牲的必要,我也会以生命捍卫他们。当宗座从缺时,我也对神圣的枢机团里所有的主教们同样的承诺。此外,我发誓对我的指挥官和部队里其他的弟兄长官们尊重、忠诚和服从。以上宣誓!愿天主和我们的主保圣人们帮助我!

当新上任宗座瑞士近卫队队员的名字被喊到时,他必须靠近宗座瑞士近卫队的队帜,并以左手举起,而他的右手拇指食指中指围成一个手势,象征神圣的三位一体,以其本人的母语说:

(德文) "Ich, [新上任宗座瑞士近卫队队员的名字], schwöre, alles das, was mir soeben vorgelesen wurde, gewissenhaft und treu zu halten, so wahr mir Gott und seine Heiligen helfen."

(意大利文) "Io, [新上任宗座瑞士近卫队队员的名字], giuro di osservare fedelmente, lealmente e onorevolmente tutto ciò che in questo momento mi è stato letto. Che Dio e i suoi santi patroni mi assistano."

(法文) "Moi, [新上任宗座瑞士近卫队队员的名字], je jure d'observer loyalement et de bonne foi tout ce qui vient de m'être lu. Aussi vrai que Dieu et nos Saints Patrons m’assistent."

(英文翻译) "I, [新上任宗座瑞士近卫队队员的名字], swear diligently and faithfully to abide by all that has just been read out to me, so grant me God and so help me his Saints."

(中文翻译) "我,[新上任宗座瑞士近卫队队员的名字],我发誓会勤勉尽责并忠实地遵守以上所述,愿天主认可我,我们的主保圣人们帮助我。"

制服

宗座瑞士近卫队值勤士兵制服
宗座瑞士近卫队值勤士兵制服

宗座瑞士近卫队制服充满文艺复兴时期风格,重量均为8磅(约3.6千克),且每件皆为依队员身材量身订做的,而宗座瑞士近卫队的制服常常被误会由米开兰基罗所设计,事实上近现代的制服是由当年的宗座瑞士近卫队队长朱尔·雷邦德英语Jules Repond于1914年设计,[5]他由16世纪对于宗座瑞士近卫队的描述,和文艺复兴三杰之一的米开朗基罗,以及同为文艺复兴三杰的拉斐尔儒略二世画的壁画中获得设计的灵感。[5]而宗座瑞士近卫队正式的制服其实还包含了意大利文艺复兴男性常见的喇叭裙。[6]而所谓16世纪对于宗座瑞士近卫队的描述,来自于雅科波·科皮英语Jacopo Coppi于1577年,描绘李奇尼亚·攸多西亚英语Licinia Eudoxia教宗西斯笃三世交谈的壁画。这幅画已可以看出与现今宗座瑞士近卫队制服的相似处:包含了三色的制服、皮靴、白色手套、流苏高领、以及黑色贝雷帽或是黑色无面高顶盔英语Morion (helmet)(高阶军官为银色),士官穿着黑色上衣搭配深红色调的紧身裤,而军官则穿着全深红色的制服。宗座瑞士近卫队制服中的蓝色和黄色色调,从十六世纪开始使用,据说是来自于儒略二世的家族德拉·罗维雷其家族纹章;至于制服中的红色色调,则是来自于教宗良十世的家族麦第奇其家族纹章。

一般队员及副下士穿着“三色”(黄色,蓝色和红色)制服,且没有佩挂任何军衔,外表除了制服大小外并无不同。至于下士的制服,在袖口的部分,有红色的编织徽章,且持有的戟更像茅的样子。头部的部分,通常是黑色贝雷帽,或是带有红色、白色、黄色和黑色以及紫色鸵鸟羽毛的黑色(高阶军官为银色)无面高顶盔上,前者主要在担任守卫职务或演习时配戴,后者则在礼仪仪式,例如宣誓就职仪式或接待外国元首、外宾时配戴。而传统上,羽毛是使用亮艳环颈雉或是苍鹭的羽毛。[7]而高阶的军官们,则有不同形式的制服。所有士官的制服基本上与士兵是一样的,除了黑色长袍和红色马裤。士官的头盔上都会有一根红色羽毛,但士官长的头盔则是白色羽毛,以显示独特性。当宗座瑞士近卫队著仪式制服时,士官会有不同的枚徽,且胸前会有金线穿越。

高阶军官(指挥官、副指挥官和少校)的制服会用全深红色的制服、袖口的金色刺绣、以及完全不同样式的马裤来和士兵及士官的制服做区隔,而他们也佩有一只长剑可以用来指挥小队或中队。在著仪式制服时,除指挥官的头盔配白色羽毛外,其他军士官兵头盔皆配紫色羽毛。而在出席仪式时,指挥官和参谋长(通常由副指挥官担任)会著盔甲。而在这样的场合,所谓的“完整盔甲”,是包含袖部都必须穿着盔甲。除典礼场合外,一般守卫时会著值勤制服。[8]

宗座瑞士近卫队的制服裁缝工作,会在梵蒂冈军营内部进行,每个队员的制服都是量身订做的。[9]而文艺复兴风格的仪式制服重达8英磅(3.6千克),可能是现今任何常备军所使用最重、最复杂的制服。单一一件仪式制服就包含了154片布料,需要至少32小时的制作和三次的试穿调整才能正式完成制作。[10]

现代宗座瑞士近卫队的值勤制服更加具备功能性,制服配色有着比传统三色更简洁的深蓝色,配戴简单的棕色腰带、平白色领口、以及黑色贝雷帽;[5]而若是新兵或是进行步枪训练时,则会改为穿着浅蓝色的制服,配戴棕色腰带;若是在寒冷或恶劣天气时,则会在普通值勤制服外再穿着一件深蓝色披肩。

军衔

军官

士官

士兵

军衔及肩章

北约军衔代号 OF-10 OF-9 OF-8 OF-7 OF-6 OF-5 OF-4 OF-3 OF-2 OF-1 OF(D)
梵蒂冈 梵蒂冈 未设置
未设置
上校指挥官 中校副指挥官 少校首席代表 上尉队长
北约军衔代号 OR-9 OR-8 OR-7 OR-6 OR-5 OR-4 OR-3 OR-2 OR-1
梵蒂冈 梵蒂冈 未设置
未设置
未设置
军士长 中士 下士 副下士 队员
上校指挥官 中校副指挥官 少校首席代表 上尉队长 军士长 中士 下士 副下士
1人 1+1人(随军司铎) 1人 2人 1人 5人 10人 10人

装备

仪仗用冷兵器

宗座瑞士近卫队所配戴的剑
宗座瑞士近卫队所配戴的剑
在卫队军械库的武器装备
在卫队军械库的武器装备
在卫队军械库的盔甲装备
在卫队军械库的盔甲装备

现代轻兵器

已撤装的现代轻兵器

现代辅助武器

独立机构

不同于梵蒂冈宪兵,宗座瑞士近卫队是负责保护教宗、显要人物及所有属于教宗的建筑。而梵蒂冈宪兵的职责在于梵蒂冈城国的安全社会秩序、边境管制交通管制刑事调查及一般警务工作。

宗座瑞士近卫队500周年

2006年5月,宗座瑞士近卫队为庆祝成立500周年,来自瑞士的一组宗座瑞士近卫队退伍队员进行了历时几个月的游行,通过了意大利罗马。5月6日,宗座瑞士近卫队在圣伯多禄大教堂举行了新队员的宣誓就职,而不是在传统上的圣达马索庭院。在此游行当中,来自伦敦荣誉炮兵团英语Honourable Artillery Company的长枪兵和步兵也参与其中。荣誉炮兵团在音乐上也提供了鼓乐队和乐团的支持。这次的活动,荣誉炮兵团员作为嘉宾出席。[11]

其他问题

1981年5月13日,教宗若望·保禄二世在进入圣伯多禄广场准备演讲时被一名土耳其狂热穆斯林枪手莫梅特·阿里·阿加枪击。在这之后,宗座瑞士近卫队的重点培训,着重在对付意图不利教宗的人物。这些重点培训项目包括了徒手格斗和增强小型武器。

1998年5月4日,宗座瑞士近卫队遇到了百余年来最大的丑闻之一:宗座瑞士近卫队的指挥官阿洛伊斯·伊斯特曼于不明的情况下在梵蒂冈城被谋杀。根据梵蒂冈的官方说法,阿洛伊斯·伊斯特曼和他的妻子格拉迪斯·梅萨·罗梅罗被宗座瑞士近卫队的年轻队员塞德里克·妥恩奈(Cédric Tornay)杀害,而塞德里克·妥恩奈杀害了伊斯特曼夫妻之后就随即自杀。伊斯特曼是在他被杀害的当天,被任命为宗座瑞士近卫队的指挥官。

参考文献

  1. ^ Werner Affentranger, Fahne Gardekommandant Graf (Gardefahne) (Maa 2015). The banner colonel Graf was completed in April 2015. Its central vignette displays the family coat of arms of Graf of Pfaffnau, gules a plowshare argent and antlers or. WH 1/396.1 Familienwappen \ Familie: Graf \ Heimatgemeinden: Altbüron, Dagmersellen, Pfaffnau, Schötz, Triengen (State Archives of Lucern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 ^ Francis. Holy See. [2019-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英语). 
  3. ^ Admission requirements Official Vatican web page, Roman Curia, Swiss Guards, retrieved 7 August 2006
  4. ^ 艺术与建筑索引典—瑞士禁卫队[永久失效链接] 于2011年4月8日查阅
  5. ^ 5.0 5.1 5.2 The Pontifical Swiss Guard – Uniforms. The Vatican. [2011-04-17]. (英文)
  6. ^ Preben Kannik, plate 1 "Military Uniforms of the World", SBN 71370482 9
  7. ^ The Swiss Guard - The Uniform of the Swiss Guards. vatican.va. [8 February 2015]. 
  8. ^ Alvarez, David. The Pope's Soldiers. : 368. ISBN 978-0-7006-1770-8. 
  9. ^ 存档副本. [2017-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18). 
  10. ^ National Geographic: Inside the Vatican,2001
  11. ^ 教宗祝瑞士卫队成立五百年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09-30.

外部链接

参见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宗座瑞士近卫队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