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另类选择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德国另类选择.

德国另类选择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德国另类选择
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主席 耶尔格·默尔腾
帝诺·克鲁帕拉英语Tino Chrupalla
成立 2013年2月6日
青年组织 德国青年另类选择
党员
(2015年)
18468
意识形态 右翼民粹主义
欧洲怀疑主义
直接民主制
保守主义
反伊斯兰
反移民
反女权主义
政治立场 右翼极右翼[1][2]
欧洲议会党团 自由和直接民主欧洲
民族和自由欧洲
认同与民主
官方色彩 浅蓝色
联邦议院
89 / 709
州议会
243 / 1,866
欧洲议会
11 / 96
官方网站
www.alternativefuer.de
德国政治
政党 · 选举

德国另类选择(德语: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缩写为AfD)是德国的一个右翼民粹主义政党,2013年2月6日于柏林成立。该党派怀疑欧洲一体化,并反对欧盟单一货币政策。该党由经济学家贝恩德·卢克(Bernd Lucke)创立。

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时,另择党第一次赢得了席位,并加入了欧洲保守派和改革主义者党团。截止于2019年9月,在德国16个州议会中,该党均有代表席位。另择党采用双元领导制,两位党主席为耶尔格·默尔腾和帝诺·克鲁帕拉(Tino Chrupalla)。目前德国另类选择在联邦议院的领导为亚历山大·高兰(Alexander Gauland)和爱丽丝·魏德尔

思想

自2013年4月创立之初,德国另类选择即主要反对欧元。因为欧元的失败会损害欧洲一体化,更重要的是因为无竞争力的经济体会使其它经济体及其自身遭到损害,导致民众的安定乃至下一代成长也会受到威胁。德国另类选择认为欧盟成员国应回归至仅有强势经济体的状态,并在联盟内部使用直接民主制。其他思想包括税制改革,和在减少开支的前提下减少移民和避难者[3][4]。在2014年3月党大会召开后,德国另类选择采纳了一套欧洲选举程序。在2014年党内投票通过了一套纲领文件[5]:欧元危机是对德国民主制度、法治体系、社会市场经济,乃至对于欧洲一体化这一概念自身都是有害的[6]。关于难民、外国人和伊斯兰主义的基本政策也在一份战略性文件中被提及[7]。2015年11月在汉诺威召开的大会通过了关于难民、欧盟和外国人的政策,以及对武器法和叙利亚问题的回应。在2016年4月底5月初,德国另类选择在斯图加特的大会上通过了一份政策声明[8]

财政及社会政策

德国另类选择肯定并支持欧洲单一市场,它认为这一概念延续了路德维希·艾哈德提出的社会市场经济中经济和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政策理念,但制定劳动及社会政策的责任应当由成员国自己承担。另择党同时支持为低收入人群提供保护。它认为,在欧洲层面,一个全域的法定的最低工资并不能承担起其应有的保护,并且会实际减少工作岗位。另择党请求德国各个州以资助收入的形式提供社会援助,而在联邦层面另择党支持最低工资[9]。该党的财政政策为停止德国目前的财政赤字。对欧元区的援助和对银行的援助的稳定性风险会在财政计划中提出[10][11]。关于税法另择党则主张对现行制度进行简化。

移民与难民

由于党内保守派和新自由主义两派的争议,德国另类选择的移民政策实际上存在一些矛盾[12]。一方面它支持长居和求职者自由在欧洲境内的重要性[13],以及以加拿大模式接纳合格和自愿融合的移民[13]。另择党要求对移民有着明确的标准,反对将移民纳入德国社会保障系统。除非缴纳了足够社保贡献的人可以享受失业金和育儿金。然而,在德国寻求政治避难的人可以享有工作权。

作为对于自2015年9月难民潮的回应,另择党出版了一份关于移民和政治避难者的纲领性文件。该文件呼吁重新设立德国边境检查,边境地区设立48小时避难手续,以及废除政府发给政治避难者的所谓“零花钱”。另外主张不再给予来自所谓“安全国家”的人政治避难权利[14]

反犹太主义和纳粹史观

德国另类选择内干部图林根邦党部主任霍克(Björn Höcke)2017年1月17日在德累斯顿演讲表明翻案纳粹,“我们的人民,是全世界唯一会把耻辱纪念碑立在首都中心的人民。”阐述现代德国的历史教育是由腐败与荒谬所构成,“艺术家、音乐家、哲学家,我国的伟人,可能比全世界的其他国更多。”并主张德国人若要走出困境,就必须对纳粹历史发起“180度的认知翻转”。事后霍克表示,自己并非纳粹党暴行的怀疑论者;但过度放大罪恶感,只会建构出残破、不健康的认同共感,而自己所在意的则是21世纪的德国人要如何透过历史的诠释来建构出坚强的新世代认同。但是盟军在德累斯顿的无差别大轰炸等等,德国人那“受害者”的另一面长期被掩盖。此见解在政坛引起轩然大波,德国的犹太人社团指责“另择党终于露出了反犹的真面目”,而德国社会民主党质疑霍克的发言“意图否认历史”。[15]

Junge Alternative青年组织

德国青年另类选择(德语:Junge 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或JA),成立于2013年,是AfD的青年组织,同时在法律上独立于其母党德国另类选择。

公共形象

2013年至2015年7月的三位领导,从左至右为康拉德·亚当(Konrad Adam)、弗劳克·佩特里和贝恩德·卢克,2013年柏林首届党大会。
2013年至2015年7月的三位领导,从左至右为康拉德·亚当(Konrad Adam)、弗劳克·佩特里和贝恩德·卢克,2013年柏林首届党大会。

该党认为欧元为一失败的货币,所以德国大众传媒也一度称该党为“反欧元政党”,该党一度支持欧洲联盟,并拒绝以左右划分政治,在2013年德国联邦议院选举中,该党取得了4.7%的选票,由于未能跨越5%的得票门槛,所以未能晋身国会。另类选择曾加入欧洲怀疑主义的欧洲改革保守党党团,其后因党内路线分歧,部分另类选择的欧洲议会议员退出另类选择,独立加入改革保守党党团。

欧洲移民危机,中东难民潮涌入之后,另类选择除延续前述政策外,亦主张停止接纳穆斯林难民,主张伊斯兰教德国文化及社会价值观存冲突,应该禁止伊斯兰教士祈祷膜拜、禁止伊斯兰妇女蒙面,对伊斯兰采敌视态度。[16]

2016年4月30日至5月1日,另类选择将“伊斯兰不属于德国”写入该党第一份政治纲领,主张禁止兴建清真寺尖塔、诵可兰经定时广播、女性穿戴全脸纱和学生配戴头巾[17][18][19] [20]

支持度

据2013年时的舆论调查,有近四分之一的人可能会投票支持该党,要求德国退出欧元区[21][22]

另一部分另类选择支持者认为,德国花很多钱对希腊及西班牙纾困,导致自己国内基本设施不够完备,而且开出的条件加速他们生活品质的下滑感到同情。

不少德国另类选择的选民是原本支持德国基督教民主联盟德国自由民主党的右翼人士,因不满基民盟及默克尔在欧洲移民危机的对难民开放政策转而支持另类选择,亦有不少来自前东德地区的选民,因失业及经济转型失败而支持该党。现时另类选择在前东德地区及其他联邦州份皆有州议会议席、过往只有传统两党才能够有这种情况,绿党在2011-2016年间也曾有此情形。

2017年德国大选中,另类选择党共获得12.6%的选票。而根据2018年9月的民意调查显示,大约有15-18%的受访者支持该党。[23]

组织结构

联邦党部

主席: 约尔格·莫伊滕(Jörg Meuthen)
副主席: Alexander Gauland、Albrecht Glaser、Beatrix von Storch
财政部长: Klaus Fohrmann (副部长:Bodo Suhren)
中央委员 Dirk Driesang、Julian Fla、Armin-Paul Hampel、
Georg Pazderski、André Poggenburg、Alice Weidel

州党支部

各州支部 创建日期 州支部代表 党员数[24]
2014年10月23日数据
州议会选举结果 2013年德国联邦议会选举结果
2013[25]
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结果
2014[26]
巴登-符腾堡 2013年4月22日 Jörg Meuthen、Lothar Maier、Bernd Grimmer 3038人 15.1 % (2016) 5.2 % 7.9 %
巴伐利亚 2013年5月31日 Petr Bystron 2895人 10.2% (2018) 4.3 % 8.1 %
柏林 2013年4月27日 Beatrix von Storch、Georg Pazderski 919人 14.2 % 4.9 % 7.9 %
勃兰登堡 2013年4月28日 Alexander Gauland 659人 12.2 % (2014) 6.0 % 8.5 %
不莱梅 2013年5月12日 Frank Magnitz 141人 05.5 % (2015) 3.7 % 5.8 %
汉堡 2013年4月7日 Bernd Baumann 482人 06.1 % (2015) 4.2 % 6.0 %
黑森 2013年5月5日 Albrecht Glaser、Peter Münch、Rolf Kahnt 2076人 04.1 % (2013) 5.6 % 9.1 %
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 2013年4月21日 Leif-Erik Holm、Matthias Manthei 329人 20.8 % (2016) 5.6 % 7.0 %
下萨克森 2013年5月1日 Armin-Paul Hampel 1814人 3.7 % 5.4 %
北莱茵-威斯特法伦 2013年4月12日 Marcus Pretzell、Martin Renner 4107人 3.9 % 5.4 %
莱茵兰-普法尔茨 2013年4月9日 Uwe Junge 1206人 12.6 % (2016) 4.8 % 6.7 %
萨尔 2013年5月3日 Josef Dörr 329人 5.2 % 6.8 %
萨克森 2013年4月28日 Frauke Petry 847人 09.7 % (2014) 6.8 % 10.1 %
萨克森-安哈尔特 2013年4月5日 André Poggenburg 308人 24.2 % (2016) 4.2 % 6.3 %
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 2013年4月27日 Bruno Hollnagel、Jörg Nobis 845人 4.6 % 6.8 %
图林根 2013年4月27日 Björn Höcke、Stefan Möller 421人 10.6 % (2014) 6.2 % 7.4 %
2014年另择党收入来源[27]
来源 数量(欧元) 百分比
党费 2,401,294.48 19.10
授权捐赠与周期性捐赠 53,367.50 0.42
自然人赞助 2,010,582.01 15.99
法人赞助 49,961.54 0.40
企业行为收入 2,584,306.83 20.55
其他资本收入 3,006.74 0.02
活动组织,出版手册销售以及其他相关活动收入 40,177.87 0.33
国家资助 5,411,149.11 43.04
其他收入 18,897.24 0.15
总计 12,572,743.32 100.00

选举结果

德国联邦议会

选举年 选民投票数 党派投票数 党派投票百分比 赢得席位 +/–
2013 810,915 2,056,985 4.7
0 / 631
2017 5,316,095 5,877,094 12.6
94 / 709

欧洲议会

选举年 总投票数量 总投票百分比 排序 赢得席位数量 +/–
2014[28] 2,070,014 7.1 #5
7 / 96
+7
2019 4,103,453 10.9 #4
11 / 96
+4

州议会

另类选择党在德国各州议会的席位示意图(2018年11月),现时各州皆拥有议席。
另类选择党在德国各州议会的席位示意图(2018年11月),现时各州皆拥有议席。
选举年 总投票数量 总投票百分比 排名 赢得席位数量 +/– 地位
萨克森州 2014[29] 159,611 9.7 #4
14 / 126
+14 在野党
勃兰登堡州 2014[30] 119,989 12.2 #4
11 / 88
+11 在野党
汉堡州 2015[31] 214,833 6.1 #6
8 / 121
+8 在野党
不莱梅州 2015[32] 64,368 5.5 #6
5 / 83
+5 在野党
巴登-符腾堡州 2016[33] 809,311 15.1 #3
23 / 143
+23 在野党
莱茵兰-普法尔茨州 2016[34] 267,813 12.6 #3
14 / 101
+14 在野党
萨克森-安哈尔特州 2016[35] 271,646 24.4 #2
25 / 87
+27 在野党
梅克伦堡-前波美拉尼亚州 2016[36] 167,453 20.8 #2
18 / 71
+18 在野党
柏林 2016[37] 231,325 14.2 #5
25 / 160
+25 在野党
萨尔兰州 2017[38] 32,971 6.2 #4
3 / 51
+3 在野党
石勒苏益格 - 荷尔斯泰因州 2017 [39] 86,275 5.9 #5
5 / 73
+5 在野党
北莱茵 - 威斯特法伦州 2017[40] 624,552 7.4 #4
16 / 199
+16 在野党
下萨克森 2017[41] 235,840 6.2 #5
9 / 137
+9 在野党
巴伐利亚 2018[42] 1,383,866 10.2 #4
22 / 200
+22 在野党
黑森州 2018[43] 378,376 13.1 #4
19 / 110
+19 在野党
图林根州 2019 259,359 23.4 #2
22 / 90
+11 在野党

参考资料

  1. ^ Who are the AfD, the far-right party hoping to end Merkel's reign in Germany?. 
  2. ^ 德国极右政党集会发生大规模警民冲突 - BBC 中文网. 
  3. ^ Alard von Kittlitz: In Wut vereint. FAZ.net vom 14. April 2013.
  4. ^ Günther Lachmann: Anti-Euro-Partei geißelt die Politik der Kanzlerin. In: Die Welt. Abgerufen am 14. Oktober 2013.
  5. ^ Politische Leitlinien der 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PDF). [2016-12-12]. [永久失效链接]
  6. ^ Torsten Oppelland: 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Bundeszentrale für politische Bildung, 20. Oktober 2015.
  7. ^ Gerhard Schröder. Neues Strategiepapier – Die AfD schwenkt nach rechts. Deutschlandradio. 2015-01-22 [2015-07-07]. 
  8. ^ AfD beschließt anti-islamisches Grundsatzprogramm. Zeit Online. 2016-05-01 [2016-05-18]. 
  9. ^ Das hat der AfD-Parteitag beschlossen. Süddeutsche.de. 南德意志报. 2016-05-01 [2016-05-02]. 
  10. ^ Wahlprogramm der „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alternativefuer.de. [2013-10-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4-07). 
  11. ^ Günther Lachmann. Die konkreten Ziele der 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Die Welt. 2013-04-06 [2013-04-07]. 
  12. ^ Jonas Fedders: Die Wahlerfolge der »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im Kontext rassistischer Hegemoniebestrebungen. In: Alexander Häusler (Hrsg.): Die Alternative für Deutschland. Programmatik, Entwicklung und politische Verortung. Wiesbaden 2016, S. 167 f.
  13. ^ 13.0 13.1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Fedders165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14. ^ dpa. Vorsitzende Frauke Petry: Spiel mit dem Feuer – die AfD und die Asylpolitik. shz.de. 2015-09-07 [2015-09-08]. 
  15. ^ 联合新闻网. 过去24小时/国际镜头一周间(0116-0120). 转角国际 udn Global. 
  16. ^ 中时电子报. 社论-及早因应全球激进主义扩散的危机. 中时电子报. 
  17. ^ Ruth Bender. Germany’s AfD Adopts Anti-Islam Stance at Party Conference. WSJ. 1 May 2016. 
  18. ^ Germany’s AfD party adopts anti-Islamic manifesto. Financial Times. 
  19. ^ Tina Bellon. Anti-immigrant AfD says Muslims are not welcome in Germany. The Independent. 1 May 2016. 
  20. ^ German fury at AfD Hoecke's Holocaust memorial remark. 18 January 2017 –通过www.bbc.com. 
  21. ^ (德文) "Wählerpotenzial für deutsche Anti-Euro-Partei," Die Welt (10-03-2013)
  22. ^ One in four Germans would back anti-euro party, Reuters (March 11, 2013)
  23. ^ Wahlumfragen zur Bundestagswahl. Wahlrecht.de. [2018-09-25] (德语). 
  24. ^ AfD Kompakt Nr. 13[永久失效链接] (PDF)
  25. ^ Endgültiges Ergebnis der Wahl zum 18. Deutschen Bundestag.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3-11. Der Bundeswahlleiter, abgerufen am 15. Februar 2014.
  26. ^ Endgültiges Ergebnis der Wahl zum europäischen Parlament.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6-09-20. Der Bundeswahlleiter, abgerufen am 30. Mai 2014.
  27. ^ 德国联邦议会Deutscher Bundestag: Bekanntmachung von Rechenschaftsberichten politischer Parteien für das Kalenderjahr 2014, pdf-Datei.
  28. ^ Wahlergebnisse – Europawahl (Europaparlament). wahlrecht.de. [25 April 2017] (德语). 
  29. ^ Landtagswahl in Sachsen am 31 August 2014. Wahlrecht.de. [2017-04-25] (德语). 
  30. ^ Landtagswahl in Brandenburg am 14. September 2014. Wahlrecht.de. [2017-04-25] (德语). 
  31. ^ Bürgerschaftswahl in Hamburg am 15. Februar 2015. Wahlrecht.de. [2017-04-25] (德语). 
  32. ^ Bürgerschaftswahl in Bremen am 10. Mai 2015. Wahlrecht.de. [2017-04-25] (德语). 
  33. ^ Landtagswahl in Baden-Württemberg am 13. März 2016. Wahlrecht.de. [2017-04-25] (德语). 
  34. ^ Landtagswahl in Rheinland-Pfalz am 13. März 2016. Wahlrecht.de. [2017-04-25] (德语). 
  35. ^ Landtagswahl in Sachsen-Anhalt am 13. März 2016. Wahlrecht.de. [2017-04-25] (德语). 
  36. ^ Landtagswahl in Mecklenburg-Vorpommern am 4. September 2016. Wahlrecht.de. [2017-04-25] (德语). 
  37. ^ Abgeordnetenhauswahl in Berlin am 18. September 2016. Wahlrecht.de. [2017-04-25] (德语). 
  38. ^ Landtagswahl im Saarland am 26. März 2017. Wahlrecht.de. [2017-04-25] (德语). 
  39. ^ Landtagswahl am 7. Mai 2017 in Schleswig-Holstein. Wahlrecht.de. [2017-05-08] (德语). 
  40. ^ Landtagswahl am 14. Mai 2017 in Nordrhein-Westfalen. Wahlrecht.de. [2017-05-14] (德语). 
  41. ^ Election results PDF (PDF). 2017-10-15 [2017-10-1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10-16) (德语). 
  42. ^ Election results PDF (PDF). 15 October 2017 [15 October 201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10-16) (德语). 
  43. ^ Landtagswahl in Hessen am 22. September 2013. Wahlrecht.de. [2017-04-25] (德语). 

外部链接

延伸阅读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德国另类选择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