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交易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性交易.

性交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性交易
职业
名称 妓女:小姐、应召女郎、包妹、三陪小姐、站街女、发廊妹、在家女、工棚女、木鱼(粤语)、鸡(含贬义)[1][2]
男妓:MB、牛郎、少爷、先生、鸭子(含贬义)[2][1][3]
女性嫖客:女客
男性嫖客:男客、哥儿(粤语:哥仔)[4]
业务 性产业
描述
能力 外表的吸引力、勾引能力、人际技能。
男妓一般需要能够维持勃起

性交易是指透过参与性行为来换取他人付款的过程[5][6],其亦有性服务之称。英语世界会称其为“世界上最古老的行业”(the world's oldest profession)[7][8]。提供性服务的行业称为卖淫。从事这个行业的人属于性工作者的一种,可分为妓女及男妓两大类,但仍有其他小的类别。以金钱换取性服务的行为俗称买春嫖妓,进行者俗称为嫖客、性消费者。

卖淫有各种各样的形式,各司法管辖区对它也采取了不同态度,有些视之为一种犯罪,有些则采取性交易合法化或除罪化的应对态度。它是性产业的一门分支,与色情作品脱衣舞、艳舞等齐名。妓院为性交易的专门场所。在性伴游的情况下,性行为则可能发生在顾客的住所或酒店房间,此外也有可能发生在伴游者的住所或酒店房间。街妓为性伴游的子类型。此外,也存在着援助交际等非组织性的性交易型态,不过援助交际也涉及其他类型的体验,包括参观拍卖会、工厂、农场等[9]

世界上有大约4200万名性交易从事者,遍布全球(尽管中亚、中东、非洲的大部分地区的相关数据欠奉,但该些地区不少为性旅游的热门目的地)[10]。全球卖淫业的总年收入额超过1000亿美元[11]。大多数的性交易从事者为女性,主要服务对象为男性。

对性交易的取态和法律限制会因该地的意见而异。一些意见视性交易为一种对女性的暴力行为,过程会伴随着对女性及儿童的剥削[12][13],为人口贩卖提供了一个输出管道[14][15]。一些对此采取批评态度的人对瑞典模式表示支持,希望建立“罚嫖不罚娼”的制度。加拿大、冰岛、爱尔兰共和国、北爱尔兰、挪威、法国皆采用了瑞典模式[16]。其他意见则认为卖淫是一门合法职业,从事者只是透过参与性行为来进行交易或换取报酬。国际特赦组织便是提倡性交易除罪化的著名组织之一[17]

历史

古代近东

刻画在古希腊基里克斯杯上的卖性者和顾客;图中的钱包喑示著其为一宗性交易。
刻画在古希腊基里克斯杯上的卖性者和顾客;图中的钱包喑示著其为一宗性交易。

希罗多德于《历史》中记录指,古代近东底格里斯-幼发拉底河水系英语Tigris–Euphrates river system附近建有大量的神社和寺庙,或称“天国之屋”[18]庙妓会在该些地方为人提供性服务[19]。此一光景在君士坦丁大帝即位后便受到取缔,他下令禁止崇拜女神的寺庙继续经营,以基督宗教替代该些信仰[20]

美索不达米亚在早至公元前18世纪便承认有需要保障女性的财产权。《汉谟拉比法典》上拥有有关女性继承权的规定,其范围涵盖了妓女的继承权[21]

古希腊

在古希腊,女性和少男皆会从事当地的性服务业[22]。当地的妓女可以独立经营,甚有些对社会有重大影响力。他们需要缴税,兼身穿跟大众不同的衣服。古希腊的艺妓跟日本的花魁和印度的舞女(tawaif)存有共通之处。一些妓女以美貌和智慧闻名于当时的古希腊,科林斯的莱丝英语Lais of Corinth便是其一。

古罗马

在庞贝妓院发现的湿壁画
庞贝妓院发现的湿壁画

古罗马的性服务业十分蓬勃,且是合法公开的。该地有向政府登记的妓女称为“meretrix”,没登记的则可分类作“prostibulae”。其跟古希腊的性服务业有共通之处,但随着帝国发展,当地大多性工作者也变得由人民所购买或被捕的奴隶所构成, 此外也有“性工作者养殖户”把众多被父母遗弃了的儿童养成性工作者的例子[23]。当时对犯了罪的女性的处罚方法之一就是强迫其从事性工作。买家可私下检查可供出售的男女的裸体;男性贵族买家可在没有受到污名的情况下买下男性。

一名花魁为其顾客做准备的情景,由铃木春信所绘
一名花魁为其顾客做准备的情景,由铃木春信所绘

亚洲

伊斯兰教什叶派允许男子穆斯林拥有无数段“临时婚姻”(Mut'ah),这能为伊斯兰教文化所不能接受的性交易提供一个正当名义[24]。占了穆斯林当中大部分人口的逊尼派相信有关临时婚姻的实践已为穆罕默德或其追随者欧麦尔所废除及禁止。逊尼派认为性交易是一种令人反感的罪行。一些西方著者认为临时婚姻和旅人婚姻(Nikah Misyar)跟性交易类似[25][26];朱莉·帕索尔(Julie Parshall)写道,十二伊玛目派已认定临时婚姻为合法的性交易的一种。她引用了《牛津现代伊斯兰世界百科》对结婚(nikah)和临时婚姻(Mut'ah)的解释作证,指是结婚为了生育,而临时婚姻则只是为了性快感[27]。 据泽诺·巴兰(Zeyno Baran)所言,这类的临时婚姻能为什叶派男子的嫖娼行为提供宗教名义上的认可[28]。埃琳娜·安德烈娃(Elena Andreeva)于2007年写道其观察结果,指前往伊朗的俄罗斯旅客一般认为临时婚姻是“合法的挥霍”,且跟性交易难以区分[29]。临时婚姻的宗教拥护者辩称它因一系列因素而跟性交易存有不同,包括在伴侣要性交前需要遵守一段守寡期。这意味着若一名女性以这种方式与男性结婚并发生性行为,她就必须等待多数个月才能再次结婚,一名女性不能在一年内结多于3-4次婚[30][31][32][33][34][35]

在17世纪早期,日本的东京江户大阪有着许多妓女和男妓在那营业。江户时代花魁(游女的一种)仍是当地的交际花,其主要为上流社会提供服务。为了娱乐顾客,花魁要学多门高档礼仪、艺能,包括古典书法茶道、舞道、优雅乐器,以至性技巧。此外还要十分聪慧,以让她们能跟上对话。她们不少因此闻名于日本。她们的艺能和装扮经常成为上流女性的潮流。1761年,最后一位有记录的花魁正式退休,从此这份职业便在日本消失。尽管在当代日本性交易为违法,但其法律对的定义仍未涵盖性交以外的性行为。在性交易违法化以后,吉原便涌现大量的泡泡浴店铺,当中性工作者会以身体的任何部位(如大腿、胸部甚至阴部)透过身体互相摩擦的方式抹上肥皂

形式

应召

‘老鸨’(The Procuress), Dirck van Baburen绘于1622年
‘老鸨’(The Procuress), Dirck van Baburen绘于1622年

结合娱乐休闲

结合影视媒体

援助交际

经济

性工作者的报酬或薪水会因其工作地点而有所波动。在对外经济条件良好地区工作的性工作者可能会拥有较多的境外顾客(比如商业旅客)[36]。中介人在性工作者的报酬中抽成的比例也各有不同,而这会影响其实质收入[37]。 此外价格也会随需求波动——受欢迎或高端的性工作者可赚取显著较多的报酬(可高至每位顾客5000美元)[38]

性交易合法与正当性之见解

本段论述均指:成年人之间合意交易的性行为,不包括涉及强逼卖淫性奴雏妓人口贩卖或其他涉及强迫、欺诈、恐吓和暴力的情况。

除罪化与自由化

包括日日春关怀互助协会国际特赦组织[39]等团体,以及中华民国司法院长大法官许宗力等个人[40],认为成年人之性交易应予除罪化,与去除对性之污名,并将其列为一项基本人权,理由包括:[41][42][43]

有关性的个人基本权利
  • 当代社会重视个人自由与权利[44],因此若不侵犯他人,就有权利不受到限制及干扰,并受到宪法的保障,以具备强制力的法律限制或禁止,必须恪遵必要性原则、比例原则与最小侵害原则。[45]
  • 社会文明不是在于社会主流价值观相同的人的得到保障,而是与社会主流价值观不一致的人的基本权利,也能得到应有的保障。
  • 性交易,指“以性为商品与服务”,其中买性、卖性本质只是生产消费而已,为双方间合意的交换行为,且不侵害第三人的权利,与其他商品或服务等任何商业行为本质一致。[46]
  • 现今社会保障多元价值观,不同人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性交易与其他情欲表现(包括同性恋跨性别者、Free Hug,也包括个人的守贞等性保守观念),应在不侵犯他人的基础下获得最大尊重。
  • 性交易为身体自主权与性自主权的一种体现,性别平等是尊重个人的性自主权与性倾向,性别平等或所谓“结构性邪恶的压迫”不是禁制性活动的理由。
  • 性交易与尊重他人或尊重异性的观念并不冲突,性交易为双方合意、自主平等的商业活动,而强迫他人作性买卖或人口贩运,或介入剥削是一种侵犯人权,违反自由的行为,两者为不同层次的事情,没有人应该在违背其自由意志(被胁迫、欺瞒或急迫、轻率、无经验、难以求助,或别无选择而屈就)的状况下从事性工作。[47]
道德伦理与经济正义方面:
  • 性工作者是以自己的身体做为商品,来换取报酬与金钱,没有贪污、腐败、损人利己,比起出卖他人的劳力、商品,来给自己换取报酬与金钱,如贪污、图利财团、恣意拆迁、掏空公司等,或是诈骗他人钱财等侵犯他人权益的事,性工作者的道德正当性更佳。[48]
  • 认为性工作者是迫于经济因素的宣称,是一个过度简化而有逻辑谬误的论述,性工作者未必就是社会弱势,经济因素也不会必然让人从事性工作,社会结构压迫也存在于其他职业与生活领域,也有许多性工作者,是基于自身对于物欲或是收入的追求,或是单纯喜爱性工作,或是其他出于自主(而非遭到胁迫、欺瞒、恐吓,或别无选择而屈就)的原因而从事性工作。[49][50]
  • 由于性交易合法化后,遭到侵犯可以直接以法律寻求救济,不必再依赖黑道保护,黑道的暴利也会降低甚至消失,降低借机遭到剥削的风险。[51]
  • 阻止性工作者遭受剥削,并不是禁止性交易的借口。任何成年人可以在网络上以SOHO模式以个人名义自行接案,而未必要跟随妓院、黑道等组织,利用网络媒合双方,要一个性工作者不受到剥削与操控,并不困难,传统的妓院、皮条客、老鸨并非性交易的全部。[52]
  • 合法化后要依法缴纳税款[53],视娼妓为非法的地区并不能禁绝性交易,性工作者及经营者仍能赚取大笔金钱收入。性工作者如不受承认是认可的职业,透过性服务所赚取的金钱即使不报税,也不算逃税。性交易合法化后,性工作赚得的收入便需要依法报税及缴税,令原本地下化的金钱利益受到政府监察,减少被黑帮的支配。性工作者在享用政府福利的同时也有责任缴税支持政府的开支。
有关性交易安全与性工作者权利:
  • 利用网络预约,在公寓、自宅或宾馆进行性交易,现在大多数时候还比在妓院和红灯区可能更令人安心及隐密,更能确保性交易当事人的安全,资讯更完整,还能过滤纪录不良的嫖客(性消费者)与性工作者,在预约前调查背景和健康状况,性工作者也能真正赚到应有的收入,且无违反法律之虞,并且,除罪化使性工作者有更多的主导权能够独立营业、以非正式的合作方式自行组织并控制他们的工作环境,而这些常常是合法化(指加入许多管制性法规的限制,如要求性工作者申请证照、限制经营型态等)所做不到的。[54]
  • 性工作者与嫖客,遭受他人非法侵犯且无从救助,包括白嫖、操控性工作者、性侵害、黑道势力介入掌控、贪污索贿、暴力、人口贩运、遭强迫驱逐、洗劫、勒索、诈骗、被强行要求从事危险性行为等犯罪行为,大多与政府对性服务业之禁制,社会也不给与性工作者合理地位,造成性工作者与嫖客的权益,无法透过法律保障所造成。
  • 从事性工作,与从事任何其他工作一样、不等于抛弃人格尊严与自由意愿,更不是被当成性客体、性别宰制、性权力不平衡,任人羞辱、亵玩、花钱当大爷,若性工作除罪化而遇到上述的侵犯,他们不必再被迫生活于法律之外,他们的人权也能得到更好的保障。被当成性客体、性别宰制、性权力不平衡是社会结构问题,与性工作本身并无关联。[55][56]
  • 有利于实施健康检查与宣导安全性行为避孕,以防止性病的传播,保护性交易当事人的卫生安全。[55]
  • 要防止人口贩运,性交易除罪化是良好的方式,当性工作除罪化后,性工作者更能团结合作,主张他们的权利,包括成立工会与社会团体,以及社会企业,制定保护性工作者权利的法律,促成更好的工作环境及标准,对商业性质之性交易及其中可能发生之人口贩运加强监督,也能和执法机构合作,辨识人口贩运者和人口贩运受害者。[39]
  • 提供性服务者亦有男性,女性也能当性消费者,因而性服务并不意味男性中心,女性以及跨性别者也是有性需求的,也有同性性行为的服务。
  • 性交易中衍生黑道介入、暴力、毒品与人口贩运等犯罪,如同医疗业也有庸医、餐饮业也有黑心食品、劳动市场的无限制免费加班、开车也会有人飙车、酒驾等。
  • 任何职业均有它的风险,性交易当事人染上性病,与科技工程师做到过劳死、通勤中出车祸、工厂工人操作机器不当发生事故、曝触有毒物质、染上职业病等,并没有什么差别。
性工作与社会救助:
  • 性工作是一些弱势人士营生的一条重要管道,甚至是唯一的谋生来源,若无此工作就有可能饿死,或是被逼得以更严重的非法手段(包括偷窃、抢劫、诈骗、贩毒、贪污等)以求得温饱。
  • 除了接受他人救助过生活,性工作使人们多了一项选择,对一部分的人们来说,靠自己更有尊严。[48]
  • 当前社会有许多职业(如:清洁工、建筑工人、矿工、计程车司机、工读生、白领阶级、外劳等),也有许多是迫使于经济因素而屈就恶劣的劳动条件,包括导致过劳的责任制、工时长而薪资低、工作环境过于危险、恣意扣薪、任意解雇等,但也没有禁止这些职业的存在的主张,因此经济因素与劳动条件并不是禁止性交易的理由,当然,其他职业的问题也应该一起解决。
  • 为何卖性者要转业?社会为何不能尊重性产业?这本身是一个独立的命题,而要让迫于经济因素的卖性者,或是就业环境恶劣的职业转业,或改善劳动条件,利用职业训练、辅导就业、社会救助或其他教育与社福方式,以提升其工作能力及经济状况,使人们无须为了生存或是被强迫、欺瞒,而必须屈就太低的待遇、过长的工时、缺乏人权保障、易危害身心健康、缺乏尊严等劳动环境条件恶劣的工作为谋生手段,才是适当的方法。[39]
  • 就算有职业训练、辅导就业、社会救助、其他雇用机会或其他教育与社福机制,并不表示性工作者应该被强迫加入这些方案。[39]
有关社会制度与社会地位:
  • 家庭和婚姻制度并不能用全面禁止性交易的方式维持,家庭和婚姻制度本质是一种私人契约,有遵守义务(包括婚姻忠诚、家庭照顾、小孩监护)者是家庭和婚姻成员,而不是无端限制无关的第三人。
  • 性工作者并不等于只提供性服务,不必然牵涉性行为,而许多男性想要寻芳,也有许多人是要找回如初恋般美好的感受与亲密感,暂时逃离婚姻或家庭的制约,透过如家人好友般亲密的接触、陪伴、相处、聊天、疗愈内心的孤寂,或基于娱乐、应酬的需要,而去欢场找乐子,而不从事任何性行为,性工作者也可能兼具心理治疗师或初恋情人的角色。[57]
  • 社会需建立及教育“职业无贵贱”的观念。[58]
性交易非法化的弊端:
  • 取缔性交易,本身就是赤裸裸的基本人权(包括自由、隐私、财产、名誉等)侵犯,而对于成年人私人间合意的行为,不侵害第三人的权益的行为来说,并不符合比例原则与最小侵害原则,还会造成贪污问题,官员收贿包庇性交易、白嫖、藉职权向性交易当事人索取不正利益等严重弊端。
  • 人类身为有性生物,自然就有性需求,提供合法的管道去纾解(满足)是必要的,如大禹治水,疏导胜于压抑,历史上卖淫嫖娼屡遭严禁,然而禁而不止,昧于现实,还会衍生严重副作用,形成黑市,见不得光、难以监督,助长不尊重法律的虚伪文化[59],现在网络发达,要寻找相关资讯并不难,如“外约”、“茶庄”、“鱼讯”,或交友网站等资讯如洪流般四处淹没,以及满街挂羊头卖狗肉的按摩、护肤、理发店,即为明显的例子。[60][61]
  • 让性工作者在制度下无路可走,只是将性交易赶到死角,无助解决问题;一旦导致非法性交易四处流窜,反可能衍生更严重的疾病与治安问题。
  • 期待性交易会消失不切实际、不符合现实。
  • 采取“罚嫖不罚娼”(北欧模式),虽然名曰惩罚,意味着性工作者必须冒更多险以保护嫖客(购买性服务者),使其免于警察查缉,仍需寻求私人保障形成黑道,嫖客会要求他们到嫖客家中,或是其他隐密处所提供性服务,以避免被警察发现,限制了性工作者在觉得较安全的地方提供性服务的可能,不会让性工作者遭受侵犯的风险减少,性工作者仍遭到高度污名化,加深了对性工作者的歧视及边缘化。[62]
  • 以性交易专区方式管理,或全面禁制,都会造成“供不应求”的后果,将导致价格过高以及形成黑市,而黑市见不得光、难以监督,当然黑道横行,而专区因为既然牵涉到“特许”,就有“特权操作”的空间,这样,黑道背景的财团亦可能取得经营权,并以贿赂换取政府的选择性放水,营造业是其中一个例子,也是为何公共工程经常传出弊端、围标、绑标的原因了。[63]
与其他社会议题的比较:
  • 性交易是合意以对价使用他人的性自主权与工作权,个人有决定如何使用自己的身体的自由,与本质为不自由的奴隶、容易危及生命与侵害人格尊严的人体器官买卖完全不同。[64]
  • 毒品极易成瘾并且严重、持续伤害身心健康,这是即使毒品买卖为两厢情愿也要被禁止的原因了,当然也有主张毒品(娱乐用药)合法化的个人及团体。(毒品禁制政策
  • 性交易与容易危及生命的人体器官买卖,仍有一定程度的差别,性交易为个人性自主权的行使,而人体器官买卖合法化的主张也是有[65],性交易仅需给予合理的注意与遵循,采取适当措施,遵守安全性行为,即可避免意外怀孕、染上性病等通常风险。
  • “性作为交换的客体,也就是作为商品,不等于人作为商品。所以人作为商品危害人性尊严因而违背善良风俗的命题,与性作为商品毫无关系。相反地,与性有关的善良风俗,必须靠宪法所保障的性自主来建构,善良的性风俗,就是尊重并保障性自主的风俗。[66]
合法性交易的配套规范:
  • 可向性服务征税,与其他商业一样,以扩大政府收入,并赋予性服务合法地位。
  • 卖淫合法化并不当然杜绝雏妓人口贩运出现,但若成人性交易合法,甚至进一步开放性服务外劳,这样供给必然大增,竞争之下价格必然下滑而从事人口贩运与剥削就变得的不划算,因为雏妓人口贩运等违反人权的行为利润降低但法律风险不变,且能透过工会、媒体、社会团体以及社会企业,替性交易当事人发声,消除性剥削。
  • 政府应该执法的真正对象是剥削、虐待及人口贩运、诈骗、勒索和使未成年人卖淫等侵犯他人的行为。
  • 合法性交易仍会有一些规范,包括遵守安全性行为避孕、不得公开拉客使无兴趣者受到冒犯、最小必要之地点的限制(如不得开在距学校、宗教场所若干距离以内)等。

北欧模式(罚嫖不罚娼)

瑞典挪威冰岛北爱尔兰加拿大法国等国所采用的方式,爱尔兰已在立法,芬兰荷兰罗马尼亚爱尔兰丹麦比利时等国则考虑采用此模式。可是最早提倡这种模式的瑞典已经连续六年成为强奸率最高的欧洲地区。[67]

法国的相关提案在2014年7月曾被法国参议院否决,但于2016年4月6日通过。[68]

此章节的中立性有争议。加上此模板的编辑者需在讨论页说明此章节中立性有争议的原因,以便让各编辑者讨论和改善。 (2015年3月1日)

除了不处罚弱势卖性者,处罚嫖客同时也处罚从中获利的中介老板,意见如下:

  • 性工作者多半是迫于经济因素别无选择,供嫖客以金钱满足自身的性需求,并被皮条客剥削经济所得。
  • 性工作者是社会结构下的受害者,自然无需承担道德责难与法律责任,但压迫卖性者的嫖客与皮条客并不具有正当性。[69]
  • 性交易提供弱势人士在别无选择下所从事的一种营生管道,但这是结构性邪恶的压迫所造成,社会(包括政府与人民)应该透过良好的转业机制、社会福利与救助与社会改造,真正的帮助弱势者。[69]
  • 卡债族大多不是过度消费,台湾85%以上的卡债族是因为贫穷、紧急等压迫,需要生活或周转,而陷入了银行所制定的剥削借贷游戏,成了待宰之羊,甚而滑落更底层,难以翻身。卖性者沦入性产业也是暴力的社会结构压迫,匮乏之下的选择,要协助她(他)们不是设置色情专区,也不是让性交易合法化。
  • 不能当前社会有许多职业(如:清洁工、建筑工人、矿工、计程车司机、工读生、白领阶级、外劳等)的存在,当成性产业可以存在的借口,其他职业的问题也应该一起解决,而在社会福利与救助体系、职业训练就业辅导体系、教育体系、医疗照护体系的失能,交错家庭支持系统的不健全,与全球化资本主义的横行,使卖淫只是一种严重的大规模性剥削。[来源请求]
  • 性交易的需求者,大部分是男性,而且大多不是因为性需求才去嫖的。更多的嫖客是中上阶层的男性,他们大部分是因为娱乐、应酬的需要,而去欢场找乐子,进而进行性交易。黄淑玲教授的研究更指出,男人走访色情行业是基于一种社会认可的心态,性交易所出售的绝非单纯的性服务,而是包含着羞辱、亵玩、花钱当大爷的心态,而卖性者自然就是被害人。
  • 目前性交易仍有部分是建立在羞辱、亵玩、花钱当大爷等将他人当性客体发泄,而不尊重他人人格的价值观。
  • 避免贪污和警察/皮条剥削的方式并非消极地不予取缔非法性交易,这形同将体制的腐败转变成社会结构的压迫,使卖性者继续遭受剥削。
  • 虽说所有职业皆有风险,但性交易肯定不是如同其他的一种工作。许多嫖客往往对娼妓使用暴力、羞辱、亵玩、花钱当大爷,将性工作者当成性客体发泄。
  • 设置性专区,民众会担心内部会充斥着窃盗、毒品交易等非法行为,黑道势力也会介入掌控,届时黑社会以合法名义,非法控制娼妓,肆无忌惮地逼迫更多社会弱势妇女投入此项行业,并影响性交易专区附近社区的治安与生活品质。[70]
  • 卖性者本身多为弱势者不应承担道德压力或社会与论谴责,更不必受到法律制裁,如同性暴力受害者一般。而社会该做的是协助他们脱离结构暴力,而非纯粹的去污名或正当化结构暴力。[来源请求]
  • 社会必须尊重卖性者,给予他们平等的地位以及实质的协助,而非惩罚、羞辱他们,也不是消极合法化。[来源请求][71]
  • 多半从事性产业者并非出于自由,而是经济弱势或社会歧视导致就业不易,不处罚弱势的卖性者的共识下,嫖客应自负社会成本,严惩性交易获利的第三者,以杜绝皮条客与中介剥削卖性者,并提出友善妇女、移民少数族群跨性别者弱势族群等之福利及就业政策,对已从事者,应有多元协助。[71]
  • 人权方面看,虽然人有使用自己身体权利,但把他人的身体当作商品是剥削他人尊严的行为,正如有人自杀亦要禁止协助自杀、有人自愿贩卖器官亦要禁止人体器官买卖一样,而虽不以法律禁止自杀、自残与自我羞辱(如无故在公共场所打自己耳光、或是对人下跪等),但若真发现这种状况,也会极力阻止,另外,即使动物的生理反应尚未确定是否与人类的痛苦感受一致,但仍禁止虐待动物

反对性交易合法地位的见解

卖淫(性交易)在不少国家社会受到严厉禁止,其原因是多样的,各种反对赋予性交易合法地位的意见包括:

  • 会产生不良的社会后果危害社会稳定,包括破坏婚姻家庭,传播性病等。
  • 经常与吸毒、黑社会等犯罪现象共生。
  • 影响社会风气、违背社会道德。
  • 影响青少年身心发展。
  • 不论非法与合法,性服务者都有机会感染传染病(尤其艾滋病),并会传播给别人。
  • 在当前对于的诠释仍停留于男性中心/男性特权以及阶级主义所塑造出来的标准下,透过金钱交易的性行为与性别平等以及阶级平等背道而驰,无法真正达成性别平等与阶级平等。
  • 卖淫禁之不绝并非合法化的理由,因为绝大部分被禁止的行为都不能在社会上完全禁绝。更有可能进一步瓦解已经日趋薄弱的家庭和婚姻制度。
  • 性服务为负向生产力的产业,合法化所带来的社会成本未必可以被其带来的收入所抵销。亦有可能鼓励有能力或有机会从事正当职业的人去卖淫,削弱正向生产力,甚至有年青人去援交
  • 政府带头开放性服务业,变相鼓励性交易,对道德教育造成阻力,年轻人难以建立尊重他人或尊重异性的观念,容易把物化他人视为正常行为。
  • 单纯反对一切不贞行为的道德或宗教因素

世界各地的社会及法律地位

世界各地法律对卖淫的管理条例分类:  性交易受到一定管制但合法   提供性服务(以获取金钱为目的的性行为)是合法的,但是有组织地进行如妓院、拉皮条等是非法的,个人性交易不受到管制   法律规定禁止进行性交易   没有资料
世界各地法律对卖淫的管理条例分类:
  性交易受到一定管制但合法
  提供性服务(以获取金钱为目的的性行为)是合法的,但是有组织地进行如妓院、拉皮条等是非法的,个人性交易不受到管制
  法律规定禁止进行性交易
  没有资料

世界各地的法律现况总结

以下呈现世界各地的性交易法律地位(部分资料来自2008 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72]

性交易非法

在以下地区性交易是非法的。处罚的差异相当大,有部分地区(主要是奉行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国家)最高可处以死刑;有部分地区虽然刑法有处罚,但仅以罚款处分;亦有部分地区虽然性交易法律上违法但没有罚则;还有很多地方虽然法律禁止娼妓,但没有严格执法,实际处于包容状态。

  • 亚洲:中华人民共和国、阿富汗、巴林、缅甸、文莱、伊拉克、伊朗、日本(非法,但没有司法处罚规定,见日本色情业)、约旦、科威特、老挝、马尔代夫、蒙古、朝鲜、阿曼、巴基斯坦、菲律宾、卡塔尔、沙特阿拉伯、韩国、斯里兰卡、叙利亚、塔吉克斯坦、泰国、土库曼斯坦、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乌兹别克斯坦、越南、也门。
  • 欧洲:阿尔巴尼亚、安道尔、阿塞拜疆、白俄罗斯、波黑、克罗地亚、格鲁吉亚、冰岛、列支敦士登、立陶宛、马其顿、摩尔多瓦、摩纳哥、黑山、挪威、俄罗斯、圣马力诺、塞尔维亚、瑞典。其中冰岛、挪威、罗马尼亚、瑞典、法国只罚顾客。
  • 北美:安提瓜和巴布达、巴哈马、巴巴多斯、多米尼克、格林纳达、海地、买加、圣基茨和尼维斯、圣卢西亚、特里尼达和多巴哥、美国(没有联邦法律,但除了内华达州外皆为非法)。

性交易合法,但中介非法

这些地区没有法律禁止性交易,但各种形式的中介及经营妓院是非法的,通常禁止公开场所招客,以及禁止性交易广告。

  • 非洲:布基纳法索、中非共和国、科特迪瓦、埃塞俄比亚、马达加斯加、马拉维、毛里求斯、塞拉利昂。
  • 亚洲:香港、澳门、印度、以色列、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新加坡、东帝汶。
  • 欧洲:亚美尼亚、比利时、保加利亚、塞浦路斯、捷克共和国、丹麦、爱沙尼亚、芬兰、爱尔兰、意大利、卢森堡、波兰、葡萄牙、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西班牙、英国。
  • 北美地区:伯利兹、哥斯达黎加、古巴、多米尼加共和国、萨尔瓦多、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尼加拉瓜。
  • 大洋洲:澳大利亚(在西部地区)、基里巴斯、东加。
  • 南美:阿根廷、智利。

性交易合法

在这些地区的性交易是合法并受法律管制,有部分更可以经营妓院及雇用性工作者,妓院经营者及性工作者与其他行业一样要缴纳税款。

  • 亚洲:孟加拉国、中华民国(仅在性交易区域,但没有设立)、黎巴嫩(但自1975年以来并未颁发过许可证)。
  • 欧洲:奥地利、德国、希腊、匈牙利、拉脱维亚、荷兰、瑞士、土耳其。
  • 北美地区:墨西哥、巴拿马、美国(只在内华达州)。
  • 大洋洲:澳大利亚(多数东部各州)、新西兰。
  • 南美洲:玻利维亚、哥伦比亚、厄瓜多尔、巴拉圭、秘鲁、乌拉圭、委内瑞拉。

各国家/地区细节

伦敦一座公用电话亭内贴满应召站的电话号码
伦敦一座公用电话亭内贴满应召站的电话号码

北美洲

采用北欧模式。

内华达州性交易是合法。

南美洲

性交易合法。

性交易合法。

性交易合法。

性交易合法。

大洋洲

性交易合法。

澳洲法律容许合法性交易,而且可合法经营妓院,只有西澳大利亚是性交易合法但不准开设妓院。澳洲墨尔本有妓院营办商于2003年在证券交易所发行股票上市[73],成为全球首个妓院招股上市的案例。另有公司安排雇员到妓院消遣籍此慰劳员工,而由雇主支付给妓院的款项却可计入经营成本,在申报企业收入时可用来扣减利得税[74]

欧洲

性交易合法。

采用北欧模式。

采用北欧模式。

性交易合法。

荷兰性服务业合法化后,一开始并没有出现人们所担心的离婚率犯罪率上升的现象,常为性服务业合法化倡导者所提及。并于2000年10月1日正式承认妓院合法化。但目前已经出现黑道势力其中扩张的情形,贩毒或买卖人口等问题日益严重。因此,荷兰已开考虑采用北欧模式。荷兰经营妓院不但合法,而且有管理规范,经营良好的妓院可获得优良证书鼓励。“优良妓院”的审核标准包括安全、卫生和诚信等,妓院也需如同其他商业机构要申报收入及缴纳利得税[75]

德国法律于2002年元旦起允许性交易[76],并需要缴税[77]

性交易合法。

亚洲

性交易违法,但除了组织大规模卖淫活动会被移送法院公诉外,一般采取行政处罚(最高行政拘留15天)。刑罚上有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2015年,《刑法》删除嫖宿幼女罪。嫖宿幼女(不满14周岁女性)以强奸罪论处。因此,组织、强迫幼女卖淫,对于组织者同样处于以强奸罪[78]

孟加拉国最高法院于2000年3月裁定性交易合法,成为伊斯兰国家中少数几个允许性交易的国家之一。[79]

香港没有禁止性交易,性交易本身是合法的[80],但有相关法律从三方面禁止组织或操纵卖淫活动。

  1. 禁止经营妓院,只可以“一楼一凤”模式营运。
  2. 禁止依靠妓女为生,所以有组织的卖淫活动都是违法。
  3. 禁止在公众地方或在公众可见的情况下,为不道德目的而唆使其他人,或者因不道德目的唆使其他人而在公众地方游荡。

第三条简单来说,就是关于性交易的所有信息,包括妓女、地点、价钱和服务等,只可通过私人途径进行私底下的交流。凡是在公开场合或平台进行宣传、招揽或讨论而使第三方知悉,并令人感到淫秽或感到被滋扰,便有机会被检控。

印尼东爪哇泗水市的多莉巷是东南亚规模最大的红灯区之一。[81]

性交易在韩国现在属于违法,但是查处并不严格。[82]

卖淫违法,但没有严格执行,实际处于包容状态。

原为“罚娼不罚嫖”[83],2009年11月6日公布之大法官释字第666号解释宣告[84],社会秩序维护法第80条第1项第1款,关于“罚娼不罚嫖”的规定,因违反宪法平等原则而违宪,而大法官并宣告二年之定期失效期间,于此期间届满前(2011年11月4日),立法院通过修法,社会秩序维护法修正后改为“在性交易区域内娼嫖不罚、区域外娼嫖皆罚”(参照社会秩序维护法第80条、第91-1条),但由于目前尚未有任何地方政府设立专区,故实务上是娼嫖皆罚。[85]另有部分宗教组织,例如有宗教背景的妇女团体励馨基金会主张只罚嫖客。[86]

性交易关系中意图得利者

  • 原社会秩序维护法第80条第1项,有左列各款行为之一者,处三日以下拘留或新台币三万元以下罚援:
    • 第1款:“意图得利与人奸、宿者。处三日以下拘留或新台币三万元以下罚锾。”
    • 第2款:“在公共场所或公众得出入之场所,意图卖淫或媒合卖淫而拉客者。”
  • 因应大法官释字第666号解释之违宪宣告,2011年11月4日修正原社会秩序维护法第80条:有下列各款行为之一者,处新台币三万元以下罚锾:
    • 第1款:“从事性交易。但符合第九十一条之一第一项至第三项之自治条例规定者,不适用之。”
    • 第2款:“在公共场所或公众得出入之场所,意图与人性交易而拉客。”
  • 儿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条例,第29条:“以广告物、出版品、广播、电视、电子讯号、电脑网络或其他媒体,散布、播送或刊登足以引诱、媒介、暗示或其他促使人为性交易之讯息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并科新台币一百万元以下罚金。”

性交易关系中支付对价者(嫖客)

  • 儿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条例
    • 第22条第1项:“未满十六岁之人为性交易者,依刑法规定处罚之。”
    • 第22条第2项:“十八岁以上之人与十六岁以上未满十八岁之人为性交易者,处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新台币十万元以下罚金。”
    • 第29条:“以广告物、出版品、广播、电视、电子讯号、电脑网络或其他媒体,散布、播送或刊登足以引诱、媒介、暗示或其他促使人为性交易之讯息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并科新台币一百万元以下罚金。”

交易关系中之第三者(皮条客、老鸨)

  • 刑法
    • 第231条第1项:“意图使男女与他人为性交或猥亵之行为,而引诱、容留或媒介以营利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并科十万元以下罚金。以诈术犯之者,亦同。”
    • 第231条之1第1项:“意图营利,以强暴、迫、恐吓、监控、药剂、催眠术或其他违反本人意愿之方法使男女与他人为性交或猥亵之行为者,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得并科三十万元以下罚金。”
    • 第233条第1项:“意图使未满十六岁之男女与他人为性交或猥亵之行为,而引诱、容留或媒介之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千元以下罚金。以诈术犯之者,亦同。”(意图营利为本条第2项之加重要件)
  • 社会秩序维护法
    • 第80条第1项第2款:“有左列各款行为之一者,处新台币三万元以下罚锾:…二、在公共场所或公众得出入之场所,意图卖淫或媒合卖淫而拉客者。”
    • 第81条:“有下列各款行为之一者,处三日以下拘留,并处新台币一万元以上五万元以下罚锾;其情节重大者,得加重拘留至五日:一、媒合性交易。但媒合符合前条第一款但书规定之性交易者,不适用之。二、在公共场所或公众得出入之场所,意图媒合性交易而拉客。”
  • 儿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条例
    • 第23条:“引诱、容留、媒介、协助、或以他法,使未满十八岁之人为性交易者,处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得并科新台币一百万元以下罚金。”(意图营利为本条第2项之加重要件)
    • 第24条第1项:“以强暴、胁迫、药剂、诈术、催眠术或其他违反本人意愿之方法,使未满十八岁之人为性交易者,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得并科新台币二百万元以下罚金。”(意图营利为本条第2项之加重要件)
    • 第25条:“意图使未满十八岁之人为性交易,而买卖、质押或以他法,为他人人身之交付或收受者,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应并科新台币七百万元以下罚金。”
    • 第29条:“以广告物、出版品、广播、电视、电子讯号、电脑网络或其他媒体,散布、播送或刊登足以引诱、媒介、暗示或其他促使人为性交易之讯息者,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并科新台币一百万元以下罚金。”

娼馆

  • 城市规划法台湾省施行细则,第15条第11款:“住宅区为保护居住环境而划定,不得为左列建筑物及土地之使用:…舞厅(场)、酒家、酒吧(廊)、特种咖啡茶室、浴室、妓女户或其他类似之营业场所。”

各地政府的公娼管理

  • 台北市公娼管理办法(2001年3月27日废止)
  • 高雄市管理娼妓办法
  • 台湾省各县市管理娼妓办法(2002年10月1日废止)
  • 台中市娼妓管理自治条例(2012年12月6日废止)

非洲

性交易合法。

性交易合法。

人类以外的动物

除了人类以外的动物也为求换取食物或者巢穴材料等原因而进行性交易,目前科学家已知阿德利企鹅、黑猩猩属和食蟹猕猴有性交易行为,但对此的研究仍非常少。[87][88][89]

性爱娃娃

爱尔兰都柏林一家妓院,除了提供真人性交易,还有以每小时收费88英镑(约台币3464元,人民币770元),出租硅胶机器人性爱娃娃[90]

组织

电影

参考文献

引用

  1. ^ 1.0 1.1 潘绥铭; 黄盈盈. 性社会学.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2011: 121–124. ISBN 9787300133171. 
  2. ^ 2.0 2.1 21 个为甚么 - 解开性工作的迷思. 青鸟. [2019-06-08]. 
  3. ^ 澎澍. 中国性市场调查. 杜潜. [2019-06-08]. 
  4. ^ 哥儿. 汉典. [2019-06-08]. 
  5. ^ Prostitution – Definition and More from the Free Merriam-Webster Dictionary. Merriam-Webster. [19 September 2013]. 
  6. ^ Prostitution Law & Legal Definition. US Legal. [19 March 2013]. 
  7. ^ Flowers 1998, p. 5.
  8. ^ Forrest Wickman. Rush Limbaugh calls Sandra Fluke a "prostitute": Is prostitution really the world's oldest profession?. Slate Magazine. 6 March 2012 [4 February 2016]. 
  9. ^ 紫藤; 午夜蓝 (编). 就是援交. Z Publishing Co. 2010: 130–131. ISBN 9789881891358. 
  10. ^ Gus Lubin. There Are 42 Million Prostitutes In The World, And Here's Where They Live. Business Insider. 17 January 2012 [14 December 2015]. 
  11. ^ Prostitution Market Value. [22 May 2010]. 
  12. ^ Meghan Murphy. Prostitution by Any Other Name Is Still Exploitation. VICE. 12 December 2013 [4 February 2016]. 
  13. ^ Malika Saada Saar. The myth of child prostitution. CNN. 29 July 2015 [4 February 2016]. 
  14. ^ Carol Tan. Does legalized prostitution increase human trafficking?. Journalist's Resource. 2 January 2014 [4 February 2016]. 
  15. ^ Cho, Seo-Young. Modeling for Determinants of Human Trafficking: An Empirical Analysis. Social Inclusion. 2015, 3 (1) [2018-10-05]. 
  16. ^ (eISB), electronic Irish Statute Book. Amendment of Act of 1993. www.irishstatutebook.ie. [2017-05-14] (英语). 
  17. ^ Q&A: policy to protect the human rights of sex workers. Amnesty International. Retrieved 23 November 2017.
  18. ^ Herodotus. The Histories. 由Godley, A.D.翻译 .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20. 
  19. ^ Frazer, James. Chapter 31: Adonis in Cyprus. The Golden Bough 3rd. 1922. 
  20. ^ Eusebius. Life of Constantine. 3.55 and 3.58. 
  21. ^ Head, Tom. History of Prostitution. About, Inc. 2 November 2009 [23 May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12 April 2008). 
  22. ^ A brief cultural history of sex. Independent (London). 23 September 2008 [22 July 2012]. 
  23. ^ The First Apology (St. Justin Martyr). New Advent. [26 August 2018]. But as for us, we have been taught that to expose newly-born children is the part of wicked men; and this we have been taught lest we should do any one an injury, and lest we should sin against God, first, because we see that almost all so exposed (not only the girls, but also the males) are brought up to prostitution. 
  24. ^ İlkkaracan 2008, p. 36.
  25. ^ Pohl, Florian. Muslim World: Modern Muslim Societies. Marshall Cavendish. 1 September 2010: 52–53 [5 April 2013]. ISBN 9780761479277. 
  26. ^ Meri, Josef W.; Bacharach, Jere L. Medieval Islamic Civilization: L-Z, index. Taylor & Francis. 1 January 2006. ISBN 9780415966924 (英语). 
  27. ^ Parshall, Philip L.; Parshall, Julie. Lifting the Veil: The World of Muslim Women. InterVarsity Press. 1 April 2003. ISBN 9780830856961 (英语). 
  28. ^ Baran, Zeyno. Citizen Islam: The Future of Muslim Integration in the West. A&C Black. 21 July 2011. ISBN 9781441112484 (英语). 
  29. ^ Andreeva, Elena (2007). Russia and Iran in the great game: travelogues and Orientalism. Routledge studies in Middle Eastern history. 8. Psychology Press. pp. 162–163. ISBN 0415771536. "Most of the travelers describe the Shi'i institution of temporary marriage (sigheh) as 'legalized profligacy' and hardly distinguish between temporary marriage and prostitution."
  30. ^ Temporary Marriage in Islam Part 6: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of Mut’a and Regular Marriage | A Shi'ite Encyclopedia | Books on Islam and Muslims | Al-Islam.org. Permanent archived link.
  31. ^ Iddah Of Mutah. ShiaChat.com. 
  32. ^ Marriage » Mut'ah (temporary marriage) - Islamic Laws - The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Office of His Eminence Al-Sayyid Ali Al-Husseini Al-Sistani. www.sistani.org. 
  33. ^ The Rules in Matrimony and Marriage. Al-Islam.org. 2012-10-03. 
  34. ^ How is Mutah different from prostitution (from a non-Muslim point of view)?. islam.stackexchange.com. 
  35. ^ Marriage. english.bayynat.org.lb. 
  36. ^ Red-light district hit as tourists become tight-fisted. Smh.com.au. 2009-06-01 [2015-08-25]. 
  37. ^ Global Perspectives on Gender and Work: Readings and Interpretations, Jacqueline Goodman – 2000 p.373
  38. ^ The Economics Of High-End Prostitutes. More Intelligent Life. 2008-04-10 [2015-08-25]. 
  39. ^ 39.0 39.1 39.2 39.3 39.4 保护性工作者人权的政策Q&A. [2016-11-26]. 
  40. ^ 新闻云, ETtoday. 挺性交易合法化 许宗力:中下阶层女性易被黑道把持 - ETtoday 东森新闻云. [2016-11-26]. 
  41. ^ Top 10 Pros and Cons - Legal Prostitution - ProCon.org. [2016-11-26]. 
  42. ^ PTSTalk. 110408 性交易专区?地方都说NO!. 2011-04-10 [2016-11-26] –通过YouTube. 
  43. ^ 学者:男人都需要泄欲 妓女应合法化 - 即时新闻 - 20150807 - 苹果日报. [2016-11-26]. 
  44. ^ 国际特赦组织考虑推动性交易非罪化(英文). 纽约时报. 
  45. ^ (raelians), Azhih Raelian. 雷尔支援国际特赦组织努力使性交易合法化 @ 雷尔运动 - 你今天微笑了吗 ^.^ :: 痞客邦 PIXNET ::. [2016-11-26]. 
  46. ^ 存档副本. [2015-0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2-22). 
  47. ^ 逼良为娼才是性市场的根本问题(陈忠义) - 新头壳 newtalk. [2016-11-26]. 
  48. ^ 48.0 48.1 ck101.com. 妓女出卖身体很低贱?比起某些人,她们其实很高尚. [2016-11-26]. 
  49. ^ 第56页,“台湾性交易管制法理与现状的再思考─释字第666号之后的管制”国立中正大学/法律学研究所/102/硕士研究生:孙一萱
  50. ^ 环境改变 泰性工作者不想“被救”. 2012-03-07 [2016-11-26]. 
  51. ^ (woosean), woosean. 性交易除罪:没根据的忧虑 @ Neverland for Anarchist :: 痞客邦 PIXNET ::. [2016-11-26]. 
  52. ^ 经济学人谈网路改变了性交易产业,我们能从中学到什么?. [2016-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年11月27日). 
  53. ^ 德国卖淫合法妓女也要交税. Sina.cn. 
  54. ^ 传出柯文哲要设性专区!从国外设性专区的经验来看,台湾该比照办理吗?
  55. ^ 55.0 55.1 (woosean), woosean. 性工作不需要无能政府设专区管理! @ Neverland for Anarchist :: 痞客邦 PIXNET ::. [2016-11-26]. 
  56. ^ 性交易除罪化能让女人自由吗?. [2016-11-26]. 
  57. ^ 新时代. 张鸿玉演讲 - 外遇,并不是婚姻的杀手 01/11. 2009-03-01 [2016-11-26] –通过YouTube. 
  58. ^ Shih, Alex. 职业无贵贱,但我们为什么不跟扫地阿婆问好? - The News Lens 关键评论网. 2014-01-27 [2016-11-26]. 
  59. ^ (woosean), woosean. 小心那些把性爱当成毒蛇猛兽的人 @ Neverland for Anarchist :: 痞客邦 PIXNET ::. [2016-11-26]. 
  60. ^ 妓女为什么反对性交易合法化?
  61. ^ Liang, Wen_yu. 禁不了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透过网路洗清与罪恶的挂勾. [2016-11-26]. 
  62. ^ Liang, Wen_yu. 禁不了的!性交易应该合法化,透过网路洗清与罪恶的挂勾. [2016-11-26]. 
  63. ^ 性工作不需要无能政府设专区管理
  64. ^ YTCHOU:WHO:非法器官买卖 1小时1件. [2016-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26). 
  65. ^ 人体器官市场的哲学思辨
  66. ^ 引用自大法官许玉秀的意见书
  67. ^ “人间天堂”瑞典强奸率连续6年欧洲第一. 中华网. [2019-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1-08). 
  68. ^ 法国通过性交易新法,罚嫖不罚娼. [2016-11-26]. 
  69. ^ 69.0 69.1 http://www.goh.org.tw/topic/data/2011102801.html
  70. ^ 科技大观园网站资料网址变更通知. [2016-11-26]. [永久失效链接]
  71. ^ 71.0 71.1 http://www.goh.org.tw/resources/e-news/2010/11/560-1105.html
  72. ^ 2008 Country Reports on Human Rights Practices. State.gov. 23 February 2009 [16 January 2012]. 
  73. ^ 全球首家!墨尔本上市妓院大揭秘. 今日悉尼. 
  74. ^ 澳洲老板被轰低俗 请雇员嫖妓当花红. 苹果日报. 2004-11-29. 
  75. ^ 荷兰妓院最早合法. 东方日报. 2009-06-13. 
  76. ^ 记者来鸿:德国成了“欧洲妓院”?. BBC中文网. 2014年2月25日. 
  77. ^ 柏林有一个最大的露天妓院,政客提议建成流动卖淫厕所一条街. 德国华商报. 
  78. ^ 温晓霞、彭聪. 明知是幼女而强迫卖淫属于强奸犯罪. 责任编辑:奚天宝. 中国普法网,来源:中国法院网. 2017-07-14 [2019-06-06] (简体中文). 
  79. ^ Bangladesh says prostitution legal. BBC News. 14 March 2000 [19 June 2010]. 
  80. ^ 在港召妓不犯法. 苹果日报. 2015-11-05. 
  81. ^ 国际纵横:印尼红灯区打响保卫战. BBC中文网. 2014年6月22日. 
  82. ^ Koreanredlight. Korean Red Light: Is Prostitution in South Korea Illegal?. Korean Red Light. 2010-01-25 [2018-09-01]. 
  83. ^ (娼:性工作者;嫖:性交易之消费者)
  84. ^ 司法院释字第666号解释. 
  85. ^ 自由评论网. 全面真军》民主高潮、正液喷发:让性交易重返荣耀吧! - 自由电子报 自由评论网. [2016-11-26]. 
  86. ^ 加拿大新法 罚嫖不罚娼 - 国际 - 自由时报电子报. [2016-11-26]. 
  87. ^ Sex for meat – how chimps seduce their mates独立报》 08 04 2009
  88. ^ Penguins are turning to prostitutionBBC News》 26 02 1998
  89. ^ Prostitution in animal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1-09-07. 《The Cambridge Student》
  90. ^ 妓女饭碗不保? 出租钟点“性爱娃娃”抢生意 - 国际 - 自由时报电子报

外部链接

参见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性交易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