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子远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房子远.

房子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房子远,是东魏的官员,后因谋反罪被处决。

生平

房子远是房谟前妻的儿子,因性格阴险狡诈而被房谟嫌弃、不把他当做儿子。当时的舆论都认为房谟是被后妻卢氏的馋言所影响,东魏丞相高欢也因此责备房谟。房谟把房子远做的坏事都说了,高欢不信,亲自收养抚恤房子远、让他自己的几个儿子一起上学,长大才让他回家。[1]

担任开府参军,与仪同尔朱文畅、都督郑仲礼等人同以轻薄无德、无所畏惧闻名[2]。其后参与尔朱文畅、任胄、李世林郑仲礼等人的谋反,因任家门客薛季孝到高欢处告发被连坐,处以死刑[3][4]

房子远和任胄一起阴谋刺杀高欢的事情败露了,高欢感叹果然还是房谟更加了解自己的儿子,于是上言魏孝静帝元善见,称房谟、郑述祖李道璠三家,按理应该一起伏法,但私以为房谟立身清白、操行忠厚恭谨,郑仲礼仅是郑严祖的庶子,长大之后才被收归宗族,李世林生下后就在家族以外养大、等同于脱离本宗族,特别请求房子远、郑仲礼、李世林三人的罪行只罪及一房,魏帝同意了[5]

参考资料

  1. ^ 《北史·卷五十五·列传第四十三》:谟前妻子子远险薄,谟甚嫌之,不以为子列。 时以谟为后妻卢氏所谮,神武亦以责谟。 谟陈其恶。 神武弗信,自收恤之,令与诸子同学,久乃令还。
  2. ^ 《北齐书·卷十九·列传第十一》:是时,仪同尔朱文畅及参军房子远、郑仲礼等并险薄无赖,胄厚与交结,乃阴图杀逆。
  3. ^ 《北史·卷四十八·列传第三十六》:与丞相司马任胄、主簿李世林、都督郑仲礼、房子远等相狎,外示杯酒交,而潜谋害齐神武。自魏氏旧俗,以正月十五日夜为打蔟戏,能中者即时赏帛。胄令仲礼藏刀于袴中,因神武临观,谋窃发,事捷,共奉文畅。为任氏家客薛季孝所告。
  4. ^ 《北齐书·卷二·帝纪第二》:三年正月甲午,开府仪同三司尔朱文畅、开府司马任胄、都督郑仲礼、中府主簿李世林、前开府参军房子远等谋贼神武,因十五日夜打簇,怀刃而入,其党薛季孝以告,并伏诛。
  5. ^ 《北史·卷五十五·列传第四十三》:后与任胄等谋杀神武,事发,神武叹曰:“知子莫若父,信哉!”因上言房谟、郑述祖、李道璠三家,理宜从法,窃以谟立身清白,履行忠谨;郑仲礼严祖庶儿,晚始收拾;李世林生自外养,属绝本宗。三人特乞罪止一房,魏帝许焉。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房子远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