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跋晃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拓跋晃.

拓跋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云冈石窟第十七窟造像以景穆太子为原型
云冈石窟第十七窟造像以景穆太子为原型

拓跋晃(428年-451年7月29日),鲜卑名天真[1]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的长子,母贺夫人。文成皇帝拓跋濬的父亲。太武帝在位期间立为皇太子,死后获谥为景穆太子,文成帝即位后追尊他为景穆皇帝

生平

拓跋晃出生于428年。拓跋晃聪明且学习能力高,学过的东西都能牢记在心。太武帝在延和元年正月丙午日(432年2月17日)立时仅五岁的拓跋晃为皇太子。随着拓跋晃渐渐长大,都通晓了他爱读的经史典籍的文义,这令太武帝甚为欣赏。太延二年(436年)太武帝领兵灭北燕时就让拓跋晃录尚书事,至太延五年 (439年)统军灭北凉时更下诏命拓跋晃监国[2]

在朝廷讨论是否出兵北凉的时候,奚斤等众多大臣联合上表反对出兵,理据除了认为朝廷已经征伐过多令士马疲累外,还包括凉州没水草资源,一旦北凉婴城固守魏军在当地就得不到补给。曾多次出使北凉的李顺力证凉州无水草之说,这就与力主出兵的司徒崔浩和他争论[3][4],而拓跋晃当时亦怀疑李顺的说法,并显然于色。最终太武帝坚持出兵,在兵临姑臧城后发现当地水草资源十分丰富,遂写信给拓跋晃记叙他所见的景象,更在信中表示那裹的植被资源能让大军吃上数年。拓跋晃得信后与其东宫属官们不点名批评多次到凉州却上报不实消息的李顺不忠[2]

太平真君四年(443年),拓跋晃随太武帝出兵柔然,在兵临鹿浑谷时柔然部众陷入惊恐慌乱中,此时拓跋晃建议大军乘对方未有防备而从速进攻,但尚书令刘洁却认为现场扬起的大片尘土反映柔然兵多,担忧大军攻至平地区域时会被柔然围攻,于是坚决反对拓跋晃的提议。拓跋晃表示尘土乃因柔然部众惊扰慌乱而产生,但太武帝认为刘洁的顾虑有理,还是没有立即进攻,终让柔然部众得以逃走远去。后来太武帝从俘获的柔然斥候骑兵口中证明了拓跋晃所言是真的,大感后悔。这件事以后,拓跋晃在军国大事上的建议大多都获接纳,并获得参与日常重要政务的资格[2]。太武帝更在太平真君五年(444年)首次让太子总百揆,而由穆寿、崔浩、张黎及古弼辅助太子理政[5]

拓跋晃在监国期间曾下令课税当局对五人以下贫穷家庭以“人牛力相贸”为原则,举例有牛的家庭让他们的牛为无牛的家庭种二十二亩田,无牛的家庭就以人力替有牛家种七亩田作回报;老弱家庭就由有牛家庭为他们种七亩田,老弱家就种二亩作回报。并且要在户籍簿录中明确记载家庭人口数目及建议种田的亩数,更要在田地上写明种田者的姓名,以分辨谁种了田。而他又有推行禁止饮酒、杂耍和不种田而专门营商的行为,种种措施令到当时北魏开垦的田地大幅增加[2]

太平真君七年(446年),太武帝统兵镇压盖吴起义,期间发现长安僧人们不但收藏大量弓矢兵器,有与盖吴通谋之嫌,更私自酿酒、为富人托管财宝及设窟室供人行淫等不法之事,遂在崔浩建议下大举灭佛。时于平城监国的拓跋晃亦受命执行,虽然他再三上表请求不要诛杀僧人及摧毁佛像,并言只封寺庙让建筑自然失修毁坏,但太武帝坚持严厉措施除灭佛教。一向信佛的拓跋晃无奈执行,但仍然故意拖延实施,好让僧人们有时间逃亡及收藏好佛像器物[6]

不过,拓跋晃后来却和东宫左右过于亲近,并且营建田地和庄园以图私利。曾经到东宫教授拓跋晃经书的高允就进言劝谏,建议拓跋晃远离小人,亲近忠良;并且将田地都分给穷人,结束买卖牲畜的生意。但谏言都不获接纳[7]

正平元年六月戊辰(451年7月29日),拓跋晃去世,享年二十四岁,葬于金陵[8],获追谥为景穆太子。次年,其子文成皇帝拓跋濬即位,追尊拓跋晃为景穆皇帝庙号恭宗[2]

死亡原因

按《魏书·宗爱传》,由于拓跋晃监国期间精细明察地理政,故此多有非法行为的中常侍宗爱就令拓跋晃很不满。同时给事仇尼道盛和侍郎任平城都在东宫做事,稍有弄权的行为,并为太武帝所知。由于宗爱与仇尼道盛及任平城关系也不好,宗爱担忧道盛等人会找自己的罪证对付他,于是先下手诬陷二人。拓跋焘大怒之下下诏于平城街中将仇尼道盛及任平城处斩,拓跋晃亦因而忧死。事后太武帝思念太子,宗爱怕会被杀,就弑太武帝[9]。然而《宋书·索虏传》却记载拓跋晃在太武帝反攻南朝宋期间擅自抄掠营垒的事被太武帝知道后更图杀太武帝,太武帝回军时就诈死骗拓跋晃前来迎丧,并派人在迎丧路上抓住他,回平城后用铁笼囚禁他,不久更杀了他[10];《南齐书·索虏传》亦有载拓跋晃因谋杀太武帝而被其杀死,另还记载称拓跋晃与崔浩寇谦之不和,二人甚至曾中伤拓跋晃,而拓跋晃请玄高道人为己祈福共七日七夜后拓跋焘梦到祖父拓跋珪怒斥他相信䜛言而想伤害太子,遂下诏日后事无大小都要先经过太子才上奏给他[11]司马光于《资治通鉴考异》中又引《宋略》言“焘既南侵,晃淫于内,谋欲杀焘。焘知之,烕而诈死,召晃迎丧。晃至,执之,罩以铁笼,捶之三百,曳于丛棘以杀焉。”但表明这些记载皆“江南传闻之误”,故《资治通鉴》全面取信于《魏书》的版本。但近代有历史学者却认为这些“江南传闻”却有可取信之处,如与《魏书》诸传所载结合显示到拓跋晃为当时鲜卑代人大族势力的首领,并与崔浩世族力量的政治对立情况,并成为崔浩因国史之狱而被诛的其中一个重要因素[12]。这亦显示拓跋晃监国之下已经建立到一个以其为首的政治集团,并与身为皇帝的拓跋焘政治力量出现矛盾。又据《魏书·世祖纪》载太武帝回军时于二月驻鲁口时有“皇太子朝于行宫”的记载,至三月“车驾至自南伐”时已回平城,时间上可印证《宋书》所言属实可靠,仅“大加检掠”一事应当置于拓跋焘回平城后[13][14]

家庭

妻妾

  • 郁久闾氏,拓跋濬生母,追封景穆恭皇后
  • 斛律昭仪[15]
  • 袁椒房,生阳平幽王新成
  • 尉椒房,生京兆康王子推、济阴王小新成
  • 阳椒房,生汝阴灵王天赐
  • 孟椒房,生任城康王云
  • 刘椒房,生南安惠王桢、城阳康王长寿
  • 慕容椒房,生章武敬王太洛
  • 尉椒房,生乐陵康王胡儿
  • 孟椒房,生安定靖王休
  • 张黄龙[16],后赐给陆丽

子女

参考资料

注释

  1. ^ 《宋书·卷九十五·列传第五十五》:初,焘有六子,长子晃字天真,为太子。
  2. ^ 2.0 2.1 2.2 2.3 2.4 《魏书·世祖纪》附〈恭宗景穆皇帝传〉
  3. ^ 《魏书·奚斤传》:世祖大集群臣于西堂,议伐凉州。斤等三十余人议曰:“河西王牧犍,西垂下国,虽内不纯臣,而外修职贡,宜加宽宥,恕其微愆。去岁新征,士马疲惫,未可大举,宜且羁縻。其地卤簿,略无水草,大军既到,不得久停。彼闻军来,必婴城固守。攻则难拔,野无所掠,终无克援。”
  4. ^ 《魏书·李顺传》:顺凡使凉州十有二返,世祖称其能。⋯⋯五年,议征凉州,顺议以凉州乏水草,不宜远征。与崔浩庭诤,浩固执以为宜征。
  5. ^ 《魏书·世祖帝纪下》:“五年春正月壬寅,皇太子始总百揆。侍中、中书监、宜都王穆寿,司徒、东郡公崔浩,侍中、广平公张黎,侍中、建兴公古弼,辅太子以决庶政。”
  6. ^ 《魏书.·释老志》
  7. ^ 《魏书·高允传》:恭宗季年,颇亲近左右,营立田园,以取其利。允谏曰:“天地无私,故能覆载;王者无私,故能包养。昔之明王,以至公宰物,故藏金于山,藏珠于渊,示天下以至俭。故美声盈溢,千载不衰。今殿下国之储貮,四海属心,言行举动,万方所则,而营立私田,畜养鸡犬,乃至贩沽市鄽,与民争利,议声流布,不可追掩。夫天下者,殿下之天下,富有四海,何求而不获,何欲而弗从,而与贩夫贩妇竞此尺寸。昔之将亡,神乃下降,赐之土田,以丧其国。汉之灵帝,不修人君之重,好与宫人列肆贩卖,私立府藏,以营小利,卒有颠覆倾乱之祸。前监若此,甚可畏惧。夫为人君者,必审于择人。故称知人则哲,惟帝难之。《商书》云‘无迩小人’,孔父有云,小人敬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矣。武王所以王天下。殷纣爱飞廉恶来,所以丧其国。历观古今存亡之际,莫不由之。今东宫之诚曰乏人,儁乂不少。顷来侍御左右者,恐非在朝之选。故愿殿下少察愚言,斥出佞邪,亲近忠良,所在田园,分给贫下,畜产贩卖,女戈山人时收散。如此则休声日至,谤议可除。”恭宗不纳。
  8. ^ 《魏书·世祖纪》:(正平元年六月)戊辰,皇太子薨,壬申,葬景穆太子于金陵。
  9. ^ 《魏书·宗爱传》:恭宗之监国也,每事精察。爱性险暴行多非法,恭宗每衔之。给事仇尼道盛、侍郎任平城等任事东宫,微为权势,世祖颇闻之。二人与爱并不睦,为惧道盛等案其事,遂构告其罪。诏斩道盛等于都街。时太祖震怒,恭宗遂以忧薨。是后,世祖追悼恭宗,爱惧诛,遂谋逆。二年春,世祖暴崩,爱所为也。
  10. ^ 《宋书·索虏传》:焘至汝南瓜步,晃私遣取诸营,卤获甚众。焘归闻知,大加检掠。晃惧,谋杀焘,焘乃诈死,使其近习召晃迎丧,于道执之,及国,罩以铁笼,寻杀之。
  11. ^ 《南齐书·索虏传》:宋元嘉中,伪太子晃与大臣崔氏、寇氏不睦,崔、寇谮之。玄高道人有道术,晃使祈福七日七夜,佛狸梦其祖父益怒,手刃向之曰:“汝何故信䜛欲害太子!”佛狸惊觉,下伪诏曰:“王者大业,纂承为重,储宫嗣绍,百王旧例。自今已往,事无巨细,必经太子,然后上闻。”晃后谋杀佛狸见杀。
  12. ^ 逯耀东 《从平城至洛阳》〈崔浩世族政治的理想〉p.91-96
  13. ^ 林伯谦《中国佛教文书探微》〈拓跋晃监国与幽死概论〉p.62-73
  14. ^ 李凭《论北魏正平元年事变》,《晋阳学刊》1989年第6期
  15.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比丘尼统慈庆墓志铭”尼俗姓王氏,字钟儿,太原祁人,宕渠太守更象之女也。禀气淑真,资”神休烈,理怀贞粹,志识宽远。故温敏之度,发自龆华;而柔顺之规,迈”于成德矣。年廿有四,适故豫州主簿行南顿太守恒农杨兴宗。谐襟”外族,执礼中馈,女功之事既缉,妇则之仪惟允。于时宗父坦之出宰长社,率家从职,爰寓豫州。值玄瓠镇将汝南人常珍奇据城反叛,以”应外寇。王师致讨,掠没奚官,遂为恭宗景穆皇帝昭仪斛律氏躬”所养恤,共文昭皇太后有若同生。太和中,固求出家,即居紫禁。尼”之素行,爰协上下,秉是纯心,弥贯终始。由是忍辱精进,德尚法流,仁”和恭懿,行冠椒列。侍护先帝于弱立之辰,保卫圣躬于载诞之”日。虽劬劳密勿,未尝懈其心;力衰年暮,莫敢辞其事。寔亦直道之所”依归,慈诚之所感结也。正光五年尼之春秋八十有六,四月三日忽”遘时疹,出居外寺。其月廿七日,车驾躬临省视,自旦达暮,亲监药”剂。逮于大渐,余气将绝,犹献遗言,以赞政道。五月庚戍朔七日丙辰”迁神于昭仪寺。皇上伤悼,乃垂手诏曰:尼历奉五朝,崇重”三帝,英名耆老,法门宿齿。并复东华兆建之日,朕躬诞育之初,每被”恩敕,委付侍守。昨以晡时忽致殒逝,朕躬悲悼,用惕于怀。可给葬具,”一依别敕。中给事中王绍鉴督丧事,赠物一千五百段。又追赠比丘”尼统。以十八日窆于洛阳北芒之山。乃命史臣作铭志之。其词曰:”道性虽寂,淳气未离,冲凝异揆,缁素同规。于昭淑敏,寔粹光仪,如云”出岫,若月临池。契阔家艰,屯亶世故,信命安时,初睽末遇。孤影易彯,”穷昏难曙,投迹四禅,邀诚六渡。直心既亮,练行斯敦,洞窥非想,玄照”无言。注荷眷渥,兹负隆恩,空嗟落晷,徒勖告存。停壑不久,徂舟无舍,”气阻安般,神疲旦夜。延伫翠仪,淹留銮驾,灭彩还机,夷襟从化。悲缠”四众,悼结两宫,哀数加厚,窆礼增崇。泉幽閟景,陇首栖风,扬名述始,”勒石追终。征虏将军中散大夫领中书舍人常景文。李宁民书。
  16. ^ 《魏书·卷四十·列传第二十八》:叡,字思弼。其母张氏,字黄龙,本恭宗宫人,以赐丽,生叡。
  17. ^ 赵君平,赵文成编. 《秦晋豫新出墓志搜佚续编》. 北京: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 2015.07: 114. ISBN 978-7-5013-5598-3. 
  18. ^ 《魏书·卷四十四·列传第三十二》:子乾归,袭爵。年十二,为侍御中散。及长,身长八尺,有气干,颇习书疏,尤好兵法。复尚恭宗女安乐公主,除驸马都尉、侍中。
  19. ^ 《北史·卷二十五·列传第十三》:乙乾归有气干,颇习书疏,尤好兵法。尚景穆女安乐公主,除驸马都尉、侍中。
  20.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使持节假车骑将军都督晋建南汾三州诸军事镇西将军晋州刺史大都督节”度诸军事兼尚书左仆射西北道大行台平阳县开国子元君墓志”君讳恭,字显恭,河南洛阳人也。恭祖景穆皇帝之曾孙,城阳怀王之第二子。原高日宇,”业广星区,本枝有始,鸿祚无穷。蚣斯之福已繁,𬴊趾之庆弥远。君禀上善之资,启生知”之志。崇峰峻极,千刃不得语其崇高;长澜澄镜,万顷无以拟其洪量。孝敬之道,发自天”真,信顺之理,出于神性。旷怀海纳,?愠不见于言;雅量山容,得失不形于色。是以口无”择言,身无择行,温颜外穆,严心内明,节比松筠,操同金石,再思有道,三省无违,文洞九”流,义贯百民。游仁者雾集,慕义者云从。是以名实载隆,风流藉甚。正光三年,除扬州别”驾,加襄威将军。事上尽匡救之理,绥下极仁惠之方,温洽冬辉,猛同夏日。寿春边镇,即”□多虞,去留无恒,情为难测。爰有狂妖,潜结数万,填堑逾城,中霄突入。兵火沸腾,士民”荒惧,锋刃相交,奸臣莫辩,是日危逼,几将陷没。君神志平夷,谋虑渊远,部分诸将,方轨”直进,旌鼓暂㧑,丑徒冰散。淮南肃清,君之功也。赏兖州平阳县开国子,食邑三百户。又”为司徒主簿,俄迁中书侍郎。复以北中机要,维捍所依,永安二年,转授北中郎将。寻除”持节督东徐州诸军事左将军东徐州刺史,不拜。永安三年,除安东将军大司农卿河”南邑中正,仍除使持节都督东荆州诸军事中军将军东荆州刺史,假征南将军当州”都督,余官并如故。权臣尔朱荣既休其辜,遗种余类,游魂未已。以君地唯国威,器实宗”英,心旅所凭,社稷攸赖,受蜃专征,煎扑妖殄,率领禁兵,西援平阳。兼尚书左仆射西北”道大行台大都督节度诸军事。属值羯胡吐万儿肆逆,径袭京都,主上蒙尘,暴崩汾音。”君天诚发来,千里奔赴。大行弃背万国,君亦枉见祸酷。自乱极治形,宝图唯永,追思旧”德,言念鸿勋。赠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都督并州诸军事并州刺史,余官如故。以太昌”元年十一月十九日己酉迁窆于山陵谷山。乃作铭曰:”鸿源悠邈,宝祚载昌,累仁成圣,积庆重光。咸陵九服,德被八荒,分周宅陕,如卫如唐,以”贤以威,且公且王。于昭我君,体基辰绪,既哲且明,允文斯武。内赞禁闱,外毗疆御,乃委”捍城,实为心膂。衅发九江,雰蔼三楚,击矢晨飞,高烽夜举。率是熊罴,厉兹貔虎,克固崇”墉,截彼丑虏。帝嘉厥庸,锡之土宇。始登台幕,徽风继宣。爰游凤沼,翰飞□天。丝言落雨,”纶綍腾烟,迹通自远,洁静穷玄。黄津浩淼,丹山崇峻,惟机唯宜,是绥是镇。汤池百重,金”城千刃,仁惠潜流,严风遐震。体国经野,与存与亡,式蕃荆甸,奉册徐方。渊府攸在,岁会”禳禳,九列斯穆,六条有章。天步未夷,艰虞相属,遇是厉阶,离兹祸酷。怨满松岗,痛深泉”谷,黄鸟惟悲,人百岂赎。徽范永扬,沦光难续。”母范阳卢。妇茹茹主之曾孙,景穆皇帝女乐平公主孙,父安固伯闾世颖。”长息前通直散骑侍郎宁朔将军领尚书考功郎中彦昭。次息前秘书郎中彦遵。”次息前给事中彦贤。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拓跋晃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