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语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文化语.

文化语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文化语
谚文문화어
汉字文化語
文观部式Munhwaeo
马-赖式Munhwaŏ

文化语韩语:문화어文化語),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以下简称为“朝鲜”)所使用的标准朝鲜语。1992年出版的《朝鲜话大辞典》(조선말대사전/朝鮮말大辭典)对“文化语”的定义为:在工人阶级执政党的领导下,经过革命洗礼符合工人阶级志趣及生活情感,以革命首都为中心、以首都话为标准形成并规范过了的优美的语言。同时,1998年出版的《朝鲜语规范集》(조선말규범집/朝鮮말規範集)中的《文化语发音法》(문화어발음법/文化語發音)总则亦规定:以革命首都平壤为中心,以平壤话为基础所形成的文化语发音是韩语发音法的根据所在。但是,综观朝鲜文化语的制定过程,文化语并不是以平壤话为基础,而是以朝鲜语中部方言(以首尔话为代表)为基础[1]

制定背景

朝鲜半岛光复之前,当时的民间学术团体“朝鲜语学会(韩语:조선어학회朝鮮語學會)”[今称为韩字学会(韩语:한글학회韓글學會)制定了《韩字正写法统一案》(韩语:한글 맞춤법 통일안)以及《审定的朝鲜语标准语集》(韩语:사정한 조선어 표준말 모음査定한 朝鮮語 標準말 모음]。一九四五年朝鲜半岛解放以后,三八线以北继续以这两份文件中的标准来规范韩语。由于朝鲜语学会将“中流社会所使用的首尔话”定为韩语的标准语,当时韩国的标准语亦以此为根据,定“首尔话”为标准语。

1954年,朝鲜政府制定了《朝鲜语缀字法》(韩语:조선어 철자법朝鮮語綴字法),代替了原先的《朝鲜语正写法统一案》。该法延续“标准语”的概念,在第六章的题目中依然使用“标准语”这个词,第六章的题目为“标准发音法以及与标准语相关的缀字法(韩语:표준 발음법 및 표준어와 관련된 철자법標準 發音法 및 標準語와 關聯된 綴字法)”。另一方面,为了符合当时朝鲜半岛北半部的语言使用实情,该法亦在词汇等方面对标准语做了修订,例如“달걀”改作“닭알(鸡蛋)”、“도둑”改作“도적(盗贼)”。

朝鲜进入20世纪60年代后,伴随着主体思想的兴起,在语言政策领域也开始提倡朝鲜的“独创性”。在这种背景之下,金日成在1966年5月4日发表了他的政治指示《关于正确地发展朝鲜语的民族特性(韩语:조선어의 민족적특성을 옳게 살려나갈데 대하여朝鮮語의 民族的特性을 옳게 살려나갈데 對하여)》。虽然这份指示是要求将不必要的外来词汇以及艰深的汉字词换成固有词,以促进朝鲜语的纯化为目标,但是也提到了标准语:

同时,为了区别以“首尔话”为基础的标准语,朝鲜就形成了“文化语”这个概念。

特征

尽管文化语宣称以平壤话为基础,但它其实是在朝鲜语学会所制定的“标准语”的基础上,加入了些许平壤方言的要素,经过修正形成的,因为在它的语言特征中很难找出它是在平壤话的基础上形成的。

音韵

包括平壤在内的古平安道所使用的朝鲜语西北方言有一个区别于汉城话的音韵特征,即“/t/不颚化”。近代朝鲜语 /t/ 在 /i/ 或半元音 /j/ 前 会颚化为 /tɕ/。譬如中古韩语的“둏다 /tyot ta/”在首尔话中 /t/ 颚化,变做“좋다 /tɕot ta/(joda)”,而平壤话中作“돟다 (doda)”。平壤话中,固有词词头的 /n/ 后是 /i/ 或半元音 /j/ 的时候, /n/ 不脱落。譬如首尔话的“이 /i/”(牙)在平壤话中读“니 /ni/”。但是这些音韵特征在文化语的音韵中完全没有反映出来。

另外,1954年的《朝鲜语缀字法》中规定保留“로동(勞動)”等词头 /r/ 的发音。

文法

从文法方面来看,平壤方言的特征几乎不出现在文化语中。平壤话的主格词尾是“이(i)”,它可以添加在以开音节的词汇后面,譬如“바다-이(bada-i,海)”,而在标准语中,添加在“바다(海)”这个词后面的主格词尾只能是“가”,“바다-가(bada-ga)”。平壤话的疑问词尾是“-ᄂ”,譬如“见过吗”是“봔(bwan)”,而在文化语中则是“봤니(bwanni)”。平壤话的这些文法现象并没有被文化语所采用。

词汇

朝鲜文化语跟韩国标准语之间在词汇上存在许多差异,造成差异的主要因素有两方面:

一是社会制度的不同造成了社会生活用语的差别(朝鲜文化语 - 韩国标准语)

  • 동무 / 同務친구/親舊(朋友)
  • 소학교/小學校초등학교/初等學校(小学)

二是因为语言纯化政策产生了词汇上的差异(朝鲜文化语 - 韩国标准语)

  • 큰물(“大”“水”) - 홍수/洪水(朝鲜将“洪水”替换成固有词,韩国则依然使用此汉字词。)
  • 단하나/單하나單一/단일(文化语将“一(일)”改成了固有词“하나”。)

此外,文化语也引入了一些朝鲜半岛北部独有的方言词汇[2]。(朝鲜文化语 - 韩国标准语)

  • 게사니(平安道方言) - 거위(鹅)
  • 마스다(咸镜北道方言) - 부수다(破坏)

参看

注释

  1. ^ Iksop Lee; S. Robert Ramsey. The Korean Language. SUNY Press. 2000: 309–310. ISBN 978-0-7914-4831-1. 
  2. ^ 林从纲、任晓丽:韩国语概论,2005年,北京大学出版社,297页

参考资料

  • 김일성(1966) “조선어의 민족적특성을 옳게 살려나갈데 대하여”(金日成:《关于正确地发展朝鲜语的民族特性》,1966年。)
  • 김일성종합대학 조선어학강좌(1968) ‘혁명의 붉은 수도 평양에서 이루어진 우리의 문화어’, “문화어학습” 창간호, 사회과학원출판사(金日成综合大学朝鲜语学讲座:《在革命的红色首都平壤产生的我们的文化语》,《文化语学习》创刊号,1968年,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文化语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