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民族冲突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新疆民族冲突.

新疆民族冲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此条目需要精通或熟悉相关主题的编者参与及协助编辑。 (2017年11月26日)请邀请适合的人士改善本条目。更多的细节与详情请参见讨论页。
新疆冲突

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在中国的位置
地点
状态 进行中
参战方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东突厥斯坦人民革命党(1969-1989)
东突厥斯坦联合革命阵线(1969-1989)
支持方:
 苏联(1969-1989)
蒙古人民共和国(1960-1989)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
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
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已解散)
支持方:
东土耳其斯坦信息中心
盖达组织[1][2]
巴基斯坦塔利班运动[3]
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4]
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ETESA)[5]
指挥官与领导者
习近平
胡锦涛
江泽民
邓小平
华国锋
毛泽东

Yusupbek Mukhlisi

阿卜杜拉·曼苏尔[6]
艾山·买合苏木
阿卜杜勒·哈克
艾买提·亚库甫
参战单位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新疆军区
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公安机关
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
伤亡与损失
死亡约1000人(2007–2015)[7][8][9]

新疆民族冲突牵涉汉人回人维吾尔人等。自从18世纪清朝统治新疆时多场“平定战争”即埋下伏线,其间最大型冲突是同治新疆回变的民族仇杀,1869年左宗棠收复新疆观察“汉回构衅既深,(互相)见则必杀”,[10]回变战乱时汉回彼此奸淫妇女。[11]中华民国抗日战争期间,苏联借机策划伊宁事变扶植傀儡政权“东突厥斯坦共和国”,在控制区内“杀”。[12]1949年以来新疆民族政策多次更迭,诸如维吾尔族身份的政策[13][14]和反恐政策。[15][16]维吾尔人与新疆建设兵团盲流而来的汉人并不聚居,彼此隔漠而猜忌。[17]1967年文化大革命期间,各民族的传统习俗因“落后封建”被批斗,加深民族矛盾。计划经济时期压低了各民族经济差距,1979年改革开放后劳动力的市场竞争令民族经济差距浮上水面,2003年起民考民的少数民族学生就业困难,埋下了社会不稳。[18][19]极端宗教从阿富汗等流入。[20]1980-2016年,新疆恐怖活动几乎年年发生。习近平上台后开始加大反恐力度和建立“新疆再教育营”,官方指目的是反恐和帮助就业,期间传出强制绝育避孕[21][22]、性侵犯[23]、放弃伊斯兰教习俗[24][25]等指控,惹来种族灭绝的批评。

编年

清初战争

晚清回乱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前后

1942年,与苏联关系密切的“新疆王”盛世才投靠国民政府,此举触怒苏联政府,开始直接煽动新疆哈萨克、维吾尔等少数民族叛乱。1944年,苏联成功策划了伊宁事变,扶植“东突厥斯坦第二共和国”掌握着今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辖域的实际统治权。后“三区”势力与苏联支持的中国共产党合流。1949年9月新疆和平解放,随即被10月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纳入统治。

1950年代初,在新疆的反叛势力主要是中华民国政府的残余军事力量和泛突厥主义、伊斯兰组织。1950年阿不都拉大毛拉在伊犁秘密建立大突厥主义伊斯兰党。伊犁组负责人热合曼诺夫,密谋叛乱。被粉碎。8月18日,昭苏县暴乱被击溃,1951年10月28日,马力克阿吉暴乱,1952年2月,大突厥主义伊斯兰党被剿灭。1950年代,在伊犁昭苏和田墨玉洛浦英吉沙等地发起16次含有宗教成分[来源请求],以新疆独立为目的之武装起事[26]。效忠中华民国政府的乌斯满·巴图尔及其亲信在新疆东部组建新疆反共复国军,1952年被镇压。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通过1950年代的新疆剿匪,军事消灭了大部分反叛势力,中华民国政府在新疆的残余军事力量被清除。此后,最引人关注的反叛势力是与东突厥斯坦独立运动相关的组织,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新疆的统治。1954年至1957年阿不都依米提大毛拉秉承境外穆罕默德·伊敏旨意在南疆5次暴乱。1954年12月27日、28日两天,以帕提丁为首用宗教做掩护,带领200多教徒集体抱经宣誓,发动圣战,随后分发武器。12月31日晚间阿卜都.依米提大毛拉、帕提丁领导伊斯兰政府联盟委员会,300多人袭击墨玉县劳改农场,打死农场指导员1人、班长1人、战士7人,抢夺了部分武器和一辆汽车,砸开监狱牢门,煽动犯人参加暴乱或逃跑,进攻和田县城。他们派人串联,图谋扩大。新疆政府采取政治瓦解和武装围剿相结合的方针,两天平息暴乱。1956年3月9日墨玉暴乱,二百多人袭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团;3月11日五百多人袭击墨玉区委、区公所、部队等,杀死1名解放军士兵。4月英吉沙县暴乱。阿不都依米提大毛拉策动弟子阿不都•卡德尔哈日与策勒县的艾伯都拉哈日准备暴乱。预备会上打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旗号,选举阿不都•卡德尔哈日为主席兼临时总司令,艾伯都拉哈日为副主席和副司令;宣布了21条组织纲领,制定计划。5月4日洛浦暴乱。凌晨,阿不都•卡德尔哈日和艾伯都拉哈日纠集260余人,煽动裹胁1300余人,呼喊着“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万岁”口号,持凶器冲击洛浦县四区区政府,抢劫粮站和物资仓库,割断了通往县城的电话线,分三路进攻洛浦县城。和田地区政府派公安前往平叛,击毙19人、击伤12人,抓获阿不都•卡德尔哈日,暴乱被平息。逮捕20名首要分子;100多名被裹胁者自首,交出冲锋枪、手枪、土枪各1枝及各类凶器10多件。5月24日莎车暴乱。建立东突厥斯坦政府,编唱东突厥斯坦国歌。袭击公安干警,被镇压。1957年4月和田暴乱。1959年,几位维吾尔族妇女向政府报告阿不都依米提可疑行踪,公安在地窖中逮捕阿不都依米提。

1950年至1956年有131名阿吉由境外回到和田,其中11人负有间谍任务。有明确的目的和纲领。所有暴乱的目的都是要推翻政府,建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共和国,阿不都依米提大毛拉公开宣称伊斯兰共和国政府委员会主席暂时由他代理,将来成功后,应由穆罕默德·伊敏来担任。阿不都依米提大毛拉及其头目号召伊斯兰“圣战”,驱逐异教徒;同时散发歪曲历史的地下出版物。

1960年代至1970年代

1960年代中苏交恶决裂后,苏联又开始新疆地区的分裂活动,成功策动原伊犁民族军将领祖农·太也甫夫背叛中共,率领民族军旧部及家眷移往苏联哈萨克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作为煽动中国境内分离主义的筹码[27]。苏联驻伊宁领事馆向民众大派苏侨证及开放边境,大量民众逃亡到苏联,不少都是“东突厥伊斯兰独立运动”的骨干[来源请求]。苏联又在哈萨克斯坦塔拉斯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设立训练中心,从逃亡苏联的中国难民中培训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特工,派遣他们回中国窃取情报、推动分裂运动[28]。1962年5月29日,“维吾尔斯坦”组织领袖阿不都卡迪尔率领群众攻击当地政府机关,伊宁市政府被民众严重破坏。据中国资料显示,当时参与暴动者约5万6千人得到苏联驻伊宁领事馆庇护下进入苏联中亚地区,但学界认为这个数字仍然太保守[29]

1960年代末,托乎提库尔班、尼牙孜·乌买尔、司马义·依不拉音·哈斯木帕尔沙等建立全疆范围内分裂组织东突厥斯坦人民革命党。1969年8月20日,麦盖提县暴乱分子抢劫县民兵武器库。向边境运动时,被公安围歼,枪支弹药及其他凶器被缴获。阿洪诺夫等10名独立分子被击毙,其余均被俘。在中央政府指示下,自治区革命委员会责成公安保卫部门在全疆进行清理,至1970年3月破获全案。全疆涉案人员达5000余人,东突厥斯坦人民革命党成员1165人,依法惩治230人,做其他处理135人。该党于文化大革命后成立,其基层组织更已遍及整个新疆[来源请求]。解放军抓获12名向国外求援的人士,以及9名企图潜入国境的外国间谍。后来,由于得到苏联支持,其领袖阿洪诺夫曾率领部队从喀什跑到中苏边境,企图立国,但途中被捕[来源请求]。1979年苏联入侵阿富汗中越战争爆发后,中苏关系极度紧张,驻扎在中苏边界西段的苏军曾经在中亚腹地进行过入侵新疆的大规模演习。文化方面,这段时期的独立思潮主要通过讲课、作报告、著书 、写文章等形式传播。其中较著名的书籍有《维吾尔人》、《匈奴简史》和《维吾尔古代文学》。[30]

1980年代至2001年

1980年,中共中央秘书长胡耀邦采取怀柔政策,重建清真寺。他还制定了新疆六条,大致内容是:充分自治;修养生息;支援大量经费,促进农牧业生产用于新疆各族人民的迫切需要;恢复新疆文化教育科学事业;进疆干部分批分期调回内地等。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在全区范围内大规模调整各级领导班子,增加少数民族干部比例,汉族干部可以提前退休,也可以协助调回内地。该政策既得不到包括维吾尔在内的穆斯林民众的支持,也得不到占新疆不到40%人口的汉族民众的拥护[来源请求]。由于胡耀邦、汪锋等中央、地方领导人1980年的一系列决策,致使新疆社会人心浮动。维吾尔族民族情绪高涨,南疆的喀什、阿克苏、和田等地相继发生大规模群体性事件,(参见:1980年阿克苏“4·9”事件)。维吾尔族“排汉”情绪高涨之下,对汉族个人、群体的攻击事件不断。新疆地方政府对维吾尔族罪犯的重罪轻判,更加重维吾尔族和汉族之间的紧张关系。当年9月,新疆军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为安抚维吾尔族民众情绪,以未审先判的方式,判处解放军士兵高旭死刑,致使当地解放军官兵和汉族群众公开“哗变”,劫持法庭,造成震惊新疆的高旭事件。1981年,阿不都瓦依提·乌拉太也夫提出“两个离不开”,政府试图据此解决新疆问题。

1990年,巴仁乡暴乱。位于土耳其的世界伊斯兰统一者宣布,要协助东突厥伊斯兰独立运动在新疆办学,并选择人才到土耳其留学。亦有1000名东突厥伊斯兰独立运动年青成员到阿富汗塔里班游击队中学习战争,亦有不少武器由阿富汗等地偷运入疆。

1992年,以土耳其退役将校力萨・别金为指导中心,在伊斯坦布尔举办“东突厥斯坦民族大会”。

1993年,由新疆和田人买买提托乎提和阿不都热合曼在中国境外发起成立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其宗旨是在新疆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国”。该组织于同年解散。曾在阿富汗受基地组织训练,多次制造恐怖爆炸事件,苏联解体后,此组织扩散入前苏联中亚地区国家,也多次制造爆炸事件,引起这些国家警惕,上海合作组织正是为了协作打击恐怖组织而成立的。因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与本拉登基地组织关系密切,很多成员本身就是基地组织的成员[31],所以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被中国和美国认定为非法的恐怖组织。美国对其的这个定性在国内具有争议,有学者评论美国此举主要是为博取中国支持它们的反恐战争,以及为了改善中美关系

1996年买买提明·艾孜来提土耳其建立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其宗旨是通过暴力恐怖手段,在新疆建立东突厥斯坦

1996年6月,旅居德国的部分新疆籍人在慕尼黑市建立东突厥斯坦信息中心。同年11月,学生运动家多里坤·艾沙在慕尼黑市召开第一届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1996年4月12日至5月27日,在阿克苏、乌鲁木齐、喀什等地,公安民警在侦查、追捕过程中,与暴力恐怖分子进行了6次枪战,击毙18人,击伤13人。

1997年,艾山·买合苏木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再次发起东伊运。同年,该组织策划新疆乌鲁木齐公车爆炸案(伊犁事件)。

1998年2月14日,伊斯坦布尔广州酒家(原名远洋饭店)爆炸,无人伤亡;3月5日深夜,歹徒以土制定时炸弹袭击中国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馆,无人受伤;4月5日,伊斯坦布尔中国城酒楼超级商场,合伙人之一许月珍(女,41岁),遭两名男子开枪击毙,现场遗留新疆独立运动组织旗帜与手册[来源请求][32]

1999年12月30日,警方在泽普县波斯喀木乡查获地下制爆窝点,深3米,长3米,宽2米,高1.7米,缴获电钻、电焊机、图纸、自制手雷等。

2000年2月25日,警方在莎车县卡琼乡3村抓获7人,在其家中发现地道和地下室。地道长7米,高2.5米,连结一长12米、宽3.8米、高2米的地下室,有通风和上下水设施。缴获手雷38枚,电雷管22枚,爆炸装置18个,炸药17公斤,拉火管20多个。

2001年以来

2001年8月1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新疆喀什阿图什之间进行军事实弹演习[33]。同月,警方在搜查库车县乌尊乡色根苏盖提村时,发现一家有深4米的地道,缴获制造武器弹药的各种设备及爆炸装置61枚。

2001年911事件后,中国政府利用美国所启动的国际反恐机制,将新疆独立运动定位成恐怖主义,以强化武力镇压新疆的正当性,并期望借此来削弱国际间的批评声浪[34],不过,后来得到了国际社会的追认。中国政府也推动“上海合作组织打击恐怖主义分离主义极端主义等“三股势力”。

2004年4月16日,东突厥斯坦民族大会与世界维吾尔青年代表大会两个组织在德国慕尼黑市合并为新的单一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9月14日,东突厥斯坦流亡政府在美国华盛顿成立。

2005年9月29日,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以录像方式用维吾尔语向外宣布开始动用一切手段向中国政府发动武装战争[35]。同年10月6日,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天山狮子队通过东突厥斯坦信息中心向BBC转交了一份 声明,正式向中国政府展开武装暴动。

2006年11月,曾三度获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热比娅·卡德尔[36][37][38][39]被选为世维会第二届主席。

2008年新疆反政府示威发生。4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发现东突厥斯坦解放组织策划在北京奥运期间发动暴力袭击,包括了对外国记者、游客、运动员进行绑架[40]

2008年8月4日,新疆西部城市喀什遭遇恐怖袭击,喀什公安边防部队被两名维吾尔族男子用爆炸物等袭击,造成17人死亡、15人受伤。中国警方初步怀疑是东伊运所为。[41]

2008年8月10日凌晨,新疆西部城市库车发生爆炸案,导致至少两人死亡,另有五名犯罪嫌疑人被当场击毙。爆炸案系不法分子乘出租车向当地公安机关和工商管理所等处投掷自制爆炸物所致。五名犯罪嫌疑人被当场击毙,炸毁两辆警车。其间,两名公安民警和一名保安负伤。[42]

2009年7月5日,因6.26事件逾时得不到解决为导火索,乌鲁木齐暴乱爆发,197人死亡、1700多人受伤,331个店铺和1325辆汽车被砸烧,众多市政公共设施被损毁。新疆首府乌鲁木齐聚居了超过75%的汉人,7月7日数千名汉人开始上街抗议,情绪激动。中方指暴乱只是由热比娅策划,强调与民族、宗教等问题完全无关。

2011年7月18日,发生和田7·18严重暴力恐怖事件。暴恐分子先后袭击了税务所和和田市纳尔巴格街公安派出所。在袭击税务所时造成2名税务所干部受伤。在袭击派出所时,暴力恐怖分子劫持人质6名,杀害1名联防队员(协警员),杀害2名在派出所办事的群众(当时也是人质,不包括在前述6名人质中),重伤2名群众。暴恐分子还在派出所楼顶升起写有“真主至大以真主名义开始”的伊斯兰圣战黑旗

2011年7月30日,发生喀什暴力恐怖袭击事件

2012年6月29日,发生天津航空7554号班机劫机事件

2013年4月23日,新疆喀什巴楚县发生袭击事件,造成15名警察与社工死亡,6名嫌犯丧生,8人被捕。中国政府把这起事件定性为“严重恐怖袭击事件”,但世界维吾尔人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表示,是中国政府粗暴闯进维吾尔人的家中清查引发冲突,期间一名公安人员开枪打死一名维族青年而引发进一步的冲突,之后中国武装人员到现场镇压造成人员伤亡[43]

2014年3月1日,云南昆明发生2014年昆明火车站暴力恐怖袭击事件,造成至少35人死亡,143人受伤[44],警方执法时起事五名犯罪者中四人坚不投降于是被击毙,另外一名16岁女嫌被捕,因为怀有身孕而开赦免于死刑。中国官方宣称此一事件为疆独势力的暴力恐怖袭击

2015年2月5日,《环球时报》报导伊斯兰国过去半年处决120名成员,其中包括3名中国籍“东突厥伊斯兰运动”成员,其中一人因对伊斯兰国现况感到失望而想逃走,但被举报后枪决;而另外两名企图逃离伊斯兰国,结果被斩首[45]

2016年以来

西方国家指控中国新疆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中存在语言及文化清洗[46][47],报道称再教育营破坏了维吾尔族等民族的伊斯兰信仰[48],强迫他们唱红歌、吃猪肉、喝酒[49][50][51][52][53],拒绝照做的人会被罚禁食、坐老虎凳以及不让睡觉等[54][55][56]。据报道,再教育营内还发生了强制分离孩童父母等行为[57][58],一些妇女表示曾被迫接受绝育手术、否则就会被送到集中营,有学者形容其为“人口灭绝”或“种族灭绝”[59][60][61][62][63]。但这些指控所引述的证据几乎全部是口述证词,缺乏实质性的直接证据。

注释

参见

参考文献

  1. ^ Potter 2013, pp. 71-74.
  2. ^ FOREIGN TERRORIST ORGANIZATIONS p. 237.
  3. ^ Potter 2013, p. 74.
  4. ^ Beijing, Kunming, Urumqi and Guangzhou: The Changing Landscape of Anti-Chinese Jihadists. Jamestown Foundation. 23 May 2014. 
  5. ^ Zenn, Jacob. An Overview of Chinese Fighters and Anti-Chinese Militant Groups in Syria and Iraq. China Brief (The Jamestown Foundation). October 10, 2014, 14 (19) [14 June 2015]. ([tt_news=42944&tx_ttnews[backPid]=49&cHash=266cbf52f118868715823bbffd809caf#.VX3kqEZGR9g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6月18日). 
  6. ^ MacLean, William. Islamist group calls Tiananmen attack 'jihadi operation': SITE. Reuters. 2013-11-23. 
  7. ^ "Beijing's Xinjiang Policy: Striking Too Hard?", The Diploat, January 23, 2015. "China’s long-running Uighur insurgency has flared up dramatically of late, with more than 900 recorded deaths in the past seven years".
  8. ^ "The Guardian", "At least 50 reported to have died in attack on coalmine in Xinjiang in September", October 1 2015. Retrieved November 22 2015.
  9. ^ "China says 28 foreign-led 'terrorists' killed after attack on mine". Reuters, Nov 20, 2015.
  10. ^ 李恩涵. 同治年間陝甘回民事變中的主要戰役 (PDF). 近代史研究所集刊. 1978-06-01, (7): 106页.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10-29). 
  11. ^ 马长寿. 渭南县调查记录(图). 《陕西文史资料》(第二十六辑).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6). 读封建文人所记史书、地方志和笔记时,经常看到描写回回如何残杀汉人,如何奸淫汉人的妇女;而《打羌白》一剧则叙述官军如何残杀回众,如何奸淫回族妇女,这一点很可治疗大民族主义者的偏见。 
  12. ^ 王欣登. 抗战时期苏联对新疆的扩张渗透与“三区革命” (PDF). 《伊犁教育学院学报》. 2003, (6): 2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1-02-26). 艾力汗·吐烈一类反动分子就煽动反汉排汉。“东土国”成立后,出现了东北籍汉人(盛世才东北人)几乎杀光。许多善良的维吾尔族群众,冒着生命危险,把汉人藏在自己家里。张治中先 1946年8月28日至9月4日亲临伊宁,他记述道:“三区汉人被杀的很多, 有些地方只剩了老弱妇孺数十人,在伊宁残留的汉人中,也是老弱妇孺占大多数,青壮年都被杀光了”。必须指出,进行民族仇杀的不仅仅是个别极端分子行为 
  13. ^ Uyghurs and The Xinjiang Conflict : East Turkestan Independence Movement. apps.cndls.georgetown.edu. [2018-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2) (美国英语). 
  14. ^ Devastating Blows: Religious Repression of Uighurs in Xinjiang (PDF) 17 (2). Post 9/11: labeling Uighurs terrorists: Human Rights Watch: 16. April 2005 [2018-06-09] (英语). 
  15. ^ Phillips, Tom. China 'holding at least 120,000 Uighurs in re-education camps'. The Guardian. 2018-01-25 [2018-06-10] (英语). 
  16. ^ Huang, Echo. China is confiscating the passports of citizens in its Muslim-heavy region. Quartz. [2018-06-10]. 
  17. ^ Kennedy, Lindsey; Paul, Nathan. China created a new terrorist threat by repressing this ethnic minority. Quartz. [2018-06-10]. 
  18. ^ 热依扎古丽·库尔曼. 新疆少数民族大学毕业生就业问题及对策分析. 《新经济》. 2015, (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6). 
  19. ^ 吴晓刚. 中國勞動市場上的族群階層化: 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為例 (PDF). 当代中国研究通讯. 2011-05-31, (1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1-02-26). 
  20. ^ 当前新疆民族问题的现状及建议,2013.
  21. ^ Enos, Olivia. China's Forced Sterilization of Uighur Women Is Cultural Genocide.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2019-08-29 [201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02). 
  22. ^ China 'using birth control' to suppress Uighurs. BBC News. 2020-06-29 [2020-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6-29) (英国英语). 
  23. ^ Responsibility of States under International Law to Uyghurs and other Turkic Muslims in Xinjiang, China (PDF). Bar Human Rights Committee. [2020-12-1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0-09-21). 
  24. ^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Uyghurs in China (PDF).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2019-06-18 [2019-12-0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0-12-18). 
  25. ^ Blackwell, Tom. Canadian went to China to debunk reports of anti-Muslim repression, but was 'shocked' by treatment of Uyghurs. National Post. 2019-09-25 [2019-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8) (加拿大英语). 
  26. ^ 新疆反分裂斗争的历史回顾与经验总结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10-07.
  27. ^ 刘学铫:《新疆史论》,知书房,2013年2月,ISBN 978-986-5870-51-5,第253页
  28. ^ 新疆反分裂斗争的历史回顾与经验总结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10-07.
  29. ^ 刘学铫:《新疆史论》,知书房,2013年2月,ISBN 978-986-5870-51-5,第224页
  30. ^ http://dailynews.sina.com/bg/chn/chnnews/ausdaily/20130424/04304479893.html
  31. ^ 关于联合国安理会制裁阿富汗委员会将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列入 受制裁实体名单的通知
  32. ^ 存档副本. [2019-03-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5). 
  33. ^ 中央日报》,2001年8月14日
  34. ^ 李孟勋:《911后中国政府反恐作为之研析》,《展望与探索》,第9期,第61页
  35. ^ “東突”宣佈向中國發動武裝戰爭. BBC新闻. 2005年9月29日. 
  36. ^ 诺贝尔和平奖热比娅获邀观礼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10-02., 中央广播电台 Radio Taiwan International, 2010-12-03
  37. ^ 疆独斗士热比娅 获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06-29., 自由时报, 2006年9月12日
  38. ^ Fighting for her peoples’ rights: Rebiya Kadeer visits Australia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2-12-06., Amnesty International, February 2008
  39. ^ Visitor Kadeer Calls For Action to Help Uyghur People, The Tech - MIT's Newspaper, June 8, 2007
  40. ^ 公安部:東突策劃在北京奧運期間發動襲擊. 中国评论通讯社. 2008年4月11日. 
  41. ^ 新疆袭警案装置类似东突装备 疑犯身份查明. 星岛环球网. 2008年8月5日 [2019年3月15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年8月8日). 
  42. ^ 新疆库车爆炸. 《财经》杂志. 2008年8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8-11). 
  43. ^ “中国镇压政策导致新疆巴楚暴力事件” - BBC中文网 - 两岸
  44. ^ 昆明火车站暴恐袭击已造成29人死亡143人受伤 - 凤凰网资讯
  45. ^ 官媒:ISIS处决3名中国籍东突成员,《明报》, 2015年2月5日
  46. ^ “去除思想上的病毒”:中国对新疆穆斯林的镇压行动. 人权观察. 2018-09-09 [2020-11-30] (中文). 
  47. ^ 美专家:中国在新疆进行文化灭绝. 自由亚洲电台. [2020-11-30] (中文). 
  48. ^ 新疆“改造营”关押超百万 放弃信仰. 对华援助协会. [2018-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8) (中文). 
  49. ^ “我们被强迫吃猪肉、唱红歌”. 德国之声. [2020-12-01] (中文). 
  50. ^ 猪年春节:新疆有穆斯林被强迫过春节吃猪肉?.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9-02-06 [2020-12-01] (中文). 
  51. ^ 常新. 新疆學校開「吃豬肉」課漢化維族師生 杜絕維語強推漢語教育. 《寒冬》. 2020-04-15 [2020-12-01] (中文(台湾)‎). 
  52. ^ 深度访谈:新疆“再教育营”的虚与实. 多维新闻. [2020-12-01]. 
  53. ^ 踐踏宗教信仰 中國逼穆斯林吃豬肉喝酒. 新头壳. [2018-05-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20) (中文). 
  54. ^ 《图片报》:再教育营暴露了共产党对维族人的恐惧.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18-10-23 [2020-12-01] (中文(中国大陆)‎). 
  55. ^ 中国拘押穆斯林升级“再教育”营扩张. 自由亚洲电台. [2018-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1). 
  56. ^ 新疆伊犁被羁押者每次仅睡两小时 官威胁获释者披露内情将灭家族. 对华援助协会. [2018-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06) (中文). 
  57. ^ 新疆维吾尔人:“中国,我的孩子在哪里?”. 英国广播公司. 2019-07-05 [2019-07-11] (中文). 
  58. ^ Samuel, Sigal. China's Jaw-Dropping Family Separation Policy. 《大西洋》(The Atlantic). 2018-09-04 [2020-11-30] (美国英语). 
  59. ^ 专访:北京透过强制绝育对维吾尔人进行「人口灭绝」. 德国之声. [2020-11-30] (中文). 
  60. ^ Ivan Watson, Rebecca Wright and Ben Westcott. Xinjiang government confirms huge birth rate drop but denies forced sterilization of women.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 (CNN). [2020-11-30] (英语). 
  61. ^ Adrian Zenz. Sterilizations, IUDs, and Mandatory Birth Control: The CCP's Campaign to Suppress Uyghur Birthrates in Xinjiang. The Jamestown Foundation. [2020-12-01] (美国英语). 
  62. ^ 中国“强制新疆维族妇女节育绝育”:敏感话题的七个关键看点. 英国广播公司. 2020-06-30 [2020-11-30] (中文). 
  63. ^ 研究报告指中国强迫维吾尔人做绝育手术.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2020-06-30 [2020-11-30] (中文).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新疆民族冲突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