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核研究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日本核研究.

日本核研究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日本核武器计划Japanese nuclear weapon program)起始于1930年代终结于1945年,由当时的大日本帝国陆军帝国海军主持,目的是研制核武器

日本核研究历史

日本现有核电厂
日本现有核电厂

二战时期

1940年,时任日本陆军航空技术研究所所长的安田武雄中将命令部下铃木辰三郎开始进行日本制造原子弹的可能性分析。铃木辰三郎在得到东京帝国大学物理学教授嵯峨根辽吉的指导下,提交了以“原子弹制造的可能”的研究报告。1941年5月,理化学研究所所长、东京物理学校(东京理科大学前身)校长的大河内正敏提交了“铀炸弹制造的可能性”的报告。同年6月,物理学家仁科芳雄开始思考原子弹实物化的可能性。[1]

1943年,东条英机下达研究原子弹的命令,代号为“仁计划”。仁科芳雄招集了他的老师,长冈半太郎和将在战后获得诺贝尔物理奖朝永振一郎理化学研究所(RIKEN)人员身份投入海军核子技术研发。除此之外,他们还聘请东京帝国大学的物理学教授协助分析。不过到了1943年后,当仁科芳雄告诉海军“理论上或许可行,但可能连美国也无法成功将原子弹实用于战争”时,海军便失去了兴趣。而仁科芳雄只好再找其他单位来继续研究计划。

后来,日本陆军开始了新一项的原子弹计划,代号为“二号计划”,负责专精研究铀235的分离技术。1945年2月,一小群科学家已经成功分离出初步的铀235复合材料,但两个月后美军空袭东京毁掉大部分的设备,让铀堆和重水的生产陷入停顿。另外,日本的原子弹计划也饱受铀矿短缺的困扰。日本军方在本土、中国韩国缅甸等地搜刮铀矿,同时要求德国送来铀235的氧化物来制作原子弹,但纳粹德国很快便投降,无法送达。

日本帝国海军虽然曾放弃仁科芳雄的核子计划,不过他们不甘陆军专美于前,随后又招集另一位物理学家,前台北帝国大学(今国立台湾大学)教授荒胜文策进行研究。他的团队包含日本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汤川秀树。荒胜文策设计出一款超速离心机来分离铀235,但直到日本投降后都尚未生产。荒胜文策设计的原子弹蓝图虽然可行,也因为铀不够而在投降时尚未完成。[2][3]

另一方面,在日本投降前不久,日本已经可以每个月从韩国九州的电解氨工厂生产二十公克的重水。由野口君创办的朝鲜水利电力公司在二次大战结束前几年一直秘密生产重水,其规模可与德国挪威的重水工厂比拟。甚至有历史学家指出,他们打算在1945年8月开始进行测试,不过真相随着苏联的占领而永远消失。

根据美国历史学家约翰·W·道尔的观点,由于当时日本政府内部的混乱以及资源的相对缺乏,致使日本核计划未能如美国英国纳粹德国一样发展迅速[4][5]

二战后的日本研究的政治指导

二战结束后,在美国的支持下,日本重新开始核研究并把研究重心放在核能和平利用。由于二战广岛长崎遭到美国原子弹的轰炸,造成三十万人的死亡,作为唯一遭受原子弹受害的国家,日本对于发展核能始终抱持着复杂的情感,不希望再发生此惨剧,因而以身作则,1967年日本政府宣布“非核三原则”(即“不拥有、不生产、不引进”核武器

据美国国防部公开的文件,1972年美国将冲绳归还日本,美国将撤出核武器。但美国保留在危机时刻将核武器再度运入日本的权利。时任日本首相的佐藤荣作的遗属中留有日美两国首脑签署的相关秘密文件。[6]

日本原子能研究开发机构

位于东京东北的茨城县东海村,位置偏僻隐蔽,始建于1956年,目前的规模是2005年将原来的日本原子能研究所与核燃料循环开发机构合并而形成的。

1957年核电厂完工纪念邮票
1957年核电厂完工纪念邮票

装备和人员配备

是日本最大的原子能研究机构,拥有几百亿美元的尖端设备,曾在此建成日本第一座核反应堆。2006年拥有日本最大、世界第三大的原子炉,正在修建世界上最先进的质子加速器。

2006年获得日本政府2004亿日元的预算拨款。

整个机构共有员工4386人,其中700多博士,很多研究人员曾留学欧美。

研究领域

核能的基础研究开发,量子发射技术、核燃料循环利用以及核废弃物处理技术等。

学术交流

该机构曾与中国清华大学的核物理研究人员进行过学术交流。

日本文殊增殖炉
日本文殊增殖炉
J-PARC质子加速器
J-PARC质子加速器
日本材料试验炉(1986)
日本材料试验炉(1986)
日本原子力研究开发机构
日本原子力研究开发机构

著名研究人员

  • 永宫正治博士
  • 加速器开发总管、理学博士山崎良成

日本核事故

相关机构和计划

  • 日本经济产业省资源能源厅的中长期“核能立国计划”大纲

日本核能力

日本现有核电站55座,核电规模世界第三,仅次于美国和法国,核能发电量占全国总发电量的30%左右。

日本拥有44吨钚,居世界第四,其中9吨储存在日本境内。[7]1993年青森县六所村核废料再处理工厂破土,原计划1997年完工,但是工程一再延期,目前预计2021年完工。[8]

民众态度

74%日本民众对日本的核计划持“批评”或者“谨慎”态度,38%的日本民众认为日本应该寻找其他能源。

参考文献

引用
  1. ^ 邹仲苏. 日本理化学研究所:战时日本核计划的承担者. 澎湃新闻. 2016-06-13 [2017-01-01] (中文). 
  2. ^ Francis Pike. Hirohito's War: The Pacific War, 1941-1945. Bloomsbury Publishing. 2016-09-08: 1664. ISBN 978-1-350-02122-8. (英文)
  3. ^ Jake Adelstein. New evidence of Japan's effort to build atom bomb at the end of WWII. Los Angeles Times. 2015-08-05. (英文)
  4. ^ Sato, Kyoko; Christopher F. Jones, Shi-Lin Loh. Narrating fukushima: scales of a nuclear meltdown (PDF). East Asia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Society: An International Journal (国家科学委员会). 2013-07-02, 7 (4): 601–623 [2014-12-16]. ISSN 1875-2152 (英语). 
  5. ^ Dower, John. Science, Society, and the Japanese Atomic-Bomb Project during World War Two. Bulletin of Concerned Asian Scholars. 1978, 10 (2): 41–54 (英语). 
  6. ^ 吴倩. 日媒:美国文件称保留将核武器运入日本的权利. 中国新闻网. 2016-05-16 [2014-01-02] (中文). 
  7. ^ Daniel Horner. Strains Seen in Japan’s Plutonium Policy. Arms Control Association. (英文)
  8. ^ Further delay to completion of Rokkasho facilities. World Nuclear News (World Nuclear Association). 2017-12-28. (英文)
书籍
  • 山本洋一『日本製原爆の真相』(创造、1976年)
  • 广岛大学综合科学部 编、市川浩・山崎正胜 责任编集『“戦争と科学”の諸相 原爆と科学者をめぐる2つのシンポジウムの記録(丸善、2006年) ISBN 4-621-07705-8
  • 杉田弘毅『検証 非核の選択 核の現場を追う岩波书店 2005年) ISBN 4-00-001937-6
  • 福好昌治「知られざる「日の丸原爆」研究の真相」、潮书房‘丸’1995年9月号 No.594 p108~p109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日本核研究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