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耳曼语族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日耳曼语族.

日耳曼语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日耳曼语族
英文:Germanic languages
使用族群日耳曼人
地理分布北部、西部、中部欧洲盎格鲁美洲大洋洲、南部非洲
谱系学分类印欧语系
  • 日耳曼语族
原始语言原始日耳曼语
分支
东日耳曼语支(灭绝)
母语使用者
人数
约5.59亿
语言代码
ISO 639-2 / 5gem

  日耳曼语言为大多数人口母语的国家及地区
  日耳曼语言为官方语言但非首要语言的国家及地区
  日耳曼语言为非官方语言但在部分区域少数人使用的国家及地区

日耳曼语族印欧语系下列的一个语言分支,现时全球有5.15亿人以各日耳曼语为母语[nb 1],主要分布于欧洲北美洲大洋洲非洲南部。该语支分布最广泛的语言是英语,为全球20亿人所使用(L1及L2)。所有的日耳曼语言都来自铁器时代时期的斯堪的纳维亚原始日耳曼语。该语族下有两个现存分支:西日耳曼语支北日耳曼语支

西支最主要的语言为:

其他规模较大的西支语言还有:

而最主要的北日耳曼语言为丹麦语挪威语瑞典语,该三语能够高度互通,并且有2000万左右的母语人口以及500万第二语言人口。但是中世纪开始,北支语言就受属于西支的低地德语影响极深。根据不同的研究,北支诸语有30%至60%的词汇来自低地德语。其他北支语言还有冰岛语法罗语,两种语言都相当传统,并且受低地德语影响很少,但却正因此点而于其他姊妹语言不能保持互通,其文法亦明显被他者更复杂。[9]

而东日耳曼语支的语言则主要有哥特语、汪达尔语及勃艮第日耳曼语,但该语支的语言已经全部消亡。最迟灭绝的是18世纪晚期之前在克里米亚部分封闭地区使用的克里米亚哥特语。[10]

根据民族语,日耳曼语族一共有48种语言,其他41种为西支,另外6种为北支。而巴西的汉斯立克语则没有被分类为任何一个大分支,不过该语多数时候还是被语言学家认定为德语的一种方言。[11]对于历史上究竟有多少人曾经(及正在)使用日耳曼语,学界往往难下定论——该语族一些子语言(尤其是东日耳曼语)很多在民族大迁徙时期灭亡。但是亦有一些西支子语言在该时期灭绝,当中最为人所知的是伦巴第语。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由于德国领土缩小及对德意志人口的驱逐,很多德语方言消亡。21世纪之后,由于标准德语的推广[12],幸存的德语方言亦陷入衰退[nb 3]

所有日耳曼语族语言的共同祖先是原始日耳曼语,亦称共同日耳曼语。该语在公元前第一个千禧年中期的石器时期斯堪的纳维亚就已有人使用。原始日耳曼语及其子语言有很多独有的语言特征,当中最著名的要数格林定律下的辅音变化。随着公元前2世纪日耳曼部落开始从北欧南迁至今天的德国北部和丹麦南部,日耳曼人迈上了人类历史舞台。

现代世界中的地位

西日耳曼语支

英语是全球55个主权国家及另外27个地区的官方语言(详见英语国家和地区列表),多数为英国在非洲、亚洲、大洋洲的前殖民地。英语同时亦是英国澳大利亚美国的实际官方语言。在尼加拉瓜[13]马来西亚,英语享有政府承认的工作语言地位。美国英语是西支诸语中拥有最多母语人口的语言。

德语奥地利德国列支敦士登瑞士卢森堡的官方语言,并且在意大利丹麦那米比亚享有地区语言地位。在北美洲、南美洲、中美洲、墨西哥和澳大利亚,依然有部分移民使用德语。在美国,一种德语方言宾夕法尼亚德语,至今仍有人使用。

荷兰语荷兰王国苏里南和比利时的官方语言[14]。虽然荷兰曾经殖民过印度尼西亚,但荷兰语在印尼独立后便在该国销声匿迹,目前亦只有一些老年人或受过传统殖民教育的人士使用。在1984年以前,荷兰语一直是南非的官方语言,但后被南非荷兰语所取代,后者目前是南非11种官方语言之一,并且是那米比亚的通用语。在其他非洲南部国家,亦有不少人使用南非荷兰语。

低地德语是一系列差异巨大方言集合体,主要流行于荷兰的东北部及德国的北部。

低地苏格兰语流通于苏格兰低地部分和阿尔斯特省部分区域,后者通常亦称阿尔斯特苏格兰语[15]

弗里斯兰语有大约50万人使用,主要位于北海的南部海岸。

卢森堡语是一种莫泽河法兰克语,是卢森堡的国语及官方语言之一。[16]

意地绪语曾经是1100万至1300万人的母语,但是现在已经只有150万人使用,并分布于北美洲、欧洲、以色列等地的犹太人社区。[17]

林堡语则主要在林堡莱茵兰地区有人使用。

北日耳曼语支

瑞典语瑞典芬兰的官方语言,后者存在着大量的芬兰瑞典族(主要分布在该国的西、南中国海岸),并且在芬兰自治区奥兰群岛,瑞典语还享有唯一官方语言地位。爱沙尼亚亦有一些人使用瑞典语。

丹麦语是丹麦及法罗群岛(属丹麦的海外部分)的官方语言,同时亦是格陵兰岛的教学用语及通用语,丹麦语在2009年之前,亦一直是该岛的官方语言之一。德国的石勒苏益格-荷尔斯泰因亦有一些丹麦少数民族,该地区亦承认丹麦语的少数语言地位。

挪威语挪威的官方语言,同时亦是挪威一些海外领土的官方语言,例如冷岸群岛扬马延鲍威特岛彼得一世岛等。

冰岛语冰岛的官方语言。

法罗语法罗群岛的官方语言,在丹麦亦有一些人使用。

数据

日耳曼语言的母语使用者饼状图:[nb 4]

  英语(69.9%)
  德语(19.4%)
  荷兰语(4.5%)
  南非荷兰语(1.4%)
  其他德语变种(1%)
  瑞典语(1.8%)
  丹麦语(1.1%)
  挪威语(1%)
  其他日耳曼语(0.1%)
语言 母语使用者[nb 5]
英语 (English) 3.6亿至4亿[18]
德语 (Deutsch) 1亿[19][nb 6]
荷兰语 (Nederlands) 2400万[20]
瑞典语 (Svenska) 1110万[21]
南非荷兰语 (Afrikaans) 710万[22]
丹麦语 (Dansk) 550万[23]
挪威语 (Norsk) 530万[24]
意地绪语 (ייִדיש) 150万[25]
低地苏格兰语 (Scots) 150万[26]
林堡语 (Lèmburgs) 130万[27]
弗里斯兰语 (Frysk/Noordfreesk/Seeltersk) 50万[28]
卢森堡语 (Lëtzebuergesch) 40万[29]
低地德语 (Platt/Neddersassch/Leegsaksies) 30万[30]
冰岛语 (Íslenska) 30万[31]
法罗语 (Føroyskt) 7万[32]
其他德语变种 1万[nb 7]
总数 5.15亿[nb 8]

历史

日耳曼部落在公元前750年至公元前1世纪的分布  公元前750年的分布  公元前500年的分布  公元前250年的分布  公元1世纪的分布
日耳曼部落在公元前750年至公元前1世纪的分布
  公元前750年的分布
  公元前500年的分布
  公元前250年的分布
  公元1世纪的分布
10世纪早期日耳曼语言的分布
  古西诺斯语
  古东诺斯语
  古哥特兰语
  大陆西日耳曼语支 (古弗里斯兰语, 古撒克逊语, 古荷兰语, 古高地德语).
  克里米亚哥特语 (东日耳曼语支)

该语支所有语言都来自假想的原始日耳曼语,其下属语都经历了格林定律维尔纳定律下的音素变化,并且其与原始印欧语的分化可能发生在公元前500年左右的铁器时期北欧。

之后原始日耳曼语就出现了北支、西支和东支三个分支,但是由于遗留现世的文献稀少,因此学界亦很难定义这三个分支的关系。

西支的分化可能出现亚斯托夫文化英语Jastorf culture晚期,东支则在公元1世纪左右从哥得兰岛分化,最后瑞典南部则成为北支的发源地。在卢因字母的早期阶段(公元2世纪至4世纪),各语言可能仍处于共同日耳曼语时期。

目前保存最早的连贯日耳曼文献,是公元4世纪时期由乌尔菲拉翻译的新约哥特语译本。西日耳曼语的早期文献有:古法兰克语/古荷兰语的卢因文记录(公元5世纪);古高地德语在6世纪的零星句子和单词,并且在9世纪出现了连贯的文献;古英语在650年代出现了最早的文献记录,而连贯的书面记录则出现在10世纪。而北日耳曼语支则仅出现在零星的卢因文献记录中,并且在公元800年左右从原始斯诺语演变为古斯诺语

更长的卢因字母文献可以追溯至公元8世纪到9世纪(参见英语条目Eggjum stone英语Eggjum stoneRök runestone英语Rök runestone),而拉丁字母书面文献则可追溯至12世纪。

大概在公元10世纪,各分支之间的差异已经大到再亦不能互通。有怀疑指出,随着盎格卢-撒克逊人维京人的语言接触,古英语的语法架构亦因此崩塌,最终演化为中古英语

东日耳曼语支在民族大迁移之后就处于边缘地位。勃艮第人哥特人汪达尔人亦纷纷于7世纪在语言上被其紧邻民族所同化,仅存的克里米亚哥特语亦于18世纪灭绝。

在中世纪早期,欧洲大陆高地德语子音推移发生,并且产生了上部德语低地德语,而偏居岛屿的中古英语则开始了其独立的发展道路。直至现代早期,德语内部已经分裂为诸多方言,尤其是北面的北下萨克森语和南面的阿勒曼尼语,虽仍被认为是德语的方言,但是两者已经不能互通。南端的德语方言甚至发生了第二次音素推移,而北部的其他方言则没受影响。

北日耳曼语支则在公元11世纪之后都仍能保持互通,这种互通甚至一直保留到今天。北支内部主要的分支是位于大陆的东斯堪的纳维亚语支和位于岛屿的西斯堪的纳维亚语支。

书写

一些早期(约公元2世纪)的日耳曼语言发展出自己的卢恩字母runic alphabet,北欧文字),但这些文字相对来说运用并不广泛。东日耳曼语支使用哥特字母,由乌斐拉主教将圣经译为哥特语时发展创立。其后,因为基督教神甫与僧侣既讲日耳曼语,也能够读说拉丁语,所以开始用稍加修饰的拉丁字母来书写日耳曼语言。

除去标准拉丁字母,各种日耳曼语言也使用一些标音符号和其他字母。其中包括元音变音umlaut)、ßEszett)、 ØÆÅÐȜ和从如尼文中继承下来的ÞǷ。传统的印刷体德语经常用黑体字。

语言特征

日耳曼语族一些最明显的特征是:

  1. 遵循格林定律维尔纳定律的辅音演变,例如原始的 */t d dʰ/ 在多数日耳曼语中演变为 */θ t d/ ;
  2. 重音转移到词语的第一个音节(或词根)上,导致大量的音节脱落。尽管英语的重音位置并不规则,但本语词源的单词重音经常是固定的,无论附加什么词缀。有人争论这点是最重要的变化。
  3. 日耳曼语元音变音
  4. 出现了大量的元音。多数英语方言都有11-12个元音(不包双元音),标准瑞典语有17个单元音[33],标准德语和荷兰语有14个,丹麦语则至少有11个[34]巴伐利亚语的阿姆施泰滕方言甚至就长元音就已经有13个,使其成为世界上拥有最多元音的语言之一。[35]
  5. 动词第二顺位现象;

其他一些重要的特征有:

  1. 印欧语系的时态体系削减为过去时与现在时(或一般时)。
  2. 附加齿音后缀(/d/或/t/)来表示过去时态,而不用元音变换印欧元音变换)。导致有两种动词变位:规则变位英语Germanic_weak_verb/弱变位(附加齿音后缀)与不规则变位/强变位(元音交替)。英语共有161个不规则动词/强动词,都属于英语本语辞源。
  3. 使用强形容词与弱形容词。近代英语的形容词一般不改变,除非用在比较级或最高级上。古英语中不同,依据前面是否有冠词或指示代词来变化形容词。
  4. 有一些词的词源与其他印欧语言很难产生联系,但这些词的变形体却岀现在几乎所有日耳曼语言中。

需要注意的是,部分上述特征并没有出现在原始日耳曼语中:

  1. 日耳曼语元音变音仅仅出现在西支和北支语言,在原始日耳曼语和东支则没有出现。
  2. 大量的元音是在后期才出现,原始日耳曼语仅有5个元音音位。
  3. 原始日耳曼语更有可能是主-宾-谓语序。动词第二顺位是在后期才出现。

但总言之,各日耳曼语的发展亦有保守和激进之分。例如冰岛语和德语依然保留着复杂的屈折变化,而英语、瑞典语和南非荷兰语则向分析语方向发展。

发展

一般认为所有的日耳曼语言都是从一个假设的原始日耳曼语发展而来。请注意,日耳曼语族下的分类很难准确定义;大多数都有渐变群的性质,邻近的方言互相能够交流,距离较远的则不能。

历时

前罗马铁器时代英语Pre-Roman Iron Age
前500年–前100年
罗马铁器时代早期
前100年–100年
罗马铁器时代晚期
100年–300年
迁徙时期
300年–600年
中世纪前期
600年–1100年
中世纪
1100–1350年
中世纪后期2
1350年–1500年
近代早期
1500年–1700年
现代
1700年至今
原始日耳曼语 西日耳曼语 厄尔米诺内语
(易北河日耳曼语)
原始高地德语 古高地德语
伦巴底语英语Lombardic language1
中古高地德语 早期现代高地德语英语Early New High German 高地德语各变种
标准德语
伊斯特沃内语
(威悉-莱茵日耳曼语)
原始法兰克语 古法兰克语 古中部德语 中古中部德语 早期现代中部德语英语Early New High German
中部德语各变种
古低地法兰克语
(古荷兰语)
早期林堡语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晚期林堡语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早期林堡语 林堡语
早期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晚期
中古荷兰语英语Middle Dutch
早期
现代荷兰语
荷兰语各变种
南非语
因格沃内语
(北海日耳曼语)
原始撒克逊语
(东南因格沃内语)
古撒克逊语 中古低地德语英语Middle Low German 低地德语各变种
盎格鲁-弗里西语
(西北因格沃内语)
原始弗里西语 古弗里西语英语Old Frisian 中古弗里西语英语Middle Frisian 弗里西语各变种
原始英语 古英语
(盎格鲁-撒克逊)
早期
中古英语
晚期
中古英语
近代英语 英语各变种
早期苏格兰语英语Early Scots3 中古苏格兰语英语Middle Scots 苏格兰语各变种英语Modern Scots
北日耳曼语 原始诺尔斯语 卢恩
古西诺尔斯语
古冰岛语 晚期
古冰岛语
冰岛语
古挪威语6 法罗语 法罗语
诺恩语 诺恩语 灭绝4
卢恩
古东诺尔斯语
中古挪威语 挪威语
早期
丹麦语
晚期
丹麦语
丹麦语
早期
古瑞典语英语Old Swedish
晚期
古瑞典语英语Old Swedish
瑞典语
达拉纳方言英语Dalecarlian dialects
卢恩
古哥得兰语英语Old Gutnish
早期
古哥得兰语英语Old Gutnish
晚期
古哥得兰语英语Old Gutnish
哥得兰语5
东日耳曼语 哥特语 (未证实哥特语方言) 克里米亚哥特语英语Crimean Gothic language 灭绝
汪达尔语英语Vandalic language 灭绝
勃艮第语 灭绝
注解
  • ^1 伦巴底语的谱系学界分类存在争议。其亦被归类为同古撒克逊语相近。
  • ^2 中世纪后期黑死病时期之后。黑死病对当时挪威语言状况的影响尤甚。
  • ^3 自早期北部中古英语产生[36]。麦克鲁尔认为应为诺森布里亚古英语[37]。《牛津简明英语语言词典》(第894页)中称苏格兰语的“来源”为“伯尼西亚王国的古英语”和“12至13世纪来自北英格兰英格兰中部移民受到斯堪的纳维亚影响的英语”。“早期-中古-现代苏格兰语”的阶段划分在《简明苏格兰语词典》[38]及《古苏格兰语辞典》[39]中得到使用。
  • ^4 诺恩语的使用者为现代苏格兰语所同化(海岛苏格兰语英语Insular Scots)。
  • ^5 现代哥得兰语(Gutamål)为古哥得兰语(Gutniska)的直系继承,现已成为标准瑞典语的哥得兰岛方言(Gotländska)。
  • ^6 大陆古挪威语为介于古西诺尔斯语和古东诺尔斯语之间的方言。

共时

欧洲的日耳曼语   荷兰语   低地德语   中部德语   高地德语   盎格鲁语   弗里西语   东斯堪的纳维亚语   西斯堪的纳维亚语   北日耳曼语和西日耳曼语分界线
欧洲的日耳曼语
  荷兰语
  低地德语
  中部德语
  高地德语
  盎格鲁语
  弗里西语
  东斯堪的纳维亚语
  西斯堪的纳维亚语
  北日耳曼语和西日耳曼语分界线

在这里列岀的,仅有最主要与最不寻常的方言,下方的链接中会有更广泛的语言系谱。比如,下方的低地撒克逊语中还有很多其他方言,不仅仅是列岀的标准低地撒克逊语和门诺低地德语。

注释

  1. ^ Estimates of native speakers of the Germanic languages vary from 450 million[1] through 500 million and up to more than 520 million. Much of the uncertainty is caused by the rapid spread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and conflicting estimates of its native speakers. Here used is the most probable estimate (currently 515 million) as determined by Statistics section below.
  2. ^ There are various conflicting estimates of L1/native users of English, from 360 million up to 430 million and more. English is a current lingua franca, which is spreading rapidly, often replacing other languages throughout the world, thus making it difficult to provide one definitive number. It is a rare case of a language with many more secondary speakers than natives.
  3. ^ This phenomenon is not restricted to German, but constitutes a common linguistic development affecting all modern day living major languages with a complex set of dialects. As local dialects increasingly cease to be used, they are usually being replaced by a standardized version of the language.
  4. ^ It uses the lowest estimate for English (360 million).
  5. ^ Estimates for English, German and Dutch are less precise than these for the rest of the Germanic languages. These three languages are the most widely spoken ones; the rest are largely concentrated in specific places (excluding Yiddish and Afrikaans), so precise estimates are easier to get.
  6. ^ Estimate includes most High German dialects classified into the German language spectrum, while leaves some out like the Yiddish language. Low German is regarded separately.
  7. ^ All other Germanic languages, including Gutnish, Dalecarlian dialects (among them Elfdalian) and any other minor languages.
  8. ^ Estimates of native speakers of the Germanic languages vary from 450 million[1] through 500 million and up to more than 520 million. Much of the uncertainty is caused by the rapid spread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and conflicting estimates of its native speakers. Here used is the most probable estimate as determined by Statistics section.

参考文献

  1. ^ 1.0 1.1 König & van der Auwera (1994).
  2. ^ Världens 100 största språk 2010 [The world's 100 largest languages in 2010]. Nationalencyklopedin. 2010 [12 February 2014] (瑞典语). 
  3. ^ SIL Ethnologue (2006). 95 million speakers of Standard German; 105 million including Middle and Upper German dialects; 120 million including Low German and Yiddish.
  4. ^ Gechattet wird auf Plattdeusch. Noz.de. [2014-03-14]. 
  5. ^ Saxon, Low Ethnologue.
  6. ^ Gechattet wird auf Plattdeusch. Noz.de. [2014-03-14]. 
  7. ^ The Other Languages of Europe: Demographic, Sociolinguistic, and Educational Perspectives by Guus Extra, Durk Gorter; Multilingual Matters, 2001 – 454; page 10.
  8. ^ Dovid Katz. YIDDISH (PDF). YIVO. [20 December 201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March 22, 2012). 
  9. ^ Holmberg, Anders and Christer Platzack (2005). "The Scandinavian languages". In The Comparative Syntax Handbook, eds Guglielmo Cinque and Richard S. Kayne. Oxford an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Excerpt at Durham University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3 December 2007..
  10. ^ 1 Cor. 13:1–12. lrc.la.utexas.edu. [2016-08-03]. 
  11. ^ Germanic. [2016-08-03]. 
  12. ^ Heine, Matthias. Sprache und Mundart: Das Aussterben der deutschen Dialekte. 16 November 2017 –通过www.welt.de. 
  13. ^ The Miskito Coast used to be a part of British Empire
  14. ^ Feiten en cijfers – Taalunieversum. taalunieversum.org. 
  15. ^ List of declarations made with respect to treaty No. 148. Conventions.coe.int. [9 September 2012]. 
  16. ^ Lëtzebuergesch – the national language. [2018-02-14] (英语). 
  17. ^ Dovid Katz. YIDDISH (PDF). YIVO. [20 December 201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March 22, 2012). 
  18. ^ Världens 100 största språk 2010 [The world's 100 largest languages in 2010]. Nationalencyklopedin. 2010 [12 February 2014] (瑞典语). 
  19. ^ Vasagar, Jeevan. German 'should be a working language of EU', says Merkel's party. 18 June 2013 –通过www.telegraph.co.uk. 
  20. ^ Nederlands, wereldtaal. Nederlandse Taalunie. 2010 [2011-04-07]. 
  21. ^ Nationalencyklopedin "Världens 100 största språk 2007" The World's 100 Largest Languages in 2007
  22. ^ Census 2011: Census in brief (PDF). Pretoria: Statistics South Africa. 2012. ISBN 978062141388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13 May 2015). 
  23. ^ Danish. ethnologue.com. 
  24. ^ Befolkningen. ssb.no (挪威语). 
  25. ^ Jacobs (2005).
  26. ^ Scots. ethnologue.com. 
  27. ^ Limburgish. ethnologue.com. 
  28. ^ Frisian. ethnologue.com. 
  29. ^ 卢森堡语.
  30. ^ Low German. Ethnologue. 
  31. ^ Statistics Iceland. Statistics Iceland. 
  32. ^ Faroese. ethnologue.com. 
  33. ^ Wang et al. (2012),第657页.
  34. ^ Basbøll & Jacobsen (2003).
  35. ^ Ladefoged, Peter; Maddieson, Ian. The Sound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Oxford: Blackwell. 1996: 290. ISBN 0-631-19814-8 (英语). 
  36. ^ Aitken, A. J. and McArthur, T. Eds. (1979) Languages of Scotland. Edinburgh,Chambers. p. 87
  37. ^ McClure (1991) in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Vol. 5. p. 23.
  38. ^ Robinson M. (ed.) (1985) the "Concise Scots Dictionary, Chambers, Edinburgh. p. xiii
  39. ^ Dareau M., Pike l. and Watson, H (eds) (2002) "A Dictionary of the Older Scottish Tongue" Vol. XII,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 xxxiv

参考资料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日耳曼语族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