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自成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李自成.

李自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永昌帝
李自成骑马像
大顺第一任皇帝
统治1644年—1645年
登基1644年(西安府
1645年(顺天府武英殿
前任无(称帝)
继任李自敬
中国皇帝
(有争议)
统治1644年—1645年
前任崇祯帝(明朝)
继任顺治帝(清朝)
闯王
统治1636年—1644年
前任高迎祥
继任无(称帝)
出生1606年9月22日
逝世1645年5月17日(一说1674年)
王后高桂英
全名
李自成
年号
永昌
尊号
闯王→大顺皇帝
谥号
庙号
政权大顺

李自成(1606年9月22日-1645年5月17日或1674年),原名鸿基[1]陕西米脂人,世居米脂李继迁寨[2]明末民变领袖之一,大顺政权皇帝。

原是陕北驿卒。崇祯帝采信大臣裁撤驿卒的建议,造成失业驿卒武夫起义,李自成参与起义军。高迎祥被明朝处死后,李自成称闯王,成为明末民变领袖之一,率起义军于河南歼灭明军主力。1644年在西安称帝建立大顺,后进攻明都北京,与崇祯帝谈判破裂后,攻入北京城,崇祯自缢,是为甲申之变,至此明朝灭亡。一片石战役后,李自成退入北京称帝

生平

党项后人说

《明史》卷三○九《李自成传》“自成为人高颧深,鸱目曷鼻”(具有党项族人的相貌特征),只有明史独志此论。有说法指李自成是西夏李氏皇族的后裔,然而缺乏史实依据,因为明史成书于清朝中期,对李自成的描述更多是出于其编撰方个人立场与政治意味。而除了清修明史外,年代稍前的野史也记载此事。《后鉴录》卷七,作者清毛奇龄。毛奇龄作为一直居住在南方的读书人,完全没有机会接触相关资料和大顺高层,很有可能是道听途说。

早在永昌元年正月初一,李自成就已经称帝。《永昌元年二月诏书》:朕起布衣,目击憔悴之形,身切痌瘝之痛。《鹿樵纪闻》:甲午申刻,传示次日郊天即位,亦多束驮金帛,纷纷而去。乙酉,僭即帝位于武英殿,以李继迁为太祖,追尊七代考妣皆为帝后,立妻高氏为皇后,使牛金星代行郊天礼。然不足为信,高氏尚留在首都西安没有随行,如何再次册立高氏?其早已于永昌元年正月被封皇后,八月即被废,康熙二十年《米脂县志》卷十二《伪顺》,且历代米脂县志都记刘氏为后。如何能在四五月遥册?可见其既然连高氏都牵强附会,那对于李继迁的揣测依然是毫无证据的。

所以将李自成作为党项后裔,是较为争议的;但说李自成追尊李继迁为太祖,是不足为信的,缺乏公文与参证。

早年

李自成出生在米脂河西200里怀远堡李继迁寨(今横山县城关街道柴兴梁村)。

李自成先祖由甘肃秦安迁入陕西省米脂县李家站(西夏李继迁兵站)居住。其祖父李海因生活所逼,迁至原米脂地长峁村(现属横山县)。人们所说李自成“生在李继迁寨,长在长峁村”,即指的是这段事。《米脂县·李自成族裔考》中记载:“自成籍本县太安里二甲,世居北乡,距城七十里海会寺沟之李家站。”

《米脂县志》记载:“米脂李姓,分太安里二甲李氏和永和石楼李氏。一支是太安里二甲,李自成家庭属太安里二甲,明代前由甘肃太安里迁徙来。而另一支李氏是由山西永和石楼县迁移到米脂的,二支李氏不属于同宗同室。太安里二甲的李氏,是一大族,遍及米脂城乡各处。”

李自成家庭属太安里二甲,明代前由甘肃太安里迁徙来到李家站。而这个李家站正是当年党项拓跋平夏部从甘肃东迁后居住的地方。

李自成出生时,父亲梦见一黄衣人进入土窑,故取小名黄娃子[1]。李自成少年喜好枪马棍棒。其父死后他于明朝负责传递朝廷公文的驿站担任驿卒一职,负责照看马匹。[3]

兵变

明朝末年的驿站制度有很多弊端,明思宗崇祯年间,给事中刘懋建议之下,全国三分之一的驿站被裁撤,李自成也被裁员,主要是曾经遗失公文[4],失业回家,并欠了债。同年冬季,李自成因欠举人艾诏的债,又无力偿还,被艾举人告到米脂县衙。县令晏子宾将他“械而游于市,将置至死”,后由亲友救出后,年底,杀死债主艾诏,接着,因妻子韩金儿和村上名叫盖虎的通奸,李自成又杀了妻子。两条人命在身,于是就与侄儿李过崇祯二年(1629年)二月逃到甘州(今甘肃省张掖市甘州区)投军。当时,杨肇基甘州总兵,王国任参将。李自成不久便被王国提升为军中把总。同年在榆中(今甘肃省兰州榆中县)因欠饷问题杀死参将王国和当地县令,发动兵变[5]

征战

崇祯二年(1629年),后金第一次入塞,北京震动。李自成起事后转战汉中,参加了王左挂的军队。1630年王佐挂被朝廷招降,李转投奔张存孟(不沾泥),为队长[6]。1631年4月,张存孟在陕北战败,也降于官府。十月,洪承畴正式接任三边总督,逐渐剿灭陕西境内民变。1633年李自成率余部东渡黄河,在山西投奔了他的舅父“闯王”高迎祥,称“闯将”。同年,曹文诏率千人关宁铁骑击败山西境内的民变,高迎祥、李自成、张献忠等均逃到河南被曹文诏、左良玉等多路明军包围。

然而次年崇祯七年(1634年)后金军第二次入塞,曹文诏被调到大同抗金,被围叛军从王朴处突围。是年六月,新任五省总督陈奇瑜乃引军西向,约会陕西、郧阳、湖广、河南四巡抚围剿汉南民变。高迎祥、张献忠、罗汝才、李自成等部见明军云集,误走兴安(今陕西省石泉以东的汉江流域)车箱峡[7][8]。峡谷之中为古栈道,四面山势险峻,易入难出,唯一出口为明军所截,“马乏刍多死,弓矢皆脱”,情势危殆,李自成用顾君恩之计,贿赂陈奇瑜左右人士,向官兵诈降[9]。此时陈奇瑜释放李自成等人,派五十多名安抚官将叛军遣送回籍,甫出栈道,自成立刻杀安抚官复叛[10][注 1]

崇祯八年(1635年)洪承畴任五省总督后围剿民变,叛军败退至河南洛阳一带。高迎祥、张献忠、老回回、罗汝才、革里眼、左金王、改世王、射塌天、横天王、混十万、过天星、九条龙、顺天王等十三家七十二营起义军在河南荥阳召开荥阳大会[注 2],李自成提出“分兵定向、四路攻战”方略。会后高迎祥、张献忠、李自成率部攻下南直隶凤阳,掘明皇室的祖坟,焚毁朱元璋曾经出家的“皇觉寺”,杀宦官六十多人,斩中都守将朱国相。因争夺凤阳皇宫的俘虏小太监和鼓吹乐器,李自成与张献忠结怨,李自成分军西走甘肃。

崇祯九年(1636年)高迎祥南直隶被新任五省总督卢象昇击败包围在郧阳山区。同年四月后金建国改,六月清军第三次入塞,卢象昇调任宣大总督抗清。由兵部侍郎王家桢继任五省总督,高迎祥等突围。高迎祥从子午谷进攻西安时兵败被新任陕西巡抚孙传庭所杀。高迎祥残部投奔李自成,这时李自成被推为“闯王”[11],继续征战四川甘肃陕西一带。《明史》称其为“闯贼”。

崇祯十年(1637年),杨嗣昌会兵10万,增饷280万,提出“四正六隅,十面张网”策略,限制叛军的流动性,各个击破,最后歼灭。此举在二年内颇见成效。崇祯十一年张献忠兵败降明,十一月李自成在渭南潼关南原遭遇洪承畴孙传庭的埋伏被击溃,带着刘宗敏等残部17人躲到陕西东南的商洛山中。罗汝才在湖北均县得到李自成战败消息,大为恐惧,率领一丈青一条龙、“小秦王”王光恩、“过天星”惠登相、“兴世王”王国宁、“托天王”常国安、“十反王”杨友贤等八营首领,往武当山太和宫向明太监李继政投降。熊文灿罗汝才等至襄阳,大宴于官署,奏授罗汝才为游击。罗汝才扎营于均县(今湖北丹江口)、房县、竹山、竹谿、南漳、保康等地,与农民“错壤而居”,暗中则和张献忠来往。此时,明末民变暂时平息。

崇祯十一年(1638年)八月,清兵从青口山(今河北迁安市东北)、墙子岭(今北京密云东北)两路毁墙入关,发动了第四次入关作战。杨嗣昌为贯彻其“安内方可攘外”的战略,力主与清议和,但遭到宣大总督、勤王兵总指挥卢象昇等人的激烈反对。崇祯和战不定,卢象昇在河北巨鹿战死。清兵撤退后,孙传庭、洪承畴等人均被调往辽东防范清军,李自成在山中得以喘息。冬天李驻扎在富水关南的生龙寨,并娶妻生子[12]。十二月,李自成由汉南至谷城与张献忠罗汝才秘密见面商讨事情。临别时张献忠送给李自成骡马、衣甲等物。

称王称帝

崇祯十二年(1639年)张献忠谷城(位于湖北襄阳)再次反叛,李自成从商洛山中率数千人马杀出。崇祯十三年(1640年)河南大旱,李自成趁杨嗣昌的明军主力在四川追剿张献忠之际入河南,收留饥民,郑廉在《豫变纪略》载李自成大赈饥民的盛况:“向之朽贯红粟,贼乃藉之,以出示开仓而赈饥民。远近饥民荷锄而往,应之者如流水,日夜不绝,一呼百万,而其势燎原不可扑”。自此李自成军队发展到数万,提出“均田免赋”口号,即民歌之“迎闯王,不纳粮”。崇祯十三年(1640年)十二月张献忠所部逃出四川,偷袭襄阳,杀死襄王朱翊铭,杨嗣昌去世。

崇祯十四年正月二十日(1641年2月27日)攻克洛阳,杀万历皇帝的儿子福王朱常洵,从后园弄出几头鹿,与福王的肉一起共煮,名为“福禄宴”[13],与将士们共享,“发藩邸及巨室米数万石、金钱数十万赈饥民”[14]。称“奉天倡义文武大元帅”。

崇祯十四年(1641年)二月初,李自成趁明军惊魂未定之时,长途奔袭,意图攻下河南省开封。开封守将高名衡、陈永福、王燮黄澍等人竭力抵抗,农民军受到重创,李自成被箭射伤左目。[15]二月十九日撤兵。是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农民军第二次围攻开封,再次遇到了顽强抵抗,开封的“巨商巨族,各送饼千百不等”[16]。次年正月十五日,李自成再次撤军。这一年半之内李自成三围省城开封[17]崇祯十五年(1642年)四月李自成第三次包围开封,使得开封形成了一座孤城。九月十五日黄河决口[18],十六日洪水首先冲开曹门,然后四门皆被冲开,城中平民遇难者甚众。日后李自成部先后杀陕西总督傅宗龙汪乔年,李自成部队日益壮大[19]。李自成刻苦简朴,史载“不好酒色,脱粟粗粝,与其下共甘苦”“所为闯王者,躬步拜如常卒,衣帽不异人,故军中亦无识之者”[20]。与此同时明朝对清朝战事不利,崇祯十三年清军围困锦州,洪承畴增援对峙,十四年洪承畴兵败松山,据守松山城,并派出副将吴三桂返京求援吴却未回。崇祯十五年三月,清军破城,洪承畴降清。11月,清军第五次入塞,深入山东,掠走36万人。

崇祯十六年(1643年)正月李自成在襄阳称“新顺王”,招抚流亡的贫苦农民,“给牛种,赈贫困,畜孽生,务农桑”[21],又“募民垦田,收其籽粒以饷军”[22]。5月张献忠克武昌,称“大西”王。10月,李自成攻破潼关,杀死督师孙传庭,占领陕西全省。

崇祯十七年(1644年)正月初一李自成在西安称帝,以党项李继迁为太祖,建国号“大顺”,年号永昌。封三弟李自敬为王(号称三千岁)、封留守长安的田见秀为泽侯、封袁宗第为绵侯、封李锦为滋侯、封刘宗敏为汝侯、封刘芳亮为左营制将军、封刘希尧为淮侯、封刘体纯为左果毅将军。11月,张献忠成都大西皇帝。 大顺永昌元年,李自成在西安建立了大顺农民政权后,曾创立了一些礼仪制,主要是结合历代朝廷和自身党项民族的生活礼节,使其礼仪大气而庄重大方。

李自成修改明朝礼仪制度。《明季北略》:李自成改制度 “明朝制度,任意纷更 又四月初一日,改大明门为大顺门,颁发冠服,大僚则加雉尾于冠服,方领,又收各牙牌,自务明光安令成字”《甲申纪事》:“衣服尚蓝,故军中俱穿蓝,官帽亦用蓝。《定思小纪》“然明代官制大半更革,……服色尚深蓝,俱刊定成。”

李自成以李继迁为太祖,结合西夏国制,制定一系列制度。《爝火录》:追尊其曾祖以下加谥号,以李继迁为太祖。设天佑殿大学士,牛金星为之。更六部为六政府,设尚书、侍郎等官。改文选司为文谕院,主事曰从政。改翰林院曰弘文馆,裁革詹事府。改中书曰书写房。国子监设三堂,革去祭酒,以司业为学正,学录博士为左右。改御史曰直指、给事中曰给谏、通政司曰知政司、尚宝司曰尚契司。大常、鸿胪,俱属礼政府。太仆寺曰验马寺,布政司曰统会可。巡抚曰节度使,按察曰防御使。府曰尹,州曰牧,县曰令。守备曰守领,把总曰守旅。改印曰契,一云大篆曰符、小篆曰契)。公服领尚方,以云为级,一品云一、九品云九。大僚冠加雉羽,带用犀银黑角三等。

入京

崇祯十七年(1644年)一月李自成率军五十万东征北京,二月初二(3月10日),在沙涡口造船三千,渡过黄河,攻下汾州(今汾阳)、阳城(今晋城阳城县)、蒲州(今永济),隔日攻下怀庆(今河南焦作),杀卢江王朱载堙。初五日(3月13日)攻克太原,牛勇,王永魁等督兵五千人出战尽殁,初八日以守将张雄作内应,炮轰破城,蔡懋德自缢死。在太原休息八天。十六日,克忻州(今山西忻州),官民迎降,代州(今属忻州)守关总兵周遇吉凭城固守,双方大战十余日,遇吉因兵少食尽,退守宁武关(今山西宁武境)。周遇吉悉力拒守,最后火药用尽,开门力战而死,夫人刘氏率妇女二十余人全被烧死。三月初一日(4月7日)李自成克宁武关,前后死将士七万余人,伤亡惨重,《罪惟录》记“后贼陷京师,多有手足创者,皆经战宁武者也。”[23],李自成下令屠城 [24] [25]。当晚,大同总兵姜瓖投降,宣府总兵王承胤降表亦到,又连下居庸关昌平。三月初八日,兵至阳和。十一日,大顺军开进宣府,“举城哗然皆喜,结彩焚香以迎”[26]。崇桢急调辽东总兵吴三桂蓟辽总督王永吉昌平总兵唐通山东总兵刘泽清入卫京城,并号召在京勋戚官僚捐助饷银。

三月十五日(4月21日)叛军抵达居庸关监军太监杜之秩总兵唐通不战而降,同时,刘芳亮率领南路军,东出固关后,真定府知府丘茂华游击谢素福出降,大学士李建泰保定投降。三月十六日,李自成部过昌平,抵沙河。十七日进高碑店、西直门,以大炮轰城,入午攻打平则门,彰义门,西直门。三月十七日半夜,守城太监曹化淳率先打开外城西侧的广甯门,叛军由此进入今复兴门南郊一带(此事存疑,参见曹化淳条目)。三月十八日,李自成派在昌平投降的太监杜勋入城与崇祯帝秘密谈判。据《小腆纪年附考》卷四载,李自成提出的条件为:“闯人马强众,议割西北一带分国王并犒赏军百万,退守河南……闯既受封,愿为朝廷内遏群寇,尤能以劲兵助剿藩。但不奉与觐耳。”双方谈判破裂。三月十九日清晨,兵部尚书张缙彦主动打开正阳门,迎刘宗敏所部军,中午,李自成由太监王德化引导,从德胜门入,经承天门步入内殿。此时崇桢带著太监王承恩上煤山瞭望,又返回乾清宫,大臣皆己逃散,最后崇祯前往景山自缢,史称甲申之变。李自成下令将崇祯“礼葬”,在东华门外设厂公祭,后移入佛寺。二十七日,葬于田贵妃墓中。

崇祯十七年(1644年)4月26日,李自成兵败山海关,率残军退回北京,下令杀吴三桂全家三十余口。崇祯十七年(1644年)4月29日,在牛金星等的策划下,李自成在明宫武英殿即皇帝位。李自成入住紫禁城,封宫女窦美仪为妃。大顺军入燕京之初,兵不满二万[27],李自成下令:“敢有伤人及掠人财物妇女者杀无赦!”[28]京城秩序尚好,店铺营业如常,“有二贼掠缎铺,立剐于棋盘街。民间大喜,安堵如故”[29]。但从二十七日起,叛军开始拷掠明官,四处抄家,规定助饷额为“中堂十万,京堂锦衣七万或五万三万,道科吏部五万三万,翰林三万二万一万,部属而下则各以千计”[30],刘宗敏制作了五千具夹棍,“木皆生棱,用钉相连,以夹人无不骨碎。”[31]城中恐怖气氛逐渐凝重,人心惶惶,“凡拷夹百官,大抵家资万金者,过逼二三万,数稍不满,再行严比,夹打炮烙,备极惨毒,不死不休”[32],“牵魏藻德方岳贡丘瑜陈演李遇知等,勋戚冉兴让张国纪、徐允桢、张世泽等八百人追赃助饷。”[33]谈迁《枣林杂俎》称死者有1600余人。李自成手下士卒抢掠,臣将骄奢,[来源请求]“杀人无虚日,大抵兵丁掠抢民财者也”[34]。大顺军于占领区皆设官治事,首为追饷,例如在城固县,“贼索饷,加以炮烙”[35];在汾阳,“搜括富室,桁夹助饷”[36];在绛州,“士大夫惨加三木,多遭酷拷死”[37];在宣化,“权将军檄征绅弁大姓,贯以五木,备极惨毒,酷索金钱”[38]。四月十四日,西长安街出现告示:“明朝天数未尽,人思效忠,定于本月二十日立东宫为皇帝,改元义兴元年。”十三日,由李自成亲率十万大军奔赴山海关征讨吴三桂留守北京者为刘芳亮李岩[39]

据说李自成入燕京后,从宫中搜出内帑“银三千七百万锭,金一千万锭”,“旧有镇库金积年不用者三千七百万锭,锭皆五百(一说五十)两,镌有永乐字”[40]。时人许重熙在《明季甲乙两年汇略》借谈迁之口谓曰:“损其奇零,即可代两年加派,乃今日考成,明日搜括,海内骚然,而扃钥如故,岂先帝未睹遗籍耶?不胜追慨矣。”但可信度并不高。计六奇认为:“予谓果有如此多金,须骡马一千八百五十万方可载之,即循環交负,亦非计月可毕,则知斯言未可信。”照前列说法,内帑中的银两总数就有185亿两(或者是18.5亿两;3700万锭,一锭五百或者是五十两)。但依据梁方仲估计,1390年至1486年,中国内地白银总产量只有三千万两上下。明亡前,虽有大量西班牙银元与其他外籍银元流入,但也只有四千五百万两。亦有人估计明末时,全国流通的银两总数不可能超过7.5亿两。

覆灭

四月二十一日,李自成率兵六万[41],与驻守山海关将领吴三桂进行一片石战役。战至四月二十二日,吴军渐渐不支。吴三桂乃降于清朝摄政王多尔衮,两军联手击溃李自成,主将刘宗敏受伤,急令撤退。二十六日(5月31日)李自成逃到京城,仅三万余人,怒杀吴三桂家大小34口。二十九日(6月3日)李自成在北京武英殿再行登基礼,以李继迁为太祖,追尊七代考妣皆为帝后;立妻高氏为皇后,使牛金星代行郊天礼[42]。次日逃往西安,由山西河南两路撤退。临行前火烧紫禁城和北京的部分建筑。多尔衮命吴三桂不得入京城,直接追击李自成军,在保定以南的望都一战,大顺军一度重创清军,五月初二日在定州清水河(今河北省定州市),李自成再次大败,大将谷可成阵亡。五月初三日(6月7日)多尔衮军入主北京城,立即派出两路大军,一路由多铎率领南下攻打南明,一路由阿济格率领攻打李自成军。阿济格吴三桂部从保德州渡河,突破叛军的北部防线,经绥德延安,直逼西安,七月李自成军渡黄河败归西安,不久,弃西安,经蓝田商州,走武关。由于南明弘光帝朝廷的建立和大顺军的节节败退,很多投降李自成的原明朝将领复投南明或清朝,李自成于是疑心日盛,终于妄杀李岩等人,致使人心离散。

顺治元年(1644年)十二月,清军出击潼关,李自成军列阵迎战,清军因主力及大炮尚未到达,坚守不战。顺治二年(1645年)清军以红夷大炮攻破潼关[43],李自成采取避战的作战方式,经邓州襄阳[44],入湖北,“声言欲取南京,水陆并进”,试图与武昌的明朝总兵左良玉联合抗清,左良玉东进南京去南明朝廷“清君侧”征讨马士英病死途中。四月李自成入武昌,但被清军一击即溃。五月在江西再败,后在湖北通山县南九宫山,带着少数人马的李自成与忠于明朝的农民程九伯肉搏,一度坐在后者身上,但李的刀被血渍和泥水黏在刀鞘里,程的伙伴就用铲子攻击李自成的头致死,尸首不知何处[45][46][47]。《绥寇纪略》则记载李自成在通城县九宫山上的元帝庙内,被乡民用锄头打死。自成战死后,叛军悲怒交集,立即扫荡九宫山区,对当地民众予以报复性打击。[48]。然而,《明史》却记载,李自成死于湖北通城(不同于通山)。大顺军余部称李自成为先帝,其妻高氏为太后,李过推举李自成三弟李自敬为首领。

失踪

出家说

另说李自成兵败后脱逃,在湖南省石门县夹山寺削发为僧,名奉天玉和尚,至康熙十三年(1674年)圆寂于该寺。又说李自成隐居到甘肃兰州青城。何璘《书李自成传后》曾记载:“李自成实窜澧州。因旁询故老,闻自成由公安(今湖北省公安县)奔澧(今湖南省澧县),其下多散亡,至清化驿(今澧县境),随十余骑走牯牛坝(今临澧县境),复弃骑去,独窜石门夹山寺为僧,今其坟尚在云。”《湖南通志》载,何璘号十樵,系宛平举人。在乾隆十一年(1746)调任澧州知州,因修澧志,得九溪卫教授孙某所告,谓石门夹山寺已故和尚奉天玉即李自成,经过一番实地考察和考证,撰写《书李自成传后》一篇,以纠正《明史》李传所记。根据湖南常德人周新国、周波所著《武陵藏珍-沅澧流域历史文化图说》一书及书中收集到的流散在澧水流域的文物说明,何璘所记“李自成禅隐夹山寺”应是可信的。1981年考古工作者在石门夹山风景区夹山寺清理了奉天玉大和尚墓,经专家[谁?]考证奉天玉大和尚即为李自成,并在墓葬的基础上修建了一座陵园。1993年10月28日全国李自成学术研讨会在石门召开,会上肯定李自成兵败禅隐夹山寺,化名奉天玉,并圆寂于此。[来源请求]

但后来也有文章指称,1979年后通山与石门两地相互争夺李自成安葬地,是经济利益所致,其论据也是以此为目的编造而成。[49]另有一说是奉天玉和尚比较可能是李自成的弟弟李自敬。[50]

湖北九宫山被杀说

湖北省东南的通城县和通山县各有一座九宫山。《明史》、《乾隆御批纲鉴》、《绥寇纪略》皆记载李自成死于通城县。1955年,通城县重修李自成墓,郭沫若题写墓碑。通山县一名教师引当地程氏族谱,得出李自成死于通山县九宫山的说法。此说,得到郭沫若在内的众多学者支持。郭沫若声明注销原题词,迁移墓碑[51][52]。在通山县九宫山牛迹岭的一处清代无名墓葬,被认为是李自成墓或李自成部将墓地。1988年,列为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湖南归隐说

明季北略》持此说法。丁玲自称李自成后人,也持此说法。[53]

家族成员

妻妾

  • 韩金儿:李自成第一任妻子,因与盖虎通奸而被李自成所杀。
  • 邢秀娘:李自成第二任妻子,负责管理李自成军军用物资,后与高杰私通降
  • 高桂英:李自成第三任妻子,李自成称帝后立为皇后
  • 窦美仪:原明朝宫女,李自成入住紫禁城后纳为

兄弟

  • 李自敬,李自成三弟,李自成死后继位,在荆州之战为清军所破,降清之后遇害。

侄子

其他

影视形象

演员 作品
麦天恩 武侠帝女花》(1981年)
许还山 《双雄会》(1984年)
朱铁和 鹿鼎记》(1984年)
碧血剑》(1985年)
刘江 雪山飞狐》(1985年)
董子武 《巾帼悲歌》(1990年)
李杰 雪山飞狐》(1991年)
华忠男 鹿鼎记》(1998年)
骆应钧 雪山飞狐》(1999年)
碧血剑》(2000年)
罗莽 帝女花》(2003年)
刘威 《明末风云》(2004年)
张山 《谁主中原》(2005年)
王卫国 碧血剑》(2007年)
李振起 雪山飞狐》(2007年)
陈之辉 鹿鼎记》(2008年)
苏茂 鹿鼎记》(2014年)

注释

  1. ^ 日本作家高岛俊男《中国大盗贼──成王败寇的潜规》则认为陈奇瑜困李自成于车箱峡实无其事,详见高岛俊男(Toshio Takashima)著,张佑如 译,《中国大盗贼──成王败寇的潜规》第三章 人气最旺的闯王——李自成 /车箱峡诈降事件.
  2. ^ 顾诚明末农民战争史》:“所谓荥阳大会召开的起因和议题,同基本的历史事实凿枘不相容,显然出于好事之徒的附会”,结论是“荥阳大会是一个虚构事件”;王兴亚《李自成起义史事研究》:“史书中关于荥阳大会的记载,是经不起查核的”。
  3. ^ 但是,顾诚在《南明史》中认为,大顺政权所以未能在北京站住脚,绝非领导变质,失去了群众支持。恰恰相反,大顺军政权的失败在于它未完成质变,继续执行打击官绅地主的政策,引起缙绅的强烈不满。加之军事部署严重失误,导致满洲贵族与汉族官绅勾结在一起,构成了对大顺军的压倒优势,“说李自成等大顺军领导人因骄致败,是指他们目光浅短,骄傲轻敌,而决不能解释为他们骄奢淫逸。”[54]

参考文献

引用

  1. ^ 1.0 1.1 费密《荒书》记载,“自成产时,其父梦一黄衣人入其土窑,故小名黄娃子。”《明季实录》所收米脂县知县边大绶塘报稿中说:“闯贼李自成,幼曾为僧,俗名黄来僧”。又冯苏《见闻随笔》云:自成“小字硙生”;《鹿樵纪闻》卷下,《闯献发难》条,记“李自成,初名鸿基,小字黄来儿,又字枣儿。”
  2. ^ 《明史》卷三○九《李自成传》:“李自成,立志人,世居怀远堡李继迁寨。”
  3. ^ 康熙六年《陕西通志》卷三一,《李自成传》,说他“少孤贫,为驿卒”;费密《荒书》也说其“父为农,贫甚”。顾诚明末农民战争史》亦称:“明末米脂县知县边大绶,在崇祯十五年正月,掘毁李自成的祖父和父亲的坟墓后,给陕西总督汪乔年的报告里描述的情况是:墓在荒山野冈之中,没有墓碑,除了下葬时从土中挖出的一个黑碗以外,没有任何殉葬品,足以证明自成的祖父和父亲都是非常贫穷的。”
  4. ^ 康熙二十年《米脂县志》卷一,《舆地》第一,记“崇祯三年,大旱,夏秋无收。李自成以驿卒失公文,盗起。”
  5. ^ 明季北略》(卷5):“凡初获者,必缚五日始释。有逃而复获者,则截其耳,或黥其面。兵遇之,反指为真贼,解官请赏,主将不之省,斩首示众。故不愿作贼者,既为贼所掠,亦无如之何而从之矣,由是众至数万。”
  6. ^ 康熙十九年《延安府志》,记载崇祯四年十一月,“降贼不沾泥张存孟复叛,陷安定王承恩讨克之。贼走绥德银川驿马夫李自成往从之,为队长。”康熙十二年《延绥镇志》中说,自成从驿站被裁后,“谬相推为里长,使主征会以自给。值催科甚迫,县令笞之,加以杻。自成脱去,窜入王左挂子、苗美队中,号八队闯将。八队者:一队眼钱儿、二队点灯子、三队李晋王、四队蝎子块、五队老张飞、六队乱世王、七队夜不收、八队李自成也。”
  7. ^ 王世正:《兴安知州金公遗墨跋》说:“金公遗游击将军唐通手书也,按公作书为崇祯七年甲戌四月三十日,是时大军在楚蜀。贼入汉南,秦督洪公(洪承畴)所云:贼在平利旬阳,间者数万,自巴州西乡者二三万。其自栈道犯城洋者又东下石泉汉阴之间,毕会于汉兴,旁突商洛,秦事大可忧者,正其事也。是年八月,遂有车厢峡受降之举。”
  8. ^ 明史专家顾诚在《明末农民战争史》一书则质疑“车厢峡”是否存在,他以为“史籍说车厢峡长达40里,是一个不小的地方。然而无论在兴安地区还是汉中地区,都没有查到它的确切位置。”他还以为把起义军被困地点确定在兴安县是沿用吴伟业《车箱困》的说法,另外,“被困的起义军是否包括李自成部在内,还缺乏原始材料来证明”。
  9. ^ 烈皇小识》卷4:“李自成采用顾君恩伪降以苟全之计,密遣人贿陈奇瑜,每抚一名,纳银50两,陈奇瑜利其贿,许之。”
  10. ^ 丁文:《李自成兵困车厢峡考》
  11. ^ 边大绶:《虎口余生记》载崇侦九年(1636年)李自成回米脂,“自通姓名,回家祭祖,号称闯将,人始知其姓名”
  12. ^ 《商南县志》(乾隆十七年编纂)载:“闯逆入商州军岭川,参将郑国栋、都司艾文彬合兵击贼,大败之,(贼)东下商南,娶王姓女,称娘娘,富水关人。”
  13. ^ 出自吴伟业鹿樵纪闻》。姚雪垠《李自成传》称李闯拿朱常洵的血跟鹿血混在一块儿调酒,称“福禄酒”,《明史》则称李自成厚敛朱常洵“桐棺一寸,载以断车”。
  14. ^ 《明季北略》,卷17
  15. ^ 柳义南《李自成纪年附考》:“……十七日壬戌,守备陈德财伤闯贼李自成左目,……闯贼杂众贼中至城下窥视,陈守备射之中左目下,深入二寸许,……闯瞎子之名自此始。”姚雪垠的小说《李自成》声称李自成只被射伤,眼睛并没有瞎。
  16. ^ 《守汴日志》
  17. ^ 郑廉:《豫变纪略》,卷6,140页,浙江古籍出版社。《明季北略》,卷18。《守汴日志》载当时李自成的兵力有“精兵三千,胁从之众不过三万”。
  18. ^ 黄河为何决堤?史料记载不一。一说是贼兵所为,一说是明军官所为。例如:《明史·庄烈帝本纪》说“九月壬午,贼决河灌开封”。《明史纪事本末·李自成之乱》的说法是“巡抚高名衡、推官黄澍等城守且不支,恃引河水环濠以自固,更决堤灌贼,可溃也。”
  19. ^ 《怀陵流寇始终录》载当时“步贼十万、马贼三万…胁从之众近百万”。
  20. ^ 《国寿录》卷一
  21. ^ 《明清史料》乙编,兵科钞出湖广郧阳府推官朱翊奏本
  22. ^ 《石匮书后集》卷六三
  23. ^ 《小腆纪年》也记载:“进入京师,有半面失手足者,皆宁武所砍伤”,《明季北略》:“二十五日,贼集头目计曰:宁武虽破,受创已深,自此达京,尚有大同兵十万,宣府兵十万,居庸兵二十万,阳和等镇兵合二十万,尽如宁武,讵有了遗哉?不若回陕休息,另走他途。”。
  24. ^ 自成屠城中老幼。-屠城幸存者王昆元的回忆,见清初山西人戴廷栻著《周将军传略》
  25. ^ 贼既陷宁武,恨其久不下,屠杀一尽,血流成波有声。-乾隆朝《宁武县志》12卷 ,37-40
  26. ^ 《明史》卷二六三《朱之冯传》
  27. ^ 李天根,《爝火录》卷一:“贼破京城,兵不满二万,而孩子居其半,京师自守不固,非贼之能攻也。合料贼众并唐通,白广恩,陈永福之兵不过五六万耳”
  28. ^ 刘尚友:《定思小纪》,69页,浙江古籍出版社
  29. ^ 《流寇志》,卷10,161页
  30. ^ 《甲申核真略》
  31. ^ 《甲申纪事》
  32. ^ 《明季北略》卷20
  33. ^ 《怀陵流寇始终录》,卷18,334~335页。
  34. ^ 《甲申传信录》
  35. ^ 《城固县志》卷7
  36. ^ 《汾阳县志》卷4
  37. ^ 《绛州志》卷3
  38. ^ 《明季北略》卷20
  39. ^ 赵士锦《甲申纪事》说,“惟留李岩居东城,牛金星居朝中,以为守备。”陈济生《再生纪略》说,“伪相牛及贺(有威)、郭(之纬)两伪将留守京师”《甲申传信录》说,“制将军李过(过)及贺锦二将留守京都,禁约军丁。”杨士聪《甲申核真略》说,“惟留一姓李伪都督居东,与牛金星共为守备。”在《平寇志》和《怀陵流寇始终录》说,李牟和牛金星“以老弱万人守京师。”《鹿樵纪闻》则说李过留守。谈迁《国榷》记“牛金星、李牟、李友等居守。”
  40. ^ 《明季北略》卷二十
  41. ^ 查继佐:《罪惟录》卷三十一,《明史》流贼列传率兵二十万
  42. ^ 《平寇志》卷11:“……追尊七代考妣为帝、后,伪丞相、天佑阁大学士牛o金星代行郊天礼,六政府各颁一敕书,称大顺永昌元年。自成加衮冕,列仗受朝,鸿胪赞拜……”
  43. ^ 河南《内乡县志》载:“国朝顺治二年春,英王统兵追逆闯入潼关。逆闯败奔内乡县,正月二十九日歇马,三月十八日始拔营去。”
  44. ^ 《邓州志》记:“顺治二年春二月,李自成屠邓州。清兵入潼关,自成败奔邓州,弥漫千里,老弱尽杀之,壮者驱而南下,留精兵三千平城、塞井灶。自武关至襄、汉间,千里无烟。”
  45. ^ 《清世祖实录》卷十八,顺治二年闰六月阿济格奏:“贼兵尽力穷窜入九公山,随于山中遍索自成不得,又四出搜缉。有降卒及被擒贼兵俱言自成窜走时携随身步卒仅二十人,为村民所困,不能脱,遂自缢死。因遣素识自成者往认其尸,尸朽莫辨,或存或亡,俟就彼再行察访。”
  46. ^ 明史纪事本末》记载:“李自成南奔辰州,将合张献忠。献忠已入蜀,遂留屯黔阳。部贼亡大半,然尚拥众十余万。乏食,遣贼将四出抄掠,黔阳四境鸡犬皆尽。川湖何腾蛟进攻之。自成营于罗公山,倚险筑堑为久屯计。势弥蹙,食尽,逃者益众。自成自将轻骑抄掠,何腾蛟伏兵邀之,大败,杀伤几尽。自成以数十骑突走村落中求食,村民皆筑堡自守,合围伐鼓共击之。自成麾左右格斗,皆陷于淖。众击之,人马俱毙,村民不知为自成也。截其首献腾蛟,验之左胪伤镞,始知为自成。李过闻自成死,勒兵随赴,仅夺其尸,灭一村而还,结草为首,以衮冕葬之罗公山下。”
  47. ^ 《烈皇小识》卷八附湖广等地总督何腾蛟隆武元年的奏疏中说:“天意亡闯,以二十八骑登九宫山,为窥伺计,不意伏兵四起,截杀于乱刃之下,相随伪参将张双喜系闯逆义男(张鼐),仅得驰马先逸;而闯逆之刘伴当飞骑追呼曰:‘李万岁爷被乡兵杀死下马,二十八骑无一存者。’一时贼党闻之,满营聚哭。及臣抚刘体仁(纯)、郝摇旗湘阴,抚袁宗第、蔺养臣(成)于长沙,抚王进才、牛有勇于新墙,无不众口同辞。……张参将久住湘阴,郝摇旗现在臣标,时时道臣逆闯之死状。嗣后大行剿抚,道阻音绝,无复得其首级报验。……”
  48. ^ 康熙四年《通山县志》记载,“顺治二年五月初四,闯贼数万入县,毁戮四境,人民如鸟兽散,死于锋镝者数千,蹂躏三月无宁宇”
  49. ^ 拨乱反正 还史于民. [2018-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0). 
  50. ^ 存档副本. [2019-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4). 
  51. ^ 《关于大顺军领袖李自成被害地点的考证》,《历史研究》
  52. ^ 湖北大学中文系张国光:《李自成殉难处昭然可考》
  53. ^ 李自成宝藏之谜(一). 探索·发现. 中国中央电视台. 2012-08-20 [2018-06-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6). 
  54. ^ 郭小凌. 文章不寫一句空——評顧誠《南明史》的治史方法與治史精神. [永久失效链接]

来源

参见

外部链接

前任:
明思宗朱由检
中国皇帝
1644
继任:
清世祖福临
政权建立 大顺皇帝
1644-1645
继任:
李自敬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李自成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