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德语音系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标准德语音系.

标准德语音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本文涉及德语音系学,描述标准德语音系。若要查看德语国际音标,请点

由于德语是多元中心语言,标准德语有一些不同的发音,但是在大部分方面都一致。

元音

 
不圆唇 圆唇
1 1   1
次闭 ɪ   ʏ     ʊ  
半闭 1 øː1   1
  ə2    
半开 ɛ ɛː3 œ     ɔ  
次开   ɐ2    
  a4 4  
  1. 短元音[i y u e ø o]只在外来语非重读音节出现,例如Psychometrie [psyçomeˈtriː]“心理测量学”。它们与其长元音通常被认为是互补的音位变体,后者不能在非重读音节出现。
  2. 中央元音[ə]只在非重读音节出现,例如besetzen [bəˈzɛt͡sən]“占有”。它与[ɛ]通常被认为是互补的音位变体,而后者不能在非重读音节出现。如果随后的音节尾音是响音,中央元音通常会消失,使该响音自成音节,例如Kissen [ˈkʰɪsn̩]“枕头”、Esel [ˈʔeːzl̩]“驴子”和besser [ˈbɛsr̩]“更好的”。要注意在很多变体,成音节的[r̩]都读成[ɐ],例如besser [ˈbɛsɐ]“更好的”。
  3. 在很多标准德语的变体,长元音半开前不圆唇元音[ɛː]半闭前不圆唇元音[eː]合并,故此对于很多使用者,例如Ähre [ɛːrə]“穗”(谷物)和Ehre [eːrə]“荣誉”等词都是同音词。
  4. 开元音[a][aː][ɑ][ɑː]分别是自由的音位变体。

元音一般以紧张的程度区分,/i y u e ø o/为紧张音,而/ɪ ʏ ʊ ɛ œ ɔ/则为松元音。正如英语的闭节元音,德语松元音随后必须有辅音[ɛː]是明显的例外,不过很多变体都缺乏此音。为了令所有德语元音都区分紧张与轻松元音,[a]有时被认定为[aː]的松元音。

双元音

德语有双元音/a͡ɪ a͡ʊ ɔ͡ʏ/,例如Ei /a͡ɪ/“蛋”、Sau /za͡ʊ/“母猪”和neu /nɔ͡ʏ/“新的”。它们偶尔也被标音为/a͡e a͡o ɔ͡ø//ɔ͡ʏ/也标示成/ɔ͡ɪ/

德语也有其他双元音。[ʊɪ̯]用于如pfui [p͡fʊɪ̯]感叹词。而在外来词[œɪ̯ ɔʊ̯ ɛɪ̯ o̯a]分别在Feuilleton [fœɪ̯ˈtɔ̃]Homepage [ˈhɔʊ̯mˌpʰɛɪ̯d͡ʒ]Croissant [kro̯aˈsɑ̃]出现。这些元音通常都不被纳入德语双元音,因为不在德语的本族词出现。

在一些变体,/r/在音节末变成元音[ɐ](见下)。以[ɐ̯]为尾音的双元音几乎可以跟所有元音相拼,例如Tor [tʰoːɐ̯]“城门”或Würde [ˈvʏɐ̯də]“尊严”。

辅音

德语辅音有大约25个音位,与其他语言相比,数目平均,其中一者值得注意,就是不常见的塞擦音/p͡f/

  双唇音 唇齿音 齿龈音 龈后音 硬颚音 软颚音 小舌音 声门音
塞音 p  b   t  d     k  g   ʔ¹
塞擦音   p͡f t͡s t͡ʃ  d͡ʒ2        
擦音   f  v7 s  z ʃ  ʒ² ç³ x³ χ5  ʁ4 h
鼻音 m   n     ŋ6    
近音   ʋ7 l   j      
颤音     r4       ʀ4  
喉音R(比如[ʁ ʀ χ])在西北欧的分布。[1] █ 不常用 █ 只在某些受过教育的人群中 █ 常用于受过教育的人群中 █ 普遍
喉音R(比如[ʁ ʀ χ])在西北欧的分布。[1]
不常用
只在某些受过教育的人群中
常用于受过教育的人群中
普遍
  1. 在德语区北方的变体,[ʔ]在以元音为首音的词干前出现。它通常不被认为是音位,而只是词干的非必要分界标记。
  2. [d͡ʒ][ʒ]只在外来词出现。在一些变体,两者被[t͡ʃ][ʃ]取代。
  3. [ç][x]是前和后元音之后的互补音位变体。详细分析见于Ich-Lautach-Laut
  4. [r][ʁ][ʀ]是自由的音位变体。[r]只在德语区南方的变体出现。字母R作为音节尾音时,很多变体的读音为音位变体[ɐ],除了西南部口音。
  5. 根据一些分析,在/a aː/之后[χ][x]的音位变体,一些分析指出/ʊ ɔ a͡ʊ/后也有此情况。
  6. 一些音系学家否定音位/ŋ//ŋk/,而承认/nɡ//nk/。当/ɡ/作为下一个音节的首音,而其音节核心不是非重读元音/ə//ɪ//ʊ/,音位序列/nɡ/会变为[ŋɡ],否则变为[ŋ]。例子包括:
    • diphthong /dɪftɔnɡ/ [dɪftɔŋ]diphthongieren /dɪftɔnɡirən/ [dɪftɔŋɡiːʁn̩]
    • Englisch /ɛnɡlɪʃ/ [ɛŋlɪʃ]Anglo /anɡlo/ [aŋɡlo]
    • Ganges /ɡanɡəs/ [ɡaŋəs]/ɡanɡɛs/ [ɡaŋɡɛs]
  7. [ʋ]偶尔被认为是[v]的音位变体,尤其在南方的德语变体。

除了在咝音之后,清塞音/t//p//k/都发送气音。阻碍音/b d ɡ z ʒ/在南方变体发清音[b̥ d̥ ɡ̊ z̥ ʒ̊]

Ich-Laut和ach-Laut

Laut是德语词,在此意思为音位Ich-Laut是指清硬颚擦音[ç],而ach-Laut就是清软颚擦音[x]。在德语,这两个音位是因互补分布而产生的音位变体。音位变体[x]在后元音和/a aː/之后出现(例如Buch [buːx]“书本”);[ç]在前元音(例如ich [ɪç]“我”)和辅音之后出现(例如Furcht [fʊrçt]“恐惧”)[2]

而作为重读音节的首音(只限外来词)时,发音有异:在标准德语的北方变体,读音为[ç],在南方读音为[kʰ](例如“中国”:[ˈçiːna]相对于[ˈkʰiːna])。

指小词缀 -chen永远都读成ich-Laut [-çən]。这通常都触发元音变音(例如比较Hund“狗”和Hündchen“小狗”),故此按照理论ich-Laut只能在前元音之后出现。但是在一些较近期的新词语,元音并没有变化,例如词语Frauchen [ˈfra͡ʊçən]“女人/小姐”(是Frau“女人”的指小词),使得后元音之后是[ç],即使在正常情况应该读作[x],例如rauchen [ˈraʊxən]“吸烟”。此效应甚至衍生一对[ç][x]最小对立偶[kuːçən] Kuhchen“小牛”相对于[kuːxən] Kuchen“蛋糕”。有解释指,这种违反音位变体分布的现象是形位界限效应。然而,很多语音学家相信这是音位化的例子,也就是原本的音位变体分为独立音位。

[ç]前元音后,而[x]在其他元音后,是常见的音位变体分布。这种音位组合也在苏格兰语出现,见于“光线”(light)的发音。不过,这并非必然发生的现象。荷兰语、很多南部德语方言和它们其中一者衍生的意第绪语,在任何位置都保留[x]。现代德语ich的先祖是古高地德语ih。故此,假设其辅音读音为[x]而非[ç]是合理的。另外,虽然不可能肯定例如古英语的词语niht(现代英语的night)读作[x]还是[ç],但[ç]较可能是真正读音(详见古英语音系学)。

语音历史固然如此,但现代标准德语中[ç][x]的互补分布更应该形容为后元音之后的/ç/变后,而非前元音之后的/x/变前。这是因为[ç]作为音节首音(Chemie [çemiː])和在辅音后(Molch [mɔlç])都被认为是基本读音。

根据某些分析,德语的ach-Laut就细分为[x][χ]两个音位变体。一些分析指,[x]/uː oː/之后出现(例如Buch [buːx]“书本”),而[χ]/ʊ ɔ a aː a͡ʊ/之后出现(例如Bach [baχ]“溪流”)。其他分析指[x]/uː oː ʊ ɔ a͡ʊ/后出现,[χ]/a aː/后出现。

强弱辅音对

有几个辅音发音法及部位相同,因而成对,分别是/p-b//t-d//k-g//s-z//ʃ-ʒ/,称为强弱辅音对(因为“清浊音对”并不恰当)根据一些条件,/t͡ʃ-d͡ʒ, f-v/也被认为是强弱辅音对。

强塞音/p, t, k/在大部地区都送气,例外包括巴伐利亚-奥地利变体。送气音在重读音节首最强(例如Taler [tʰɑːlər]),在非重读音节首弱(例如Vater [fɑːtʰər]),音节尾最弱(例如Saat [zɑːtʰ])。

弱辅音/b, d, ɡ, z, ʒ/在大部分南方地区都作清音。为求清晰,通常标成[b̥, d̥, ɡ̊, z̥, ʒ̊]。清弱辅音和类似的清强辅音,其语音差异的本质有争议。此差异一般描述为在发音力度,有时在发音长度。一般假设这些特征之一影响另一。

在绝大部分德语变体,因为末塞音清化(Auslautverhärtung),所以强弱辅音之差异在音节尾音中和。一些南方德语并无此现象,例如瑞士德语

在一些中、南部变体,强弱辅音也在音首失异。有时只于重读音节首,有时于所有。

/f-v/并不认为是强弱辅音对,而只是普通的清浊音对,因为所有变体的/v/都为浊音,包括弱辅音清化的南方音。南方的/v/通常认定为浊音唇齿无擦通音[ʋ]。然而,也有一些南方音分强/f/(例如sträflich [ˈʃtrɛːflɪç],自中古高地德语 stræflich)和弱/f/[v̥],例如höflich [ˈhøːv̥lɪç],自中古高地德语 hovelîch)。这与强/s/[s])和弱[z̥]相若。

重音

德语词首个音节读作重音,除了以下字词:

  • 很多外来词保留其原有重音,尤其是专有名称。
  • -ieren为后缀的动词(studierenkapitulierenstolzieren等),重音位于其倒数第二音节。
  • herhindawo为首个音节的复合副词,重音位于其第二音节。

而且,德语动词有可分(重音在前缀)和不可分前缀(重音在词根)。在这些动词及其派生的词语,德语都区分重音。故此:

  • be-ge-er-ver-zer-ent-emp-和一些前缀为首的词语,重音在其第二音节。
  • ab-auf-ein-vor-和其它大部分介副词为首的词语,重音在其首个音节。
  • 一些前缀可分或不可分,重音按其性质而变,尤其是über-unter-um-。一般来说,假如动词表的是本义,则前缀可分,不分时重读在前缀;假如表的是引申义,则前缀不可分,重读在词根。例如übersetzen,假如表“搬过去那边”的本义,则über可分,不分时重读在/ü/,假如表“翻译”的引申义,则über不可分,重读在/se/。
  • 这些前缀也会产生两个罕有同形异义词。它们严格而言并非同音异义词。词语umschreiben,如果其前缀可分(um·schreiben),则指“重写”,读作[ˈumʃʀaɪbən],而与其有关的名词die Umschreibung,重音也在首个音节。相反,如果前缀不可分(umschreiben),则指“概括说明”,读作[umˈʃʀaɪbən],而与其有关的名词die Umschreibung(概要),重音也在第二音节。另一例子是umfahren,重音在词根表示“驾驶车/船绕过某事物而行”,在前缀则表示“驾驶时撞倒某事物”。

历史语音转变

中古高地德语元音[ei][iː]合并为现代标准德语中的[ai],而[ou][uː]合并为[au],纵使很多方言仍然保留其区分。例如heiß“热”(中古高地德语:heiz)和Eis“冰”(中古高地德语:îs)在标准德语押韵,在奥地利-巴伐利亚语方言(hoaß/äis)、阿勒曼尼语方言(heiß/iis)却不然。意第绪语heys/ayz)也源自中古高地德语,两词也不押韵。

中古高地德语双元音 [iə][uə] 变成了现代标准德语长元音 [iː][uː],这在中古高地德语长元音变更为双元音之后。在多数上德语方言中,这些双元音被保留。它们从前的双元音特征的残余可见于 [iː] 在德语中被延续写为 ie(比如 Liebe)。

音位合并

很多德语口音中的/ɛː/(拼写成ääh)和/eː/(拼写成eeeeh)合并。一些使用者在任何情况都合并两者,有些则相反,也有人只区分条件语气强动词/ɛː/,例如他们区分ich gäbe“我会给”和ich gebe“我给”,而非Bären“熊(复数)”和Beeren“浆果(复数)”。

另一个常见的音位合并是在音节末的/ɡ//ç/(在前元音后)或较少见的/x/(在后元音或/a/后)。例如词尾-ig,特奥多尔·西布斯(Theodor Siebs)标准为其提供的读音可见于wichtig [ˈvɪçtɪç]“重要”。在奥地利-巴伐利亚语阿勒曼尼语及其相应的标准德语变体,此合并都不存在。

很多人不区分在词首的塞擦音 pf 和简单擦音 f。动词 (er) fährt“(他)旅行”和名词 Pferd“马”等同的发音为 [fɛɐt]。这特别出现在 pf 最初不出现于本地方言的地区,比如北部和西部德国。一些人甚至避免在词中和词尾的 pf,把它替代为 [p] 的同时唇音化和送气化变体,因而 Tropfen“滴”发音如同 [tʁɔpʰʷn]

在日常谈话中,也包括受过教育的人,出现了更多的合并,其中一些是普遍的而另一些是典型于特定地域或方言背景的。总之,有着简化和紧缩的强烈趋势,例如,长元音可以缩短,辅音串可以简化,在词尾的短 e 在某些位置可以去掉,而后缀 -en 可以合并于前面的辅音,比如 haben [haːbən] 成为 [ham]

参看

注释列表

  1. ^ Map based on Trudgill (1974:221)
  2. ^ Kohler 1977, 1990; Wiese 1996: 210.

参考文献

  • Duden. Aussprachewörterbuch. Dudenverlag: Mannheim/Leipzig/Wien/Zürich (2005). ISBN 3-411-04064-5
  • Kohler, Klaus J. (1977). Einführung in die Phonetik des Deutschen. Berlin: E. Schmidt.
  • Kohler, Klaus J. (1990). German. Journal of the International Phonetic Association 20:48–50.
  • Siebs, Theodor. (1898). Deutsche Bühnensprache. Cologne: Ahn.
  • Wiese, Richard. (1996). The Phonology of German.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BN 0-19-824040-6.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标准德语音系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