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察汗国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钦察汗国.

钦察汗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金帐汗国
(1242年-1246年为大蒙古国组成部分)
(1308年-1338年为元朝朝贡国

1242年-1502年
国旗
1300年的钦察汗国
首都拔都萨莱
常用语言蒙古语
钦察语
古鞑靼语
宗教腾格里信仰
萨满教
藏传佛教
后期改信伊斯兰教
政府半选举君主制,后期为世袭君主制
钦察汗 
• 1226年—1280年
斡儿答白帐汗
• 1242年—1255年
拔都金帐汗
• 1379年—1395年
脱脱迷失
• 1435年—1459年
乞赤黑·马哈麻大帐汗
• 1481年—1498年,1499年—1502年
谢赫·阿合马
立法机构库力台大会
历史时期中世纪后期
• 蒙古征服基辅罗斯诸国,随后建汗庭于萨莱
1242年
• 正式脱离蒙古帝国,确立对罗斯诸公的宗主权。
1246年
• 脱脱汗元成宗上表称臣。
1302年
• 月即别汗停止再向元廷进贡,重新独立。
1338年
• 库里科沃之战,罗斯诸公联军反对汗庭统治。
1380年
• 乞赤黑·马哈麻在位期间汗国完全分裂,改称大帐汗国
1433年
• 大帐汗国被克里米亚汗国征服
1502年
面积
1310年6,000,000平方公里
先前国
继承国
蒙古帝国
库曼汗国
克里米亚汗国
诺盖汗国
喀山汗国
哈萨克汗国
乌兹别克汗国
阿斯特拉罕汗国
西伯利亚汗国
希瓦汗国

钦察汗国(英语:Golden Horde;蒙古语:Алтан ОрдAltan Ord)(1242年-1502年)又称金帐汗国大帐汗国,是蒙古四大汗国之一,元朝称之为大元钦察术赤兀鲁思,对金帐汗庭称为斡耳朵,称金帐大汗为宁肃王。位于今天哈萨克咸海里海北部,占有东欧中欧地区(极盛时至多瑙河)。原本是蒙古帝国的术赤兀鲁思,后来因贵由汗拔都不和,拔都汗于1246年自行独立。直到1302年脱脱汗元成宗上表称臣,并于1304年与元廷正式缔约,成为元朝藩属国。1338年,因元惠宗无能,月即别停止再向元廷进贡,重新独立。1357年,月即别之子札尼别攻灭伊儿汗国,汗国至此极盛。札尼别死后拔都系诸汗爆发内战,权臣马麦挟幼主札尼别二世崛起,1380年,在库里科沃之战莫斯科大公德米特里·顿斯科伊领导的罗斯联军击败,此时白帐汗系的脱脱迷失取代汗国内部的权力真空,一统汗国并镇压了罗斯叛乱。但他却因为盲目扩张而与帖木儿汗国进行脱脱迷失-帖木儿战争,导致金帐汗国被打败。后来权臣也迪古一度整合了金帐汗国,但脱脱迷失一系与帖木儿·灭里一系不和,15世纪30-40年代汗国已经事实上瓦解,剩馀部分称为大帐汗国。1502年,克里米亚汗国攻灭大帐汗国,并宣称自身为金帐汗国的继承者。

相关研究

苏联鞑靼史学者穆罕默德·萨法加里耶夫俄语Сафаргалиев, Магамет Гарифович在《金帐汗国的瓦解》中开宗明义地定义了金帐汗国到底是一个什么政权:他指这是一个部落联盟,汗国由不同的兀鲁思俄语Улус(蒙古语中的部众,部落之意)组成,由成吉思汗长子术赤的后代为核心的一个游牧部落联盟[1]。有关金帐汗国的主体民族一直是史学界争论的重要议题维亚切斯拉夫·巴拉诺夫俄语Баранов, Вячеслав Сергеевич在《乌日古罗古城考古研究》一书提到,从前传统史学说蒙古人因为钦察人数目多而被同化的说法是以偏盖全的,蒙古统治阶级的确因为人数少而改用钦察语,但却不单是被同化那么简单,因为在蒙古人13世纪末开始钦察化而变成15世纪的古鞑靼人中间经历了近两百年的历史。巴拉诺夫认为传统史书忽略了芬人、保加尔人阿兰人康里卡拉卡尔帕克人等众多游牧部族逐步融入汗国的蒙古-钦察文化的过程。因为不同的古鞑靼语不能沟通(如克里米亚鞑靼语喀山鞑靼语俄语Казанский диалект之间),不能视古鞑靼人为单一民族,而应该说当时在汗国内部的各游牧民族构成了一个共同的泛鞑靼文化圈[2]

钦察立国

成吉思汗生前,分封西方的土地给长子术赤,即今日俄罗斯咸海顿河伏尔加河一带的钦察草原,所以世称“钦察汗国”(因为当时那一带叫做钦察)。术赤的血缘受到怀疑,因为在铁木真未壮大以前,他的夫人孛儿帖曾被蔑儿乞部抓去。铁木真后来联合了王罕扎木合三路攻打蔑儿乞,才将孛儿帖救回。孛儿帖在归途中生了个儿子,但铁木真不介意,并把他待若自己的亲子,给他取名术赤(意为“客人”);那时的蒙古尚处在部落氏族社会。术赤成年后,以果敢坚毅著称,死在成吉思汗之前,享年49岁。

术赤有14个儿子,有长子鄂尔达、次子拔都(巴图)。鄂尔达自知才能不及弟弟拔都,所以将继承汗位的权利让给了拔都。拔都控制了黑海北岸的海滨土地后,许多突厥系人民归顺于他,并被编入他的军队;在1230年代后期和1240年代初,他不断攻击伏尔加保加利亚基辅罗斯的后继国家,统一了中亚草原,结束了俄罗斯封建割据局面。

拔都率领他的军队持续向西方开拓,在列格尼卡战役蒂萨河之战之后,入侵了波兰王国匈牙利王国。1241年,窝阔台在蒙古本土去世,拔都终止为追杀匈牙利国王贝拉四世而发动的维也纳围城战,以及持续对匈牙利达尔马提亚沿岸、塞尔维亚王国保加利亚第二帝国的进攻,东归。此后,蒙古军队再也没有西进至如此之远。1260年,金帐汗别儿哥那海第二次入侵波兰英语Second Mongol invasion of Poland,大胜波兰,攻其首都克拉科夫,并在波兰桑多梅日屠杀48名道明会成员,后撤兵。1287年至1288年金帐汗秃剌不花再次第三次入侵波兰英语Third Mongol invasion of Poland,被击退从此再未入侵波兰。1277年至1279金帐汗国忙哥帖木儿持续侵扰保加利亚第二帝国控制下的多布罗加,此举令保加利亚境内爆发了伊瓦伊洛起义,亦使东罗马帝国趁机重夺被保加利亚占领的色雷斯。

1285年至1286年秃剌不花那海联合其属国加利西亚-沃里尼亚王国入侵匈牙利英语Second Mongol invasion of Hungary及干扰其属国塞尔维亚,匈牙利人及蒙古人双方于特兰西瓦尼亚喀尔巴阡山脉激战,最终匈牙利国王拉斯洛四世的主力军击败溃败的蒙古骑兵,蒙古军亦被塞尔维亚人赶走。

1242年,拔都在萨莱(今伏尔加河下游阿斯特拉罕附近)定都,正式建立钦察汗国,又称金帐汗国。拔都的弟弟昔班(术赤的第五个儿子)西征立了大功,拔都分给了他一片领地,昔班便在乌拉尔山以东的鄂毕河额尔齐斯河之间,建立了他自己的营帐;版图最远至哈萨克的阿克托贝,称蓝帐汗国。拔都的兄长鄂尔达让位给拔都,所以拔都将东方锡尔河一带分给哥哥,鄂尔达一系建立了白帐汗国别儿迪别死后,钦察汗国绝后,汗位由大臣马麦控制,脱脱迷失后,汗位基本上由白帐汗出任。

黄金时代

钦察汗国治下的人民是蒙古人突厥人的混合。汗国逐渐突厥化,而丧失了蒙古文化的特性。不过,拔都率领的蒙古战士后裔,始终是社会的上层阶级。这些蒙古人包括山只斤、许兀慎(博尔忽出身氏族)、弘吉剌乞颜。汗国的人口主要是钦察人、保加尔人、花剌子模人,以及其他一些突厥系族群。尤其以钦察人与土库曼人居多。

内部组织

政治上,钦察汗国原为蒙古帝国之一脉(法律基础是成吉思汗法典)。自蒙哥大汗去世后,基本上完全独立,并曾与位于波斯伊儿汗国,为阿塞拜疆主权多次交战。种族上,有钦察康里保加尔人匈人后人)、可萨人余部和乌克兰人希腊人俄罗斯人摩尔多瓦人。汗国的统治者是由库里尔台自拔都的后裔中,选举出来。可汗以下,有宗王。宗王以下,有大臣以及一种名为答剌罕的人,意思是自由的人,享有免税的地位。答剌罕是行政和军事长官。行政文书使用回鹘文察合台文阿拉伯文,外交文书用蒙古文,语言是使用钦察语为语言。政治地位最高的是蒙古人和突厥人,地位较低是阿兰人和俄罗斯人、北高加索人,他们在萨莱城有一定地区居住,乌克兰人居住在奥卡河下游一带。希腊人与意大利人住在克里米亚,大臣下有市民与农民,一种名为撒班赤(sabanchi),用犁者。佃农称为urtakchi,最低微的是奴隶。

军队分东、中、西三路,左右两翼,中军由可汗指挥。兵制是以十进制为单位,最小的单位是十户。每大军团置统帅一人,每一个军事单位,屯兵在某地区。行政上可分为万人团、千人团、百人团。各单位的长官负责管理政务与镇压叛逆。

宗教上,伊斯兰教受到蒙古人和突厥人信仰,被定为国教,伊斯兰教制度和蒙古制度并驾齐驱。月即别时代,完成突厥化与伊斯兰化,与伊斯兰国家实无分别。

金帐汗国可分为九个区域:花剌子模克里米亚钦察、阿速夫、切尔卡西亚、伏尔加保加利亚瓦拉齐亚阿兰基辅罗斯

在俄罗斯的行政统治

圣亚历克赛(Alexius, Metropolitan of Moscow)正在治疗札尼别的失明妻子。
圣亚历克赛(Alexius, Metropolitan of Moscow)正在治疗札尼别的失明妻子。

蒙古对俄罗斯的行政统治,有两个目的,征兵与征税。手段因地不同。有些地方,由蒙古人直接管理,大部分容许自治。自治的地方大公在可汗的钦差大臣宣布下即位。他们的权力受辖于蒙古人。在地方行政上,以十户为基本行政单位,每人数单位要提供该单位人数的兵力和税款,十户供出十人,如此类推,每地数字不同。十户是最基本的行政单位。西俄地区的第一次人口普查在1345年。东俄地区有两次人口普查;一次在1258-1259年;一次在1274-1275年。1275年后,再无普查。普查结果:东俄有27个万户,西俄有16个万户,全俄即43万户。在1275年人口有850万人。不包括在军事官职万户长统辖下的属民士兵,大约一千万人。每万户,蒙古人派官员行政,不受大公指挥,只向可汗负责。这些千户与万户的军官,兼任行政长官,并有一位同级的征税员。日后再以达鲁花赤意为“镇守之官”为新的职称,担任全区的负责人。达鲁花赤分为三个级数:万户、城、村。每一个行政单位,皆有达鲁花赤,有少量军队接受直接指挥,维持秩序。

在蒙古人直辖区,十人置一十夫长,百人置一百夫长。第一次在俄罗斯征兵是男子人数的十分之一,以后是二十分之一。司法上,有最高法庭与地区法庭,大公也会在此受审。设达鲁花赤和哈的(伊斯兰教法官),有法官八人,按案件性质决定。

在征税上,在别儿哥时代,最初使用伊斯兰商人与犹太人亚美尼亚人包税,第一位包税长是一位改宗伊斯兰教的俄罗斯人,名称叫伊佐希马。后来改为使用八思哈,再后来由一位弗拉基米尔大公征税。税收分农村和城市两种,有实物税和货币税,可汗有权征收临时税。税率是十分之一。有三种税吏:书记、农村征税员、城市征税员,也是八思哈。不同的是罗斯公国,税收大相径庭,弗拉基米尔每年交85000卢布,莫斯科只有4000卢布。

钦察汗国幅员辽阔,社会发展水平不一。乌尔根奇萨莱、别儿哥萨莱、阿速、喀法、速答黑是贸易中心。经济上有牧民和城市居民,农人。

汗国的兵员多为突厥人。在宗教上,信仰自由,忙哥帖木儿时代,东正教受到优待;忙哥帖木儿发了一道诏书,它和属民一律免税,豁免他们的户口普查,诽谤东正教的人一律处死。教会成为一特权团体。他们的工作是为俄罗斯人提供精神生活与道德上的指教;这时代也是东正教最独立的时期。到月即别汗时期,侮辱东正教信仰与破坏教会财物的人要处死,帖木儿·忽格鲁特诏书也言明,不得干预教会运作。蒙古统治的第一个世纪,教会繁荣,对精神生活上的活动有甚大帮助。另一方面,东正教有自己的法庭,宗教案件只能由教会法庭审判,不在汗庭审判。

覆亡

札尼别死后,别儿迪别即位时期极短;死后,汗国大乱,他的两兄弟不服他,改宗基督教鄂尔达昔班的后裔曾立为汗。换了多位可汗。汗位由马麦掌握。后期,金帐汗分裂。帖木儿1396年入侵后,日渐衰弱,大帐汗国继承对莫斯科公国的统治,但是统治区域只剩下萨莱。1472年,莫斯科大公国抗税,大汗阿合马率兵征讨,结果失败,失去控制。

1480年阿合马再次征讨,再次失败,并死于内乱。至此莫斯科大公国彻底摆脱蒙古人的统治。此时,距术赤建立汗国已有二百六十年的历史。1547年,莫斯科大公国正式改名俄罗斯沙皇国伊凡四世加冕为俄罗斯沙皇。1550年代,沙皇俄国先后攻打了喀山汗国阿斯特拉罕汗国克里米亚汗国三个汗国。其中,克里米亚汗国寿命最长,因为它是当代强大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封臣。1783年,克里米亚法国大革命前,中衰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奥地利帝国有战端,无暇东顾,汗国遂被归并于沙俄领内。"

与留里克王朝的和亲

金帐汗国的孛儿只斤家族沿用和亲政策多次与留里克王朝的和亲:


君主列表

名字 在位时间
拔都 1227-1255
撒里答 1255-1256
乌剌黑赤 1256-1257
别儿哥 1257-1266
忙哥帖木儿 1266-1280
脱脱蒙哥 1280-1287
兀剌不花 1287-1290
脱脱 1290-1312
月即别乌兹别克汗 1312-1340
迪尼别 1340
札尼别 1340-1357
别儿迪别 1357-1359
忽里纳 1359-1360
纳兀鲁斯 1360-1361
乞迪儿 1361
帖木儿火者 1361
斡耳都灭里 1361
乞里迪别 1361
阿木剌 1362-1364
异密·普拉德·汗(篡位) 1364-1365
阿齐兹汗 1364-1365
奥都剌 1365-1367、1369-1370
哈桑·汗 1368-1369
札尼别二世 1369-1370
马合麻·布剌克,其中第一次执政期间为秃伦别·哈纳木·汗妃摄政 1370-1372、1375
兀鲁斯汗 1372-1374
哈只·彻尔客思 1374-1375
贾伊迪丁·汗·伯格 1375-1377
脱黑脱乞牙 1377
帖木儿·灭里 1377-1378
阿拉伯·沙·穆扎法尔 1378-1380
脱脱迷失 1378-1391
帖木儿·忽格鲁特 1391-1400
沙迪别汗 1400-1407
不剌汗 1407-1410
帖木儿汗 1410-1411
札兰丁·汗 1411-1412
卡里姆·别尔迪 1412-1414
怯别汗 1414
库卡剌汗 1414-1417
贾巴尔·别尔迪 1417-1419
道剌特·别尔迪 1419-1422、1427-1432
八剌汗 1422-1427
兀鲁黑·马哈麻 1419-1422、1427-1433
赛亦得·阿黑麻一世 1433–1435
乞赤黑·马哈麻 1435–1459
马哈茂德·本·库楚克 1459–1465
阿黑麻汗 1465-1481
赛亦得·阿黑麻二世 1481
穆尔塔达汗 1481
谢赫·阿合马 1481-1502

参考文献

  1. ^ Сафаргалиев М.Г. Распад золотой орды. Саранск ошсь: Саранск. 1960: 4–8 (俄语). 
  2. ^ Баранов В. С. Археологическое изучение городища Унорож: итоги и перспективы.. Кострома: ИД «Линия График Кострома». 2017: 68–72 (俄语).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钦察汗国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