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怀疑主义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欧洲怀疑主义.

欧洲怀疑主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此条目需要扩充。 (2018年8月19日)请协助改善这篇条目,更进一步的信息可能会在讨论页或扩充请求中找到。请在扩充条目后将此模板移除。
欧洲联盟

本文是
欧洲联盟的政治与政府
系列条目之一

欧洲怀疑主义(英语:Euroscepticism)是指反对欧洲一体化的思想或理念,其非单一的意识型态,亦非反对欧洲,但很大部分是反对欧盟的立场有关,不少具有民族主义的因素。

它当中有主张不同形式的反欧盟者:包括那些反对一些欧盟机构和政策并寻求改革(软欧洲怀疑主义)的人,以及视欧盟不可改变,主张自己的国家退出欧盟、甚至解散欧盟等(严格的欧洲怀疑主义或反欧盟主义/反欧盟主义)。欧洲怀疑主义的政治势力在欧盟东扩后大增,加上欧盟不断增加内部权力削弱国家主权,使欧盟受到大量国家批评。与此相对的是亲欧洲主义,主张增强欧洲政治经济的整合,加强一体化和推行欧洲邦联制。

简介

欧洲怀疑主义分布在各种政治光谱当中。在欧洲议会中,有左翼欧洲怀疑主义党团,也有右翼欧洲怀疑主义党团。左翼例如欧洲联合左派/北欧绿色左派党团,右翼例如自由和直接民主欧洲党团。

然而,自2010年代欧洲怀疑主义的兴盛,与倾向民族主义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密不可分。在2014年欧洲议会选举,疑欧派当选席次将近全体席次的三分之一[1][2]。目前欧洲不少保守派、民族主义倾向的右翼民粹政党都倾向该主义,但并非所有。

英国左翼专栏作家欧文·琼斯(Owen Jones)认为,部分左翼支持脱离欧盟,此类主张并非全然新鲜事物[3];早在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主政的时期,英国左派的工党就已经抱持着反对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的立场。而欧洲经济共同体也就是后来的欧洲联盟。琼斯还认为,在当时时空背景,英国国内政局由右派的保守党主政,一时之间难以撼动撒切尔主义,工党因此在1980年代后期转为亲欧,积极参与欧盟事务以对抗转向疑欧的保守党,期望透过欧盟机构来达成主张。琼斯所描述的这个历史背景,可能是英国左派的主流论述较亲近欧盟的原因之一。部分左派更认为,加强与欧盟的关系可以削弱美国对英国“特殊关系”的影响力。

长期公开支持西方右派政党的评论作家曹长青就认为,欧盟是左派乌托邦的产物[4]。另一方面,左翼人士却也认为欧盟本质是右翼。记者白晓红写道,英国部分左派,特别是极左派及有传统工会背景的左派人士,认为欧盟的本质是右派新自由主义的,欧盟对劳工权益有害[5]

其中一个典型的欧洲怀疑主义见解是:欧盟缺乏民主,在布鲁塞尔的官僚机构并不是由民众直选出来的[5],即使是民众直选出来的欧洲议会亦难以制衡欧盟官僚。英国记者保罗·梅森(Paul Mason)认为,部分左翼支持英国退出欧盟的理由很简单,因为欧盟不是一个民主国家,也不可能变成一个民主国家。梅森认为欧盟的立法权太弱,弱到无法有效控制欧盟公务体系[6]。右翼的支持英国退出欧盟的理由更简单,亦较左翼来得更直接了当,右翼批评欧盟的多元文化主义及移民政策,认为人口自由流动会助长非法入境及犯罪率。此外,近年欧洲移民危机,右翼政党普遍反对欧盟无限量及强制接收难民,认为会对欧洲文化、身份认同及治安构成严重威胁,这也使更多民众不满欧盟的重要理由。[7][8][9][10][11]

硬欧洲怀疑主义

根据Taggart和Szczerbiak的观点,强硬的欧洲怀疑论(也称为反欧盟主义)[7][8][9][10][11],是“对欧盟和欧洲一体化的原则性反对意见,因此可以在缔约方他们认为他们的国家应该退出会员制,或者对欧盟的政策无异于反对整个欧洲一体化项目,就像它目前所设想的那样。”

在自由和直接民主欧洲在小组欧洲议会,由该代表英国独立党(UKIP),显示硬欧洲怀疑主义。在西欧的欧盟成员国,硬性欧洲怀疑主义目前是许多反建制党的特征。[12]

软欧洲怀疑主义

软欧洲怀疑主义是对欧盟形式的存在和成员资格的支持,但反对欧盟的具体政策; 或者用Taggart和Szczerbiak的话来说:“对欧洲一体化或欧盟成员资格没有原则性反对意见,但对一个(或多个)政策领域的关切导致表达对欧盟的合格反对,或者存在“国家利益”目前与欧盟的轨迹不符。”[13][14]

在欧洲保守和改革党小组,由中间偏右的政党如捷克为代表的公民民主党与欧洲联合左派/北欧绿色左派,这是欧洲议会中左翼政党的联盟,显示出柔和的欧洲怀疑主义。

软硬之分

有些人声称,假定的“硬”和“软”欧洲怀疑论之间没有明确界限。Kopecky和Mudde曾说过,如果分界线是一个政党反对的政策数量和政策,那么问题就出现了一个政党必须反对多少以及一个政党应该反对哪一个使他们“变硬”欧洲怀疑而不是“变软”。

其他分类

一些学者认为,“硬”和“软”之间术语的逐渐差异欧洲怀疑主义不足以容纳政治议程上的巨大差异。因此,“硬欧洲怀疑论”也被称为“欧洲恐惧症”,而不仅仅是“欧洲怀疑主义”。“硬”和“软”欧洲怀疑主义的其他替代名称分别包括“退缩主义”和“改良主义”欧洲怀疑主义。

欧洲议会

初期

一项研究分析了第五届欧洲议会和排名组的投票记录,得出的结论是:“最重要的是亲欧团体(PES,EPP-ED和ALDE),而在其次是更多的反欧盟团体(EUL / NGL,G / EFA,UEN和EDD)。”

2004年,来自英国,波兰,丹麦和瑞典的 37位欧洲议会议员(MEPs)成立了一个名为“ 独立与民主 ” 的新欧洲议会组织,来自民主和民主的旧欧洲(EDD)组织。

ID小组的主要目标是拒绝为欧洲制定宪法的拟议条约。该集团内的一些代表团,特别是来自UKIP的代表团,也主张将其国家完全撤出欧盟,而其他欧洲议会党团只希望限制欧洲的进一步整合。

2009年

在2009年的选举中,欧洲怀疑党在某些领域的支持大大下降,波兰,丹麦和瑞典的所有欧洲议会议员都因此失去了席位。在英国,欧洲怀疑论者UKIP在选举中获得第二名,领先于执政的工党,而英国国民党(BNP)赢得了有史以来的两个欧洲议会议员。尽管新成员从希腊和荷兰加入了ID小组,但尚不清楚该小组是否会在新议会中进行改革。

2014年

在2014年的选举中,欧洲反对党进行了大规模的反建制投票,占据了四分之一的席位。

2019年

2019年的选举看到中左翼和中右翼党派遭受重大挫败,包括失去其大多数议员。欧洲怀疑主义政党在欧洲移民危机下明显抬头。而绿色主义,亲欧盟自由派和一些欧洲怀疑右翼政党获得了显著的收益,席次大幅增加。

欧洲统合风潮下的异例

谈到欧洲统合瑞士是个极度的异例。

瑞士由于其中立国思想,曾经长期拒绝加入联合国,在1986年公民投票英语Swiss referendums, 1986当中,75%的有效票反对取得联合国会籍[15];虽然瑞士的日内瓦国际联盟总部所在地、也是联合国第二大办事处的所在地(仅次于纽约联合国总部大楼),但瑞士仍不改其志,直到2002年另一次公民投票英语Swiss referendums, 2002过半通过后才加入。虽然加入了联合国,瑞士却从未加入欧盟。分别在1992年[16]以及2001年,瑞士民众以公民投票的方式,不但拒绝了加入欧洲经济区,并且拒绝加入欧盟。反欧盟的瑞士人民党自2000年代起更成为瑞士国会的第一大党,瑞士至今反对欧盟的民意比例一直是压倒多数,2015年正式收回加入欧盟的申请。

由于瑞士是联邦国家,以的身份申请加入瑞士,在理论上是有潜在的可能性;因此瑞士周边的其他国家地域型政党(特别是在意大利北部地区如伦巴底大区威尼托大区),甚至会以“加入瑞士”作为号召脱离欧盟的口号。

此外,挪威亦于1972年及1994年公投两度否决加入欧盟。至今反对欧盟的民意比例一直是压倒多数。冰岛亦一直无加入欧盟的意愿。而两国同时也是北约成员国。

另外英国脱离欧盟后,会预留46席次给予后面加入的会员国。

怀疑主义在欧盟国家

奥地利

奥地利自由党(FPO) ,成立于1956年,是一个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是主要吸引了来自年轻人和工人的支持。

比利时

比利时的主要欧洲怀疑政党是弗拉芒利益,活跃于比利时的荷兰语区。

西班牙

多年来,西班牙的欧洲化进程发生了变化。1986年,西班牙加入了欧洲共同体。从那时候起,西班牙一直是最具“亲欧盟”的欧洲主义国家之一。

2019年西班牙大选中,声音成为第一个赢得众议院席位的右翼欧洲怀疑政党,获得24个席位。

英国

英国亦于2016年6月23日举行的英国去留欧盟公投,以52%支持脱离欧盟。英国其后与欧盟展开脱欧谈判,若完成谈判,2019年3月29日,英国将会脱离欧盟。但若未完成谈判,则会在无协议之下脱离欧盟。英国独立党为一个代表。另外其他政党也存在欧洲怀疑主义。2020年1月31日,英国正式脱离欧盟。

怀疑主义在其他可能欧盟会员国

冰岛

冰岛的三个主要的欧洲怀疑政党是独立党左翼运动进步党

瑞士

瑞士人民党为代表,人民党以反对欧盟及大量移民涌入为主要的政治主张。

参见

参考文献

  1. ^ How Eurosceptic is the new European Parliament?. BBC. 2014-07-01. 
  2. ^ The Eurosceptic Union. 经济学人. 2014-05-31. 
  3. ^ Owen Jones. The left must put Britain's EU withdrawal on the agenda. 卫报. 2015-07-14. 
  4. ^ 曹长青. 英国右派大胜的影响. 自由亚洲电台. 2015-05-08 (中文(简体)‎). 
  5. ^ 5.0 5.1 白晓红. 欧盟不欧盟?左边微弱的声音. 风传媒. 2016-04-11. 
  6. ^ Paul Mason. The leftwing case for Brexit (one day). 卫报. 2016-05-16. 
  7. ^ 7.0 7.1 Arato, Krisztina; Kaniok, Petr. Euroscepticism and European Integration. CPI/PSRC. : 162. ISBN 978-953-7022-20-4. 
  8. ^ 8.0 8.1 Harmsen et al (2005), p. 18.
  9. ^ 9.0 9.1 Gifford, Chris. The Making of Eurosceptic Britain. Ashgate Publishing. 2008: 5. ISBN 978-0-7546-7074-2. 
  10. ^ 10.0 10.1 Szczerbiak et al (2008), p. 7
  11. ^ 11.0 11.1 Lewis, Paul G; Webb, Paul D. Pan-European Perspectives on Party Politics. Brill. 2003: 211. ISBN 978-90-04-13014-2. 
  12. ^ Harmsen et al. (2005), pp. 31–32
  13. ^ Szczerbiak et al (2008), p. 8
  14. ^ Taggart, Paul; Szczerbiak, Aleks. The Party Politics of Euroscepticism in EU Member and Candidate States (PDF). Sussex European Institute. 2001: 7 [4 August 2015] (英语). 
  15. ^ Armando Mombelli. 加入联合国10年:瑞士不再纠结. Swissinfo. 2012-03-02. 
  16. ^ Imogen Foulkes. 记者来鸿:英国痛苦抉择 瑞士焦急等待. BBC. 2016-06-06. 

参考资料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欧洲怀疑主义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