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六民主党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六六民主党.

六六民主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六六民主党
Democraten 66
领袖 亚历山大·佩赫托德(Alexander Pechtold)
党主席 英格莉德·范恩赫尔斯霍芬(Ingrid van Engelshoven)
参议院党团主席 罗杰·范伯克斯泰尔(Roger van Boxtel)
众议院党团主席 亚历山大·佩赫托德(Alexander Pechtold)
欧洲议会党团主席 苏菲·因特维尔德(Sophie in 't Veld)
成立 1966年10月14日
总部 Partijbureau D66
Hoge Nieuwstraat 30
Den Haag
智库 六六民主党科学局
青年组织 民主党青年组织
意识形态 社会自由主义[1]
政治立场 中间派[2]
欧洲组织 欧洲自由民主改革党
国际组织 国际自由联盟
欧洲议会党团 欧洲自由民主联盟
官方色彩 绿色
参议院
10 / 75
众议院
19 / 150
省议会
42 / 566
欧洲议会
3 / 26
官方网站
www.d66.nl
荷兰政治
政党 · 选举

六六民主党荷兰语Democraten 66,缩写为D66)是荷兰中间派社会自由主义[1]进步主义[3]政党。

1966年,记者汉斯·范米尔洛(Hans van Mierlo)率领一群无党派的青年知识分子成立六六民主党党。该党的主要目标是政治制度的民主化。他们期望能成立美式总统制度。1967年荷兰大选,该党拿下下议院150席中的7席,创下新政党第一次选举纪录。该党的选举史特色是起伏极大。他们曾经拿下24席,目前拥有10席。六六民主党曾在1973至1977年、1981至1982年、1994至2002年、2003至2006年四度入阁。该党除了民主化改革与建立社会自由化方案外,也重视其他议题。

目前六六民主党在荷兰下议院拥有10席、荷兰上议院2席、欧洲议会3席。该党在地方和省级政治较弱,但有相对较多的市长人数。该党的主要支持者集中在大城市,特别是有大学的城市。

历史

成立

荷兰

荷兰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其他国家 · 图集
政治主题

1966年10月14日,44名人士宣布成立六六民主党。创党者自称为新人,但其中25名成员曾参加过其他政党。发起人为《共同商业报》(Algemeen Handelsblad)记者汉斯·范米尔洛与阿姆斯特丹市议员汉斯·格雷特斯(Hans Gruijters)。范米尔洛成为政党领袖,格雷特斯成为党主席。该党宣布放弃支配当时政治体制的19世纪政治思想,并冀求结束支柱化(Pillarisation)。他们要求荷兰社会与其政治体制的激进民主化,并呼吁实用主义且运用技术官僚的政策决策。

1967-1986

创党者汉斯·范米尔洛
创党者汉斯·范米尔洛

1967年荷兰大选,六六民主党以范米尔洛作为头号候选人(Lijsttrekker)进入议会。首度参选的六六民主党在议会拿下史无前例的的7席。1971年大选,该党席次来到11席,与工党基督教左派的激进政治党(Political Party of Radicals, PPR)组成影子内阁。1972年大选,三党组成政治联盟“进步协议”( Progressief Akkoord, PAK),并推出共同候选名单“转捩点 '72”(Keerpunt '72)。该次大选,六六民主党失去将近半数席次只保住6席。该联盟成为荷兰最大的政治势力,但未能取得多数。在经历长期的组阁协商后,三党与反革命党(ARP)、天主教人民党(KVP)两党的进步主义人士组成“超议会内阁”(Extraparlementair kabinet)。内阁由工党政治家约普·登厄伊尔(Joop den Uyl)所领导。组阁协商后,范米尔洛感到其政治立场在议会政党中难以维持而退出政治界。另一位创党者汉斯·格雷特斯担任住宅与空间计划部大臣。扬·泰尔劳(Jan Terlouw)接替范米尔洛成为主席。

扬·泰尔劳,1973年至1981年党魁
扬·泰尔劳,1973年至1981年党魁

1972年至1974年,该党流失极大量的党员(由6000衰退至300),并在1974年省级选举表现的差强人意。该党在1974年参议院间接选举中失去将近半数席次。该党在一次党大会中进行解散政党表决,虽然获得多数人同意,但未达到三分之二门槛。作为回应,泰尔劳发起运动振兴该党,包括吸收党员与选民诉愿。他将重心移往政治改革外的议题,并让政党倾向自由主义。六六民主党在1975年党员增加一倍,1977年大选该党众议院增加两席但同年失去所有参议院席次。1981年大选,六六民主党席次大幅增加至17席。他们与基督教民主党、工党一同入主政府。泰尔劳就任经济大臣。该界内阁充满了基民党总理德里斯·范阿赫特(Dries van Agt)与工党社会事务大臣约普·登厄伊尔的政治与个人冲突。9个月后工党退出内阁,内阁垮台。六六民主党与基民党继续组成看守内阁。1982年大选,六六民主党失去三分之二的支持度,只剩下6席。选后泰尔劳退出政坛,马腾·恩格维达(Maarten Engwirda)继任。该党成为反对党。

1986-现今

1986年,范米尔洛重返政治界。他强调民主改革是该党核心价值,并期望消除工党与自由民主人民党间的对立以成立一个没有基民党的政府。1986年大选,该党增加三席。1989年大选,六六民主党再增加3席,总席次来到12席,并被要求加入基民党/工党/六六民主党的组阁协商。虽然工党希望能与六六民主党筹组政府,但基民党反对。最后,六六民主党被排除在外。虽然为反对党,但六六民主党对工党领导的政府采取建设性的态度。

1994年大选获得回报,席次增长一倍来到24席。六六民主党有望组成他们的“梦幻联盟”-结合中间偏左社会民主主义的工党、中间偏右保守自由主义的自由民主人民党的“紫色政府”,组成大中间派联合政府,并由工党领导。第一届科克内阁推行六六民主党一贯主张的立法,如公投同性婚姻安乐死立法。内阁的中间派经济政策也被视为一大胜利。范米尔洛就任外交大臣。1998年大选开始前,范米尔洛排名后退让卫生大臣艾尔斯·珀斯特(Els Borst)担任该党头号候选人。六六民主党失去10席,但其盟友增加相当的席次数。1998年第二届科克内阁成立。虽然六六民主党在取得执政多数上并非必要,但他们被视为是工党与自民党间的胶水,将处于反对方的两党结合在一起。珀斯特成为副首相兼卫生大臣。汤姆·德格拉夫(Thom de Graaf)成为党主席。党内,由20多岁党员组成的团体“剧变”(Opschudding)开始要求更为明确的进步自由主义方针。1999年公投入宪改革遭到参议院否决。以自由民主人民党重要人士汉斯·维格尔(Hans Wiegel)为首的反对团体表达反对。六六民主党因此退出内阁。在随后的组阁协议中,六六民主党重新加入内阁,做为对于该党重要议题-市长直选与临时公投法的回报。

2002年大选,民意已转向反对紫色政府,而右派民粹主义的政党获得相当大的支持。三个紫色政党失去空前的43席议员。六六民主党大败,只剩7席。由中间偏右基民党、皮姆·佛图因党与自由民主人民党组成的第一届巴尔克嫩德内阁只维持三个月。2003年大选,六六民主党再掉一席。波利斯·迪特里希(Boris Dittrich)继任党主席。基民党与工党长期的组阁协商失败后,基民党转而与自由民主人民党、六六民主党共同组成第二届中间偏右的巴尔克嫩德内阁。作为对于内阁投资环境与教育,以及让德格拉夫担任民主化特殊大臣兼副首相的回报,六六民主党支持巴尔克嫩德中间偏右政府内阁的改革与一些具争议的立法。2005年5月,参议院否决将直选市长纳入宪法。该法案率先由威姆·科克领导的第二届内阁所提出,但未能通过三分之二门槛,因工党反对德格拉夫提出的选举模型,其大臣克拉斯·德佛里斯(Klaas de Vries)着手改革。德格拉夫辞职,但其他阁员留任,因该党获得承诺将投入更多的投资在公共教育与环境,并进行选举改革。该党举行特别党大会以批准这个所谓的复活节协议。2,600党员(约总党员20%)出席并由荷兰公共广播(Netherlands Public Broadcasting, NPO)实况转播。党大会以过半数同意留任内阁。亚历山大·佩赫托德就任政府改革大臣。经济大臣罗伦斯·扬·布林克霍斯特(Laurens Jan Brinkhorst)兼任副首相。

党主席亚历山大·佩赫托德
党主席亚历山大·佩赫托德

2006年2月,迪特里希因反对政府决定派出军队前往阿富汗乌鲁兹甘省而辞去党主席。六六民主党与社会党绿色左派共同反对这项提案。迪特里希表示出兵任务不是(如同政府与多数党所声称的)为了重建,而是军事行动。露丝薇斯·范德朗(Lousewies van der Laan)继任。2006年5月,该党在地方选举严重受挫。六六民主党开始失去党员,部分退党党员成立另一个激进民主、进步自由主义政党deZES。退出内阁的提案在5月13日特别党大会中遭到否决。2006年6月,六六民主党举行党内选举选出2007年头号候选人。佩赫托德胜出并就任党主席。2006年7月28日,议会针对阿扬·希尔希·阿里(Ayaan Hirsi Ali)归化案举行全体特别辩论会议,六六民主党支持对莉塔·维尔东克(Rita Verdonk)的不信任案。由于六六民主党是内阁内较小的政党,导致第二届巴尔克嫩德内阁的内部冲突。内阁拒绝辞退维尔东克。六六民主党党主席露丝薇斯·范德朗不认为他们能继续支持内阁,因此必须总辞。6月29日,亚历山大·佩赫托德与罗伦斯·扬·布林克霍斯特辞职,导致巴尔克嫩德内阁垮台。

2006年10月,在六六民主党党大会即将召开与欢度创党40周年前夕,汉斯·范米尔洛提出六六民主党是否仍然具有政治合法性的疑问。他认为在最近历史中出现了许多错误,只有接受这些错误才有可信的六六民主党。范米尔洛表达支持党主席佩赫托德,认为他能带来这项特质。[4]

2008年起,该党在民调中表现出色:相较于议会中的三席,民调显示六六民主党将能拿下10席至26席。[5][6][7]2009年欧洲议会选举,该党获得11%的票数拿下3席。相比2004年欧洲议会选举该党只以4%的票数拿下一席。荷兰媒体将此现象归因于佩赫托德的领导,称他为“反对党领袖”。[8] 在他领导下,该党获得反对基尔特·威尔德斯领导的自由党的民意支持。[9] 佩赫托德认为自民党是民粹主义,而威尔德斯部分言论则带有种族主义[9] 2010年议会选举,该党席次增加到10席。

党名

成立之初该党称为“民主1966”(Democraten 1966),“民主”来自于该党的目标(激进民主化),年份来自于创党时间,并认为可带来现代印象。1981年更改党名为“六六民主党”,并成为成功的政治品牌,虽然年份不再带有现代印象。

意识形态与议题

六六民主党的意识形态是党内高度争议的议题。这个课题与他们存在的理由联系在一起。目前党内有两大潮流:激进民主派与进步自由主义派。这两大潮流虽然有时对立,但目前是相辅相成,两者皆是强调个人的自我实现。激进联盟(Radical League)与自由思想民主联盟(Free-thinking Democratic League)两个二十世纪初期政党是这两大传统在历史上的拥护者。

激进民主派

第一次党大会强调荷兰社会与政治制度的激进民主化。其理想为两党制。为了这个目标,他们希望依照美国简单多数选举制进行选举改革。这项选举改革逐渐和缓,目前该党支持结合比例和多数的德国联立制选举制度。这个激进民主化在政治中结合了务实与反教条主义的看法。

进步自由派

六六民主党的进步自由派在历史上不如激进民主派活跃。进步自由派寻求为党采取更实质性的方针。1972年至1982年,在扬·泰尔劳领导下,六六民主党开始强调新议题如环境、公共教育与创新。他称六六民主党为社会民主主义基督教民主主义和自由民主人民党的保守自由主义后的第四潮流。1998年,党内团体“剧变”(Opschudding)开始要求更为明确的进步自由主义方针。2000年通过的政党宣言中,该党明确地采纳进步自由主义形象。由于中间偏右的自由民主人民党自称为自由主义政党,该党使用了社会自由主义作为标签。

议题

该党重要政策包括有:

  • 支持结合市场经济与政府干预的混合经济,另外也支持增加劳动市场弹性与中下阶层减税。
  • 支持增加政府在教育与创新的支出,例如增加教师工资。另外,他们也希望教育部门解除管制并引进更多竞争者。
  • 环境是该党重要议题之一。六六民主党支持更多在可持续能源的投资。然而他们在一定条件下也支持核能。
  • 六六民主党是社会自由主义政党。[1] 六六民主党在工党科克政府(1994-2002)推行数个自由主义改革,如安乐死同性婚姻卖淫合法化。
  • 支持民主改革。民主党支持选举改革如有法律约束力的公投,废止荷兰参议院以及首相与市长的直接选举。
  • 支持欧洲联盟(Federal Europe)与在环境、移民和外交政策上进行欧洲层级合作。
  • 在第二届巴尔克嫩德内阁(2003-2006),作为中间偏右联合政府成员,六六民主党帮助立法落实社会保障和医疗改革,包括反对提前退休,进行残疾津贴改革,将市场力量引进荷兰健保制度。

注释

  1. ^ 1.0 1.1 1.2 Parties and Elections in Europe: The database about parliamentary elections and political parties in Europe, by Wolfram Nordsieck
  2. ^ Score 4.6/10 in 2003 Chapel Hill expert survey, see Hooghe et al. (2003) Chapel Hill Survey
  3. ^ GMV/BMC 2133509 of 15 Dec 2000 wherein the Netherlands Minister of Health, Wellbeing and Sport, Ms Els Borst MD PhD, informs the United Nations' International Narcotics Control Board that her ministry have established a National Agency according to article 28 of the 1961 Single Convention on narcotic drugs for the European territory of the Kingdom of the Netherlands and that the article-28 tasks will be executed by the Office of Medicinal Cannabis (Bureau voor Medicinale Cannabis) as the National Agency on behalf of the minister as and from 1 January, 2001. Thereby, a D66 member of the Second Chamber of the States' General, Ms Els Borst MD PhD, became both first and pioneer health-minister in the Union to do so on behalf of her country.
  4. ^ Oprichter van Mierlo: heeft D66 nog zin?. Het Parool. 2006-10-06. 
  5. ^ Politieke Voorkeur sinds augustus 2008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1-07-24. on peil.nl
  6. ^ Trends sinds de laatste tweede kamer verkiezing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9-07-14. on politieke barometer.nl
  7. ^ 存档副本. [2009-1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24).  Politieke Voorkeur sinds Januari 2009 (Peil.nl, Jan 24, 2010)
  8. ^ (荷兰文) "Alexander Pechtold is dé oppositieleider van dit moment,"[永久失效链接] Hanneke van der Werf and Nynke de Zoeten, Nova: Den Haag Vandaag (19 April 2008)
  9. ^ 9.0 9.1 (荷兰文) Hugo Logtenberg, "Alexander Pechtold: Ik heb meer dan ooit criticasters nodig" on intermediair.nl (02-04-2008)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六六民主党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