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于髡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淳于髡.

淳于髡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淳于髡[1](约前386年-前310年),齐国黄县(今山东省龙口市)人,战国时期齐国[2]政治家、思想家,齐之赘婿,以滑稽多辩闻名。杯盘狼藉、堕珥遗簪、乐极生悲、一鸣惊人等成语与其有关。著有《王度记》[3]、《十酒说》[4]等。

生平

淳于髡是齐国人,是一名赘婿[5]。身高不足七尺,博闻彊记,善于辩论,经常代表齐国出使各国,从未曾受到屈辱[6]

淳于髡为稷下学派中人,仰慕晏婴为人,以承意观色为务。曾经被引见给梁惠王,前两次因为注意到梁惠王注意力不集中在自己身上而不发一言。后梁惠王听闻后再次召见淳于髡,相谈三日三夜还不疲倦。梁惠王想封淳于髡为卿相,被淳于髡拒绝。梁惠王于是送给淳于髡“安车驾驷,束帛加璧,黄金百镒”,但淳于髡终身不仕于 [7]

当时齐威王不闻政事,沉浸于酒色之中,政事都推给公卿大夫。当时官吏混乱,诸侯各国纷纷入侵,国家存亡危机,可是周围的官员都不敢劝阻齐威王。淳于髡则比喻道:“齐国有一只大鸟,在大王的庭院中,三年从来不鸣叫,不知道为什么它这样?”齐威王顿时醒悟、并说道:“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8]于是召集各国官员,赏罚分明,并开始出兵征战。诸侯各国纷纷震惊,归还入侵齐地[9]

邹忌为相,淳于髡向其提出五条建议,得到邹忌采纳[10]

齐威王八年,楚国发兵进攻齐国。齐王派遣淳于髡出使赵国,请求援兵,送黄金百斤,车马十驷。淳于髡仰天大笑,齐王说:“先生认为太少了么?”淳于髡回答道:“何敢!”王问原因,淳于髡解释道,他刚刚看到东边有一个人祭土地神,只拿着一支猪脚和一杯酒,却许愿在狭地、低地上五谷丰收,祭品那么少,愿望却那么多。暗讽齐威王想要淳于髡说服赵国出兵援助,但却不给足够的筹码让淳于髡与赵国谈判。于是齐威王增加黄金千斤,白璧十双,车马百驷。淳于髡到赵国顺利请来十万精兵,楚国听闻后当夜就撤兵[11]

齐威王因此大喜,在后宫摆宴庆贺,召淳于髡并赐酒。齐威王问其能饮多少酒时,淳于髡说:“大王赐酒给我喝的时候,旁边有执法,后面有御史,我只敢跪伏在地上喝,所以喝不到一斗就醉了;有次父辈的客人亲自来我家,我卷起袖子,将手臂束起,长跪着弯腰鞠躬服侍敬酒,我偶尔喝到剩下的残酒,再向他敬酒祝寿,这样几次,喝不到两斗就醉了;有次很久没见面的朋友,突然看到了,高兴的说些旧事私话,大约喝了五六斗就醉了;有次参加了乡里民间的聚会,男人与女人们不分性别杂坐一起,按顺序敬酒留下,下下六博棋,玩玩投壶的游戏,互相吸引成对,也牵着手不罚酒了,彼此双眼直视。对方喝醉到连耳环和发簪都落下了,我偷偷出声跟着哼歌,喝了八斗,也醉了二到三分。一直到夕阳西下,酒席将散,用同一个酒樽喝酒,大家靠紧而坐,男人女人在同一张席上,鞋子胡乱摆在一起,杯子和盘子像狼窝的杂草。直到屋子里面的烛火灭了,主人将我留下送走客人,解下了绸缎的短衣,我微微闻到了香味。在这个时候,我的心中最高兴,可以喝一石酒。所以有人说酒极生乱,乐极生悲,言不可极,极之而衰。什么事都是一样。”所以借机讽谏,自己饮酒量根据场合可多可少,一旦周遭环境放纵,人的行为也会脱序,故而饮酒量大增,从一斗变成一石(十斗为一石),甚至没有极限值。齐威王听信此言,并从此罢长夜之饮[12]

淳于髡曾奉齐王之命,出使楚国进献天鹅,但出都门后,失手让天鹅飞去。淳于髡就想了一套假话,拿着空鸟笼对楚王说:“我经过河边,不忍心天鹅口渴,于是放天鹅出笼喝水,不料天鹅飞走了。我本想自刎自缢,但怕他人议论大王重鸟轻人;我想去买个鸟来替代,又怕这是不守信用的诈骗大王;我想逃跑,但又担心这会破坏两国关系。因此,我特地前来叩头请罪。”楚王说:“好啊!齐国竟有这样的信义之人。”赏赐比天鹅没飞走时多出一倍[13]

据《吕氏春秋》记载,齐王曾想让淳于髡担任太子太傅,淳于髡以不肖推辞。[14]

淳于髡曾经询问孟轲:“男女授受不亲,是礼法么?”孟轲答道“是礼法。”淳于髡接着问道:“那么嫂子溺水是否该用手拉她一把来援救呢?”孟轲认为,不救就是“豺狼”,“男女授受不亲”,是礼法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是权变。淳于髡进一步追问道:“如今天下人溺水了,夫子为何不救呢?”孟轲回答道:“天下人都溺水,应该用‘道’去援救;嫂子溺水了,应该用“手”去援救。难道您想用徒手援救天下吗?”[15]

孟轲离开齐国,淳于髡责问道:“你身居三卿之位,没有尽到责任就走了,仁人难道是这样的吗?”孟子举出伯夷伊尹柳下惠的例子,表明进退久速,君子不必相同。淳于髡举出鲁国公仪子为政,子柳子思为臣时国力仍然日益削弱的例子,认为贤人没用。而孟子认为虞国不任用百里奚而灭亡,秦国任用百里奚而兴盛,有贤人而不重用将会灭亡,仅仅削弱何足道。淳于髡认为王豹,绵驹,华周妻、杞梁妻等都只是唱歌或哭泣而已,但都对周围的人产生影响,移风易俗,贤人定会有功。孟子最后以孔子自比,认为“君子之所为,众人固不识”。[16]

淳于髡有次一个早上向齐宣王推举了七人,齐宣王问道:“人家说千里之大,出了一个贤士,叫做‘贤士们比肩而立’;百世之久,才有一个圣人,叫做‘圣人们随踵而至’。你怎么能能够一天引见七人给我呢?人才难道不是太多了么?”淳于髡回答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淳于髡是贤人,大王透过我求取贤人,就像从河中取水,从燧石中取火一样,我还有人要引见,何止七人啊!”[17]

注释

  1. ^ 发音同“昆”,是一种刑罚,意思是剃去长发。如“髡首”是剃光头,又如“髡钳”,是除剃了头发外,还在犯人脖子上安装铁圈,可知髡刑是羞辱人的一种刑罚。髡在后世有被人借代称呼和尚,因为和尚也是光头。
  2. ^ 史记》滑稽列传中,说髡之后的百余年,楚有优孟;优孟后的二百余年,秦有优旃,是很明显的年代记述混乱,今人多认为是因为当时竹简传抄时发生了排列错误,所以从原文将他划为战国时齐国人。
  3. ^ 《别录》:“《王度记》,似齐宣王时淳于髡等所说也。”
  4. ^ 《太平御览·服用部二十》:“齐淳于髡《十酒说》曰:罗襦排门,翠笄窥牖。”
  5. ^ 当时贵族为家中女奴找无姓氏的平民男性来“补代”(传宗接代)的婚姻,所生的孩子跟母姓不跟父姓,所以这个负责传宗接代的男人称为“赘”;奴是家中地位较低的女性,但除了服侍地位较高的女性族人,以及供家主排解欲望外,并不从事劳务。“奴家”、“奴婢”均与此有关,但这时的“赘”与“奴”亦与后世不太相同。
  6. ^ 司马迁. 滑稽列傳. 史記. [-61]. :“淳于髡者,齐之赘婿也。长不满七尺,滑稽多辩,数使诸侯,未尝屈辱。”
  7. ^ 司马迁. 孟子荀卿列傳. 史記. [-61]. :“自驺衍与齐之稷下先生,如淳于髡、慎到、环渊、接子、田骈、驺奭之徒,各著书言治乱之事,以干世主,岂可胜道哉!淳于髡,齐人也。博闻彊记,学无所主。其谏说,慕晏婴之为人也,然而承意观色为务。客有见髡于梁惠王,惠王屏左右,独坐而再见之,终无言也。惠王怪之,以让客曰:“子之称淳于先生,管、晏不及,及见寡人,寡人未有得也。岂寡人不足为言邪?何故哉?”客以谓髡。髡曰:“固也。吾前见王,王志在驱逐;后复见王,王志在音声:吾是以默然。”客具以报王,王大骇,曰:“嗟乎,淳于先生诚圣人也!前淳于先生之来,人有献善马者,寡人未及视,会先生至。后先生之来,人有献讴者,未及试,亦会先生来。寡人虽屏人,然私心在彼,有之。”后淳于髡见,壹语连三日三夜无倦。惠王欲以卿相位待之,髡因谢去。于是送以安车驾驷,束帛加璧,黄金百镒。终身不仕。”
  8. ^ 司马迁的《史记》中,该故事在春秋时期楚庄王、战国时期齐威王中都有描述,根据时间先后,应以楚庄王事为先
  9. ^ 司马迁. 滑稽列傳. 史記. [-61]. :“齐威王之时喜隐,好为淫乐长夜之饮,沈湎不治,委政卿大夫。百官荒乱,诸侯并侵,国且危亡,在于旦暮,左右莫敢谏。淳于髡说之以隐曰:“国中有大鸟,止王之庭,三年不蜚又不鸣,不知此鸟何也?”王曰:“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于是乃朝诸县令长七十二人,赏一人,诛一人,奋兵而出。诸侯振惊,皆还齐侵地。威行三十六年。语在田完世家中。”
  10. ^ 史记·田敬仲完世家》:驺忌子见三月而受相印。淳于髡见之曰:“善说哉!髡有愚志,愿陈诸前。”驺忌子曰:“谨受教。”淳于髡曰:“得全全昌,失全全亡。”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毋离前。”淳于髡曰:“狶膏棘轴,所以为滑也,然而不能运方穿。”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事左右。”淳于髡曰:“弓胶昔干,所以为合也,然而不能傅合疏罅。”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自附于万民。”淳于髡曰:“狐裘虽敝,不可补以黄狗之皮。”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择君子,毋杂小人其闲。”淳于髡曰:“大车不较,不能载其常任;琴瑟不较,不能成其五音。”驺忌子曰:“谨受令,请谨修法律而督奸吏。”淳于髡说毕,趋出,至门,而面其仆曰:“是人者,吾语之微言五,其应我若响之应声,是人必封不久矣。”居期,封以下邳,号曰成侯。
  11. ^ 司马迁. 滑稽列傳. 史記. [-61]. :“今者臣从东方来,见道傍有禳田者,操一豚蹄,酒一盂,祝曰:‘瓯窭满篝,污邪满车,五谷蕃熟,穰穰满家。’臣见其所持者狭而所欲者奢,故笑之。”于是齐威王乃益赍黄金千溢,白璧十双,车马百驷。髡辞而行,至赵。赵王与之精兵十万,革车千乘。楚闻之,夜引兵而去。
  12. ^ 司马迁. 滑稽列傳. 史記. [-61]. :威王大悦,置酒后宫,召髡赐之酒。问曰:“先生能饮几何而醉?”对曰:“臣饮一斗亦醉,一石亦醉。”威王曰:“先生饮一斗而醉,恶能饮一石哉!其说可得闻乎?”髡曰:“赐酒大王之前,执法在傍,御史在后,髡恐惧俯伏而饮,不过一斗径醉矣。若亲有严客,髡帣鞲鞠跽,待酒于前,时赐余沥,奉觞上寿,数起,饮不过二斗径醉矣。若朋友交游,久不相见,卒然相睹,欢然道故,私情相语,饮可五六斗径醉矣。若乃州闾之会,男女杂坐,行酒稽留,六博投壶,相引为曹,握手无罚,目眙不禁,前有堕珥,后有遗簪,髡窃乐此,饮可八斗而醉二参。日暮酒阑,合尊促坐,男女同席,履舄交错,杯盘狼藉,堂上烛灭,主人留髡而送客,罗襦襟解,微闻芗泽,当此之时,髡心最欢,能饮一石。故曰酒极则乱,乐极则悲;万事尽然,言不可极,极之而衰。”以讽谏焉。齐王曰:“善。”乃罢长夜之饮,以髡为诸侯主客。宗室置酒,髡尝在侧。
  13. ^ 司马迁. 滑稽列傳. 史記. [-61]. :昔者,齐王使淳于髡献鹄于楚。出邑门,道飞其鹄,徒揭空笼,造诈成辞,往见楚王曰:“齐王使臣来献鹄,过于水上,不忍鹄之渴,出而饮之,去我飞亡。吾欲刺腹绞颈而死。恐人之议吾王以鸟兽之故令士自伤杀也。鹄,毛物,多相类者,吾欲买而代之,是不信而欺吾王也。欲赴他国奔亡,痛吾两主使不通。故来服过,叩头受罪大王。”楚王曰:“善,齐王有信士若此哉!”厚赐之,财倍鹄在也。
  14. ^ 《吕氏春秋·贵直论·壅塞》:齐王欲以淳于髡傅太子,髡辞曰:“臣不肖,不足以当此大任也,王不若择国之长者而使之。”齐王曰:“子无辞也。寡人岂责子之令太子必如寡人也哉?寡人固生而有之也。子为寡人令太广如尧乎?其如舜也!”
  15. ^ 《孟子·离娄上》:淳于髡曰:“男女授受不亲,礼与?”孟子曰:“礼也。”曰:“嫂溺则援之以手乎?”曰:“嫂溺不援,是豺狼也。男女授受不亲,礼也。嫂溺援之以手者,权也。”曰:“今天下溺矣,夫子之不援,何也?”曰:“天下溺,援之以道;嫂溺,援之以手。子欲手援天下乎?”
  16. ^ 《孟子·告子下》:淳于髡曰:“先名实者,为人也;后名实者,自为也。夫子在三卿之中,名实未加于上下而去之,仁者固如此乎?”孟子曰:“居下位,不以贤事不肖者,伯夷也。五就汤、五就桀者,伊尹也。不恶污君,不辞小官者,柳下惠也。三子者不同道,其趋一也。一者何也?曰仁也。君子亦仁而已矣,何必同?”曰:“鲁缪公之时,公仪子为政,子柳、子思为臣,鲁之削也滋甚。若是乎贤者之无益于国也。”曰:“虞不用百里奚而亡,秦缪公用之而霸。不用贤则亡,削何可得与?”曰:“昔者,王豹处于淇,而河西善讴。绵驹处于高唐,而齐右善歌。华周、杞梁之妻,善哭其夫,而变国俗。有诸内,必形诸外。为其事而无其功者,髡未尝睹之也。是故无贤者也;有则髡必识之。”曰:“孔子为鲁司寇,不用,从而祭,燔肉不至,不税冕而行。不知者以为为肉也;其知者以为为无礼也。乃孔子则欲以微罪行,不欲为茍去。君子之所为,众人固不识也。”
  17. ^ 《战国策·齐策三》:淳于髡一日而见七人于宣王。王曰:“子来,寡人闻之,千里而一士,是比肩而立;百世而一圣,若随踵而至也。今子一朝而见七士,则士不亦众乎?”淳于髡曰:“不然。夫鸟同翼者而聚居,兽同足者而俱行。今求柴葫、桔梗于沮泽,则累世不得一焉。及之睾黍、梁父之阴,则郄车而载耳。夫物各有畴,今髡贤者之畴也。王求士于髡,譬若挹水于河,而取火于燧也。髡将复见之,岂特七士也。”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淳于髡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