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湖海战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澎湖海战.

澎湖海战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澎湖海战
日期1683年7月10日—16日[1]
地点
澎湖
结果 清朝获胜
郑克塽投降
明郑政权覆灭
领土变更 大清台湾澎湖纳入统治版图
参战方
清朝大清 东宁国 明郑
指挥官与领导者
清朝施琅 东宁国 刘国轩
兵力
24,000
鸟船70艘、赶缯船103艘、双帆居船65艘,合计238艘[2]
20,000
大小炮船、鸟船、赶缯船、洋船、双帆等各式军舰约200艘(另一说40~50艘)[3]
伤亡与损失
329人阵亡
1800人受伤[4]
14,000人阵亡 [5]

澎湖海战,又称施琅攻台清朝消灭郑氏王朝战争澎湖四大战役之一。1683年(康熙22年)福建水师提督施琅在澎湖海域与东宁水军对战,清军先败而后胜,东宁统帅刘国轩集溃勇从澎湖吼门水道逃窜。刘国轩战败消息一出,郑氏王朝内部无心抵抗清军,未久延平郡王郑克塽率众薙发降清,南明东宁王国自此覆亡,结束在台湾22年统治。

战前情势

提案进攻

康熙十六年(1677年),清朝恢复福建水师体制。康熙十八年(1679年),任命湖南岳州水师总兵官万正色为福建水师提督。至是年年底,福建水师有战船240艘,官兵28,580名。[6] 康熙十九年(1680年),郑经和清朝战争失利,放弃厦门金门,退往台湾。 福建总督姚启圣打算趁势进攻台湾,但遭福建水师提督万正色反对,加上一些大臣支持万正色,康熙帝也顾虑未解决西南吴世璠,决定暂缓进攻[7]

康熙二十年(1681年),郑经中风而死。郑氏王朝政变,年仅12岁的郑克塽继任延平王,冯锡范刘国轩掌握实权,郑氏官员向心力开始动摇,傅为霖负责与清朝谈和,甚至愿当内应[8]。姚启圣认为是时候进攻台湾,但万正色反对出兵[9]。姚启圣知道施琅仇视郑氏王朝,必能帮助他击败郑军,便向康熙帝推荐施琅。康熙帝不满万正色反战,便同意施琅担任水师提督,万正色调任陆师提督。

施姚争权

按照康熙帝规划,应由姚启圣、万正色、巡抚吴兴祚一起商讨作战,施琅却打算排除姚启圣等人的节制,以便能全权进攻台湾,不过康熙帝只同意吴兴祚负责后勤,仍然命令姚启圣和施琅共同出兵[10]

康熙二十一年五月初五(1682年6月10日),清军抵达铜山岛,姚启圣和施琅却在争执出兵时机,姚启圣主张利用冬天的北风,施琅主张利用夏天的南风,导致清军无法顺利出兵[11]。 最后康熙帝于十月初六(11月15日)裁定施琅负责前线作战,姚启圣改任后勤作业[12],才让施琅如愿取得统帅权。 十一月初三(12月1日)施琅率领约21000人,军舰238艘前往兴化平海卫训练军队。

姚启圣军权旁落后,为避免施琅独得战功,转而和郑氏王朝谈判。但是施琅主战意志坚决,且负责谈判的刘国轩不接受剃发易服[13],谈判因此破裂。 康熙二十二年五月廿三日(1683年6月17日)康熙帝下令施琅尽速进攻,因此爆发六月(阳历7月)的澎湖海战。

郑军动向

永历三十三年(1679年)起,清朝实施迁界令,严重打击郑氏王朝的贸易,粮食补给也出现问题,郑经下令每户人家每个月必须多缴一斗米,将领也必须用自己的俸禄充军[14],仍没办法解除危机。当时英国商馆就如此看待郑氏王朝: “台湾王之境况甚不安定,不易抵抗满清人,满清人常施恫赫,国王因其财富被消耗,故每日向人民横征暴敛,亦不能使军队满意。是以我国不惟受敌人(清军)之威胁,亦恐军队(郑军)因缺饷而叛变[15]。”

永历三十四年(1680年)郑经退守台湾后,澎湖成为前线要地,防守却很薄弱。直到十月,施琅抵达厦门以及傅为霖为清军内应事情爆发,刘国轩才前往澎湖强化守备。刘国轩抵达澎湖后,在娘妈宫风柜尾、四角屿、鸡笼屿筑城;东莳、西莳、内堑外堑西屿头、牛心山设置炮台。同时在海边建造矮墙并配置火铳,阻止清军登陆[16]

永历三十七年(1683年),刘国轩得知施琅准备进攻,便从台湾本岛调度乡兵到澎湖,并将商船以及私人用船都改为军舰[17],准备决战。

战争经过

康熙二十二年六月十四日(1683年7月8日),施琅从铜山岛出发,姚启圣也拨3000人同施琅出征[18]。十五日(9日)郑军哨船发现清军已到花屿猫屿一带,赶紧回报刘国轩,当晚清军在八罩岛过夜。

十六日(10日)施琅进攻娘妈宫,以速度快的鸟船当作先锋。刘国轩让林陞、江胜指挥水军;邱辉为先锋[19],自己在娘妈宫港口督战。当时受风势阻扰,清军不敢前进,只有以蓝理为首的7只舰队突入郑军[18]

施琅再派出第二波鸟船部队,交战不久后开始涨潮,一些清军船只被海水冲向岸边,郑军趁势将舰队分成两翼包围清军[20]。 施琅见状赶紧突入郑军,想解救被围困的船只,却被林陞率军包围。施琅在交战中被火铳射伤右眼,不过没有失明[20]; 林陞也被大炮打断左腿[20]。林陞负伤让郑军失去指挥,施琅借机撤离战场,到西屿附近的海上休息。

施琅于十七日(11日)返回八罩岛,八罩岛地形险恶,船只遇暴风很容易撞上岛边的暗礁,农历六月又是容易发生台风的时节,施琅却很幸运没碰到台风[21]。刘国轩得知清军在八罩岛休息,亲自进攻却被施琅击退[22]。 施琅趁势于十八日(12日)先派战船攻取澎湖港外虎井屿、桶盘屿。[23]

二十二日(16日)早七时,施琅决定发动总攻击,将舰队分成三路进攻,剩下约80艘当后援部队[24],搭配采用以众击寡的“五点梅花阵”,即是五舰结为一队攻东宁的一舰:

  • 中路:共有56艘船,分成8队,每队有7艘船。由施琅亲自指挥,作为主力进攻娘妈宫。
  • 右路:共有50艘船,由总兵陈蠎等从澎湖港口东侧东莳攻入鸡笼屿、四角屿,之后会合中央部队夹攻郑军。
  • 左路:共有50艘船,由总兵董义等从澎湖港口西侧内堑攻入牛心湾,让郑军误判清军要在此地登陆。[25]

天亮前,开始刮起台风。辰时(7时—9时)受台风影响,海上吹起西北风,郑军顺着风势进攻,一时处于优势,清将朱天贵被炮击而死[22]。到了中午,台风受到赤道锋面带的影响[26],海上开始吹南风,风向转变成对清军有利。施琅命令全军反攻,顺着风势发射各种火器,并且以数船围攻郑军一船,郑军全面崩溃,江胜战死、邱辉自焚[27]。共毙伤郑军1,2000人,俘5,000余人。击毁、缴获战船190余艘。刘国轩眼见大势已去,率领残余部队从北面吼门退往台湾,澎湖各岛郑军都向施琅投降。清军阵亡329人,伤1,800余人。[23][28]

战后结果

施琅战胜后,考虑台湾水道险恶,进军困难[29]。施琅决定暂缓进攻,采取攻心战术,让东宁王国从内部崩溃。施琅在澎湖禁止杀戮,张榜安民;发布《安抚输诚示》。派原刘国轩副将曾蜚赴台。[23]派人医治受伤战俘,并配给他们衣服、粮食,再将士兵送回台湾[27]。还拉拢郑军将领为内应,防守淡水的何佑首先私通施琅,其他将领也跟进[30]

郑军战败消息传到台湾,人心开始不安。为了延续政权的生存,有将领提出进攻菲律宾,得到冯锡范同意[31]。却传出远征军只想抢劫,还打算逃往海外[32],因此刘国轩阻止此计划。七月十三日(9月3日),施琅率军在台湾登陆。[23] 后来在刘国轩大力主张下,郑克塽于七月十五日(9月5日)向施琅投降[33],并于八月十八日(10月8日)剃发易服[34],东宁王国正式灭亡。

郑克塽投降后,清廷为了是否把台湾并入版图产生争论,不少大臣认为台湾孤悬海上,治理以及防守花费不小,主张弃守。最后施琅上奏〈恭陈台湾弃留疏〉以台湾战略地位重要,说服清廷将台湾并入版图。

传说

依据《天妃显圣录》记载:施琅进攻澎湖时,抵达八罩岛,岛上缺乏淡水。清军挖开退潮后的沙地,发现有淡水可供饮用。妈祖还告诉清军“二十一日必得澎湖,七月可得台湾。”和郑军决战的日期,清军将士还看到妈祖现身。施琅认为是妈祖庇佑清军战胜,因此于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康熙帝加封妈祖为护国庇民妙灵昭应仁慈天后[35][36][37]

参考文献

引用

  1. ^ 据英国商馆记录,阳历的战斗日期为6月30日—7月7日,参见《十七世纪台湾英国贸易史料》,页41
  2. ^ 施琅,〈舟师北上疏〉《靖海纪事》,页19。此战清军兵力还有其他说法: 《闽海纪要》记载60000人、军舰600艘;《清史稿·卷一百三十五·兵六》记载20000人、军舰300艘;《十七世纪台湾英国贸易史料》记载原有军舰400艘,后来增援200艘;《靖海志》、《海纪辑要》记载军舰500艘
  3. ^ 《十七世纪台湾英国贸易史料》页41,记载郑军只有40~50艘船。学者周雪玉怀疑,施琅虚报郑军兵力以便夸大战绩,详见《施琅攻台的功与过》,页107
  4. ^ 施琅,〈飞报大捷疏〉《靖海纪事》,页36
  5. ^ 十六日阵亡2000人,二十二日阵亡12000人,合计14000,参见〈飞报大捷疏〉《靖海纪事》,页28及页32。但施琅有夸大战绩的疑虑,阵亡人数应为高估。
  6. ^ 任力、吴如嵩,<康熙统一台湾的战略策略及其得失>,明报月刊香港,1996年4月号,第30页
  7. ^ 陈正在,《台湾海疆史》,第101页
  8. ^ 周雪玉,《施琅攻台的功与过》,第65页
  9. ^ 彭孙贻,《靖海志》,第93页
  10. ^ 《清代官书记明台湾郑氏亡事》,第22页
  11. ^ 《施琅攻台的功与过》,第73-74页
  12. ^ 《清代官书记明台湾郑氏亡事》,第24页
  13. ^ 《清代官书记明台湾郑氏亡事》,页27
  14. ^ 江日昇,《台湾外记》,页354-355
  15. ^ 周学普,《十七世纪台湾英国贸易史料》,页16
  16. ^ 《施琅攻台的功与过》,页92-94
  17. ^ 〈飞报大捷疏〉,页27
  18. ^ 18.0 18.1 《靖海志》,页94
  19. ^ 卢建荣,《入侵台湾》,页76及页85
  20. ^ 20.0 20.1 20.2 〈飞报大捷疏〉,页28
  21. ^ 《靖海志》,页95
  22. ^ 22.0 22.1 沈云,《台湾郑氏始末》,页77
  23. ^ 23.0 23.1 23.2 23.3 任力、吴如嵩,<康熙统一台湾的战略策略及其得失>,明报月刊,香港,1996年4月号,第33页。
  24. ^ 《施琅攻台的功与过》,页99-100
  25. ^ 任力、吴如嵩,<康熙统一台湾的战略策略及其得失>,明报月刊,香港,1996年4月号,第32页。
  26. ^ 周明德,〈天气对澎湖癸亥海战之影响〉,《台湾风物》,页71-73
  27. ^ 27.0 27.1 夏琳,《闽海纪要》,页76
  28. ^ 施琅,〈飞报大捷疏〉《靖海纪事》,页36
  29. ^ 〈飞报大捷疏〉,第35页
  30. ^ 《施琅攻台的功与过》,第103页
  31. ^ 江日昇,《台湾外记》,第427页
  32. ^ 夏琳,《闽海纪要》,第77页
  33. ^ 〈台湾就抚疏〉《靖海纪事》,第44页
  34. ^ 〈舟师抵台湾疏〉《靖海纪事》,第51页
  35. ^ 《天妃显圣录》,12-13页
  36. ^ 蔡相煇. 妈祖信仰研究. 秀威出版. 2006年10月: 158–164页. ISBN 978-986-6909-08-5. 
  37. ^ 骆芬美. 被误解的台湾史: 1553~1860之史实未必是事实. 时报文化. 2013年2月: 179页. ISBN 978-957-13-5728-7. 

书目

  • 李元度、许毓良 编:《国朝先正事略》1864年
  • 夏琳:《闽海纪要》,台湾文献丛刊第11种,中央研究院计算中心汉籍电子文献
  • 施琅:《靖海纪事》,台湾文献丛刊第13种,中央研究院计算中心汉籍电子文献
  • 沈云:《台湾郑氏始末》,台湾文献丛刊第15种,中央研究院计算中心汉籍电子文献
  • 彭孙贻:《靖海志》,台湾文献丛刊第35种,中央研究院计算中心汉籍电子文献
  • 江日昇:《台湾外记》,台湾文献丛刊第60种,中央研究院计算中心汉籍电子文献
  • 不着撰人:《天妃显圣录》,台湾文献丛刊第77种,中央研究院计算中心汉籍电子文献
  • 不着撰人:《清代官书记明台湾郑氏亡事》,台湾文献丛刊第174种,中央研究院计算中心汉籍电子文献
  • 周学普 译注:《十七世纪台湾英国贸易史料》,台湾研究丛刊第57种,台湾经济银行研究室,1959年
  • 周雪玉:《施琅攻台的功与过》,台原,1990年,ISBN 978-957-9261-01-2
  • 卢建荣:《入侵台湾:烽火家国四百年》,麦田 ,1999年,ISBN 978-957-708-916-8
  • 陈正在:《台湾海疆史》,杨智文化,2003年,ISBN 978-957-818-480-0
  • 周明德:〈天气对澎湖癸亥海战之影响〉,《台湾风物》,卷37期3
  • 叶振辉:〈1683年郑清澎湖之役胜败分析〉,《澎湖研究第一届学术研讨会论文辑》

外部链接

参见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澎湖海战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