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国界医生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无国界医生.

无国界医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无国界医生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法文)
Doctors Without Borders(英文)
成立时间1971年12月22日,​49年前​(1971-12-22
类型人道救援组织
地点
服务地区
全球
重要人物
Dr Christos Christou(国际主席)
36,482人
网站www.msf.org

无国界医生(法语: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发音[mɛtsɛ̃ sɑ̃ fʁɔ̃tjɛʁ] ,英语:Doctors Without Borders,简称:MSF)是一个独立的、从事人道救援的国际非政府组织,以在饱受战争或动乱摧残的地区和贫穷国家致力协助抵抗地方疾病的计划闻名。

组织和机构

有无国界医生组织成员活动的国家和地区
有无国界医生组织成员活动的国家和地区

1968年至1970年,参加法国红十字会非洲比夫拉救援工作的一个法国医生贝尔纳·库希内,看到当地一个又一个骷髅似的瘦削孩子,深为未能有效提供救援感到无奈和激愤。1971年,一群医生们在尼日利亚内战后,与记者一同成立了无国界医生组织。医生们深信,无论人们的种族、宗教信仰与政治立场为何,任何人都有获得医疗保健的权利,而且人们的这些需求是超越国界的。加拿大籍华裔医生廖满嫦(Joanne Liu)自2013年起担任组织国际主席(président international),2019年,克里斯托医生(Dr Christos Christou)接任成为新任主席。

无国界医生是全球最大的独立医疗救援组织,目前总部设于瑞士日内瓦,有五个主要的行动中心位于欧洲,分别是巴黎布鲁塞尔阿姆斯特丹巴塞罗那日内瓦。此组织的目标是“不分种族、国家与宗教背景、义务的协助战火和自然灾害中受伤的人类得到医治”。无国界医生组织经常深入战乱地区,生命和义务工作等也常受到威胁。他们经常会代表受害的地区向联合国提交抗议,例如对车臣科索沃战乱的谴责。

无国界医生组织目前针对下列四大项状况进行医疗协助:

  • 针对武装冲突和内部动荡地区的民众进行紧急医疗帮助
  • 针对流行病与传染病进行预防与紧急应对
  • 天然或人为灾难的紧急医疗支持
  • 为遭排拒于医疗体系以外者做医疗协助

无国界医生组织的总部设在瑞士日内瓦并有20个部门。该组织每年招募大约3000名医生,护士,助产士,和后勤人员执行各个计划,另外还有1000名长期工作人员负责招募志愿者和处理财务和媒体关系。该组织超过80%的资金来自独立捐款,其余的来自于政府和企业的捐助。这些使得无国界医生的年预算大约有4亿美元[1]

无国界医生组织积极地为70余个国家人民提供卫生保健和医疗培训,并且一贯坚持在冲突地区比如车臣科索沃的政治责任。在它的历史上多次进行抗议活动, 包括在1994年卢旺达种族屠杀中,该组织呼吁军事干涉,以及对柬埔寨赤棉的屠杀等。

无国界医生于1999年获颁诺贝尔和平奖,以肯定他们不断努力在紧急危机事故发生时提供医疗服务,并引起国际对可能发生的人道危机事件的关注。[2]

以下列出无国界医生的创始人名单:

  • 马塞尔·德尔古医生
    Dr Marcel Delcourt
  • 马克斯·雷卡米耶医生
    Dr Max Recamier
  • 热拉尔·皮容医生
    Dr Gérard Pigeon
  • 雷蒙·博雷尔医生
    Dr Raymond Borel
  • 让·卡布罗尔医生
    Dr Jean Cabrol
  • 弗拉丹·拉多曼医生
    Dr Vladan Radoman
  • 让-米歇尔·维尔德医生
    Dr Jean-Michel Wild
  • 帕斯卡尔尔·格勒莱蒂-博斯维埃尔医生
    Dr Pascal Greletty-Bosviel
  • 雅克·贝雷斯医生
    Dr Jacques Bérés
  • 热拉尔·伊利乌兹医生
    Dr Gérard Illiouz
  • 菲利普·贝尼耶
    Philippe Bernier
  • 格扎维埃·埃马努埃利医生
    Dr Xavier Emmanuelli

无国界医生宪章

无国界医生的成员大多是医生和医务人员,但也得到许多其它职业人士的帮助。所有成员均遵循以下的原则:

  • 无国界医生不分种族、宗教、信仰和政治立场,为身处困境的人们以及天灾人祸和武装冲突的受害者提供援助。
  • 无国界医生遵循国际医疗守则,坚持人道援助的权利,恪守中立不偏的立场,并要求在其行动中不受任何阻挠。
  • 全体成员严格遵循其职业规范,并且完全独立于任何政治、经济和宗教势力之外。
  • 作为志愿者,全体成员深谙执行组织的使命所面临的风险和困难,并且不会要求组织向其本人或受益人作出超乎该组织所能提供的赔偿。

历史

早在无国界医生创立(1971年)之前,向有需要的人群提供紧急食品和药物援助的组织(例如乐施会)就已经存在了。创立于1863年的国际红十字会(CICR/ICRC),是受战争自然灾害影响的人民接受紧急食品及药物援助的主要来源。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国际红十字会因对屠杀保持沉默而开始受到批评。一些人(例如无国界医生的创始人之一贝尔纳·库希内(Bernard Kouchner))则认为,在危机的状况下,该组织的模棱两可的中立就是共犯。

尼日利亚内战中罹患恶性营养不良的孩子
尼日利亚内战中罹患恶性营养不良的孩子

在1967-1970年的尼日利亚内战中,尼日利亚军队包围并封锁了新独立的东南地区,比夫拉。当时,法国是唯一一个支持比夫拉人的大国(英国前苏联美国皆站在尼日利亚政府一边),而且外界对封锁区内的情况一无所知。贝尔纳·库什内当时是通过法国红十字会志愿前往被包围的比夫拉的医院和哺育中心的法国医生中的一员。红十字会要求志愿者们签署一份被部分人(像库希内和他的支持者们)认为是禁口令的协议,来保持该组织无条件的中立。库希内和其他法国医生签署了这份协议。

进入尼日利亚之后,这些志愿者,以及比夫拉的医疗工作者和医院受到了尼日利亚军队的攻击,并且目睹了平民被杀害和在封锁中忍饥挨饿。库希内也目睹了这些场面,特别是大量饥饿的儿童。当他回到法国之后,他公开批评尼日利亚政府和红十字会看似同谋一样的行为。在其他法国医生的帮助下,库希内将比夫拉置于媒体的聚光灯下,并呼吁国际社会的回应。库希内领导下的这些医生,决定成立一个新的,不理会政治或信仰界限而以受害者利益为先的救助组织。[3]

在Kouchner离开后,Malhuret和Rony Brauman带给无国界医生组织极大的改变。1979年12月,苏联入侵阿富汗后,无国界医生立即展开实地救援的任务,提供医药援助给伊斯兰游击队战士。1980年二月,无国界医生公开谴责赤棉。1984年埃塞俄比亚爆发大饥荒,无国界医生于该国成立营养计划,但1985年因谴责埃塞俄比亚滥用国际援助及武装移民遭到驱逐。1986年萨尔瓦多发生大地震后,无国界提供水源给该国首都圣萨尔瓦多

1982年,Malhuret和Rony Brauman(在1982年成为该组织的会长),借由邮件介绍资金募集活动增加捐款收入,促使该组织财务独立。1980年代,法国无国界医生(1971)促使多国成立无国界医生行动中心(管理救援项目的总部):比利时在1980年成立、瑞士在1981年、荷兰于1984年、西班牙则成立于1986年。卢森堡是第一个分部(负责筹款、招募海外工作人员、推广及技术救援),成立于1986年。在1990年代,多数的国家都成立分部:希腊美国成立于1990年,加拿大成立于1991年、日本在1992年成立、英联邦意大利于1993年成立、1994年澳大利亚也成立分部;而后还有德国奥地利丹麦瑞典挪威英属香港沙特阿拉伯则稍晚成立。2007年香港办事处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州成立代表处,为无国界医生于中国大陆的救援项目提供支持。

成员伤亡事件

除了要面对在战地和瘟疫区的死伤威胁,无国界医生志愿者有时还会因为政治原因被攻击或绑架。在一些进行内战的国家中,对其中单方的人道主义援助会被认为是对敌方的帮助,并因而被袭击,例如:

  • 无国界医生北高加索代表团团长Arjan Erkel在俄罗斯达吉斯坦共和国被绑架,从2002年8月12日到2004年4月11日一直被扣留作人质
  • 2004年6月2日,5名无国界医生工作者在阿富汗Badghis省Khair Khana附近遭埋伏牺牲,他们分别是:阿富汗人Fasil Ahmad和Besmillah、比利时人Helene de Beir、挪威人Egil Tynaes、以及荷兰人Willem Kwint。阿富汗政府没有逮捕凶手。塔利班发言人Abdul Hakim Latifi发表言论对这次袭击负责。自2003年开始,共计30多位无国界医生的成员在阿富汗陆续遇害身亡。7月28日,无国界医生因为因成员没有充分的安全保障,所以决定退出已驻守有24年的阿富汗地区、将医疗工作交接给阿富汗政府当局。无国界医生在他们的刊物中发表文章斥责塔利班和美国军方。他们谴责塔利班以救援工作者为袭击目标:“这一恐怖袭击意味着塔利班拒绝接受中立的人道主义行动。”对美国军方方面,他们谴责:“这次恐怖袭击矛头直接指向人道救援工作者,因为恐怖分子认为美国暗地里一直寻求与人道救援组织合作以达到军事和政治的野心。无国界医生公开谴责这种合作会被军方利用作赢取民心。如果这样,所提供的救援就不再被视为中立的行为,这样会危及人道主义志愿者的生命安全并使需要帮助的人得不到帮助。2004年5月12日,无国界医生公开谴责阿富汗南部的联合军散发传单称如果塔利班和卡伊达组织想继续得到救援就必须提供他们的讯息。”

统计数据

为了向全世界明确报告人道救援的紧急状况,无国界医生组织会在每一次任务中都会统计相关数据,儿童营养不良的比例可间接用来衡量整体族群营养不良率,并因此得知每个供给中心所需的粮食量[4]

争议

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

2019年香港发生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运动后,爆发多次警民冲突。部分市民担心受伤的示威者若送至公立医院,可能会被警方逮捕[5]。因此外界向无国界医生(香港)请求协助。直至10月起冲突加剧,警察与抗议者在香港城市大学香港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等处发生大量冲突而出现不少伤患。11月18日,无国界医生(香港)总干事戴义礼指出,经评估后认为香港社会各界提供的医疗资源与救援能力充足,因此不会介入提供救援。[6][7][8][9][10]因无国界医生拒绝向学生提供任何援助,多名艺人包括王宗尧叶蕴仪等均公开批评,并表明以后拒绝对其捐款。[11]

参见

参考文献

  1. ^ (英文)Forsythe, David P. (2005) The Humanitarians: The 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f the Red Cros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ISBN 0-521-61281-0.
  2. ^ 无国界医生-USA: Special Report: The 10 Most Underreported Humanitarian Crises of 2005. [2006-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28). 
  3. ^ Bortolotti, Dan (2004). Hope in Hell: Inside the World of Doctors Without Borders, Firefly Books. ISBN 1-55297-865-6.
  4. ^ (英文)无国界医生 Article (2002) Malnutrition: rates and measures[永久失效链接] 无国界医生. Retrieved Dec. 28, 2005.
  5. ^ 香港人反抗》示威伤者被迫求“私医” 医护集会吁警克制,自由时报,2019-10-26
  6. ^ 【理大衝突】昨稱香港資源充足毋須支援 無國界醫生今派人入校. 852邮报. 2019-11-19. 
  7. ^ 无国界医生(香港)回应有关近日查询,2019-11-19
  8. ^ 无国界医生评估小组:香港医疗资源与救援能力充足,热血时报,2019.11.18
  9. ^ 無國界醫生指港醫療資源充足拒入理大 網民留言怒轟表明斷捐款. 星岛日报. 2019-11-19. 
  10. ^ 香港流血衝突!無國界醫生拒絕救援…網轟:「坐視殺戮」. 三立新闻网. 2019-11-19. 
  11. ^ 【恥與為伍】藝人群起與無國界醫生割席 王宗堯:香港人唔會再捐錢畀你. Apple Daily 苹果日报. [2019-11-19]. 

延伸阅读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无国界医生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