穴兔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穴兔.

穴兔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穴兔[1]

保护状况
科学分类
界: 动物界 Animalia
门: 脊索动物门 Chordata
纲: 哺乳纲 Mammalia
目: 兔形目 Lagomorpha
科: 兔科 Leporidae
属: 穴兔属 Oryctolagus
Lilljeborg, 1873
种: 穴兔 O. cuniculus
二名法
Oryctolagus cuniculus
(Linnaeus, 1758)

    原生地     引入地

穴兔学名Oryctolagus cuniculus)是一种原产于西南欧(西班牙葡萄牙)的兔子。它被广泛地引进其他地方,常为当地的生物多样性带来灾难性的后果,但其种群在原产地的衰减(成因是黏液瘤病、兔杯状病毒、过度捕猎和栖地丧失)也导致极度依赖它的捕猎者,包括伊比利亚猞猁西班牙帝雕的数量下降。

葡萄牙相关部门(ICNB)已经把穴兔列为近危物种,而西班牙当局在近年则把它重新列为易危物种。[3]

穴兔因其能挖掘复杂的兔穴网络—它们不觅食时的栖身之所—而得名。与兔属Lepus)不同,穴兔的幼崽是晚熟的,出生时没有毛发也不能视物,完全依赖母亲的照顾。

形态

一只黑色穴兔
一只黑色穴兔

穴兔在哺乳动物中体型较小,体表呈棕灰色。体长34-45厘米(13-18英寸),体重约 1.3-2.2千克(3-5磅)。有四颗尖锐的、终生持续生长的门齿(二上二下)和两颗位于上门齿后面的凿齿啮齿目只有上下门齿各两颗)。穴兔耳长、后腿粗壮、尾短而蓬松。

穴兔以长而强壮的后腿跳跃的方式活动。后腿有厚厚的皮毛可以减轻剧烈跳动的震荡,以加快活动速度。趾长,且长有蹼,防止跳跃时脚趾分开。

野生穴兔的行为

穴兔是一种群居的动物,大部分时间在黎明和黄昏活动,虽然人们也能在白天见到它们。穴兔既吃草也吃嫩枝条,但草是它们主要的粮食。

穴兔的交配制度比较复杂。群体中的雄性首领实行多妻制,其他低等级的雄兔和雌兔都实行一夫一妻制。优势等级的现象在雄性和雌性中都出现,但高级的雌性都是雄性首领的后宫。雄性对兔崽非常照顾,虽然人们对这方面所知不多。

在野外兔子可以极具侵略性,雄兔之间的搏斗常引致重伤以至死亡。虽然它们也会展示敌对姿态,雄性也会在挑战者身上撒尿以标示领域,但对对手最常见的回应仍然是即时攻击。[4]它们用有力的后腿,踢向敌人的腹部,也会用牙齿咬或用前爪抓。

兔穴主要由雌兔在怀孕期间开挖的。这时挖的穴短,而且有尽头,是作为育幼之用,也可能是大部分隧道的疏散地点。

现代大部分关于野生穴兔的研究是在20世纪60年代由两个研究中心进行的,包括博物学家隆纳·罗克里在英国潘布鲁克郡Orielton附设观察设备的数个大型圈养群体,他的研究成果都先后以学术论文发表,最后更写进了著名的《兔子的私生活》(The Private Life of the Rabbit)中。[4]。后来英国作家理查德·亚当斯承认罗克里的作品使他在《瓦特希普高原》(Watership Down)中呈现的、“对兔子和它们行为认识”的增进起了关键作用。在澳洲,联邦科学暨工业研究院的Mykytowycz & Myers对野生穴兔的社会行为进行大量研究。自从黏液瘤病在穴兔中流行,以及穴兔作为农业害兽的重要性下降以后,就很少再有大规模的研究,而人们对穴兔的许多行为仍然不大了解。

繁殖

穴兔以其繁殖能力著名。它们在哺乳动物中并非以体格、速度或智慧取胜,但它们以极高的生育效率在生态系统中取得重要位置:雌兔一交配就排卵。在澳洲,1859年时自外地带进了24只兔子,在一个世纪的时间内就发展至超过六亿只。[5][6]

雌兔的怀孕期短至29天,长则35天,但平均日数为31天。一次在雌兔挖的育儿穴中最少生产两只,最多十二只兔崽。雌兔在此后四周每天都回巢喂奶给幼崽。[7]在英语中人们用“breeding like rabbits”来形容极强的生育能力。

与人类的关系

人类与穴兔之间的关系,最早见于前1000年腓尼基人的文献内。他们把伊比利亚半岛称为i-shfaním,意即“蹄兔之地”。这词组在现代希伯来语的读音都一样:iאי‎)是“岛屿”的意思,shafanשפן‎)是“蹄兔”的意思,而shfanímשפנים‎)是shafan的复数形式。在腓尼基人眼中,两者很相似 (例如它们都不属于啮齿目),而蹄兔可能比兔子在累范特—他们的故乡—更为常见。有一种理论认为,罗马人i-shfaním转成拉丁语,即Hispania,即现在西班牙语España英语Spain,以及现代语言的各种变形(早期中文对西班牙国名的译音为“日斯巴尼亚”)。[8]shafan一词的确切意思尚未明确,但当前各种观点都认为原来的意确实是蹄兔。[9]

穴兔是唯一一种被人类驯化的兔子。所有家兔,包括侏儒兔和安哥拉兔都源于穴兔。但除了驯化以外,人和穴兔的互动还有很多方式。穴兔是一种在同一文化群体中同时被视为食物、宠物和害兽的动物。在一些城市,宠物兔的后代走进城市,成为了害兽。例如,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穴兔最北的分布点,2006年末估计有2,500只穴兔,而在2007年秋天就已达5,000只。[10],而当地的原生兔子是欧洲野兔雪兔

家兔

穴兔是唯一一种被驯化的兔子,以作食物和宠物之用。首先驯化它们的是罗马人,至中世纪时就已经培养出较多品种。

虽然选择性繁殖在世界各地孕育出各种肉用兔和伴侣兔,多数家兔被培养成比野生穴兔大得多。与其他宠物一样,兔子也培育出各种颜色。兔毛因其柔软而备受推崇,至今安哥拉兔仍然因其长软的毛而被繁殖,其毛被编成纱线。其他品种,特别是长有类似丝绒皮毛的雷克斯兔,也因为皮毛而被饲养。兔毛也被用作制作毛笔

中型家兔的上门齿每年生长约 125 mm(5 英寸) ,下门齿则为 200 mm(8 英寸)。牙齿互相磨损,使得它们的边缘总能保锋利。

成为入侵害兽

一只感染了黏液瘤病的穴兔
一只感染了黏液瘤病的穴兔
一只在澳洲维多利亚省农场中的野生穴兔
一只在澳洲维多利亚省农场中的野生穴兔

作为一种外来物种,穴兔被引入多种环境中,并对当地植被和野生生物带来威胁。1066年诺曼征服把穴兔带进英伦三岛,至2004年11月英国有四千万只穴兔。其他地方包括夏威夷群岛的雷仙岛(1903年)和利西安斯基岛、麦夸里岛、史密斯岛、圣胡安岛(约1900年,后扩散到圣胡安群岛的其他岛屿)、澳洲新西兰[来源请求]

1859年,庄园主汤玛斯·奥斯汀把廿四只穴兔带到澳洲的维多利亚省。由于缺乏天敌,农业又为其营造理想的居所,加上当地温暖的冬天使它们可以全年繁殖,很快就蔓延至整个大陆。原来在生态位置上与兔子相等的兔耳袋狸属迅速被排挤了,成为濒危物种,但政府保护下目前数目已有增长。澳洲人兴建了庞大的防兔篱笆。但兔子既能跳得高,又能在地下挖穴,篱笆就失去了作用。1950年代引进了黏液瘤病毒,在澳洲取得成效,但在新西兰由于欠缺传播病毒必需的传染媒介,计划并不成功。这种病毒也能传染同种家兔。现今在澳洲幸存的穴兔都已经对病毒产生免疫力。导致兔出血病的兔出血症病毒已经被证实为一种对付穴兔的、安全的生物控制媒介。

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物种存续委员会的入侵物种专家小组(ISSG)列为世界百大外来入侵种

参见

  • 穴兔在澳大利亚,讲述穴兔在当地的危害
  • 兔子障碍赛,一种穴兔参与的体育活动
  • 美国家兔协会,一个致力于提供与穴兔相关的照料、教育、资讯和倡导的非牟利组织
  • 家兔品种列表
  • 美国兔子繁殖者协会

注释

  1. ^ Hoffmann, Robert S.; Andrew T. Smith (2005年11月16日). Wilson, D. E., and Reeder, D. M. (eds). ed.. Mammal Species of the World (3rd edition ed.).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pp. 209-210. ISBN 0-801-88221-4.
  2. ^ Lagomorph Specialist Group. Oryctolagus cuniculus. IUCN Red List of Threatened Species. Version 2006. 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1996 [2006年5月12日]. 。数据库简要说明了本种被列为无危的理由。
  3. ^ SECEM 2006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7-10-06.
  4. ^ 4.0 4.1 RM Lockley. The Private Life of the Rabbit. Andre Deutsch. 1964年. 
  5. ^ The virus that stunned Australia’s rabbits. [2007-06-21]. 
  6. ^ Building a Rabbit "Bomb" in Australia (PDF). SCDWS Briefs. January 1995, 10 (4). 
  7. ^ Hofmann,H: Wild Animals of Britain and Europe, HarperCollins 1995, pg.118-119 ISBN 0-00-762727-0
  8. ^ 件名:日斯巴尼亚铎斯芬德斯公使觐见颂词民国10年08月)。《数位典藏联合目录》。(2009/01/07浏览)。
  9. ^ The Camel, the Hare and the Hyrax, chapter 6 (PDF).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06-16). 
  10. ^ Kemppainen, Jouni K. Kanit keskuudessamme (The rabbits among us). Suomen Kuvalehti. 2007年10月: 76–83 (芬兰语). 

参考资料

  • Reversing Rabbit Decline 在2005年发表的关于在西班牙和葡萄牙恢复穴兔种群的工作报告,由IUCN兔和猫专家组支持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穴兔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