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阿拉曼战役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第二次阿拉曼战役.

第二次阿拉曼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第2次阿拉曼战役
第二次世界大战北非战场的一部分

澳洲士兵发动进攻 ,

英国陆军摄影师Len Chetwyn中士

摄于1942年10月24日。
日期1942年10月23日-11月3日
地点
结果 盟军决定性胜利,轴心国军转攻为退
参战方
指挥官与领导者
兵力
  • 195,000人
  • 1,029辆战车[1]
  • 116,000人[1]
  • 559辆战车(220辆德国战车和339辆意大利战车)[2]
伤亡与损失
  • 13,500人
  • 500辆战车[2]
  • 59,000人[2]
  • 500辆战车

第二次阿拉曼战役,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北非战场的转折点。这次战役从1942年10月23日一直持续到11月3日。伯纳德·劳·蒙哥马利将军于1942年8月取代了克劳德·奥金莱克,成为由英联邦士兵组成的英国第8军团司令。

这次战役的胜利扭转了北非战场的形势。盟军在阿拉曼的胜利致使纳粹德国欲占领埃及、控制苏伊士运河及中东油田的希望破灭。这次战役结束了非洲装甲军团的攻势,此场战役后轴心国于北非战场转入战略撤退。阿拉曼战役与同时期的斯大林格勒战役瓜达康纳尔战役成为同盟国进入战略反攻阶段的开始。

序幕

1942年7月德国将非洲军、意大利与德国的步兵与机械化部队等单位组成非洲装甲军团,在埃尔温·隆美尔将军的率领下已经深入埃及,威胁着英联邦军队重要的跨苏伊士运河补给线。在己方的补给线拉得太长且缺乏支援,而盟军的大批援军即将到来的情况下,隆美尔决定主动向盟军发起进攻,尽管当时他的部队还没有集结完毕。1942年8月30日,进攻阿拉姆·哈勒法的德军被击败,于是非洲军团开始准备迎击蒙哥马利派来反击的部队。经过6个多星期的集结后,英军第8军团已经作好了出击的准备。蒙哥马利指挥220,000人和1,100辆战车去攻击非洲军团的116,000人和五百余辆战车。

盟军计画

在轻足行动的名义下,蒙哥马利计划用两支突击队穿越德军在北部布设的地雷区,之后装甲部队会经过这里去打败德军装甲部队;同时一些盟军部队会在南方佯攻,这样剩余的轴心军部队就不会北上增援。蒙哥马利计划用12天的时间分“闯入,混战,击败”这3步骤来取得胜利。

第1阶段进攻的计画是:4个步兵师会推进到一个叫“酢浆草线”的地方,摧毁轴心军外部防线。与此同时,工兵单位会清除雷区中的地雷并划出安全通道,而装甲师会从这里经过并且推进到“吝啬鬼线”,在那里他们会检查自己任务的完成进度并向后方报告,他们还会夺取“皮尔逊线”,并在该处暂时停留以巩固自己的防线。这两条线都位于轴心军防区深处。

蒙哥马利,1942年11月。
蒙哥马利,1942年11月。

在战役开始的几个月前,英联邦军队使用了一些欺骗战术,为的是使轴心军在开战时措手不及。他们不仅要在可能的战斗地点方面欺骗轴心军,还要让轴心军获知错误的发起时间。这些盟军发出假情报的行动,代号为“柏特来姆行动”。9月时盟军在北部倾倒了一些废弃物品(比如拆掉的旅行箱)并将它们伪装起来,使它们看起来就像弹药库和粮仓。轴心军很自然地发现了它们,但是在此之后盟军没有发起大规模攻击,而且在一段时间过去后,那些“弹药库”和“粮仓”的位置也没有改变,于是轴心军也就没把它们放在眼里。英军第8军团遂利用轴心军失去警觉的机会,在夜间于前线将那些废弃物换成真正的弹药库、油罐和粮仓而不被敌人发现。与此同时,盟军还开始建造一条假的输油管,致使轴心军认为战役将会在盟军计划的开始时间以后开始,而地点会在南方。为了更进一步迷惑敌人,盟军在南方用胶合板来覆盖住吉普车,使之看起来像战车,而北方的战车也被盖上了胶合板,使它们看起来就像运输单位的车辆。

轴心国军的计画

大战前夕各方的部署
大战前夕各方的部署

经过阿拉姆·哈勒法一战,轴心军损失惨重。德军与义军的士兵都变得很疲惫,而且他们只能靠缴获的盟军补给来维持生活。在8月时隆美尔的部队在人员和装备上仍然具有优势,但是在此之后,英联邦军队从英国印度澳洲得到了大批人员和装备,并从美国获得了一些战车和卡车,而隆美尔的部队却没有得到任何支援,使得他失去了对盟军的优势。隆美尔一直在向国内请求支援,但是当时苏联的顽强抵抗使德国将领和军事装备都集中在了德苏战场,只有很少量的支援到达了北非。

隆美尔预料英联邦军队很快就会强大到能对他的部队发动进攻,他唯一的希望就是在斯大林格勒作战的德军能够迅速打败苏军,然后通过外高加索向南移动,威胁波斯(伊朗)和中东地区。这将会使大量的英联邦部队从埃及被送到波斯去帮助英军防守,因此英联邦军队对德军的攻击也将会延迟。 (参见英苏入侵伊朗

在这个时候,隆美尔就可以催促德军高层指挥官为他的部队提供支援。最终,他的非洲军团就会和位于苏联南部的德军联合起来,打败位于北非和中东的英联邦军队。

在那时,隆美尔的部队正在等待英联邦军队的进攻和德军在斯大林格勒的胜利。他们布设了五十多万枚地雷,它们主要由反战车地雷组成,还混有人员杀伤雷。

隆美尔将德军与义军交错部署在前线。他的部队包括了两个德军装甲师和一个德军摩托化步兵师,还有一支同样规模的意大利部队。由于盟军的欺骗战术迷惑了轴心军,使他们不清楚英军会在哪一点发起攻击,因此隆美尔在整个前线都部署了部队,如此一来就延长了轴心军集中兵力抵抗英军进攻的时间,并且部队调动的过程中也会消耗大量油料,而油料正是隆美尔所缺乏的。

战斗

阿拉曼战役一般被分为5个阶段,包括闯入(10月23日-24日)、分散(24日-25日)、反击(26日-28日)、增压行动(11月1日-2日)和突破(3日-7日)。10月29日-30日之间的僵持状态则没有特别称呼。

第1阶段:闯入

在一个平静而晴朗的月圆之夜,“轻足行动”以882门火炮连续五个半小时的炮击拉开序幕,在炮击结束后,每门炮都已经发射了大约600发炮弹。在那段时间里,一共有125吨炮弹落到轴心军的阵地上。关于这次炮击有这样一种传说:在炮击时那震耳欲聋的声音中,盟军炮兵的耳朵竟流出了血。

“轻足行动”这个行动代号是有来源的:首先出击的是步兵,他们不会触发反战车地雷,因为他们的重量太轻了,所以整个计画叫作“轻足行动”。在步兵向前推进的同时,工兵会为随后的装甲部队开辟一条安全通道,这条通道会有24呎宽,刚刚好能让战车以一路纵队前进;工兵单位必须在“恶魔的花园”(轴心军布设的反战车地雷区的外号)中开辟一条5哩长的通道。这是一项艰钜的任务,而且由于轴心军雷区的面积很大,这个任务实际上失败了。

英军第13军会在南方进行佯攻,它会与德军第21装甲师和意大利阿利埃特装甲师交战,与此同时,北部的英军第30军会在德军雷区中为英军第10军的装甲师开辟道路。

在晚上10点,第30军的步兵开始推进。他们的目标是一条假想线,德军在这条线上投入了最多的部队。当步兵前进到第一片雷区时,工兵开始为装甲部队开辟通道。第二天凌晨2点,第一批500辆战车开始推进。凌晨4点,领头的战车已经进入雷区,但战车纵队卷起了太多尘土导致能见度变得很差,战车车队堵塞的情况开始变得越来越严重。

第2阶段:分散

10月24日早晨,对于德军指挥部来说是一场灾难。盟军的炮击切断了轴心军彼此之间的通讯,更糟的是,在隆美尔回德国休假期间负责指挥德军的格奥尔格·施登姆将军因心脏病突发去世。暂时接替指挥的是里特·冯·托马将军。

这时英军第30军只清空了第一片雷区,这还不能保证英军第10军的装甲单位能够安全通过,所以在这一整天里,盟军使用了沙漠空军来攻击轴心军,那天共出动了1000多架次。

就在日出之后,德军装甲部队开始攻击英军第51师。到了下午4点时,进展仍然很小。傍晚,德国第15装甲师和意大利里特瑞奥装甲师从基德尼山脊出发去迎击澳大利亚装甲部队,阿拉曼战役中的第一次战车会战就此开始。双方一共投入了100多辆战车,到了晚上一共有半数战车被击毁,而双方仍在僵持。

就在澳军与德军装甲部队战斗时,他们左边的英军第51师正在阿拉曼战役中的第一次战车与步兵之间的战斗中抵抗着德军装甲部队的进攻。这场战斗持续了两天,英军付出极大伤亡的代价,但是他们最终夺取了基德尼山脊。

D+2日:1942年10月25日,星期日

最初的推进结束于星期日。双方都已经持续战斗了两天。盟军已经穿越了西部的雷区,准备发动一次突袭。他们现在已经推进到了东南方的米特里亚山脊,但是轴心军士兵也得益于事先所挖战壕的保护,战斗遂进入了僵持阶段。因此,蒙哥马利命令部队结束在南部的战斗,撤出米特里亚山脊并向北移动。此后整个战役集中在基德尼山脊和泰尔阿尔-艾萨,一直到僵局被打破。接下来的七天是非常可怕的。

在清早时分,德军第15装甲师和义军里特瑞奥装甲师发动了一系列的进攻。非洲军团竭尽全力寻找敌人的薄弱环节,但是一无所获。在日落时盟军的步兵开始进攻。午夜时分,英军第51师发动了三次进攻,但是没人知道战斗发生的具体地点。接着,轴心军对英军的大屠杀开始了,英军损失了500多名士兵,而且只剩下了一个指挥官。

就在第51师于基德尼山脊战斗时,澳大利亚部队正在进攻“第29点”。这是位于泰尔阿尔-艾萨西南部一座20呎高的小山,德军在这里拥有一个炮兵观察所。这个地方在当天早晨被蒙哥马利确定为重点攻击对象,随后此处的战斗进入了白热化状态。澳大利亚第26旅于午夜发动进攻,空军的飞机扔下了115吨炸弹,随后盟军占领了这座小山,并俘获了240名俘虏。接下来的一星期里,战斗仍然在进行,因为德军想要夺回这个对他们的防线来说至关重要的小山。

第3阶段:反击

D+3日:1942年10月26日,星期一

隆美尔于10月25日夜回到了北非,他在到达后立即开始评估战役形势。他发现义军的特兰托师损失了一半的步兵,第164轻装师损失了两个营,其他大部分部队也经过了高强度的战斗,所有人都只剩下了一半口粮,一大群士兵生了病,而且整个轴心国部队剩余的油料储备仅够用三天。

盟军的进攻被德军抵挡住了。温斯顿·丘吉尔抱怨说:“我们真的不可能找到一个能打胜仗的将军吗?”德军在下午3点于泰尔阿尔-艾萨附近向“第29点”发起了反击。隆美尔下定决心要夺回它,他命令所有位于基德尼山脊周边的战车全部移动到战场周围,德军第21装甲师与义军阿利埃特装甲师沿着拉赫曼小道从南方推进;这被证明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英军一直坚守着阵地,而隆美尔的部队因油料缺乏而无法撤退,因此他们只能滞留在一片开阔地上,任由盟军飞机宰割。

但是在基德尼,英军却没能打败那些所辖战车被调到泰尔阿尔-艾萨之后仍留在这里的德军,英军的每次进攻都被德军反战车炮给击退了。

所幸对于英军有一个好消息:英国皇家空军第42及47中队的蒲福式鱼雷轰炸机在圖卜魯格1击沉了“Proserpina”号油轮,这是隆美尔的部队得到补给的最后希望。

D+4日:1942年10月27日,星期二

现在,整个战役都围绕在泰尔阿尔-阿恰其尔和基德尼山脊进行着。英军第1装甲师步枪团第2营正位于基德尼西南方一个代号为“狙击”的地点。守卫“狙击”的战斗是阿拉曼战役中的一个传奇故事。菲力普在他那本名为《阿拉曼》的书中写道:

“炽热的沙漠在抖动着。士兵们躲在战壕中,从他们满是尘土的脸上流下来的汗汇成了河。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恶臭。一群群苍蝇像乌云一样盘旋在尸体与粪堆上空,折磨着伤员。战场上布满了燃烧中的战车与运兵车,还有损坏的枪炮与车辆。当枪炮膛中的高爆炸药爆炸时,烟雾与尘土便向四处飘散。”

迫击炮与榴弹炮的炮弹呼啸了一整天。大约在下午4点时,英军战车误击了自己的友军,造成了重大伤亡。下午5点,隆美尔命令德军与义军战车向“狙击”发起进攻。在只有四门反战车炮可用的情况下,步枪团击毁了来犯的德军第21装甲师40辆战车中的37辆,其余3辆撤退了;然而德军又发起了新一波攻击,但这回他们被打得只剩下了9辆战车。英军步枪团现在只剩三门反战车炮,每门炮只剩3发炮弹,但是德军放弃了进攻。

D+5-6日:1942年10月28日-29日,星期三-星期四

澳大利亚第9师一直在向泰尔阿尔-艾萨西北推进,他们的目标是推进到铁路南方的一处名为“汤普森的岗哨”的敌军据点并突破敌军防线,并推进到沿海公路。在那天结束时,英军还有800辆战车,轴心军还有148辆德军战车及187辆意大利战车。得知了“路易西亚诺”号油轮在圖卜魯格外沉没的消息后,隆美尔对他的下级军官们说:“对我们来说撤退是很不可能的。因为我们没有足够的油料。现在我们只有一个选择,就是在阿拉曼战斗到底。”

D+7-9日:1942年10月30日-11月1日,星期五-星期日

10月30日的夜晚,之前计画中的战斗仍在继续,澳大利亚第9师仍在进攻。那一晚是他们突破敌军防线的第三次尝试,最终他们到达了沿海公路。31日,隆美尔下令向已被盟军占领的“汤普森的岗哨”发动四次报复性进攻。战斗异常激烈,还经常出现短兵相接的情况,但是即便如此,轴心军仍未能夺回任何土地。11月1日,隆美尔又尝试着要将澳军赶走,但是激烈的战斗给他的部队带来的只有人员和武器装备的损失。现在对于隆美尔来说失败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了,他开始计划撤退,并且随大部队撤到富卡,一个在原地点以西几哩外的地方。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就在这个时候,1200吨油料被送到了隆美尔那里,但是再想反击已经为时太晚,这些油料只能被白白烧掉。

第4阶段:增压行动

这一阶段的战役开始于11月2日凌晨1点,英军目标为消灭轴心军装甲部队,迫使敌人在开阔地上作战,消耗轴心军的油料储备,切断敌军补给路线,最终瓦解敌军。增压行动是战役开始以来最紧张、最血腥的阶段。这个行动的目标为攻占泰尔阿尔-阿恰齐尔,轴心军的最后一道防线。

这次进攻从盟军空军对泰尔阿尔-阿恰齐尔和希迪阿巴德阿尔-拉赫曼的连续七小时轰炸拉开序幕,在此之后是360门火炮连续4个半小时的炮击,一共发射出了15,000发炮弹。增压行动最初的攻击任务由纽西兰军来负责(尽管用于进攻的步兵是英军步兵师中的两个旅,而用于进攻的装甲部队为纽西兰师中的英军第9装甲旅)。纽西兰军的指挥官弗雷伯格本不想让他的部队执行这个任务,因为他的部队已经筋疲力竭了,但是上级没有答应,于是在这个11月中的寒冷夜晚,纽西兰部队出发了。

步兵们完成了他们的任务,但是发生了和战役第一天的“轻足行动”一样的状况:直到第二天早晨,工兵才在雷区中开辟了安全通道,因此第9装甲旅无法藉着夜色掩护去攻击敌军。在11月2日破晓时分,德军88毫米炮击中了一辆又一辆的英军战车。第9装甲旅没能完成他们的任务,他们有75%的人员伤亡,并且在128辆战车中有高达102辆被击毁,但他们终究在轴心军防线中打开了一个缺口,因此现在英军第10军中由雷蒙德·布里格斯率领的英军第1装甲师可以开始与敌人战斗了。在正午时分,120辆意大利和德军战车开始出发,它们的目标是打赢阿拉曼战役中规模最大、最关键,也是最后的一场战车大会战:阿恰齐尔山脊之战。这场战斗持续了一整天。

“沙漠在热浪中抖动。它只能被看作一个被高爆炸药爆炸时产生的尘土笼罩的地方,一个被燃烧中的坦克和卡车产生的烟弄得很昏暗的地方,一个被无数枪支的火光照亮的地方,一个红色、绿色和白色曳光弹满天飞的地方,一个在轰炸中震颤的地方,和一个被双方的炮火弄得震耳欲聋的地方。”

这次战车大战的结果被后人归结为“彻底击败了德军战车”。尽管双方损失了大约同样多的战车,但是这个数量对于英军来说只是一小部分,对于隆美尔来说则几乎是全军覆没。

隆美尔将在南方的义军阿利埃特装甲师调到了泰尔阿尔-阿恰齐尔,以协助德军进行最后的防御。在当天夜晚,轴心国部队只剩下32辆战车还在前线。就在非洲军团于阿恰齐尔作最后的斗争时,隆美尔开始向富卡撤退了。

第5阶段:突破

隆美尔向希特勒发送电报说他的部队现在不堪一击,现在正在准备撤退,但是希特勒要他再多坚持一下。冯·托马告诉隆美尔说:“我现在就在战场周边。第15装甲师只剩10辆战车,第21装甲师剩下14辆,里特瑞奥装甲师还有17辆。”隆美尔给他看了希特勒的电报,于是他留了下来,继续指挥非洲军团。

冯·托马与他那几乎被全数歼灭的第15和第21装甲师并肩作战,他们迎击的是英军150辆战车;他亲自坐在战车中指挥,一直到己方最后一辆战车被摧毁。最后,冯·托马独自一人站立在他自己那辆燃烧着的战车旁边,那个地方后来被称为“德军战车坟场”。

轴心军剩余的部队仍然在战斗。他们的防线已经被撕开了一个12哩宽的缺口。“如果我们还停留在这里的话,我的部队连三天也坚持不了……如果我执行元首的命令,那么我的部队可能拒绝服从我……我的部队是第一位的!”隆美尔违背希特勒的指示,最终下令麾下部队大规模地撤退。

D+12日:1942年11月4日

11月4日,战役中最后阶段的战斗开始了。英军第1、第7及第10装甲师穿越了德军防线,行驶在开阔的沙漠地区。英军获得了胜利。轴心军部队正在撤退。这一天,义军的阿利埃特装甲师、里特瑞奥装甲师和特利埃斯特摩托化师全军覆没。在最后的战斗中,作为后卫掩护非洲军团撤退的阿利埃特装甲师向隆美尔发出了电文:“敌军战车已突破我师南翼,全师已遭包围,位置在比尔阿巴德西北5公里,阿利埃特装甲师的战车仍在战斗!”

在这次战役中,隆美尔损失了12000人和350辆战车,他的部队只剩下80辆战车堪用。盟军的损失也很惨重:有23500人伤亡或失踪,这是第8军团步兵人数的四分之一。当道格拉斯·温伯利将军向英军第9装甲旅的约翰·居里询问哪些是他剩余的部队,他指着12辆战车说:“他们是我剩余的装甲部队。” 温伯利将军说:“不许再这样了。”

战役示意图

  • 10月23日晚上10:00,盟军进攻
    10月23日晚上10:00,盟军进攻
  • 10月24日下午6:00,轴心军装甲部队反击
    10月24日下午6:00,轴心军装甲部队反击
  • 10月25日晚上,盟军试图冲破防线
    10月25日晚上,盟军试图冲破防线
  • 10月25日下午,轴心军反攻,却被澳军第9师袭击
    10月25日下午,轴心军反攻,却被澳军第9师袭击
  • 10月25日晚上10:30至26日凌晨3:00,盟军从三个方向进攻
    10月25日晚上10:30至26日凌晨3:00,盟军从三个方向进攻
  • 10月26日下午5点,盟军推进,盟军进攻基德尼山脊,轴心军装甲师反击
    10月26日下午5点,盟军推进,盟军进攻基德尼山脊,轴心军装甲师反击
  • 10月26日至10月27日的夜晚,双方重新部署
    10月26日至10月27日的夜晚,双方重新部署
  • 10月27日早上8:00,轴心军尝试重新夺取基德尼山脊失败
    10月27日早上8:00,轴心军尝试重新夺取基德尼山脊失败
  • 10月28日,盟军企图进攻义军Trento师
    10月28日,盟军企图进攻义军Trento师
  • 10月29日,轴心军重新部署其部队
    10月29日,轴心军重新部署其部队
  • 10月31日上午11:00,增压阶段开始,盟军未能成功,但打出了一道缺口
    10月31日上午11:00,增压阶段开始,盟军未能成功,但打出了一道缺口
  • 11月2日上午9:00,战车大会战;11月2日晚上10:00,轴心军开始撤退
    11月2日上午9:00,战车大会战;11月2日晚上10:00,轴心军开始撤退
  • 11月3日,轴心军撤离前线
    11月3日,轴心军撤离前线
  • 11月3日,轴心军停止撤退
    11月3日,轴心军停止撤退
  • 11月4日上午7时,盟军突破义军Trento师,义军Bologna师及Ariete师被击溃,轴心军败退
    11月4日上午7时,盟军突破义军Trento师,义军Bologna师及Ariete师被击溃,轴心军败退

分析及影响

蒙哥马利将这次战役看作是一场消耗战,就像在一战时一样。他也准确地预测了战役的持续时间及盟军损失。[3]盟军将炮火支援运用地很完美,但是他们的装甲部队却还应用着骑兵战术,这使大批战车在步兵伴随和空中支援不足的情况下于开阔地上向敌人发起猛攻,造成了重大伤亡。盟军只是有限度地利用了空中支援,但是与之相比,德国空军意大利空军却几乎根本没有为地面部队提供支援,他们的精力都集中在了空战上。

阿拉曼战役是盟军第一次打赢的大型战役。丘吉尔在1942年11月10日发表了他对这场战役的著名评论:“这场战役不是战争的结束,甚至不是战争结束的开始,而可能是战争开始的结束。”这是蒙哥马利最光荣的成就,日后他被授予爵位时,获得了“阿拉曼的蒙哥马利子爵”的称号。

尽管英军取得了胜利,但是事实上在此战前蒙哥马利向美方施压,要求美方提供大量装甲车辆及物资,否则计划只能无限期延后。在享有人员、战车数量的优势和绝对的制空权的情况下,击败装备不足的轴心国部队,多少令人对蒙哥马利的胜利成就有些质疑。另一方面,虽然隆美尔损失了大量兵力、战车与飞机,但实际上这些损失有许多是出自意大利军。一部分经验充足的德国装甲兵还是保留了下来,并在未来的作战中一直维持1:4的战斗交换比。

隆美尔一路撤到了突尼斯高地,在那里,他的部队补充了人员和装备。这些支援如果在阿拉曼战役中及时送到的话,将会是非常有用的。隆美尔现在面临着两面作战的态势,英联邦部队从东边追击他的部队,美军则在西边一步步逼近。以一场小战役来战胜轴心国部队的想法,由于缺乏经验的美军在卡瑟琳小道之战中所犯下的错误而被放弃。这个错误使突尼斯战役成为了一场漫长且艰难的战斗。

重要性

直到突尼斯战役之后,隆美尔才失去了在北非战场取胜的全部希望。即使这样,阿拉曼战役还是盟军的辉煌胜利,也是一次决定性的战役。到了1943年,所有轴心国部队均被逐出了非洲战场,盟军也开始将注意力朝地中海集中。

脚注

  1. ^ 1.0 1.1 Buffetaut, Yves(1995);Operation Supercharge-La seconde bataille d'El Alamein; Histoire Et Collections
  2. ^ 2.0 2.1 2.2 Carver, Michael(1962); El Alamein; Wordsworth Editions; ISBN 1-84022-220-4
  3. ^ Montgomery, Bernard Law, Nigel Hamilton,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UP (2004)

延伸阅读

  • 《Alamein》作者:Jon Latimer 出版社:John Murray 出版时间:2002年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第二次阿拉曼战役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