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语流行音乐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粤语流行音乐.

粤语流行音乐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本条目存在以下问题,请协助改善本条目或在讨论页针对议题发表看法。 此条目需要精通或熟悉相关主题的编者参与及协助编辑。请邀请适合的人士改善本条目。更多的细节与详情请参见讨论页。 此条目可能包含原创研究或未查证内容。请协助添加参考资料以改善这篇条目。详细情况请参见讨论页。
本条目为
香港人口文化系列之一
香港人口普查
2011年人口普查
香港人    新界原居民
海外港人
宗教与风俗
哲学
语文    用语
文学
建筑
殡仪    节日与公众假期
饮食    烧烤文化
电影    电视
音乐
传媒
艺术    古迹
漫画    动画
体育
网络文化    高登文化
香港次文化
无厘头文化
MK文化
MK Pop
港铁文化
巴士迷文化
其他香港系列
地理 - 历史 - 政治
教育 - 治安 - 经济
香港主题首页

粤语流行音乐(英语:Cantopop),又名香港流行音乐广东歌,主要是指产生于香港的本土音乐,同时也用于指代音乐的创作、制作和消费的文化背景。[1]

粤语流行音乐于1970年代中期由《铁塔凌云》(许冠杰作曲及主唱、许冠文填词)及《啼笑因缘》一曲[2](顾嘉煇作曲、叶绍德填词、仙杜拉主唱)所带动,因此被视为本地流行音乐的分水岭;其后蓬勃发展(另有论者认为是1973年的《分飞燕[2])。

粤语流行音乐深受多种曲风影响,包括爵士摇滚节奏蓝调电子西方流行音乐等,并拥有跨国的乐迷基础,特别是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包括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度尼西亚泰国等)[3]

起源

一般说法粤语流行曲源于1930年代中期,但确切的源头意见不一,有着不同的说法。惟初期的粤语流行曲脱胎自粤曲中的小曲,乃不争的事实。小曲是传统粤剧的过场谱子[4],除原有的广东谱子外,亦都套用易于上口的曲子,填上粤语曲词,以粤曲的唱腔及配乐出现。

1930年代

  • 早于三十年代,已经有粤语歌曲出现;其中1935年电影《生命线》主题曲《儿安眠》(李绮年主唱),可以说是粤语流行曲的鼻祖。

1950年代

  • 1950年代前的香港社会结构大致可分为三个阶层:上层是英国殖民政府高官、外资商行高层与一小撮华人商办与富商;中产阶层只占少数;下层是佣工、文员、和占大多数的劳动人口。各阶层的交往与流动不多,泾渭分明,绝少互相沟通[5]。但1949年大量移民涌入香港,香港人口激增到250万人,是战前的四倍多。香港新移民之中,除了少数的资本商家和专业人士外,绝大部分都是操粤语的广东农村居民,在1950年初期,真正流行的音乐是粤曲

从粤剧滋生出纯演唱的粤曲歌坛,将全出粤剧化整为零,在民间流传,一般歌坛附设在茶楼之内,供人品茶听曲,消费尚算普及,平民可以负担,在五十年代初期,十分兴旺[6]

  • 1952年,香港和声唱片公司制作首批粤语流行曲唱片。这些唱片的主要市场其实是东南亚、星加坡一带的圹工,制作相对粗糙,在香港虽有一定流行程度,但未成气候, 地位比较低微。这些歌曲继承粤曲传统,但体裁较短,多用西乐伴奏,演唱时多用自然发声,歌词贴近口语;当时被称为粤语时代曲(相对国语时代曲)或粤语流行曲。当时制作这些粤语流行曲的,包括有周聪吕文成、王粤生等等。唱的包括有周聪、吕红、何大傻、芳艳芬等。这段时期的粤语流行曲,曲不少是来自粤曲、但亦有改自国语歌曲及欧西音乐;当中更有部分是原创音乐。[7]

1960年代

及至1960年代时,也是香港粤语电影流行的年代,不少香港电影更卖埠东南亚等地而大受欢迎,谭炳文邓寄尘郑君绵等当时的电影演员均曾推出唱片。当时粤语流行音乐只是粤语电影的附属品,未能独当一面成为艺人发展的事业。而且一般香港粤语片中粤剧风格的唱腔亦不易受年轻人的喜欢,被认为是陈旧和市井的,好像“庙街王子”-尹光就是其中的代表。当时的大部分年轻人还是依旧偏好于英文歌曲和国语歌曲。 1960年代后期,来自的马来西亚郑锦昌上官流云新加坡丽莎打开香港市场,当时的郑锦昌有“粤曲王子”之称、而丽莎被称为“粤曲王后” [8]。他们的经典名曲包括《新禅院钟声》、《唐山大兄》、《相思泪》、改编披头四的《行快啲啦》(Can't Buy Me Love)、《一心想玉人》(I Saw Her Standing There) 等,可是仍未令粤语流行音乐走出低下阶层音乐的形象。其他当时的主要电影演员如陈宝珠胡枫吕奇萧芳芳等也有不少歌曲作品,主要是电影插曲。

1960年代中期,本地战后新生代开始成长。1964年披头四访港后,带动一批香港本地年青人组合乐队。这些乐队成员很多仍是学生,多数都是来自本地的英文学校,他们听英文歌成长,乐队亦顺理成章演奏英文歌。当时本地著名歌手,大部分都是来自这些乐队,较为现时香港人所熟悉的包括有祖·尊尼亚(Joe Junior)与黎爱莲(Irene Ryder)和泰迪罗宾(Teddy Robin)等。到了70年代中期香港粤语流行曲兴起时,台前幕后的音乐人很多亦是来自这些乐队成员。但是在60年代,香港的娱乐场所如酒廊、夜总会、舞会等,仍是由英文歌曲及国语歌曲所主导。

发展期

1970年代

1971-74年,粤语流行曲的前夜

1970年代,粤语流行音乐此时开始萌芽。1971年,郑少秋改编自《东京夜曲》(原唱李香兰)的粤语歌《爱人结婚了》,已薄具名气。1973年,用传统粤乐填词的港产粤语歌分飞燕发行后大受欢迎。

承先启后-粤语流行曲中期发展史

1972年4月[9]:15,许冠杰主唱的《铁塔凌云》更是近代粤语流行曲先例[10])。 香港无线电视节目双星报喜》第一辑播完后,主持许冠文到世界各地旅游,期间作了一首英文诗,回港后另一位主持许冠杰把它翻译成中文,谱曲演唱,并在新一辑的《双星报喜》内发表(当时叫《就此模样》,后来才改名为《铁塔凌云》),结果反应空前理想,带动了香港当代粤语流行曲的发展。[11]

此外,港产电视剧在1970年代开始流行,亦为粤语流行曲注入强大动力。1973年无线电视剧集《烟雨濛濛》推出同名主题曲(顾嘉煇作曲、苏翁作词、郑少秋主唱),史无前例地采用粤语歌,开粤语音乐界一先河;然而曲风过于前卫而未能走红。1974年电视剧《啼笑因缘》的同名主题曲更脍炙人口。此后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作曲家顾嘉煇、黎小田以及填词人黄霑、卢国沾、邓伟雄、郑国江等音乐人,谱写了大量电视歌曲,当中不少至今仍获奉为经典之作。

港产片的兴起亦有推动之功,如电影《鬼马双星》、《天才与白痴》里许冠杰的歌曲及温拿乐队为电影《大家乐》所唱的歌曲就分别被乐评人黄志华称为粤语流行曲振兴的第二、第三波[12]:453。其后1970年代末的香港新浪潮多元的题材更大大拓阔了词人的创作空间,如《茄喱啡》的主题曲《人生小配角》描绘龙套的小人物心理、《点指兵兵》的同名歌曲谈及宿命,均属当年罕见的歌词题材[13]:42-43。

《铁塔凌云》、《啼笑因缘》、《鬼马双星》等歌曲好评如潮后,许多歌手纷纷由英文歌及国语歌的路线,转而唱广东歌。其中最有名的有温拿乐队徐小凤关正杰罗文甄妮叶丽仪林子祥叶振棠陈洁灵 等。随着社会气氛逐渐改变,大众开始不再认为唱英文歌和国语歌才是高格调的表现。

同时期,斯里兰卡籍广告人Hans Ebert在美国流行音乐权威杂志《告示版》上首次使用“Cantopop”这个专有名词来称呼粤语流行曲[5],也介绍了他所认为的粤语流行曲鼻祖——许冠杰[14]

填词风格上的改变

早期的粤语时代曲,有两极化的填词现象:一部分像粤曲一样,或称为鸳鸯蝴蝶派,用较严谨的书面语甚至文言文写作歌词。这一类比较文雅的歌曲至今仍为人熟悉的,有《天涯孤客》、《啼笑姻缘》与《一水隔天涯》等等(部分歌曲的填词风格,也深受日本演歌的影响);另一类就是人们所说的“鬼马歌”、广东民间小调,以香港地道的粤语口语填词,内容每每幽默诙谐,描写一般市民大众的生活和感受,所以得到草根阶层的共鸣。例子有《半斤八两》、《打雀英雄传》等。[15]

“为怕哥你变咗心,情人泪满襟。爱因早种偏葬恨海里,离合一切亦有缘分。”-《啼笑姻缘

“六婶、三太公,大众开台喇,面似莲蓉。又放工,打餐懵,围埋砌几圈,论呀论英雄。”-《打雀英雄传

随着粤语流行曲逐渐脱离“时代曲”的框架,新一代的填词人(如黄霑郑国江卢国沾等等),凭着深厚的文学素养,在流行曲的歌词上,作出史无前例的改革:摒弃传统的“粤曲风格”,将歌词写得更贴近现代人的生活;同时开拓新的题材,撰写非情歌,将粤语流行曲的热潮推上高峰,并使流行曲歌词升格到艺术层次。譬如1979年郑国江所填词的《故乡的雨》[16],写乡思亲情,情景交融,语意真切,具有很强的感染力:

“一封家书 一声关注 一句平常的体己语……滴滴细雨语儿时 问我有否记挂旧燕子……”-《故乡的雨》

巅峰期

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初,由李泰祥作曲、女作家三毛写词、齐豫演唱的《橄榄树》掀起了台湾的“校园民歌热”,同时带动香港“城市民歌”的兴起。香港电台于1981和82年举办了两届“香港城市民歌创作大赛”,诞生了《问》(区桂芬、叶源春主唱)、《昨夜渡轮上》(李炳文主唱)等著名民歌[17]。而商业电台六啤半”(多位唱片骑师)所演唱的“城市民歌”系列,亦展现了本地创作的新力量,为当代粤语流行曲注入了一股清流。

1980年代

经典巨星时代

1980年代不仅是粤语流行曲百花齐放的日子,亦是香港乐坛的全盛时期,影响力更遍及非粤语地区如中国大陆台湾。从1970年代中后期至1980年代初,个人风格强烈且能独当一面的经典粤语歌手辈出,配合幕后音乐人才涌现,成就了经典巨星的时代。演唱派如关正杰徐小凤甄妮罗文,唱作型如许冠杰林子祥陈百强,以至中期冒起的超级偶像谭咏麟梅艳芳张国荣等,都同时大放异彩,至今仍拥有跨时代的影响力。八十年代的歌手无论在音乐造诣、现场功力及曲风多元等方面均有相当的水平,为乐坛后起者树立了典范,而当时的唱片的发行量及销售量,亦印证了这段时期的香港粤语流行乐坛已发展成熟。

从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中期活跃于粤语流行乐坛的实力歌手亦多不胜数,包括早期的郑少秋汪明荃叶振棠张德兰叶丽仪李龙基、柳影虹、钟镇涛、大AL、威利薰妮陈洁灵叶德娴杜丽莎关菊英曾路得雷安娜麦洁文夏韶声区瑞强彭健新蔡枫华卢冠廷等。

三王一后

当中,谭咏麟张国荣陈百强梅艳芳,合称“三王一后”,于1980年代开始雄霸乐坛,获塑造为划时代超级偶像,不但唱片销售和演唱会场数屡创高峰,四人的歌艺、形象和台风亦风靡了大量的歌迷。每年的最具代表性乐坛盛事——由无线电视台(TVB)自1983年起主办的“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当中的最受注目奖项(由1984年第二届起增设)为“最受欢迎男歌星”、“最受欢迎女歌星”及“金曲金奖”,80年代中期开始都主要由谭、张、梅三人囊括。80年代乐坛的流行榜及颁奖礼竞争非常激烈,每年的颁奖礼都是城中的重大话题。由于科技尚未如现今发达,亦未有互联网或翻版,因此收听流行曲及购买唱片就成为市民生活的重要部分,流行曲的普及与社会民生息息相关。

男歌手方面, 陈百强自1979年甫出道即迅速走红,音乐才华备受肯定、是香港流行乐坛史上第一位被冠“偶像”之艺人。有说当时“全香港有一半少男少女喜欢陈百强”。除了自己作曲以外,1982年翻唱《今宵多珍重》,成家传户晓的金曲,亦替陈百强带来其他年龄阶层的乐迷,虽然在1985至86年曾一度出现创作樽颈,更一度被八卦杂志误传死讯,不过在1987年,他的原创作品《我的故事》为他赢得十大中文金曲奖,在1988年,他推出的专辑《神仙也移民》中的《烟雨凄迷》让他重回劲歌总选。及至1983年谭咏麟突然冒起,在1984年凭着《雾之恋》和《爱的根源》两张专辑,谭跃升为非常受欢迎的男歌星,在该年度的乐坛颁奖礼上获得多个大奖。每一季度的季选上,谭咏麟都至少有两首歌入围,而《1984年度十大劲歌季选》四季共40首的金曲中,他一人更独占10首;谭咏麟曾于1984年至1987年四连夺“最受欢迎男歌星”奖项,直至1988年初终在颁奖台上宣布不再参加具有竞争性的乐坛颁奖礼。

张国荣出道初期(宝丽金时期)曾被指声线过尖,直至1983年《风继续吹》开始确立低沉的唱法,才开始爆红,1984年凭专辑《Leslie》中的主打歌《Monica》荣登一线歌手,与谭咏麟力争一日长短,谭、张两人于1984至87年间之争可算是相当白热化,双方歌迷关系紧张,更发生双方乐迷打架的事件,成为他宣布不再领奖的导火线。谭咏麟退出领奖后,张国荣亦在毫无悬念下大热夺得1988年及1989年的“最受欢迎男歌星”奖项,随后处于事业巅峰期的他宣布“封咪”告别歌坛,并举行了多场卖座的告别演唱会。此外,陈、谭、张三人亦曾应邀出席日本音乐节与日本歌手同台演出,电视亦有播出。音乐制作上,谭咏麟曾改编多首日本曲,甚至特别邀请日本作曲家度身订造广东歌,又与谷村新司、玉置浩二、早见优等歌手合作。

女歌手方面,梅艳芳继甄妮后称霸乐坛,于1984年起可谓一支独秀,有“百变梅艳芳”及“乐坛大姐大”的称号。梅于1982年参加无线电视举办的第一届新秀歌唱大赛夺冠而入行成为歌手,推出《心债》 一曲时已广受注意,及至1985年,专辑《似水流年》和《坏女孩》令其登上“十大劲歌”“最受欢迎女歌星”的宝座;1985至1989年间,她更五度夺得此奖,直至1990年宣布不再领奖为止。1989年梅得到艺术家年奖,得到流行文化以外的肯定。

从1980年代后期至1990年代初,林子祥叶蒨文陈慧娴张学友林忆莲及乐队Beyond达明一派太极乐队及组合草蜢等均曾叱咤乐坛,红极一时。其他同期的流行歌手还有林志美蒋丽萍蔡国权邝美云吕方杜德伟刘美君苏芮王杰关淑怡等等。

改编日本的歌曲

从1980年代初期起,香港乐坛开始改编日本歌曲并填上粤语歌词,例如谭咏麟及蔡枫华的《忘不了您》、《恋人》(五轮真弓《恋人よ》)、《酒红色的心》(安全地带《ワインレッドの心》)、《月蚀》、《爱在深秋》,张国荣的《不羁的风》(大泽誉志辛《La Vie En Rose》)、《Monica》(吉川晃司《モニカ》)及陈百强的《深爱着你》(稲垣润一《谁がために》)。而梅艳芳的《夕阳之歌》、陈慧娴的《千千阕歌》、Blue Jeans的《无聊时候》这三首更同时改编自近藤真彦的《夕烧けの歌》 其中谭咏麟梅艳芳张国荣 均有中多首改编自中森明菜的歌曲。到了九十年代初,四大天王时期,日本改编曲仍是大行其道,其中宝丽金取得的日本改编曲最为盛行,而被改编的原曲,在当时日本都均是巨星级叱咤一时的热门歌曲 如小田和正桑田佳祐恰克与飞鸟中岛美雪工藤静香德永英明、荻野目洋子等。

1990年代

“四大天王”时期

1992年起,张学友刘德华黎明郭富城被传媒封为“四大天王”,“四大天王”支配香港乐坛,并垄断四大电子传媒音乐颁奖典礼的奖项。虽然张学友凭着出众的歌艺而雄霸整个乐坛及使香港音乐冲出国际,并成为了1990年代的乐坛巨星,但乐坛已开始出现吹捧偶像而不重实力的现象(如林忆莲的专辑《野花》,口碑叫好,却出现“曲高和寡”的现象,销量一般),整个粤语歌坛的一线男歌手亦被认为只有张学友一人是以实力为主发展的歌手。天王黎明凭《那有一天不想你》于1994年度包办tvb《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金曲金奖”、903《叱咤乐坛流行榜颁奖典礼》“至尊歌曲”及“我最喜爱歌曲”、rthk《十大中文金曲颁奖典礼》“全球华人至尊金曲”、997《新城劲爆颁奖礼》“年度歌曲”;女歌手方面则分为几个阶段,九十年代初(1990-92年)毫无疑问是叶蒨文林忆莲两大天后争霸的天下,两人亦先后成功打开中港台市场,及至1993年王菲的迅速崛起使三人同一时间各领风骚,后来,随着叶林于1994年后分别淡出及转移台湾市场发展,王菲于1994年至往后数年开始独步乐坛,而王菲不少作品被认为是对多种另类音乐的尝试,是80年代乐队热潮过后在粤语音乐上最具探索性、音乐个性最别树一格的歌手之一;九十年代中期也曾出现过其他崛起的女歌手,当中包括彭羚郑秀文曾相继成功登上天后宝座,彭羚以出众唱功实力获得认同,而郑秀文则以大胆鲜明形象及流行性较高的歌曲赢得大众的注意与赞赏(郑亦为1990年代出道女歌手红馆个人演唱会总场次最高的歌手)。到了九十年代末则有形象正面见称的陈慧琳成功登顶。此外,其他人气歌手如许志安李克勤关淑怡郑伊健李蕙敏周华健陈晓东周慧敏郑中基等,也曾于九十年代活跃及走红于乐坛。

音乐新尝试

张学友于1996年与香港管弦乐团一连合作四场现场音乐会《爱与交响曲》,将流行音乐与交响乐相结合,当时赢得外界极佳的反响,令香港许多青年一代以最直接的方式接触到交响乐甚至于古典音乐领域,多位歌手更是主动效仿,推出一系列的流行曲与交响曲合作的演出,均获得了甚佳的反应。当然,最早期尝试此举的是张学友本人的偶像关正杰。他早于1982年就与顾嘉煇指挥的香港管弦乐团在伊利沙伯体育馆举行了一连四场的演唱会,成为一时佳话。

张学友于1997年展开大型音乐剧:《雪狼湖》的制作与表演,将粤语流行音乐与音乐剧容纳在一身;当时在香港体育馆接连加场,最后连续公演42场,成为当时全城热议的话题。《雪狼湖》的成功对于流行音乐歌手是一种新的尝试,但是因为种种因素,其他歌手并未主动效仿,并未带来一种潮流。

广告歌曲空前盛放

“四大天王”亦有大量参与广告演出,使广告歌曲非常流行,由1993年黎明的和记电讯广告系列掀起热潮。接着有张学友的电讯盈科光影岁月系列广告、刘德华的爱立信广告及郭富城的百事可乐,影响巨大。其他歌手亦争相仿效,较深刻的包括王菲、郑秀文、郑伊健、陈慧琳及汤宝如的广告歌。

歌手淡出颁奖礼

1999年,黎明和张学友先后宣布不领取乐坛奖项。 “四大天王”时期之后,吹捧偶像而不重实力的现象在1990年代末期愈来愈明显,加上唱片公司和电子传媒只重视市场和包装而不重视音乐创作,导致音乐界人才青黄不接。而此时比较受欢迎的歌手,主要为刘德华郭富城王菲郑秀文陈慧琳陈晓东郑中基许志安陈奕迅谢霆锋梁咏琪杨千嬅等。

大中华时期

1995年以及1996年,张学友取得世界音乐颁奖典礼的亚洲最杰出歌手以及最受欢迎华人歌手大奖;而其粤语专辑《情不禁》,《真情流露》亦让他攀上销量高峰。其后所发行的数张国语唱片如《吻别》和《祝福》等更为他成功打开中国大陆市场,并红遍台湾新加坡等国语地区,正式为粤语流行乐揭开大中华流行音乐时代。他在1995年全年时间即举办了100场的世界巡回演唱会,在北美、欧洲和澳洲不仅受到当地华人的欢迎,更令许多西方国家的本地传媒及专业乐评人开始关注亚洲乃至香港的流行音乐。[18][19]

此时,部分非粤语为母语的歌手亦尝试发行粤语唱片,如台湾吴奇隆苏有朋金城武伊能静吴倩莲张信哲许茹芸苏慧伦地区的陈洁仪许美静巫启贤;来自香港但在台湾主力发展的周华健邰正宵孙耀威等等。他们为粤语流行音乐添上了更多不同元素,而此风气一直持续至1999年为止。

平稳期

2000年至2004年

在2000年代初一线活跃的歌手,主要为刘德华陈奕迅谢霆锋许志安李克勤古巨基郑秀文陈慧琳杨千嬅容祖儿Twins。经典金曲包括《K歌之王》、《Shall we talk》、《少女的祈祷》、《感情线上》、《活着VIVA》、《明年今日》、《好心分手》、《伤逝》、《我的骄傲》、《七友》、《小城大事》、《美中不足》、《爱与诚》,而流行金曲包括《花花宇宙》、《大日子》、《烂泥》、《终身美丽》、《痛爱》、《玉蝴蝶》、《高妹》、《可惜我是水瓶座》、《下一站天后》、《好心好报》、《奇洛李维斯回信》、《世上只有》等等。

男歌手方面,后起之秀陈奕迅许志安古巨基于903受重视,而前辈刘德华李克勤较受tvb重视。而谢霆锋更于2002年获得世界音乐奖亚洲最高销量歌手奖项

女歌手方面,2001年至2003年分别由天后郑秀文杨千嬅容祖儿包办TVB《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最受欢迎女歌星”、903《叱咤乐坛流行榜颁奖典礼》“叱咤乐坛女歌手金奖”及“叱咤乐坛我最喜爱女歌手”,其中容祖儿更打破80后无乐坛天后的局面,至2004年起天后杨千嬅容祖儿更开始正面交锋。另关心妍卢巧音亦曾于02-03年间凭歌曲走红,出现小高峯。

自1997年起盗版唱片逐渐盛行,充斥市面,互联网下载歌曲的风气亦在1999年开始盛行。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席卷全球,使香港经济衰退;2003年,SARS事件发生,北京和香港的疫情最为严重,使香港经济再现衰退。以上种种原因以致香港唱片市道相对1980年代高峰期大幅下泻,市道疲弱,唱片公司收入大减,一些大型唱片公司受不住冲击,面临结业或撤出粤语音乐市场,像华星唱片滚石唱片等等。自此以后,香港乐坛逐步衰落。不少1990年代的巨星如张学友王菲郑秀文黎明郭富城等等已渐渐淡出歌唱演出,部分转而发展电影甚或尝试音乐剧等演出;亦有多位知名、前辈天皇巨星级歌手及音乐人因各种原因逝世,包括张国荣梅艳芳罗文黄霑林振强等等,对香港粤语流行音乐影响极大。部分1970年代、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期的歌手以高姿态复出及举行演唱会,如许冠杰徐小凤甄妮林子祥叶蒨文林忆莲beyond乐队、组合草蜢等等,但仍未能帮助打救香港乐坛。

2000年:香港电音舞曲时代

1999年尾,雷颂德引入电子舞曲,替陈慧琳黎明创作了多首电音舞曲,取得空前成功,其他歌手如郑秀文郭富城亦相继加入潮流,掀起电子舞曲风潮,一发不可收拾。四人的电子舞曲风潮均风靡台湾中国大陆东南亚等地。可惜地,这种现象未能持续。

2001年:男女歌手大放异彩

2002年:杨千嬅与Twins偶像派当红

乐坛由当红偶像派歌手称霸,例如天后杨千嬅Twins等等,她们的特点为歌影双栖发展,其推出的唱片、电影、广告不但产量高,而且唱片、电影的销量及票房俱佳,唱片包装精美,更附有精美赠品及海报,惟歌手唱功开始不受重视。

2000年起,由于音乐界人才青黄不接,唱片公司陆续出现裁员和结业潮。唱片公司为寻找赚钱途径而尝试邀请电影界受欢迎的演员成为歌手,或者物色模特儿成为歌手,令香港乐坛变得只重视市场和形象而不重视歌唱实力,大量只有外表但歌艺低下的新人在乐坛涌现,大量偶像派歌手纷纷出道,例如古天乐张家辉陈冠希方力申陈司翰余文乐萧正楠李逸朗ShineBoy'Z陈慧珊李彩桦陈文媛黄伊汶张燊悦郑希怡李茏怡赵颂茹陈见飞薛凯琪邓丽欣林子瑄周丽淇梁洛施戴梦梦TwinsCookies2R女生宿舍等等, 可是,大部分在这个时期出道的新歌手都没有什么影响力,出道不久就很快于乐坛销声匿迹,不过于2010年代,这批歌手复出举办音乐会,却成为集体回忆。2006年12月,英皇娱乐与长期垄断香港乐坛市场的电视台无线电视合作开设一条开宗明义用作“造星”的电视频道英皇娱乐台,但它们此举显然忽视了当前的现实——在香港,因大量上一代的歌手高调复出,以及网络歌曲和非主流音乐因宽频发达而迅速崛起,加上乐迷对香港歌手的实力要求变得严谨,“造星”这种推出乐坛新人的手法经已失效。

转变期

2005年-2010年

这段时间在香港当红的一线歌手主要包括:陈奕迅古巨基李克勤杨千嬅容祖儿何韵诗卫兰等。他们都在此期间曾夺得乐坛最受欢迎歌手奖项。经典金曲包括《夕阳无限好》、《无赖》、《爱得太迟》、《富士山下》、《酷爱》、《花落谁家》、《囍帖街》、《给自己的信》、《七百年后》、《天梯》、《不要惊动爱情》、《陀飞轮》,而流行金曲包括《希望》、《烈女》、《大哥》、《天才与白痴》、《劳斯莱斯》、《红绿灯》、《离家出走》、《命硬》、《感应》、《男人KTV》、《逼得太紧》、《电灯胆》、《锺无艳》、《讲不出声》、《樱花树下》、《就算世界无童话》、《我的回忆不是我的》、《信者得爱》、《搜神记》、《你瞒我瞒》 、《男人信什么》等等。

男歌手方面,由天王陈奕迅古巨基争霸。古巨基凭《爱得太迟》于2006年度包办tvb《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金曲金奖”、903《叱咤乐坛流行榜颁奖典礼》“至尊歌曲”及“我最喜爱歌曲”、rthk《十大中文金曲颁奖典礼》“全球华人至尊歌曲”、997《新城劲爆颁奖礼》“年度歌曲”、《“四台联颁音乐大奖”》“歌曲大奖”;

陈奕迅于2007年度包办tvb《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最受欢迎男歌星”及“亚太区最受欢迎香港男歌星”、903《叱咤乐坛流行榜颁奖典礼》“叱咤乐坛男歌手金奖”及“叱咤乐坛我最喜爱男歌手”、rthk《十大中文金曲颁奖典礼》“最优秀流行男歌手”及“全年最高销量男歌手”、《“四台联颁音乐大奖”》“传媒大奖”。

女歌手方面整体明显不及男歌手,继续由天后杨千嬅容祖儿争霸。容祖儿于2005, 2007-2009年度夺得903《叱咤乐坛流行榜颁奖典礼》“叱咤乐坛女歌手金奖”,并在2005-2007年度连续三年蝉联tvb《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最受欢迎女歌星”及于2008-2009年度连续两年夺得“亚太区最受欢迎香港女歌星”。

杨千嬅则在2005-2007、2009年四度夺得903“叱咤乐坛我最喜爱女歌手”及于2008-2009年度连续两年蝉联tvb《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最受欢迎女歌星”并于2010年首夺tvb “亚太区最受欢迎香港女歌星”。

2005年:唱作、实力与个性新人并现

自2003年香港廉政公署的“舞影行动”一度拘捕22人,包括英皇娱乐杨受成无线电视何丽全环球唱片前高层陈少宝等人,事件涉及娱乐圈行贿、买奖等丑闻后,2005年起,唱片公司开始转捧实力派歌手,例如侧田陈柏宇方大同小肥卫兰王菀之谢安琪泳儿邓紫棋等等,被众多乐评人,或乐坛前辈如谭咏麟林忆莲黄耀明关淑怡李克勤等推崇备至,可惜仍改变不了乐坛转衰的局面。

其后,不少在1960年代后期到1970年初期曾在香港风行一时的粤语时代曲歌手亦再次回到香港开演唱会,例如郑锦昌凌霄丽莎[20]。以唱作人身份出道的歌手也不少,他们往往是集作曲、填词、歌手于一身,如唱作四小强——王菀之张敬轩张继聪方大同最为突出。

2009年:版权风波

于2009年底开始,香港音像联盟(HKRIA)就旗下成员唱片公司环球华纳SonyEMI的音乐作品版权收费问题,和无线电视(TVB)引发的争议。2010年12月BMA加入香港音像联盟而增加为五大唱片公司,因此五大唱片公司旗下歌手无法在TVB演出、露面及接受访问,在2009及2010年度的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中亦不能获得任何奖项,而四大唱片歌手则罕见改以亮相亚洲电视有线电视Now等维持电视曝光,为香港电视史上的一大突破。事件持续至2013年3月才解决。而环球唱片旗下歌星李克勤则成为首位于版税事件“破冰”后亮相无线电视节目的歌手。但2015年起,无线电视继续封杀环球唱片旗下歌星。

2010年:天王天后新尝试

乐坛天后郑秀文复出后的首张专辑大碟大胆地打破以往的情歌以及电子舞曲路线,改以流行福音歌曲作为主题,为香港乐坛史上少有的并且是最成功和畅销的福音专辑,成功为福音唱片于香港及亚洲的主流音乐市场开创了先河。

“歌神”张学友亦推出粤语流行音乐历史的上第一张爵士乐专辑《Private Corner》,整张专辑的曲风为纯粹的爵士乐风格,唱片的音乐风格并不贴近于最近的市场需求,并进行了大胆的反潮流音乐尝试,多位乐评人认为现今华语乐坛只有到他这种高度和地位,没有迎合市场的压力,才会专心制作真正属于音乐的唱片,打破现行模式下粤语流行音乐的单一性。

回潮效应

2005年开始,众多实力派歌手、创作歌手、风格另类的歌手或组合出道,亦因低靡的市场环境,不少一线歌手在音乐道路上创新求变,增强音乐个性与辨识度,以致香港乐坛出现短暂的“回潮”。“回潮”除了令当时的音乐质量提升了不少外,亦有短暂且限度地提高了市场效益以及部分歌手的推广程度,如张敬轩王菀之何韵诗等歌手开始被不少内地及台湾乐迷提及甚至熟知;一些独立歌手或组合亦在市场上亦越来越受到重视,如at17林一峰甚至在中港两地拥有众多乐迷,更时常到内地演出。“清一色k歌”以及大量倒模式出产偶像歌手的现象明显弱化了,而相对地创新求变的风气强了不少,不少歌手或者音乐人在创作歌曲时力求不脱离市场之余也避免过分地“口水化”。这股风气亦可能是被边缘化的香港乐坛未来发展的新路向。

独立音乐逐渐受到重视

而伴随媒体的推广,现代网络的讯息流通以及乐迷的口味变化,有部分风格别致而音乐优质的独立歌手或组合逐渐走进公众视野而变得知名,其中成绩较为突出如at17林一峰等也受到了乐迷及市场的肯定。其实不只是香港,近几年世界各地(尤其以中国等亚洲地区尤其明显)独立音乐也越来越受到重视与推崇,甚至有成为一股潮流的趋势:大批的独立音乐人拥有,甚至当中不少通过演出,与大品牌合作以及与主流歌手合作来提高知名度。现在这个高科技时代乐迷接触音乐绝对可以不需要依附在如电台电视台杂志这类的主流媒体了,他们当中有很多可以通过网络来搜索适合自己口味的音乐,选择比以往丰富得多。而且大多数独立音乐人创作音乐时所考虑的市场因素比主流音乐少得多,有的甚至完全不考虑市场而只为自己的爱好,这对于长期节奏主流K歌而感到厌倦的多数香港乐迷是一个相当新鲜的选择。这个现象其实也在警醒著主流乐坛:主流音乐一定要有质量甚至是创新求变,再不能流水作业倒模生产,因为在选择丰富的年代,只要不喜欢,听众是可以完全不卖帐而选择其他音乐。

概念专辑频繁出现,歌手涉足另类音乐风格

同时,歌手涉足另类音乐风格抑或创作完整的概念专辑(甚至是社会民生这类以往甚少出现在香港主流音乐的题材)的现象亦开始频繁起来,最突出的莫过于05年卢巧音的《天演论》与何韵诗的《梁祝下世传奇》。一向以独特风格引人注目的卢巧音除了令她走红的几首大热情歌外,不少歌曲都是以摇滚或另类风格,而在05年推出的《天演论》更被不少乐评人誉为是十年难得一见的概念专辑,不仅音乐风格另类创新,而又概念完整探讨生老病死与宗教等深奥主题。而一向也以摇滚形象较为突出的何韵诗在05年推出的《梁祝下世传奇》不仅首首制作精良,亦是香港极少有的探讨敏感的同性恋题材的概念专辑;而何韵诗08年推出的《Ten Days In Madhouse》亦是因以探讨社会各个被孤立的边缘群体而被乐迷称赞为“最有Heart”的概念专辑。

除此之外,一线歌手的高评价专辑如陈奕迅的《U87》、杨千嬅的《电光幻影》、李克勤的《演奏厅》、古巨基的《Human...我生》等,这些专辑至少是同时兼备以下要求中的三个而赢得关注、口碑甚至是销量的:

  1. 风格独特大胆
  2. 概念完整、内容深刻
  3. 歌者感情细腻、技巧出众
  4. 制作精良

其中古巨基以“人生”概念为主题,细说人生过程及道理引起乐迷极大回响的《Human...我生》、陈奕迅的引起乐迷极大共鸣的《U87》以及杨千嬅极富文学概念的《电光幻影》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不仅各自获得了当年四台联颁大碟奖,而且至今被仍是被许多的乐迷倍受推崇的大碟。而王菀之谢安琪何韵诗黄耀明麦浚龙卢巧音等在主流乐坛别树一格的歌手也被越来越多的听众谈及,而一些不满足于只听K歌情歌的听众更乐于选择这类歌手。这个现象和独立音乐受到重视的现象有很多相似之处,而原因也和流行音乐千遍一律导致乐迷口味改变、网络发达和媒体推广有关。

低潮期

2011年至今

2010年代仍活跃于乐坛颁奖礼的一线歌手主要为陈奕迅张敬轩周柏豪杨千嬅容祖儿卫兰谢安琪C AllStar,后起之秀林峯陈柏宇林奕匡AGA李幸倪林欣彤郑欣宜菊梓乔Supper MomentDear Jane等,而另一香港歌手邓紫棋(G.E.M.)则于2014年因参与中国内地节目《我是歌手》而在当地声名大噪,惜在港评价则两极,因此基本上已淡出香港乐坛。经典金曲大幅减少,包括《那谁》、《越难越爱》、《一》、《罗生门》、《女神》,而流行金曲只包括《苦瓜》、《我本人》、《到此为止》、《年少无知》、《重口味》、《任我行》、《街灯晚餐》、《天窗》、《天梯》、《青春常驻》、《流泪行胜利道》、《独家村》、《高山低谷》、《差一点我们会飞》、《眼泪的秘密》、《无条件》、《原来他不够爱我》、《矛盾一生》、《幸福之歌》、《长相厮守》、《百年树木》、《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等等。

2011年:零民意《Chok》“金曲金奖”

香港本地乐坛却再次进入低潮,2011年林峯凭零民意的《Chok》获得无线电视(TVB)《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的“金曲金奖”更令很多人评论为“香港乐坛已死”,《Chok》夺得金曲金奖掀起广泛社会反应,更不停有坊间声音甚至表示“未听过此歌”,以至歌神张学友被传媒问及看法时也表示“知道有这首歌但未有听过”。另外,当时正式出道乐坛只有3年的林峯亦因被TVB颁发2009年及2010年“亚太区最受欢迎男歌星”而备受批评及被嘲笑为“亚皆老街至太子道西区最受欢迎男歌星”。此事加上四大唱片与TVB的版权风波,使TVB“十大劲歌金曲颁奖典礼”的公信力极速下降,而2016年,新世代歌手JW的《矛盾一生》及郑欣宜的《女神》在坊间有较高传唱度,但三大电子传媒仍选择把金曲金奖颁予全年只有一首派台歌、地位崇高的天王级歌手陈奕迅《四季》及李克勤《一个都不能少》,令乐坛断层情况更严重,普罗大众开始对四大电子传媒的公信力失去信心。

2011年起:容祖儿垄断乐坛奖项

2011年至2017年,陈奕迅容祖儿于乐坛一人称霸。早于2003年一曲《我的骄傲》开始,容祖儿已一直连夺多届乐坛“最受欢迎女歌手”及“女歌手金奖”大奖,直至2017年,除了2004年、2008年、2009年、2014年败于竞争天后对手杨千嬅外,2003年、2005年、2007年、2010年至2013年、2015年、2016年共9年均由容祖儿夺得所有女歌手大奖,此时期所有的女歌手大奖几乎由杨、容二人垄断。故此由2014年开始,已不断有民间声音要求容祖儿不要再继续夺此奖项,及效法前辈退出领奖给予后辈机会上位,容氏亦曾在报章透露歌神张学友曾劝她退出领奖,她亦在考虑当中。于2016年至2017年,即使容祖儿缺席颁奖礼仍获得女歌手大奖。最终在2017年度起,作为女歌手第一把交椅的容祖儿正式败于出道十多年的卫兰及年资只有3年的菊梓乔,正式结束容氏十多年垄断乐坛颁奖礼的局面。

2010年代初,多位歌手开始走出香港,如陈奕迅:陈奕迅成为首位在高雄巨蛋开演唱会的香港歌手以及首位在O2 Arena开演唱会的华人歌手。2015年,陈奕迅更第二次成为台湾金曲奖国语金曲歌王。古巨基李克勤杨千嬅容祖儿等人亦开始将发展重心转移至中国内地,但四人仍不时推出广东歌。

歌唱选秀节目开播

在2009年,亚洲电视引入台湾歌唱选秀节目《星光大道》,改编制作成《亚洲星光大道》。无线电视亦跟随亚洲电视,制作歌唱选秀节目,为《超级巨声》及《星梦传奇》。节目成功发掘及培训了一些乐坛新力军,于2011年起出道,其中较为出名的有许廷铿林欣彤胡鸿钧罗力威郑俊弘吴业坤邓小巧谭嘉仪等,某些本已转型或淡出乐坛的实力派歌手亦因这个节目再次受到关注,如官恩娜罗敏庄刘美君等。

在2013年起,内地歌唱节目《我是歌手》在两岸走红,节目组每季都会邀请多名来自香港、内地和台湾的歌手参加,香港歌手黄贯中邓紫棋古巨基李克勤容祖儿张敬轩林忆莲杜丽莎侧田都曾参加,其中女歌手邓紫棋的平均排名最好(2.31),成功获得第二季亚军,后来更在大陆爆红,成为香港新生代在内地最出名的歌手,惟在香港则受负评较多。

特色

乐器和设置

早期的粤语流行曲是从与西方流行音乐交杂粤剧音乐的发展。但音乐家很快就放弃使用像古筝二胡传统中国乐器配合西式乐器。粤语流行曲通常由一个歌手主唱,有时带有整个乐队,伴随着钢琴合成器爵士鼓吉他低音吉他。几乎所有早期的粤语流行曲的歌曲配有降贝斯,而这正是菲籍乐手的普遍风格。1980年代流行歌曲仍以弦乐为主,但黎小田周启生、袁卓繁等乐手比较著重合成器,已故亚洲鼓王Donald Ashley比较著重爵士鼓等敲击乐的编排。1985年开始Blue Jeans三子加入战团,其中苏德华自1985年于徐小凤演唱会任吉他手后,至80年代末期众多歌手指定苏德华为其御用吉他手。差不多同一时间,和音于歌曲的重要性已逐渐增加,太极雷有曜雷有辉邓建明、“和音界天王”张伟文、谭锡禧(吉他手出身)成为张国荣许冠杰谭咏麟张学友林子祥等的指定和音。80年代末期,鲍比达卢东尼杜自持伦永亮开始转为采取西方Adult contemporary、R&B风格编曲,乐器亦以合成器为主,以便其作品于卡拉OK市场流行。九十年代末期电音唱跳歌曲年代,雷颂德采取一式一样的风格,只以合成器作为唯一乐器,但被指编曲方式过于单调,因此只是昙花一现。同期吴国敬伍乐城陈辉阳Johnny Yim将传统乐队编排重新融入歌曲,自此乐器及装置的常规亦开始固定。

参见

参考文献

  • 《早期香港粤语流行曲1950-1974》,黄志华著,三联书店,2000年,ISBN 962-04-1794-1
  • 《粤语流行曲四十年》,黄志华著,三联书店,1990年,ISBN 962-04-0876-4

注脚

  1. ^ Ulrich Beck, Natan Sznaider, Rainer Winter (编). Global America?: The Cultural Consequences of Globalization. Liverpool University Press. 2003: 227. ISBN 978-0853239185. 
  2. ^ 2.0 2.1 黄志华. 顾嘉煇老三与老大之误. 信报. 2014-03-24. 
  3. ^ China Briefing Media. [2004] (2004) Business Guide to the Greater Pearl River Delta. China Briefing Media Ltd. ISBN 988-98673-1-1
  4. ^ 《香港音乐发展概论》,朱瑞冰著,香港三联书店,1999年
  5. ^ 5.0 5.1 《粤语流行曲的发展与兴衰:香港流行音乐研究(1949 -1997)》 ,黄湛森,港大博士论文,2003年
  6. ^ 《粤曲歌坛话沧桑》,鲁金 著,香港三联书店,1994年,ISBN 962-04-1173-0
  7. ^ 黄霑. 电台流声-粤语流行:三及底进行曲-延伸阅读 – 黄湛森:粤语流行曲 (无障碍浏览版本). www.hkmemory.org. [2020-05-15]. 
  8. ^ 车淑梅主持,(2008年),《旧日的足迹》丽莎访问,2008-05-18。
  9. ^ 无线短讯:双星报喜. 华侨日报. 1972-04-14: 15. 
  10. ^ 黄志华. 《铁塔凌云》再证主流说法该杀. 信报. 2012-12-03. 
  11. ^ Minghui LIAO. 香港流行文化与流行歌词纵横谈. 考功集 (毕业论文选粹). 1996 [2017-04-25]. 
  12. ^ 黄志华. 《原创先锋:粤曲人的流行曲调创作》. 三联书店(香港). 2014年9月1日. ISBN 9789620436598. 
  13. ^ 朱耀伟. 岁月如歌——词话香港粤语流行曲. 三联书店(香港). 2009-09-01. ISBN 9789620428807. 
  14. ^ 我们都是这样唱大的:第一集:许冠杰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MN1Se-B7wI
  15. ^ 黄志华:《粤语流行曲四十年》(香港:三联书店,1990),页8-11、30-34。
  16. ^ 改编自日本演歌《北国之春》,薰妮主唱
  17. ^ 《香港城市组曲、校园民歌回顾》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韦然, 2006年11月5日
  18. ^ Garden of Dreams: Madison Square Garden 125 Years (Hardcover) Stewart, Tabori and Chang; Not Indicated edition (November 1, 2004)
  19. ^ 纽约时报《充满甜美而柔情的粤语流行音乐之王》 发表于1995年10月10日《纽约时报》撰文:NEIL STRAUSS
  20. ^ 丽莎与郑锦昌演唱会(加开两场). 香港政府一站通. [2008-05-18]. [永久失效链接]

相关书目

  • 《粤语歌曲解读:蜕变中的香港声音》余少华著
  • 《香港音乐史论:粤语流行曲.严肃音乐.粤剧》刘靖之著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粤语流行音乐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