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左翼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绿色左翼.

绿色左翼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此条目部分链接不符合格式手册规范。跨语言链接及章节标题等处的链接可能需要清理。 (2015年12月12日)请协助改善此条目。参见WP:LINKSTYLE、WP:MOSIW以了解细节。突出显示跨语言链接可以便于检查。
绿色左翼
GroenLinks
主席Marjolein Meijer
参议院党团主席蒂妮克·斯特里克(Tineke Strik)
众议院党团主席杰西·克拉韦尔(Jesse Klaver)
欧洲议会党团主席Bas Eickhout
成立1989年3月1日
合并自和平主义社会党
荷兰共产党
激进者政治党
福音人民党[1][2][3]
总部Partijbureau GroenLinks
Oudegracht 312 Utrecht
智库绿色左翼科学局
青年组织DWARS
意识形态绿色政治[4]
社会民主主义
亲欧洲主义
政治立场中间偏左
欧洲组织欧洲绿党
国际组织全球绿党
欧洲议会党团绿党/欧洲自由联盟
官方色彩绿色
参议院
4 / 75
众议院
14 / 150
欧洲议会
2 / 26
官方网站
http://groenlinks.nl/
荷兰政治
政党 · 选举

绿色左翼荷兰语GroenLinks,缩写为GL)是荷兰的一个绿党

绿色左翼成立于1989年,由四个左翼政党合并而成:和平主义社会党、荷兰共产党、激进者政治党、福音人民党。在经历1989年与1994年两次令人失望的选举后,该党从1994年至2002年间的选举表现都十分突出。该党领袖保罗·罗森莫勒(Paul Rosenmöller)在科克内阁期间被媒体、政治家和学者视为非正式的反对党领袖,即使绿党只是第二大反对党。[5][6]2002年,菲姆克·哈尔斯玛(Femke Halsema)成为新任领袖。他强调宽容、自由与解放作为党的关键价值。

绿色左翼称自己为“绿色社会”、“宽容”。[7]他们将自己定位在热爱自由传统的左翼。[8]绿色左翼的主要支持者集中在大城市,特别是有大学的城市。政治光谱方面,绿色左翼较工党为左,但较社会党为右。

绿色左翼在全国成立超过250个地方党部,党员超过21,901名。党代表大会开放给所有党员参加。绿色左翼是全球绿党欧洲绿党成员之一。2010年荷兰大选,该党从7席增至10席。

历史

1989年以前

1989年,荷兰共产党、源自和平运动的和平社会党、绿色政治的激进政治党和进步基督教主义政党福音人民党四个政党合并成立绿色左翼,定位为比中间偏左社会民主主义工党更为左倾。这四党常被定义为“小左翼”,代表他们边缘化的存在。1972年大选,他们共拿下16席,1977年大选,总席次滑落至6席。从此,成员与选民开始要求更紧密的合作。[5]

自1980年代起,4党开始在地方与省级选举上合作。由于总席次较少,必须取得更高比例的选票才能获得席次。1984年欧洲议会选举,激进政治党、荷兰共产党与和平社会党成立“绿色进步协议”(Green Progressive Accord)进行参选。该联盟拿下一席,由和平社会党与激进政治党轮替。四党党员也都参与草根阶层核能/核武抗议运动中。激进政治党、荷兰共产党与和平社会党有80%的党员至少参与过一次1981与1983年大规模反核武抗议运动。[9]

成立于1981年、分裂自荷兰第一大党-基督教民主党的福音人民党是一个相对较新的政党。在1982年至1986年之间,该党一直苦于本身的定位问题。[9]

随着四小党逐渐紧密的合作,意识形态的转变引起党内异议。荷兰共产党从正统共产主义转变至“改良主义”造成党内分裂。荷兰共产主义者联盟在1982年成立。1983年,激进政治党内“深绿”人士退党成立绿党(The Greens)。共产党与激进政治党希望与和平社会党组成选举联盟参加1986年大选,导致和平社会党党内冲突。党主席佛瑞德·范德斯佩克(Fred van der Spek)反对合作而下台,由支持合作的安德蕾·范艾斯(Andrée van Es)。范德斯佩克退党成立“社会主义与裁军党”(Party for Socialism and Disarmament)。然而,1986年和平社会党大会仍拒绝选举联盟的提议。

1986年大选,四党都未能取得席次,荷兰共产党与福音人民党离开国会。激进政治党只剩两席而和平社会党只剩一席。虽然两党计划分别参加1990大选,然而合作的压力却不断上升。1989年,激进政治党、荷兰共产党与和平社会党组成“彩虹”联盟在1989年欧洲议会选举中拿下一席。和平社会党成员约斯特·拉根迪克(Joost Lagendijk)与里欧·普拉特福(Leo Platvoet)发起党内公投,支持左翼合作(70%赞成,投票率64%)。这项行动获得各界重要人士发表公开信支持他们提出的左翼合作,包括工会界的保罗·罗森莫勒(Paul Rosenmöller)与卡琳·阿德蒙(Karin Adelmund)、环境运动界的雅克琳·克拉莫(Jacqueline Cramer)、艺术界的鲁迪·范丹齐格(Rudi van Dantzig)等人。在信中他们呼吁成立一个比工党更为左倾的进步主义政党。拉根迪克与普拉特福参加和平社会党、激进政治党与荷兰共产党重要人士间的非正式会议,讨论合作议题。其他参加者包括激进政治党领袖布拉姆·范欧吉克(Bram van Ojik)和前荷兰共产党领袖伊娜·布劳威尔(Ina Brouwer)。[9]

1989年春天,和平社会党委员会发起与荷兰共产党、和平社会党与激进政治党的正式会谈,讨论在下届大选推出共同名单。然而共产党希望维持独立的共产信仰,不希望并入新的左翼联盟。这导致激进政治党退出会谈。合作协商在第二届鲁珀斯内阁垮台并宣布临时选举将在同年秋天举行后重新开启。这次福音人民党加入会谈。激进政治党由前主席威姆·德伯尔(Wim de Boer)领导的非政是代表团暂时代理,因该党委员会不希望在刚退出不久的情形下重新加入。1989年夏季,四档党大会全部通过以共同党纲与名单参选。此外,“绿色左翼”联盟也在此时成立让非四党党员的支持者加入。与此同时,该联盟以彩虹联盟名义参加1989年欧洲议会选举。事实上,政党合并已经实现,绿色左翼在1990年11月24日正式成立。[5][9]

1989-1994

1989年大选,四党以绿色左翼名义推出单一名单参选。在荷兰,全国为单一选区,政党推出单一选举名单参选。头号候选人由政党领袖担任,通常也成为党团主席。绿色左翼参选名单包含各党人士,新人也有机会获选。激进政治党在1986年为最大政党,取得头号候选人(莉亚·贝克斯(Ria Beckers))与第五位候选人,和平社会党获得第二名与第六名,共产党取得第三名而福音人民党分得第11名。第一位独立候选人为来自鹿特丹的工会人士保罗·罗森莫勒,排名第四。本次选举,该党席次增加一倍至6席,但仍不如预期。[9] 1990年地方选举,该党表现更为出色。[5]

1990年,部分反对派组织起来反对绿色左翼的温和绿色路线。部分前和平社会党成员在1992年成立“左翼论坛”,离党加入前和平社会党领袖范德斯佩克成立 和平社会党'92(PSP'92)。部分荷兰共产党前成员在同年加入荷兰共产联盟,成立荷兰新共产党。1991年,四党党大会决定正式废党。[9]

绿色左翼在制订其政党思想时遇到困难。1990年,因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与倾向自由主义的前激进政治党成员的对立导致第一次政党信念宣言的难产。[10] 第二次政党宣言在1991年历经长期辩论与多次修正后才获通过。[10]

虽然绿色左翼内部分歧,该党是荷兰唯一反对海湾战争的议会党团。[10] 党内进行关于军事介入的角色定位辩论,导致比其前身的和平主义更为微妙的立场:绿色左翼支持在联合国授权下的维和行动。[10]

1990年秋天,欧洲议会议员维毕克(Verbeek)宣布他将履行他所承诺的就任二年半后退党。[10] 他则维持以独立议员身份到1994年。1994年欧洲议会选举,他担任绿党头号候选人。[11]

1992年,党魁莉亚·贝克斯离开众议院,因为她希望能有更多私人时间。彼得·兰克霍斯特(Peter Lankhorst)成为临时党魁,但他表示将不参加党内选举。[12]

1994-2002

1994年大选,绿色左翼进行党主席选举。两组双人参选人为伊娜·布劳威尔(前荷兰共产党)与莫罕默德·拉巴(独立派);保罗·罗森莫勒(独立派)与里欧妮·西普克斯(Leoni Sipkes,前和平社会党)。另外还有五组独立参选人,包括威姆·德伯尔(Wim de Boer,前激进政治党主席与参议员)、赫曼·梅耶尔(Herman Meijer,前荷兰共产党)和伊内克·范根特(Ineke van Gent,前和平社会党)。[12]

部分参选人以双人形式参选是想将家庭生活结和政治。布劳威尔、罗森莫勒与西普克斯是现任议员,而拉巴是荷兰外国人中心(Dutch Centre for Foreigners)主席。两组双人参选人在第一轮胜出,但都未取得绝对多数。第二轮,布劳威尔与拉巴以51%获胜。[12] 布劳威尔与拉巴分别成为头号与第二候选人,罗森莫勒与西普克斯紧接在后,接着是前党主席玛莉克·沃斯。双头号候选人并未受到选民青睐,失去一席,总席次来到五席。同时,中间偏左的工党也失去许多席次。[11]

选后,布劳威尔离开议会。罗森莫勒成为党主席,其议员席次由塔拉·辛格·瓦马(Tara Singh Varma)递补。[11] 极具魅力的罗森莫勒成为当时第一届科克内阁反对阵营的“非官方领袖”,因为主要反对党基督教民主党在反对党角色上适应不良。[5][6] 罗森莫勒设立新策略:绿色左翼不应只是反对政府决策,而应提出其他选择。[13][14]

1998年大选,绿色左翼席次提升一倍至11席。“非官方”反对党领袖罗森莫勒的个人魅力在这之中扮演重要角色。[14] 许多新面孔在此时进入议会,包括1997年离开工党来到绿色左翼的菲姆克·哈尔斯玛(Femke Halsema)。[15]

该党在2002年选后开始公开推测加入联合政府的可能性。[16][17]

1999年,科索沃战争造成党内分裂。众议院党团支持北约介入,但参议院党团反对。数名前和平社会党众议员公开质疑这次军事介入。最后双方妥协:绿色左翼支持介入,前提是目标锁定为军事目标。在此之后马库斯·巴克(Marcus Bakker)与约普·沃特(Joop Vogt)等人退党。[18]

2001年,前议员塔拉·辛格·瓦马受到质疑:据称她谎称患病,且未实现她发展组织的承诺。2000年,她宣称罹患癌症离开议会。电视电台广播基金会(TROS)节目《Opgelicht》影射她说谎。[19]之后她在电视中道歉并表示她得了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20]

同年,议会党团在九一一袭击事件后支持入侵阿富汗。这次入侵引起党内动荡。多位前和平社会党众议员公开质疑这次行动。在党内前和平社会党党员与该党青年团 DWARS 的压力下,党团转变立场,表示应该取消这场行动。[19]

包括罗尔·范杜因(Roel van Duijn)在内的多名绿党成员加入绿色左翼,但仍维持绿党党员身份。[19]

2002-现今

2002年大选,右派民粹主义的皮姆·佛图恩(Pim Fortuyn)进入政治圈。他带着反建制观点,并呼吁限制穆斯林移民。虽然他的论点与第二届科克内阁有关,但罗森莫勒是少数能凝聚力量反对佛图恩的政治人物。选举前夕,佛图恩遭暗杀。之后,绿色左翼议员及参选人阿布·哈瑞温(Ab Harrewijn)也在选前过世。[21] 选举前后,罗森莫勒家庭一直遭受威胁,对他造成极大的压力。[22] 虽然得票数增加,但绿色左翼在这次选举中再失去一席。2003年大选前,罗森莫勒离开议会,表示针对他家庭的威胁持续存在。菲姆克·哈尔斯玛成为党主席与头号候选人。该次选举,绿色左翼下滑两席。[21]

2003年,绿色左翼全体一致反对伊拉克战争。该党参与了全球反对对伊战争大游行[21]

2003年年底,哈尔斯玛因怀孕暂时离开议会。玛莉克·沃斯(Marijke Vos)暂代党主席。[23] 哈尔斯玛返回议会后,开始进行政党路线讨论。她强调个人自由、宽容、自我实现与解放。她曾在访问中表示该党是“荷兰最后一个自由主义政党”。[24] 这引起媒体与观察家的注意,猜测会有政党意识形态的改变。[23] 2005年,该党智库发表“作为理想的自由”(Vrijheid als Ideaal),在书中重要的舆论者探索左翼新的政治空间与立场。[25] 2007年2月党大会,党委员会发起政党方针的党内讨论。[26]

2004年党大会,竞选委员会提议代表团主席约斯特·拉根迪克担任头号候选人。里欧·普拉特福等人则提议要透过选择。他们希望重要位子需要经过认真讨论。该党委员会宣布新的选举程序。在党大会中,欧洲议员卡特琳·布特维(Kathalijne Buitenweg)希望能有机会担任头号候选人。她爆冷门以些微差距打败拉根迪克。布特维甚至没有草拟胜选感觉而念出拉根迪克的草稿。[23]

2005年5月,议员法拉·卡里米(Farah Karimi)出书记述她参与伊朗伊斯兰革命的过去。但因党中央已经先知道这项消息,并未引起波荡。[27]2005年11月,党委员会要求参议员山姆·波姆斯(Sam Pormes)放弃议员身份。参与1970年代也门游击队训练与1977年训练南马鲁古骇客的谣言,以及福利诈欺的指控已伤害绿色左翼。

波姆斯拒绝辞职,党中央威胁开除党籍。2006年3月,党大会支持波姆斯,党主席赫曼·梅耶尔被迫辞职。2006年5月,汉克·尼霍夫(Henk Nijhof)成为新任主席。2006年11月,波姆斯离开参议院,古斯·明德曼(Goos Minderman)继任。[28]

2006 年荷兰地方选举,该党维持平盘,只失掉几席。选后,绿色左翼进入了75个地方市政委员会,其中玛莉克·沃斯当选阿姆斯特丹市政委员。[28]

2006年大选,哈尔斯玛再度当选头号候选人。卡特琳·布特维与喜剧演员文森·毕洛(Vincent Bijlo)为最末候选人。该年选举绿色左翼再失一席。[28]

接下来由基督教民主党工党社会党的组阁会议宣告破局,哈尔斯玛宣布绿色左翼将不加入进一步的组阁会议。[28] 这项决定再次引发党内对于政治路线与哈尔斯玛领导能力的辩论。这次辩论不仅包含选举失利与不参与组阁会议,也包含了政党菁英主义的形象、哈尔斯玛提倡的新自由主义路线,以及党内民主的缺乏。数位党内重要人物,包括前领导人伊娜·布劳威尔、参议员里欧·普拉特福和欧洲议员约斯特·拉根迪克等人提出自己的质疑。[26] 作为回应,党中央设立由前议员、前激进政治党主席布拉姆·范欧吉克领导的委员会。2007年夏季,成立另一个由范欧吉克率领的委员会以进行关于政党路线、组织与策略的大型辩论。该委员会执行2006年党大会通过的动议,重新评估2004年哈尔斯玛提出的政党路线。[28] 2008年,委员会针对政党理念、组织与策略进行党内辩论。同年11月,新政党理念宣言通过。

2008年8月,绿色左翼议员威南德·杜芬达克(Wijnand Duyvendak)发表新书,承认他曾侵入经济部偷取核电厂计划。8月18日他宣布辞职。[29][30] 约兰德·萨普(Jolande Sap)继任。[31]

2008年,欧洲议员约斯特·拉根迪克与卡特琳·布特维宣布他们将不争取连任。绿色左翼须选出新任头号候选人,共有五人争取:阿姆斯特丹市政委员尤迪特·沙根提尼(Judith Sargentini)、前欧洲议员亚历山大·德鲁(Alexander de Roo)、参议员蒂妮克·史翠克(Tineke Strik)、环境研究者巴斯·艾克浩特(Bas Eickhout)和布特维议会助理尼尔斯·范登堡(Niels van den Berge)。经党内公投后沙根提尼胜出。党大会将艾克浩特排在第二顺位。

2010年4月18日,党大会提出2010年大选候选人名单。两名现任议员伊内克·范根特与菲姆克·哈尔斯玛获准争取第四任期。哈尔斯玛再次当选党主席。范根特排候选人名单第五位。名单前五位皆为现任议员,且四名为女性。其他新人包括绿色和平组织成员莉丝贝特·范通格伦(Liesbeth van Tongeren)、全国基督教工会(Christelijk Nationaal Vakverbond)青年组织主席杰西·克莱佛(Jesse Klaver)。该党赢得10席。

2017年荷兰大选,绿色左翼增至14席,选后一度加入联合政府的谈判,但因与自由民主人民党基督教民主呼吁经济环保移民议题上相左,其后退出联合政府谈判。

意识形态与议题

意识形态

该党结合绿色政治左翼理想。[6] 核心思想记载在党纲中。[32] 该党将本身定位为热爱自由传统的左翼。其信念有:

  • 保护地球生态系统尊重动物
  • 世界上所有公民与所有世代对自然资源的平等分配。
  • 收入平均分配与工作、照护、教育、娱乐的平等机会。
  • 一个多元化的社会,每个人都可以参与自由。
  • 加强国际法治,以确保和平与尊重人权

该党信念反映了四个创始政党各异的意识形态。1970年代至80年代,该党采纳了环境保护主义女性主义,他们支持社会民主主义并反对设立新核电厂与配置核武器。[5]

前党主席哈尔斯玛开始进行政党思想的辩论。她强调左翼的热爱自由传统并选择自由作为核心价值。她与观察家称呼其路线为左翼自由主义[33],但哈尔斯玛本人表示她不想强迫改变政党思想。

哈尔斯玛跟随以赛亚·伯林,区分出积极自由消极自由[34] 根据哈尔斯玛,消极自由是受政府影响的自由公民。她应用这个观点在多元文化社会和法治国家上,政府应保护公民权利并不做限制。积极自由是公民自贫困和歧视中解放。哈尔斯玛希望运用在观点在福利国家与环境,政府应做出更多行动。根据哈尔斯玛,绿色左翼是非教条政党,并有无政府主义倾向。[34]

提议

2010年大选选举宣言在该年4月通过。标题为“为未来准备”(Klaar voor de Toekomst)。该宣言强调国际合作、福利国家改革、环境政策与社会宽容。[35]

绿色左翼自认是“社会改革政党”,能改革政府财政与增加劳动市场中“外来者”的职位,如移居青年、单亲家庭、短期劳工与残疾人士。这意味他们反对右派政党只削减成本,没有提供工作、解放与参与的机会。[36] 但是,不同于其他左翼反对党,绿色左翼不想维护目前的福利国家,因为这只提供最基本的补助,但没有工作的远景。[36] 该党希望改革荷兰福利国家补助至今仍被排除在福利国家之外的“外来者”。为了增加就业,绿色左翼提出“参与合约”。失业补助需增加并限制至一年。在这段期间人们需寻找工作或教育。如果一年将至但仍未找到工作,政府将提供最低工资的工作。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他们希望执行绿色税收转移,将降低低收入劳工的税务。这将以提高污染税收来弥补。为了增加弱势群体的远景,他们希望投资教育特别是初级职业教育(VMBO)。为了确保移民有更好的就业机,该党希望坚决处理歧视,特别是劳动市场。该党也希望借由儿童津贴减少收入差异。[35] 绿色左翼也支持改革政府退休金:超过45岁的劳工应有领取退休金的权利。较早工作的劳工应有较早退休的权利。领取失业或伤残津贴与照护孩童或家人应视为就业。抵押贷款利息制度在经过40年后应废止。

国际合作是该党的重要议题,包括与未发展国家的发展合作。绿色左翼希望增加发展援助国民生产总值0.8%。他们希望在公平贸易的条件下,开放第三世界的货物进入欧洲市场。为了确保自由与公平贸易,他们希望提升国际货币基金世界银行的民主化。该党也支持加强金融市场的国际控管,但批评欧盟委员会的当前政策。该党支持欧洲宪法,但之后他们在2005年荷兰欧洲宪法公投中表达反对,绿色左翼提倡强调民主与辅助性的新条约。该党批评反恐战争。他们希望加强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的影响力,改革荷兰军队加入维和部队。北约的功能应被欧盟联合国取代。

绿色左翼希望透过鼓励耐用的替代品解决环境问题,特别是气候变迁。该党希望推行税收与排污交易刺激可替代能源,作为石化燃料核电厂的替代品。他们希望关闭荷兰所有核电厂,征收燃煤使用税以阻止建设新的燃煤发电厂。此外,他们希望加强节约能源。该党希望投资干净的大众运输,作为私人运输的替代品。大众运输的投资来源来自停止建设新高速公路与推行道路收费。该党透过税务鼓励有机农业。此外,绿色左翼希望将动物权利写入《荷兰宪法》。[35]

绿色左翼重视个人自由与法治。该党希望软毒品合法化。他们希望透过扩张宪法保护电子邮件和其他现代技术的自由沟通,保护网络上的公民权。他们也支持改革著作权,允许非商业重制行为公部门使用开放源代码软件。长期目标上,该党希望废除荷兰皇室并建立共和国。他们也支持削减政府官僚规模,例如减少部会数量和废除参议院。最后,绿色左翼支持无限制自由移民和难民政策。他们要求提供人口贩卖受害者居住允许,取消婚姻移民的收入要求。[35]

选举表现

概况

众议员约兰德·萨普
众议员约兰德·萨普

众议员

2010年大选,绿色左翼拿下10席众议员:

  1. 约兰德·萨普,党团主席。2008年接替威南德·杜芬达克进入议会。她是女性经济学者。[37]
  2. 托菲克·迪比(Tofik Dibi),安全、青年与融合发言人。2006年起进入议会。他主修媒体研究并曾参与反种族主义运动。[38]
  3. 麻里子·彼得斯(Mariko Peters),外交、文化与司法发言人。2006年起进入议会。为一名律师[39]
  4. 伊内克·范根特,解放、公共运输和王国关系发言人。1998年进入议会。她曾工作于荷兰劳工运动联盟(Federatie Nederlandse Vakbeweging, FNV)。1991年加入和平社会党。[40]
  5. 莉丝贝特·范通格伦,环境发言人。2010年进入议会。她在进入议会前是绿色和平组织荷兰分部主任。[41]
  6. 杰西·克莱佛,社会与教育发言人。2010年进入议会。他在进入议会前是全国基督教工会(Christelijk Nationaal Vakverbond, CNV)青年组织主席。[41]
  7. 布鲁诺·布拉奎斯(Bruno Braakhuis),经济、科学与欧洲事务发言人。2010年进入议会。他在进入议会前从事企业社会责任[42]
  8. 阿扬·艾尔法斯德(Arjan El Fassed),外交与发展合作发言人。2010年进入议会。他在进入议会前在乐施会工作。[43]
  9. 琳达·佛特曼(Linda Voortman),住宅与健保发言人。2010年进入议会。她曾工作于荷兰劳工运动联盟。[44]
  10. 瑞克·格拉修夫(Rik Grashoff),农业、国防与公共行政发言人。2010年进入议会接替麻里子·彼得斯与菲姆克·哈尔斯玛。他曾在鹿特丹代尔夫特担任市政委员。[45]
参议员托夫·提森
参议员托夫·提森

参议员

2011年参议院选举,该党拿下五席参议员:

  1. 托夫·提森,党团主席。2004年进入参议院。他是教育、地方政府与经济发言人。除此之外还在荷兰市镇联盟工作。他曾担任鲁尔蒙德市政委员。1991年以前是和平社会党党员。[46]
  2. 玛格莉特·德波尔(Margreet de Boer)。2011年进入参议院。
  3. 鲁尔德·冈兹佛特(Ruard Ganzevoort)。2011年进入参议院。
  4. 蒂妮克·史翠克,家庭、外交与社会发言人。她在2011年进入参议院。另外她还是法律研究员。她曾担任瓦赫宁恩市政委员。[47]
  5. 玛莉克·沃斯。2011年进入参议院。
欧洲议会代表团领袖尤迪特·沙根提尼
欧洲议会代表团领袖尤迪特·沙根提尼

欧洲议会议员

2009年欧洲议会选举,该党获得三席欧洲议会议员:

  1. 尤迪特·沙根提尼 - 欧洲议会代表团领袖,欧洲议会公民自由、司法与家庭事务委员会成员及发展委员会替补委员。[48]
  2. 巴斯·艾克浩特 - 欧洲议会环境、公共卫生与食品安全委员会成员兼农业与农村发展委员会替补委员。[48]
  3. 玛莉·科内利森(Marije Cornelissen) - 女权与性别平等委员会、就业与社会委员会成员[48]

选民结构

2006年选举各地得票率
2006年选举各地得票率

绿色左翼在大城市中表现特别出色,特别是有大学的城市,如阿姆斯特丹(12.5%)、乌得勒支(12.2%)、瓦赫宁恩(11.8%)、奈梅亨(10.4%)和莱登(10.0%)。[49]女性支持率比男性高出20%。[50]该党吸引了大量LGBT选民支持。[51] 绿色左翼也获得穆斯林移民选民的支持,特别是土耳其摩洛哥裔,其支持度比全国选民支持度高出一倍。[52][53]

绿色左翼选民对于特定政策有着特别立场。1989至2003年,他们是荷兰最偏左的选民,比社会党选民更为倾左。[54]这些左翼选民赞成重新分配财富,安乐死的选择自由,为难民开放边界,多文化社会与坚决反对建设新核电厂[54]但因绿色左翼对欧盟的态度,使他们被认为比社会党为右。

注释

  1. ^ GroenLinks, on parlement.com (Leiden University), [2008-04-29] 
  2. ^ Partij-organisatie on GroenLinks.nl, [2008-05-01] 
  3. ^ SP verzilvert verkiezingswinst niet, NOS, [2008-05-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6-16) 
  4. ^ Parties and Elections in Europe: The database about parliamentary elections and political parties in Europe, by Wolfram Nordsieck
  5. ^ 5.0 5.1 5.2 5.3 5.4 5.5 Koole, Ruud, Politieke Partijen in Nederland. Onstaan en ontwikkeling van partijen en partijenstelsel, Utrecht: Spectrum, 1995 
  6. ^ 6.0 6.1 6.2 Andeweg, R.B.; Galen Irwin, Governance and Politics in the Netherlands, Basingstoke: Palgrave, 2002 
  7. ^ Vendrik, Kees; Bart Snels, et al., Groei Mee. Programma van GroenLinks. Tweede Kamerverkiezingen 22 November 2006, Utrecht: GroenLinks, 18 November 2006 
  8. ^ Lagendijk, Joost; Maarten van Poelgeest and Tijs Manten, Uitgangspunten van GroenLinkse politiek 1992 (PDF), Amsterdam: De Bevrijding, 1991 
  9. ^ 9.0 9.1 9.2 9.3 9.4 9.5 Lucardie, Paul; Wijbrandt van Schuur and Gerrit Voerman, Verloren Illusie, Geslaagde Fusie? GroenLinks in Historisch and Politicologische Perspectief, Leiden: DSWO-press, 1999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Lucardie, Paul; Marjolein Nieboer and Ida Noomen, Kroniek 1990. Overzicht van de partijpolitieke gebeurtenissen van het jaar 1990, Jaarboek DNPP (Groningen: DNPP), 1991 [2008-04-28] 
  11. ^ 11.0 11.1 11.2 Lucardie, Paul; J. Hippe and G. Voerman, Kroniek 1994. Overzicht van de partijpolitieke gebeurtenissen van het jaar 1994, Jaarboek DNPP (Groningen: DNPP), 1995 [2008-04-28] 
  12. ^ 12.0 12.1 12.2 Lucardie, Paul; W.H. van Schuur and G. Voerman, Paul of Ina, Kanttekeningen bij de keuze van de politiek leider door GroenLinks, Jaarboek DNPP (Groningen: DNPP), 1994 [2008-04-28] 
  13. ^ Geschiedenis GroenLinks, [2008-04-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6-27) 
  14. ^ 14.0 14.1 Lagendijk, Joost and Tom van der Lee "Doorbraak van de eeuwige belofte. Hoe GroenLinks vier jaar herknebare oppisitie omzette in verkiezingswinst" in Kramer, P., T. van der Maas and L. Ornstein (eds.) (1998). Stemmen in Stromenland. De verkiezingen van 1098 nader bekeken Den Haag: SDU
  15. ^ Lucardie, Paul; B. de Boer, I. Noomen and G. Voerman, Kroniek 1998. Overzicht van de partijpolitieke gebeurtenissen van het jaar 1998, Jaarboek DNPP (Groningen: DNPP), 1999 [2008-04-28] 
  16. ^ Lucardie, Paul; B. de Boer, I. Noomen and G. Voerman, Kroniek 2000. Overzicht van de partijpolitieke gebeurtenissen van het jaar 2000, Jaarboek DNPP (Groningen: DNPP), 2001 [2008-04-28] 
  17. ^ Brader, Toof, Als de Trêveszaal lonkt. Dubbelportret van GroenLinks, Amsterdam: Mets and Schilt, 2000 
  18. ^ Lucardie, Paul; B. de Boer, I. Noomen and G. Voerman, Kroniek 1999. Overzicht van de partijpolitieke gebeurtenissen van het jaar 1999, Jaarboek DNPP (Groningen: DNPP), 2000 [2008-04-28] 
  19. ^ 19.0 19.1 19.2 Lucardie, Paul; B. de Boer, I. Noomen and G. Voerman, Kroniek 2001. Overzicht van de partijpolitieke gebeurtenissen van het jaar 2001, Jaarboek DNPP (Groningen: DNPP), 2002 [2008-04-28] 
  20. ^ T. Oedayraj Singh Varma, [2008-04-29] 
  21. ^ 21.0 21.1 21.2 Lucardie, Paul; J. Hippe and G. Voerman, Kroniek 2002. Overzicht van de partijpolitieke gebeurtenissen van het jaar 2002, Jaarboek DNPP (Groningen: DNPP), 2003 [2008-04-28] 
  22. ^ Rosenmöller, Paul, Een Mooie Hondenbaan, Amersfoort: De Balans, 2003 
  23. ^ 23.0 23.1 23.2 Lucardie, Paul; J. Hippe and G. Voerman, Kroniek 2004. Overzicht van de partijpolitieke gebeurtenissen van het jaar 2004, Jaarboek DNPP (Groningen: DNPP), 2005 [2008-04-28] 
  24. ^ De laatste links-liberale partij van Nederland, NRC Handelsblad, 11 October 2005 
  25. ^ Snels, B. (ed.) (2007). Vrijheid als Ideaal. Nijmegen: SUN.
  26. ^ 26.0 26.1 Doorduyn, Yvonne, Zo afhaken, dat is eens maar nooit weer; Het GroenLinks-congres laat zijn tanden zien, maar bijt niet, De Volkskrant, February 5 
  27. ^ Karimi, Farah, Het geheim van het vuur, Amsterdam: Arena, 2005 
  28. ^ 28.0 28.1 28.2 28.3 28.4 Lucardie, Paul; J. Hippe, R. Kroeze and G. Voerman, Kroniek 2006. Overzicht van de partijpolitieke gebeurtenissen van het jaar 2006 (– Scholar search), Jaarboek DNPP (Groningen: DNPP), 2008 [2008-04-28]  [失效链接]
  29. ^ Inbraak EZ door Duyvendak leidde tot bedreiging, NRC Handelsblad, August 14, 2008 [2011-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19) 
  30. ^ Duyvendak legt Kamerlidmaatschap neer, NRC Handelsblad, August 14, 2008 [2011-06-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15) 
  31. ^ Kees Vendrik wordt woordvoerder Milieu, Klimaat & Globalisering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9-16. op GroenLinks.nl
  32. ^ GroenLinks partij van de Toekomst
  33. ^ "Halsema kiest voor liberalisme." in NRC Handelsblad, 11 October 2005.
  34. ^ 34.0 34.1 Halsema, Femke, Vrijzinnig Links, De Helling, 2004, 15 (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2-06) 
  35. ^ 35.0 35.1 35.2 35.3 Buitenweg, Kathalijne; Jolande Sap, et al., Klaar voor de Toekomst, Utrecht: GroenLinks, April 2010 
  36. ^ 36.0 36.1 Halsema, Femke; Ineke van Gent, Vrijheid Eerlijk Delen. Vrijzinnige Voorstellen voor sociale politiek., 11 November [2008-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8-02) 
  37. ^ JolandeSap.nl, 2010 [2010-09-11] 
  38. ^ tofikdibi.nl, [2010-09-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30) 
  39. ^ MarikoPeters.nl, [2010-09-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15) 
  40. ^ InekevanGent.nl, [2010-09-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6-28) 
  41. ^ 41.0 41.1 LiesbethvanTongeren.nl, [2010-09-11] 
  42. ^ BrunoBraakhuis.nl, [2010-09-11] [永久失效链接]
  43. ^ ArjanelFassed.nl, [2010-09-11] 
  44. ^ LindaVoortman.nl, [2010-09-11] 
  45. ^ RikGrashoff.nl, [2011-06-23] [永久失效链接]
  46. ^ Tof Thissen on GroenLinks.nl, [2008-05-01] [永久失效链接]
  47. ^ Tineke Strik on GroenLinks.nl, [2008-05-01] [永久失效链接]
  48. ^ 48.0 48.1 48.2 GroenLinks dik tevreden over verworven posities in Europarlement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op groenlinks.nl
  49. ^ verkiezingsuitslagen.nl, Kiesraad, [2008-05-01] 
  50. ^ Vrouwen kiezen vaker voor links, mannen voor rechts, Interview/NSS, [2008-05-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7-19) 
  51. ^ Homo's en Lesbo's stemmen steeds rechtser, NOVA, [2008-05-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4-21) 
  52. ^ Allochtone kiezers bepalend op 7 maart, NOS, [2008-05-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1-16) 
  53. ^ Ingrid van der Chijs, Allochtonen stemmen massaal op PvdA, Elsevier, 2006-03-08 [2008-05-06], (原始内容 (– Scholar search)存档于2011-06-12) 
  54. ^ 54.0 54.1 Holsteyn, van, J.J.M; J.M. den Ridder, Alles blijft anders. Nederlandse kiezers en de verkiezingen aan het begin van de 21e eeuw, Amsterdam: Aksent, 2005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绿色左翼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