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主权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网络主权.

网络主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此条目阅读起来类似评论,需要清理。 (2016年3月5日)请帮助改进这个条目以使其语气中立,且符合维基百科的品质标准。

网络主权是一种认为在虚拟的国际网络上实际存在着领土主权国家法治的观点与主张,因而主张“一个国家的网络系统,政府有管理的权利、也应该由一国法律所管控,不容外国干涉与入侵”。

联合国方面立场则是2013年6月第六次联合国大会通过“从国际安全的角度来看信息和电信领域发展政府专家组”所形成的决议,决议第20条规定“国家主权和源自主权的国际规范和原则适用于国家进行的信息通讯技术活动,以及国家在其领土内对信息通讯基础设施的管辖权。”该条间接确认网络空间的国家主权。[1]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政府

政治

“网络主权”或“网络空间主权”原本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特有词汇,中国共产党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在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领导集体上台执政后,试图将其逐步推广至世界各地。早期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已经有类似的概念存在,但自此才正式于世界互联网大会中提出明确界定,包含网络商业安全、确保不遭受网络攻击、网络法律等国家层次的主权概念,并将中国的防火长城、网络安全部队等政策加以长期化、体系化、合法化。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副研究员支振锋认为,世界互联网发展蓬勃以来,有一种观念认为网络无国界,网络空间是全球公共领域,不应受任何单个国家所管辖、支配,而网络主权概念是对于此一不成文观念的一种反驳,其认为网络不是凭空生成的自然产物,而是建立于大量人为设施之上的产物,这些设施必须投资经费建设并长期供应维护费用。联合国宪章确立主权平等原则,并有排他性,网络线路设施有不少是本国政府出资建筑,线路本身、交换机房、伺服机房等是建筑占用在本国领土之上,因此政府对于这些设施当然有法律管辖权;甚至出资部分有所有权,所以进入一国国界之内的网络讯息必须受到该国法律的管辖不得有违法行为,虚拟空间并非法外之地或无主权之地,当网络讯号进入一国领土上政府铺设的实体线路瞬间开始就受一国法律管辖。[2]

例如一国的报纸没得到另一国允许执照,不得在当地设立分社办报或是进口,一国的电视台没得到另一国允许执照,不得在当地设立分台播送,这在国际上是普遍接受的主权原则,所以网络讯息也一体适用。最早在2003年信息社会世界峰会第一阶段会议通过的《日内瓦原则宣言》以及2005年第二阶段会议通过的《信息社会突尼斯日程》中提到了类似概念。

2015年底,120国参与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习近平在大会演讲上提出“现有网络空间治理规则难以反映大多数国家意愿和利益,全球互联网的管理体制必须由全球所有国家一起参与制定,并以符合多数国家的利益观为前提,世界网络要如何运作与管理不能由某一国说了算或是某几国私下说了算。”共同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的概念,中国以坚持尊重网络主权、维护和平安全、促进开放合作、构建良好秩序四大步骤为主[3],共同构建和平、安全、开放、合作的互联网这个人类的共同家园,是中国为改进全球互联网治理体系而做出的伟大贡献。其中以官方提到了网络主权概念。

争议

大赦国际在2016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前紧急呼吁世界网络技术企业不要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可能的限制言论自由的行为[4]。有部分人士认为网络主权与万维网的观念相对,是反全球化的体现之一。

 美国

美国基于《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基础在原则上不限制任何言论自由,然而反恐法案以来美国逐渐以各州和各刑事罪条文的方式,单独通过法条限制一个个特定种类言论在网上传播,另一方面有垄断性的网络社交媒体巨头以公司内部规定方式自主展开网络审查,这被视为单一公司对其服务器私有财产的管理,政府以中立态度不予介入,然而是否有政府授意成为长期以来传言不断的话题。

棱镜计划爱德华·斯诺登事件发生后世界公众对美国网络世界的真实运转方式和其声称方式产生质疑,从2014年开始,美国被无国界记者列为“互联网敌人”之一,互联网敌人名单专门收录实施最进阶别网络审查和大规模监视的国家。[5]

2008年外国资产管理办公室(OFAC)黑名单被泄漏后流入记者手中,名单显示依据近百年前一条法案1917年《与敌贸易法案》,美国于网络中转节点、网络服务供应商、域名注册商等系统上屏蔽了大量网站,甚至一些欧洲旅游公司网站因为推广去古巴旅游遭到屏蔽,[6]2015年索尼影业游说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文件曝光,其要求政府在网络中转节点屏蔽“疑似”盗版电影分享的IP和网站,而上述这些黑名单的产生无人知道其标准为何,也没有任何公开听证辩论和程序,外界也不知道任何一份黑名单具体是哪一个官员下令执行。[7]

2019年脸书向外爆料,美国、英国与澳大利亚政府计划公开施压社交媒体公司,为其在加密通讯软件中留下后门。[8]以打击犯罪为由要求在新上线的端到端加密(end-to-end encryption)系统上装后门让五眼联盟警察机关能有专属通道存取资料[9],该私下写给脸书老板的信件10月4日被不明人爆料登于报上,脸书公司发言人乔·奥斯本当天则表示对此要求严厉拒绝,但网上仍有质疑显示外界公众永不可能得知脸书是否上演两面人,一面表达拒绝一面开后门与政府演出双簧。

 新加坡

2019年10月2日新加坡《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案》生效,被判定网上发表损害新加坡公共利益的个人最高可判10年有期徒刑和10万新加坡元。[10]

根据法令内阁部长将有第一时间评断信息真假,要求更正或撤下信息的绝对权力,当事方若有异议只能透过官司上诉。《联合早报》当年先后发布三篇社论为出台法案先行进行铺垫,指出新加坡作为一多元种族社会,假信息可能产生的危害更大,需要全国上下团结应对。

 欧盟

2019年10月欧洲法院裁定欧盟国家今后可要求脸书在全球范围内删除欧盟各国认定的“非法内容”,即使这些内容在其他国家不被定义非法。[11]换言之一则讯息被欧洲定义为非法时,欧洲法院不只要这些讯息在欧洲国家的电脑萤幕前消失,同时要求在世界各国人的眼前都消失。同时该消息的二次传播转贴和网友添加了评论等的传阅帖也在要求删除范围内,因为其损害力等同。

裁定出后脸书对其进行了强烈的抵制。BBC援引该公司的一份声明称:“这破坏了一个国家无权将其法律强加给另一国家的长期原则。这也为强制互联网公司监视内容、然后解释其是否非法的权力相当敞开了大门。”脸书公司方认为这开启了一个政府和亲政府网站对于网络言论接近无限删除权力的大门,欧盟不仅竖立了自己的网络主权同时还将此主权扩张为某种意义的“全球监管标准”。[12]

纽约时报则报导了该裁定支持者的反驳称,由于在互联网时代国际上没有统一法律,所以像脸书这样的平台需要做更多努力来打击互联网犯罪,包括仇恨言论和在网络上的人身攻击。同时没有网络区隔政策的国家都处于一个无国界网络状态,无法让某一则讯息在一国境内脸书被删除而在外国脸书还能看到,那象征脸书从此将有众多隔离版本根据每一国订制,同时在外国传播的讯息于光速时代还是能瞬间又被传回国内,所以必须全球删除才有效。维也纳大学隐私与可持续计算实验室主任瓦格纳(Ben Wagner)则反批称:“欧洲心血来潮,想制定全球监管标准。”同时有政治团体质疑社交媒体平台要如何不通过搜索所有用户的帖子,而识别出被某一国家认定为非法的材料[13],结局就是一种大海量搜索监视的人工智能被建立出来,所有人的帖子都要纳入该智能的管控之下,但人类语意的复杂造成现有智能技术一定有大量误删帖,过滤器可能无法区分网络仇恨和政治评论的细微差别,被误删的人只能进入旷日废时的申诉过程,而多数人可能没那工夫为自己一个贴文去奋战只能放弃,届时将进入一个网络言论与现今截然不同的世界。[14][15]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网站不与国际互联网连接,但它却有自己的国家局域网光明网”。朝鲜官方称是为了避免国内民众受到外国部分“不良网站”所提供的“不良资讯”的“精神污染”,它被认为是网络主权伸张的极端案例。

而2017年起有前往北朝鲜观光客实际测试表明,[16]若观光客或其他有方法的人愿意购买每1GB价格约200欧元的上网卡,是可以在北朝鲜境内连通外国网络包含西方所有网站,没有任何防火墙,显见北朝鲜网络与外国的实体连通线路是存在,交换机房也有维护运转。同时在38度分界线周遭可以收到韩国基地台的4G上网讯号,并没有军用讯号干扰器运转的迹象。

 越南

 伊朗

参考文献

参见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网络主权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