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祜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羊祜.

羊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羊祜
太傅
国家中国
时代西晋
叔子
籍贯泰山郡南城县
出生221年
逝世278年12月27日(278-12-27)(56–57岁)

羊祜(221年-278年12月27日),字叔子泰山郡南城县(今山东省新泰市)人。曹魏晚期与西晋早期军事家政治家文学家,一代名将。羊祜出身泰山名门望族羊氏家族,家族人才辈出,东汉名臣蔡邕为其外祖父,世代皆有人在朝为官。他的祖父羊续曾任南阳太守,父亲羊衜曾任上党太守;其胞姊羊徽瑜晋景帝司马师的皇后。

生平

根据《晋书》所载,羊祜身高约为176cm, 容貌敦雅不俗,须眉秀长浓密而整洁。羊祜在曹魏时代历任中书侍郎秘书监、相国从事中郎等官职。司马炎称帝后,羊祜深得司马家信任,升任尚书左仆射[1]、车骑将军,官至征南大将军。去世后被追认为“太傅”。

《资治通鉴》记载曹爽曾招羊祜和王沈,王沈劝他加入曹爽,羊祜则说曹爽必将败亡,后来如同其所说。[2]

在晋灭吴的过程中,最初羊祜任荆州都督(269年),掌握荆州晋占区一带军政大权。在此期间羊祜不尚武力,以柔和手段管治,用诡计使驻守石城(今湖北钟祥市)的兵力退却,并在统辖地区屯田,加强军事实力。

272年步阐献西陵城降晋,当时驻守荆州吴占区的陆抗急袭西陵,前往救援的羊祜、徐胤以围魏救赵计谋分散陆抗兵力,杨肇驰援西陵。然而杨肇在与陆抗的西陵争夺战中失利,未能攻下西陵城,献城降晋的吴将步阐也被陆抗军队擒杀。羊祜也没有攻下重镇江陵,此乃西陵之战。羊祜遭到弹劾:“祜所统八万余人,贼众不过三万。祜顿兵江陵,使贼备得设。乃遣杨肇偏军入险,兵少粮悬,军人挫衄。背违诏命,无大臣节。可免官,以侯就第”,被左迁平南将军。

羊祜经此一战步步为营,以修筑城寨的方式扩大晋的疆土,汉水长江之间皆为晋所有;同时又对吴地军民施以信义,不断动摇吴军将领的忠诚。他的做法在吴地发挥作用,多位吴军将领降晋,吴地人民对羊祜心悦诚服,尊敬地称其为“羊公”,而不称其名。

吴军统帅陆抗也称赞羊祜的德行度量,“虽乐毅诸葛孔明不能过也”。二者对峙期间最有名的事件是陆抗重病,羊祜派人送去良药,部下怕药中下毒,劝陆抗不要吃,陆抗服之不疑,并说:“羊祜岂鸩人者。”在二者对抗期间,荆州战线处于和平状态。

后晋武帝想封羊祜为南城郡侯(领泰山郡的南武阳、牟、南城、梁父、平阳五县[3]),不过羊祜以汉高祖张良留侯为例,请封钜平县侯[4]与唐《晋书》本传的追封诏一样。[5]

晋咸宁四年十一月辛卯日(278年12月27日)羊祜病重临死之前推举杜预担任镇南将军。杜预果真不负羊祜举荐,奇袭西陵,三陈平吴,在其后的灭吴战争中担任西线统帅,计取江陵,招降交、广。晋灭吴后,武帝流着泪说:“此羊太傅之功也。”

堕泪碑

羊祜病逝后,襄阳百姓为纪念羊祜,在羊祜生前游息之地岘山建庙立碑,原名为晋征南大将军羊公祜之碑,简称羊公碑。此后每逢时节,周围的百姓都会祭拜他,睹碑生情,莫不流泪,羊祜的继任者、西晋名臣杜预因此把它称作堕泪碑[6]。堕泪碑现位于湖北省襄阳市

东晋习凿齿的《襄阳耆旧记》记载了堕泪碑的定名由来。[7]

评价

羊祜在朝中不兴朋党、谨言慎行,虽然受他推举而为官者不在少数,但他事后焚烧推举手稿,很多获推举人竟不知晓受何人推举。有人批评羊祜过于缜密,羊祜以“是何言欤!夫入则造膝,出则诡辞,君臣不密之诫,吾惟惧其不及。不能举贤取异,岂得不愧知人之难哉!且拜爵公朝,谢恩私门,吾所不取。”作为回答。[8]

文学

羊祜作为文学家,又喜爱山水,著述理应很多,而且他长期的政治、军事生涯,也写有大量的表、疏等文章。但由于他为人谨慎,很多手稿都被付之一炬,多是他人书籍中的片段,已知他的作品是《老子传》二卷,文集《羊祜集》二卷。流传至今的只有《雁赋》、《让开府表》、《请伐吴表》、《再请伐吴表》等8篇,其中的《让开府表》可与诸葛亮的《出师表》相提并论。《晋书·羊祜传》说:“祜乐山水,每风景必造。岘山置酒言咏,终日不倦。”以“岘山置酒言咏”推论,羊祜应当留有为数不少的诗作,但现今竟无只言片语留下。他有一句名言:“天下不如意事,十常居七八”[9]

羊祜死后,荆州人为避祜之名,“户”改为“门”。

家世

羊祜无子,晋武帝命其兄羊发之子羊暨继嗣,羊暨以父亲已死为由抗命;晋武帝又命羊暨弟羊伊继嗣,但羊伊以未得生父之命为由不为羊祜服丧,最终仍以本生父为父。[10]太康二年(281年),羊伊的弟弟羊篇获封为钜平侯,成为羊祜的继嗣。

晋孝武帝太元年间,羊发玄孙之子钜平侯羊法兴坐桓玄党伏诛,爵除。尚书祠部郎荀伯子上表求为羊祜立嗣,未果。

注释

  1. ^ 《晋书·武帝纪》:泰始四年二月甲寅(268年3月17日),以东海刘俭有至行,拜为郎。以中军将军羊祜为尚书左仆射,东莞王伷为尚书右仆射。
  2. ^ 先是,爽辟王沈及太山羊祜,沈劝祜应命。祜曰:“委质事人,复何容易!”沈遂行。及爽败,沈以故吏免,乃谓祜曰:“吾不忘卿前语。”祜曰:“此非始虑所及也!”
  3. ^ 唐《晋书》本传:其后,诏以泰山之南武阳、牟、南城、梁父、平阳五县为南城郡,封祜为南城侯,置相,与郡公同。
  4. ^ 太平御览·人事部六十四·让下》引王隐《晋书》:上以羊祜为开府仪同,让表曰:“今光禄李喜,秉节高亮,在公正色;光禄鲁芝,洁身寡欲,和而不同;光禄李胤,清亮简素,正身在朝,皆服事华发,以礼终始。虽历位外内之宠,不异寒贱之家,而犹未蒙此选,臣更越之,何以塞天下之望?”又封南城郡侯。祜让曰:“昔张良请受留侯,汉高不夺其志。请受钜平,薨,遗令不得以南城侯入柩。”诏祜曰:“固让历年,志不可夺。身没让存,遗言益厉,此夷叔所以称贤,季札所以全节,重违其志,今听复本封。”
  5. ^ 唐《晋书·羊祜传》:(武帝)策曰:“皇帝使谒者杜宏告故侍中、太傅钜平成侯祜:昔吴为不恭,负险称号,郊境不辟,多历年所。
  6. ^ 晋书·羊祜传》:襄阳百姓于岘山祜平生游憩之所建碑立庙,岁时飨祭焉。望其碑者莫不流涕,杜预因名为堕泪碑
  7. ^ 《太平御览·卷886》引之:“羊公与邹润副郧岘山,垂泣曰:“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来贤达胜士登此远望,如我与卿者,多矣,皆湮灭无闻,不可得知。念此使人悲伤。我百年后,魂魄犹当登此山。””
  8. ^ 维基文库中有关晋书卷34的文本
  9. ^ 《晋书·羊祜传》:“会秦、凉屡败,祜复表曰:‘吴平,则胡自定,但当速济大功耳。’而议者多不同。祜叹曰:‘天下不如意,恒十居七八,故有当断不断。’”
  10. ^ 《隋书》列传第三十六:又晋镇南将军羊祜无子,取弟子伊为子。祜薨,伊不服重,祜妻表闻,伊辞曰:“伯生存养己,伊不敢违。然无父命,故还本生。”尚书彭权议:“子之出养,必由父命,无命而出,是为叛子。”于是下诏从之。然则心服之制,不得缘恩而生也。


参考书籍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羊祜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