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质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臧质.

臧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臧质
出生400年
东晋侨置东莞郡晋陵
逝世454年
南朝宋武昌郡南湖
职业南朝宋外戚、将领

臧质(400年-454年7月13日)[1]含文东莞莒县(今山东莒县)人。南朝宋外戚,父亲是武敬皇后之弟臧熹。臧质于南朝宋官至车骑将军、雍州刺史,曾参与元嘉北伐并坚守盱眙城,后更助宋孝武帝刘骏讨平太子刘劭,但不久就与南郡王刘义宣鲁爽等人起兵对抗朝廷,终兵败被杀。

生平

建平良守

臧质还未够二十岁,尚为东晋权臣的刘裕就让他任曾担任世子刘义符的中军行参军。宋代晋后转员外散骑常侍,后又任江夏王刘义恭的抚军参军,但因为为人轻薄不检而被宋文帝嫌恶,调为给事中。会稽长公主刘兴弟多次帮他说话才令宋文帝任命其为建平太守。不过臧质任内甚得当地蛮族归心,时南蛮校尉刘湛受征还朝,也称许臧质是“良守”。后臧质转宁远将军、历阳太守,历迁竟陵江夏内史及巴东建平二郡太守,都有益于百姓[2]

对抗北魏

臧质年满三十就屡出外任,不但博览史籍,文思敏捷,而且喜欢谈论军事。一直意欲北伐的宋文帝知道后认为可以给予臧质大任,就征其为使持节、都督二州诸军事、宁远将军、徐兖二州刺史。不过任内就因为奢侈生活,胡乱任命而被弹劾。后转建威将军、义兴太守。元嘉二十七年(450年),臧质将要调任南谯王刘义宣司空司马、宁朔将军兼南平内史,但未上任就遇上北魏大军围攻汝南悬瓠(今河南汝南县),宋文帝遂派臧质驰赴寿阳(今安徽寿县)并统领寿阳军队,联同安蛮司马刘康祖救援坚守的守将陈宪。不久,魏军撤退,臧质奉命转讨汝南西方的山蛮,终大破蛮族,俘获万多人。事后转任太子左卫率,可是就因被指攻打蛮族时枉杀队主严祖以及收纳男宠牲口,遂被免官[2]

正在免官之时,宋文帝下令北伐,臧质白衣联同骠骑司马王方回进攻许洛一带,途中臧质知道率领东线军队的王玄谟无法攻下滑台(今河南滑县),遂自请接手进攻,但被宋文帝拒绝。后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率大军反攻,王玄谟于滑台兵败撤退,魏军接着长驱直入,逼近重镇彭城(今江苏徐州市),宋文帝虑及根本召回诸军,并任命臧质为辅国将军、假节、置佐,率领万人北救彭城。不过,臧质到盱眙(今江苏盱眙)时魏军就已绕过彭城,并南渡淮河,臧质怕逼近的魏军会占据盱眙城东的高山,遂命胡崇之、臧澄之及毛熙祚分率三营驻于山上,臧质就在山南驻扎。魏军攻到时先攻破胡崇之及臧澄之二营,毛熙祚率领手下北府精兵奋战,一度击退魏军,但不久就因毛熙祚伤重去世而溃败。臧质面对北魏强军根本不敢救援三营,而随后臧质军亦自溃,臧质只能率百多个兵士逃入盱眙城,幸好盱眙太守沈璞一早就准备好守城的物资,臧质于是与沈璞共守盱眙城。魏军接着试图攻城但不成功,却打算在日后北撤时攻夺盱眙城中的粮食作为退兵时的军粮,于是就舍盱眙城继续南进,盱眙城于是就抓住时间加强防御[2]

次年年初,魏军自瓜步北撤,到盱眙时就按计划要攻城,太武帝初自臧质求酒,但臧质就装了尿送给他,弄得太武帝很愤怒,命令之下一夜间魏军就筑起长围,并开采东山的土石修筑攻道,派兵封锁连接城内的水道,倾力围攻。当时太武帝还写信向臧质说现在攻城的军队都不是鲜卑人,反是其他民族,称臧质杀攻城魏军根本没能影响魏国实力[3]。不过臧质回信亦不客气,故意用当时北魏的一首童谣:“轺车北来如穿雉。不意虏马饮江水。虏主北归石济死。虏欲渡江天不徙。”嘲讽他,又指春雨已下,宋军将会聚集来援,挑衅说魏军只管继续攻城不要走,粮食不够还能向他取,并要用北魏送他的利剑斩杀魏帝[4]。太武帝看大怒,命人制造铁床待臧质被俘后施虐。不过,魏军用来攻城的钩车被城中人们用绳索拉着,夜晚宋军更派士兵出城取去钩车的钩;魏军又尝试用冲车攻城,但城墙实在太坚实,每次冲击只有数升碎土掉下,伤害甚少。魏军接着决定派兵血拼,士兵一波接一波地冒死攻城,宋军遂于这样的攻城行动中杀弓数以万计的魏兵,尸体堆起来的高度还和城墙一样高。魏军这样强攻了三十日,还是无法攻陷盱眙,反而死伤惨重,虑及彭城宋军可能会出兵断其归路,太武帝率放弃攻城北走。

战后,宋文帝嘉奖臧质成功守住盱眙的功劳,以其为使持节、监北秦四州诸军事、冠军将军、宁蛮校尉、雍州刺史,封为开国子,食邑五百户。元嘉二十九年(452年),宋文帝再行北伐,命臧质率兵攻向潼关,不过臧质只是在雍州治所襄阳(今湖北襄阳市)近郊屯兵,仅派司马柳元景前赴。期间更因思念爱妾而只身走回城中见面,更耗费了六七百万台库的金钱,不过宋文帝也不问罪[2]

助讨刘劭

元嘉三十年(453年),太子刘劭发起兵变杀掉父亲宋文帝自立,以臧质为丹杨尹。不过,臧质家人就派了门生师𫖮告知臧质刘劭弑父夺位之事,臧质于是报告荆州刺史刘义宣,又派人向起兵讨伐刘劭的刘骏报信以示支持,并举众五千南下荆州治所江陵(今湖北荆州市)与刘义宣会合。义宣闻讯亦起兵,版命臧质为征北将军,臧质遂赴寻阳与刘骏一同东下建康。至建康附近的新亭时刘骏即位为帝,任命臧质为都督江州诸军事、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刺史,加散骑常侍。接着臧质率军攻进广莫门,与诸军在太极殿会师,并生擒刘劭。臧质因功获封始兴郡公[2]

野心致殒

宋孝武帝刘骏掌握权力,但臧质一直当他是少主,于是行事专擅,江州的刑政大事都不上报,而盆口及钩坼的积粮都被臧质擅自挪用,台城于是屡次下书责问他,臧质既猜疑孝武帝想对付他,另也按捺不住自己的野心,想利用平庸愚昧的刘义宣助他掌权。早于臧质起兵出讨刘劭时,就已经有利用刘义宣的打算,对其极尽礼敬意图推其为主,并曾通报柳元景请其支持,惟柳元景站在刘骏一边,义宣也推了刘骏为主,故不成功[5]。而在此时,臧质就趁义宣怨恨刘骏淫其女儿的机会密书义宣劝他起兵,终成功劝动到义宣。其时义宣也招了关系亲密的豫州刺史鲁爽[6],约定于孝建元年(454年)秋季一同起兵,惟鲁爽因醉酒而误事,竟然立即起兵,臧质及义宣闻讯,亦被逼仓卒起兵响应。

王玄谟率朝廷水军进至梁山洲(今安徽和县南),并在附近江边两岸修筑偃月垒,在当地水陆列阵等待东下的臧质军;殿中将军沈灵赐更率领一百舸攻破在南陵的臧质前军。臧质及义宣军队相继到达梁山,臧质就计划由义宣派兵万人进攻柳元景所在的姑孰(今安徽当涂县)[7]以绝玄谟后继,亦派万人进攻梁山的玄谟水军,以作牵制,接着由自己循外江直攻石头,攻下建康。不过刘义宣却听信心腹刘谌之所言而猜忌臧质,改为尽力攻取梁山,想在击败元景等军长驱直进,没听从臧质。臧质先派军成功攻陷西垒,接着就要再取东垒,刘义宣此时却又听信颜乐之,怕臧质再下一城会抢去所有功劳,派了刘谌之与臧质同行。臧质军在垒南列阵,王玄谟尽出精兵抗击,薛安都也领骑兵出击。两军交战良久后臧质军阵出现弱点,薛安都的骑兵趁机攻入阵中,刘季之等又攻入了军阵的西北角,臧质军于是溃败,船舰也被烧毁,大火更因风波及刘义宣所在的西岸船只。臧质败后还想和义宣商讨后续行动,但义宣当时已经乘船逃走了,臧质找不到义宣,也不知还可作什么,余众于是都溃散了。臧质回到江州治所寻阳(今江西九江)后烧了府舍,带着妓妾西走,原本臧质一行人还有宠臣何文敬率兵在前护送,但到西阳时西阳太守鲁方平骗何文敬说朝廷只治首领的罪,文敬于是都逃走了。臧质唯有改往武昌郡投靠妹夫羊冲,但到后发现羊冲也被杀了,无处可逃的臧质只好到南湖(今湖北鄂州市五丈湖)躲起来,采莲为食。后朝廷追兵来到,臧质用莲叶遮挡头部,将全身都浸在水中,仅将鼻子露出水面呼吸。不过这样也被军主郑俱儿发现,一箭射中了臧质的心脏。其他士兵接着也举刀砍他,臧质身体被剖开,肠脏流出和水草缠在一起。臧质还被裘应斩首,传送到京师,时年五十五岁,其首级被加漆封存在武库,如昔日王莽一样。[2][8][9]

性格特征

  • 臧质年轻时爱打猎,而且擅长赌博之术。
  • 臧质高六尺七寸,头发卷曲而且头顶光秃。
  • 臧质任中军行参军时曾拜访亦为外戚的护军赵伦之,但遭轻视不见。臧质于是愤怒地说:“两家的大丈夫各自都要靠妇人建立门第地位,何必还要因此互相轻视。”赵伦之遂向其道歉,惟臧质已拂袖而去[10]

子女

  • 臧敦,黄门郎,被诛杀。
  • 臧敷,司徒属,被诛杀。
  • 臧敞,太子洗马,被诛杀。
  • 臧斁,被诛杀。
  • 臧氏,嫁刘义宣子刘悰[11]
  • 臧氏,嫁颜师仲[12]

注释

  1. ^ 《宋书·孝武帝纪》:六月戊辰,臧质走至武昌,为人所斩,传首京师。
  2. ^ 2.0 2.1 2.2 2.3 2.4 2.5 《宋书·臧质传》
  3. ^ 《宋书·臧质传》“焘与质书曰:‘吾今所遣斗兵,尽非我国人,城东北是丁零与胡,南是三秦氐、羌。设使丁零死者,正可减常山、赵郡贼;胡死,正减并州贼;氐、羌死,正减关中贼。卿若杀丁零、胡,无不利。’”
  4. ^ 《宋书·臧质传》:“质答书曰:‘省示,具悉奸怀。尔自恃四脚,屡犯国疆,诸如此事,不可具说。王玄谟退于东,梁坦散于西,尔谓何以不闻童谣言邪:'虏马饮江水,佛狸死卯年。'此期未至,以二军开饮江之径尔,冥期使然,非复人事。寡人受命相灭,期之白登,师行未远,尔自送死,岂容复令生全,飨有桑干哉!但尔往攻此城,假令寡人不能杀尔,尔由我而死。尔若有幸,得为乱兵所杀。尔若不幸,则生相剿缚,载以一驴,直送都市。我本不图全,若天地无灵,力屈于尔,齑之粉之,屠之裂之,如此未足谢本朝。尔识智及众力,岂能胜苻坚邪!顷年展尔陆梁者,是尔未饮江,太岁未卯年故尔。斛兰昔深入彭城,值少日雨,只马不返,尔岂忆邪?即时春雨已降,四方大众,始就云集,尔但安意攻城莫走。粮食阙乏者告之,当出廪相饴。得所送剑刀,欲令我挥之尔身邪!甚苦,人附反,各自努力,无烦多云。’是时虏中童谣曰:‘轺车北来如穿雉,不意虏马饮江水。虏主北归石济死,虏欲渡江天不徙。’故质答引之。”
  5. ^ 《宋书·柳元景传》:“初,臧质起义,以南谯王义宣暗弱易制,欲相推奉,潜报元景,使率所领西还。元景即以质书呈世祖,语其使曰:‘臧冠军当是未知殿下义举尔。方应伐逆,不容西还。’质以此恨之。”
  6. ^ 《宋书·鲁爽传》:“爽与义宣及质相结已久,义宣亦欲资其勇力,情契甚至。”
  7. ^ 《宋书·臧质传》写“万人取南州,则梁山中绝。”《宋书·柳元景传》:“玄谟闻贼盛,遣司马管法济求益兵,上使元景进屯姑孰。”《宋书·垣护之传》:“玄谟见贼强盛,遣司马管法济求救甚急。上遣元景等进据南州,护之水军先发。”《资治通鉴考异》:“《垣护之传》南州,盖南州即姑孰也。”
  8. ^ 《南史·臧质传》
  9. ^ 《建康实录·卷十三》写:“追兵至南湖,质急入水中,折荷蒙首,军士遥射之,贯腹,肠出绕蕴藻,就斩之,传首京师,子孙皆弃市,而漆首藏于府库。”死亡时记述与《宋书》及《南史》有所不同。
  10. ^ 《南史·臧质传》:“初为世子中军参军,尝诣护军赵伦之,伦之名位已重,不相接‧。质愤然起曰:‘大丈夫各以以老妪作门户, 何至以此中相轻。’伦之惭谢,质拂衣而去。”
  11. ^ 《宋书·臧质传》中华书局本校勘记:“质女为义宣子采妻,按义宣子无名采者,必有误。《通志》作‘悰’,疑是。”
  12. ^ 《宋书·颜师伯传》:“弟师仲,妻,臧质女也。”

参考资料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臧质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