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蒙古帝国.

蒙古帝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大蒙古国
ᠶᠡᠬᠡ
ᠮᠣᠩᠭᠣᠯ
ᠦᠯᠦᠰ

Их Монгол Улс
1206年-1635年
Guyuk khan
定宗贵由御玺
立法机构:忽里勒台
Mongol Empire map 2.gif
蒙古帝国疆域的扩大演变(1206年-1294年)
Great Mongol Empire map.svg
蒙古帝国在世界上的位置。
京城 
• 1206年-1235年
曲雕阿兰
• 1235年-1260年
哈拉和林[注 1]
• 1260年-1368年
大都(今北京
上都(今锡林郭勒盟正蓝旗嘎查村[注 2]
国君姓氏孛儿只斤
君主共40位
• 1206年-1227年
太祖成吉思汗(开国)
• 1260年-1294年
世祖忽必烈
• 1333年-1370年
惠宗妥懽帖睦尔
• 1378年-1388年
天元帝脱古思帖木儿
• 1634年-1635年
额尔克孔果尔(亡国)
常用语蒙古语汉语突厥语伊朗语
兴衰
• 1206年
成吉思汗征服漠北各部,于斡难河边即大汗位,大蒙古国建立。
• 1218年-1234年
西辽西夏金朝
• 1219年-1259年
蒙古西征
• 1260年
帝国分裂。
• 1271年12月18日
忽必烈大都公布《建国号诏》,建国号“大元”。
• 1279年3月19日
元将张弘范厓山海战击败宋军,丞相陆秀夫背着宋帝赵昺跳海殉国,宋朝灭亡,元朝统一中国。
• 1368年9月14日
明朝徐达率军攻陷大都(北京),元廷退居蒙古高原,史称北元
• 1388年11月1日
也速迭儿杀害脱古思帖木儿,大元国号废除,北元灭亡。
• 1634年
末代大汗林丹汗覆灭。
• 1635年6月12日
林丹汗之子额哲投降后金,大蒙古国正式灭亡。
宗教腾格里信仰萨满教),后一些可汗分别改宗藏传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等其他在大蒙古国流行的宗教
通币硬币(如迪拉姆)、苏赫(Sukhe)、纸币(背部用丝绸银锭装饰的纸质钱币,以及元帝发行的交钞
前身
继承
蒙兀国
塔塔儿
花剌子模王朝
西辽
西夏
大金
基辅罗斯
伏尔加保加利亚
库曼汗国
阿兰王国
大理国
基马克汗国
窝阔台汗国
察合台汗国
钦察汗国
伊儿汗国
大元
北元
帖木儿帝国
大明
后金
今属于

大蒙古国(蒙古语:Их Монгол Улс[注 3](1206年-1635年6月12日[1]),俗称蒙古帝国,是一个横跨欧亚两洲的全球帝国,也是历史上邻接版图最辽阔的国家。蒙古人武力兴盛的时期曾发动三次大规模的蒙古西征。在此之后的元宪宗九年(1259年)至至大二年(1309年)之间,大蒙古国体系的最大疆域曾达到约2400万平方公里[2](一说为3450万平方公里)[3][注 4]。但自元宪宗九年(1259年)蒙哥去世后引发争夺大汗之位的内战,使帝国内部数度分裂以至走向瓦解,在1368年蒙古人被明太祖朱元璋驱赶至长城以北,进入了北元时期,而其对于欧亚大陆的影响力就此逐渐式微。

大蒙古国是由蒙古人铁木真(成吉思汗)于元太祖元年(1206年)在斡难河边建立,国号“大蒙古国”。据《蒙古秘史》,其创始于斡难河河源,通常认为创建时间约为铁木真征服蒙古高原各部落(塔塔尔、泰赤乌、蔑儿乞、乃蛮、克烈、汪古部、以尼伦和迭列斤两大部落组成的蒙兀王国)、始有“成吉思汗”之称号时的元太祖元年(1206年)。大蒙古国建立后屡次对外扩张,成吉思汗在位时开始征伐西夏金朝西辽花剌子模等国,其继承人又经过两次大规模的西征,至元宪宗九年(1259年)蒙哥去世前已占领包括蒙古高原中国西北西南东北华北中亚西亚以及东欧在内的广大地域。

第一次西征(1219年-1221年 / 1223年)由成吉思汗发动并为主帅,灭西辽花剌子模亚美尼亚格鲁吉亚阿塞拜疆,并越过高加索山击破钦察人各部。

第二次西征(1236年-1242年)于窝阔台汗在位时期发动、以拔都为主帅,首先征服了伏尔加保加利亚(卡马突厥国),接着灭亡位于东欧平原基辅罗斯,进而击溃波兰王国,又使匈牙利王国保加利亚第二帝国等国大败,前锋远达当时意大利威尼斯共和国东部在匈牙利治下的达尔马提亚以及现今原南斯拉夫地区的拉什卡

第三次西征(1256年-1260年)于蒙哥汗在位时期发动、以旭烈兀为主帅,灭亡了木剌夷(暗杀组织)、两河流域阿拔斯王朝,并重创叙利亚阿尤布王朝(蒙古军曾短暂占领叙利亚,后被新兴的马木路克王朝发起征伐而驱逐)。大蒙古国在三次的西征中共侵吞40多个国家。

然而,大蒙古国在中统元年(1260年)忽必烈阿里不哥争位所引发的内战之后走向分裂。尽管忽必烈于至元元年(1264年)击败阿里不哥,然而他主张其承袭了“蒙古大汗”之位的继承权并没有获得一致承认,直到元成宗时期才达成内部共识,使元朝的宗主地位获得认同;原属大蒙古国的术赤后王封地、察合台后王封地、窝阔台后王封地和忽必烈之弟旭烈兀的封地取得事实上的独立地位,被称为四大汗国;其他一些大蒙古国时期建立的小型汗国多依附于四大汗国。

至元八年(1271年),忽必烈立国号为“大元”全称大元大蒙古国,自称“蒙古大汗”。至元十六年(1279年)大元灭南宋。自此被元控制的领地包括蒙古高原和现今中国大部分地区。实际处于独立地位的蒙古四大汗国钦察汗国察合台汗国窝阔台汗国伊儿汗国[注 5])与大元之间互不统属,战争不断。在忽必烈身故后,其继任者元成宗与四大汗国达成协议,以大元国皇帝为名义上的“蒙古大汗”,之后四大汗国的疆土又陆续经历演变。

大元皇帝元惠宗被汉人朱元璋建立的明朝于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驱逐出中原(长城以北),大元丢失中原地区后版图缩小回蒙古高原地区,史称北元。北元亡于天元十年(1388年)[注 6],之后以统领东部蒙古的鞑靼[注 7]作为其后继代表,主要由其首领继承“蒙古大汗”的称号,同时与西部蒙古的瓦剌以及鞑靼东部的兀良哈等势力并立,但这些蒙古势力的控制范围没有再超出过蒙古高原。除此之外,明朝亦长期和察合台汗国和钦察汗国及其他的小汗国同时并存,直到17世纪蒙古人建立的主要汗国均致灭亡。明崇祯七年(1634年),最后一任蒙古大汗林丹汗后金皇太极击败并病逝,明崇祯八年四月二十八日(1635年6月12日)其子额哲归降皇太极,漠南蒙古诸部亦于后金天聪十年(1636年)正月聚沈阳,承认皇太极为大汗、统辖漠南蒙古诸部,象征“大蒙古国”的历史正式结束。

国号

以族名为国号

蒙古本种族之名,为游牧于不儿罕山近旁之小部落,不儿罕山者,今外蒙古车臣汗部北境克鲁伦河(额尔古讷河上流)、鄂嫩河石勒喀河上流)间肯特山之支脉也,十二三世纪之交,成吉思汗崛起于此,吞并附近诸部落,并征服亚细亚之北部西部,逮其子孙,复席卷亚细亚之大半,及欧罗巴东部,于是类蒙古非蒙古诸部落,皆称蒙古,旋更以之为国号。元世祖忽必烈,致书日本,自称大蒙古国皇帝。十七世纪初,蒙古察哈尔部林丹汗,致满洲清太宗书中,亦称蒙古国主,是其建国号为蒙古,较称元称鞑靼,尤为有征。然兹不过对外国而言,究未可谓为国号,亦未可谓为地名也。[4]

建“大元”国号

至元八年十一月十五日(1271年12月18日),在进攻南宋取得不断胜利的形势下,元世祖采纳刘秉忠王磐等汉臣建议,建“大元”国号。“元”,《建国号诏》曰:“可建国号曰‘大元’,盖取《易经》‘乾元’之义。”其意为“极大”,表明本朝疆土超过以前所有的王朝。元朝建号以后,原“大蒙古国”国号在汉文文书中不再使用,但蒙文文书中通常两者并称。[5][6][7]

自视为“中国”与对“中国”范围的重塑

元朝时,“中华一统”的观念掀开了新的一页。元朝的中外观念是合一体内的中外为“中华一体”的观念。《元史·外夷传》是把元朝统一的地区视为中国,而把邻国视为外国(四海),即元代的四海观念基本上是邻国的观念;元朝仍有中外观念,但它不是分华夷的“内诸夏而外夷狄”的旧观念,而是在统一中国内的内地与边疆的新观念;元朝已经形成包括八荒在内,体现中华一宇区域的统一观念。元吴师道诗:“今日八荒同一宇,向来边檄不须论。”把原来视为外的地区“比于内地”,即元朝视全国为“内地”。体现在行政设置上,就是元于绝大部分地区设行省、路、府、州、县,变“蛮夷之乡”为“内地”,即纳入“中华一体”之中,中国包括中原、边疆各民族在内。[8]

历史

蒙古源流

源出室韦

蒙古部落的名称最早出现于唐代。那时,在狃越河(今洮儿河)以北,西至俱轮泊(今呼伦湖)周围,东至那河(今嫩江),北至黑龙江的地域内,分布着许多许多被统称为“室韦”的大小部落,其中有一个“蒙兀室韦”部。蒙兀就是蒙古(Monggol)的唐代音译。《旧唐书·北狄·室韦传》记载:大山之北有大室韦部落,其部落傍望建河居。其河源出突厥东北界俱轮泊,屈曲东流,经西室韦界,又东经大室韦界,又东经蒙兀室韦之北,落俎室韦之南。[9]

大山指今大兴安岭,望建河即今额尔古纳河。根据这段史料,蒙兀室韦部的居地应在额尔古纳河下游东南的大兴安岭北端地区。十三世纪蒙古人的历史传说称,他们的祖先原来居住在名为“额尔古纳昆”( Ergunequn,qun 意为山崖)的地方,应是指额尔古纳河附近的山林地带,和汉文史籍所载唐代蒙兀部的居地正可以相互印证。[9]

大约在唐代后期(九世纪下半叶),蒙古部落从兴安岭山地向西面的草原地带迁移。随部落的分行,所占地盘逐渐扩大,有一部分迁到了鄂嫩河克鲁伦河土拉河“三河之源”的不儿罕山(今肯特山)地区。成吉思汗的先世就属于这部分蒙古部落。[9]

苍狼白鹿

元代史籍记载下来的蒙古人祖先传说,反映了古代蒙古部落繁衍和迁徙的历史过程。《元朝秘史》一开头就讲述蒙古人的起源,说是有一奉天命降生的苍色的狼(孛儿帖赤那,Bortechino)和一白色的母鹿(豁埃马阑勒,qo'ai-maral)相配了,渡过腾汲思海子,来到斡难河(鄂嫩河)源头的不儿罕山立下营盘,生了个儿子名巴塔赤罕。传到第十一代,有兄弟二人,兄都蛙锁豁儿有四子,迁移出去成为朵儿边部(Dorben ,意为四);弟朵奔篾儿干娶豁里秃马惕部女子阿兰豁阿为妻,生二子,其后裔各成一部。朵奔死后,阿兰豁阿感天光而孕,又生三子,长不忽合塔吉,后裔为合答斤部(名见《金史》,作合底忻),次不合秀撒勒只,后裔为撒勒只兀惕部(名见《金史》,作山只昆,元代又译散只兀,珊竹);幼子孛端察儿,后裔为孛儿只斤部,从这一支又分衍出约二十个氏族或部落。孛端察儿就是成吉思汗的十世祖,《元史·宗室世系表》称为“始祖”。[9]

阿兰豁阿死后,两个大儿子的子孙同其他各支蒙古人组成了蒙古迭儿列斤氏部落,即一般出身的蒙古人;三个小儿子的子孙组成了尼伦部落,因为他们是闪耀着神的光辉的后代,因此被看作纯洁出身的蒙古人。其中第五子孛端察儿的后代称为孛儿只斤氏,这就是成吉思汗所出生的氏族。[10]

蒙兀王国

在辽代,蒙古各部为契丹皇朝大辽的臣民,受辽朝直接统治。1125年,金灭辽,并大举南下,攻克北宋都城汴京,掳徽、钦二帝(参见靖康之耻);然后继续挥兵南下,直捣临安。南方战事紧急,金军虽然捷报频传,却也无暇北顾。于是蒙古草原上的孛儿只斤部落酋长合不勒趁机脱离辽朝自立,拓土开疆,威势日盛,附近各族于是在1127年推举他为蒙古部长,遂称“合不勒汗”。

不久,金太宗完颜晟宣召他入朝,席间合不勒汗酒醉失态,冒犯龙颜,自此便与金廷构隙(实际上,金廷一直为蒙古势力崛起感到不安)。合不勒汗回国后,金使前来诱他投降,他一怒杀死来使,整兵抗金。适逢金太宗逝世,熙宗即位。合不勒汗起兵连寇金边,陆续攻取了金朝的西平河北等二十七团寨。金朝既而又遣名将兀术(完颜宗弼)出征蒙古,两年未分胜负,于1148年与合不勒汗议和,割二十七团寨,岁给衣食,并册封合不勒为“蒙兀国王”。

合不勒死后,王位传于堂弟俺巴孩。金国由于内部虚弱,急切地想要削弱蒙古人的力量,遂决定在蒙古与塔塔儿(可能并非今日之“塔塔尔族”)两部落之间构隙。时塔塔儿部落的一个巫医疗死蒙兀部落一亲眷,被俺巴孩族人斩首。塔塔儿人兴兵复仇,战败,遂佯装乞和,借机掳走了俺巴孩父子数人。为发泄怨气,塔塔儿人竟将俺巴孩钉在木驴上游街,最后俺巴孩惨死。两族从此结下恩怨(一说“巫医事件”发生在合不勒汗时期,后俺巴孩即位,与合不勒的一个儿子一起带女儿去塔塔儿部联姻,结果途中被捕,被送交金廷,被金廷钉死于木驴)。

俺巴孩汗死之前,曾遗命其子合达安为其:“今后以我为戒,你们将五个指甲磨尽,便坏了十个指头,也与我每报仇。”[11]。其继任者忽图剌汗(合不勒汗第四子),与合达安发起复仇战争。战争中忽图剌汗之侄也速该崭露头角,击败了塔塔儿人。他的妻子诃额仑在战斗中生下了一个孩子,此时正好俘获一个叫帖木真兀格的敌方将领。为了纪念这次的胜利,也速该为这个孩子取名为铁木真[注 8],即后来的成吉思汗

1170年,也速该死于一场宴会,蒙兀王国遂分崩离析。也速该之子铁木真也逃亡。

铁木真统一漠北

蒙古历史
蒙古历史系列条目
中国朝代 外蒙古地区
战国时期
前476年–前221年
匈奴 东胡

前221–前207

前202–220
南匈奴 北匈奴 鲜卑
鲜卑 丁零
魏晋南北朝
220–589
柔然 高车

581–619
突厥汗国 铁勒

618–907
东突厥
薛延陀部
单于都护府·安北都护府
后突厥汗国
回鹘汗国
五代十国
907–979
契丹 阻卜 黠戛斯

960–1279
克烈 乃蛮
蒙兀
蒙古帝国

1271–1368
岭北等处行中书省

1368–1644
北元 瓦剌
鞑靼(东蒙古)
喀尔喀蒙古

1636–1912
清代蒙古
内属·外藩·乌里雅
中华民国
大陆时期
1912–1949
蒙古地方自治
大蒙古国
中华人民
共和国
1949至今
蒙古人民共和国
蒙古国
文化 · 地理
泛蒙古主义

蒙古部族的原居地为今黑龙江上游、外蒙古东部,为唐时室韦部落之一,称蒙古室韦,亦有说是出于鞑靼,甚至是匈奴或吐蕃的后裔。南宋前期,蒙古分为许多单位,其中之一为乞颜部,据今土拉河、鄂嫩河、克鲁伦河上源的肯特山。其他重要部族,在东方为贝尔湖附近的塔塔儿,在西方为外蒙古中部的蔑儿乞、克烈,及科布多一带的乃蛮,名义上大都臣服于金朝。[12]

十二世纪,内蒙古草原部落林立,互相攻劫,人不安生。经过长期的战争兼并,至十二世纪末叶,形成了塔塔儿克烈蒙古蔑儿乞乃蛮等相互结仇很深的五大部落集团,雄据南方的金朝也已衰弱,为蒙古统一提供了有利条件。铁木真9岁时,其父也速该被塔塔儿人毒死。残酷的现实使铁木真认识到,要保存自己,恢复祖业,就要依靠和联合一个强大的部落。于是在其父的“安答”克烈部首领脱里罕庇护下,收集离散部众,力量逐渐强大。宋淳熙十六年(1189年),被推举为汗。[13]

铁木真称汗后,为增强经济和军事实力,巩固汗权,展开了夺取东部地区的斗争,宋庆元元年(1195年)和宋庆元二年(1196年),金朝两次出兵攻打塔塔儿部,铁木真联合克烈部助金朝大败塔塔儿于活勒札河(今乌力吉河),在回军途中攻灭背叛盟约,抄掠其奥鲁(老小营)的主儿勤部。铁木真既获得金的封赏,又消灭了与之争夺汗位的乞颜氏中的长支贵族,名声大振。[13]

宋庆元四年(1198年),金朝又遣军征讨弘吉剌、合答斤、山只昆等部。金朝的这几次征伐,为铁木真夺取富饶的呼伦贝尔草原扫清了障碍,铁木真的实力迅速增强,引起贵族们的敌视,开始了与贵族联盟的一系列战役,最初由只剌札木合纠集泰赤乌等十三部3万军进攻铁木真,铁木真汗组成十三翼(古列延)迎战于斡难河附近的答兰版朱思。铁木真失利。后鲁的主儿扯歹、忙兀部的畏答儿、晃勒坛的蒙力克率部归附铁木真,铁木真力量日益壮大。[13]

宋庆元六年(1200年),弘吉剌、朵儿边、塔塔儿等十一部复聚会于阿雷泉,盟誓与铁木真、王罕为敌。铁木真得到其岳父的密告,乃会同王罕与十一部联军战于捕鱼儿海子(贝尔湖)附近,贵族联军大败。翌年,被击败的贵族们再聚刊河(今根河),推札木合为“古儿罕” ,誓与铁木真为敌。铁木真认真备战,与王罕军于海剌儿河(今海拉尔河)附近再败贵族联军,铁木真为巩固后方趁势攻灭了察罕塔塔儿、按赤塔塔儿等部,完全占据呼伦贝尔草原。[13]

宋嘉泰二年(1202年)秋,阔亦田(约在哈拉哈河上游)之战,又大败由乃蛮杯禄汗拼凑起来的斡亦剌、泰赤乌、塔塔儿等部残余势力的联军,札木合率部投王罕。至此,结束了与贵族联盟之战,铁木真与克烈部王罕长期结盟。不久王罕背盟,加上札木合等的离间,铁木真与王罕关系恶化。铁木真曾欲以联姻修补裂痕,遭到拒绝,王罕、札木合等设计谋杀铁木真未成,又突袭之。铁木真仓卒应战于合兰真沙陀(约今乌珠穆沁旗北境),因众寡不敌,退至合合河(今哈拉哈河)上游整军。此时,札木合等与王罕分裂,铁木真侦知王罕无备,秘密包围,激战三昼夜,王罕父子败逃,先后被杀。铁木真获得从未有过的胜利。[13]

最后一个对手是乃蛮。为准备与乃蛮的决战,铁木真按千户制组编军队,设扯儿必那颜(统领)统率;又成立护卫军,设80宿卫,70散班(鲁华),军队更加强大。宋嘉泰四年(1204年),纳忽山之战中乃蛮军一触即溃,太阳汗负伤死,铁木真进抵阿尔泰山前,尽降其余部,完成了统一漠北诸部的大业,为大蒙古国和以后元朝的大发展奠定了基础。[13]

铁木真征服乃蛮部后,为追击王罕之子桑昆,为进攻金朝,解除对翼侧的牵制,向西夏伸出触角进行试探。蒙古军于宋开禧元年(1205年)三月,从也儿的失河不黑都儿麻地区回军,经察罕泊、鄂洛克泊南下,进至西夏居延海(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东南50里处围攻力吉里寨。该寨修筑坚固,但蒙古军在短时间内攻克,并将寨墙和基础全部平毁。接着分兵进攻瓜州(今甘肃安西北部)、沙州(今甘肃敦煌)等地,又东攻定州(今内蒙古阿拉善左旗)之乞邻古古撒城和龙州(今内蒙古临河)落思城。扫荡黄河西岸、北岸,带着许多战利品和骆驼、牲畜后还军斡难河。[14]

大蒙古国建立

元太祖元年(1206年)春,铁木真下令建九脚白旄纛,在斡难河源头召开忽里勒台,即皇帝位,建立大蒙古国(蒙古语也可·蒙古·兀鲁思)。萨满教巫师阔阔出声称得到上天的启示,命铁木真为普天下之汗、诸王之王,诸王群臣共上尊号称他为“成吉思皇帝”。成吉思一词的含义,有“海洋”、“有力”、“天赐”、“伟大”等诸多不同说法。此后,成吉思汗迈出了建立封建统治秩序的步伐。他将千百户制度普遍推行于蒙古各部,以千户、百户、十户的形式把全体蒙古人民组织起来,并封那些有功的那可儿们为千、百、十户长,进行统管,且其职位世袭,史称“莎余儿合勒”(即恩赐、分封之意)。这样,千户便成为蒙古社会最基本的行政军事单位。不仅如此,成吉思汗还把蒙古国的臣民百姓视为自己的家产,除自己直接管领一部分人外,其余部民均分封给自己的母亲和兄弟子,他们每人得到若干千户,称为“忽必”。与此同时,成吉思汗还扩建了原有的怯薛(护卫军) ,形成了一支由其直接掌管的万人常备军,其中包括千名宿卫士、千名箭筒士及八千名散班。这些官兵均由各级那颜及平民的子弟担任,他们自备马匹、武器和给养,而且还可以随身带有自己的“伴当”。因此,这些“怯薛”(护卫士)的身份往往高于在外的千户长。除此之外,成吉思汗通过创制蒙古文字、设立也可扎鲁忽赤(“扎鲁忽赤”汉译为“断事官”)及编定《大札撒》等措施,建立起了大蒙古国的封建统治制度。至此,蒙古族的游牧宗法奴隶制开始向宗法封建制度转化和过渡。[15][16][17][18]

成吉思汗建国以前,蒙古人还没有文字。成吉思汗俘获畏兀儿人塔塔统阿后,因他精通本国文字,就命他教子弟学习。其后又有不少畏兀儿人被用为蒙古贵族子弟的教师,他们对蒙古文的创制做出了贡献。成吉思汗建立大蒙古国之前,蒙古没有成文的法规,人们遵行的只是传统惯法。大蒙古国建立后,创制畏兀儿蒙古文,成吉思汗就用它发布命令、登记户口、制定了具体的法律条款,称为《大札撒》(汉译作《成吉思汗法典》、《成吉思汗大法》)、记录所办案件等,成为加强统治的重要辅助手段。元太祖元年(1206年),成吉思汗任命其养子失吉忽图忽为大断事官。由大断事官专门负责掌管民户的分配。成吉思汗又命失吉忽图忽审断刑狱词讼,负责惩治盗贼、察明诈伪、施以刑法。[19]《成吉思汗法典》颁布实施于元太祖元年(1206年),是世界上应用范围最广的成文法典,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宪法性文件。《成吉思汗法典》建立了以民主为基础的行政权与司法权分立的共和政体和一系列制度,其中,以两权制约为基础的判例制度比英国的判例制度产生早近600年。[20][21]

征西夏、征金、灭西辽

成吉思汗扩张前的欧亚地图
成吉思汗扩张前的欧亚地图

成吉思汗在建国前的宋开禧元年(1205年),率军第一次入侵西夏。这次只是小规模的掠夺。元太祖二年(1207年)秋,成吉思汗借口西夏不肯称臣纳贡,再次兴兵,攻陷西夏北部重镇斡罗孩城。一年后的元太祖四年(1209年),成吉思汗第三次发兵,抵斡罗孩西关口。当时西夏皇帝为夏襄宗李安全,他令皇子李承祯为元帅,大都督府主高逸为副,率兵五万抵挡,大败,高逸被俘而死。蒙古军再攻斡罗孩城,守将出降,太傅西壁讹答在城内坚持巷战,仍不免力屈被俘。蒙古军长驱直入,进逼中兴府的外围要隘克夷门(贺兰山关口)。李安全急令嵬名令公率军五万拒战。嵬名令公坚持了两个月,最后中了蒙古军的埋伏,兵败被擒。克夷门既下,蒙古军进抵都城中兴府。成吉思汗派遣所俘的西壁讹答太傅入中兴府谈判,晓以利害。李安全自知难与蒙古军为敌,遂将女儿察合公主献给成吉思汗,表示愿降蒙古,岁岁进贡,联蒙抗金。至此,成吉思汗实现了他的战略目标,他得以专心进攻更主要的敌国──金朝。屈辱的求和,加剧了西夏统治集团内部的斗争。不久,李安全被废而死,他的堂侄李遵顼被立为帝,是为夏神宗。但在夏神宗之后,西夏仍然不能有效地抵御剽悍的蒙古骑兵,在成吉思汗四海扬威之际,终至亡国。[22]

元太祖六年(1211年)秋,金朝边境乌沙堡(在今内蒙古镶黄旗境内)遭到成吉思汗的大将哲别的进攻。金兵统帅独吉思忠领兵抵御,战败退兵,蒙古军乘胜而进。从此拉开了成吉思汗攻金的序幕。金是蒙古诸部的宗主国,成吉思汗曾助金击灭塔塔儿,以获得金帝所授“察忽鲁”(部长)之职为荣耀,在他即大汗位之后,仍每年亲自赴金边境入贡。金又是蒙古的世仇,俺巴孩汗、斡勤巴儿合黑、合答安把阿秃儿等都惨死于金人之手,成吉思汗常“念其欺凌”,誓为复仇。元太祖三年(1208年),金章宗死,卫绍王完颜永济即位,即位之后,他向蒙古遣使下诏书,要求成吉思汗跪拜接受。成吉思汗问:“谁是新皇帝?”金使答:“卫王。”成吉思汗南面而唾,说:“我以为中原的皇帝是天上人做,这等庸懦之辈也配吗?岂能向他跪拜!”言罢策马北。完颜永济从金使那里听到这个消息,便阴谋趁成吉思汗下次入贡杀之。成吉思汗得到密报,遂与金朝绝交,严兵设备,并于元太祖六年(1211年)先发制人,亲率大军南下,于是有了乌沙堡击败金将独吉思忠之役。金兵溃败,独吉思忠以失于防御被解职,由完颜承裕主持军事。完颜承裕不敢正面抗击蒙古军,一路撤退,退至宣平(今河北张家口市西南),以大军三十万守野狐岭(今河北万全县膳房堡北)。成吉思汗命木华黎为蒙古军先锋,他策马横戈,大呼陷阵,成吉思汗继以诸军并进。金兵大败,死者枕藉,整个原野都充满了血腥气味。成吉思汗追击溃败的金兵至会河堡(今河北怀安县东),再歼金兵无数,完颜承裕只身逃入宣德(今河北宣化县)。野狐岭之战,“金人精锐尽没”,蒙古人终于取得了进攻金朝的第一场大胜仗,他们以此为荣,很久以后还常常提起这件事。[22]

元太祖七年(1212年),成吉思汗再次大举南侵,攻占昌州、桓州、抚州,再攻金西京。因金将固守,蒙古军退回。又攻金东京辽阳府,掳掠而去。元太祖八年(1213年)秋,成吉思汗自阴山进军,经宣德州至怀来,大败金完颜纲军。乘胜进居庸关,威胁中都。蒙古军兵分三路攻掠黄河以北的山东、河东、河北路州县,直抵登州(今山东蓬莱)、莱州(今山东掖县)海滨。元太祖九年(1214年)春,掳掠大批财物后又返回居庸关一带,围攻中都。金宣宗南迁金军败退,朝中混乱。驻守中都城北的右副元帅纥石烈执中在元太祖八年(1213年)八月杀卫绍王完颜永济,迎立金世宗孙完颜珣继帝位(金宣宗)。元太祖八年(1213年)九月,金宣宗完颜珣遣使向蒙古军求和。元太祖九年(1214年)三月,中都被围,金宣宗献纳人口财物,并将卫绍王女岐国公主献给成吉思汗。成吉思汗许和退军。元太祖九年(1214年)五月,金宣宗深恐蒙军再侵,率皇室百官,运载珠宝财物,迁都到南京(开封)。成吉思汗得知金朝迁都南逃,再次统兵南下。元太祖十年(1215年)春,蒙古军陆续收降中都附近州县金朝将官,击败前来救援中都的金军。元太祖十年五月初二日(1215年5月31日),完颜承晖眼看中都解围无望,服毒自杀,抹撚尽忠弃城出逃。蒙古军遂入中都。成吉思汗当时在桓州凉泾避暑,闻报后命石抹明安镇守中都,遣失吉忽图忽等登录中都帑藏,悉载以去。元太祖十年(1215年),中都与辽东、河北、山东860余城,皆为蒙古军攻占。[23][24][25]

占领金中都在战略上的意义自不待言,除此之外,蒙古帝国还有另外一个重要收获,那就是耶律楚材(1190年-1244年)的投顺。在对金战争中,成吉思汗很注意延揽金统治下原辽朝的遗民,着力将其收为己用。耶律楚材家族原为辽朝贵族东丹王后裔,且又长期在金朝担任高官,地位与声望皆十分显赫。蒙古兵围中都之时,耶律楚材适在中都,因而受到成吉思汗的注意。耶律楚材于“戊寅之春,三月既望”即元太祖十三年(1218年)受成吉思汗召,于是他“始发永安(今北京),过居庸,历武川(今河北宣德),出云中(今山西大同西)之右,抵天山(今大青山)之北,涉大碛,逾沙漠。未决十旬,已达行在。”此番北行,既翻山越岭又横渡荒漠,历时三月余始抵达目的地,可谓艰苦,但耶律楚材可能当时并不知道这相对于他不久之后的远行来说,不过是小小的短足而已。在绿连河畔(即今克鲁伦河),耶律楚材被成吉思汗召见并受到赏识,成吉思汗命其“处之左右,以备咨访”。这之后不久,耶律楚材就赶上了蒙古帝国历史上的第一次西征。[26]

金廷南迁之后,已无力恢复对黄河以北地区的有效统治,而蒙古军队对所占州县又多在杀掠后放弃,因此地方上的地主豪强纷纷起而割据自保,一时间“河北群雄如牛毛”。元太祖十二年(1217年),成吉思汗封拜其“四杰”之一木华黎为太师、国王、都行省,全权负责对金战事。此后不久成吉思汗统蒙古军主力西征花剌子模,留给木华黎的蒙古军只有大约13000人,另有汪古骑兵万人。木华黎逐渐改变了过去肆行杀戮、得地不守的做法,大力招降并利用汉、契丹、女真等族地主武装与金朝作战,而金朝也以高爵招徕华北土豪,分别依附蒙、金两方的地方势力彼此展开了拉锯式的争夺。此后十余年间战斗虽有反复,不过总的趋势是附蒙一方渐居上风,越来越多的地方军阀倒向蒙古。在山东,尽管南宋也加入了对当地势力的争取,但该地最终仍然落入蒙古的控制。蒙古对率部或纳土归降的军阀、官僚,通常沿用金朝官称,授予元帅、行省之类统军管民之职,许其世袭,并可自关僚属,称为“世侯”。当时力量较强的世侯,河北地区主要有永清史天泽、易州(今河北易县)张柔,山东地区则有东平严实、济南张荣、益都李全等。[27]

在大规模的西征之前,蒙古已经开始向西拓展势力。攻灭乃蛮、蔑儿乞后,首先收服了畏兀儿。畏兀儿在宋朝时称高昌回鹏,其地以哈剌火州(即高昌,今新疆吐鲁番)和别失八里(亦称北庭,今新疆吉木萨尔)为中心,首领称亦都护(源于突厥语,意为“幸福之主”),臣属于西辽。西辽在畏兀儿设少监之官进行监治,其人仗势欺凌, 引起畏兀儿人不满。元太祖四年(1209年),畏兀儿亦都护巴而术·阿而忒·的斤杀西辽少监,遣使降于蒙古。元太祖六年(1211年),他又亲赴蒙古朝见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对其十分优待,以女许嫁,视为第五子,“使与诸皇子约为兄弟,宠异冠于诸国”。此后畏兀儿成为蒙古藩属,须履行入质、纳贡、从征等义务,同时亦都护的传统称号依然保存,并对畏兀儿领地和百姓享有世袭统治权。中亚地区还有另外一个依附于西辽的民族哈剌鲁,居于巴尔喀什湖东南伊犁河楚河一带,是唐时西突厥支裔葛逻禄之后,首领称阿儿思兰汗。至此他们也杀掉西辽监护官,向蒙古归降。这一时期,西辽在西方败于势力日渐上升的伊斯兰教国家花剌子模,东部的畏兀儿、哈剌鲁又相继叛附蒙古,国势衰颓。被蒙古击败的乃蛮王子屈出律逃到西辽,篡夺了帝位。元太祖十三年(1218年),成吉思汗遣哲别率军征讨屈出律,将他捕获杀死,西辽疆土尽归蒙古。此前,居于贝加尔湖以西的森林部落秃马惕部起兵反抗蒙古统治,杀死了成吉思汗的得力大将、“四杰”之一博尔忽吉利吉思等部也起而响应。成吉思汗派长子术赤领军镇压,将起事平定。[28]

第一次西征

1217年,由于花剌子模王朝边境城市讹答剌的城主海儿汗亦纳勒术私自扣留并处决了铁木真的大蒙古国派遣去十余人的商队,当时正在东亚进行蒙古金朝战争的铁木真原本不计划征发侵灭花剌子模王朝,于是铁木真再次派遣了以一个正使和两个副使组成的使节团再次前去花剌子模王朝要求当时的沙阿阿拉乌丁·摩诃末调查此事和惩罚凶手海儿汗亦纳勒术,但是这一次由于当时花剌子模王朝的沙阿阿拉乌丁·摩诃末的母亲—康里人—图儿干合敦在旧都玉龙杰赤令立朝廷,企图干预国政,并且海儿汗亦纳勒术图儿干合敦的侄子,所以沙阿阿拉乌丁·摩诃末也无法管制,于是海尔汗亦纳勒术再次自作主张,处决了这一次铁木真再次派遣去的以一个正使和两个副使组成的使节团的两个副使以外的所有成员,并烧掉了副使的胡须,于是铁木真决定暂缓东亚的蒙古金朝战争,为了对付花剌子模筹备多时,1219年底—1221年亲自统率十万大军征战花剌子模(今中亚河中地区阿富汗一带),攻占四十个主要城池。

花剌子模沙阿阿拉乌丁·摩诃末在1220年被惊吓而逃至里海东岸的孤岛病死。1220年铁木真派遣手下两员大将哲别速不台统帅25000人的蒙古军从撒马尔罕州出发,继续向西进军,攻占了诸如:克里米亚苏达克城〔今乌克兰克里米亚苏达克〕、奥可斯、木鹿、苏萨、纳西切万、比特利斯、阿尔吉斯、蔑剌合、迪亚巴克尔、埃尔比勒地区、刚加、尼西比斯地区、阿尼、卡尔斯城、锡瓦斯、额尔哲鲁木城、埃尔津詹、托卡特、开塞利城、起剌特、阿米德、保加尔人的卡马突厥国、蔑怯思城赞瞻、剌夷〔今德黑兰之南)、蔑剌合、图斯、可疾云、西模娘〔今伊朗德黑兰省塞姆南)、沙马哈、屠杀,投降归顺的除外,和进攻当时高加索的亚美尼亚王国、格鲁吉亚王国、阿塞拜疆王国、罗姆苏丹国(1221年-1222年)、之后哲别和速不台统帅的25000人的蒙军折转北向逾越太和岭(今天叫做高加索山)的打耳班关隘,进攻当时的钦察人和保加尔人的卡马突厥国、并在迦勒斯河战役打败基辅大公统帅的军队,之后继续向西进攻,沿着今乌克兰(当时这里还不完全属于基辅罗斯的疆土)一路杀掠到克里米亚半岛,之后向西折转进军到今乌克兰西部的德涅斯特河,但由于无法渡河,于是折转东返,东北向进军围攻基辅罗斯的政治中心基辅,但未能攻陷,于是朝东北向进军,并相继渡过德涅斯特河和顿河,于1223年9月征伐当时在伏尔加河中上游河谷的伏尔加保加利亚,之后相继渡过伏尔加河和乌拉尔河,于后于1223年向东返与当时于1222年从印度河河谷率领蒙古军主力撤军北返,并北向经过当时的旁遮普阿拉霍西亚、德兰吉亚那、逾越兴都库什山脉、巴克特里亚之后渡过阿姆河并且穿越锡尔河和阿姆河之间的中亚河中地区(马尔基安娜、索格狄亚那)于来到锡尔河河谷,于1223年在此汇合,并再次召开了一次觐见大典,当时有很多西方国家都派遣使者来于蒙古帝国交好,包括神圣罗马帝国的教宗使者,之后于1224年的夏天来到额敏河和裕勒都斯河河谷,1225年的夏天回到蒙古帝国本土斡难河河源一带和哈拉和林一带。

灭西夏、联宋灭金

元太祖二十年(1225年),成吉思汗结束西征东返后,决定先攻灭西夏,随后集中力量从黄河上游渡河而南,东向攻伐金朝。元太祖二十一年(1226年),成吉思汗以西夏曾拒绝出兵助战和不履行交纳质子为理由,亲率10万大军从东、西两路向西夏发动了强大的钳形攻势。西路蒙古军由大将阿答赤统帅,一路势如破竹,连取沙州、肃州、甘州、西凉府等西夏重镇;另一路大军由成吉思汗亲自统帅,自漠北南下,攻破黑水、无剌海等城,并于灵州(今宁夏灵武西南)附近黄河岸边重创西夏军主力,西夏天险丧失,夏献宗李德旺惊悸而卒,夏人立南平王李𪾢为主。元太祖二十二年(1227年)正月,成吉思汗留一部分军队围攻中兴府,自己率师渡黄河而南,进入金朝境内,相继攻破金朝控制的积石州、临洮府、洮州、河州及西夏的西宁州,西夏和金朝的势力由此退出河湟地区。元太祖二十二年(1227年)六月,成吉思汗驻军甘肃清水(今甘肃清水县)。元太祖二十二年七月十二日(1227年8月25日),病逝于军中,遗言“假道南宋,灭亡金朝”年六十六岁,在位二十二年。追谥圣武皇帝,后又加谥法天启运圣武皇帝,庙号太祖。葬起辇谷。当月,西夏国主李𪾢因粮尽援绝,瘟疫流行,被迫献城出降,被蒙古军所杀,存续近两个世纪的西夏宣告灭亡。[29][30][31]

元太祖成吉思汗去世后,暂由幼子拖雷监国。元太宗元年八月二十四日(1229年9月13日),成吉思汗第三子窝阔台继承汗位,此后,便集中力量攻打金朝,蒙古军进入甘肃东部地区。到成吉思汗去世时,蒙古已在对金朝作战中取得压倒性优势,金朝只能固守黄河防线,苟延残喘。据载成吉思汗临终曾拟定借道于南宋、迂回从后方给金朝致命一击的战略计划。元太宗三年(1231年),大蒙古国第二代皇帝窝阔台在官山(今内蒙古卓资北)大会诸王,议定分兵三路伐金。窝阔台自统中路军由山西正面发起攻击,铁木哥斡赤斤统左翼军由山东进兵,拖雷则统右翼军从宝鸡南下,绕道宋境,包抄金朝后方。这一年冬天,窝阔台攻破河中府(今山西永济西),渡过黄河。拖雷从大散关入汉中,沿汉水东下,经过长距离的艰苦行军,自邓州(今河南邓县)绕出金朝背后。[29][32][33]

元太宗四年(1232年)春,拖雷趁天降大雪之机,大破金军主力于钓州(今河南禹县)南边的三峰山,北上与窝阔台会师,金朝灭亡的大局已定。大将速不台包围金南京,金哀宗完颜守绪弃城出逃。次年金将崔立献南京降蒙古。金哀宗由归德(今河南商丘)走蔡州(今河南汝南),蒙古与南宋达成协议,合兵将金哀宗围困在蔡州城内。元太宗六年正月初十日(1234年2月9日),金哀宗慌忙传位于元帅完颜承麟,不久,城陷,金哀宗自缢身亡,完颜承麟亦被乱兵诛杀。至此,金朝灭亡,但是在秦、功一带的金朝势力依然存在。为此,窝阔台命次子阔端从攻宋前线领兵而西,规复河成地区。金朝灭亡后,按照蒙、宋协约,蔡州以南归宋;蔡州以北归蒙古。于是,蒙古大军北还,留速不台镇守河南。可是南宋淮东制置使赵葵却建议乘蒙古撤军之机,出兵收复中原。这一建议得到宋理宗赵昀的允准,命赵葵率军6万取汴京,徐敏子西攻洛阳。速不台率军击退了宋军的进攻,使南宋收复三京(汴梁归德洛阳)的举动遭到失败。这次交战,成为蒙古决心讨伐南宋的导火线。[29][32][34][35]

成吉思汗之后的扩张

1227年成吉思汗过世,遗嘱由窝阔台继承大汗位,先由幼子拖雷监国,后在1229年最终召开库利尔台大会推举窝阔台继位。拖雷汗时代(1227年-1229年)加强对金朝的征伐。1229年,窝阔台继任大汗,1231年征伐高丽王朝,1233年消灭东真国,1234年3月9日攻灭金朝。随后再次发动西征,并顺势进军欧洲;1236年打败钦察突厥部落,1238年2月占领莫斯科,1240年12月6日占领基辅,征服基辅罗斯诸国;之后兵分两路,入侵了波兰王国立陶宛摩拉维亚公国、匈牙利保加利亚第二帝国奥地利公国、原南斯拉夫大部分地区,大败条顿骑士团国-波兰联军,前锋进军到波兹南维也纳近郊和亚得里亚海的东海岸(即威尼斯共和国东方的达尔马提亚),欧洲为之震惊。正当此时,窝阔台逝世(1241年12月),远征军于是东还。

后来拔都于1242年在伏尔加河下游的萨莱城正式建立蒙古钦察汗国(又称金帐汗国或术赤汗国)。期间由绰马儿罕、拜住野里知吉带阔里吉思、阿尔浑八剌统帅的蒙古军逐渐征伐和屠杀蹂躏亚美尼亚王国格鲁吉亚王国科尼亚克苏丹国和大部分小亚细亚。1246年8月24日,贵由在窝阔台的王后支持下继位。拔都与贵由在长子西征以后不和,贵由在远征拔都途中病死,拔都本有资格承继汗位,但他无意即位,另举拖雷的长子蒙哥为大汗。1251年,蒙哥继位。1253年派遣忽必烈取道西康南下灭大理国。蒙哥命旭烈兀西征中东地区(即旭烈兀西征,1256年—1259年);1258年,占领阿拉伯帝国首都巴格达,灭阿拔斯王朝。1260年,占领马木留克王朝首都大马士革。这时,蒙哥在攻打南宋四川时,在合州城下战死,军队于是北还。

1300年以后元朝及其汗国的大致版图。其中西亚深灰色部分为后来后蒙古势力建立的帖木儿帝国
1300年以后元朝及其汗国的大致版图。其中西亚深灰色部分为后来后蒙古势力建立的帖木儿帝国

欧洲

成吉思汗死后其子窝阔台继任蒙古大汗。1236年蒙古大军开始进攻钦察基辅罗斯;灭亡保加尔人伏尔加保加利亚并摧毁其都城;攻占蔑怯思城、里亚赞、科罗姆纳、莫斯科(1238年2月)、苏兹达尔、弗拉基米尔城、雅罗斯拉夫城、特维尔城、切尔尼戈夫、乞瓦基辅(1240年12月6日)、加利奇国、赫梅尔尼克、桑多梅日城、克拉科夫城、奥拉迪亚、琼纳德、佩斯城、科托尔等二十几个城市。1240年12月6日成吉思汗的孙子拔都攻占基辅。1241年拔都率部入侵波兰王国立陶宛摩拉维亚公国、保加利亚匈牙利王国达尔马提亚和原南斯拉夫地区的拉什卡,直至追击波西米亚王国及直逼奥地利公国维也纳近郊时受阻。但由于波兰和匈牙利的溃败,以及神圣罗马帝国辖下的诸侯国被蒙古人洗劫(摩拉维亚、西里西亚),无视了拔都招降书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腓特烈二世认为蒙古下一个目标就是自己,于是开始调军备战并同时联络英格兰王国法兰西王国求助,之后蒙古军进军前往神圣罗马帝国地区的重镇,并再度直逼维也纳。1242年春天窝阔台的死讯传来,拔都和各支蒙古军统帅班师回朝。这是蒙古大军所到最西的地方。

中东

窝阔台死后经过乃马真脱列哥那称制、贵由汗斡兀立海迷失的一共十年统治;1251年7月,成吉思汗的小儿子拖雷的儿子蒙哥继位。1256年蒙哥派其弟旭烈兀中东地区进行西征。1258年,西征军攻占并洗劫了阿拔斯王朝首都巴格达,此战役致使智慧之家被毁,大量宝贵文献被扔进河中。1259年旭烈兀征叙利亚阿尤布王朝,1260年攻占大马士革阿勒颇。当年蒙哥在进攻南宋四川时战死(详见钓鱼城之战)。旭烈兀回师争位,之后留下的由怯的不花统帅的2万蒙古军队在今以色列加利利交战马木留克王朝,败于阿音札鲁特战役,标志着蒙古帝国未能扩展到非洲

东亚

窝阔台时,1229年至1234年,蒙古灭金朝。1231年蒙古进攻高丽国(华夏传统上国号不加上君主头衔,因此没什么帝国、王国、公国、侯国,这些是西方用法),并迅速攻占除开最南端外的全部高丽国领土,高丽王室退守汉城城外的海域附近的江华岛,之后,高丽国分为主战派和主和派,并且已经臣服于大蒙古国;但是当时半岛上的高丽三别抄义军一直抵抗到1275年才臣服。窝阔台灭金之后,兵分三路大举入侵南宋(窝阔台攻宋之战),另一路征伐高丽国;但窝阔台于1241年12月去世,蒙古军撤军,之后所占疆土为南宋军队收复。后来经历乃马真脱列哥那、贵由汗、斡兀立海迷失的统治,期间对南宋的攻打限于边境的侵袭战争;到1251年蒙哥汗即位,才开始再次大幅扩张。在旭烈兀西征的同时,蒙哥于1258年率三路大军征伐南宋。1259年7月27日蒙哥在四川合州钓鱼城久攻不下,在一次战斗中中流矢受伤,不久就不治身亡了。正在进攻鄂州的蒙哥的弟弟忽必烈和从安南入侵南宋的兀良哈台军遂北返,忽必烈在开平自称大汗。在战胜也自称大汗的弟弟阿里不哥之后,1267年忽必烈开始营建大都,1285年建成。1271年改国号为大元,全称为“大元大蒙古国”,是为元朝的开始。1264年至1279年,经过对南宋的多年征战,元军终于灭宋。至1275年高丽已臣服于元朝,成为其属国。

蒙古曾于1257年征伐越南陈朝北部地区。灭宋之后,元朝军队又分别于1284年-1285年和1287年-1288年两度攻打越南北部的陈朝和南部的占城(又称占婆)。陈朝与其宿敌占城联合击退了入侵军。1277年元军开始进攻今缅甸北部的蒲甘王国;直到1287年元军才攻入蒲甘王国首都,之后在1303年又撤出该地区。元军于1292年至1293年对爪哇岛发动的海上远征也失利。

1274年和1281年,忽必烈两次派军征伐日本(文永之役、弘安之役),但均以失败告终。一般认为台风是造成失败的最大原因。

帝国分裂

元宪宗九年(1259年),蒙哥的鼎盛时期,帝国南部为印度和中国南宋。
元宪宗九年(1259年),蒙哥的鼎盛时期,帝国南部为印度和中国南宋。

蒙古的大汗,是各部族的共主,要由各部族公推,铁木真的称成吉思汗,便是各部族共上的尊号。其后,窝阔台之立,虽未经部族公推,但因有成吉思汗的遗命,部众始无异议。到元定宗贵由继位,已有争端。元定宗殁后,元太宗及拖雷后人,各欲争位,元宪宗(蒙哥汗,拖雷之子)因拔都及兀良哈台的援助,始得嗣位。元宪宗嗣位后,分遣宗室诸王于边远地区,而以其弟忽必烈领治汉地民户,因此,元太宗子孙与拖雷子孙,遂生仇恨。[36]

元宪宗七年(1257年),蒙古兵分道伐宋。元宪宗入蜀。忽必烈攻鄂。元宪宗九年七月二十一日(1259年8月11日),元宪宗在钓鱼山(今四川合川县)暴死。元宪宗九年九月初一日(1259年9月19日),忽必烈闻讯元宪宗去世,对侍臣说:“我奉命南来,哪能无功而还!”渡江围困鄂州(湖北武昌)。元宪宗九年(1259年)十一月,忽必烈得讯,其弟阿里不哥密谋继位。忽必烈召群臣商议。谋士郝经力主和守议和,迎元宪宗灵枢,收皇帝印宝,北上争位。正好这时宋丞相贾似道等派密使北上,愿意以长江为界,每年贡银、铜各20万。忽必烈许可,引军北还。中统元年(1260年)三月,忽必烈统兵到达开平(今内蒙古多伦县北)。诸王和左右侍从劝忽必烈在开平即皇帝位,不要前往和林召开忽里勒台即蒙古选汗大会。忽必烈同意,宣布即大汗位,这年45岁。阿里不哥不服,也宣布为大汗,调兵遣将。海都也不服,依附阿里不哥。忽必烈平定关成后,亲自统兵讨伐阿里不哥。中统二年(1261年)十一月,两军在和林南南戈壁大战,阿里不哥败北。江淮大都督李璮叛乱,忽必烈统兵讨伐,一举平定。至元元年八月十四日(1264年9月5日),定都于燕(今北京),改称中都。[37][38][39][40]

中统元年(1264年)四月,阿里不哥得知忽必烈先发制人,抢先宣布继承汗位,于是便在和林召集另一个忽里勒台,在另外一些支持他的诸王的拥戴下,也宣布继汗位。这样,一场汗位争夺的斗争,便在忽必烈与阿里不哥兄弟二人之间展开,为此爆发了长达四年之久的战争。中统五年七月二十八日(1264年8月21日),走投无路的阿里不哥率领支持他的诸王玉龙答失阿速带昔里吉与大臣不鲁花忽察、秃满、阿里察、脱忽思等人到开平,向忽必烈投降。忽必烈与阿里不哥争夺汗位的战争,由于忽必烈依靠中原汉地人力、物力的支持,最后取得了胜利。它在实质上,是主张“附会汉法”的蒙古贵族对守旧派的胜利。忽必烈获胜的结果,使漠北与中原地区归于统一,从而奠定了忽必烈统一全国的基础。[41][42]

至元元年(1264年),忽必烈接受阿里不哥归降时,曾郑重地遣使通告钦察汗别儿哥、伊儿汗旭烈兀、察合台汗阿鲁忽等宗王,邀请他们按照蒙古传统惯例,一同东来参加正式的忽里勒台选汗大会。但三汗很快相继去世,他们的继承人各主一方,对于共同选举蒙古汗一事不感兴趣,却纠缠于彼此之间的领土争端,大动干戈,形同敌国。正在崛起当中的海都,也一再拒绝忽必烈召其入翼的要求。这次忽里勒台会议的流产充分表明,过去那个统一的大蒙古国已经不复存在了。代之出现的,除了忽必烈以汉地为中心建立的元王朝外,就是各自独立发展的钦察伊儿察合台窝阔台四大汗国。当然,在以后大部分时间里,忽必烈及其子孙然被尊为成吉思汗的正统继承人、“一切蒙古君主之主君”,元王朝也在名义上被视为各汗国的宗主国。元代史料经常笼统地称四大汗国的统治者为“西北诸王”,把他们置于“宗藩”的地位。[43]

海都与乃颜的叛乱

忽必烈即帝位后,采取了一系列仿效中原王朝的政治措施,遂遭到仍居住漠北、沿袭蒙古旧俗的许多贵族宗王的不满。他们拥兵割霸一方,时时想以武力推翻忽必烈的统治。其中,又以西北地区的海都和东北地区的乃颜势力最为强大。[44]

海都是元太宗窝阔台之孙,自蒙哥(元宪宗)夺得帝位,窝阔台的子孙就受到排挤,海都也被请发到天山东北的海押立之地。当阿里不哥举兵与忽必烈争夺帝位时,海都曾支持阿里不哥,反对忽必烈。阿里不哥败降后,海都又遍交西北诸王,拥兵割据,数次率军东向,并曾攻打和林。西北疆域一时之间征战四起,动荡不安。忽必烈被迫先后派遣皇子那木罕、皇孙铁穆耳(即元成宗),辅以重臣安童伯颜土土哈等,出兵镇守北方。经过长达二十多年的交战,直到元成宗即位后,西北的疆域才得到安定。[44]

乃颜是塔察儿国王之孙,祖上自国初即受命坐镇辽东,五六十年间,兵强马壮,称霸一方。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忽必烈为加强对辽东的管理,设置东京等处行中书省,乃颜的权益受到威胁,于是他西连海都,起兵对抗。翌年,忽必烈一面派大将伯颜驻守和林,防止海都与乃颜合兵,一面亲率重兵出征,直捣乃颜的大本营。经过数次激战,乃颜寡不敌众,战败被俘,随即被处死。[44]

海都及乃颜的叛乱虽然都已平定,但元朝政府不得不长期在漠北驻以重兵,控制政局。这也就为此后驻守漠北的铁穆耳、海山等人手握重兵,入京夺取帝位,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并对大都政局的变化,也产生了十分重要的影响。[44]

大元大蒙古国

中国历史
中国历史系列条目
史前
时代

史前时代 旧石器时代
中石器时代
传说时代
三皇五帝
新石器时代
黄河文明长江文明

前21世纪–前17世纪

前17世纪–前11世纪

前11世纪

前256
西周 前11世纪–前771
东周
前770–前256
春秋 前770–前476
战国 前475–前221
前221–前207
西楚 前206–前202

前202

220
西汉 前202–9
9–23
更始政权 23–25
东汉 25–220
三国
220–280

220–266
蜀汉
221–263

229–280

266–420
西晋 266–316
东晋
317–420
五胡十六国
304–439



420

589
420–479 北魏
386–534
479–502
502–557
西梁 555–587
西魏
535–557
东魏
534–550
557–589 北周
557–581
北齐
550–577
581–619
618–907
武周 690–705




907

979
后梁
907–923
十国
(南唐
吴越
前蜀后蜀
荆南
南汉北汉)
902–979

(契丹)

916–1125

西辽
1124–1218
定难军
881–982

西夏
1038–1227
后唐
923–937
后晋
936–947
后汉
947–951
后周
951–960

960

1279
北宋
960–1127
南宋
1127–1279

1115–1234
大蒙古国 1206–1635
1271–1368
北元 1368–1388
1368–1644
南明 1644–1662
后金 1616–1636
1636–1912
中华民国
大陆时期 1912–1949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至今
中华民国
台湾时期 1949至今
相关条目
蒙古帝国于至正十六年(1279年)攻灭南宋后的最大疆域(总面积达2400万平方公里)[注 4],但此时蒙古四大汗国其实已经取得实质上的独立地位。
蒙古帝国于至正十六年(1279年)攻灭南宋后的最大疆域(总面积达2400万平方公里)[注 4],但此时蒙古四大汗国其实已经取得实质上的独立地位。

忽必烈于中统元年三月二十四日(1260年5月5日)即皇帝位于开平,并以“中统”为年号。“中统”意为“中华正统”,即忽必烈以中原正统标榜自己的新建王朝。在与阿里不哥的较量中,开平起到极为重要的基地作用,忽必烈自己也常驻开平,处理政务。但开平一直以来有都城之实而无都城之名。为了确保开平汗廷的统治地位,同时向全民灌输一种新的意识,中统四年五月初九日(1263年6月16日) ,忽必烈将扩建改造后的开平,正式加号为上都。从而不论是在人们的意识当中,还是实际上,上都成为了当时蒙古草原政治权力的中心。新建的帝国虽然开宗明义宣布“祖述变通”,但直至十年后,仍沿用原国号“Yeke Mongyal Ulus”,即“大蒙古国”。这一点对雄心勃勃致力于改革的忽必烈而言,不无遗憾。如同王恽《建国号事状》所言:“伏见自古有天下之君,莫不首建国号,以明肇基之始。方今元虽纪而号未立,盖未有举行之者,是大阙然。”忽必烈只因考虑到蒙古贵族的认同程度,将“变通”的步伐迈得慢而稳。经过十年的经营,忽必烈意识到自己的地位已经逐渐稳固,便加快了变革的步伐。建国号、定都邑、立朝仪等一系列工作随之展开。[45][46][47]

中统五年(1264年),改年号为“至元”。至元八年十一月十五日(1271年12月18日),取《易经》“乾元”之义,复加于原国号前,并称“Daion Yeke Mongyal Ulus”,即“大元大蒙古国”,汉语简称“大元”。国号的变更正是体现了忽必烈“祖述变通”的思想。既要借助汉法,致力于“天下一家”和大一统的目标,还要继承祖宗伟业,弘扬蒙古传统,保持蒙古人的本色,坚守蒙古人的价值观。从而建立一个蒙、汉二元的政治文化秩序。[45][48][7]

忽必烈建国号大元,明确表示他所统治的国家已经不只属于蒙古一个民族,而是中国历代封建王朝的继续。至元九年二月初三日(1272年3月4日),忽必烈采纳刘秉忠迁都的建议,改中都为大都,正式定其为元朝首都。忽必烈于至元十一年正月初一日(1274年2月9日)在大都正殿接受文武百官的朝贺,大都从此成为元朝的政治中心。[49][50][51]元朝建立后,元世祖继续进攻南宋,主力集中在襄阳樊城一线。南宋军民在襄阳、樊城坚守了6年之久。元军攻占襄、樊后,分水陆两路大举东下,于至元十三年正月十八日(1276年2月4日)攻占临安。南宋大臣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福州拥立益王赵昰继续抗元。赵昰死后,又拥立广王赵昺为帝,最后退到南海崖山建立流亡政权。至元十六年二月初六日(1279年3月19日),元将张弘范进攻崖山,宋军大败,陆秀夫负帝投海而死,南宋灭亡。至此,元朝统一了全国。[52][53][54]

成吉思汗的先祖以一束箭不易折断的道理,来教导儿子团结的重要性,可是成吉思汗的后代为了权力和利益,却引起了蒙古帝国分裂的危机。成吉思汗死后,他的儿子和孙儿继续开拓蒙古帝国的版图,并相继成立自己的汗国,这些汗国都是蒙古帝国的一部分。后来,忽必烈与阿里不哥为了争夺汗位而开战,内战维持了四年,最后忽必烈胜出,成为了蒙古帝国的大汗,并建立元朝。可是,忽必烈一直主张汉化,引起了蒙古各派的不满,窝阔台汗国和察合台汗国都反对忽必烈,渐渐成为独立的汗国,而钦察汗国早在蒙哥在位时已得到独立,四大汗国之中只有伊儿汗国承认忽必烈为大汗。此后四大汗国一直各自为政,甚至互相攻伐。直至忽必烈的孙子元成宗继位,蒙古各派意识到彼此之间的斗争是破坏祖先留下来的基业,于是四大汗国与元朝达成和议,重新承认元朝的宗主地位,开设驿路,关塞恢复往来,蒙古皇室内部的纷争遂告结束。 [55]

元宪宗死后,元世祖忽必烈更打破公推的惯例,自立于开平。元世祖季弟阿里不哥不服,自即汗位于和林,元世祖自将兵击降。继而元太宗孙海都叛变,元师讨之,虽获克捷,但因其地险远,终元世祖之世,未能将他平定。元世祖鉴于以前汗位继承的纷争,乃仿效汉制,定传子之局。然元世祖以后皇位继承的斗争,仍不因传子之局而稍减。[36]

至元三十一年正月二十二日(1294年2月18日),元世祖死,太子真金已先死,故诸王中觊觎帝位者,颇不乏人。重臣伯颜,奉元世祖遗命,立真金第三子铁穆耳,是为元成宗,诸王始无异议。元成宗在位十三年而死,太子德寿先卒,左丞相阿忽台等谋奉皇后临朝听政,而以宗室阿难答为帝。元成宗之侄爱育黎拔力八达与右丞相哈剌哈孙遣使迎其兄海山于漠北,并杀阿忽台等。海山至大都(北平市),杀皇后及阿难答与诸王,然后即位,是为元武宗,而立其弟为太子。元武宗在位四年死,其弟爱育黎拔力八达继位,是为元仁宗。元仁宗本有传位武宗子和世㻋之承诺,因奸相铁木迭儿进言,乃有传子之意,因于延祐二年(1315年),出和世㻋镇云南。元武宗旧臣皆感愤怒,遂于次年奉和世㻋谋叛,事败走漠北,依察合台汗国,元仁宗乃立皇子硕德八剌为太子。延祐七年(1230年),元仁宗死,太子即位,是为元英宗。[36][56]

元英宗推行新政,引起蒙古、色目贵族中保守派的不满。至治三年八月初四日(1323年9月4日),元英宗自上都南还大都,途中驻跸于南坡。御史大夫铁失、知枢密院事也先铁木儿等趁元英宗熟睡之机,以阿速卫兵为外应,发动政变,刺杀元英宗和拜住,此即“南坡事变”。也孙铁木儿即帝位于龙居河,诏改次年(1324年)为泰定元年(史称他为泰定帝)。泰定五年(1328年),泰定帝病死。其子阿剌吉八即位于上都,改元天顺,史称天顺帝。同时,留守大都的燕铁木儿发动政变,立元武宗之子图帖睦尔为帝,改元天历,是为元文宗。之后,两都之争由此展开。天顺元年十月十三日(1328年11月14日),上都陷落,天顺帝被俘。天历二年正月二十八日(1329年2月27日),和世㻋即位于和林,是为元明宗。天历二年八月初六日(1329年8月30日),元明宗暴毙于王忽察都之地(被元文宗和燕铁木儿毒死)。天历二年八月十五日(1329年9月8日),元文宗再即帝位。之后,他又做了近4年皇帝,于至顺三年八月十二日(1332年9月2日)病逝于上都,因其后悔毒死元明宗,遗诏传位于元明宗之子。至顺三年十月初四日(1332年10月23日),年仅7岁的元明宗次子懿璘质班即帝位,是为元宁宗,但在位43天就去世,是元朝诸帝中最为短命的皇帝。这样,在10年中(1323年~1332年),元朝前后更换了5个皇帝。元宁宗死后,元王朝开始步入其统治的晚期。[57][58][59][60][61][62][63][64]

元统三年(1335年)的亚洲。四大汗国之一窝阔台汗国此时已灭亡,元朝与各汗国的统治范围固定为约2270万平方公里。
元统三年(1335年)的亚洲。四大汗国之一窝阔台汗国此时已灭亡,元朝与各汗国的统治范围固定为约2270万平方公里。

至顺三年(1332年),元文宗、元宁宗相继去世。燕帖木儿请立元文宗子燕帖古思。元文宗皇后卜答失里欲立妥懽帖睦尔,遂遣使静江迎回。然为权相燕帖木儿所疑问,迁延数月不得立。决策国事皆由燕帖木儿及元文宗皇后,至燕帖木儿死。至顺四年六月初八日(1333年7月19日),妥懽贴睦尔即皇帝位于上都(今内蒙古正蓝旗东)。改元元统。即位后,清除燕帖木儿势力。以伯颜为右丞相,独擅相权,把持朝政,肆行贪暴,天下贡赋多入伯颜家。又仇视汉人,排斥儒士。至元元年(1335年),停止科举取士,大量起用蒙古、色目人为官,又擅贬宗王,引起朝野不满。至元六年(1340年)二月,妥欢贴睦尔支持脱脱逐走伯颜,以脱脱为右丞相。脱脱执政,改变排汉政策,恢复科举制,提倡文治和经史,史称“脱脱更化”。但因朝政积弊过深,连年水旱灾荒,使国库空虚。以致滥印190万锭,至元钞10万锭,使钞法败坏,物价上涨,社会矛盾激化,各地起义不断。至正二年(1342年)始,黄河泛滥,沿河州郡灾荒连年。至正十一年(1351年)四月,以工部尚书贾鲁发河北、河南、山东等地15万民工治河,导致各地农民大起义。[65][66]

14世纪中叶,在元朝统治下的中国开始了反抗蒙古人统治的斗争。至正八年(1348年),盐商方国珍首先掀起了反抗,接着由宗教秘密结社的白莲教徒组织的红巾之乱在各地兴起。由此引起了元朝政权的衰落。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红巾军余党朱元璋登大明皇帝位,攻击元大都,元惠宗妥懽贴睦尔(元顺帝)逃往开平府,后退至内蒙古的应昌府。至正三十年(1370年),明军追击至应昌府,元惠宗病死,皇太子爱猷识理达腊勉强脱走后继帝位,这就是元昭宗。此后,元昭宗以喀喇和林为根据地,对明朝进行防御。这时,元朝残余势力依旧强大。宣光二年(1372年),明军15万人分三路进入漠北蒙古高原,在土拉河方面遭到元军迎击,数万人战死后退却。宣光八年(1378年),元昭宗爱猷识理达腊死去,继承他的是被认为是其弟的天元帝脱古思帖木儿。天元九年(1387年),明军进入东北地区,木华黎国王的后人纳哈出率领的20余万元军降于明军。为了挽救由此产生的东部战线的危机,脱古思帖木儿亲自前往捕鱼儿海湖畔,打算与高丽取得联系夹击明军。然而在天元十年(1388年),却遭到明军奇袭而大败,在数十骑的陪伴下,向喀喇和林落荒而逃。途中,在土拉河畔被阿里不哥后人也速迭儿的军队杀死。也速迭儿杀死北元皇帝,废弃大元国号,自立为汗,称蒙古可汗,明人称鞑靼可汗。[67][68]

后蒙古时代

大蒙古国

自天元十年(1388年)也速迭儿杀害元天元帝篡位称汗之后,蒙古开始逐渐分裂为东部鞑靼(蒙古本部)、西部瓦剌、鞑靼东部兀良哈三大部落。[69][70]元天元帝败亡之后历经四代传至坤帖木儿时,鬼力赤于明建文四年(1402年)杀害坤帖木儿,继而登上大汗之位。明正统三年(1438年),瓦剌部脱欢扶植大汗脱脱不花击败同时并立的大汗阿岱,统一了蒙古诸部。[71]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脱欢之子也先入侵明朝,俘虏明朝皇帝明英宗朱祁镇,史称土木堡之变[72]达延汗满都海哈屯在15世纪重新统一蒙古诸部,史称达延汗中兴。[73]然而,达延汗在帝国以封地的名义分封于其儿子与亲戚,导致了帝国统治的权力下放。[74]尽管权力下放,但是达延汗与蒙古贵族之间仍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孛儿只斤家族的内斗并不严重,直到林丹汗统治期间(1604年-1634年),蒙古内部的纷争中削弱了自身的力量。[75]明崇祯八年四月二十八日(1635年6月12日),林丹汗之子额哲投降清太宗皇太极当时统治的后金政权,元太祖成吉思汗建立的大蒙古国历经430年之后正式宣告灭亡。[1][76]

窝阔台汗国

至元二十四年(1287年),海都策反东部藩王乃颜等,自己挺进漠北草原,都哇进攻畏兀儿地,连下别失八里、火州、哈密立等地,忠于元朝的亦都护火赤哈儿·的斤战殁,忽必烈亲征东道藩王,平定了叛乱。大德五年(1301年),海都、都哇联兵越阿尔泰山南下,元朝派甘麻剌和皇侄海山迎战,决战帖坚古山(阿尔泰山与札下哈河之间),海都受伤死于归途,都哇也受伤,窝阔台汗国自是衰落。继任可汗为海都之子察八儿,窝阔台汗国与察合台汗国存在了约30年的同盟关系已经瓦解。大德七年(1303年),察八儿与笃哇遣使元朝罢兵议和,承认了元朝的宗主国地位。大德八年(1304年),察八儿与都哇大战,元军乘势攻察八儿,察八儿降于都哇。至大二年(1309年),都哇死,察八儿参与都哇诸子的汗位争夺,又失败,逃往元朝,封汝宁王,窝阔台汗国旧地全部为新继位的察合台汗国新君也先不花吞并,窝阔台汗国亡。[77]

伊儿汗国

钦察汗国

钦察汗国(又称金帐汗国)建立后,又分出白帐汗国(拔都的哥哥所建)、青帐汗国(拔都的弟弟所建)等。因为蒙古人居于少数,钦察汗国到14世纪前期已经突厥化,万户即形同独立王国,彼此内战。14世纪末,花剌子模、克里木、保加尔逐渐从金帐汗国中分裂出去。15世纪时,钦察汗国先后分出了西伯利亚汗国喀山汗国克里木汗国阿斯特拉罕汗国等独立王国(王室都是蒙古贵族),钦察汗国的中央政权只剩下不多的领土。这时,曾经被蒙古人统治了二百余年的的莫斯科公国强大起来。明成化十六年(1480年),莫斯科公国摆脱钦察汗国控制。明弘治十五年(1502年),钦察汗国被克里米亚汗国攻灭。[78]

察合台汗国

元朝后期,皇室内讧,无暇西顾,天山南北各地实际控制权都落入军事实力强盛的成吉思汗二子察合台及后裔们建立的察合台汗国统治下,察合台汗国对天山南北各地的政治统治使该地政治、经济、文化强制性地走向一体化。至正七年(1347年),察合台汗国分为东、西两部分,西部广大中亚绿洲城镇地区后来演化为帖木儿帝国;东部的天山南北诸地则以察合台汗后裔黑鲁·帖木儿为首建立了东察合台汗国(1554年~1680年这段历史也称做叶尔羌汗国)。东察合台汗国时期,蒙古统治者与中原王朝如明朝、清朝都有密切交往,商贸关系非常频繁。据各种文献记载,这些察合台后人自称臣属,朝贡不断。这种局面为后来清朝统一天山南北创造了一定条件。除此之外,这一时期由于察合台后代及王公贵族的大力倡导推广,伊斯兰教在天山北部地区得到广泛传播,蒙古贵族集团的伊斯兰化极大地促进了伊斯兰教在西域诸地各民族的传播。至16世纪初,包括哈密在内的新疆各地都放弃佛教,皈依伊斯兰教。随着民族迁徙融合程度的不断加深,经过分化和重新组合,哈萨克、乌孜别克、柯尔克孜、回、维吾尔等民族经过这场洗礼后开始走向近代民族。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东察合台汗国为南下的西蒙古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领兵所灭,天山南北皆在准噶尔部贵族统治之下。[79]

疆域

1970年出版的《全球通史》中提到:历史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一个政权横跨欧亚大陆

行政区划

蒙古在被征服地区仿效中国的金朝设立行台尚书省。成吉思汗在位期间就设立了燕京等处行尚书省,燕京行省最初的管辖范围是金国北部故土;成吉思汗去世后,继承成吉思汗蒙古大汗之位的窝阔台先后消灭了西夏和金国,至此,西夏故土和金国南部故土全部成为了燕京行省的一部分。1251年蒙哥汗在庭州设立了别失八里等处行尚书省;在呼罗珊设立阿母河等处行尚书省。汗廷管辖东至太平洋,南至印度洋,北达钦察草原的大部分地区,其他地区分封给黄金家族的诸王作为兀鲁斯(封地)。

政治制度

外交

1246年蒙古大汗贵由致英诺森四世的信件
1246年蒙古大汗贵由致英诺森四世的信件

大蒙古国建立后征伐不断,与周边各国也有大量使臣往来,13世纪时有不少欧洲人从西方来到东方,其中最著名的是意大利人马可·波罗。早于马可波罗二三十年就已有不少欧洲传教士曾从西方来到东方,其中有两位西欧传教士柏郎嘉宾鲁不鲁乞,就曾分别于1246年和1253一1254年来到蒙古地区,并记载了有关蒙古社会各方面情况的行记。

12世纪40年代起,罗马教皇英诺森四世、法国国王路易九世等便多次派出传教使团到蒙古地区去了解蒙古的各方面情况,并到蒙古传教,停止进攻基督教世界,其中最早率领使团前往蒙古地区的是柏郎嘉宾。1245年4月,六十多岁的柏郎嘉宾从法国里昂出发,经过波希米亚、波兰到达基辅,然后从基辅出发经过钦察草原、南俄罗斯草原,于1246年4月到达伏尔加河畔拔都的营帐里,拔都无法做决定,让他继续东行,到哈拉和林去见蒙古帝国的最高统治者。1246年7月,柏郎嘉宾到达即将举行登位大典的蒙古大汗之位继承者贵由处。8月他参加了贵由的登位大典。他在贵由的驻地昔刺斡耳朵住了4个月左右。同年11月,他带着贵由答复教皇的蒙文诏书及波斯文译文启程,沿着原路返回欧洲。1247年秋,柏郎嘉宾回到里昂,将贵由的答复书交给英诺森四世,并交上这次出使的详细报告。用拉丁文写成的报告后来以手抄本形式流传于世,并以《蒙古史》或《普兰·迦儿宾行记》的书名留传至今。

1247年小亚美尼亚的国王海屯一世派了他的兄弟森帕德到蒙古帝国的中心哈拉和林商议结盟。1254年森帕德带回了邀请海屯国王回访的消息,当时拔都正驻扎在伏尔加河流域下游,他召集作为蒙古附庸的海屯去朝拜蒙哥大汗。蒙古大汗蒙哥赐予亚美尼亚王海屯一份诏书,不许任何人欺负亚美尼亚人,并授予了亚美尼亚地区教堂的自治权。亚美尼亚人将此次出访记录在了《海屯王中亚记行》。[80][81]

大蒙古国和南宋因为都与金国为敌,曾短暂建立联盟灭金,然而在端平入洛之后双方败盟,郝经等人作为大蒙古国的使者被南宋拘留。

军事

公元1204年,铁木真在消灭克烈部王汗之后,利用与乃蛮部决战前夕的战斗间隙,把军马集中在合勒合河旁进行整编。铁木真下令所有军队依十进制组成十户、百户、千户,并委派了各级那颜为各级军事首领一即十户官、百户官、千户官。这就是整编中正式确立的千户制,成吉思汗将全蒙古百姓划分为95千户。它改变了过去部落联盟的松散性,形成了高度集中的军事组织形式。并采用功臣后代宿卫斡耳朵的方式建立怯薛用以拱卫汗廷。[82]

经济

商业

“成吉思汗统治后期,他造成一片和平安定的环境,实现繁荣富强,道路安全,骚乱止息。因此,凡有利可图之地,哪怕是远在西极和东鄙,商人都向那里进发。”[83]蒙古人在丝绸之路沿线设立驿站,欧亚大陆统一在一个政权之下便利了商业的发展和商人的活动。交易的主要商品大致可分为三类:一类是高价格低重量、易运输的货物,如香料(不仅包括胡椒、生姜和肉桂等香辛料,还包括芳香料、染料和药物)、丝绸、珍珠、宝石、贵金属和毛皮等;二类是大宗商品,包括谷物、木材、黑色金属、蜡、布匹、酒、糖、盐、鱼等;三类是奴隶和牲畜。印度及远东地区出产胡椒、生姜、藏红花、丝绸、珍珠、棉花和亚麻等。蒙古帝国时期欧亚贸易的北部路线重新畅通,卡法塔纳成为黑海北部重要的货物集散地。贸易发展的促使一些商业重镇的崛起或复兴,伊尔汗国首都大不里士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84]

畜牧业

手工业

农业

货币制度

大蒙古国根据被征服地区的传统铸造了不同种类的金银币,并广泛使用纸钞作为货币。

大蒙古国时代铸币
名称 语言 文字 图片
成吉思汗时期金第纳尔 波斯语 阿拉伯字母
Gold coin of Genghis Khan, struck at the Ghazna (Ghazni) mint.jpg
乃马真后时期银迪拉姆 波斯语 阿拉伯字母
Töregene Khatun coin.png
蒙哥汗时期银迪拉姆 波斯语 阿拉伯字母
Georgian Issue of Davit VII Ulu.jpg
大朝通宝 汉字
Da Chao Tong Bao (大朝通宝) - Silver - Scott Semans 02.jpg
大朝金合 汉字
支钞半分
交钞半分
汉字
支钞半分 交钞半分 銭.jpg

赋税与徭役

蒙古大汗窝阔台即位之初,接受建议,初定地税之法,地税的税率“上田亩税3.5升,中田3升,下田2升,水田5升。”由于蒙古统治者的重视,设立专职官员负责商业税的征收。

社会文化

人口

思想

文学、史学与语文

宗教

艺术

科技

对后世的影响

正面的看法

蒙古帝国在鼎盛时期统治从东亚到中亚、西亚、东欧的前所未有的巨大帝国。蒙古帝国的建立加速了东西方的文化、技术交流,促进了多民族的文化交流。整个丝绸之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被只有一个帝国控制,这使得东西方的商贸往来比其他分裂时期要容易得多。

负面的看法与相关异议

成吉思汗曾梦想“让青天之下皆成蒙古人之牧场”。很多古代文献都记载,在蒙古的扩张过程中,无数的古代文明遭到毁灭,无数城市被摧毁,根据R. J. Rummel估计,在蒙古帝国的入侵下有3000万人被杀。在蒙古帝国对西方的扩张过程中有2,000万人被屠杀;整个亚洲的人口分布亦发生重大变化。David Nicole 在The Mongol Warlords中说,“恐怖和大规模灭绝反对者是蒙古人屡试不爽的战术”[85]伊斯兰世界的东半部经历了恐怖的死亡与毁灭。从1219年到1260年,由于大屠杀和饥荒,波斯的总人口从1200万下降到110万[86]。在中亚河中地区大呼罗珊,自希腊—巴克特利亚王国时期建立的水利灌溉系统被彻底毁灭,同时也伴随着无数良田荒芜和成为沙漠;在西亚,自阿卡德帝国古巴比伦时期建立的水利灌溉系统被彻底毁坏,大量良田荒芜。据统计,西亚地区的耕地面积至今未恢复到蒙古人入侵之前的60%。中亚、西亚及东欧至少七十多个城市遭到蒙古军屠城,有的城市甚至被多次屠城,给当地人民造成巨大灾难和痛苦记忆。历史学家估计匈牙利王国(1241年—1242年)当时200万人口中的一半死于蒙古入侵[87]。基辅罗斯几乎所有的城市均被摧毁,投降者作为奴隶,大部分因繁重的劳役很快死去,战俘则加入蒙古军队继续西征[88]。其人口同样有大约一半死于蒙古入侵。此外,Colin McEvedy的《世界人口史地图集》(1978)估计俄国欧洲部分的人口从入侵前的750万下降到700万[85]。中国地区的人口在蒙古入侵的七十年间明显下降。在蒙古入侵以前(1200年),中国(包括金朝西夏南宋大理国)人口约有1亿4千4百万,甚至更多,而到1278年(1279年完全占领)只有7,000万人[89]。但学术界今天对此也有不同看法,认为人口数量的剧烈下降同样有人口统计的不完善和大规模遗漏或者蒙古军队带来的传染病的原因。[90][91][92]

然而蒙元史学家杰克·威泽弗德(Jack Weatherford)指出成吉思汗允许民众自由地传播有关他或蒙古人的最坏的和最难以令人置信的传闻,当时成吉思汗意识到,传播恐怖的最好方式不是通过士兵的行为,而是通过文人的笔。蒙古人操纵宣传的机器并且经常夸大战争中的死亡人数,意图散播恐惧。他亦指出:“尽管蒙古军队实行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杀戮,并几乎是将死亡当作一种政策,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他们还将死亡当作是制造恐怖的一种思考方式,但他们却以一种影响重大而又令人吃惊的方式,脱离了那个时代的普通惯例。蒙古人并不实施严刑拷打、毁伤肢体或使人残废。在那个时代,战争通常是以一种恐怖的形态来进行的,而且同时代的其他统治者,通过公开拷打或骇人听闻的断肢毁体方式,使用原始而又野蛮的策略,向民众灌输恐怖和惊悸……从中国到欧洲,文明世界的统治者和宗教领袖都依凭这些骇人听闻的手段,通过恐怖来统治自己的民众,通过惊骇来打击敌人的信心。”;“与同时代文明军队的恐怖行为相比较,蒙古人并不是通过凶猛而又残忍的行为来引起恐怖的,而是由于他们快速而又有效的征服,以及他们似乎完全轻视富人和有权势者的生命而引起恐怖。”;“与传播的恐怖传闻相比较,起初向蒙古人投降的那些城市,得到了宽大而又仁慈的对待,于是那些城市居民就天真地怀疑起蒙古人的能力。投降之后,很多城市起初都忠顺地服从,而一旦蒙古人离开他们的国家,他们就马上反叛。由于蒙古人仅留下少数几位官员进行管理,而且又没有驻扎小部队留守城市,居民们误以为蒙古人的撤退是虚弱的表现,并且想当然地以为蒙古主力部队将再也不会原路返回。对于这些城市,蒙古人是毫不留情的;他们迅速返回叛乱的地方,并彻底地摧毁它们。一个被彻底毁灭的城市是无法再次叛乱的。”[93]

蒙古帝国和黑死病

通常认为,1346年,在蒙古钦察汗国军队进攻黑海港口城市卡法(又译克法,现乌克兰城市费奥多西亚)时,用抛石机将患鼠疫而死的人的尸体抛进城内,这是西方社会有纪录以来第一次细菌战[94]。鼠疫原产中亚,其携带者是土拨鼠。在蒙古帝国之前鼠疫曾多次传入中国,所以虽然中国也曾发生过地区性鼠疫传染,但中医在与鼠疫的反复斗争中逐渐累积起经验,而欧洲人则在此之前从未接触过鼠疫。在卡法的一个热那亚商人将带病的跳蚤无意间带到意大利热那亚共和国,于是鼠疫在欧洲广泛传播,最终在1348年—1349年造成2,000万人死亡,成为令人闻之色变的“黑死病”,因为鼠疫患者皮下淤血、全身发黑而死。

也有一种说法认为鼠疫是丝绸之路上的商人把病菌带到中东,然后又传播到欧洲的。

1348年至1349年的黑死病使得当时欧洲丧失了三分之一的人口,对人的关心的人文主义随之觉醒。欧洲人文主义文学的第一部代表作《十日谈》就是薄伽丘在黑死病泛滥最猖獗的时期写成的,描述1348年发生在意大利的可怕瘟疫。欧洲就此迎来了文艺复兴的曙光。

对各国的影响

  • 俄罗斯:蒙古人来到俄罗斯前,俄罗斯的中心在基辅(今乌克兰首都),蒙古人来到俄罗斯后摧毁了基辅,并一手扶植起莫斯科,把莫斯科打造成俄罗斯的政治、军事和经济的中心,而现在的俄罗斯,正是莫斯科的延伸。今天,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俄罗斯的形成有明显的当年蒙古的因素。1920年代,俄罗斯的欧亚主义就说:“俄罗斯与西方不相干,与斯拉夫(Slavdom)也无关。”瓦西里·奥西波维奇·克柳切夫斯基和他的学生认为俄罗斯的统一,蒙古至少有一半功劳。另一位欧亚主义哲学家尼古拉·特鲁别茨柯伊在他的经典著作《论俄罗斯文化中的图兰成分》指出“莫斯科要感谢蒙古统治,俄罗斯政府制度也是蒙古式的。从本质上说,俄罗斯是一个东正教蒙古国家。俄罗斯人的日常生活深受蒙古影响,有大量蒙古语借字、邮政、税收、服饰也受蒙古影响,军法制度也是从蒙古学的。”[95]
  • 西亚:受到第四代大汗蒙哥命令的旭烈兀,率领军队前往征服阿拉伯世界,攻陷并彻底破坏了曾经是世界大都市、领导世界史、为阿拉伯世界中心的巴格达。结果,阿拔斯王朝灭亡,阿拉伯世界的中心转移到了埃及开罗。蒙古人以新都大不里士为中心,在西亚建立了伊儿汗国。[96]
  • 欧洲:元太祖十三年(1218年),成吉思汗西征,欧洲诸国极为震撼。本年,成吉思汗借口蒙古商队在中亚细亚的花剌子模(Khoream)国境被杀掠,率大军开始西征。于是,中国与欧洲诸国开始普遍接触。蒙古大军所进行的大规模的东西两方战役,几乎从印度河(Indus)一直延伸到第聂伯河(Dnieper)。从他进攻中原的第一次战役开始,到元太祖十八年(1223年),在12年之内,蒙古军队曾经到达太平洋、印度河和黑海。欧洲诸国受到极大震动。因为在13世纪,以城堡为中心的欧洲正把基督教世界的边界向前推进,并与伊斯兰教为敌。在此阶段里,伊斯兰教仍然是基督教欧洲畏惧的唯一敌人。蒙古人的突然出现,不仅是一个晴天霹雳。用一位外国史学家的话来说:“由于我们的罪恶,我们不知道的部落来到了,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一也不知道他们的语言是什么,他们是什么种族,他们信仰的宗教是什么——只有上帝知道他们是什么人,知道他们是从哪里跑出来的。”“鞑靼人从第聂伯河折回了,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他们再一次躲藏在哪里。由于我们的罪恶,上帝知道,他是从哪里把他们接来惩罚我们的。”欧洲人对蒙古大军的恐惧心态可见一斑,这影响到后来包括英国。这后来构成19世纪末20世纪初席卷西方的“黄祸”论的历史起因之一。如清光绪三十一年二月二十五日(1905年3月30日)出版的《东方杂志》上有一篇文章就说:“白人所谓黄祸之说,不知其起于何时。说者谓成吉思汗以铁骑蹂躏欧洲,西欧妇孺亦尝震惊于黄人之大创,而黄祸之说以起。”[97]
  • 日本:元灭宋后,“日本知大宋失国,举国茹素”,深表同情。其时日本正值北条氏控制的镰仓幕府统治时期。元世祖忽必烈欲收日本为藩属,于至元三年到至元十年(1266年~1273年)的七年间,先后七次遣使招降日本未果,遂于至元十一年(1274年)、至元十八年(1281年)两次渡海远征日本,都以失败告终。北条政权受元军两次打击,也一蹶不振。日野俊基日野俊基等发动勤王运动,推翻镰仓幕府。不久足利尊氏崛起,与勤王派为敌,双方相持不下,历时50多年,史称南北朝时期(1336年~1392年)。至足利尊之孙义满时,南北朝对峙局面始告结束,但武人专政依然如故。足利义满设幕府于京都室町,称室町幕府(1336年~1573年)。[98]
  • 朝鲜半岛:高丽政权持续了约500年,但在末期时国土却遭到元朝的大军侵略,不得不成为臣从。高丽也跟着元朝过海攻打日本,即“元寇”事件。当元朝因红巾之乱而衰退后,高丽便与元朝断交。废掉元朝干预之下所设置的行政机关,并重建高丽时代的各种制度。然而,随着明朝在中国的崛起,高丽的政权也分成亲明派与亲元派而混乱不堪,亲明派的国王被亲元派所暗杀、丧失了统治能力。亲明派的高丽武官李成桂眼见情势不妙,于是当机立断地发起政变、废黜亲元派的国王。接着,更迫使做为傀儡被拱上王位的国王让位,建立朝鲜王朝,成为初代国王“朝鲜太祖”。李成桂所成立的朝鲜,被冠上其家族姓氏而称为“李氏朝鲜”。继高丽之后,李氏朝鲜也存续了500年。[99]

其他影响

  • 据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6月13日报导,中华民国九十三年(2004年)6月,塞克斯推出了有关男性Y染色体研究的新书《亚当的诅咒》,他在书中声称,成吉思汗可能是历史上最成功的“播种者”。追溯历史,成吉思汗率领的蒙古骑兵将中国版图扩张至历史最大,同时也使其子孙在欧、亚两洲的土地上繁衍,现在全球至少有1600万男性,与成吉思汗有血缘关系。英伦三岛也可能有他的子孙,其中还包括英国皇室家族。[100][101][102]

君主列表

  生前合法在位的大蒙古国君主(共40位)
大蒙古国君主年号
肖像 庙号 谥号 尊号 名讳 在世时间 年号 在位时间 陵寝
大蒙古国皇帝
也速该.jpg
烈祖[103] 神元皇帝[103] 把阿秃儿 也速该 1133年-1171年 1160年-1171年
YuanEmperorAlbumGenghisPortrait.jpg
太祖[104] 法天启运圣武皇帝[104] 成吉思汗[17] 铁木真 1162年5月31日-1227年8月25日 1206年-1227年8月25日
Tolui Khan.jpg
睿宗[105] 英武皇帝[105] 太上皇也可那颜[106] 拖雷 1191年-1232年 1227年8月25日-1229年9月13日
仁圣景襄皇帝[105]
YuanEmperorAlbumOgedeiPortrait.jpg
太宗[107] 英文皇帝[107] 木亦坚汗[33] 窝阔台 1186年11月7日-1241年12月11日 1229年9月13日-1241年12月11日
昭慈皇后[108] 脱列哥那 ?-1246年 1241年-1246年
Guyuk.jpg
定宗[109] 简平皇帝[109] 贵由 1206年3月19日-1248年4月20日 1246年8月24日-1248年4月20日
钦淑皇后[110] 海迷失 ?-1252年 1248年-1251年
Mongke.jpg
宪宗[111] 桓肃皇帝[111] 蒙哥 1209年1月10日-1259年8月11日 1251年7月1日-1259年8月11日
YuanEmperorAlbumKhubilaiPortrait.jpg
世祖[112] 圣德神功文武皇帝[112] 宪天述道仁文义武大光孝皇帝[113] 忽必烈 1215年9月23日-1294年2月18日 中统 1260年5月5日-1294年2月18日
薛禅汗[112] 至元
Ariq Böke.jpg
阿里不哥 1219年-1266年 1260年-1264年8月21日
大元皇帝
YuanEmperorAlbumKhubilaiPortrait.jpg
世祖[112] 圣德神功文武皇帝[112] 宪天述道仁文义武大光孝皇帝[113] 忽必烈 1215年9月23日-1294年2月18日 中统 1260年5月5日-1294年2月18日
薛禅汗[112] 至元
裕宗[114] 文惠明孝皇帝[114] 真金 1243年-1286年1月5日
YuanEmperorAlbumTemurOljeituPortrait.jpg
成宗[115] 钦明广孝皇帝[115] 完泽笃汗[115] 铁穆耳 1265年10月15日-1307年2月10日 元贞 1294年5月10日-1307年2月10日
大德
顺宗[116] 昭圣衍孝皇帝[116] 答剌麻八剌 1264年-1292年
YuanEmperorAlbumQaishanKulugPortrait.jpg
武宗[117] 仁惠宣孝皇帝[117] 统天继圣钦文英武大章孝皇帝[118] 海山 1281年8月4日-1311年1月27日 至大 1307年6月21日-1311年1月27日
曲律汗[117]
YuanEmperorAlbumAyurbarvadaBuyantuPortrait.jpg
仁宗[119] 圣文钦孝皇帝[119] 普颜笃汗[119] 爱育黎拔力八达 1285年4月9日-1320年3月1日 皇庆 1311年4月7日-1320年3月1日
延祐
Gegeen.jpg
英宗[120] 睿圣文孝皇帝[120] 继天体道敬文仁武大昭孝皇帝[121] 硕德八剌 1302年2月22日-1323年9月4日 至治 1320年4月19日-1323年9月4日
格坚汗[120]
显宗[122] 光圣仁孝皇帝[122] 甘麻剌 1263年-1302年2月8日
Yesun.jpg
也孙铁木儿 1293年11月28日-1328年8月15日 泰定 1323年10月4日-1328年8月15日
致和
Ragibagh.jpg
阿剌吉八 1320年-1328年11月14日 天顺 1328年10月3日-1328年11月14日
YuanEmperorAlbumTughTemurPortrait.jpg
文宗[123] 圣明元孝皇帝[123] 钦天统圣至德诚功大文孝皇帝[124] 图帖睦尔 1304年2月16日-1332年9月2日 天历 1328年10月16日-1329年4月3日
札牙笃汗[123] 至顺 1329年9月8日-1332年9月2日
Kusala.jpg
明宗[125] 翼献景孝皇帝[125] 顺天立道睿文智武大圣孝皇帝[126] 和世㻋 1300年12月22日-1329年8月30日 天历 1329年2月27日-1329年8月30日
忽都笃汗[127]
YuanEmperorAlbumIrinchinbalPortrait.jpg
宁宗[128] 冲圣嗣孝皇帝[128] 懿璘质班 1326年5月1日-1332年12月14日 至顺 1332年10月23日-1332年12月14日
Toghon.jpg
惠宗[129] 顺帝
(明太祖朱元璋谥)[129]
乌哈噶图汗[130] 妥懽帖睦尔 1320年5月25日-1370年5月23日 元统 1333年7月19日-1370年5月23日 起辇谷
宣仁普孝皇帝
元昭宗爱猷识理达腊谥)[131]
至元
至正
北元皇帝
Toghon.jpg
惠宗[129] 顺帝
(明太祖朱元璋谥)[129]
乌哈噶图汗[130] 妥懽帖睦尔 1320年5月25日-1370年5月23日 元统 1333年7月19日-1370年5月23日 起辇谷
宣仁普孝皇帝
元昭宗爱猷识理达腊谥)[131]
至元
至正
Ayushirdari.jpg
昭宗[132] 必里克图汗[132] 爱猷识理达腊 1340年1月23日-1378年5月10日 宣光 1370年5月27日-1378年5月10日 起辇谷
Togus.jpg
益宗[133] 乌萨哈尔汗[134] 脱古思帖木儿 1342年3月7日-1388年11月1日 天元 1378年5月13日-1388年11月1日 起辇谷
鞑靼可汗
Зоригт хаан 1388–1391.jpg
卓里克图汗[135][注 9] 也速迭儿 1359年-1391年 1388年-1391年
恩克卓里克图汗[136][注 9]
Энх хаан 1359-1392.jpg
恩克 ?-1394年 1391年-1394年
Элбэг нигүүлсэгч хаан 1361-1399.jpg
尼古埒苏克齐汗[137] 额勒伯克 1362年-1399年 1394年-1399年
Guntumur.jpg
托欢汗[138] 坤帖木儿 1377年-1402年 1400年-1402年
オルク・テムル・ハーン.jpg
月鲁帖木儿 1379年-1408年 1402年-1408年
Өлзийттөмөр Буяншир хаан 1379-1412.jpg
完者帖木儿汗 本雅失里 1379年-1412年 1408年-1412年
Дэлбэг хаан 1395-1415.jpg
答里巴 1395年-1415年 1415年
Ойрадай хаан.jpg
斡亦剌歹 1387年-1425年 1415年-1425年
Адай хаан 1400-1438.jpg
阿岱 1390年-1438年 1425年-1438年
Taisan.jpg
岱总汗[139] 脱脱不花 1416年-1452年1月19日 1433年-1452年1月19日
Agvarjinjosonkhan.jpg
阿噶巴尔济 1423年-1453年 1451年-1453年
Esen Taishi.png
大元田盛大可汗[140] 也先 1407年-1454年 添元 1453年9月12日-1454年
乌珂克图汗[141] 马儿古儿吉思 1448年-1465年 1454年-1465年
Molon.jpg
摩伦汗[142] 脱古思猛可 1437年-1466年 1465年-1466年
Manduul.jpg
满都鲁 1438年-1478年 1475年-1478年
Dayan Khan.jpg
大元大可汗[143] 巴图蒙克 1464年-1517年 1480年-1517年
达延汗[144]
Barsbolad.jpg
赛音阿拉克汗[145] 巴尔斯博罗特 1490年-1531年 1517年-1519年
Bodi Alagh Khan.jpg
阿拉克汗[146] 博迪 1504年-1547年 1519年-1547年
Daraisung.jpg
库登汗[147] 打来孙 1520年-1557年 1547年-1557年
扎萨克图汗[148] 图们 1539年-1592年 1557年-1592年
Buyan.jpg
彻辰汗[149] 布延 1554年-1604年 1592年-1604年
库图克图汗[150] 林丹巴图尔 1592年-1634年 1604年-1634年
额尔克孔果尔 1622年-1641年3月4日 1634年-1635年6月12日


注释

  1. ^ 哈拉和林直到1235年才真正建成,1235年正式成为首都,1260年以前一直是大蒙古国的首都。
  2. ^ 今属锡林浩特市管辖
  3. ^ 大蒙古国前期汉文文书也作“大朝”,为
    Yehe Monggol Ulus.png
    Yehe Monggol Ulus的对译。
  4. ^ 4.0 4.1 由于北部疆界的界定差异,一说总面积达3450万平方公里。
  5. ^ 钦察汗国建于1219年~1480年 / 1502年;察合台汗国建于1223年~1571年;窝阔台汗国建于1225年~1251年 / 1309年;伊儿汗国建于1220年 / 1256年~1357年。
  6. ^ 一说北元于1388年脱古思帖木儿死后就去国号,或年号,一说1402年鬼力赤杀死坤帖木儿时,去“大元”国号改称“蒙古”(“鞑靼”是明人他称)、去皇帝号复称可汗
  7. ^ 鞑靼是明人他称,自称蒙古。
  8. ^ 《元朝秘史》作“帖木真”。
  9. ^ 9.0 9.1 ① 《蒙古源流》与无名氏《黄金史》认为只有恩克卓里克图汗,在位四年(1389年-1393年)。[136]
    ② 罗卜藏丹津《黄金史》认为有卓里克图汗恩克汗:卓里克图汗,在位四年(1388年-1391年)。恩克汗,在位四年(1391年-1394年)。[135]

参考文献

引用

  1. ^ 1.0 1.1 曹永年. 《内蒙古通史‧第二卷》. 中华人民共和国: 内蒙古大学出版社. 2007年9月: 第452页. ISBN 97878111521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9-08) (中文). 林丹汗死后,察哈尔部众纷纷投往后金,只有汗室困守大漠。1635年(崇祯八年,天聪九年)二月,后金派多尔衮等人率精骑一万,远征察哈尔余部。四月二十八日,清军抵达林丹汗子额尔克孔果尔额哲驻地托里图,额哲母子被迫归降。 
  2. ^ Taagepera, Rein. Expansion and Contraction Patterns of Large Polities: Context for Russia. International Studies Quarterly. 1997-09, 41 (3): P.475–504 [2020-10-14]. ISSN 0020-8833. doi:10.1111/0020-8833.0005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7-27) (英语). 
  3. ^ Dóra Mérai and Ágnes Drosztmér,Kyra Lyublyanovics,Judith Rasson,Zsuzsanna Papp Reed,András Vadas,Csilla Zatykó (编). GENIUS LOCI LASZLOVSZKY 60 - The Mongol Empire’s Northern Border: Re-evaluating the Surface Area of the Mongol Empire. Budapest,Teréz krt. 13: Archaeolingua. 2018-11: P.8–13 [2022-01-23]. ISBN 978-615-5766-19-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2-01-23) (en,hu). 
  4. ^ 中华民国史事纪要编辑委员会 (编). 《中華民國史事紀要(初稿)─中華民國三年(一九一四)七至十二月份─》. 中华民国: 中华民国史料研究中心. 1982年12月1日: 第413页 (中文). 蒙古本种族之名,为游牧于不儿罕山近旁之小部落,不儿罕山者,今外蒙古车臣汗部北境克鲁伦河(额尔克讷河上流)敖嫩河(什尔喀河上流)间肯特山之支脉也,十二三世纪之交,成吉思汗崛起于此,吞并附近诸部落,并征服亚细亚之北部西部,逮其子孙,复席卷亚细亚之大半,及欧罗巴东部,于是类蒙古非蒙古诸部落,皆称蒙古,旋更以之为国号。元世祖忽必烈,致书日本,自称大蒙古国皇帝。十七世纪初,蒙古察哈尔部林丹汗,致满洲太宗书中,亦称蒙古国主,是其建国号为蒙古,较称元称鞑靼,尤为有征。然兹不过对外国而言,究未可谓为国号,亦未可谓为地名也。 
  5. ^ 邱树森. 《元史辭典》. 中华人民共和国: 山东敎育出版社. 2002年11月1日: 第29页. ISBN 9787532830954 (中文). 【大元】元朝国号。至元八年(1271),在进攻南宋取得不断胜利的形势下,元世祖采纳刘秉忠、王磐等汉臣建议,建“大元”国号。“元”,《建国号诏》曰:“可建国号曰‘大元’,盖取《易经》‘乾元’之义。”其意为“极大”,表明本朝疆土超过以前所有的王朝。元朝建号以后,原“大蒙古国”国号在汉文文书中不再使用,但蒙文文书中通常两者并称。 
  6. ^ 《建國號詔》 (中文). 诞膺景命,奄四海以宅尊﹔必有美名,绍百王而纪统。肇从隆古,匪独我家。且唐之为言荡也,尧以之而著称﹔虞之为言乐也,舜因之而作号。驯至禹兴而汤造,互名夏大以殷中,世降以还,事殊非古。虽乘时而有国,不以利而制称。为秦为汉者,著从初起之地名﹔曰隋曰唐者,因即所封之爵邑。且皆徇百姓见闻之偶习,要一时经制之权宜,概以至公,不无少贬。我太祖圣武皇帝,握乾符而起朔土,以神武而膺帝图,四震天声,大恢土宇,舆图之广,历古所无。顷者耆宿诣庭,奏草申请,谓既成于大业,宜早定于鸿名。在古制以当然,于朕心乎何有!可建国号曰大元,盖取《易经》乾元之义,兹大冶流形于庶品,孰名资始之功。予一人底宁于万邦,尤切体仁之要,事从因革,道协天人。於戏!称义而名,固非为之溢美﹔孚休惟永,尚不负于投艰。嘉与敷天,共隆大号! 
  7. ^ 7.0 7.1 柯劭忞. 《新元史‧卷八‧本紀第八‧世祖二》. 中华民国 (中文). 乙亥,建国号曰大元,诏曰:诞膺景命,奄四海以宅尊;必有美名,绍百五而纪统。肇从隆古,匪独我家。唐之为言荡也,尧以之而著称;虞之为言乐也,舜因之而作号。驯至禹兴而汤造,互名夏大以殷中。世降以还,事殊非古。虽乘时而有国,不以义而制称。为秦为汉者,盖从初起之地名。日随曰唐者,又即所封之爵邑。是皆徇百姓见闻之狃习,乃一时经制之权宜,概以至公,不无少贬。我太祖圣武皇帝握乾符而起朔土,以神武而膺帝图。四震天声,大恢土宇,舆图之广,历古所无。顷者,耆宿诣庭,奏章申请,谓既成于大业,宜早定于鸿名。在古制以当然,于朕心乎何有。可建国号曰大元,盖取《易经》乾元之义。兹大治流形于庶品,孰名资始之功,予一人底定于万邦,尤切体仁之要。嘉与敷天,共隆大号。咨尔有众,体予至怀。 
  8. ^ 刘信君. 杨雨舒 , 编. 《中國古代治理東北邊疆思想研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 吉林人民出版社. 2008年9月1日: 第15页. ISBN 9787206057953 (中文). 元朝时,“中华一统”的观念掀开了新的一页。元朝的中外观念是合一体内的中外为“中华一体”的观念。《元史·外夷传》是把元朝统一的地区视为中国,而把邻国视为外(四海),即元代的四海观念基本上是邻国的观念;元朝仍有中外观念,但它不是分华夷的“内诸夏而外夷狄”的旧观念,而是在统一中国内的内地与边疆的新观念;元朝已经形成包括八荒在内,体现中华一宇区域的统一观念。元吴师道诗:“今日八荒同一宇,向来边檄不须论。”把原来视为外的地区“比于内地”,即元朝视全国为“内地”。体现在行政设置上,就是元于绝大部分地区设行省、路、府、州、县,变“蛮夷之乡”为“内地”,即纳入“中华一体”之中,中国包括中原、边疆各民族在内。 
  9. ^ 9.0 9.1 9.2 9.3 白寿彝. 《中國通史·第八卷·中古時代·元時期(上)》.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89年: 第332页–第333页. ISBN 9787208001091 (中文). 蒙古部落的名称最早出现于唐代。那时,在狃越河(今洮儿河)以北,西至俱轮泊(今呼伦湖)周围,东至那河(今嫩江),北至黑龙江的地域内,分布着许多许多被统称为“室韦”的大小部落,其中有一个“蒙兀室韦”部。蒙兀就是蒙古(Monggol)的唐代音译。《旧唐书·北狄·室韦传》记载:大山之北有大室韦部落,其部落傍望建河居。其河源出突厥东北界俱轮泊,屈曲东流,经西室韦界,又东经大室韦界,又东经蒙兀室韦之北,落俎室韦之南。大山指今大兴安岭,望建河即今额尔古纳河。根据这段史料,蒙兀室韦部的居地应在额尔古纳河下游东南的大兴安岭北端地区。十三世纪蒙古人的历史传说称,他们的祖先原来居住在名为“额尔古纳昆”( Ergunequn,qun 意为山崖)的地方,应是指额尔古纳河附近的山林地带,和汉文史籍所载唐代蒙兀部的居地正可以相互印证。大约在唐代后期(九世纪下半叶),蒙古部落从兴安岭山地向西面的草原地带迁移。随部落的分行,所占地盘逐渐扩大,有一部分迁到了鄂嫩河、克鲁伦河、土拉河“三河之源”的不儿罕山(今肯特山)地区。成吉思汗的先世就属于这部分蒙古部落。元代史籍记载下来的蒙古人祖先传说,反映了古代蒙古部落繁衍和迁徙的历史过程。《元朝秘史》一开头就讲述蒙古人的起源,说是有一奉天命降生的苍色的狼(孛儿帖赤那,Bortechino)和一白色的母鹿(豁埃马喇勒,qo'ai-maral)相配了,渡过腾汲思海子,来到斡难河(鄂嫩河)源头的不儿罕山立下营盘,生了个儿子名巴塔赤罕。传到第十一代,有兄弟二人,兄都蛙锁豁儿有四子,迁移出去成为朵儿边部(Dorben ,意为四);弟朵奔丧儿干娶豁里秃马惕部女子阿兰豁阿为妻,生二子,其后裔各成一部。朵奔死后,阿兰豁阿感天光而孕,又生三子,长不忽合塔吉,后裔为合答斤部(名见《金史》,作合底忻),次不合秀撒勒只,后裔为撒勒只兀惕部(名见《金史》,作山只昆,元代又译散只兀,珊竹);幼子孛端察儿,后裔为孛儿只斤部,从这一支又分衍出约二十个氏族或部落。孛端察儿就是成吉思汗的十世祖,《元史·宗室世系表》称为“始祖”。 
  10. ^ 朱耀廷. 《一代天驕:成吉思汗傳》. 中华民国: 远流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 2002年3月1日. ISBN 9789573245858 (中文). 阿阑死后,两个大儿子的子孙同其他各支蒙古人组成了蒙古迭儿列斤氏部落,即一般出身的蒙古人;三个小儿子的子孙组成了尼伦部落,因为他们是闪耀着神的光辉的后代,因此被看作纯洁出身的蒙古人。其中第五子孛端察儿的后代称为孛儿只斤氏,这就是成吉思汗所出生的氏族。 
  11. ^ 佚名 撰. 《元朝祕史》 卷一. 鲍思陶 点校. 济南: 齐鲁书社. 2005: 23. ISBN 7-5333-1481-6. 
  12. ^ 黄大受. 《中國通史(下)》. 中华民国: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1989年: 第583页. ISBN 9789571100326 (中文). 蒙古部族的原居地为今黑龙江上游、外蒙古东部,为唐时室韦部落之一,称蒙古室韦,亦有说是出于鞑靼,甚至是匈奴或吐蕃的后裔。南宋前期,蒙古分为许多单位,其中之一为乞颜部,据今土拉河、鄂嫩河、克鲁伦河上源的肯特山。其他重要部族,在东方为贝尔湖附近的塔塔儿,在西方为外蒙古中部的蔑儿乞、克烈,及科布多一带的乃蛮,名义上大都臣服于金。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13.5 《内蒙古大辞典》编委会 (编). 《內蒙古大辭典》. 中华人民共和国: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1991年: 第60页-第61页. ISBN 9787204014002 (中文). 十二世纪,内蒙古草原部落林立,互相攻劫,人不安生。经过长期的战争兼并,至十二世纪末叶,形成了塔塔儿、克烈、蒙古、蔑儿乞、乃蛮等相互结仇很深的五大部落集团,雄据南方的金朝也已衰弱,为蒙古统一提供了有利条件。铁木真9岁时,其父也速该被塔塔儿人毒死。残酷的现实使铁木真认识到,要保存自己,恢复祖业,就要依靠和联合一个强大的部落。于是在其父的“安答”克烈部首领脱里罕庇护下,收集离散部众,力量逐渐强大。宋淳熙十六年(公元1189年)被推举为汗。铁木真称汗后,为增强经济和军事实力,巩固汗权,展开了夺取东部地区的斗争,宋庆元元年(公元1195年)和二年(公元1196年),金两次出兵攻打塔塔儿部,铁木真联合克烈部助金大败塔塔儿于活勒札河(今乌力吉河),在回军途中攻灭背叛盟约,抄掠其奥鲁(老小营)的主儿勤部。铁木真既获得金的封赏,又消灭了与之争夺汗位的乞颜氏中的长支贵族,名声大振。宋庆元四年(公元1198年)金又遣军征讨弘吉剌、合答斤、山只昆等部。金的这几次征伐,为铁木真夺取富饶的呼伦贝尔草原扫清了障碍,铁木真的实力迅速增强,引起贵族们的敌视,开始了与贵族联盟的一系列战役,最初由只剌札木合纠集泰赤乌等十三部3万军进攻铁木真,铁木真汗组成十三翼(古列延)迎战于斡难河附近的答兰版朱思。铁木真失利。后鲁的术赤台、忙兀部的畏答儿、晃勒坛的蒙力克率部归附铁木真,铁木真力量日益壮大。宋庆元六年(公元1200年)弘吉剌、朵儿边、塔塔儿等十一部复聚会于阿雷泉,盟誓与铁木真、王罕为敌。铁木真得到其岳父的密告,乃会同王罕与十一部联军战于捕鱼儿海子(贝尔湖)附近,贵族联军大败。翌年,被击败的贵族们再聚刊河(今根河),推札木合为“古儿罕” ,誓与铁木真为敌。铁木真认真备战,与王罕军于海剌儿河(今海拉尔河)附近再败贵族联军,铁木真为巩固后方趁势攻灭了察罕塔塔儿、按赤塔塔儿等部,完全占据呼伦贝尔草原。1202年秋,阔亦田(约在哈拉哈河上游)之战,又大败由乃蛮杯禄汗拼凑起来的斡亦剌、泰赤乌、塔塔儿等部残余势力的联军,札木合率部投王罕。至此,结束了与贵族联盟之战,铁木真与克烈部王罕长期结盟。不久王罕背盟,加上札木合等的离间,铁木真与王罕关系恶化。铁木真曾欲以联姻修补裂痕,遭到拒绝,王罕、札木合等设计谋杀铁木真未成,又突袭之。铁木真仓卒应战于合兰真沙陀(约今乌珠穆沁旗北境),因众寡不敌,退至合合河(今哈拉哈河)上游整军。此时,札木合等与王罕分裂,铁木真侦知王罕无备,秘密包围,激战三昼夜,王罕父子败逃,先后被杀。铁木真获得从未有过的胜利。最后一个对手是乃蛮。为准备与乃蛮的决战,铁木真按千户制组编军队,设扯儿必那颜(统领)统率;又成立护卫军,设80宿卫,70散班(鲁华),军队更加强大。宋嘉泰四年(公元1204年),纳忽山之战中乃蛮军一触即溃,太阳汗负伤死,铁木真进抵阿尔泰山前,尽降其余部,完成了统一漠北诸部的大业,为大蒙古国和以后元朝的大发展奠定了基础。 
  14. ^ 业喜. 《蒙古族古代名將錄》. 中华人民共和国: 辽宁民族出版社. 2004年10月1日: 第32页. ISBN 9787806448724 (中文). 铁木真汗征服乃蛮部后,为追击王罕之子桑昆,为进攻金,解除对翼侧的牵制,向西夏国伸出触角进行试探。蒙古军于1205年3月,从也儿的失河不黑都儿麻地区回军,经察罕泊、鄂洛克泊南下,进至西夏国居延海(今内蒙古额济纳旗)东南50里处围攻力吉里寨。该寨修筑坚固,但蒙古军在短时间内攻克,并将寨墙和基础全部平毁。接着分兵进攻瓜州(今甘肃安西北部)、沙州(今甘肃敦煌)等地,又东攻定州(今内蒙古阿拉善左旗)之乞邻古古撒城和龙州(今内蒙古临河)落思城。扫荡黄河西岸、北岸,带着许多战利品和骆驼、牲畜后还军斡难河。 
  15. ^ 廖杨. 《中國西北古代少數民族宗法文化研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5年8月1日: 第226页. ISBN 9787563356782 (中文). 公元1206年,铁木真在斡难河源头召开忽里台,诸王群臣共上尊号称他为“成吉思皇帝”。此后,成吉思汗迈出了建立封建统治秩序的步伐。他将千百户制度普遍推行于蒙古各部,以千户、百户、十户的形式把全体蒙古人民组织起来,并封那些有功的那可儿们为千、百、十户长,进行统管,且其职位世袭,史称“莎余儿合勒”(即恩赐、分封之意)。这样,千户便成为蒙古社会最基本的行政军事单位。不仅如此,成吉思汗还把蒙古国的臣民百姓视为自己的家产,除自己直接管领一部分人外,其余部民均分封给自己的母亲和兄弟子,他们每人得到若干千户,称为“忽必”。与此同时,成吉思汗还扩建了原有的怯薛(护卫军) ,形成了一支由其直接掌管的万人常备军,其中包括千名宿卫士、千名箭筒士及八千名散班。这些官兵均由各级那颜及平民的子弟担任,他们自备马匹、武器和给养,而且还可以随身带有自己的“伴当”。因此,这些“怯薛”(护卫士)的身份往往高于在外的千户长。除此之外,成吉思汗通过创制蒙古文字、设立也可扎鲁忽赤(“扎鲁忽赤”汉译为“断事官”)及编定大札撒等措施,建立起了大蒙古国的封建统治制度。至此,蒙古族的游牧宗法奴隶制开始向宗法封建制度转化和过渡。 
  16. ^ 张岂之. 王天有; 成崇德 , 编. 《中國歷史:元明清史》. 中华民国: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2年7月3日: 第12页. ISBN 9789571128696 (中文). 1206年春,铁木真在斡难河源召开贵族大会,即大汗位,建立大蒙古国(蒙古语也可·蒙古·兀鲁思)。萨满教巫师阔阔出声称得到上天的启示,命铁木真为普天下之汗、诸王之王,称号为“成吉思汗”。成吉思一词的含义,有“海洋”、“有力”、“天赐”、“伟大”等诸多不同说法。 
  17. ^ 17.0 17.1 宋濂. 《元史‧卷一‧本紀第一‧太祖》 (中文). 元年丙寅,帝大会诸王群臣,建九斿白旗,即皇帝位于斡难河之源,诸王群臣共上尊号曰成吉思皇帝。是岁实金泰和之六年也。 
  18. ^ 拉施德丁. 《史集·第一卷·第二分冊(中文). 当始自伊斯兰教历602年7月的巴儿思亦勒即虎年(1206年)幸福地莅临时,初春,成吉思汗下令建九脚白旄纛,隆重地召集举行了大忽里勒台。在这次忽里勒台上他获得了“成吉思汗”的尊号。 
  19. ^ 章恺. 《正說元朝十五帝(新版)》. 中华民国: 大地出版社有限公司. 2018年1月10日: 第24页-第25页. ISBN 9789864022786 (中文). 成吉思汗建国以前,蒙古人还没有文字。成吉思汗俘获畏兀儿人塔塔统阿后,因他精通本国文字,就命他教子弟学习。其后又有不少畏兀儿人被用为蒙古贵族子弟的教师,他们对蒙古文的创制做出了贡献。成吉思汗建立蒙古汗国之前,蒙古没有成文的法规,人们遵行的只是传统惯法。汗国建立后,创制畏兀儿蒙古文,成吉思汗就用它发布命令、登记户口、制定了具体的法律条款,称为《大札撒》(汉译作《成吉思汗法典》、《成吉思汗大法》)、记录所办案件等,成为加强统治的重要辅助手段。一二○六年,成吉思汗任命其养子失吉忽图忽为大断事官。由大断事官专门负责掌管民户的分配。成吉思汗又命失吉忽图忽审断刑狱词讼,负责惩治盗贼、察明诈伪、施以刑法。 
  20. ^ 谢选骏. 《謝選駿全集第27卷:士農工商(讀史筆記)──等級制度構建文明社會》. 美利坚合众国: Lulu Press,Inc.英语Lulu.com. : 第264页-第265页 (中文). 《成吉思汗法典》颁布实施于公元1206年,是世界上应用范围最广的成文法典,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宪法性文件。《成吉思汗法典》建立了以民主为基础的行政权与司法权分立的共和政体和一系列制度,其中,以两权制约为基础的判例制度比英国的判例制度产生早近600年。 
  21. ^ 世界上最早的憲法《成吉思汗法典》出版發行. [2011年12月2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年8月28日) (中文). 《成吉思汗法典》颁布实施于公元1206年,是世界上应用范围最广的成文法典,也是世界上最早的宪法性文件。《成吉思汗法典》建立了以民主为基础的行政权与司法权分立的共和政体和一系列制度,其中,以两权制约为基础的判例制度比英国的判例制度产生早近600年。 
  22. ^ 22.0 22.1 林干. 《內蒙古歷史與文化》. 中华人民共和国: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 第496页-第498页. ISBN 9787204050666 (中文). 成吉思汗在建国前的1205年,率军第一次入侵西夏。这次只是小规模的掠夺。1207年秋,成吉思汗借口西夏不肯称臣纳贡,再次兴兵,攻陷西夏北部重镇斡罗孩城。一年后的1209年,成吉思汗第三次发兵,抵斡罗孩西关口。当时西夏皇帝为襄宗李安全,他令皇子承祯为元帅,大都督府主高逸为副,率兵五万抵挡,大败,高逸被俘而死。蒙古军再攻斡罗孩城,守将出降,太傅讹答在城内坚持巷战,仍不免力屈被俘。蒙古军长驱直入,进逼中兴府的外围要隘克夷门(贺兰山关口)。李安全急令嵬名令公率军五万拒战。嵬名令公坚持了两个月,最后中了蒙古军的埋伏,兵败被擒。克夷门既下,蒙古军进抵都城中兴府。成吉思汗派遣所俘的讹答太傅入中兴府谈判,晓以利害。李安全自知难与蒙古军为敌,遂将女儿察合公主献给成吉思汗,表示愿降蒙古,岁岁进贡,联蒙抗金。至此,成吉思汗实现了他的战略目标,他得以专心进攻更主要的敌国一金国。屈辱的求和,加剧了西夏统治集团内部的斗争。不久,李安全被废而死,他的堂侄遵顼(音须)被立为帝,是为夏神宗。但在神宗之后,西夏仍然不能有效地抵御剽悍的蒙古骑兵,在成吉思汗四海扬威之际,终至亡国。1211年秋,金国边境乌沙堡(在今内蒙古镶黄旗境内)遭到成吉思汗的大将哲别的进攻。金兵统帅独吉思忠领兵抵御,战败退兵,蒙古军乘胜而进。从此拉开了成吉思汗攻金的序幕。金是蒙古诸部的宗主国,成吉思汗曾助金击灭塔塔儿,以获得金帝所授“察忽鲁”(部长)之职为荣耀,在他即大汗位之后,仍每年亲自赴金边境入贡。金又是蒙古的世仇,俺巴孩汗、斡勤巴儿合黑、合答安把阿秃儿等都惨死于金人之手,成吉思汗常“念其欺凌”,誓为复仇。1208年金章宗死, 卫绍王永济即位,即位之后,他向蒙古遣使下诏书,要求成吉思汗跪拜接受。成吉思汗问:“谁是新皇帝? ”金使答:“卫绍王永济。”成吉思汗南面而唾,说:“我以为中原的皇帝是天上人做,这等庸懦之辈也配吗?岂能向他跪拜!”言罢策马北。永济从金使那里听到这个消息,便阴谋趁成吉思汗下次入贡杀之。成吉思汗得到密报,遂与金国绝交,严兵设备,并于1211年先发制人,亲率大军南下,于是有了乌沙堡击败金将独吉思忠之役。金兵溃败,独吉思忠以失于防御被解职,由胡沙主持军事。胡沙不敢正面抗击蒙古军,一路撤退,退至宣平(今河北张家口市西南),以大军三十万守野狐岭(今河北万全县膳房堡北)。成吉思汗命木华黎为蒙古军先锋,他策马横戈,大呼陷阵,成吉思汗继以诸军并进。金兵大败,死者枕藉,整个原野都充满了血腥气味。成吉思汗追击溃败的金兵至会河堡(今河北怀安县东),再歼金兵无数,胡沙只身逃入宣德(今河北宣化县)。野狐岭之战,“金人精锐尽没”,蒙古人终于取得了进攻金国的第一场大胜仗,他们以此为荣,很久以后还常常提起这件事。 
  23. ^ 史仲文; 胡晓林; 薛德震. 百卷本《中国全史》编辑工作委员会 , 编. 《百卷本中國全史‧第十一卷》. 中华人民共和国: 人民出版社. 1994年: 第216页. ISBN 9787010014562 (中文). 1212年,成吉思汗再次大举南侵,攻占昌州、桓州、抚州,再攻金西京。因金将固守,蒙古军退回。又攻金东京辽阳府,掳掠而去。贞祐元年(1213年)秋,成吉思汗自阴山进军,经宣德州至怀来,大败金完颜纲军。乘胜进居庸关,威胁中都。蒙古军兵分三路攻掠黄河以北的山东、河东、河北路州县,直抵登州(今山东蓬莱)、莱州(今山东掖县)海滨。二年春,掳掠大批财物后又返回居庸关一带,围攻中都。宣宗南迁金军败退,朝中混乱。驻守中都城北的右副元帅纥石烈执中在金贞祐元年(1213年)八月杀卫绍王允济,迎立金世宗孙完颜珣继帝位(金宣宗)。九月金宣宗完颜珣遣使向蒙古军求和。1214年三月,中都被围,金宣宗献纳人口财物,并将卫绍王女岐国公主献给成吉思汗。成吉思汗许和退军。五月,金宣宗深恐蒙军再侵,率皇室百官,运载珠宝财物,迁都到南京(开封)。成吉思汗得知金朝迁都南逃,再次统兵南下。1215年,中都和辽东、河北、山东860余城,皆为蒙古军攻占。 
  24. ^ 杨讷. 《世界征服者:成吉思汗及其子孫》. 中华人民共和国: 香港中和出版有限公司. 2022年2月24日: 第38页. ISBN 9789888763788 (中文). 1215年春,蒙军陆续收降中都附近州县金朝将官,击败前来救援中都的金军。五月,完颜福兴眼看中都解围无望,服毒自杀,抹撚尽忠弃城出逃。蒙军遂入中都。成吉思汗当时在桓州凉泾避暑,闻报后命石抹明安镇守中都,遣失吉忽秃忽等登录中都帑藏,悉载以去。 
  25. ^ 柯劭忞. 《新元史‧卷三‧本紀第三‧太祖下》. 中华民国 (中文). 夏五月庚申,金右丞相兼都元帅承晖仰药死,众以城降。石抹明安入中都,遣使来献捷。帝驻跸桓州之凉陉,命忽都虎等按视中都帑藏,以石抹明安为太傅,兼管蒙古、汉军都元帅。 
  26. ^ 胡阿祥; 彭安玉. 《中國地理大發現》. 中华人民共和国: 山东画报出版社. 2004年1月1日: 第43页. ISBN 9787806037867 (中文). 占领金中都在战略上的意义自不待言,除此之外,蒙古帝国还有另外一个重要收获,那就是耶律楚材(1190-1244年)的投顺。在对金战争中,成吉思汗很注意延揽金统治下原辽朝的遗民,着力将其收为己用。耶律楚材家族原为辽朝贵族东丹王后裔,且又长期在金朝担任高官,地位与声望皆十分显赫。蒙古兵围中都之时,耶律楚材适在中都,因而受到成吉思汗的注意。耶律楚材于“戊寅之春,三月既望”即1218年受成吉思汗召,于是他“始发永安(今北京),过居庸,历武川(今河北宣德),出云中(今山西大同西)之右,抵天山(今大青山)之北,涉大碛,逾沙漠。未决十旬,已达行在。”此番北行,既翻山越岭又横渡荒漠,历时三月余始抵达目的地,可谓艰苦,但耶律楚材可能当时并不知道这相对于他不久之后的远行来说,不过是小小的短足而已。在绿连河畔(即今克鲁伦河),耶律楚材被成吉思汗召见并受到赏识,成吉思汗命其“处之左右,以备咨访”。这之后不久,耶律楚材就赶上了蒙古帝国历史上的第一次西征。 
  27. ^ 张岂之. 王天有; 成崇德 , 编. 《中國歷史:元明清史》. 中华民国: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2年7月3日: 第13页. ISBN 9789571128696 (中文). 金廷南迁之后,已无力恢复对黄河以北地区的有效统治,而蒙古军队对所占州县又多在杀掠后放弃,因此地方上的地主豪强纷纷起而割据自保,一时间“河北群雄如牛毛”。1217年,成吉思汗封拜其“四杰”之一木华黎为太师、国王、都行省,全权负责对金战事。此后不久成吉思汗统蒙古军主力西征花剌子模,留给木华黎的蒙古军只有大约13,000人,另有汪古骑兵万人。木华黎逐渐改变了过去肆行杀戮、得地不守的做法,大力招降并利用汉、契丹、女真等族地主武装与金朝作战,而金朝也以高爵招徕华北土豪,分别依附蒙、金两方的地方势力彼此展开了拉锯式的争夺。此后十余年间战斗虽有反复,不过总的趋势是附蒙一方渐居上风,越来越多的地方军阀倒向蒙古。在山东,尽管南宋也加入了对当地势力的争取,但该地最终仍然落入蒙古的控制。蒙古对率部或纳土归降的军阀、官僚,通常沿用金朝官称,授予元帅、行省之类统军管民之职,许其世袭,并可自关僚属,称为“世侯”。当时力量较强的世侯,河北地区主要有永清史天泽、易州(今河北易县)张柔,山东地区则有东平严实、济南张荣、益都李全等。 
  28. ^ 张岂之. 王天有; 成崇德 , 编. 《中國歷史:元明清史》. 中华民国: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2年7月3日: 第15页-第16页. ISBN 9789571128696 (中文). 在大规模的西征之前,蒙古已经开始向西拓展势力。攻灭乃蛮、蔑儿乞后,首先收服了畏兀儿。畏兀儿在宋时称高昌回鹏,其地以哈剌火州(即高昌,今新疆吐鲁番)和别失八里(亦称北庭,今新疆吉木萨尔)为中心,首领称亦都护(源于突厥语,意为“幸福之主”),臣属于西辽。西辽在畏兀儿设少监之官进行监治,其人仗势欺凌, 引起畏兀儿人不满。1209年,畏兀儿亦都护巴而术阿而忒的斤杀西辽少监,遣使降于蒙古。1211年,他又亲赴蒙古朝见成吉思汗,成吉思汗对其十分优待,以女许嫁,视为第五子,“使与诸皇子约为兄弟,宠异冠于诸国”。此后畏兀儿成为蒙古藩属,须履行入质、纳贡、从征等义务,同时亦都护的传统称号依然保存,并对畏兀儿领地和百姓享有世袭统治权。中亚地区还有另外一个依附于西辽的民族哈剌鲁,居于巴尔喀什湖东南伊犁河、楚河一带,是唐时西突厥支裔葛逻禄之后,首领称阿儿思兰汗。至此他们也杀掉西辽监护官,向蒙古归降。这一时期,西辽在西方败于势力日渐上升的伊斯兰教国家花剌子模,东部的畏兀儿、哈剌鲁又相继叛附蒙古,国势衰颓。被蒙古击败的乃蛮王子屈出律逃到西辽,篡夺了帝位。1218年,成吉思汗遣哲别率军征讨屈出律,将他捕获杀死,西辽疆土尽归蒙古。此前,居于贝加尔湖以西的森林部落马惕部起兵反抗蒙古统治,杀死了成吉思汗的得力大将、“四杰”之一博儿忽,吉利吉思等部也起而响应。成吉思汗派长子术赤领军镇压,将起事平定。 
  29. ^ 29.0 29.1 29.2 秦永章. 《甘寧青地區多民族格局形成史研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 民族出版社. 2005年5月1日: 第45页. ISBN 9787105069323 (中文). 1225年,成吉思汗结束西征东返后,决定先攻灭西夏,随后集中力量从黄河上游渡河而南,东向攻伐金国。1226年,成吉思汗以西夏曾拒绝出兵助战和不履行交纳质子为理由,亲率10万大军从东、西两路向西夏发动了强大的钳形攻势。西路蒙古军由大将阿答赤统帅,一路势如破竹,连取沙州、肃州、甘州、西凉府等西夏重镇;另一路大军由成吉思汗亲自统帅,自漠北南下,攻破黑水、无剌海等城,并于灵州(今宁夏灵武西南)附近黄河岸边重创西夏军主力,西夏天险丧失,国主李德旺惊悸而卒,夏人立南平王李𪾢为主。翌年(1227年)正月,成吉思汗留一部分军队围攻中兴府,自己率师渡黄河而南,进入金朝境内,相继攻破金朝控制的积石州、临洮府、洮州、河州及西夏的西宁州,西夏和金朝的势力由此退出河湟地区。六月,成吉思汗驻军甘肃清水(今甘肃清水县)。七月,病逝于军中。当月,西夏国主李𪾢因粮尽援绝,瘟疫流行,被迫献城出降,被蒙古军所杀,存续近两个世纪的西夏王国宣告灭亡。元太祖成吉思汗去世后,暂由幼子拖雷监国。1229年,成吉思汗第三子窝阔台继承汗位,此后,便集中力量攻打金国,蒙古军进入甘肃东部地区。1234年正月,金哀宗完颜守绪在蔡州自杀,金朝灭亡,但是在秦、功一带的金朝势力依然存在。为此,窝阔台命次子阔端从攻宋前线领兵而西,规复河成地区。 
  30. ^ 陈全力; 侯欣一. 《帝王辭典》. 中华人民共和国: 新华书店. 1988年: 第191页. ISBN 9787541903311 (中文). 宋宝庆三年(成吉思汗二十二年,1227年)七月,病死于清水行营,遗言假道南宋,灭亡金朝。年六十六岁,在位二十二年。追谥圣武皇帝,后又加谥法天启运圣武皇帝,庙号太祖。葬起辇谷。幼子拖雷监国。 
  31. ^ 柯劭忞. 《新元史‧卷三‧本紀第三‧太祖下》. 中华民国 (中文). 已丑,崩于灵州。帝临崩,渭左右曰:“金精兵在潼关,南据连山,北限大河,难以遽破。若假途于宋,金,宋之世仇也,必许我,则由唐、邓直捣大梁。金虽撤潼关之兵以自救,然千里赴援,士马俱疲,吾破之必矣。”言乞而崩,年七十有三。 
  32. ^ 32.0 32.1 张岂之. 王天有; 成崇德 , 编. 《中國歷史:元明清史》. 中华民国: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2年7月3日: 第14页-第15页. ISBN 9789571128696 (中文). 到成吉思汗去世时,蒙古已在对金朝作战中取得压倒性优势,金朝只能固守黄河防线,苟延残喘。据载成吉思汗临终曾拟定借道于南宋、迂回从后方给金朝致命一击的战略计划。1231年,蒙古第二代大汗窝阔台在官山(今内蒙古卓资北)大会诸王,议定分兵三路伐金。窝阔台自统中路军由山西正面发起攻击,铁木哥斡赤斤统左翼军由山东进兵,拖雷则统右翼军从宝鸡南下,绕道宋境,包抄金朝后方。这一年冬天,窝阔台攻破河中府(今山西永济西),渡过黄河。拖雷从大散关入汉中,沿汉水东下,经过长距离的艰苦行军,自邓州(今河南邓县)绕出金朝背后。1232年春,拖雷趁天降大雪之机,大破金军主力于钓州(今河南禹县)南边的三峰山,北上与窝阔台会师,金朝灭亡的大局已定。大将速不台包围金南京,金哀宗弃城出逃。次年金将崔立献南京降蒙古。金哀宗由归德(今河南商丘)走蔡州(今河南汝南),蒙古与南宋达成协议,合兵将金哀宗围困在蔡州城内。1234年一月,城破哀宗自杀,金亡。 
  33. ^ 33.0 33.1 柯劭忞. 《新元史‧卷四‧本紀第四‧太宗》. 中华民国 (中文). 秋八月已未,诸王百官会于怯绿连河阔迭额阿剌勒,请帝遵太祖遗诏即位,共上尊号曰木亦坚合罕。 
  34. ^ 章恺. 《正說元朝十五帝:解密歷史真相走出《野史》誤區》. 中华人民共和国: 群言出版社. 2005年: 第57页. ISBN 9787800805608 (中文). 1234年元月,慌忙传位于元帅承麟,不久,城陷,哀宗自缢身亡,承麟亦被乱兵诛杀。至此,金朝亡于蒙古。金国灭亡后,按照蒙、宋协约,蔡州以南归宋;蔡州以北归蒙古。于是,蒙古大军北还,留速不台镇守河南。可是南宋淮东制置使赵葵却建议乘蒙古撤军之机,出兵收复中原。这一建议得到宋理宗的允准,命赵葵率军6万取汴京,徐敏子西攻洛阳。速不台率军击退了宋军的进攻,使南宋收复三京(汴梁、归德、洛阳)的举动遭到失败。这次交战,成为蒙古决心讨伐南宋的导火线 
  35. ^ 柯劭忞. 《新元史‧卷四‧本紀第四‧太宗》. 中华民国 (中文). 己酉,大兵克蔡州,金主自缢死,承麟为乱兵所杀。金亡。金息州行抹捻兀典降于宋,大兵追杀之。 
  36. ^ 36.0 36.1 36.2 黄大受. 《中國通史(下)》. 中华民国: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1989年: 第620页-第621页. ISBN 9789571100326 (中文). 蒙古的大汗,是各部族的共主,要由各部族公推,铁木真的称成吉思汗,便是各部族共上的尊号。其后,窝阔台之立,虽未经部族公推,但因有成吉思汗的遗命,部众始无异议。到定宗贵由继位,已有争端。定宗殁后,太宗及拖雷后人,各欲争位,宪宗(蒙哥汗,拖雷之子)因拔都及元良哈台的援助,始得嗣位。宪宗嗣位后,分遣宗室诸王于边远地区,而以其弟忽必烈领治汉地民户,因此,太宗子孙与拖雷子孙,遂生仇恨。宪宗死后,元世祖忽必烈更打破公推的惯例,自立于开平。世祖季弟阿里不哥不服,自即汗位于和林,世祖自将兵击降。继而太宗孙海都叛变,元师讨之,虽获克捷,但因其地险远(注六),终世祖之世,未能将他平定。元世祖鉴于以前汗位继承的纷争,乃仿效汉制,定传子之局(注七)。然世祖以后皇位继承的斗争,仍不因传子之局而稍减。至元三十一年(西元一二九四年),世祖死,太子真金已先死,故诸王中觊觎帝位者,颇不乏人。重臣伯颜,奉世祖遗命,立真金第三子铁穆耳,是为成宗,诸王始无异议。成宗在位十三年而死,太子德寿先卒,左丞相阿忽台等谋奉皇后临朝听政,而以宗室阿难答为帝。成宗之侄爱育黎拔力八达与右丞相哈剌哈孙遣使迎其兄海山于漠北,并杀阿忽台等。海山至大都(北平市),杀皇后及阿难答与诸王,然后即位,是为武宗,而立其弟为太子。武宗在位四年死,其弟爱育黎拔力八达继位,是为仁宗。仁宗本有传位武宗子和世㻋之承诺,因奸相铁木迭儿进言,乃有传子之意,因于延祐二年(西元一三一五年),出和世球镇云南。武宗旧臣皆感愤怒,遂于次年奉和世球谋叛,事败走漠北,依察哈台汗国,仁宗乃立皇子硕德八剌为太子。七年(西元一三二0年),仁宗死,太子即位,是为英宗。 
  37. ^ 向斯; 王镜轮. 《中國歷朝皇宮生活全書(下冊)》. 中华人民共和国: 华文出版社. 1996年8月: 第1014页. ISBN 9787507504316 (中文). 宪宗七年,公元1257年,蒙古兵分道伐宋。宪宗入蜀。忽必烈攻鄂。九年七月,宪宗在钓鱼山(今四川合川县)暴死。九月,忽必烈闻讯宪宗去世,对侍臣说:我奉命南来,哪能无功而还!渡江围困鄂州(湖北武昌)。这年十一月,忽必烈得讯,其弟阿里不哥密谋继位。忽必烈召群臣商议。谋士郝经力主和守议和,迎宪宗灵枢,收皇帝印宝,北上争位。正好这时宋丞相贾似道派密使北上,愿意以长江为界,每年贡银、铜各20万。忽必烈许可,引军北还。公元1260年三月,忽必烈统兵到达开平(今内蒙多伦县北)。诸王和左右侍从劝忽必烈在开平即皇帝位,不要前往和林召开库里尔台即蒙古选汗大会。忽必烈同意,宣布即大汗位,这年45岁。阿里不哥不服,也宣布为大汗,调兵遣将。海都也不服,依附阿里不哥。忽必烈平定关成后,亲自统兵讨伐阿里不哥。中统二年(公元1261 年)十一月,两军在和林南南戈壁大战,阿里不哥败北。江淮大都督李璮叛乱,忽必烈统兵讨伐,一举平定。至元元年(公元1264年)八月,定都于燕(今北京),改称中都。 
  38. ^ 柯劭忞. 《新元史‧卷六‧本紀第六‧憲宗》. 中华民国 (中文). 癸亥,帝崩于的鱼山,年五十有二。史天泽等奉样宫北还,葬起辇谷。庙号宪宗,追谥桓肃皇帝。” 
  39. ^ 柯劭忞. 《新元史‧卷七‧本紀第七‧世祖一》. 中华民国 (中文). 九月壬寅,诸王穆哥自合州遣使,以宪宗凶问告,且请北归。帝曰:“吾奉命南征,岂可无功而返。” 
  40. ^ 柯劭忞. 《新元史‧卷八‧本紀第八‧世祖二》. 中华民国 (中文). 乙卯,改燕京为中都。 
  41. ^ 于大光. 《影響中國的100個人物》. 中华民国: 太雅出版有限公司. 1994年4月12日: 第90页. ISBN 9789579329682 (中文). 四月,阿里不哥得知忽必烈先发制人,抢先宣布继承汗位,于是便在和林召集另一个忽里台,在另外一些支持他的诸王的拥戴下,也宣布继汗位。这样,一场汗位争夺的斗争,便在忽必烈与阿里不哥兄弟二人之间展开,为此爆发了长达四年之久的战争。一二六四年七月,走投无路的阿里不哥率领支持他的诸王大臣到开平,向忽必烈投降。忽必烈与阿里不哥争夺汗位的战争,由于忽必烈依靠中原汉地人力、物力的支持,最后取得了胜利。它在实质上,是主张“附会汉法”的蒙古贵族对守旧派的胜利。忽必烈获胜的结果,使漠北与中原地区归于统一,从而奠定了忽必烈统一全国的基础。 
  42. ^ 宋濂. 《元史‧卷五‧本紀第五‧世祖二》 (中文). 庚子,阿里不哥自昔木土之败,不复能军,至是与诸王玉龙答失、阿速带、昔里给,其所谋臣不鲁花、忽察、秃满、阿里察、脱忽思等来归。诏诸王皆太祖之裔,并释不问,其谋臣不鲁花等皆伏诛。 
  43. ^ 张岂之. 王天有; 成崇德 , 编. 《中國歷史:元明清史》. 中华民国: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2年7月3日: 第37页-第38页. ISBN 9789571128696 (中文). 至元元年(1264),忽必烈接受阿里不哥归降时,曾郑重地遣使通告钦察汗别儿哥、伊利汗旭烈兀、察合台汗阿鲁忽等宗王,邀请他们按照蒙古传统惯例,一同东来参加正式的忽里台选汗大会。但三汗很快相继去世,他们的继承人各主一方,对于共同选举蒙古汗一事不感兴趣,却纠缠于彼此之间的领土争端,大动干戈,形同敌国。正在崛起当中的海都,也一再拒绝忽必烈召其入翼的要求。这次忽里台会议的流产充分表明,过去那个统一的蒙古国已经不复存在了。代之出现的,除了忽必烈以汉地为中心建立的元王朝外,就是各自独立发展的钦察、伊利、察合台、窝阔台四大汗国。当然,在以后大部分时间里,忽必烈及其子孙然被尊为成吉思汗的正统继承人、“一切蒙古君主之主君”,元王朝也在名义上被视为各汗国的宗主国。元代史料经常笼统地称四大汗国的统治者为“西北诸王”,把他们置于“宗藩”的地位。 
  44. ^ 44.0 44.1 44.2 44.3 曹子西. 《北京通史‧第五卷》.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中国书店出版社. 1994年10月1日: 第72页-第73页 (中文). 忽必烈即帝位后,采取了一系列仿效中原王朝的政治措施,遂遭到仍居住漠北、沿袭蒙古旧俗的许多贵族宗王的不满。他们拥兵割霸一方,时时想以武力推翻忽必烈的统治。其中,又以西北地区的海都和东北地区的乃颜势力最为强大。海都是太宗窝阔台之孙,自蒙哥(宪宗)夺得帝位,窝阔台的子孙就受到排挤,海都也被请发到天山东北的海押立之地。当阿里不哥举兵与忽必烈争夺帝位时,海都曾支持阿里不哥,反对忽必烈。阿里不哥败降后,海都又遍交西北诸王,拥兵割据,数次率军东向,并曾攻打和林。西北疆域一时之间征战四起,动荡不安。忽必烈被迫先后派遣皇子那木罕、皇孙铁穆耳(即元成宗),辅以重臣安童、伯颜、土土哈等,出兵镇守北方。经过长达二十多年的交战,直到成宗即位后,西北的疆域才得到安定。乃颜是塔察儿国王之孙,祖上自国初即受命坐镇辽东,五六十年间,兵强马壮,称霸一方。至元二十三年(1286年),忽必烈为加强对辽东的管理,设置东京等处行中书省,乃颜的权益受到威胁,于是他西连海都,起兵对抗。翌年,忽必烈一面派大将伯颜驻守和林,防止海都与乃颜合兵,一面亲率重兵出征,直捣乃颜的大本营。经过数次激战,乃颜寡不敌众,战败被俘,随即被处死。海都及乃颜的叛乱虽然都已平定,但元朝政府不得不长期在漠北驻以重兵,控制政局。这也就为此后驻守漠北的铁穆耳、海山等人手握重兵,入京夺取帝位,创造了有利的条件,并对大都政局的变化,也产生了十分重要的影响。 
  45. ^ 45.0 45.1 曹永年. 《內蒙古通史‧第二卷》. 中华人民共和国: 内蒙古大学出版社. 2007年9月: 第261页-第263页. ISBN 9787811152111 (中文). 忽必烈于1260年即位开平,并以“中统”为年号。“中统”意为“中华正统”,即忽必烈以中原正统标榜自己的新建王朝。在与阿里不哥的较量中,开平起到极为重要的基地作用,忽必烈自己也常驻开平,处理政务。但开平一直以来有都城之实而无都城之名。为了确保开平汗廷的统治地位,同时向全民灌输一种新的意识,1263年(中统四年) ,忽必烈将扩建改造后的开平,正式加号为上都。从而不论是在人们的意识当中,还是实际上,上都成为了当时蒙古草原政治权力的中心。新建的帝国虽然开宗明义宣布“祖述变通”,但直至十年后,仍沿用原国号“Yeke mongyal ulus”,即“大蒙古国”。这一点对雄心勃勃致力于改革的忽必烈而言,不无遗憾。如同王恽《建国号事状》所言:“伏见自古有天下之君,莫不首建国号,以明肇基之始。方今元虽纪而号未立,盖未有举行之者,是大阙然。”忽必烈只因考虑到蒙古贵族的认同程度,将“变通”的步伐迈得慢而稳。经过十年的经营,忽必烈意识到自己的地位已经逐渐稳固,便加快了变革的步伐。建国号、定都邑、立朝仪等一系列工作随之展开。1264年,改年号为“至元”。1271年(至元八年),取《易经》“乾元”之义,复加于原国号前,并称“Daion Yeke mongyal ulus” ,即“大元大蒙古国”,汉语简称“大元”。国号的变更正是体现了忽必烈“祖述变通”的思想。既要借助汉法,致力于“天下一家”和大一统的目标,还要继承祖宗伟业,弘扬蒙古传统,保持蒙古人的本色,坚守蒙古人的价值观。从而建立一个蒙、汉二元的政治文化秩序。 
  46. ^ 柯劭忞. 《新元史‧卷七‧本紀第七‧世祖一》. 中华民国 (中文). 辛卯,即皇帝位。遣高丽世子倎归,以兵送之,仍赦高丽境内。 
  47. ^ 柯劭忞. 《新元史‧卷七‧本紀第七‧世祖一》. 中华民国 (中文). 戊子,改开平府为上都,达鲁花赤兀良吉为上都路达鲁花赤,总管董铨为上都路总管兼开平府尹。 
  48. ^ 柯劭忞. 《新元史‧卷八‧本紀第八‧世祖二》. 中华民国 (中文). 丁巳,以改元,赦天下,诏曰:应天者惟以至诚,拯民者莫如实惠。胶以菲德,获承庆基,内难未勘,外兵弗戢,夫岂一日,于今五年。敕天地之畀矜,暨祖宗之垂裕,凡我同气,会于上都。虽此日之小康,敢联心之少肆。比者星芒示警,雨泽愆期,皆阙政之所由,顾斯民其何罪。宜布维新之令,溥施在宥之仁。据鲁不花、忽察、脱满、阿里察、脱火思等,构祸我家,依成吉思皇帝札撒克正典刑讫。可大赦天下,改中统五年为至元元年。自至元元年八月十六日昧爽以前,除杀祖父母、父母不赦外,其优余罪无轻重,咸赦除之。敢以赦前事相告者,以其罪罪之。 
  49. ^ 戴逸; 龚书铎. 《中國通史》. 中华民国: 汉宇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2006年: 第341页. ISBN 9789867103000 (中文). 忽必烈建国号大元,明确表示他所统治的国家已经不只属于蒙古一个民族,而是中国历代封建王朝的继续。至元九年(1272)二月,忽必烈采纳刘秉忠迁都的建议,改中都为大都,正式定其为元朝首都。忽必烈于至元十一年(1274)正月在大都正殿接受文武百官的朝贺,大都从此成为元朝的政治中心。 
  50. ^ 柯劭忞. 《新元史‧卷八‧本紀第八‧世祖二》. 中华民国 (中文). 壬辰,高丽国进使贺建国号。改中都为大都。 
  51. ^ 柯劭忞. 《新元史‧卷九‧本紀第九‧世祖三》. 中华民国 (中文). 十一年春正月己卯朔,宫阙告成,帝始御正殿受皇太子、诸王、百官朝贺。高丽国遣使贺正旦,兼贡方物。 
  52. ^ 陈勇. 《國史綱要》.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上海大学出版社. 2004年3月1日: 第343页. ISBN 9787810586719 (中文). 元朝建立后,元世祖继续进攻南宋,主力集中在襄阳、樊城一线。南宋军民在襄阳、樊城坚守了6年之久。元军攻占襄、樊后,分水陆两路大举东下,1276年攻占临安。南宋大臣文天祥、张世杰、陆秀夫在福州拥立益王赵昰继续抗元。赵昰死后,又拥立广王赵昺为帝,最后退到南海崖山建立流亡政权。1279年2月,元将张弘范进攻崖山,宋军大败,陆秀夫负帝投海而死,南宋灭亡。至此,元朝统一了全国。 
  53. ^ 柯劭忞. 《新元史‧卷九‧本紀第九‧世組三》. 中华民国 (中文). 甲申,宋主显遣其知临安府事贾馀庆等贾传国玺及降表至伯颜军前。 
  54. ^ 脱脱. 《宋史‧卷四十七‧本紀第四十七‧瀛國公・建國公・永國公》 (中文). 癸未,有黑气出山西。李恒乘早潮退攻其北,世杰以淮兵殊死战。至午潮上,张弘范攻其南,南北受敌,兵士皆疲不能战。俄有一舟樯旗仆,诸舟之樯旗遂皆仆。世杰知事去,乃抽精兵入中军。诸军溃,翟国秀及团练使刘俊等解甲降。大军至中军,会暮,且风雨,昏雾四塞,咫尺不相辨。世杰乃与苏刘义断维,以十余舟夺港而去,陆秀夫走卫王舟,王舟大,且诸舟环结,度不得出走,乃负昺投海中,后宫及诸臣多从死者,七日,浮尸出于海十余万人。杨太后闻昺死,抚膺大恸曰:“我忍死艰关至此者,正为赵氏一块肉尔,今无望矣!”遂赴海死,世杰葬之海滨,已而世杰亦自溺死。宋遂亡。 
  55. ^ 方舒眉; 马星原. 《中國歷史大冒險11:元朝天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 新雅文化事业有限公司. 2020年4月1日: 第93页. ISBN 9789620874697 (中文). 成吉思汗的先祖以一束箭不易折断的道理,来教导儿子团结的重要性,可是成吉思汗的后代为了权力和利益,却引起了蒙古帝国分裂的危机。成吉思汗死后,他的儿子和孙儿继续开拓蒙古帝国的版图,并相继成立自己的汗国,这些汗国都是蒙古帝国的一部分。后来,忽必烈与阿里不哥为了争夺汗位而开战,内战维持了四年,最后忽必烈胜出,成为了蒙古帝国的大汗,并建立元朝。可是,忽必烈一直主张汉化,引起了蒙古各派的不满,窝阔台汗国和察合台汗国都反对忽必烈,渐渐成为独立的汗国,而钦察汗国早在蒙哥在位时已得到独立,四大汗国之中只有伊儿汗国承认忽必烈为大汗。此后四大汗国一直各自为政,甚至互相攻伐。直至忽必烈的孙子元成宗继位,蒙古各派意识到彼此之间的斗争是破坏祖先留下来的基业,于是四大汗国与元朝达成和议,重新承认元朝的宗主地位,开设驿路,关塞恢复往来,蒙古皇室内部的纷争遂告结束。 
  56. ^ 柯劭忞. 《新元史‧卷十二‧本紀第十二‧世祖六》. 中华民国 (中文). 癸酉,崩于紫檀殿。在位三十五年。年八十。 
  57. ^ 戴逸; 龚书铎. 《中國通史》. 中华民国: 汉宇国际文化有限公司. 2006年: 第352页. ISBN 9789867103000 (中文). 英宗推行新政,引起蒙古、色目贵族中保守派的不满。至治三年(1323)八月,英宗自上都南还大都,途中驻跸于南坡。御史大夫铁失、知枢密院事也先贴木儿等趁英宗熟睡之机,以阿速卫兵为外应,发动政变,刺杀英宗和拜住,此即“南坡事变”。也孙铁木儿即帝位于龙居河,诏改次年(1324)为泰定元年(史称他为泰定帝)。1328年,泰定帝病死。其子阿剌吉八即位于上都,改元天顺,史称天顺帝。同时,留守大都的燕铁木儿发动政变,立武宗之子图帖睦尔为帝,改元天历,是为文宗。之后,两都之争由此展开。十月,上都陷落,天顺帝被俘。天历二年(1329)正月,和世球即位于和林,是为明宗。八月,明宗暴毙于王忽察都之地(被文宗和燕铁木儿毒死)。九月,文宗再即帝位。之后,他又做了近4年皇帝,于1332年病逝于上都,因其后悔毒死明宗,遗诏传位于明宗之子。十月,年仅7岁的明宗次子懿玮质班即帝位,是为宁宗,但在位43天就去世,是元朝诸帝中最为短命的皇帝。这样,在10年中(1323~1332),元朝前后更换了5个皇帝。宁宗死后,元王朝开始步入其统治的晚期。 
  58. ^ 柯劭忞. 《新元史‧卷十八‧本紀第十八‧英宗》. 中华民国 (中文). 八月癸亥,车驾南还。是夕,驻跸南坡。御史大夫铁失、知枢密院事也先帖木儿、大司农夫秃儿、前平章政事赤斤帖木儿、前云南行省平章政事完者、铁木迭儿子前治书侍御史锁南、铁夫弟宣徽使锁南、典瑞院使脱火赤、枢密院刊使阿散、佥书枢密院事章台、卫士秃清及诸王按梯不花、孛罗、月鲁铁木儿、曲律不花、兀鲁思不花等同谋弑逆,以铁失所领阿速卫兵为外应,铁夫、赤斤帖木儿先杀中书右丞相拜住,遂弑帝于行御。在位三年,二十有一。 
  59. ^ 柯劭忞. 《新元史‧卷二十一‧本紀第二十一‧文宗上》. 中华民国 (中文). 辛丑,同知枢密院事脱脱木儿、通政使也不伦并知枢密院事,御史中丞亦列赤为御史大夫。齐五月鲁帖木儿、东路蒙古元帅不花帖木儿围上都,倒刺沙奉皇帝宝出降。月鲁帖木儿杀辽王脱脱。 
  60. ^ 柯劭忞. 《新元史‧卷二十‧本紀第二十‧明宗》. 中华民国 (中文). 丙戌,帝即位于和林之北。 
  61. ^ 柯劭忞. 《新元史‧卷二十‧本紀第二十‧明宗》. 中华民国 (中文). 庚寅,帝暴崩,年三十。葬起辇谷。 
  62. ^ 柯劭忞. 《新元史‧卷二十一‧本紀第二十一‧文宗上》. 中华民国 (中文). 己亥,皇太子复即位于上都大安阁,大赦天下…… 
  63. ^ 柯劭忞. 《新元史‧卷二十二‧本紀第二十二‧文宗下寧宗》. 中华民国 (中文). 己酉,帝崩于上都,在位五年,年二十有九。癸丑,葬起辇谷。 
  64. ^ 柯劭忞. 《新元史‧卷二十二‧本紀第二十二‧文宗下寧宗》. 中华民国 (中文). 冬十月庚子,帝即位于大明殿…… 
  65. ^ 许阳柘. 《中華帝王大辭典》. 中华人民共和国: 海洋出版社. 1990年: 第288页. ISBN 9787502706654 (中文). 至顺三年(1332),文宗、宁宗相继去世。燕铁木儿请立文宗子燕帖古思。文宗后卜答失里欲立妥欢帖睦尔,遂遣使静江迎回。然为权相燕铁木儿所疑问,迁延数月不得立。决策国事皆由燕铁木儿及文宗后,至燕铁木儿死。四年六月,妥欢帖睦尔即皇帝位于上都(今内蒙古正蓝旗东)。改元元统。即位后,清除燕铁木儿势力。以伯颜为右丞相,独擅相权,把持朝政,肆行贪暴,天下贡赋多入伯颜家。又仇视汉人,排斥儒士。至元元年(1335),停止科举取士,大量起用蒙古、色目人为官,又擅贬宗王,引起朝野不满。六年二月,妥欢贴睦尔支持脱脱逐走伯颜,以脱脱为右丞相。脱脱执政,改变排汉政策,恢复科举制,提倡文治和经史,史称“脱脱更化”。但因朝政积弊过深,连年水旱灾荒,使国库空虚。以致滥印190万锭,至元钞10万锭,使钞法败坏,物价上涨,社会矛盾激化,各地起义不断。至正二年(1342)始,黄河泛滥,沿河州郡灾荒连年。十一年四月,以工部尚书贾鲁发河北、河南、山东等地15万民工治河,导致各地农民大起义。 
  66. ^ 柯劭忞. 《新元史‧卷二十三‧本紀第二十三‧惠宗一》. 中华民国 (中文). 四年六月己巳,帝即位于上都,诏曰:洪惟我太祖皇帝,受命于天,肇造区夏;世祖皇帝,奄有四海,治功大备;列圣相传,丕承前烈。我皇祖武宗皇帝入纂大统,及致和之季,皇考明宗皇帝远居朔漠,札牙笃皇帝戡定内难,让以天下。我皇考宾天,札牙笃皇帝复正宸极。治化方隆,奄弃臣庶。今皇太后召大臣燕铁木儿、伯颜等曰:“昔者阔彻伯、脱脱木儿、只儿哈郎等谋逆,以明宗太子为名,又先为八不沙始以妒忌,妄构诬言,疏离骨肉。逆臣等既正其罪,太子遂迁于外。札牙笃皇帝后知其妄。寻至大渐,顾命有曰:‘朕之大位,其以朕兄子继之。’”时以朕远征南服,以朕弟懿璘只班登大位,以安百姓,乃遽至大故。皇太后体承札牙笃皇帝遗意,以武宗皇帝之元孙,明宗皇帝之世嫡,以贤以长,在予一人,遣使迎还。征集宗室诸王来会,合辞推戴。今奉皇太后勉进之笃,宗亲大臣恳请之至,以至顺四年六月初八日,即皇帝位于上都。於戏!惟天、惟祖宗全付予有家,栗栗危惧,若涉渊冰,罔知攸济。尚赖宗亲臣邻,交修不逮,以底隆平。其赦天下。 
  67. ^ 宫胁淳子. 《最後的游牧帝國:准噶爾部的興亡》. 中华人民共和国: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2005年4月1日: 第61页-第62页. ISBN 9787204078448 (中文). 14世纪中叶,在元朝统治下的中国开始了反抗蒙古人统治的斗争。 1348年,盐商方国珍首先掀起了反抗,接着由宗教秘密结社的白莲教徒组织的红巾之乱在各地兴起。由此引起了元朝政权的衰落。1368年,红军余党朱元璋登大明皇帝位,攻击元大都,惠宗妥懽贴睦尔(顺帝)逃往开平府,后退至内蒙古的应昌府。1370年,明军追击至应昌府,顺帝病死,皇太子爱猷识理达腊勉强脱走后继帝位,这就是昭宗。此后,昭宗以喀喇和林为根据地,对明朝进行防御。这时,元朝残余势力依旧强大。1372年,明军15万人分三路进入漠北蒙古高原,在土拉河方面遭到元军迎击,数万人战死后退却。1378年昭宗爱猷识理达腊死去,继承他的是被认为是其弟的天元帝脱古思帖木儿。1387年,明军进入东北地区,木华黎国王的后人纳哈出率领的20余万元军降于明军。为了挽救由此产生的东部战线的危机,脱古思帖木儿汗亲自前往捕鱼儿海湖畔,打算与高丽取得联系夹击明军。然而,翌年却遭到明军奇袭而大败,在数十骑的陪伴下,向喀喇和林落荒而逃。途中,在土拉河畔被阿里不哥后人也速迭儿的军队杀死。 
  68. ^ 李伯重. 《火槍與帳簿:早期經濟全球化時代的中國與東亞世界》. 中华民国: 联经出版事业公司. 2019年10月9日. ISBN 978957085393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1月18日) (中文). 1388年,也速迭儿汗杀死北元皇帝,废弃大元国号,自立为汗,称蒙古可汗,明人称鞑靼可汗。 
  69. ^ 苏育平; 努鲁拉.阿伊瓦兹. 《歐亞大陸最強戰鬥民族-突厥民族史》. 中华民国: 苏育平. 2021年8月8日: 第218页.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9月26日) (中文). 1388年,元顺帝儿子脱古思帖木儿不杀,换成阿里不哥系的“也速迭儿”继位,之后多人争位,一团混乱。蒙古察哈尔与河西走廊之部族许多投降明朝,被封为朵颜三卫与关西八部。后来蒙古西部的瓦剌崛起,瓦剌又叫做“卫拉特”,明朝时候将北方边患分为三支,就是鞑靼(蒙古本部)、瓦刺与兀良哈三部,分而治之。 
  70. ^ 清水泰次日语清水泰次. 《物語東洋史‧第九卷‧明時代》. 大日本帝国: 株式会社雄山阁日语雄山閣. 1940年1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2月14日) (日语). ……东蒙古に于ける元室の威光がへると共に、西蒙古の所谓瓦刺が勃兴し、两者は对立の形势にあった。明人は西蒙古の瓦刺部に对して、东蒙古の本部を鞑靼部といった。 
  71. ^ 曹永年. 《蒙古民族通史‧第三卷》. 中华人民共和国: 内蒙古大学出版社. 2002年11月1日: 第116页. ISBN 978781074444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5月31日) (中文). 1438年脱欢卵翼下的脱脱不花汗终于杀死阿台汗、朵儿只伯。数十年来,一直与瓦刺并强的蒙古本部,被脱欢兼并,蒙古暂时实现了有限度的特殊形式的统一。 
  72. ^ 刘清阳. 《明清社會歌謠集 <上卷·時事篇>》. 美利坚合众国: Lulu Press, Inc.英语Lulu.com. 2015年7月10日: 第59页. ISBN 978131257945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5月9日) (中文). 土木之变,亦称土木堡之变。正统十四年((1449年)二月,蒙占瓦剌太师也先率军队大举进攻明朝边境,明英宗朱祁镇在宦官王振的鼓动下御驾亲征。同年七月五十万大军出居庸关。由于准备不足造成途中军粮不继,以致军心不稳。八月英宗抵达大同,听说前方战败,于是仓皇撇退。瓦剌大军追至,成国公朱勇、永顺伯薛绶率骑五万前去阻击,至鹞儿岭中伏战死,五万骑兵全军覆没。八月十四日朱祁镇到达土木堡(今河北怀来县束南),为瓦刺军队包围。瓦刺大军击败明军,朱祁镇被俘。 
  73. ^ 杰克‧魏泽福英语Jack Weatherford. 《成吉思汗的女兒們》. 中华民国: 时报出版. 2018年2月9日. ISBN 9789571372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2日) (中文(繁体)). 
  74. ^ 勒内·格鲁塞. 《草原帝國》. 中华人民共和国: 商务印书馆. 1998年5月1日: 第508页. ISBN 9787100028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2日) (中文(简体)). 
  75. ^ Christopher P. Atwood. 《Encyclopedia of Mongolia and the Mongol Empire》. 美利坚合众国: Facts on File, Inc. 2004年6月1日. ISBN 0816046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年1月14日) (英语). 
  76. ^ 业喜. 《蒙古族古代名將錄》. 中华人民共和国: 辽宁民族出版社. 2004年10月1日: 第235页. ISBN 9787806448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年1月16日) (中文(繁体)). 林丹汗妻子苏泰太后与其子额哲,因大势已去,乃献皇帝国室归降。至此,成吉思汗建立的字儿只斤王朝经430余年后崩溃。 
  77. ^ 薛宗正. 《絲綢之路北庭研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 新疆人民出版社. 2008年1月1日: 第606页. ISBN 9787228115501 (中文). 至元二十四年(1287)局势又变,海都策反东部藩王乃颜等,自己挺进漠北草原,笃哇进攻畏兀儿地,连下别失八里、火州、哈密立等地,忠于元朝的亦都护火赤哈儿战殁,忽必烈亲征东道藩王,平定了叛乱。元大德五年(1301)海都、笃哇联兵越阿尔泰山南下,元派甘麻剌和皇侄海山迎战,决战帖坚古山(阿尔泰山与札下哈河之间),海都受伤死于归途,笃哇也受伤,窝阔台汗国自是衰落。继任可汗为海都之子察八儿,窝阔台汗国与察合台汗国存在了约30年的同盟关系已经瓦解,大德七年(1303)察八儿与笃哇遣使元朝罢兵议和,承认了元朝的宗主国地位。大德八年(1304)察八儿与笃哇大战,元军乘势攻察八儿,察八儿降于笃哇。至大二年(1309)笃哇死,察八儿参与笃哇诸子的汗位争夺,又失败,逃往元朝,封汝宁王,窝阔台汗国旧地全部为新继位的察合台汗国新君也先不花吞并,窝阔台汗国亡。 
  78. ^ 杨益. 《一本書讀懂亞洲史》. 中华民国: 海鸽文化出版图书有限公司. 2018年1月24日: 第110页. ISBN 9789863921165 (中文). 钦察汗国(又称金帐汗国)建立后,又分出白帐汗国(拔都的哥哥所建)、青帐汗国(拔都的弟弟所建)等。因为蒙古人居于少数,钦察汗国到14世纪前期已经突厥化,万户即形同独立王国,彼此内战。14世纪末,花剌子模、克里木、保加尔逐渐从金帐汗国中分裂出去。15世纪时,钦察汗国先后分出了西伯利亚汗国、喀山汗国、克里木汗国、阿斯特拉罕汗国等独立王国(王室都是蒙古贵族),钦察汗国的中央政权只剩下不多的领土。这时,曾经被蒙古人统治了二百余年的的莫斯科公国强大起来。1480年,莫斯科公国摆脱钦察汗国控制。1502年,钦察汗国被克里米亚汗国攻灭。 
  79. ^ 胡文康. 《新疆廣記》. 中华人民共和国: 新疆人民出版社. 2005年10月26日: 第40页. ISBN 9787228094288 (中文). 元朝后期,皇室内讧,无暇西顾,天山南北各地实际控制权都落入军事实力强盛的成吉思汗二子察合台及后裔们建立的察合台汗国统治下,察合台汗国对天山南北各地的政治统治使该地政治、经济、文化强制性地走向一体化。1347年,察合台汗国分为东、西两部分,西部广大中亚绿洲城镇地区后来演化为帖木儿帝国;东部的天山南北诸地则以察合台汗后裔黑鲁·帖木儿为首建立了东察合台汗国(1554~1680年这段历史也称做叶尔羌汗国)。东察合台汗国时期,蒙古统治者与中原王朝如明朝、清朝都有密切交往,商贸关系非常频繁。据各种文献记载,这些察合台后人自称臣属,朝贡不断。这种局面为后来清朝统一天山南北创造了一定条件。除此之外,这一时期由于察合台后代及王公贵族的大力倡导推广,伊斯兰教在天山北部地区得到广泛传播,蒙古贵族集团的伊斯兰化极大地促进了伊斯兰教在西域诸地各民族的传播。至16世纪初,包括哈密在内的新疆各地都放弃佛教,皈依伊斯兰教。随着民族迁徙融合程度的不断加深,经过分化和重新组合,哈萨克、乌孜别克、柯尔克孜、回、维吾尔等民族经过这场洗礼后开始走向近代民族。1680年,东察合台汗国为南下的西蒙古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领兵所灭,天山南北皆在准噶尔部贵族统治之下。 
  80. ^ Grousset,Empire,p. 263,"Hethum I (1226-69) was clever enough to place himself voluntarily under Mongol suzerainty in 1244."
  81. ^ Claude Mutafian in Le Royaume Arménien de Cilicie describes "the Mongol alliance" entered into by the king of Armenia and the Franks of Antioch ("the King of Armenia decided to engage into the Mongol alliance,an intelligence that the Latin barons lacked,except for Antioch"),and "the Franco-Mongol collaboration" (Mutafian,p.55).
  82. ^ 吴秀永. 蒙古国时期的军事制度和军事思想. 中国元代军事史. 
  83. ^ 志费尼; 何高济译. 世界征服者史(上册). 内蒙古人民出版社. 1981: 243. 
  84. ^ 张龙海. 蒙古帝国时期的东西方贸易. 赤峰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85. ^ 85.0 85.1 Mongol Conquests. [2009-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10-28). 
  86. ^ Battuta's Travels: Part Three - Persia and Iraq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4-23.
  87. ^ The Mongol invasion: the last Arpad kings. [2009-06-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12). 
  88. ^ The Story of the Mongols Whom We Call the Tartars= Historia Mongalorum Quo s Nos Tartaros Appellamus: Friar Giovanni Di Plano Carpini's Account of His Embassy to the Court of the Mongol Khan by Da Pian Del Carpine Giovanni and Erik Hildinger (Branden BooksApril 1996 ISBN 978-0-8283-2017-7)
  89. ^ Ping-ti Ho,"An Estimate of the Total Population of Sung-Chin China",in Études Song,Series 1,No 1,(1970) pp. 33-53.
  90. ^ 杰克·威泽弗德. 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 简体中文. 重庆出版社. ISBN 9787229122102. 
  91. ^ Rakibul Hasan,"Biological Weapons: covert threats to global health security". Asian Journal of Multidisciplinary Studies (2014) 2#9 p 38. online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12-17.
  92. ^ We Have Met the Enemy And They Are Small – A Brief History of Bug Warfare. Military History Now. [26 December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8). 
  93. ^ 杰克·威泽弗德《成吉思汗与今日世界之形成》,重庆出版社,第122-125页
  94. ^ Svat Soucek. A History of Inner Asia.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2000. ISBN 978-0-521-65704-4. P. 116.
  95. ^ 谢选骏. 《謝選駿全集第116卷:國家妖孽》. 美利坚合众国: Lulu Press, Inc.英语Lulu.com. 2021年3月: 第104页. ISBN 9781667193694 (中文). 蒙古人来到俄罗斯前,俄罗斯的中心在基辅(今乌克兰首都),蒙古人来到俄罗斯后摧毁了基辅,并一手扶植起莫斯科,把莫斯科打造成俄罗斯的政治、军事和经济的中心,而现在的俄罗斯,正是莫斯科的延伸。今天,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俄罗斯的形成有明显的当年蒙古的因素。1920年代,俄罗斯的欧亚主义就说:“俄罗斯与西方不相干,与斯拉夫(Slavdom)也无关。”克柳切夫斯基和他的学生认为俄罗斯的统一,蒙古至少有一半功劳。另一位欧亚主义哲学家特鲁别茨科伊在他的经典著作《论俄罗斯文化中的图兰成分》指出“莫斯科要感谢蒙古统治,俄罗斯政府制度也是蒙古式的。从本质上说,俄罗斯是一个东正教蒙古国家。俄罗斯人的日常生活深受蒙古影响,有大量蒙古语借字、邮政、税收、服饰也受蒙古影响,军法制度也是从蒙古学的。” 
  96. ^ 宫崎正胜. 《圖解東亞史 更新版》. 中华民国: 易博士出版社. 2019年2月12日. ISBN 9789864800704 (中文). 受到第四代大汗蒙哥命令的旭烈兀,率领军队前往征服阿拉伯世界,攻陷并彻底破坏了曾经是世界大都市、领导世界史、为阿拉伯世界中心的巴格达。结果,阿拔斯王朝灭亡,阿拉伯世界的中心转移到了埃及的开罗。蒙古人以新都大不里士为中心,在西亚建立了伊儿汗国。 
  97. ^ 葛桂录. 《中英文學關係編年史》. 中华人民共和国: 上海三联书店. 2004年9月: 第1页. ISBN 9787542619105 (中文). 1218年,成吉思汗西征,欧洲诸国极为震撼。本年,成吉思汗借口蒙古商队在中亚细亚的花剌子模(Khoream)国境被杀掠,率大军开始西征。于是,中国与欧洲诸国开始普遍接触。蒙古大军所进行的大规模的东西两方战役,几乎从印度河(Indus)一直延伸到第聂伯河(Dnieper)。从他进攻中原的第一次战役开始,到1223年,在12年之内,蒙古军队曾经到达太平洋、印度河和黑海。欧洲诸国受到极大震动。因为在13世纪,以城堡为中心的欧洲正把基督教世界的边界向前推进,并与伊斯兰教为敌。在此阶段里,伊斯兰教仍然是基督教欧洲畏惧的唯一敌人。蒙古人的突然出现,不仅是一个晴天霹雳。用一位外国史学家的话来说:“由于我们的罪恶,我们不知道的部落来到了,没有人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一也不知道他们的语言是什么,他们是什么种族,他们信仰的宗教是什么——只有上帝知道他们是什么人,知道他们是从哪里跑出来的。”“鞑靼人从第聂伯河折回了,我们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他们再一次躲藏在哪里。由于我们的罪恶,上帝知道,他是从哪里把他们接来惩罚我们的。”欧洲人对蒙古大军的恐惧心态可见一斑,这影响到后来包括英国。这后来构成19世纪末20世纪初席卷西方的“黄祸”论的历史起因之一。如1905年3月30日出版的《东方杂志》上有一篇文章就说:“白人所谓黄祸之说,不知其起于何时。说者谓成吉思汗以铁骑蹂躏欧洲,西欧妇孺亦尝震惊于黄人之大创,而黄祸之说以起。” 
  98. ^ 王永生. 《貨幣文化交流史話》. 中华人民共和国: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2016年1月1日: 第49页. ISBN 9787509793619 (中文). 元灭宋后,“日本知大宋失国,举国茹素”,深表同情。其时日本正值北条氏控制的镰仓幕府统治时期。元世祖忽必烈欲收日本为藩属,于至元三年至十年(1266~1273)的七年间,先后七次遣使招降日本未果,遂于至元十一年(1274)、至元十八年(1281)两次渡海远征日本,都以失败告终。北条政权受元军两次打击,也一蹶不振。日野俊基等发动勤王运动,推翻镰仓幕府。不久足利尊氏崛起,与勤王派为敌,双方相持不下,历时50多年,史称南北朝时期(1336~1392)。至足利尊之孙义满时,南北朝对峙局面始告结束,但武人专政依然如故。足利义满设幕府于京都室町,称室町幕府(1336~1573)。 
  99. ^ 祝田秀全. 《超世界史》. 中华民国: 易博士出版社. 2020年7月16日: 第175页. ISBN 9789864801237 (中文). 高丽政权持续了约五○○年,但在末期时国土却遭到元朝的大军侵略(P111),不得不成为臣从。不得不成为臣从。高丽也跟着元朝过海攻打日本,即“元寇”事件。当元朝因红巾之乱而衰退后,高丽便与元朝断交。废掉元朝干预之下所设置的行政机关,并重建高丽时代的各种制度。然而,随着明朝在中国的崛起,高丽的政权也分成亲明派与亲元派而混乱不堪,亲明派的国王被亲元派所暗杀、丧失了统治能力。亲明派的高丽武官李成桂眼见情势不妙,于是当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