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宝钗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薛宝钗.

薛宝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此条目需要补充更多来源。 (2021年5月6日)请协助补充多方面可靠来源以改善这篇条目,无法查证的内容可能会因为异议提出而移除。致使用者:请搜索一下条目的标题(来源搜索:"薛宝钗" — 网页、新闻、书籍、学术、图像),以检查网络上是否存在该主题的更多可靠来源(判定指引)。
薛宝钗

《红楼梦图咏》中改琦所绘的薛宝钗
出场回目 第四回
家族势力 薛家
府别 荣国府
居处荣国府梨香院
大观园蘅芜苑
配偶 贾宝玉
诗社别号蘅芜君

薛宝钗,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的女主角,在高鹗续本中为贾宝玉的妻子。她姿容绝代,举止娴雅,博学多才,人情达练,受到贾府上下一致好评。曹雪芹用群芳之冠的牡丹比喻宝钗,赞美她“艳冠群芳”。她戴有一僧一道点化、錾有“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金锁,与贾宝玉刻有“莫失莫忘,仙寿恒昌”的通灵宝玉恰为一对,寓意金玉良缘。其出身儒商薛家,家世显赫,与贾家同属金陵四大家族,母亲薛姨妈亦出身四大家族之一的王家,是宝玉之母王夫人的亲妹妹,故宝钗亦为宝玉的姨表姐。宝钗的曾祖父曾任执掌中央诏令与朝廷制命的“紫微舍人”,父兄均为内务府皇商。父亲逝世后,与母亲、兄长薛蟠一同进京,在贾母和王夫人的盛情款待下客居在荣国府。其父在时,酷爱此女,视若掌上明珠,教其读书识字。生长于官僚士族阶级,其眼界超凡,才学出众,理家才能不下王熙凤贾探春,诗作才华不让林黛玉史湘云。贾府最终在家族利益的驱使下与薛府联姻,并因宝玉丢玉痴傻、需要金命相配,安排薛宝钗与贾宝玉成婚。

宝钗之丰腴与黛玉之灵窍,被人们普遍认作是中国古典两种类型的美女典范。其安分随时、“稳重和平”的性格与黛玉“由著性子生活”的正直率真亦形成强烈对比。作者透过描写宝钗庭院内“攀藤引蔓、绕柱萦砌”的香草与黛玉住处挺直密布的竹林,暗示宝钗思想中的独立性不强,“依附”为其性格核心,与其诗作“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思想一贯,是封建社会中典型的儒家人物。而花草散发出的“异香”,则暗示了宝钗庄重外表下的美好品德。

薛宝钗在海棠诗社别号蘅芜君,因其在大观园的住处名为蘅芜院。蘅芜院前香草遍布,却有一大山石将所有房屋悉遮住,房内宛若雪洞般朴素冰冷。加诸小说对于宝钗衣妆淡雅、服“冷香丸”、姓“薛(雪)”等描写,都可看作是对其“冷”的个性的暗示。

拈花签时宝钗抽到的是牡丹,因此被誉为“群芳之冠”。她的情榜中评语已无考,有人认为是“无情”,因为花签上写着“恁是无情也动人”。

《石头记》原本中,按照《红楼梦曲》中“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曹雪芹原笔应是宝钗奉元妃之旨与宝玉成婚,二人最终“举案齐眉,却终是意难平”。

外貌

根据书中薛宝钗之种种形象,可知其是体态丰满,皮肤雪白,凝脂酥臂。

第八回描述她是:“头上挽著漆黑油光的䰖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

第二十八回写道:“可巧宝钗左腕上笼着一串,见宝玉问她,少不得褪了下来。宝钗生得肌肤丰泽,容易褪不下来。宝玉在旁看着雪白一段酥臂,不觉动了羡慕之心……再看看宝钗形容,只见脸若银盆,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比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不觉就呆了。”

第三十一回写道:“怪不得他们拿姐姐比杨妃,原也体丰怯热。”

住所

初到荣国府时,薛宝钗住在梨香院。第七回后搬进大观园蘅芜苑。杜若、蘅芜两者都为香草的一种,使人想到楚辞离骚》里,屈原总是佩戴香草香花。

书中关于蘅芜苑的描写:“只见许多异草,或有牵藤的,或有引蔓的,或垂山岭,或穿石脚,甚至垂檐绕柱,萦砌盘阶,或如翠带飘摇,或如金绳蟠屈,或实若丹砂,或花如金桂,味香气馥”。“进了房屋,雪洞一般,一色玩器全无,案上只有一个土定瓶中供着数枝菊花,并两部书,茶奁茶杯而已。床上只吊着青纱帐幔,衾褥也十分朴素。”

后来史湘云的叔叔迁任外省大员,贾母将湘云也接到大观园,与宝钗同住蘅芜苑。

第七十四回抄检大观园后,薛宝钗搬出了大观园。

人际

在《红楼梦》第三十二回中,宝钗拿出自己的衣服给金钏送终,对王夫人说“我从不计较这些”。第四十五回中,黛玉叹道:“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极好的;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只当你藏奸。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又劝我那些好话,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错了,实在误到如今……”其警言黛玉尽量少阅《西厢记》等杂书,实是借此保护黛玉,并自此开始送燕窝与病黛玉。此后黛玉不计前嫌,与宝钗交好。以及宝钗暗自帮助湘云种种、第五十七回救济邢岫烟等段落,也是宝钗之善。

虽然宝钗有善的一面,但人们对她更深的印象是“冷”。第三十一回宝玉将她比作杨妃,她“不由得大怒”,但却没有任何感情的流露,而是冷静地用话语戳中了宝玉、黛玉的心病;第二十七回扑蝶后偷听小红坠儿对话,被发现时推托寻黛玉以“金蝉脱壳”;第四十回席上刘姥姥逗得众人大笑,人人都有生动的神态描写,唯独她没有;七十四回抄检大观园后感到自己形式不利,竟迅速低调地搬出了大观园;以及在尤三姐自刎、柳湘莲出家等重大事件发生后她的反应,无不体现出其性格之“冷”。[1]

薛宝钗为人深思熟虑,其每一行为都代表着封建贵族女性,所走的每一步几乎都是为了以后做打算。

冷香丸

薛宝钗长期服用癞头和尚给的药方“冷香丸”来压抑“打娘胎里带出的一股热毒”,实则隐含宝钗压抑性情及情感的人格特质。

红楼梦第七回写道:“不用这方还好,若用这方,真真把人琐碎死。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开的白芙蓉蕊十二两,冬天开的白梅花蕊十二两。将这四样花蕊于次年春分这一天晒干,和在末药一处,一齐研好,又要雨水这日的天落水十二钱,白露这日的露水十二钱,霜降这日的霜十二钱,小雪这日的雪十二钱,把这四样水调匀了,制成龙眼大的丸子,盛在旧磁坛里,埋在梨花树底下。若发病的时候,拿出来吃一丸,用一钱二分黄柏汤送下。”

有现代人指出,薛宝钗的病其实是过敏性哮喘。[2]

判词曲文

[注 1]

结局

警幻曲暗示宝玉与宝钗成亲,但宝玉只怀念黛玉,虽然宝钗有如山中高士,和宝玉也有如举案齐眉般相互尊敬,但宝玉心中依然不平,只能空对宝钗。但根据第八回题诗:“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宝玉与宝钗的婚后感情也并非冷淡。

周汝昌《红楼梦新证》中记载了所谓十大“旧时真本”,其中关于宝钗的结局分别有未嫁宝玉守寡;荣宁籍没后早卒;沦落教坊;难产而卒等说法。[3]

从刘姥姥讲的笑话来看,在抄家之后生活极为困苦,甚至需要靠偷柴火取暖,所以亦有冻死的说法。另外从金钏说的金簪子掉在井里头——有你的只是有你的,亦有说法薛宝钗最后是投井自杀。

灯谜

“更香”(戚序本、庚辰本)[注 2]

“竹夫人”(程印本、甲辰本)

丫鬟

  • 莺儿:本名黄金莺,擅长编织。主要情节见第八回、第三十五回、第五十九回。
  • 文杏:见于第二十九回去清虚观打醮出门上车时。

影视作品

饰演的演员 影视作品
王丹凤 1944年电影《红楼梦》
吕瑞英 1962年越剧电影《红楼梦》
吕有慧 1975年无线电视《红楼梦》
米雪 1977年佳艺电视《红楼梦》
米雪 1977年邵氏《金玉良缘红楼梦》
张莉 1987年央视《红楼梦》
傅艺伟 1989年北影《红楼梦》
邹琳琳 1996年华视《红楼梦》
金静 2007年越剧电影《红楼梦》
李沁白冰 2010年北京卫视《红楼梦》
邓莎 2009年电视剧《黛玉传》
周姮吟 2011年非常林奕华舞台剧《贾宝玉》
钟熠璠 2017年湖南卫视小戏骨:红楼梦之刘姥姥进大观园
庄芷茵(法子) 2020年 音乐剧 《红楼梦想》

注释

  1. ^ 宝钗的判词与黛玉合用。曲文应该是从宝玉的视角感叹钗黛两人。
  2. ^ 甲辰本将此迷归为黛玉,宝钗制谜为“竹夫人”谜。根据其他抄本,很可能为他人补写。

参考资料

  1. ^ 冯其庸,李希凡. 紅樓夢大辭典. 北京: 文化艺术出版社. 1990年. ISBN 7503904631. 
  2. ^ 百家道健康. 薛宝钗和她的过敏性哮喘. 搜狐网. [2018-08-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29). 
  3. ^ 周汝昌. 红楼梦新证(增订本). 中华书局. 2012年. ISBN 9787101088380. 

延伸阅读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薛宝钗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