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日战争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苏日战争.

苏日战争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此条目可参照俄语维基百科相应条目来扩充。 (2017年2月15日)若您熟悉来源语言和主题,请协助参考外语维基百科扩充条目。请勿直接提交机械翻译,也不要翻译不可靠、低品质内容。依版权协议,译文需在编辑摘要注明来源,或于讨论页顶部标记((Translated page))标签。
由于受到破坏,依据方针,本条目已获半保护直至2020年7月11日05时42分。 请参阅页面保护方针及保护日志以获取更多信息。如果您不能修改此条目,您可以请求修改、在讨论页提出修改提议、申请解除保护、登录或创建账号。
苏日战争
第二次世界大战太平洋战区的一部分

苏军与美军水手于阿拉斯加共同庆祝对日战争的胜利。
日期1945年8月9日-9月2日
-1956年10月19日(苏日结束战争状态[1]
地点
结果

苏联红军决定性胜利

参战方
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
蒙古人民共和国
 大日本帝国
 满洲国
Flag of the Mengjiang.svg 蒙疆联合自治政府
指挥官与领导者
亚历山大·华西列夫斯基[2][3]
罗季翁·马里诺夫斯基
基里尔·梅列茨科夫
马克希姆·普尔卡耶夫
尼古拉·库兹涅佐夫
亚历山大·诺维科夫
霍尔洛·乔巴山
山田乙三
后宫淳
喜多诚一
上村干男
上月良夫日语上月良夫
溥仪
德王
兵力
苏蒙总兵力:[4][a]
1,747,465人
29,835门火炮与迫击炮
5,250辆坦克与自行火炮
5,171架飞机
日本:[5]
993,000人
5,360门火炮
1,155辆坦克
1,800架飞机
满洲国:[5]
170,000人
蒙疆:[5]
44,000人
伤亡与损失
苏联方面数据:[6]
8,000人阵亡
24,000人受伤
苏联方面数据:[b]
83,737人阵亡
日本方面资料:[c]
21,000人死亡与失踪
苏联方面宣称604,176人被俘

苏日战争(俄语:Советско-японская война),或称“日苏战争”(日语:日ソ戦争)、“远东战役”或“八月风暴行动”(Operation August Storm)[d],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日本苏联之间的一场战争,也是二战最后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该行动以苏联发动的大规模进攻为主,苏军迅速占领了库页岛南部以及南千岛群岛,并迫使日本帝国满洲(今中国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北部军事力量在此打击下缴械投降[8],日方傀儡政权“满洲国”因此灭亡,傀儡政权皇帝溥仪也被苏军俘虏。

1945年初轴心国集团各地战线皆濒临崩溃,同盟国于雅尔塔会议上规划战后秩序与要求苏联加入对日战争,后者承诺将于纳粹德国投降后3个月加入远东战斗。亚洲方面日本急于应付逐渐进逼中的英美联军,冀望尚对日中立的苏联可从中调停,以维持日本在东亚的利益。苏联表面上与日本“友好”,但已秘密备战且漠视日方调停要求。苏联在对德战争结束前即开始转调军队至远东地区,其主要对手为驻于满洲70万日本关东军,与苏军相比,关东军早将精锐单位调出实力大减,而仍有被称为“东方马其诺”的工事群和军工体系及弹药储备。

1945年8月8日,150万苏军同时自北、东、西3方向对满洲发动进攻,苏联通过广播宣布对日宣战,苏军进攻顺利,攻势凌厉,期间,因满洲国一直是关东军基地,苏军将满洲国当敌国看待,军纪弛懈,犯罪严重,导致当地治安败坏。占领满洲后,苏联立刻展开对南库页岛和北方群岛登陆行动。最终,在美国原子弹轰炸的共同作用下,日本天皇于8月15日广播宣布接受《波茨坦宣言》无条件投降。9月2日,日本于密苏里号战列舰签署无条件投降书,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

苏联于8月14日与中华民国政府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主要内容有苏军出兵攻打满洲国后3个月内从东北“撤完”,中华民国政府同意外蒙古举行公民投票以确定是否独立。苏军攻占满洲后,根据该条约撤出东北,但撤军因掠夺大量日资财物及工业设备等战利品并抢运至苏联境内而推迟,1946年4月底,苏联完全撤出,中华民国国军进驻东北。

中国共产党因在华北建有敌后抗日根据地,率先进入东北,并建立根据地;同时收缴了大量伪军和日军武器,其力量得以大幅增强。而朝鲜北部亦被苏联占领,后建立共产政权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给半岛局势带来了深远影响。日本在对苏战争后也在满洲留下了数以万计的日侨,日侨被迅速遣返,许多人死亡;被苏军俘虏的60万名日军也被送往西伯利亚进行强制劳动,后约有10万人死于当地。

简介

在1943年11月在德黑兰会议上苏联领导人斯大林同意苏联将在纳粹德国战败后加入对日本作战,但时间未定,因此时德军战斗力尚强劲,且苏日间还签有苏日中立条约要到1946年4月到期。在1945年2月雅尔塔会议上,斯大林同意盟国请求将于欧洲战争结束的3个月内加入太平洋战区对日作战,而无须等待苏日中立条约到期。行动将开始于1945年8月9日正是德国5月8日(莫斯科时间5月9日0时43分)投降后的3个月。

这次行动发动于8月6日广岛市原子弹爆炸和8月9日长崎市原子弹爆炸之间。尽管斯大林并没有被同盟国各政府告知有关西方盟国原子弹计划详细内容,但通过苏联的情报来源他已经了解到了这一计划及其目的,不过对美国何时使用原子弹仍不确定,且美国在1945年7月16日才试爆成功第一颗原子弹,当时试制的3枚原子弹原理均不相同,反而是美空军提出尽量赶在苏联出兵前将原子弹投入实战。由于在德黑兰和雅尔塔会议上已确定进攻时间,并且德黑兰会议后苏联军队在远东做了长期准备,因而日本遭原子弹袭击明显对苏军确定何时开始行动影响不大;行动日期是根据雅尔塔协议、德国投降日决定,而事实上在8月3日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向斯大林报告,如有必要,他可以在8月5日上午展开进攻。

跨贝加尔时间1945年8月8日晚上11时,苏联外长莫洛托夫向日本驻苏联大使佐藤尚武通告,表示苏联已向日本帝国宣战,并从8月9日起,苏联政府将进入对日作战状态[9]。从跨贝加尔时间1945年8月9日0时01分起苏军3个方面军同时向满洲东、西及北3个方向进攻,行动被分成数个小规模行动及战术部分:

  • 兴安岭-奉天攻势
    • 1945年8月9日—1945年9月2日
  • 哈尔滨-吉林攻势
    • 1945年8月9日—1945年9月2日
  • 松花江攻势行动及后续行动
    • 1945年8月9日—1945年9月2日
  • 南萨哈林行动
    • 1945年8月11日—1945年8月26日
  • 清律登陆行动
    • 1945年8月13日—1945年8月16日
  • 千岛群岛登陆行动
    • 1945年8月18日—1945年9月1日

虽然战争范围蔓延到传统认为“满洲”区域(中国东北)之外,不过对日本北方占领区协调和集中侵入也被称为“满洲战役”[10]。1983年在美国军队历史学家大卫·格兰兹以“八月风暴”作为关于此次行动自己的论文题目后,这次行动有时也被称为苏日战争[2],它亦被加上苏联名字“满洲战略性进攻行动”、“满洲国战役”。

这次进攻不同于苏日国界战争(特别是诺门罕战役或在1939年5月至9月的诺门罕事件),该战争因日本战败于1939年而结束,产生《苏日中立条约[11]

背景及准备

20世纪初的日俄战争是由日本战胜俄国,日俄签订朴次茅斯和约。通过和约及后来1931年9月九一八事变和日本对中国东北的侵略等,日本控制了朝鲜、满洲及库页岛南部。20世纪30年代苏日边境冲突不断,其中最重要的包括张鼓峰事件(1938年7月至8月)和诺门罕战役(诺门罕事件,1939年5月至9月),这些都导致1941年4月《苏日中立条约》的签订[11][12]。中立条约使苏联部队从边境事件中解脱出来,集中对德作战,同时使日本集中在南部向亚洲和太平洋扩展。

然而随着斯大林格勒战役打败了德军,苏联对日本的态度发生转变,斯大林发表公开演说谴责日本,“私下”更命令苏军在远东建立部队和储存物资。在德黑兰会议(1943年11月)上,除讨论其他事宜外,丘吉尔罗斯福希望苏联加入对日作战,斯大林同意,让苏联在纳粹德国战败后3个月内加入对日战争。苏军在远东不断进行集结,日军在1945年初已经可以明显察觉苏联正在准备攻打满洲,虽然当时在德国投降前进攻不太可能发起。因此,除了在太平洋战事外,日本也意识到其必须确定在何时何地进攻会出现。

雅尔塔会议(1945年2月)上斯大林在得到罗斯福保证其在远东的领土要求的情况下,同意在击败德国2至3个月后加入太平洋战争。到1945年3月中旬,太平洋地区战事对日本已十分不利,迫使其从满洲撤回精锐部队以支持在太平洋行动。与此同时苏联继续在远东组建部队,并决定不再延续中立条约。根据当时中立条约条款的规定,在条约届满12个月前,苏联必须向日方告知,于是在1945年4月5日,苏联方面通告日方自己不希望延长该条约[13],这引起日本极大关注[14][15],不过苏联花了很多努力令日本相信该条约仍然有12个月的有效期,因而日方尚不必担心[16]

莫斯科时间1945年5月9日德国投降,这意味着如果苏联履行雅尔塔协定,则需要在1945年8月9日之前加入对日本作战。日本情况则继续恶化,他们现在是唯一仍在战斗的轴心国,他们渴望保持与苏联和平及延长中立条约[16]日本在雅尔塔会议后曾多次接触或试图接触苏联,希望能延长中立条约,并争取苏联为中间人与盟国进行和平谈判。苏联没有令日本人的希望破灭,但尽可能地拖慢这一进程(同时继续为行动做准备)[16]。在这之中内阁首相铃木贯太郎扮演了积极角色,他在1945年4月上台,试图在非无条件投降下争取获得任何和平条件[17]。6月下旬日方向苏联靠拢(中立条约仍然有效)并邀请苏联充当调停人与盟国进行和平谈判,日本向苏联提出具体的建议并提出作为回报,日本对苏联在领土上提供了非常吸引的让步作为报酬,斯大林表示有兴趣而日本等待苏联回复,但苏联继续避免作出回应。1945年7月16日至8月2日波茨坦会议举行,7月24日苏联召回在日本所有使馆工作人员和家属,7月26日会议后发表的波茨坦公告丘吉尔杜鲁门蒋介石(苏联当时仍然未与日本处于战争状态)要求日本无条件投降[16]

7月29日苏联外长莫洛托夫正式向美英建议,要求美国和英国出面再发表一封邀请苏联对日作战之正式信函。杜鲁门当即表示拒绝并解释说:“我看出其中讽刺性的外交动向:俄国在这个时候参战,似乎是致胜的决定性因素”[18]

日本一直监察横贯西伯利亚的铁路交通和苏军在满洲东部活动并对苏联实施拖延战术,同时所有迹象都表明苏联在8月底前还未完成进攻准备,但是至于进攻会在何时或何地出现,他们对现实情况并不了解也没有确凿证据。

当苏联在1945年8月8日午夜前1小时宣战时,日本被完全惊醒,8月9日午夜刚过进攻行动在3条战线上同时展开。

参战部队

苏联

亚历山大·华西列夫斯基领导下,远东司令部[3]制定了攻下满洲的简单而规模庞大的计划[2]。作战将计划对整个满洲实施一次庞大的钳形攻势。该攻势将由满洲西部的外贝加尔方面军和在东部的远东第1方面军分别进攻两翼,北面的远东第2方面军则进攻口袋的中心。[3]作为在战争期间唯一运作、相当于一个战区的苏联司令部(除了1941年在西部短暂运作的“方向”外),远东司令部由3个红军方面军组成。

满洲西部战线

外贝加尔方面军罗季翁·雅科夫列维奇·马里诺夫斯基元帅指挥,包括[2]:

外贝加尔方面军组成了苏军钳形攻势的西翼,计划将通过内蒙古沙漠及越过大兴安岭山脉。[3] 该方面军的最终目标是攻占奉天(今沈阳),并在满洲中南部的长春地区与远东第1方面军会师,[2]并完成对满洲中部的双重包围。[2]

苏联进攻满洲计划示意图[3]
苏联进攻满洲计划示意图[3]

拥有1,000辆坦克和自行火炮第6近卫坦克集团军群作为装甲矛头,率领方面军进攻,并在进攻后的5天内向满洲内陆推进了350公里。[2]

与此同时,第36集团军群也从西面发起进攻,并与远东第2方面军在哈尔滨齐齐哈尔会师。[3]

满洲东部战线

远东第1方面军,由基里尔·梅列茨科夫元帅指挥,包括[2]:

远东第1方面军组成了苏军钳形攻势的东翼。参加此次攻击的部队包括红旗第1集团军群第5集团军群和第10机械化集团军群,首要目标为占领牡丹江市[2] 在攻占牡丹江后,部队将向吉林市(或麒麟)、长春哈尔滨推进。[2]其最终目标是与外贝加尔方面军的部队在长春吉林市会师,从而完成双重包围。

此外,远东第1方面军的另一个次要目标,将是防止日军逃入朝鲜,因而攻克朝鲜半岛也成为进攻计划的一部分。朝鲜半岛北部的苏联占领区,后来成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这一次要目标由第25集团军群完成。[2]与此同时,隶属第1方面军的第35集团军群的任务,则是攻占勃利林口密山市[2]

满洲北部战线

远东第2方面军,由马克西姆·普尔卡耶夫上将指挥,包括[2]:

  • 红旗第2集团军群
  • 第15集团军群
  • 第16集团军群(其位于库页岛的第56骑兵集团军群仅是观战)
  • 独立第5骑兵集团军群
  • Chuguevsk行动集团
  • 黑龙江小舰队
  • 第10航空集团军群

远东第2方面军将扮演辅助进攻的角色。[2]其首要目标是占领哈尔滨齐齐哈尔,并阻止日军向南撤退的计划。[2]

当远东第2方面军与外贝加尔方面军的部队攻占长春时,他们将进军辽东半岛并占领亚瑟港(现时之旅顺)。[2]

远东司令部辖下之苏军[2]


总数
后贝加尔
方面军
远东第1
方面军
远东第2
方面军
兵员 1,577,725 654,040 586,589 337,096
火炮 27,086 9,668 11,430 5,988
多管火箭炮 1,171 583 516 72
坦克及自行火炮 5,556 2,416 1,860 1,280
飞机 3,721 1,324 1,137 1,260

每个方面军有“前线单位”直接配属于方面军,而不是下辖于军级单位。[2]部队共有89个包括1,500,000人、3,704辆坦克、1,852辆自行火炮、85,819辆车辆及3,721架飞机,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兵力为支援战斗及后勤部队。[2]海军部队有12艘主要水面作战列舰艇、78艘潜艇、许多两栖舰艇、以及黑龙江支队,由炮艇和众多的小型船只组成。苏联计划内所有机动作战的经验,均来自于与德国人的战斗。[2]

日本

日本帝国陆军关东军,由山田乙三大将指挥,是日本在满洲和朝鲜占领军主要组成部分,由2个方面军及3个独立军组成[2]:

第1方面军(满洲国东北部,司令部驻敦化),司令官喜多诚一大将,包括
  • 第3军:驻延吉
  • 第5军:驻鸡宁县
    • 第124师团:驻牡丹江
    • 第126师团:驻鸡西
    • 第135师团:驻密山
    • 第15国境警备队:驻虎头
第3方面军(满洲国西南部,司令部驻奉天),司令官后宫淳大将,包括
  • 第30军:驻新京
    • 第39师团:驻四平
    • 第125师团:驻通化
    • 第138师团:驻抚顺
    • 第148师团:驻新京
  • 第44军:驻奉天
    • 第63师团: 驻通辽,撤退至奉天
    • 第107师团:驻阿尔山,被全歼
    • 第117师团:驻洮南,撤退至长春
    • 独立战车第9旅团:驻四平
独立单位
  • 第4军(独立地方军驻守满洲北部),驻哈尔滨
    • 第119师团:驻海拉尔
    • 第123师团:驻孙吴
    • 第149师团:驻齐齐哈尔
    • 独立混成第80旅团
    • 独立混成第131旅团
    • 独立混成第135旅团
    • 独立混成第136旅团
  • 第34军(独立地方军负责驻守第3及在朝鲜北部的第17方面军之间地区满洲北部):驻咸兴
    • 第59师団:驻咸兴
    • 第137师団:驻罗南
    • 独立混成第133旅団     
    • 永兴湾要塞司令部:多田勇夫大佐
関东军航空部队
  • 戦闘飞行部队
  • 教育飞行部队(独立第101教育飞行団)
  • 陆军士官学校満州派遣队
  • 驻蒙军:司令官 根本博 中将 (负责驻守蒙疆)
  • 第17方面军(负责驻守朝鲜;在开战后11小时被配属于关东军)
其它部队
  • 第5方面军 - 樋口季一郎 中将 负责驻守库页岛南部及千岛群岛
    • 第88师団:司令官 峯木十一郎 中将 南库页岛
    • 第91师団:司令官 堤不夹贵 中将 千岛列岛

除了集团军(相当于西方一个军)外,每个方面军(相当于西方一个“集团军”)均被分配总部单位和这些单位直接受方面军指挥。除了日军外,还有满洲帝国陆军40,000人,包括8个兵员不足、装备低劣、缺乏训练的满洲国军师。而朝鲜,苏联远东司令部下一个目标,由第17方面军驻守。

关东军共有超过600,000人,分为25个师团(包括2个坦克师团)和6个独立混成团,这些部队拥有超过1,215辆装甲车辆(主要是装甲车和 对苏联来说 轻型坦克)、6,700门大炮(其中大多数 对苏美来说 是轻型)、和1,800架飞机(主要是培训和过时类型,只有50架第一线飞机)。

从经济角度看,满洲是值得保卫,因为它是在日本本土外有大量可利用原料工业地区,而且于1945年仍在日本控制之下。然而,日本军队(关东军)兵力远低于核定人数,(仅有70万人),相比3年前大多数重型军事装备以及他们所有最好的军事单位都被转移到太平洋,(战败后苏军缴获大量武器装备和给养)。到1945年,关东军内包含大量新兵。因此,关东军已基本上变成一支缺乏机动力及经验的轻步兵反游击部队,(坐拥在满洲经营了数十年号称东方马奇诺的工事群)。在表面上,日本军队没有能力与高机动机械化与在坦克、大炮、经验和战术优良的红军相匹敌。

除了这问题外,日本军队作出了很多错误假设和重大失误,其中两个最重要的是:

  • 他们错误地认为,任何来自西面的攻击要么将沿前往海拉尔的旧铁路线或从蒙古东面进入索伦。苏联是有沿这些路线的攻击,但他们主要的攻击是由西面经过在索伦南部被认为不可逾越的大兴安岭范围及进入满洲中部。
  • 日本军事情报未能确定苏军在远东集结性质、地点和规模。由于在初期低估了苏军实力,以及监测苏联横贯西伯利亚铁路交通,他们认为在8月底前苏军不会有足够部队实施进攻,和这样攻击最有可能发生在1945年秋季、或在1946年春季

由于撤出关东军精锐部队重新部署到太平洋战区,日军以针对苏军似乎不可避免的进攻之新作战计划在1945年夏季被制定出来。这些计划要求从边境地区重新部署大多数部队;边境地区将由象征性防守及日军将实施阻击行动,同时主力部队将防守东南部(以便保卫朝鲜免遭袭击)。1945年5月30日大本营陆军部下达新的对苏作战要点,将原先歼敌于边境地带的战略,调整为确保以通化为中心的满洲东南三角地区,即以新京到图门的“京图线”铁路以南与新京到大连的“连京线”铁路以东要地,以这两条铁路构成第二道绝对防卫圈。通化作为整个防御计划的核心要点。

此外,他们只观察苏军在西伯利亚大铁路和沿东满战线活动,因此他们正在准备从东面来的进攻。他们认为,当进攻从西面开始时,部队将能够重新部署来应付。

然而,虽然这已经开始重新部署,这要直至9月才完成,因此,关东军正在重新部署时,苏军3个方面军同时发动进攻。

会战

进攻示意图
进攻示意图

苏联红军成钳状地包围着满洲地区,莫斯科时间8月9日零时苏军分别从西面、北面和东面进攻满洲。在西线苏军穿过蒙古的山脉和沙漠,远离他们的铁路补给线,这出乎了日军对苏联后勤的估计。日军未能预计苏联会这么快便对日宣战,他们预计苏联最快要在10月才可出兵,在开战后的最初18小时日方将领几乎不能作出有效率的指挥,而且部队和指挥部的通讯也出现问题,致使虎头、东宁等边境要塞失去联系。另外苏军使用了运输机把部队空降到各大小机场和城市中心以及透过空军空投为超出陆上补给线的部队提供补给。在苏军的陆空夹击之下,日军依靠边境筑垒和城镇进行抵抗[8]。“日军第3方面军主力配置在满洲纵深的长春和沈阳两地域内,因此苏军外贝加尔方面军右翼部队迅速击溃伪满军的抵抗,迅速推进至赤峰、通辽。”

8月11日溥仪满洲国政府官员开始乘火车撤退。因为日军主力在长春沈阳,苏军开战至8月12日并未遇激烈抵抗[8]。8月13日晨溥仪到达通化市临江县大栗子车站。8月13日中午苏联远东第1方面军开始进攻牡丹江市[8]。同时攻占咸镜道清津。8月14日后贝加尔方面军攻占洮南,距长春200多公里,远东第2方面军进入了宝清[8]

苏联海军的太平洋舰队步兵在旅顺口
蒙古元帅乔巴山在八月风暴行动期间与苏军和八路军战士合影

在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在电台宣读终战诏书,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并在翌日开始停火。8月15日,远东战役的战线大致从西到东是,克什克腾旗——突泉——洮南——兴安盟——海拉尔——孙吴——宝清——林口——牡丹江。日军只有9个师团2个独立旅团及各个国境警备队与苏军交战,其中第107、124、126、135师团以及国境警备队遭受了重创。

满洲国皇帝溥仪也在8月17日宣读《满洲国皇帝退位诏书》,宣布满洲国政府解散,满洲国正式灭亡。

8月16日苏联攻占元山。而此时远东战役的战线大致为克什克腾旗(赤峰西北约150公里)——突泉——洮南——兴安盟——海拉尔——孙吴——宝清——林口——牡丹江。虽然苏军以高度机械化的绝对优势迅速压制关东军满洲国军,然而仍没占领任何一座中等以上城市,且日军主力全在并仍在重点战备[8]

主要的战斗持续了约1周。8月18日关东军司令山田乙三下令满洲地区及朝鲜北纬38度线以北的关东军辖区内所有日军解除武装,停止战斗,同一时间蒙疆也被红军和外蒙军队占领。

日本投降后,军事行动已演变成美、苏两国争相抢占日军控制的土地。8月18日苏军越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半岛北部,同日并攻占了库页岛千岛群岛。8月19日苏军才以空降兵对长春和沈阳进行占领[8],溥仪等人在奉天机场被红军俘虏亚历山大·米哈伊洛维奇·华西列夫斯基元帅向斯大林发密电,电文如下:“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九日满州国皇帝及其随从人员自奉天押往克拉夫琴柯俄语Кравченко, Андрей Григорьевич军总部。按照您的命令我将其扣留并计划安置在赤塔地区。”[19]:12

8月20日苏军占领新京奉天哈尔滨佳木斯等城市,8月22日苏军占领旅顺大连。8月22日苏军占领平壤开城,苏军占领朝鲜半岛北部。8月26日与外界失去联系的虎头要塞被攻克。

9月2日日本投降,日军在美国战列舰密苏里号上正式签署投降书,自此苏日战争以至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同盟国的胜利作结。

另外由于美国抢先占领日本本土,苏联并没有如计划般占领北海道

重要性和影响

苏日战争以及广岛长崎原子弹爆炸,打破了日本主战派和主和派间的僵局。当时日本虽在太平洋战场受压迫,且日本本土受轰炸损失严重,但仍有过百万陆军在中国战场,70万关东军在满洲国,主战派认为日本仍有一丝胜利希望,至少能通过与盟军僵持取得和谈地位,日军在满洲和朝鲜的迅速溃败使他们的幻想彻底破灭,他们明白日本已无胜利或僵持的希望,包括在本土四岛,日本天皇裕仁最终宣布日本无条件投降

长谷川毅的研究指出原子弹并不是日本投降最主要原因,而是苏联在1星期内迅速击败关东军和满洲国军,占领满洲全境以至朝鲜半岛北部对投降的影响更大,因为日本保护本土的战略,旨在抵御美国从南入侵,没有多余的兵力来对付苏联来自北方的威胁,南北两面挨打使得日军“战略破产”,不得不在8月15日宣布投降[20]。 事实上军事上的成功使苏联确保得到雅尔塔会议中西方国家承认苏联的利益,旅顺港、日俄战争后失去的领土等。

苏联在战役中攻占了整个库页岛千岛群岛旅顺口大连,以及南满铁路控制权。其后苏联把在中国的利益于1955年交还中华人民共和国,但其余从日本手中占领的土地到今日仍然归苏联最大的加盟共和国俄罗斯所拥有。日本至今仍然坚持拥有南千岛群岛(北方领土)主权。

朝鲜半岛北部被苏联占领,根据美苏间的协议,让出半个朝鲜半岛等待两周后由美国登陆占领。自此朝鲜南北分裂直到今天。在1948年金日成在苏联占领区建立共产党政权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北朝鲜),李承晚则在美国占领区建立大韩民国(南朝鲜),为两年后朝鲜战争爆发主因之一。

当地损失

苏军进入满洲地区和朝鲜后,依靠来自苏联国内的3,000多名技术人员,在大城市和其他工业基地中大规模拆运日资工业设备,致使许多工厂变成空壳而停产。[21]此外,苏军并将满洲国与朝鲜各公私银行的贵金属、债券、纸币运往苏联。根据日本资料统计,苏联从满洲拆运的资产价值合1946年的5,340,714,845日元,相当于当时的1,363,484,499.92美元。苏联还在朝鲜拆运的资产价值超过10亿美元。照雅尔塔协定这些财产均属于苏联正规缴获或收缴。

苏联红军对战败的日本人进行抢掠施暴,苏联屠杀日本战俘和日本侨民,许多来不及撤回日本的侨民被苏军屠杀。[22]典型的例子有牡丹江事件麻山事件葛根庙屠杀。此外还有来不及撤退的日本兵和日本女兵或被俘虏的日本兵和女兵,一同送往西伯利亚集中营强迫奴役或非人道虐待(殴打、强奸、处死、酷刑)据说这些日本俘虏在西伯利亚集中营里,每年死亡人数大约5万左右,红军高层军官默许对俘虏的虐待,苏联因为战后男女人口严重失调,苏联女兵和苏联男兵将目光注视到俘虏,进行强奸或轮奸的行为,据说苏联俘虏日本兵的总数是60万,从西伯利亚送回日本的俘虏在20万左右,外加几船的骨灰。

同时,苏联亦对中国东北的平民进行骚扰。当时,苏联占领军统帅部是设在长春市的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内,其首领为马林诺夫斯基元帅,而沈阳市的防卫,则是由俄国城防司令哈尔科夫少将负责的。然而,苏联军队军纪败坏,会在光天化日之下洗劫来往行人,在市内,一入黄昏,便人人自危。因为俄军会随意用卡车搬走老百姓的东西,再怎么喊叫、呼救都没有用,反而会被一脚踢倒在地上,撞得头破血流。年轻的妇女们,早把头剃得光光的,胸部也紧束起来,穿上男人装,以求自保。苏联士兵甚至使用机关枪射杀,对孩童施暴。[23]龙应台对此评论道,在纪念碑落成、要求“长春各界人士”向红军致敬的同时,红军正在城里头烧杀掳掠。在大街上对妇女施行强暴,[24];连中共东北民主联军松江军区司令员卢冬生也因制止苏联红军抢劫而遭枪击致死[25][26]。而苏联军队任意进入住宅,以刀枪威吓强夺物品与奸杀妇女[27][28]苏联当地进行的抢劫和强奸妇女的行为引起了当地人的恐慌,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当时东北人均抱怨:“走了个小鼻子,来了个大鼻子。”当地人对苏联红军的厌恶远超过日本殖民者。在此期间苏军的行为甚至影响了后来中华人民共和国与苏联的关系[21]

相关作品

注释

  1. ^ 蒙古军于本战中被编入苏联远东司令部下的“苏蒙机械化骑兵兵团”,根据《大卫国战争史1941—1945年》(История Великой Отечественной войны Советского Союза 1941-1945)一书第551页的资料,苏军共投入1,577,725人于此战中,而根据《第二次世界大战历史1939—1945年》(Истории второй мировой войны 1939-1945)一书197页,则共计有1,747,465人参与此战,且此数有计入海军舰队兵力[4]
  2. ^ 数据取自“苏俄国防部军事图书出版社”于1948年11月26日出版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一书第819至820页[7]
  3. ^ 此数据为日本第一复员省提供,但此数据并未计入失踪者、满洲与蒙疆军、动员中的日军后备部队以及平民[6]
  4. ^ 1983年,美国军事史学家大卫·葛兰兹发表了一篇提名为“八月风暴行动”(Operation August Storm)的论文来探讨苏军于满洲地区的作战,后来“八月风暴”被借代为满洲地区的战斗而流传开来。

参考文献

引用

  1. ^ 李凡(2005年),第277-278页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2.12 2.13 2.14 2.15 2.16 2.17 2.18 2.19 2.20 LTC David M. Glantz, "August Storm: The Soviet 1945 Strategic Offensive in Manchuria"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1-07-23.. Leavenworth Papers No. 7, Combat Studies Institute, February 1983, Fort Leavenworth Kansas.
  3. ^ 3.0 3.1 3.2 3.3 3.4 3.5 "Battlefield - Manchuria - The Forgotten Victory", Battlefield (documentary series), 2001, 98 minutes.
  4. ^ 4.0 4.1 Glantz(1983年2月),第210页
  5. ^ 5.0 5.1 5.2 Glantz(1983年2月),第28页
  6. ^ 6.0 6.1 Glantz(1983年2月),第219页
  7. ^ 日本防卫厅战史室(1988年),《后期关东军作战 : 关东军作战(二)》,第695-696页
  8. ^ 8.0 8.1 8.2 8.3 8.4 8.5 8.6 苏军并未击败关东军. 精兵堂. 
  9. ^ Soviet Declaration of War on Japan, August 8, 1945. (Avalon Project at Yale University)
  10. ^ Maurer, Herrymon, Collision of East and West, Henry Regnery Company, Chicago, 1951, p.238.
  11. ^ 11.0 11.1 Soviet-Japanese Neutrality Pact, April 13, 1941. (Avalon Project at Yale University)
  12. ^ Declaration Regarding Mongolia, April 13, 1941. (Avalon Project at Yale University)
  13. ^ Soviet Denunciation of the Pact with Japan, April 5, 1945. (Avalon Project at Yale University)
  14. ^ So sorry, Mr Sato, April 1945, Time magazine.
  15. ^ Russia and Japan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2-06-20., declassified CIA report from April 1945.
  16. ^ 16.0 16.1 16.2 16.3 Boris Nikolaevich Slavinskiĭ, The Japanese-Soviet Neutrality Pact: A Diplomatic History 1941-1945, Translated by Geoffrey Jukes, 2004, Routledge. (Extracts on-line)
  17. ^ Jones, F. C. “Manchuria since 1931”, 1949, Royal 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Affairs, London. pg.221
  18. ^ 哈里‧杜鲁门《杜鲁门回忆录》,三联书店中译本1974年版,第一卷,页348
  19. ^ 赵艾沙编译整理. 〈龙俘——爱新觉罗·溥仪在苏联〉. 《明报月刊》1993年7月号 (香港). 
  20. ^ Tsuyoshi Hasegawa. Racing the Enemy: Stalin, Truman, and the Surrender of Japan. Belknap Press. 2006: 298. ISBN 0-674-01693-9. (英文)
  21. ^ 21.0 21.1 苏联出兵东北始末 人民出版社 汪宇燕 何明. [2012-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2-06).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sl”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22. ^ 重整河山二十天. 看天下. [2016-07-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3). 
  23. ^ 苏军暴虐沈阳纪实[永久失效链接]
  24. ^ 譬如说,1945年8月,在接受日本人统治十四年以后,当苏联红军以“解放者”姿态进城,并在长春和沈阳中心建起那些高大的战机、坦克纪念碑时,长春和沈阳的人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情在那纪念碑上落款,说“长春各界人士”共同纪念?事实上,在纪念碑落成、“长春各界人士”在向红军致敬的同时,红军正在城里头烧杀掳掠。 大江大海1949,龙应台大江大海1949,龙应台 节录[永久失效链接]
  25. ^ 人民军队的坚强指挥员——卢冬生,人民网,于2011-11-13查阅
  26. ^ 刘达,我在哈尔滨工作的前前后后,哈尔滨文史资料(第八辑)(纪念哈尔滨解放四十周年专辑),载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1986年
  27. ^ 苏军暴行调查表,中华民国外交部西亚司
  28. ^ 苏军驻金县状况,傅万杰整理。苏联红军在旅大,王珮平,孙宝运,大连市史志办公室。p.209

来源

书籍


外部链接

参见

相关军事历史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苏日战争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