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俄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亲俄.

亲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2014年英国广播公司对各国民众就俄国的态度调查[1]
国别 正面 负面 中立 正负面差
 以色列 5% 68% 27% -63%
 德国 21% 67% 12% -46%
 法国 23% 69% 8% -46%
 美国 23% 64% 13% -41%
 西班牙 18% 58% 24% -40%
 加拿大 26% 62% 13% -36%
 英国 28% 64% 8% -36%
 澳大利亚 30% 59% 11% -29%
 巴基斯坦 25% 47% 28% -22%
 印尼 29% 49% 22% -20%
 尼日利亚 30% 48% 22% -18%
 韩国 32% 46% 22% -14%
 肯尼亚 29% 39% 32% -10%
 巴西 35% 43% 22% -8%
 日本 17% 23% 60% -6%
 土耳其 36% 33% 31% 3%
 秘鲁 34% 30% 36% 4%
 智利 33% 28% 39% 5%
 墨西哥 35% 29% 36% 6%
 印度 38% 30% 32% 8%
 加纳 50% 26% 24% 24%
 中华人民共和国 55% 17% 28% 38%
 俄罗斯 77% 6% 17% 71%
2015年皮尤研究中心的民调结果
各国民众对俄国影响力的态度调查[2]
国别 正面 负面 中立 正负面差
 波兰 15% 80% 5% -65%
 约旦 18% 80% 2% -62%
 日本 21% 73% 6% -52%
 乌克兰 21% 72% 7% -51%
 以色列 25% 74% 1% -49%
 土耳其 15% 64% 21% -49%
 英国 18% 66% 16% -48%
 美国 22% 67% 11% -45%
 德国 27% 70% 3% -43%
 意大利 27% 69% 4% -42%
 西班牙 25% 66% 9% -41%
 法国 30% 70% 0% -40%
 澳大利亚 24% 62% 14% -38%
 巴西 26% 61% 13% -35%
 加拿大 26% 59% 16% -33%
 巴基斯坦 12% 43% 45% -31%
 南非 25% 51% 24% -26%
 马来西亚 30% 54% 16% -24%
 委内瑞拉 31% 51% 18% -20%
 巴勒斯坦 36% 52% 12% -16%
 印尼 28% 43% 29% -15%
 黎巴嫩 44% 56% 0 -12%
 肯尼亚 35% 47% 18% -12%
 阿根廷 27% 37% 36% -10%
 韩国 43% 46% 11% -3%
 菲律宾 44% 44% 12% 0%
 秘鲁 33% 33% 34% 0%
 塞内加尔 32% 32% 36% 0%
 尼日利亚 39% 38% 23% 1%
 乌干达 37% 34% 29% 3%
 智利 31% 52% 17% 5%
 墨西哥 24% 49% 27% 6%
 布基纳法索 34% 28% 35 6%
 中华人民共和国 51% 37% 12% 14%
 坦桑尼亚 38% 24% 38% 14%
 印度 43% 17% 40% 26%
 埃塞俄比亚 37% 10% 53% 27%
 加纳 56% 27% 17% 29
 越南 75% 10% 15% 65%

亲俄指在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各层面上对俄罗斯抱持亲近、欣赏、喜爱甚至认同的行为。对应词为反俄

概述

对俄罗斯、俄罗斯文化等俄罗斯的因素在整体上持正面的看法。在政治上十分重视同俄罗斯的关系,认为俄罗斯对国际问题起著十分重要的作用(例如中华人民共和国)。

在西方世界中的亲俄情绪

在西方国家中的亲俄情绪可能基于民众受到大众文化影响而产生的刻板印象(例如俄罗斯人待客友善等)等因素。美国作家罗伯特·亚历山大曾说:“我喜欢俄罗斯的戏剧,它情感的本质。他们不惧怕爱情,不惧怕痛苦,不慑于浮夸和冲动。”[3]

2004年10月,盖洛普组织公布了一份调查结果[4],统计出在西欧的居民中大约有20%的民众对俄罗斯抱有正面的看法,其中“最正面”的看法来自冰岛希腊英国。在其他国家及地区的调查中,芬兰土耳其日本为9%,立陶宛为38%,拉脱维亚为36%,爱沙尼亚为34%。另外,爱沙尼亚尤其是拉脱维亚有大量的俄裔少数民族,这很可能会影响到调查结果。

各国的亲俄情况

亚洲

中国

此章节需要补充更多来源。 (2019年12月5日)

中国从国民政府第一次国共合作开始就和当时的苏联保持着亲密的关系。俄国内战爆发后,撤退至中国境内的俄罗斯帝国残军大多归化中华民国。由于当时的中华民国皖系军阀徐树铮所部曾向日本大量借款以备中国内战使用而引发舆论批评,因此急于争功,遂于1919年在日本的支持下强行出兵入侵外蒙古,并不顾当地传统习俗,全面实行殖民统治。1920年后,日本决定在外蒙更换傀儡代理人。日本关东军遂于1921年2月支持帝俄残军首领恩琴男爵的亚洲骑兵师攻入外蒙首府库伦,击败外蒙境内的大部分中华民国军队,部分溃兵转移至买卖城准备再战,后于3月被苏军支持的蒙古人民革命党领导的蒙古人民军彻底击败。与此同时,中华民国也出兵参加了协约国武装干涉俄国内战的军事行动,但出于中国与日本的世仇关系,也曾暗中将一些火力强大的重武器借用给苏军对抗日军。当时的旅俄华工中亦曾有六万余人参加苏军,其中有张福荣、任辅臣、包清山等人为首的数支“中国兵团”。一位名叫李富清的华工还曾担任列宁的卫士长,1924年1月列宁逝世时为列宁守灵。

1921年,苏联派出第三国际代表马林前往上海,帮助中国革命人士建立中国共产党。中共宣告成立后,立即依照第三国际的指示与国民政府合作进行北伐战争抗日战争,是为两次国共合作。1923年1月26日,位于广州中华民国非常大总统孙中山与苏联副外长越飞上海秘密发表《孙文越飞宣言》,同意苏军留驻外蒙,竖年亚洲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蒙古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此外孙中山亦批准中共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奉行亲苏政策使孙中山获得了苏联的支持。苏联方面遂派出鲍罗廷为首的军事顾问团帮助国民政府于1924年建立中华民国陆军军官学校,以此为基础成立中华民国国军开展北伐战争。1927年国共两党关系破裂后爆发第一次国共内战,中国共产党在1929年的中东路事件中站在苏联一边,提出“武装保卫苏联”的口号。由于当时的中共中央总书记陈独秀反对“保卫苏联”的提法,随即遭到撤职与开除党籍的处分,中共最高领导人的职务逐步由毛泽东取而代之。早在青年时期,毛泽东就表现出了对苏联的向往。他曾两次写信告诉长沙的新民学会会员,表示自己不打算到法国勤工俭学,而准备“往俄”,认为“不必留法,不如留俄。”毛泽东甚至准备组织一个“留俄队”,声称“俄国是世界上第一个文明国家”。他说:“全中国尚没有新文化,全世界一样尚没有新文化。一枝新文化小花被发现在北冰洋沿岸的俄罗斯。”红四军党委第七次代表大会之后,毛泽东甚至提出了去莫斯科留学兼休息一个时期的申请,得到了红四军前委的批准。1931年11月7日,中国共产党成立了国中之国——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定都瑞金,在思想和行动上受苏联指导,是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身。毛泽东被第三国际任命为该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和人民委员会主席。1935年8月召开的第三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上,遵义会议的精神得到了莫斯科方面的肯定。毛泽东在缺席的情况下当选为第三国际执行委员会委员。1936年西安事变中,中国共产党内部发生争论。张国焘王明主张立即杀掉蒋介石,而毛泽东等人则依照第三国际的指示反对杀掉蒋介石,并主张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最终使蒋介石得以活命。1937年,中共领导的中国工农红军被改编为中华民国陆军第18集团军新编第四军,在名义上接受国民政府的领导。1938年6月,第三国际召开专门会议,作出《关于中共代表报告的决议案》,认为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政治路线是正确的。第三国际执行委员会总书记季米特洛夫专门作出了“必须支持毛泽东为中国共产党领袖、王明等人不得争权夺利”的批示。1938年9月,中共中央扩大的六届六中全会在延安召开,王稼祥传达了第三国际的有关文件和季米特洛夫的批示,强调王明的观点不符合第三国际的指导精神。第三国际的指示在这次会议上进一步确立了毛泽东在中共党内的领导地位。1942年2月,毛泽东依照斯大林亲自指导编写的《联共(布)简史》开展延安整风运动。

抗战期间,蒋介石虽然仍在清党剿共,但实际上则放任国民政府被共谍渗透,在战略上也成为替苏联对抗日本的人肉盾牌[5]。从1937年至1941年,苏联政府曾派出志愿航空队帮助中华民国空军作战。与美国志愿航空队的雇佣性质不同,苏联志愿航空队拒领国民政府的一切奖金。1940年,位于中国东北地区的共产党抗日武装——东北抗日联军撤退至苏联境内后,被改编为苏军远东方面军第88独立步兵旅。1944年,在国民政府尚未直接管辖的新疆地区发生了三区叛乱,中国共产党方面称为三区革命,对苏联帮助组建的新疆民族军表示支持,该军亦于1949年12月被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下辖的第五集团军。1945年8月,苏军进入中国东北地区彻底击败侵华日军,宣告了抗战胜利和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全面结束,中国共产党方面称为苏军解放东北。1946年其他苏军部队撤出东北地区后,苏联海军则一直留在位于辽东半岛旅顺海军基地。苏联除协助中国共产党攻占东北地区外,亦帮助其取得第二次国共内战的胜利,直接影响中国历史走向。在此期间国民政府与蒙古人民共和国北塔山发生军事冲突,中国共产党亦采取了与1929年中东路事件相同的立场,站在蒙古和苏联一边。蒙古人民共和国部长会议主席乔巴山亦认为内蒙古问题属于中国内政,应由中国共产党解决内蒙古的民族问题。因此蒙古政府对日伪蒙奸德穆楚克栋鲁普领导的内蒙古独立运动不予理睬。1950年德穆楚克栋鲁普携家眷越过中蒙边境逃往蒙方一侧,随即遭到蒙方逮捕审讯并被遣返回国。

1949年2月,斯大林表示可随时应中国共产党的要求将苏联海军撤出旅顺海军基地。对此毛泽东表示反对:“从旅顺撤军的问题必须等到中国粉碎了反动势力,把人民动员起来,没收了外国资本,并在苏联的帮助下把国家治理得井然有序时再来考虑。等我们强大起来的时候,我们要签订类似苏波条约那样的互助条约。”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即宣布与苏联结盟,两国于1950年初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确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党建和国家建设方面乃至对外关系方面受苏联指导的原则。苏联政府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军事、经济等方面给予大力扶持,并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兵朝鲜半岛印度支那对抗美军。苏联和东欧各国(南斯拉夫除外)在1950年代初援助的156项重点工程,更帮助中华人民共和国初步建立起自己的工业体系,促成中国初步完成国家工业化

在中苏两国关系的蜜月期,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外交上奉行一边倒政策。尽管在建国政策方面运用了许多不完全与苏联相同的新形式,中国领导人却始终强调他们运用的是苏联“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经验、“前进在苏联久经考验的道路上”,而不声称是他们自己独立创造了任何建国政策。毛泽东在1957年访问苏联时的讲话中指出:“中国人民在自己的事业中得到了苏联人民巨大的同情和慷慨的援助。我们两国人民已经在共同的斗争中结成了兄弟般的同盟。世界上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把我们分开。”苏南交恶后,中华人民共和国选择站在苏联一边,为此不惜与南斯拉夫交恶28年之久(1949-1977)。在此期间,中国政府一律按照苏联的统一口径将南斯拉夫政府称作“修正主义”,简称“南修”,从各个方面大肆抨击南斯拉夫政府的反苏政策。1956年匈牙利首都布达佩斯爆发十月事件,中华人民共和国支持苏联出兵镇压的行动,并表示坚决要求苏联以武力平息此次事件。事态平息后,周恩来率领的中国党政代表团在苏军坦克的护送下到访布达佩斯,以示中国与苏联之间的团结。1957年共产党和工人党国际会议上,东方阵营必须以苏联为首的观点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首次提出。中华人民共和国为力捧苏联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领导地位,不惜力排众议劝说观点不同的其他共产党或工人党,最终将这一观点写入会议宣言。斯大林亦极为重视对华关系,将友好且紧密的中苏关系视为苏联大国地位的基石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继续发展的必备条件。1953年3月5日斯大林逝世,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宣布全国志哀3天,举国降半旗,全国各地的企业、学校、团体暂停娱乐活动。天安门城楼上亦悬挂巨幅斯大林遗像,毛泽东等中国领导人向遗像敬献花圈。翌日,毛泽东致电苏联领导人吊唁,感谢斯大林对中国共产党长期以来的指导和帮助以及对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大力支持和援助。亲苏政策在当时绝不容许任何质疑和反对的声音,曾有大批人士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因反苏言论遭到逮捕。中国知识分子因匈牙利十月事件批判苏联的态度令毛泽东十分反感:“党内党外那些捧波、匈事件的人捧得好呀!开口波兹南,闭口匈牙利。这一下就露出头来了,蚂蚁出洞了,乌龟王八都出来了。他们这么闹,无非是出全国性的大乱子,出中国的‘匈牙利事件’,有几百万人起来反对我们,占领几百个县,而且打到北京来。我们无非再到延安去。” 1961年1月,毛泽东在中共八届九中全会的报告中指出:“我们在国际上必须始终坚持与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兄弟国家的团结。无论什么时候,现在,将来,我们这一辈子,我们的子孙后代,都要向苏联学习,学习苏联的经验。不学习苏联就一定会犯错误。我们学习的是苏联党和国家、工人、农民以及联系劳动人民的知识分子的好经验。”周恩来则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批驳反苏活动:“有人企图抹杀苏联对我国真诚援助的巨大意义。这显然是在有意挑拨中苏友谊,破坏国际团结,从而破坏我国的社会主义建设事业。”陆定一也宣称:“我们同右派的根本分歧就是对苏联的态度。维护苏联还是反对苏联,是革命和反革命的分界线。反苏活动是违反我国宪法的,是不容许的(1954年制定的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列有关于中苏同盟关系的条款 )。不维护苏联,那就只能亡国。右派的主张,就是要我们亡国,就是要我们人头落地。”作为对应的回应姿态,为要求联合国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苏联曾宣布退出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并声明只要安理会内有国民党人员,苏联代表就不会参与其中,并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向安理会提出“美国侵略台湾”的控诉,控告美国干涉中国内政,侵犯中国主权,要求美军撤出台湾。

在对华经济和民生援助方面,苏联在中国成立了两国合营的中苏石油公司、中苏金属公司、中苏造船公司和中苏民用航空公司。苏联驻华经济总顾问团的专家组负责对每一个生产部门进行指导。1955年发行的第二套人民币也由苏联方面负责印制。中国政府亦全盘接受苏联模式的行政体系和管理方式,采用苏联标准和苏联设备进行生产,例如苏联新近制造的尖端工业设备总是向中国优先供应、中国街头充斥着苏联的伏尔加轿车和吉尔卡车等。在对华军事援助方面,根据《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中的军事条款,苏联获得了继续使用旅顺海军基地的权利,苏联海军太平洋舰队第5分舰队被部署在此地,帮助中华人民共和国保卫领海安全。此地一度成为苏联最大的海外军事基地,驻军人数曾达到一万余人,一直保留至1956年苏联单方面宣布撤出。在此期间的1953年2月22日,周恩来曾率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团慰问驻扎该地的苏联海军官兵,并授予全体官兵中苏友谊万岁奖章。1954年苏联政府提出撤军的问题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曾一度反对苏联海军撤离该地区,后因苏联方面坚持撤军而作罢,但仍保留了苏军在未来必要的情况下重返该地区的条款。中国人民解放军亦获得了大量苏军的一线装备 ,其正规化建设完全依靠苏联驻华军事总顾问团的指导进行,在解放军团级以上单位和公安军总队以上单位均设有苏联顾问进行指导工作。解放军和公安军全盘采用了苏式的编制,从训练编成、条令条例到纪律制度几乎完全和苏军相同,甚至军装样式也完全模仿苏联军装(参见五五式军服)。军事工业部门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也逐步掌握了制造大量苏式装备的能力,例如AK-47自动步枪T-54坦克米格系列战斗机等各类苏军现役装备均可在中国本土自行生产。以上因素导致中国军队的俄化程度之高持续至今。1957年8月2日,中国、苏联、朝鲜军队在中苏朝边境沿海地区举行了以陆军为主、海军舰队和空降兵协同的歼灭敌军濒海集团的方面军进攻战役实地演习,同时也进行了城市防御战役演习、防空演习和以封锁海峡为背景的岛屿防御战役演习。此外,苏联顾问和专家也为中国发展核武器打下了基础。从1957年开始,苏联正式开始对中国进行核技术援助,向中国提供了一批绝密的核设备,派遣上千名专家,帮助中国建成了核反应堆、回旋加速器、湖南和江西铀矿厂、兰州浓缩铀厂、包头核燃料棒厂、酒泉核研制基地、新疆核实验场等核武器研究所需的一整套核设施。

1950年代起,应苏联政府的要求,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苏联侨民除自动离开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开始遣返苏联侨民回国新疆苏联侨民问题对新疆社会的直接影响持续至1960年代中期。少数遗留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不承认双重国籍后,被归为俄罗斯族

1960年代初期,两国关系因国家利益和意识形态的原因逐步恶化。与斯大林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重视与大力扶持相反,斯大林去世后其继任者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将中华人民共和国视作自己称霸东方阵营的主要障碍,之后又将中国视为其最大敌人,尽管中国一贯支持苏联在整个阵营中为首的地位。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自1956年苏共二十大起开始全盘否定斯大林时期的一切政策,其中包括否定重视对华关系的外交政策,代之以号召或胁迫中国周边邻国(如蒙古、朝鲜、越南和印度等国)对其群起而攻之,制造全面围堵中国的反华包围圈。此外赫鲁晓夫与勃列日涅夫当局同南斯拉夫铁托当局恢复关系并过从甚密的举动也令中国政府大为不满,认为此举彻底背叛了列宁和斯大林缔造苏联的建国宗旨。中国政府遂将赫鲁晓夫和勃列日涅夫治下的苏联视为与南斯拉夫相同的“修正主义”,简称“苏修”。自1961年周恩来率领中共中央代表团参加苏共二十二大起,两国关系开始趋于紧张。1966年苏共二十三大后,中苏两党彻底中断一切往来,是为中苏交恶。此后,两国长期敌对状态持续至苏联解体前夕。然而两国外交关系并未因此中断,仅于1966-1970年降为代办级,此后仍恢复大使级外交关系。1960年代末中苏边界冲突中的珍宝岛事件将两国推向全面战争边缘。尽管如此,两国之间依然有军事交流存在。操作相关新式苏制武器的中国军人依然分批赴苏联接受培训。中国于1960年代从苏联引进了米格-21战斗机安-12运输机和新型吉尔系列军用卡车等武器。1970年代初期苏联为缓解自身在欧洲的压力,曾将部分常规武器出售给中国以示友好,如SVD狙击步枪PK通用机枪米-6直升机米-8直升机安-26运输机等。此外中苏之间的正常贸易从未中断,苏联的工业产品依然源源不断的进入中国市场,如新型的伏尔加轿车等。1971年苏联投票赞成联合国大会第2758号决议,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原中华民国政府在联合国拥有的中国席位与代表权。在此期间,毛泽东本人在一些重大问题上支持苏联的态度也并未作出任何改变,如在评价中东路事件北塔山事件的问题上,反苏立场始终不被允许。毛泽东甚至将中印边境战争比作“中国的中东路事件”。毛泽东曾经指出:“修正主义只是极个别人的问题。苏联曾经援助过我们,有那么多苏联专家支援中国教育、科技和工农业建设,我们不能忘记苏联人民,也不能让他们伤心。我们的斗争只针对一小撮人为首的当权派的错误路线。”1979年中越战争发生于中国南方边境,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将在遥距战场数千公里、位于北方边境的苏联视为防备重点。1980年代,中苏关系逐渐缓和。1989年六四事件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环境恶化,西方国家普遍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决裂。作为东方阵营领袖,苏联未参与其中,并彻底恢复了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中断了23年的一切往来。

1990年代初期苏联解体后,最主要的继承者俄罗斯仍是世界性大国,但国际影响力已逊于苏联。进入1990年代后期,中俄两国关系愈加紧密。两国于1996年建立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为最高级别的国家关系,即虽然不具备书面盟约,但在对方的战略核心利益上必须相互支持与配合,形成了两国之间特殊的国际关系。两国政府层面的经济、军事合作频繁。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发展与西方国家及其盟国的关系时也一直基于不损害对俄关系的基础之上。随着两国的良好关系不断加强,曾在苏联时期受到扶持的印度和越南等国在反华的对外政策方面亦逐渐失去了俄方的支持。以下几起事件可以说明两国关系的紧密程度:

乌克兰问题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及之后的乌克兰东部武装冲突爆发后,西方国家反对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并为此对俄罗斯实行经济制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虽未对事件中的某一方表达明确支持,但明确反对西方国家制裁俄罗斯,并对俄罗斯提供经济支持。同年3月,联合国安理会就克里米亚公投问题决议草案进行表决,中国方面作为俄罗斯的"战略协作伙伴”,配合俄方投下弃权票,声称安理会表决草案会造成对立,并谴责乌克兰武装冲突中针对平民的暴力活动。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也在一次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电话交谈中表达了他相信普京能与相关各方通过谈判达成政治解决方案的能力,并指出乌克兰局势发展到今天,偶然中有必然。中方相信俄方能同各方协调,推动问题得到政治解决,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中国外交部欧亚司副司长桂从友也表示:“克里米亚问题具有非常特殊的性质。我们非常了解克里米亚问题的历史背景。中国充分理解俄罗斯在乌克兰问题上所面临的挑战和威胁,并支持莫斯科对该问题的解决方式。”对于中方的上述姿态,普京表示"感谢中国人民和中国政府对克里米亚和乌克兰问题的深思熟虑”。以上被乌克兰方面解读为中国总体上偏袒俄罗斯。2019年12月,乌克兰在联合国大会上提交了一份“克里米亚和塞尔瓦斯托波尔以及亚速海和黑海部分水域军事化”的决议草案,要求俄罗斯从克里米亚撤军,中国等19个国家针对议案投下反对票。

南中国海问题:2016年菲律宾和越南等国在海牙常设仲裁法院发起针对中国的南中国海仲裁案,俄罗斯政府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仲裁不予承认和不予接受的立场。普京声称该裁决"不公正”,并表示反对任何区域外国家插手地区性问题,且声明习近平从未请求其对南中国海问题作出评论或插手,其这一表态完全是站在国际道义的立场上替中方鸣不平。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也表示“将南中国海问题国际化的企图完全是徒劳的”。同年9月,中俄两国海军在南中国海水域举行了代号“海上联合-2016”的联合军演,以示俄方在该问题上对中方的支持。值得一提的是,该提案的主要控诉方菲律宾随着杜特尔特就任总统后转而对中国采取友好政策,而越南仍对此感到不安,曾间接表示希望俄罗斯不要插手南中国海局势,而俄方依然为此次演习派出了多艘主力舰艇。

中印关系问题:2017年中印边境洞朗地区发生中印两军对峙事件,印度方面声称美俄两国均要求中国立即从冲突地区撤军,而这一说法被俄罗斯外交部予以否认。俄罗斯媒体声称,俄官方从未就洞朗事件表态。以上举动表明俄罗斯不愿担当类似在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时期偏袒印度的所谓调停人角色。2020年3月,一艘名为"大翠云"的中国货轮经由印度开往巴基斯坦时遭到印度海关扣押。印度政府拒绝归还货轮,并将船员监禁,引发中国政府抗议。针对此事,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要求印方立即归还中国船只、释放中国船员,并劝告印方:印度为讨好美方,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访印之际扣押中国船只,美方不会为其出头,希望印方认清现实。

叙利亚问题:持续至今的叙利亚内战是俄罗斯与美国直接参与的角力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军队虽未直接参与其中,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与俄罗斯共同支持叙利亚主政的阿萨德政权,并多次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对有关制裁阿萨德政权的提案中投下反对票或弃权票。

⑤ 2018年俄罗斯邀请中国参加在远东地区举行的“东方-18”大型军演。此次军演规模仅次于苏联时期的“西方-81”大型军演。中国参与俄罗斯的高规格军演标志着两国政治军事关系的亲密程度达到顶峰。西方国家甚至将两国关系称为“没有盟约的盟友”。普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评价两国关系为:"我们彼此视对方为亲密盟友,因此理所当然始终倾听伙伴的声音,我指的是照顾彼此利益。”

⑥ 全方位军事合作:基于两国长期以来稳定的友好关系,俄罗斯和中国之间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军事往来。两国在武器装备出口和技术研发方面均有较多合作项目,而俄罗斯始终保持着中国最大军火供应国的地位。苏式/俄制武器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装备序列中占八成以上,如中国近年来采购了俄军新近列装的苏-35战斗机和S-400防空导弹。即使对于经济实力较强的中国来说,购买此类价格不菲的新型尖端武器也需要慎重。而在中俄军火贸易中,中国采购的武器与俄罗斯卖给其他国家的武器一贯有所不同。俄方不仅总是给中方开出最大幅度的优惠条件,且向中国出口的产品一概拥有最顶级配置,与俄军自用型号几乎相差无几,以示两国之间的互信程度之高。而俄罗斯出口其他国家的武器装备却并非如此。俄罗斯国防工业出口部门会根据买方国家的具体情况和国际地位做出一些适当调整,比如拆除某个先进部件、降低某个武器系统的功能、亦或者是削弱坦克的装甲。从俄罗斯购买这种削弱后的武器装备的国家有很多,比如越南和印度。

⑦ 2017年中俄两国关系被进一步提升为“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在关于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中,列有“绝不允许任何势力利用本国领土从事反对对方的活动”的条款。这意味着两国政府负有在自己的国土上维护对方权威的国际义务。反华行为将在俄罗斯没有市场,反俄行为在中国的土地上也将得到同等力度的打击。例如俄方相关人士表示,俄罗斯向与中国有领土和领海争端的印度和越南出售武器,并非是为与上述两国结成盟友,而只是出于纯粹的经济利益。中国也曾向白俄罗斯中亚各国等独联体国家出售武器,俄罗斯方面亦并未认为不妥。俄罗斯方面拒绝支持越南在南中国海问题中对抗中国的立场,亦拒绝在2017年中印军队洞朗对峙事件中担当类似在1962年中印边境战争时期偏袒印度的所谓调停人角色,因此越南和印度皆无法在南中国海问题和中印边界问题上借重俄罗斯抗衡中国。2020年多国与中国关系持续紧张,企图拉拢俄罗斯加入对抗中国的行动,俄方为此多次表态声明拒绝加入一切针对中国的反华联盟。同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时期扶持印度和越南对抗中国的立场不同,如今俄罗斯外交政策的“向东看”战略极其重视与中国之间的全方位关系,并不接受其他国家对这一战略方向的干扰。一些反华团体如藏独人士,亦遭到俄罗斯方面封杀或驱逐出境。

由于中国政府的亲俄传统,两国关系总体稳定和密切。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两国的传统友好关系已长达40年以上(1949-1961,1989—),而交恶的时间为28年(1961—1989),其中完全断绝一切往来的时间仅为23年(1966—1989)。大部分中国民众对俄罗斯的正面印象基本停留在1950年代的中苏蜜月期。苏联对中国在精神和文化生活方面的影响延续至今,如苏联歌曲、电影和文学作品在中国流传甚广。早在第一次国共内战时期,苏联著名军歌《红军最强大》就曾被重新填词,改编为《红军歌》。前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还曾在正式场合下演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和《喀秋莎》等苏联民歌。1950年苏联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拍摄纪录片《中国人民的胜利》。1959年两国合拍苏联援华专家题材电影《风从东方来俄语В едином строю》。在饮食方面,中国国内开设了众多的俄式餐厅,其中以北京的莫斯科餐厅最为出名,深受中国民众欢迎。上海菜中出现的本地化的罗宋汤也逐渐成为上海市民的日常主食。普京亦曾向习近平赠送俄罗斯本土生产的冰淇淋,其后俄罗斯冰淇淋也开始在中国市场畅销。中国海军在伙食方面也深受苏联海军影响,其中有大列巴罗宋汤等俄式菜肴。为不断促进两国人民之间的交流,中苏两国于1951年签署了互免签证协定,但于1967年因中苏交恶的缘故被苏联方面单方面废除。虽然民间交流自中苏交恶后便较为缺乏,但随着苏联解体后两国关系不断升温,中国民众对俄罗斯的关注和了解也逐步增多。1991年3月中苏两国重新签署团体互免签证协定,于1992年起由俄罗斯政府继承,2000年曾作出修改,目前为三人以上、50人以下的21天团体互免签证协定。两国在教育领域的合作亦逐步加深。2016年9月,北京理工大学莫斯科大学合办的中俄联合大学在深圳正式开学,现更名为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

印度

20世纪50年代开始苏联印度的友好关系是苏联与第三世界国家中建立更密切关系最成功的。两国关系始于1955年6月印度总理尼赫鲁对苏联的访问,以及1955年秋季苏共中央第一书记赫鲁晓夫的印度之行。赫鲁晓夫在访问印度时宣布,苏联支持印度对克什米尔地区有争议的领土和葡萄牙沿海飞地如果阿的主权。

在赫鲁晓夫时期,苏联与印度的强大关系对苏联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和印度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关系都产生了负面影响。苏联在1959年边界争端和1962年10月中印战争期间宣布中立,尽管中国强烈反对。苏联在赫鲁晓夫时期向印度提供了大量的经济和军事援助,到1960年,印度得到的苏联援助比中国还多。[6]这种差距成为中苏关系中的另一个争论点。1962年,苏联同意转让技术,在印度联合生产米格-21战斗机,苏联此前曾拒绝提供给中国。[6][7]

1965年,在印巴边境战争后,苏联成功地充当了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的和平中间人。苏联部长会议主席阿列克谢·柯西金会见了印度和巴基斯坦代表,帮助他们谈判结束克什米尔军事冲突。

1971年,东巴基斯坦开始脱离与西巴基斯坦独立。印度支持东巴独立,并在1971年8月与苏联签署了“印苏友好合作条约”,以保证中国不能在帮助西巴基斯坦。12月,印度加入冲突,确保了孟加拉国的胜利和东巴基斯坦的独立。

苏联和印度之间的关系在20世纪70年代末右翼人民党联合政府期间没有受到多大影响。尽管印度采取行动,希望同西方国家建立了更好的经济和军事关系。为应对印度使其外交关系多样化而作出的这些努力,苏联提供了更多的武器和经济援助。

在1980年代,尽管1984年锡克教徒暗杀了作为印苏友好关系的中流砥柱的总理英迪拉·甘地,但印度与苏联依然保持着密切的关系。印度新总理拉吉夫·甘地在1985年5月首次出访苏联,并与苏联签署了两项长期经济协议,这表明印度外交政策高度重视与苏联的关系。据印度外交政策学者Rejaul Karim Laskar说,在这次访问中,拉吉夫·甘地与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建立了密切的个人关系。戈尔巴乔夫敦促拉吉夫·甘地帮助苏联在亚洲建立集体安全体系,但没有成功。戈尔巴乔夫延续勃列日涅夫提出的这个计划,这表明苏联继续有意利用与印度的密切关系作为遏制中国的手段。随着20世纪80年代末中苏关系的改善,遏制中国不再那么重要,但作为戈尔巴乔夫新第三世界政策的一个例子,与印度的密切关系仍然很重要。

苏联解体以来,印度和俄罗斯之间的第一项重大政治倡议始于2000年两国签署的战略伙伴关系。弗拉基米尔·普京总统在他在印度报刊上写的一篇文章中说,2000年10月签署的印俄战略伙伴关系宣言“是真正具有历史意义的一步”。[8][9]印度总理曼莫汉·辛格在2012年普京总统访问印度期间发表的讲话中也表示,“普京总统是印度的宝贵朋友,也是印俄战略伙伴关系的最初设计师”[10]。 两国在包括联合国金砖国家20国集团上海合作组织在内的共同国家利益问题上密切合作。俄罗斯还坚决支持印度获得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席位[11] 。此外,俄罗斯还大力支持印度加入核供应国集团[12]亚太经合组织[13]。此外,俄罗斯还表示有兴趣加入具有观察员地位的南亚区域合作联盟,印度是其创始成员。俄罗斯目前是世界上仅有的两个与印度建立年度部长级防务审查机制的国家之一(另一个是日本)。印度-俄罗斯政府间委员会(IRIGC)是印度在国际上与其他国家建立的最大和最全面的政府机制。印度政府的几乎每个部门都参加了这次会议。[14][15]

几十年来,苏联一直是印度国防装备的重要供应国,俄罗斯联邦继承了这一角色。俄罗斯68%、美国14%和以色列7.2%是印度的主要武器供应国(2012-2016年),印度和俄罗斯通过签署建造海军护卫舰、Ka-226英语Kamov Ka-226多用途直升机(合资公司,在俄罗斯制造60架和印度制造140架)的协议,深化了在印度的国防制造合作。布拉莫斯航太公司(合资公司,印度50.5%,俄罗斯49.5%)(2017年12月更新)[16] 。1988年12月,印俄签署了一项合作协议,允许印度可向他国出售多种国防装备,并使这些国家成为发展伙伴,而不是单纯的买卖关系,包括开发和生产第五代战斗机和多功能运输机的合资企业项目,这项协议被延期10年[17]。1997年,俄罗斯和印度签署了一项为期十年的进一步军事技术合作协议,涉及范围广泛的活动,包括购买已完成的武器、联合开发和生产以及联合销售军备和军事技术[18]

现在,印俄军事合作不仅限于买卖关系,还包括联合研发、培训、服务联系,包括联合演练。最近一次印俄联合海军演习于2007年4月在日本海举行,2007年9月在俄罗斯举行了印俄联合空降演习。政府间军事技术合作委员会由两国防部长共同主持。该政府间委员会第七届会议于2007年10月在莫斯科举行。会议期间,两国签署了联合开发和生产未来多用途战斗机的协议。

2012年,在普京总统访问印度期间,两国签署了一项价值29亿美元的国防协议,由印度斯坦航空公司授权生产42架新的苏霍伊战机,这将是此前与俄罗斯签订的230架苏霍伊战机的补充。总的来说,272架苏霍伊战机的价格超过了120亿美元,而到目前为止,170多架苏霍伊战机中有三架已经坠毁。米-17V-5直升机(印度空军59架,内政部/BSF 12架)将在2008年签署的13.4亿美元合同中增加80架此类直升机。印度与俄罗斯联合开发未来隐形第五代战斗机的最终设计合同即将签署,两国防务项目的价值将进一步上升。这份研发合同本身的金额为110亿美元,由两国平分。因此,如果印度像它希望从2022年开始做的那样,引进超过200架这样的第五代战机,这个庞大的项目对印度来说的总成本将达到350亿美元左右,因为每架战机的价格至少将超过1亿美元[9]

印俄两国间的双边贸易集中在关键部门。这些部门包括高度多样化的部门,如机械、电子、航空航天、汽车、商业航运、化学品、制药、化肥、服装、宝石、工业金属、石油产品、煤炭、高端茶叶和咖啡产品。[19] 2002年双边贸易额为15亿美元[20],2012年增加了7倍多,达到110亿美元[21]。两国政府都设定了到2025年双边贸易300亿美元的目标[22][19] 管理两国经济关系的双边机构包括印度-俄罗斯政府间委员会、印俄贸易和投资论坛、印度-俄罗斯商业理事会、印度-俄罗斯贸易、投资和技术促进理事会、印度-俄罗斯首席执行官理事会和印度-俄罗斯商会[19][23]

两国政府共同制定了一项经济战略,其中涉及利用若干经济组成部分来增加未来的双边贸易。这些措施包括在印度和欧亚联盟之间发展一项自由贸易协定、一项促进和保护投资的双边条约、一项新的经济规划机制、简化海关程序、在扩大包括核、石油和天然气在内的能源贸易方面达成新的长期协议[24][25] 。最后,在石油、天然气和毛坯钻石等关键部门签订长期供应商合同。俄罗斯石油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Essar&Alrosa等公司将分别担任长期供应商[25]

俄罗斯已表示,将与印度就其“印度制造”倡议进行合作,参与开发“智能Cites”、DMIC、航空航天部门、商业核部门,并通过合作开发和合作来提高俄罗斯军品的制造水平。[26][27][28]俄罗斯同意参与这个耗资1000亿美元的DMIC基础设施项目,该项目最终将把德里和孟买与铁路、公路、港口、智能城市和工业园区连接起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接受采访时说,他的政府的优先事项之一是在印度建设一个“基于俄罗斯技术的智能城市”[29]。AFK Sistema可能是参与该项目主要的俄罗斯公司,因为它以前在Ufa、Kazan和Rostov的智能城市项目方面有经验[30]

两国还同意在航空航天领域合作共同开发和共同制造飞机,例如苏霍伊超级100型客机、MS-21客机、FGFA战斗机MTAKa-226英语Kamov Ka-226[27]。一些共同开发的飞机将联合商业出口到第三国和外国市场,如FGFA战斗机Ka-226英语Kamov Ka-226。俄罗斯航空公司总裁波戈森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计划到2030年在印度销售约100架客机,这将占印度客机市场的10%”,并进一步表示,俄印军事航空合作规模空前,为开展民用航空联合项目奠定了科学和工程基础[27]

印度目前是世界上最大的钻石切割和抛光中心。两国都同意通过减少管制和关税,精简双边钻石贸易。印度总理莫迪在接受采访时说:“我向普京总统提出了三项建议。首先,我希望阿尔罗萨与更多的印度公司有直接的长期合同。我很高兴知道他们正朝着这个方向前进。第二,我希望阿尔罗萨和其他人直接在我们的钻石交易所交易。我们已决定设立一个特别通知区,采矿公司可在此以寄售方式进行钻石贸易,并将未售出的钻石再出口。第三,我要求改革监管,以便俄罗斯能够将毛坯钻石运往印度,并在不征收额外关税的情况下重新进口抛光钻石”[31][32]。分析人士预测,通过简化程序和倡议,这一领域的双边贸易将大幅度增加[28]

俄罗斯已同意在未来20年内建造20多座核反应堆.[26][33] 。俄罗斯总统普京在一次采访中说,“它包含在印度建造20多个核电站的计划,以及在第三国建造俄罗斯设计的核电站、联合开采天然铀、生产核燃料和消除废物等方面的合作[26]。”2012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和印度盖尔公司同意在20年内每年向印度输送250万吨液化天然气。预计该合同的液化天然气运输将于2017年至21日期间开始[34]。印度石油公司投资了俄罗斯的石油行业,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子是ONGC-Videsh,该公司已经投资了超过80亿美元,并持有萨哈林-1等油田的主要股权[35] 。他们在两国政府发表的联合声明中表示,“预计印度公司将大力参与俄罗斯联邦境内与新油气田有关的项目。双方将研究建立连接俄罗斯联邦和印度的碳氢化合物管道系统的可能性。

两国官员讨论了如何加强两国各自IT行业之间的合作。俄罗斯交通部长尼古拉・尼科夫在接受采访时说:“信息技术产品和软件的开发历来是印度的强项,我们欢迎在这一领域可能开展的联合项目以及俄罗斯和印度公司之间更密切的联系”[36]

由于印度最近对前往印度的俄罗斯人的签证规则进行了简化,游客数量增加了22%以上[37]。2011年,印度驻莫斯科符拉迪沃斯托克圣彼得堡的领事馆签发了16万份签证,比2010年增加了50%以上。2014年,俄罗斯从印度的进口额为31亿美元,占其进口总额的1%,占印度出口总额的0.7%。2014年,俄罗斯对印度的出口额为62亿美元,占印度出口总额的1.3%,占印度进口总额的0.9%[37]

长期以来,两国政府一直认为双边贸易远远低于其最佳潜力,只有通过签订自由贸易协定(FTA)才能长期纠正这一局面。两国政府成立了一个联合研究小组(JSG)来谈判一项协议的规格,印度和欧亚经济联盟将签署一项最后协议,俄罗斯是该联盟的一部分(还包括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白俄罗斯)。因此,印俄自由贸易协定将带来更大的自由贸易协定,包括印度、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亚美尼亚、吉尔吉斯斯坦和白俄罗斯。据预测,一旦建立自由贸易区,双边贸易将成倍增长,从而大大提高经济在双边关系中的重要性[38][39]

朝鲜

朝鲜金日成时代就开始和当时的苏联保持着极为亲密的关系。苏联帮助朝鲜建国,并在军事上大力扶持。中苏交恶后,朝鲜选择站在苏联一边,两国关系十分紧密。

金正恩上台后,两国关系愈加紧密。[40]

蒙古

曾经的蒙古人民共和国是亚洲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当时苏联积极协助外蒙古独立、推动西里尔字母蒙文在蒙古国内的发展,抹灭蒙古文字的地​​位。 中苏交恶后,蒙古选择站在苏联一边,两国关系十分紧密。

欧洲

塞尔维亚

立场亲近俄罗斯的东南欧主权国家,是俄罗斯在巴尔干地区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俄罗斯不支持科索沃独立亦是重要原因。

后苏联国家

乌克兰

乌克兰国内各地区的亲俄比例存在很大差异。

乌克兰的东部和南部的亲俄人群较为庞大,中部民众对俄罗斯持中立态度,而西部的民众则多对俄罗斯抱有厌恶情绪[41][42]。乌克兰政府高层则倾向西方国家,引起了东部亲俄势力的不满。[42]

从2014年开始,乌克兰亲俄派以乌克兰亲欧盟示威运动为契机,在乌克兰东部的顿巴斯地区成立了新俄罗斯,并和乌克兰国内的亲西方派及乌克兰中央政府展开纷争。

格鲁吉亚

格鲁吉亚国内在实际上形同独立的南奥塞梯共和国地区和国家阿布哈兹共和国的亲俄情绪十分明显。

阿布哈兹共和国成立后,受到了包括俄罗斯在内的少数国家的承认。俄罗斯在该国具有很大的影响力。[43]

摩尔多瓦

摩尔多瓦独立出去的德涅斯特河沿岸(未被国际普遍承认)被认为十分亲近俄罗斯。

亲俄国家或政权

目前

未受国际普遍承认国家

历史上

亲俄政党

目前

历史上

亲俄政治人物

参见

参考资料

  1. ^ BBC World Service poll (PDF). BBC. 2014-06-03 [2015-10-2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12-24). 
  2. ^ Russia, Putin Held in Low Regard around the World. Pew Research Center. 2014-08-05. 
  3. ^ An Interview with Robert Alexander. [2015-08-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18). 
  4. ^ Helsingin Sanomat, October 11, 2004, International poll: Anti-Russian sentiment runs very strong in Finland. Only Kosovo has more negative attitude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5. ^ 刘仲敬:抗战打断“黄金十年”是国民党发明的神话刘仲敬:蒋介石在日本人眼中是“苏联代理人”
  6. ^ 6.0 6.1 citation needed
  7. ^ Donaldson, Robert H. India: The Soviet Stake in Stability. Asian Survey. 1972, 12 (6): 475. JSTOR 2643045. doi:10.2307/2643045. 
  8. ^ Vladimir Putin. For Russia, deepening friendship with India is a top foreign policy priority. The Hindu. [2016-04-24]. 
  9. ^ 9.0 9.1 India, Russia sign new defence deals. BBC News. [2016-04-24]. 
  10. ^ 13th Indo-Russian Summit reaffirms time-tested ties: Russia & India Report
  11. ^ Sputnik. Russia backs India as possible UN Security Council permanent member. 2011-12-16 [2016-04-24]. 
  12. ^ Indivjal Dhasmana. Russia supports India's membership in NSG. 2012-06-21 [2016-04-24]. 
  13. ^ India and APEC: Centre of Mutual Gravitation: International Affair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2-09-26.
  14. ^ SAARC The Changing Dimensions: UNU-CRIS Working Papers United Nations University - Comparative Regional Integration Studies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3-10-20.
  15. ^ Russia keen to join SAARC as observer. www.oneindia.com. [2016-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24). 
  16. ^ Deeper defence & security cooperation with Russia enhances India's strategic choices, Economic Times, 21 Dec 2017.
  17. ^ Global Defence News and Defence Headlines - IHS Jane's 360. [2016-04-24]. 
  18. ^ Rahul Bedi, "India to Sign New 10-Year Defence Deal with Russia", Jane’s Defence Weekly, July 1, 1998, p. 16.
  19. ^ 19.0 19.1 19.2 Bilateral Relations: India-Russia Relations. Embassy of India Moscow. December 2014 [2015-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27). 
  20. ^ India, Russia to develop aircraft. The Tribute. 2002-02-07 [2015-02-08]. 
  21. ^ India, Russia to negotiate on CECA with Customs Union. Russia & India Report. 2013-04-03 [2015-02-08]. [永久失效链接]
  22. ^ India-Russia trade relations back in Spotlight. The Dollar Business. 2015-01-05 [2015-02-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8). 
  23. ^ Indo-Russian Inter-Governmental Commission to meet in mid-October. Russia & India Report. 2012-09-26 [2012-12-25]. 
  24. ^ Druzhba-Dosti: A Vision for strengthening the Indian-Russian Partnership over the next decade' - Joint Statement during the visit of President of the Russian Federation to India. Ministry of External Affairs, Government of India. 2014-12-11 [2015-02-08]. 
  25. ^ 25.0 25.1 Sanctions have spurred Russia-India cooperation - Russian official. Russia & India Report. 2015-01-28 [2015-02-08]. [永久失效链接]
  26. ^ 26.0 26.1 26.2 Putin: Russia ready to build 'more than' 20 reactors in India. World Nuclear News. 2014-12-11 [2015-02-08]. 
  27. ^ 27.0 27.1 27.2 Russia to foray into India’s civil aviation market. The Hindu. 2012-03-13 [2015-02-08]. 
  28. ^ 28.0 28.1 Russia's Alrosa to sell more diamonds direct to India. Reuters. 2014-12-10 [2015-02-08]. 
  29. ^ India is a reliable and time-tested partner - Vladimir Putin. Russia & India Report. 2014-12-10 [2015-02-08]. [永久失效链接]
  30. ^ A ‘smart item’ in India-Russia cooperation. Russia & India Report. 2014-11-19 [2015-02-08]. [永久失效链接]
  31. ^ PM invites Russian diamond miners to trade, make in India. The Indian Express. 2014-12-12 [2015-02-08]. 
  32. ^ Diamond sparkle for India-Russia ties. Russia & India Report. 2014-12-12 [2015-02-08]. [永久失效链接]
  33. ^ Will the India-US nuclear deal work?. BBC News. 2015-01-26 [2015-02-08]. 
  34. ^ Russia to secure its role of reliable energy supplier to Asian markets - Putin. TASS. 2014-12-09 [2015-02-08]. 
  35. ^ Indian companies eye sizable investments in Russian energy sector- Dharmendra Pradhan. Russia & India Report. 2014-12-11 [2015-02-08]. [永久失效链接]
  36. ^ India, Russia discuss IT cooperation. Russia & India Report. 2014-10-22 [2015-02-08]. [永久失效链接]
  37. ^ 37.0 37.1 Indo-Russian trade posts impressive growth. The Hindu. 2013-01-26. 
  38. ^ Top Russia Imports. [2016-04-24]. 
  39. ^ Top India Exports. [2016-04-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5). 
  40. ^ 金第1書記の最側近、露訪問で関係強化へ 2014年(平成26年)11月18日
  41. ^ 緊迫のクリミア・ルポ 「ロシア編入」求める住民 「権利守るのはプーチンだけ」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04-07.
  42. ^ 42.0 42.1 大統領選 親欧派が優位 革命かクーデターか ウクライナ分裂危機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4-09-07.
  43. ^ アブハジア大統領辞任 グルジアの親露派分離地域 2014年(平成26年)6月3日付の産経新聞[永久失效链接]
  44. ^ Pro-Russian Alliance of Patriots Demand More Seats in Parliament. Georgia Today on the Web. [17 October 2018]. 
  45. ^ Whither the Alternative for Germany?. Intersectionproject.eu. 12 October 2017 [17 October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18). 
  46. ^ https://www.counterextremism.com/threat/national-democratic-party-germany
  47. ^ Sofia, Agence France-Presse in. Borisov's pro-EU party beats Socialists in Bulgaria's snap election. the Guardian. 26 March 2017 [17 October 2018]. 
  48. ^ Putin’s friends in Europe. 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19 October 2016 [19 July 2018] (英语). 
  49. ^ L’accordo tra la Lega Nord e il partito di Putin. il Post. March 7, 2017. 
  50. ^ Matteo Carnieletto; Elena Barlozzari. Ecco l'accordo tra Lega Nord e Russia Unita. il Giornale. July 13, 2017. 
  51. ^ CasaPound, l'orgoglio di Di Stefano: "Siamo fascisti, ammiro Putin". Libero. 16 November 2017. 
  52. ^ Leonardo Bianchi. Ho passato un pomeriggio con la Lega Nord e CasaPound a Roma. Vice. March 2, 2015. 
  53. ^ https://www.lettera43.it/forza-nuova-roberto-fiore-e-i-rapporti-con-putin/
  54. ^ Czech centre-left party approves joining coalition, new government close. Channelnewsasia.com. [17 October 2018]. 
  55. ^ Rusko – komunisti - svet. [September 7, 2019]. 
  56. ^ NAKA preverovala Kotlebu kvôli peniazom z Ruska. Aktuality.sk. [17 October 2018]. 
  57. ^ Stirring the pot. The Economist. 3 March 2015 [14 April 2017]. 
  58. ^ New pro-Russia party stumbles in Lithuanian elections – Lewiston Sun Journal. Sunjournal.com. 25 October 2004 [17 October 2018]. 
  59. ^ Austrian far right signs deal with Putin's party, touts Trump ties. Reuters. 2016-12-19 [2017-05-09]. 
  60. ^ https://www.ecfr.eu/article/commentary_putins_friends_in_europe7153
  61. ^ Schulze, Jennie L. Strategic Frames: Europe, Russia, and Minority Inclusion in Estonia and Latvia. Pittsburgh: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Press. 2018. ISBN 978-0-82296-511-4. In 2014, the party changed its name to the Latvian Russian Union, and adopted a pro-Russia stance by signing a cooperation agreement with the pro-Russia regional party Russian Unity in Crimea in order to “strengthen the unity of the Russian World.” 
  62. ^ Pro-Russia party wins Latvia election. Bbc.com. 8 October 2018 [17 October 2018]. 
  63. ^ Foer, Franklin. It’s Putin’s World. The Atlantic. [2017-05-09] (美国英语). 
  64. ^ @DFRLab. #LetsLeaveNATO trends in Turkey. Medium. 2017-11-23 [2019-08-28] (英语). 
  65. ^ Moldova election: Pro-EU parties edge pro-Russian rivals BBC News 1 December 2014
  66. ^ Прогрессивная 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ая партия Украины присоединилась к. Regnum.ru. [17 October 2018]. 
  67. ^ Archived copy. [2017-08-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6-10).  已忽略未知参数|url-status= (帮助)
  68. ^ SNS-suppported gathering planned for Putin visit to Serbia. rs.n1info.com. [10 January 2019]. 
  69. ^ Ultranationalism and Russia colour Serbia’s election. Irishtimes.com. [17 October 2018]. 
  70. ^ https://www.tango-noir.com/2018/06/26/belarus-tries-to-follow-in-moscows-steps-and-team-up-with-the-european-far-right/
  71. ^ Venter, Bianca. Putiniștii din PSD. Cei doi europarlamentari care au votat pro-Rusia în Parlamentul European. www.podul.ro. March 14, 2019 [September 7, 2019]. 
  72. ^ 存档副本. [2020-03-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9). 
  73. ^ https://www.counterextremism.com/threat/national-democratic-party-germany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亲俄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