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华话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金华话.

金华话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注意:本页面含有Unihan新版用字:“𠍲𨀤𧊛”。有关字符可能会错误显示,详见Unicode扩展汉字
金华话
发音 /ʨiɲ334-33313-4514/
母语国家和地区 中国
区域 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东部、金东区
经纬度 29°06′N 119°39′E / 29.100°N 119.650°E / 29.100; 119.650
族群 汉族畲族
母语使用人数 73万[1]:96(2016)
语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管理机构
语言代码
ISO 639-1 zh
ISO 639-2 chi (B)
zho (T)
ISO 639-3 wuu
Glottolog jinh1238[2]

金华话国际音标/ʨiɲ334-33313-4514/[3]:214),是吴语的一种方言,属于金衢片[4]:5, 171-172 [5]:104(旧分区法中属于婺州片[6]:6 [7]:B9),使用地区为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东部和金东区,以金华城里方言为代表。

金华话与临近的兰溪话较接近,而与附近其他方言较难通话[8]:8。金华话内部存在不少差别:城里和乡下方言之间有较大差别[4]:178,不同年龄层次的人说话也有差别[3]:引论 4。 由于原金华府地区各方言之间差异较大,各县之间难以互相通话,金华城里方言在一定程度上有该地区交际共同语的作用[4]:197。 在浙江中部流行的婺剧基本上以金华城里方言为标准[4]:197

本条目的声韵调小称语音特点和文白异读语音的变迁词汇语法等章节中的金华方言均为金华城里方言。 下文中,“金华”单独作地名出现时指的是金华话的使用区域,“婺州地区”指的是原金华府所辖区域。

使用区域、族群及影响

金华话的使用区域大致相当于汤溪县并入金华县前的金华县境,包括今婺城区的所有街道罗店镇苏孟乡竹马乡乾西乡雅畈镇琅琊镇箬阳乡白龙桥镇(古方除外)[a]长山乡(石道畈除外)和整个金东区[3]:引论 4。 除了金华当地汉族人外,当地畲族人也会说金华话[b]

由于婺州地区的方言内部差异较大,各县之间难以互相通话,要用带官腔的金华话来交际[8]:8。金华城里方言在一定程度上有婺州地区交际共同语的作用,基本上以金华城里方言为语言标准的婺剧在浙江中部十分流行[4]:197

义乌西部靠近金华的陇头朱、上滕、苦竹圹、葛仙等地方言受金华话影响,称鸡蛋为“鸡卵”[9]:4[c]

声韵调

以下系统以1990年代的金华老派城里话为准。声母表、韵母表中国际音标后有例字(文白读不同音的字大都用其白读音),仅用于文读的声母、韵母以标出。

声母

金华话有28个声母(包括零声母[d]

金华方言声母表
双唇音 唇齿音 齿龈音 龈腭音 软腭音 声门音
鼻音 m n ȵ
塞音 清音 不送气 p t k [2]
送气
不送气浊音[1] b d ɡ
塞擦音 清音 不送气 ʦ ʨ
送气 ʦʰ ʨʰ
不送气浊音[1] ʣ ʥ
擦音 清音 f s ɕ x
浊音[1] v z ʑ 寿 ɦ
边音 l
注:
1^ 金华方言的浊擦音、浊塞音、浊塞擦音的实际音值与真正的浊音声母存在较大差距(处于“浊-清”之间,即所谓“清音浊流”),但一般仍记做浊音声母[4]:22-24(下文中不再说明)。
2^ 或将金华话中的零声母记作声门塞音[ʔ][10]:第一表3 [11]:66

韵母

金华话有51个韵母(包括自成音节的[m̩][ɲ̍],不包括儿化韵),其中有9个文读专用韵母[3]:引论 6 [4]:139

开尾韵 元音
无韵头 ɿ ɑ o ɤ ɯ ɛ ei ɑu eu
ɤ韵头 ɤa
i韵头 i [1] ia ie iᴇ iɑu iu
u韵头 u ui
y韵头 y
鼻化 鼻音 塞音[3]
无韵头 ã ɑŋ əɲ [2] əʔ
ɤ韵头 ɤã
i韵头 iɑŋ [2] ioŋ iəʔ
u韵头 uɑŋ uəɲ [2] uəʔ
y韵头 yɑŋ yəɲ [2] yəʔ yoʔ [4]
其他 əl ɲ̍ [2]
注:
1^ [i]带一定程度摩擦[11]:12, 66 [12]:246
2^ [ɲ̍][əɲ][iɲ][uəɲ][yəɲ]四韵中的鼻韵尾[ɲ]的实际音值比较轻弱模糊,舌面与上颚的接触比较轻微[4]:86,有学者记作齿龈鼻音[n][10]:第二表4-5, 第二表8-9, 第二表11-13 [11]:66,也有学者记作软颚鼻音[ŋ][3]:引论 6 [4]:85。本文中均记作[ɲ]
3^ 塞音尾韵的喉塞[ʔ]逢阴入调明显,逢阳入调不明显[3]:引论 6
4^ 或记作[ioʔ]

儿化韵

金华话的儿化音变使本韵因韵母鼻化而变为含鼻化元音的儿化韵。韵母鼻化是儿缀音[ɲ]弱化的结果[8]:29, 59, 79。 金华话的儿化韵共有19个,可变为儿化韵的本韵共有29个[3]:引论 6 [4]:139-140。儿化韵中除了[ɤã][ã][iã][uã][yã]又可为文读韵外,其余14个都是儿化词专用韵母[3]:引论 7

金华方言儿化韵-本韵对照表
无韵头 ɤ韵头 i韵头 u韵头 y韵头
儿化韵 本韵 例词 儿化韵 本韵 例词 儿化韵 本韵 例词 儿化韵 本韵 例词 儿化韵 本韵 例词
ɿ̃ ɿ ĩ i ũ u y
ie 笼屉
iəʔ 麻雀
ã ɑ ɤã ɤa ia
ɛ
ɑŋ 后生 iɑŋ 麦蛘 uɑŋ yɑŋ 解妆
əʔ 饱呃 iəʔ uəʔ 蓝忽忽
ɤ̃ ɤ iẽ ie uẽ yẽ
iu 水狗 iu 白头
əʔ iəʔ yəʔ
ɔ̃ ɑu iɔ̃ iɑu
iu
õ yoʔ

其中[ẽ][iẽ][uẽ][yẽ][õ][iõ]六个韵,部分老年人读作鼻音韵,分别为[əɲ][iɲ][uəɲ][yəɲ][oŋ][ioŋ][3]:引论 7 [4]:150

金华方言两种儿化韵对照表
无韵头 i韵头 u韵头 y韵头
鼻化韵 鼻尾韵 例词 鼻化韵 鼻尾韵 例词 鼻化韵 鼻尾韵 例词 鼻化韵 鼻尾韵 例词
əɲ 擦黑 iẽ uẽ uəɲ yẽ yəɲ
õ 田渎 ioŋ

声调

金华话有7个单字调(不包括轻声),没有阳上调[3]:引论 7 [4]:表 4-1。下表中表示短调。

调类 声调记号 调值 例字
阴平 ˧˧˦ 334 天 猪 消 帮 冰 飞 高 雌 黏 奎 魁 研 踉
阳平 ˧˩˧ 313 平 曹 楼 烦 啼 狼 农 船 唇 期 场 筒 跑
阴上 ˥˧˥ 535 子 我 忖 乳 软 暖 估 坞 蟹 畲 贿 燕 碎
阴去 ˦˥ 45[1] 去 醋 冻 囥 苋 透 汉 听 悔 鸟 千 犬 柄
阳去 ˩˦ 14 望 射 硬 韧 未 树 骂 义 脓 顺 帽 舞 戊
阴入 ˦ 4 吓 北 弗 摘 骨 一 橘 剥 哭 竹 摸 咳 厕
阳入 212 入 浴 六 绿 落 白 服 族 勺 木 肉 玉 鼻
注:
1^ 阴去[45]调实际比较短促[4]:159

变调

金华话的变调很复杂[3]:引论 7
下表列出两字组连读变调的主要规律[3]:引论 8 [4]:130-131。表左栏中为前字声调,表端栏中为后字声调,表中数字均表示调值0表示轻声。其中,古清上字和古浊上字虽在白读单字调中均为阴上,但在两字组连读变调中有所区别,故在表中分为阴上、阳上两类[3]:引论 7。上标“” 表示该连调模式主要见于动宾结构的字组[3]:引论 7,上标“”表示该变调模式只用于“数量式”(数词量词)字组和“实虚式”(实词虚词[e])字组[4]:130

金华话两字组变调规律
↓前字后字→ 阴平
334
阳平
313
阴上
535
阳上
535
阴去
45
阳去
14
阴入
ʔ4
阳入
ʔ212
阴平
334
33+33
33+45
33+313
33+45
33+535
33+45
33+535
33+45
33+45 33+14
33+45
33+ʔ4

33+ʔ12

阳平
313
33+33
31+45
53+45

33+313
31+45

31+14
33+535
31+45
53+45

33+535
31+45

31+14
33+45
31+45


33+14


31+14
33+ʔ4



33+ʔ12



阴上
535
45+33



45+313

53+14
45+14
53+535
53+45


53+535
53+45


53+45


45+14



53+ʔ4



45+ʔ12



阳上
535
45+33
53+45
45+313

53+535

33+535

53+45
45+14
45+14 53+ʔ4

45+ʔ12

阴去
45
45+33
33+33
33+45

45+0
45+313
33+313
33+45
33+14
45+0
53+535
33+535
33+45


53+535
33+535

33+14

53+45

33+45

45+0
45+14

33+45
33+14
45+0
33+ʔ4




45+ʔ12



45+0
阳去
14
45+33
53+45

14+0
45+313
53+45
53+14
14+0
33+535
53+535


33+535


14+0
31+45
53+45


45+14

31+14
14+0
53+ʔ4



45+ʔ12



阴入
ʔ4
ʔ4+33
ʔ4+45
ʔ4+0
ʔ4+313
ʔ4+45

ʔ4+535


ʔ4+535


ʔ4+45

ʔ4+14
ʔ4+45

ʔ4+ʔ4


ʔ4+ʔ12


阳入
ʔ212
ʔ21+33
ʔ21+45

ʔ21+313

ʔ21+14
ʔ21+535
ʔ21+45

ʔ21+535
ʔ21+45
ʔ21+14
ʔ21+45

ʔ21+14


ʔ21+ʔ4


ʔ21+ʔ12


三字组的连读变调更加复杂[3]:引论 8

小称产生的变调详见下文“小称变调”部分。

小称

金华方言的小称词一般为“儿化音变调”的形式,但也有少数小称词为“纯元音韵母+变调”的形式。

小称变调

小称音的变调规律比较简单,如下表列出[3]:引论 8 [4]:145。下表中表示短调。

调类 单字调值 小称调值
阴平 334 334
阳平 313 313
阴上[1] 535 45
阳上[1] 535 14
阴去 45 45 / 535[2]
阳去 14 14
阴入 4 45
阳入 212 14
注:
1^ 古清上字和古浊上字虽在白读单字调中均读阴上调,但在小称变调中有所区别,故在表中分为阴上、阳上两类[3]:引论 8 [4]:145
2^ 阴去调一般不变,少数变[535]调[3]:引论 8 [4]:145

儿化音

表示小称的儿化音变一般为韵母鼻化及部分声调变调的形式[3]:引论 6,但有部分老年人将部分儿化韵读作鼻音韵。儿化的韵母详见上文“儿化韵”部分。

非儿化音

韵母为[ɿ][i][iɲ][iəʔ][u][y][iu]的音节中有少数字词小称时可读作不鼻化的纯元音韵母[3]:引论 7 [4]:151。这种小称形式是鼻化型小称丢失鼻化成分的结果[4]:151

小称词 本韵 鼻化韵 非鼻化韵
两齿( ɿ ɿ̃ ɿ
姐姐( i ĩ i
婶()婶
麻雀( iəʔ
鸪鸪( u ũ u
语( y y
布纽( iu iu

语音特点及历史层次

金华方言存在较丰富的文白异读现象,但文读主要仍限于“打官腔”时使用[3]:引论 8。其白读系统是因两晋时北方战乱,望族南迁形成的[13]:1090,而文读系统主要是南宋以来在北方汉语北部吴语以及杭州话的影响下形成的[4]:197。下文描述的语音以1990年代的金华老派城里话为准。

声母

在平、去、入声中保留“--”、“--”、“--”三分,即塞音声母及见组的塞擦音声母存在“不送气-送气清-不送气”三分;但在上声中,因没有阳上调,只有“不送气清-送气清”二分[4]:27。 古全浊声母上声字在白读中读为声母,逢塞音塞擦音不送气[3]:引论 18,文读时为声母[4]:197[f]

在今齐齿呼韵母前分尖团,精组字读[ʦ]组声母,见晓组字读[ʨ]组声母[4]:51;在今撮口呼韵母前不分尖团,精组和见晓组字都读[ʨ]组声母[4]:50,如:“趋”=“区” /ʨʰy334/、“需”=“虚” /ɕy334/从母邪母崇母字,白读擦音[z]声母,文读塞擦音[ʣ]声母[4]:197船母禅母字白读擦音声母[14]:60日母字,白读[ȵ]声母,文读[ʑ]声母[4]:197。 见晓组开口二等字,白读[k]组声母,文读[ʨ]组声母[4]:197疑母字逢洪音读零声母,逢细音白读[ȵ]声母[14]:59

韵母

果摄字白读[uɤ]韵,文读[o][4]:197。 假开二帮组以及咸合三、山开二、山合三的帮组或非组入声字白读[ɤa][3]:引论 18。 假开二知见系字(如“茶”、“加”、“下”)读[uɑ][4]:179。 假开三的章组、母字,白读[ia]韵,文读[iᴇ][4]:197。 蟹开四字,白读[ie]韵,文读[i][4]:197。 “儿”、“尔”、“耳”、“二”等日母止摄字,白读[ɲ̍],文读[əl][4]:197。 流摄一等字,若今为零声母字则读[eu]韵,若为其他声母字均读如三等[iu][3]:引论 18

咸、山两摄字,在白读中无鼻音塞音,读为开尾韵[3]:引论 18,而在文读中,阳声韵字读为鼻化韵,入声韵字读为喉塞尾韵[4]:197;其中开口三等知系字读撮口呼韵母,白读[yɤ]文读[yã](阳声韵字)、[yəʔ](入声韵字)[3]:引论 18。 咸、山两摄开口三等字和四等字的韵母,除了帮组字、部分见系字无区别外,其他字均有主要元音开口度大小的区别,即三等韵开口度小([ie][yəʔ]韵),四等韵开口度大([ia]韵)[4]:78。 梗开二阳声韵字在白读中读[ɑŋ]韵(“梗”字读[uɑŋ]韵),与宕、江摄字相混[3]:引论 18,文读[əɲ][4]:197

声调

古次浊声母上声字白读归阴上,无文读;古全浊声母上声字白读归阴上,文读归阳去。[4]:197但在小称变调和一些字组的变调中,古浊上字自成一类,与清上字不同[3]:引论 7, 引论 18。 咸、山两摄入声字在白读中依声母清浊分归阴去、阳去[3]:引论 18 [4]:104-105,在文读中则分归阴入、阳入调[4]:197。其中白读为阴去的古清入字在一些字组的连读变调中自成一类[3]:引论 18

滞古字音

金华话中有少数字音的历史层次比其他字音更古老,这些字都是口语常用字[4]:43, 46, 191-193

  1. 非组少数字读双唇音声母(重唇轻唇不分[4]:42:敷母“覆”、“蝮”读作/pʰoʔ4/[4]:43,奉母“缚”读作/boʔ212/[3]:272微母的“无”读作/m̩313/[3]:238,“未”、“袜”、“蚊”、“问”、“网”、“望”等字读[m]声母[4]:42
  2. 知母个别字声母读[t]音(舌头舌上不分[4]:45:“摘”表示“用拇指食指掐”时读作/tiəʔ4/[4]:273,“拄”读作/tu45/[4]:46
  3. 书母“鼠”读塞擦音声母,白读/ʦʰɿ535/[4]:53,文读/ʨʰy535/[3]:2
  4. 匣母少数字声母读如群母:“厚”读作/kiu535/;“怀”作名词时读作/guɑ313/,作动词时读作/ʥiɑ313/;“衔”(用嘴含)读作/gɑ313/;“峡”读作/guɑ14/[4]:54-55
  5. 云母字“雩”(意为“虹”)读[x]声母[g] [15]:118-120
  6. 以母“鳙”读擦音[z]声母(/zoŋ313/[4]:56
  7. 遇摄三等鱼韵的“女”在表示“女儿”时读/nɑ535/[4]:224,这可能是金华话中鱼韵的最早层次[4]:66
  8. 止摄开口字“椅”(支韵B类)读如合口(新词除外),音/y535/[3]:29,梅祖麟认为该读音是重纽的遗留痕迹[16]:100
  9. 流摄侯韵字“猴”在词语“猴狲”中读/uəʔ212/,有学者认为这是“猴”的魏晋层次音促化的结果[17]:181-183

语音的变迁

金华城里古阳声韵帮母端母字曾分别读作[m][n]声母,后来逐渐朝[p][t]方向变化[4]:205。在1920年代,金华城里方言的帮端母仍存在特殊读音(少量字如“半”、“打”白读[m][n]声母)[10]:第一表1, 144;但到1980年代,帮端母字已一律读[p][t]声母[11]:465 [4]:205。 金华城里效摄发音原本为与乡下相同的[ɤ][ie]韵,后来变为与官话很接近的[ɑu][iɑu]韵,应该是在官话影响下新起的[4]:207

金华方言的浊音清化发生在1920年代之后,赵元任《现代吴语的研究》所记金华方言还没有清化[4]:41。 金华城里方言原本存在阳上调,古浊上字不与古清上字混同,后来浊上字归入阴上调[4]:101-102。1920年代的金华城里方言有8个声调,上声分阴上[434]、阳上[423][10]:第四表1。到了1980年代,金华城里只有老年人将部分浊上字读作阳上[312]调,中年、青年人都读作阴上[11]:609。而在1990年代初,《金华方言词典》所记的金华城里方言已无阳上调[3]:引论 7

人称代词复数词尾,赵元任《现代吴语的研究》中记为liang(用良表音)[10]:154, 156, 158,到1990年代,城里口音已变为/lɑŋ/[3]:177,经历了/liɑŋ//lɑŋ/的变化[18]

词汇

以下词汇及发音以1990年代的金华老派城里话为准,来源均为《金华方言词典》,故不再一一注明。 所选择的词汇大都是现代标准汉语中不存在,或现代标准汉语中存在但词义、词法等有明显差异的。 国际音标右上角的数字表示调值,“-”后为变调后的调值,“0”表示轻声。因变调引起的声母清浊变化,不注明原声母,只写出变调后的声母。

代词

人称代词

第一人称 第二人称 第三人称
单数 535/
我侬 535-53 noŋ535/
尔侬 /noŋ535/[h] 𠍲 /gəʔ212/
复数 我两 535-45 lɑŋ14/ 尔侬两 /noŋ535-45 lɑŋ14/
尔两 /ɲ̍535-45 nɑŋ14/
𠍲/gəʔ212-21 lɑŋ14/

指示代词与疑问代词

近指 远指 疑问
普通话
金华话 /kəʔ4/ /məʔ212/ /lɑ535/

动词

/moŋ14/
/loʔ212/ 下 |例:“落车”、“落雨”、“落去”、“落班”
/kɛ535/ 站立
/ʨʰiəʔ4/ ① 吃,喝,吸(烟) ② 吃药治(病)
𨀤 /lɛ14/ 躺,倒
/eu334/ ① 呼唤 ② 让 ③ 叫做,称为
/kuɑŋ334/ ① 怕 ② 吓,使害怕
/ʥia14/ 解(大小便)
/kʰɑŋ45/ ① 藏,收存,存放 ② 放,搁
/sɑ334/
/zɿ14/
/zuɑ14/ 在较多的开水里煮

名词

/ie45/ ① 河中较低的挡水建筑物(河水仍从堰上淌过),用来提高上游水位,以便灌溉 ② 用于地名。
/xiu45/[i]
生世 /sɑŋ334-33 ɕyɤ45/ 辈子
生活 /sɑŋ334-3314/ 工作
生活 /səɲ334-33 uəʔ212/ 衣食住行等方面的情况
暗槽 45-33 zɑu313-14/ 抽屉

植物

落苏 /loʔ212-21 su334-45/ 茄子
蚕豆 /zɤ313-31 diu14/ 豌豆
佛豆 /vəʔ212-21 diu14/ 蚕豆
包萝 /pɑu334-33 luɤ313-45/ 玉米
香荠 /ɕiɑŋ334-33 sie535/ 荠菜
天萝 /tʰia334-33 luɤ313-45/ 丝瓜
蕃芋 /xuɑ334-33 y14-45/ 番薯
芫荽 /yɤ313-31 ɕyɛ334-45/ 香菜
圈葱 /ʨʰyɤ334-33 ʦʰoŋ334-45/ 芹菜
金瓜 /ʨiɲ334-33 kuɑ334-45/ 南瓜
藤梨 /dəɲ313-31 li313-14/ 猕猴桃
鼠耳 /ʦʰɿ535-33 ɲ̍535/ 鼠麹草
朝日葵 /ʨiɑu313-33 ȵiəʔ212-21 ʥy313-14/ 向日葵
菠薐菜 /po334-33 ləɲ313-33 ʦʰɛ45/ 菠菜

动物

/ləɲ535/ |例:“鸡卵”、“鸟卵”、“茶叶卵”
/ɕi535/ (八脚蟢 /pɤa45 ʨiəʔ4 ɕi535/蜘蛛
土狗 /tʰu535-53 kiu535/ 蝼蛄
圪宝 /kəʔ4 pɑu535/ 蟾蜍
圪蚤 /kəʔ4 ʦɑu535/ 跳蚤
抄牛 /ʦʰɑu334-33 ȵiu313-45/ 天牛
猴狲 /uəʔ212-21 səɲ334-45/[j] 猴子
芒蚣 /moŋ313-31 koŋ334-45/ 蜈蚣
鳙鲢 /zoŋ313-31 lia313-14/ 鳙鱼
蚰蚰螺 /iu313-33 iu313-31 luɤ313-14/ 蜗牛
鲳鳊鱼 /ʨʰiɑŋ334-33 pie334-45 ȵy0/ 鲳鱼
狗涴蝮 /kiu535-4545-33 pʰoʔ4/ 蝮蛇

饮食

煠饭 /suɑ14-4514/ 用剩米饭加水煮成的稀饭
年糖 /nia313-31 dɑŋ313-14/ 金华当地风味食品,依原料不同分为“冻米糖”、“油麻糖”等
清明馃 /ʦʰiɲ334-33 miɲ313-33 kuẽ535-45/ 清明馃
冻米糖 /toŋ45-33 mie535-45 dɑŋ313/ “年糖”的一种,用糯米作原料,春节期间流行
油麻糖 /iu313-33 mɤa313-31 dɑŋ313-14/ “年糖”的一种,用芝麻作原料

称谓

伯嚭 /bəʔ212-21 pʰi535/[k] 善吹牛、爱说空话的人
老货 /lɑu535-53 xuɤ45/ 老汉,老头子(不带褒贬色彩)
老马 /lɑu535-45 mɤã535-14/ 老婆子
母妈 /m̩450/ ① 妈妈 ② 称呼岳母
鬼王 /ʨy535-45 uɑŋ313/ 男孩子(含轻视意)
赖料 /lɑ14-31 liɑu14/ 无赖,赖子
贼骨头 /zəʔ212-21 kuəʔ4 tiu313-45/

数词

普通话
金华话 /liɲ313/ /iəʔ4/ /liɑŋ535/
/ɲ̍14/[1]
/sɑ334/ /si45/ /ɲ̍535/ /loʔ212/ /ʦʰiəʔ4/ /pɤa45/ /ʨiu535/
普通话 二十
金华话 /ʑiəʔ212/ 廿 /ȵia14/ /pəʔ4/ /ʦʰia45/ /vɑ14/
注:
1^ 金华话中基本都用“两”表示“二”,序数词中一般也说“两”,不说“二”[8]:32,如“第两”(意为“第二”)[3]:88、“初两”(意为“初二”)[3]:20。“二”仅用于少数有序数含义的词(如“二月二”、“二哥”、“二婚亲”等)和“二两”(重量)[3]:241

量词

/ʨie45/ ① 表示动作的次数,相当于北京话的“下” ② 指很短的一段时间,相当于北京话的“会儿”
/bɑ313/ ① 用于商店。 例如“一爿店” ② 用于地面、村庄。 例如“一爿地”

形容词

/ɕiəʔ4/ 差,不好
/sie45/ ① 与“粗”相对 ② 碎
/sia45/[l]
吃力 /ʨʰiəʔ4 liəʔ212/ 费力;累,疲劳
推板 /tʰɛ334-33535-45/ ① 相差,缺欠 ② 差,欠缺
罪过 /sɛ535-53 kuɤ45/ 可怜,值得怜悯
倒灶 /tɑu535-53 ʦɑu45/ ① 倒霉 ② 糟糕 ③ 穷
木唠唠 /moʔ212-21 lɑu334-33 lɑu334-45//moʔ212-21 lɑu14 lɑu0/ 很多[m]

副词

/fəʔ4/
/mi14/ 没有
/tiɲ535/
/mɑŋ535/ 程度副词,用于被修饰词语(形容词或某些动词)的后面,相当于北京话的“很”。 例如“好猛”、“喜欢猛”。关于其重叠形式“×猛×猛”,详见下文“词法”部分
还正 /uɑ313-31 ʨiɲ45/ 才,刚
顶对 /tiɲ535-5345/ 恰好,刚好
真当 /ʨiɲ334-33 tɑŋ334-45/ 真,确实,的确

助词

/kəʔ4/ (常读作轻声)相当于北京话“的”
/pɑ535/ 用于句末或句中停顿处,肯定事态出了变化,有时还兼有表示动作完成的作用,相当于北京话的“了”的部分用法 |例:“我去过罢”、“票买来罢”
/sɑŋ334/ 用于名词、代词或动词后,相当于北京话的“似的”、“般”

语法

词法

人称代词和部分指人的名词的复数词尾是“两”/lɑŋ14/[3]:引论19, 177 [20]:87 [18]

带后缀“头”的词很多[8]:30, 31,这些词大致可分为三类:

  1. “头”加在名词性、动词性、形容词性词根后面[3]:155。如“手头”、“嬉头”、“花头”、“苦头”。
  2. “头”加在数量词后表示具有这一数量的某一事物[3]:155,有强调数量的作用[21]。如“两块头”、“五间头”。
  3. “头”在名词后面,表示方位或时间,相当于北京话的“里”、“里头”[3]:155。如“外头”、“溪头”、“店头”、“夜头”。

有些在普通话中无后缀或带“子”缀的词在金华话中也能加“头”后缀,[8]:31 [22],如“纸头”、“鼻头”、“领头”。

形容词后加副词“猛”组成的形容词短语经常构成“×猛×猛”的重叠格式[8]:31。“猛”意为“很”(详见上文“副词”部分),重叠后的“×猛×猛”表示的程度更深,相当于北京话的“非常”、“极”[3]:172。例如,“好猛好猛”,“难过猛难过猛”,“吃力猛吃力猛”等。

金华话中重叠的动词在不同句式中有不同的含义。 在“信寄寄便来”、“饭吃吃再去”这样的句子中,重叠的动词表示“动作完成”[8]:34。 在“门关关好”、“话讲讲灵清”这样的句子中,重叠的动词表示祈使[8]:34

句法

金华话有“坐记起”、“买本添”这样的“动词/动词短语+起/添”的语法结构[8]:60副词“起”、“添”都用在动词或动词短语后。“起”表示时间在先[8]:38,像是把北京话的“先”后置[3]:12。“添”有“再”、“还”的意思[3]:168

双宾语语句中两个宾语的语序比较灵活,可将间接宾语(指人)放在直接宾语(指物)之后[8]:36;有时还可以把直接宾语提到句首或动词之前,而量词仍留在动词之后,如“我侬书送两本尔侬”[8]:37

内部差别

金华话内部存在地域差别(城里方言和乡镇方言的差别)和城里方言的年龄差别(不同年龄层次的人说话的差别),这些差别主要体现在语音和词汇上。

地域差别

金华话内部的地域差别,整体而言中部、西部地区的方言较为接近,东部孝顺曹宅澧浦一带的话有若干共性而与中部、西部多有不同,城里及其附近地区的方言有一些自己的特点[3]:引论 4

声母

帮母端母的古阳声韵鼻音韵)字,城里和城郊秋滨等地分别读塞音[p][t]声母(包括“打”字)[3]:引论 4 [4]:29,秋滨的朱基头除了“打”字读[n]声母外,帮、端母字均读塞音声母[4]:30, 205,其他绝大部分地区分别读鼻音[m][n]声母[3]:引论 4 [4]:30曹宅镇小黄村的帮端母古阳声韵字,逢今韵母为鼻音尾韵时读塞音声母,逢今韵母为非鼻音尾韵(古咸山摄)时读鼻音[m][n/ȵ]声母,但“柄”、“打”两字仍读鼻音声母[4]:30-32, 37-38, 205-206

除了城里、城郊的朱基头、化山、择住邻等地和东北部孝顺曹宅一带外,多数地区的方言不分尖团[3]:引论 4 [4]:206-207。 金华城里方言中,精组声母拼撮口呼韵母时读[ʨ]组声母,跟见晓组细音字不分[4]:206,拼齐齿呼韵母时的发音因年龄而异,详见下文“城里方言的年龄差别”。

韵母

蟹摄一等字(如“改”、“害”、“赔”、“对”),城里读[ɛ],城郊秋滨多湖、仙桥等地读[ai],其他地区读[a][ɑ][3]:引论 5。 效摄字在城里及其附近朱基头、王宅、南干、择住邻、小黄村等地读[ɑu][iɑu]韵,离城里较远的东部和西部地区读[ɤ][ie][3]:引论 5 [4]:207-208。例如“腰包”在金华城里读作/iɑu334-33 pɑu334-45/,而在部分乡镇则读作/ie334-33334-45/。 流摄一等字(如“藕”、“头”),城里和东部地区一般读[eu](藕)、[iu](头),中部地区读[e][ei],西部地区读[ɑu][3]:引论 5

梗摄开口二等字(如“生”、“争”),城里和中、南部地区读作[ɑŋ]韵,同宕江摄;东北部和西北部地区读作[ã]韵或[an]韵,同咸山摄[3]:引论 5

声调

在金华城里方言中古浊上字归阴上[4]:101, 102,而在曹宅镇小黄村的方言中古浊上字归阴平[4]:102。 金华城里方言有7个单字调,而小黄村的方言因阴入、阳入各有两种调值而共有9个单字调[4]:102, 104-105。下表中表示短调。

小黄村方言单字调
调类 声调记号 调值 例字
阴平 ˧˧˦ 334 边 弟 柱 是 买
阳平 ˧˩˧ 313
阴上 ˥˧˥ 535 点 短 板 柄 打
阴去 ˥˧ 53 扮 旦 变 店 踮
阳去 ˩˦ 14
阴入 ˦ 4
阴入 ˦˥ 45 割 桌 接 发 雪
阳入 ˧˩˧ 313
阳入 ˩˩˧ 113 薄 夺 叠 袜 月

代词

第一人称单数,城里和大部分乡镇用“我”535/或“我侬”535-53 noŋ535/孝顺曹宅澧浦一带多用/ʨiɑ535/[3]:引论 5,孝顺北部地区说/tsia535/535/[3]:60[n] 第一人称复数,城里说“我两”535-45 lɑŋ14//ɑŋ313/孝顺曹宅澧浦等地多用/ʨiɑ535-45 lɑŋ14//ʨiɑ535-45 liɑŋ14/[3]:60
第二人称复数,城里和北部地区一般是“尔侬两”/noŋ535-45 lɑŋ14/或“尔两”/n̩535-45 nɑŋ14/或“尔两”的合音/nɑŋ313/[3]:177,南部地区多用“尔侬两”/noŋ535-45 lɑŋ14/,西部白龙桥长山等地用“尔两”/n̩535-45 nɑŋ14/,东北角源东、鞋堂等地多用“尔侬哄”/noŋ535-45 hoŋ0/[3]:引论 5澧浦雅畈等地只说“尔侬两”/noŋ535-45 lɑŋ14/或“尔侬两”/noŋ535-45 liɑŋ14/[3]:177
第三人称复数,城里说“𠍲两”/gəʔ212-21 lɑŋ14//gɑŋ313/澧浦说“𠍲两”/gəʔ212-21 liɑŋ14/[3]:182

指示代词“这”,城里和大部分乡镇说“格”/kəʔ4/,乡下有的地方如秋滨街道的唐宅、吕献塘和岭下镇等地说/ʥiəʔ212/[3]:251。 指示代词“那”,城里和大部分乡镇说“末”/məʔ212/,乡下有的地方如秋滨街道的唐宅、吕献塘和岭下镇等地说/doŋ313/罗店等地说/goŋ313/[3]:244

其他

“去”字,城里及附近地区读/kʰɯ45/,东北角源东、鞋塘、孝顺傅村等地和西部白龙桥择住邻村等地读/kʰi45/,南部安地/kʰɤ45/[3]:引论 5 [3]:112。 “人”,城里和部分乡镇说“人”/ȵiɲ313/,东部孝顺曹宅澧浦等地说“农”/noŋ313/[3]:217

城里方言的年龄差别

金华城里方言存在一些年龄差别。

声母

精组、见组声母拼齐齿呼韵母字,如“精”、“经”,全部老年人和部分中年人区分尖团,分别读[ʦ]声母和[ʨ]声母;部分中年人和全部青年人不分尖团,都读[ʨ]声母[3]:引论 5 [4]:52, 206。 金华话中“邹”、“走”、“奏”、“凑”、“搜”、“擞”、“嗽”等字为[iu]韵,年轻人因不分尖团而将这些字也读成[ʨ]组声母[3]:引论 18。例如,“走”=“酒”/ʨiu535/。 古微母部分字,如“婺”、“文”、“物”,中老年人都读[v]声母,年轻人倾向读合口呼零声母[3]:引论 5。 古疑母个别字,如“我”,一部分老年人文读[ŋ]声母,白读零声母;部分老年人和全部中年、青少年人不论文白都读零声母[3]:引论 5

韵母

金华城里一些年轻人因嫌[ɤa]韵母“土气”而改读作[ia][3]:引论 18 [4]:183-184。山合一帮组舒声字(如“半”、“潘”、“满”)的文读音,部分老年人读[ɤã]韵,其他人读[ã][3]:引论 6

小称

表示小称儿化词,老年人用得较多,中年人用得较少,青年人用得很少[3]:引论 5

方言记录和研究的历史

19世纪,来到金华县基督教传教士将《圣经》的部分内容翻译成金华方言,并用罗马字记音。已知的关于19世纪金华方言的书面材料有金华土白《约翰福音》(1866)和金华土白《马可福音》(1898)[23]:3。金华土白《约翰福音》(1866)是《约翰福音》的金华方言译本,全书用罗马字记音,没有汉字,所记发音是文读和白读的结合,部分语句的语法遵循金华方言语法[23]:10-11。金华土白《马可福音》(1898)是白话《马可福音》译本的金华方言注音本,作者逐词翻译,在各汉字旁用罗马字注出金华方言的读音(有些词汇的注音按对应的方言词的音)[23]:3, 10, 12。这两份材料都没有记录声调[23]:10

1927年10月10日至12月25日[10]:23 [24]:285赵元任调查了吴语地区33个地点方言的、词汇,撰写了《现代吴语的研究》(1928年出版)[25]:82。金华话是33个地点方言之一[o],赵元任记录的是1927年的金华新派城里方言[p]声母韵母用严式国际音标记录[10]:26,单字声调五度标记法记录音值[10]:26,词汇的读音用注音罗马字记录[10]:149

1958年文字改革出版社出版的《方言与普通话集刊》第五本收录了约斋《金华方音与北京语音的对照》一文[3]:引论 5-6

1957年至1966年间,浙江省方言工作者傅国通、方松熹、蔡勇飞、郑张尚芳等在全省方言普查工作中,曾对金华方言作过调查,调查结果被收入《浙江吴语分区》等[4]:前言 1

1984年至1985年,钱乃荣对《现代吴语的研究》中33个方言点进行跟踪调查,写成《当代吴语研究》(1992年出版)[25]:85。书中记录了1985年金华新派城里方言的系统[11]:24, 65-67、两字组变调的规律[11]:657、单字音[11]:77、词汇[11]:721,以及老、中、青三代人语音的异同,反映了六十年中金华城里方言语音的变化[11]:434

1996年[3]:版权页曹志耘编纂的《金华方言词典》作为《现代汉语方言大词典》的分地方言词典之一出版。该词典详细记录了1990年代初[q]的金华老派城里话[3]:引论 5的语音、词汇、词法。 2002年出版的曹志耘的《南部吴语语音研究》深入研究了包括金华话在内的11种南部吴语方言的语音。

艾青的《大堰河》

诗人艾青是金华人,其诗作《大堰河——我的保姆》中的“大堰河”实际应为“大叶荷”,因艾青不知道其本字而金华话中这两个词同音而误写[26]。诗中所谓“冬米的糖”应为“冻米糖”(见上文“饮食”),“冻”本为阴去调,在该词中因变调而成为[33][3]:228(如阴平,与“冬”同音)。

相关条目

注释

  1. ^ 白龙桥镇的中心区域虽曾属汤溪县[4]:209,但方言是金华话而非汤溪话
  2. ^ 金华的畲族主要居住在南部雅畈等地区,其内部说畲话,与汉族交际时用金华方言[3]:引论 3 [4]:14
  3. ^ 金华话称鸡蛋为“鸡卵”[3]:93,而义乌大部分地区说“鸡子”[9]:8
  4. ^ 《金华方言词典》的声母列表中还包括软腭鼻音[ŋ]。在1990年代,[ŋ]声母仅出现在部分老年人的“我”一字的文读/ŋo535/中(其他人文读作/o535/[3]:引论 5 [4]:163
  5. ^ 这里“虚词”指后缀、重叠成分、方位词、趋向动词、助词等较虚的字眼[4]:130
  6. ^ 下文描述声母发音时不再赘述全浊声母在上声中读清音的情况。
  7. ^ “雩”在古代有多种读音,根据《集韵》,意为“虹”时是云母去声。
  8. ^ 第二人称代词/noŋ535/常被当作单字词“侬”,实际上是“尔侬”的合音;在较早时期的吴语中,“侬”可能曾是第一人称代词,但在现代金华方言(及其他吴语方言)中只是人称代词的后缀[19]:134
  9. ^ 常被写作“鲎”或“𧊛”,项梦冰认为本字为“雩”[15]:118-120
  10. ^ 常被写作“猢狲”或“活狲”,“活”/uəʔ212/是“猢”的促化音[8]:22 [17]:181, 182,有学者认为“猢”其实是“猴”的魏晋层次音[17]:183
  11. ^ “伯”本读清音声母(帮母)、阴入调,仅在此词及其衍生词中读浊音声母(如並母)、阳入调。伯嚭春秋晚期吴国太宰,著名佞臣
  12. ^ 曹志耘记作“细”[4]:97, 229,游汝杰认为本字应是“琐”[4]:97, 295
  13. ^ 来自杭州话
  14. ^ /ʨiɑ535//tsia535/可能为“是我”的合音[19]:133
  15. ^ 因时间限制,赵元任没有来得及到金华当地调查,而是在杭州找了一位金华人发音[10]:23, 32
  16. ^ 发音人蒋汝源时年二十岁[10]:32
  17. ^ 为编写《金华方言词典》,曹志耘于1991年至1994年间到金华实地调查方言[3]:357

来源

  1. ^ 曹志耘. 吴语婺州方言研究.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6-10. ISBN 978-7-100-12271-9 (中文(简体)‎). 
  2.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Jinhua.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3.27 3.28 3.29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3.37 3.38 3.39 3.40 3.41 3.42 3.43 3.44 3.45 3.46 3.47 3.48 3.49 3.50 3.51 3.52 3.53 3.54 3.55 3.56 3.57 3.58 3.59 3.60 3.61 3.62 3.63 3.64 3.65 3.66 3.67 3.68 3.69 3.70 3.71 3.72 3.73 3.74 3.75 3.76 3.77 3.78 3.79 3.80 曹志耘. 金华方言词典. 南京: 江苏教育出版社. 1996-12. ISBN 7-5343-2881-0 (中文(繁体)‎). 
  4. ^ 4.00 4.01 4.02 4.03 4.04 4.05 4.06 4.07 4.08 4.09 4.10 4.11 4.12 4.13 4.14 4.15 4.16 4.17 4.18 4.19 4.20 4.21 4.22 4.23 4.24 4.25 4.26 4.27 4.28 4.29 4.30 4.31 4.32 4.33 4.34 4.35 4.36 4.37 4.38 4.39 4.40 4.41 4.42 4.43 4.44 4.45 4.46 4.47 4.48 4.49 4.50 4.51 4.52 4.53 4.54 4.55 4.56 4.57 4.58 4.59 4.60 4.61 4.62 4.63 4.64 4.65 4.66 4.67 4.68 4.69 4.70 4.71 4.72 4.73 4.74 曹志耘. 南部吴语语音研究.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02-9. ISBN 7-100-03533-3 (中文(简体)‎). 
  5. ^ 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 香港城市大学语言资讯科学研究中心. 中国语言地图集(第2版) 汉语方言卷.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2-12. ISBN 978-7-100-07054-6 (中文(简体)‎). 
  6. ^ 傅国通 蔡勇飞 鲍士杰 方松熹 傅佐之 郑张尚芳. 吴语的分区(稿). 方言. 1986, (1): 1–7 (中文(简体)‎). 
  7. ^ 中国社会科学院 澳大利亚人文科学院. 中国语言地图集. 香港: 朗文出版(远东)有限公司. 1987. ISBN 0-582-99903-0 (中文(简体)‎). 
  8. ^ 8.00 8.01 8.02 8.03 8.04 8.05 8.06 8.07 8.08 8.09 8.10 8.11 8.12 8.13 傅国通. 方言丛稿. 北京: 中华书局. 2010-9. ISBN 978-7-101-06896-2 (中文(繁体)‎). 
  9. ^ 9.0 9.1 方松熹. 义乌方言研究. 浙江省新闻出版局. 2000-5 (中文(简体)‎). 
  10. ^ 10.00 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10.06 10.07 10.08 10.09 10.10 赵元任. 现代吴语的研究.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1-12. ISBN 978-7-100-08620-2 (中文(繁体)‎).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11.5 11.6 11.7 11.8 11.9 钱乃荣. 当代吴语研究. 上海: 上海教育出版社. 1992-9. ISBN 9787532023554 (中文(简体)‎). 
  12. ^ 朱晓农. 语音学. 北京: 商务印书馆. 2010-3. ISBN 978-7-100-06681-5 (中文(简体)‎). 
  13. ^ 金华市志. 杭州: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92-3 (中文(简体)‎). 
  14. ^ 14.0 14.1 孙宜志. 金华市区方言的语音特点. 浙江教育学院学报. 2009-11, (6): 58–62, 83 (中文(简体)‎). 
  15. ^ 15.0 15.1 项梦冰. 吴语的“鲎”(虹). 长江学术. 2014, (3): 113–122 (中文(简体)‎). 
  16. ^ 梅祖麟. 重纽在汉语方言的反映——兼论《颜氏家训》所论“奇”、“祗”之别. 方言. 2012, (2): 97–103 (中文(简体)‎). 
  17. ^ 17.0 17.1 17.2 施俊. 南部吴语韵母的历史层次及其演变. 浙江大学博士学位论文, 2013.(简体中文)
  18. ^ 18.0 18.1 戴昭铭. 历史音变和吴方言人称代词复数形式的来历. 中国语文. 2000, (3): 252 (中文(简体)‎). 
  19. ^ 19.0 19.1 施俊. 论婺州片吴语的第一人称代词——以义乌方言为例. 中国语文. 2013, (2): 128–136 (中文(简体)‎). 
  20. ^ 袁家骅. 汉语方言概要. 北京: 语文出版社. 2001-1. ISBN 7-80126-474-6 (中文(简体)‎). 
  21. ^ 王健. 汉语方言中与数量词结合的语缀“头”. 复旦大学中文系 常熟理工学院人文系.(简体中文)
  22. ^ 方松熹. 浙江吴语里的若干词法特点. 浙江海洋学院.(简体中文)
  23. ^ 23.0 23.1 23.2 23.3 方婷. 金华土白《约翰福音》(1866)、《马可福音》(1898)研究. 复旦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002.(简体中文)
  24. ^ 20世纪中国学术大典 语言学. 福建教育出版社. 2002-9. ISBN 7-5334-3019-0 (中文(简体)‎). 
  25. ^ 25.0 25.1 侯精一. 现代汉语方言概论. 上海: 上海教育出版社. 2002-10. ISBN 7-5320-8084-6 (中文(简体)‎). 
  26. ^ 公木. 新诗鉴赏辞典. 上海: 上海辞书出版社. 1991-11: 366页. ISBN 7-5326-0115-3 (中文(简体)‎). “大堰河”这名字,小时候只是听口音的,1973年我回家乡,乡亲们谈起这首诗时告诉我,“大堰河”其实是“大叶荷”的误写,我们家乡的土音“大叶荷”和“大堰河”完全一样。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金华话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