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什肯纳兹犹太人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阿什肯纳兹犹太人.

阿什肯纳兹犹太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此条目可能包含原创研究或未查证内容。 (2018年9月27日)请协助补充参考资料以改善这篇条目。详细情况请参见讨论页。
此条目需要补充更多来源。 (2018年9月27日)请协助补充多方面可靠来源以改善这篇条目,无法查证的内容可能会因为异议提出而移除。
阿什肯纳兹犹太人
(阿什肯纳兹希伯来语:יהודי אשכנז‎)
维尔纳·加翁
总人口
1000万[1]–1120万[2]
分布地区
 美国500–600万[3]
 以色列280万[1][4]
 俄罗斯194,000–500,000
 阿根廷300,000
 英国约260,000
 加拿大约240,000
 法国200,000
 德国200,000
 乌克兰150,000
 澳大利亚120,000
 南非80,000
 白俄罗斯80,000
 匈牙利75,000
 智利70,000
 巴西30,000
 荷兰30,000
 摩尔多瓦30,000
 波兰25,000
 墨西哥18,500
 瑞典18,000
 拉脱维亚10,000
 罗马尼亚10,000
 奥地利9,000
 新西兰5,000
 阿塞拜疆4,300
 立陶宛4,000
 捷克3,000
 斯洛伐克3,000
 爱沙尼亚1,000
语言
历史:意第绪语
现代:地方语言,主要为英语希伯来语俄语
宗教信仰
犹太教,部分无宗教
相关族群
其他犹太人黎凡特[5][6][7][8]意大利人伊比利亚人和其他欧洲人[9][10][11][12][13] 撒马利亚人[7]亚述人[7][8]

阿什肯纳兹犹太人意第绪语אשכנזים‎),指的是源于中世纪德国莱茵兰一带的犹太人后裔(阿什肯纳兹在近代指德国)。其中很多人自10世纪至19世纪期间,向东欧迁移。从中世纪到20二十世纪中叶,他们普遍采用意第绪语或者斯拉夫语言作为通用语。其文化和宗教习俗受到周边其他国家的影响。

犹太人在中欧 (1881)
犹太人在中欧 (1881)

在11世纪,阿什肯纳兹犹太人仅占全世界犹太人的3%,然而到1931年他们占有历史最高纪录的92%,现在占世界犹太人的80%[14]。在欧洲有久远历史的犹太群体,除了地中海一带的,大多数属于阿什肯纳兹。最近两个世纪来从欧洲外迁,特别是移民美国的的犹太人相当一部分来自东欧的阿什肯纳兹犹太人。

定义

当今,在全世界范围内没有一个通用的犹太人定义情况下,确切的定义谁是阿什肯纳兹犹太人更为困难。现行定义包括宗教、文化、族裔的几个方式。不过随着社会的变化,一两代人以前还很清楚的定义也变得模糊起来。近年来在以色列,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另外有一个完全不同的含义。

宗教定义

宗教上说,家庭传统和宗教仪式采用阿什肯纳兹习俗的称为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在中世纪,阿什肯纳兹群体开始形成的时候,当时犹太教信仰的权威中心在穆斯林世界:巴格达和伊斯兰统治下的西班牙。由于阿什肯纳兹群体地理位置偏僻远离中心,宗教传统的发展比较独立,他们的希伯来文发音也与其他犹太人有别。在这方面,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和塞法迪犹太人的情况类似。

族裔定义

从族裔上讲,阿什肯纳兹是祖先可追溯到于中欧和东欧的犹太人。在大约一千年的时间里,阿什肯纳兹犹太人虽然与其他人群共处一地,却很少移民、改信或与当地人(包括其他犹太人)通婚,故在生殖上是孤立的。人类基因学家在Y染色体和线粒体研究中,发现某些单倍体型(haplotype)在阿什肯纳兹群体中概率很高[15],然而在普通欧洲人群中却不是这样。

从二十世纪中期开始,很多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开始和其他犹太人和非犹太人通婚。有些犹太人家庭从世界各地收养儿童,并把他们在犹太传统中养大。以前一千五百年来很少见的改信犹太教现象变得普通起来。还有很多接受人工授精的犹太妇女为了避免隐性遗传疾病而采用非犹太人的捐精。最后一个行为还得到了正统派犹太教权威的鼓励,因为匿名的犹太男性捐精人可能因为宗教上的问题使生出来的子女成为杂种。以上几个原因使得靠基因或自线来定义的阿什肯纳兹“民族”变得相当模糊。他们不少根本不是犹太人而是可萨人后人。

在以色列的重组

近年来,在以色列“阿什肯纳兹”有一个全新的用法:凡是来自欧洲,包括欧洲的塞法迪犹太人,统统被称作“阿什肯纳兹”。其他的犹太人(来自也门、库尔德等地),包括身世和伊比利亚半岛无关的,统称“塞法迪”。然而越来越多的异地通婚双方摒弃这种标签。

以色列社会由于其复杂性,多个社会、经济和宗教势力在议会中互相竞争。选举的时候,每个政党公布一个名单,名单上的候选人按照全党得票进入一院制的议会(120个席位)。所有的公民,不论是犹太人、穆斯林基督徒德鲁兹人撒马利亚人等等,都有权投票。选举结束后,占席位最多的政党通过和其他党谈判组建一个大多数联合政府。

一部分以色列选民投票给宗教政党。虽然逐年的选举情况不同,总有几个小党和宗教意义上的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关系密切。以色列宗教意义上的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必须遵守阿什肯纳兹大拉比的宗教裁定。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些宗教意义上的阿什肯纳兹犹太人也必须支持某些以色列政党和宗教利益。

来源

虽然历史资料有限,现在基于文化、语言学和基因证据的共识是阿什肯纳兹群体发源于中东。在公元800-1000年左右其祖先移居法国北方和莱茵兰的时候,带去了巴比伦-塔木德文化基础上的拉比犹太教。阿什肯纳兹犹太人一度广泛使用的意第绪语深受希伯来语和阿拉美语的影响,但却没有希腊语拉丁语影响。最近的人类基因研究也证实很大一部分阿什肯纳兹人的祖先来自中东。

阿什肯纳兹犹太人大多数有南欧人的血统,特别是意大利人[11]

阿什肯纳兹犹太人的至少一位祖先是中国妇女,携带线粒体单倍群M33c2,别处M33c2只能在现代四川省汉族发现[16]。它的父母M33c在现代各种族群 (泰国、西藏、越南、中国大陆)发现。

参考文献

  1. ^ 1.0 1.1 Ashkenazi Jews. The 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 [29 October 20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0-20). 
  2. ^ First genetic mutation for colorectal cancer identified in Ashkenazi Jews. The Gazett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8 September 1997 [2013-07-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4). 
  3. ^ Feldman, Gabriel E. Do Ashkenazi Jews have a Higher than expected Cancer Burden? Implications for cancer control prioritization efforts. Israel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 May 2001, 3 (5): 341–46 [2013-09-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21). 
  4. ^ Statistical Abstract of Israel, 2009, CBS. Table 2.24 – Jews, by country of origin and age (PDF). [22 March 20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4). 
  5. ^ Wade, Nicholas. Studies Show Jews' Genetic Similarity. The New York Times. 9 June 2010 [2013-08-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4). 
  6. ^ High-resolution Y chromosome haplotypes of Israeli and Palestinian Arabs reveal geographic substructure and substantial overlap with haplotypes of Jews (PDF). [2013-08-15].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12-24). 
  7. ^ 7.0 7.1 7.2 Reconstruction of Patrilineages and Matrilineages of Samaritans and Other Israeli Populations From Y-Chromosome and Mitochondrial DNA Sequence Variation (PDF). [2013-08-1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8 May 2013). 
  8. ^ 8.0 8.1 Jews Are The Genetic Brothers Of Palestinians, Syrians, And Lebanese. Science Daily. 2000-05-09 [2013-07-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5). 
  9. ^ Seldin MF, Shigeta R, Villoslada P; 等. European population substructure: clustering of northern and southern populations. PLoS Genet. September 2006, 2 (9): e143 [2018-11-12]. PMC 1564423. PMID 17044734. doi:10.1371/journal.pgen.002014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09). 
  10. ^ Adams SM, Bosch E, Balaresque PL; 等. The genetic legacy of religious diversity and intolerance: paternal lineages of Christians, Jews, and Muslims in the Iberian Peninsula.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December 2008, 83 (6): 725–736. PMC 2668061. PMID 19061982. doi:10.1016/j.ajhg.2008.11.007. 
  11. ^ 11.0 11.1 M. D. Costa and 16 others. A substantial prehistoric European ancestry amongst Ashkenazi maternal lineages.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13, 4 [2015-03-16]. PMC 3806353. PMID 24104924. doi:10.1038/ncomms354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6).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Costa”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12. ^ Jewish Women's Genes Traced Mostly to Europe – Not Israel – Study Hits Claim Ashkenazi Jews Migrated From Holy Land. The Jewish Daily Forward. 12 October 2013 [2015-03-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4). 
  13. ^ Shai Carmi, Ken Y. Hui, Ethan Kochav, Xinmin Liu, James Xue, Fillan Grady, Saurav Guha, Kinnari Upadhyay, Dan Ben-Avraham, Semanti Mukherjee, B. Monica Bowen, Tinu Thomas, Joseph Vijai, Marc Cruts, Guy Froyen, Diether Lambrechts, Stéphane Plaisance, Christine Van Broeckhoven, Philip Van Damme, Herwig Van Marck; 等. Sequencing an Ashkenazi reference panel supports population-targeted personal genomics and illuminates Jewish and European origins. Nature Communications. September 2014, 5 [16 September 2014]. doi:10.1038/ncomms583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3-16). 
  14. ^ Elazar, Daniel J. Can Sephardic Judaism be Reconstructed?. Jerusalem Center for Public Affairs. [2006-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10-22). 
  15. ^ NICHOLAS WADE, New Light on Origins of Ashkenazi in Europe, The New York Times. [2008-0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10). 
  16. ^ Tian Jiao-Yang, Wang Hua-Wei, Li Y. C.; 等. "A Genetic Contribution from the Far East into Ashkenazi Jews via the Ancient Silk Road."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Scientific Reports 5 (February 11, 2015): 8377. PMID 25669617. doi:10.1038/srep08377.

参看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阿什肯纳兹犹太人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