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岛屋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高岛屋.

高岛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此条目需要扩充。 (2017年5月8日)请协助改善这篇条目,更进一步的信息可能会在讨论页或扩充请求中找到。请在扩充条目后将此模板移除。

坐标34°39′53.55″N 135°30′3.44″E / 34.6648750°N 135.5009556°E / 34.6648750; 135.5009556

株式会社高岛屋
株式会社髙島屋
Takashimaya Company, Limited
商业名称 高岛屋(タカシマヤ)、Takashimaya
公司类型 上市公司
股票代号 东证1部8233
大证1部8233
ISIN JP3456000003在维基数据编辑
法人编号 5120001077467
成立 1829年(文政十二年)于京都创立,1919年8月20日
(株式会社高岛屋吴服店)
代表人物 木本 茂(代表取缔役社长
总部 日本 〒542-8510
大阪府大阪市中央区难波五丁目1番5号(南海大楼日语南海ビルディング
产业 零售商
产品 百货专门店、建筑事业、不动产业
、金融、出租业等
营业额 8430.25亿日圆(2008年)
员工人数 6872人(2009年)
实收资本额 560.25亿日圆
结算期 每年2月底
主要股东 日本信托服务银行(12.08%)
日本生命保险相互会社(5.70%)
第一日本信托银行(5.27%)
主要子公司 高岛屋空间开创株式会社 100%
东神开发株式会社 100%
高岛屋信用卡株式会社日语高島屋クレジット 67%
网站 www.takashimaya.co.jp
1922年第一代缅甸的蒙巴顿伯爵路易斯·蒙巴顿参访日本时在旭日旗前穿着高岛屋制服纪念
1922年第一代缅甸的蒙巴顿伯爵路易斯·蒙巴顿参访日本时在旭日旗前穿着高岛屋制服纪念
京都店
京都店
东京新宿店(高岛屋Time Square)
东京新宿店(高岛屋Time Square)
曼谷·Siam Takashimaya
曼谷·Siam Takashimaya


高岛屋[1](日语:髙島屋たかしまや Takashimaya)是一家日本大型连锁百货公司,最初是饭田新七日语飯田新七在1829年创立于京都的织品零售商,之后在1922年踏入百货公司领域,现今已扩店全日本,并与结盟的的百货同业组成“Highland集团日语ハイランドグループ”。海外则在新加坡上海(原计划2019年8月25日关闭[2],后宣布继续经营[3])、胡志明市曼谷设有分店。总店(大阪店)位于大阪难波南海电铁难波站大楼日语南海ビルディング内。

历史

  • 1831年(天保2年) - 饭田新七在京都创业,以义父饭田仪兵卫的出身地近江国高岛郡(今高岛市)命名为“高岛屋”。当时主要售卖二手服装及棉料织品。当时店铺位置为现今之京都银行总行。
  • 1855年(安政2年) - 停止二手服装业务,转为贩售棉料及吴服
  • 1898年(明治31年) - 大阪店开店,设于心斋桥筋
  • 1900年(明治33年) - 东京店开店,设于京桥区日语京橋区西绀屋町(今中央区银座西一丁目)。
  • 1904年(明治37年) - 高岛屋的“髙”字商标注册。
  • 1909年(明治42年) - “高岛屋饭田合名会社”成立,资本额为100万日圆。
  • 1916年(大正5年) - 东京店新址落成,位于京桥区南传马町(今中央区京桥)。贸易部门独立为“高岛屋饭田株式会社”,为今日丸红前身之一。
  • 1919年(大正8年) - 株式会社高岛屋吴服店成立。
  • 1922年(大正11年) - 大阪店新址落成,位于长堀桥筋
  • 1930年(昭和5年)12月 - 株式会社高岛屋吴服店更名为“株式会社高岛屋”。
  • 1932年(昭和7年) - 南海店开店,位于南海电铁难波站内(南海大楼日语南海ビルディング)。
  • 1939年(昭和14年) - 位于长堀桥筋的大阪店闭店。同时南海店改名大阪店,并沿用至今。
  • 1949年(昭和24年)5月 - 股票于大阪证券交易所及东京证券交易所公开发行。
  • 1994年(平成6年) 7月 - 位于台湾 台湾台北市天母大叶高岛屋开店,该店为高岛屋大叶集团合资成立,为高岛屋在亚洲第二间分店。
  • 2008年(平成20年) - 大阪国税局税务调查,发现疑似漏税申报约2亿9500万元。
  • 2008年(平成20年) - 与旗下拥有阪急阪神日语阪神百貨店两家连锁百货的H2O零售公司日语エイチ・ツー・オー リテイリング宣布在合并的目标下进行业务合作。但合并案在2010年破局。

撤出中国市场事件

2012年底高岛屋经过漫长规划决定投资40亿日元进军中国大陆市场[4],其在台湾有漫长的经营历史认为能掌握大中华区的消费走向与爱好,在广阔的市场大展拳脚,然而其初始决策错误导致后续的失败。[5]

当年上海市在东京举办投资说明会被公司高层认为是契机,也顺利利用此一管道联系上海外经贸委处长,不久高岛屋案被列为外国投资促进中心的跟进项目,上海市政府提供前期规划辅导,首先推荐了黄浦区、卢湾区的黄金地段,其次作为备选还提出虹口区等地的开店位置,然而当年度爆发钓鱼台国有化事件,中日关系恶化民间也有敌视情绪,可能受此影响也可能是多种原因考虑,最后店址选在日本侨民和部分外国人比较集中的古北,并未理会外国投资促进中心的建议,[4]然而当地除了侨民这一优势外其余条件都是劣势,发展水平、交通、居民所得、日常人口等都差甚多[6]日经新闻于高岛屋的倒店分析报导中认为地段问题是老牌零售业最不该犯的错误与败笔。当时就有日本业内人士不看好,认为在动线孤悬之处开店,认定大量顾客会专程为了去高岛屋而远程跑去未免太过于高估自己的吸引力。[4]

后来装修完毕后在中日关系低谷低调的开店,果然业绩低落,但经营方认为过了低谷期就会好转,然事后证明一直到7年后倒店整个过程横跨多年都没起色,很难将经营失败单纯归咎于当时的钓鱼台事件。开店半年后专攻市场研究的日本法政大学小川孔辅教授发表对专程上海高岛屋的考察[4]:“投下巨资大张旗鼓地营业6个月后的高岛屋中国1号店居然很悲惨,从1楼到5楼顾客人数只有12人,而为这12人服务的售货员却有大约200人。我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景色。”并建议应该立即关店或是全面撤换商场内营业项目,不能再有以撑待变的幻想。之后数年亏损的岁月里上海店也有部分转型例如餐饮店增多,依然没有挽回局面。日经分析经营人才的选用和价格上也都犯下大错,市面上也有中国消费者反映许多商品比托人跨境网购还贵的怪现象。[6]

之后中国市场基础土壤也发生巨变,众多外资卖场如乐天玛特、玛莎百货、易买得、特易购因各种原因退出,家乐福也将分公司经营权卖给苏宁,显示中国消费者并不再对外国品牌百货有一种景仰而认为其与国内品牌百货无太大差异[4],只从价格与交通便利性考量选择自己方便的去处,此一大环境下几乎高岛屋已经没有营利可能,2019年宣布连续七年亏损8月25日终止营业在连一家分店都未开出的情形下撤退。 [7]而8月23日事件转机,高岛屋宣布由于市政府出面协调房租问题,房东中华企业决定降租,百货暂缓倒闭决定再试一次继续营业。[8]

店铺

日本国内

直营店 / 近畿
直营店 / 关东
直接子公司所属店
  • 株式会社高崎髙岛屋 / 高崎店(群马县高崎市
  • 株式会社岐阜髙岛屋 / 岐阜店(岐阜县岐阜市
  • 株式会社冈山髙岛屋 / 冈山店(冈山市北区
  • Takashimaya FOODMAISON 冈山店(冈山市北区。由冈山髙岛屋经营。)
合资公司所属店
品牌授权提携店

日本国外

参考资料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高岛屋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