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昂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高昂.

高昂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高昂
出生501年
北魏
逝世538年
西魏河阳
职业东魏大将

高昂(501年-538年)[1],字敖曹,以字行,渤海蓨县(今河北省景县东)人,南北朝时期东魏大将。北魏徐州刺史高乾之三弟。父高翼,母张氏,舅张元宾。

生平

早年

年少时即气势豪壮,长大后风流倜傥,胆力过人,龙眉豹颈,姿体雄异。其父高翼为其求得严师,令其对子严加捶挞。可是高昂不遵师训,到处走动,并且常说:“男儿当横行天下,自取富贵,谁能端坐读书作老博士也”[2]与其兄长高乾游侠,抢夺人财,还因为向博陵崔氏的崔圣念之女求婚不成,就与兄长高乾绑架了崔女,又建议高乾强奸她,败行甚多,当地人敢怒而不敢言。

获授官爵

北魏建义元年(528年)六月,高昂与高乾聚集流民于河、济之间起事,响应葛荣起义,并受其官爵,屡破魏军。由于高乾与魏帝有旧交,便奉旨归降。高昂被任命为通直散骑侍郎,封武城县伯,食邑五百户。柱国大将军尔朱荣认为高氏兄弟叛而后降,不应再居近要。高氏兄弟闻后,便主动解官而归。二人在乡里暗中搜集勇士,继续进行抄掠。尔朱荣闻后,怀恨在心,便密令刺史元嶷将高昂诱俘,与薛修义同囚于晋阳[3]

北魏永安三年(530年)九月,尔朱荣入洛阳,掌握北魏军政大权,高昂也被押到驼牛署。是月,北魏孝庄帝元子攸因不满尔朱荣遥控朝政,将其诱杀,高昂也被放出。尔朱氏家族闻讯后,四处起兵,围攻魏都洛阳。孝庄帝亲至大夏门进行指挥,时高昂刚被释放,感孝庄帝之恩,遂“被甲横戈,志凌劲敌”。并与其侄高长命等率军而进,所向披靡,孝庄帝及观者莫不壮之[4]。孝庄帝即以高乾为河北大使,以高敖曹为直阁将军,赐帛千匹,一起招兵买马,作为抵御尔朱氏军进攻的支援力量。并亲送高氏兄弟到黄河岸边,令他们回冀州招集乡曲,积极准备。孝庄帝还举酒指水说:“卿兄弟冀部豪杰,能令士卒致死,京城倘有变,可为朕河上一扬尘”。高乾垂泪受诏,高昂也持剑起舞,誓以必死[5]

投奔高欢

北魏永熙二年(533年),高乾被魏孝武帝元修所杀,孝武帝还暗中派东徐州刺史潘绍业杀高昂。高昂已知高乾被杀,便于中途将潘绍业俘虏,在袍领中搜出敕书,高昂遂率十余骑至晋阳,投奔高欢[6][7]。高欢于韩陵山大破尔朱氏军后,即以晋阳为根基,遥控朝政。魏孝武帝元修不满,遂于永熙三年(534年)四月,下诏宇文泰为侍中、骠骑大将军、关西大都督。五月,下诏戒严,准备讨伐高欢。同年六月,高欢以清君侧诛杀斛斯椿为名,调集大军南下,以其弟、定州刺史高琛镇守晋阳,以高昂领兵为前锋,向北魏都城洛阳开进。七月二十九日,高欢军进入洛阳,高昂率500劲骑追魏帝至陕西,不及而还。同年九月,高昂晋升为豫州刺史,仍然讨伐三荆诸州不归附的势力,皆为他所平。同年十月,高欢在洛阳立清河王世子元善见为帝,是为孝静帝,改年号天平。并迁都邺城,史称东魏。以高昂为侍中、司空,高昂因其兄高乾死于此位,所以不拜,并于​​次年二月,转任为司徒[8]。同时,宇文泰于十月领军攻入潼关,斩守将薛瑜,还军长安,晋升为大丞相。同年十二月,逃入长安的魏帝元修因饮毒酒身亡。翌年正月,宇文泰等拥立元宝炬为帝,是为文帝。改年号大统,史称西魏

东西魏潼关之战

东魏天平三年(536年)十二月,丞相高欢兴兵三路进攻西魏,以高昂攻打上洛,大都督窦泰攻打潼关,亲率大军进兵蒲阪。东魏天平四年(537年)正月,高昂渡河后,山道峻隘,高昂率军自商山转斗而进兵,所向披靡,遂攻打上洛。上洛人杜窋向高昂投降,高昂以杜窋为向导进行攻城。守将西魏洛州刺史泉企固守十余日,其子泉元礼、泉仲遵也督军力战。不久,泉仲遵眼睛受伤,不能再战,高敖曹遂攻克上洛,俘虏泉企及将帅数十人。高昂以杜窋为洛州刺史。当时高昂为流矢所中,身受重伤,他对部下说:“吾以身许国,死无恨矣,所可叹息者,不见季式作刺史耳”。高欢听闻后,即以高昂之四弟高季式为济州刺史[9][10]。高昂本拟向蓝田关进攻,却因得知窦泰兵败,加上高欢召他回军,只好自上洛撤军。高昂不忍放弃兵将,率军力战,得以全军而还。回军后,高敖曹仍为军司、大都督,统七十六都督,与司空、西道大行台侯景治兵于武牢[11]

沙苑之战

同年八月,高欢为了一雪东西魏潼关之战之败,报大将窦泰战死之仇,再次率军进攻西魏。宇文泰率领李弼等十二名将领进攻东魏,以北雍州刺史于謹为前锋,连克盘豆、桓农,俘获东魏军八千人。闰九月,东魏丞相高欢亲率兵二十万还击西魏军,直攻蒲津,进驻许原西。另以高昂率军三万进攻河南。当时关中正值饥荒,宇文泰的部属不满一万人,于恒农驻军五十余日后,听闻高欢即将渡河,乃引兵入关,高昂遂围攻恒农[12]。十月初,宇文泰率领西魏军于沙苑设置埋伏,大败东魏军。高欢率领残兵渡河北逃,损失士卒八万余人。半月后,西魏军再次攻打东魏,向洛阳挺进。高昂闻高欢战败后,遂撤其围,退保洛阳。不久,西魏大将独孤信进军至新安,高昂只得率军退至黄河以北,独孤信遂占据金墉城。[13]

河桥之战

东魏元象元年(538年),东魏兴兵进攻西魏,以高昂与侯景等领兵围攻金墉,丞相高欢率军殿后。西魏金墉守将独孤信闭城固守。侯景下令纵火,金墉城内外官房民宅仅剩十之二三。西魏文帝元宝炬得知金墉告急,即与丞相宇文泰率军东下,增援金墉,同时,命开府仪同三司李弼、车骑大将军达奚武率领1000骑兵为前锋。

同年八月,宇文泰等抵达谷城。东魏将领莫多娄贷文在孝水战败被杀。宇文泰等进抵瀍水东岸,迫使侯景等趁夜解除对金墉的包围,退馈。初四(即538年9月13日),宇文泰又大破东魏军,东魏军北遁[14]。宇文泰随即集中精兵猛攻高昂,高昂由于轻敌,全军覆没。高昂单骑而逃,投河阳南城,但守将北豫州刺史高永乐与高昂不合,遂闭门不受。高昂又仰呼求绳,仍不得。不久,追兵至,高昂只得藏在桥下,追兵见高昂从人持金带,便问高昂藏于何处,从人指桥以示。高昂知其不免,便说:“来!与汝开国公”。追兵遂斩去其首级,当时年仅三十八岁。[1]高欢听闻高昂战死,如丧肝胆,杖罚高永乐二百,追赠高昂使持节侍中、都督冀、定、沧、瀛、殷五州诸军事、太师、大司马、太尉公、录尚书事、冀州刺史,谥号“忠武”[15][16]

参考文献

  1. ^ 1.0 1.1 此处从《北齐书》中华版卒年三十八。如按其他版本取卒年四十八,则高昂生于491年,比其兄高乾早出生六年,不取。
  2. ^ 北齐书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三 高昂传》:长大后更是倜傥。昂,字敖曹,乾第三弟。幼稚时,便有壮气。长而俶傥,胆力过人,龙眉豹颈,姿体雄异。其父为求严师,令加捶挞。昂不遵师训,专事驰骋,每言男儿当横行天下,自取富贵,谁能端坐读书作老博士也。
  3. ^ 北齐书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三 高昂传》:建义初,兄弟共举兵,既而奉旨散众,仍除通直散骑侍郎,封武城县伯,邑五百户。乾解官归,与昂俱在乡里,阴养壮士。尔朱荣闻而恶之,密令刺史元仲宗诱执昂,送于晋阳。
  4. ^ 北齐书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三 高昂传》: 永安末,荣入洛,以昂自随,禁于驼牛署。既而荣死,魏庄帝既引见劳勉之。时尔朱既隆还逼宫阙,帝亲临大夏门指麾处分。昂既免缧绁,被甲横戈,志凌劲敌。乃 与其从子长命等推锋径进,所向披靡。帝及观者莫不壮之。即除直阁将军,赐帛千疋。
  5. ^ 资治通鉴 卷一百五十四》:荣之入洛也,以高敖曹自随,禁于驼牛署。荣死,帝引见,劳勉之。兄乾自东冀州驰赴洛阳,帝以乾为河北大使,敖曹为直阁将军,使归,招集乡曲为表里形援。帝亲送之于河桥,举酒指水曰:“卿兄弟冀部豪杰,能令士卒致死,京城倘有变,可为朕河上一扬尘。”乾垂涕受诏,敖曹援剑起舞,誓以必死。
  6. ^ 资治通鉴 卷一百五十六》: 高乾将之徐州,魏主闻其漏泄机事,乃诏丞相欢曰:“乾邕与朕私有盟约,今乃反复两端。”欢闻其与帝盟,亦恶之,即取乾前后数启论时事者遣使封上。帝召乾, 对欢使责之,乾曰:“陛下自立异图,乃谓臣为反复,人主加罪,其可辞乎!”遂赐死。帝又密敕东徐州刺史潘绍业杀其弟敖曹,敖曹先闻乾死,伏壮士于路,执绍 业,得敕书于袍领,遂将十余骑奔晋阳。
  7. ^ 北齐书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三 高昂传》:兄乾被杀,乃将十余骑奔晋阳,归于高祖。及斛斯椿衅起,高祖南讨,令昂为前驱。武帝西遁,昂率五百骑倍道兼行,至于崤陕,不及而还。
  8. ^ 北齐书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三 高昂传》:寻行豫州刺史,仍讨三荆诸州不附者,并平之。天平初,除侍中、司空公。昂以兄乾薨于此位,固辞不拜,转司徒公。
  9. ^ 资治通鉴 卷一百五十七》:高敖曹自商山转斗而进,所向无前,遂攻上洛。郡人泉岳及弟猛略与顺阳人杜窋等谋翻城应之,洛州刺史泉企知之,杀岳及猛略。杜窋走归敖曹,敖曹以为乡导而攻之。敖曹被流矢,通中者三,殒绝良久,复上马,免胄巡城。企固守旬余,二子元礼、仲遵力战拒之,仲遵伤目,不堪复战,城遂降。企见敖曹曰:“吾力屈,非心服也。”敖曹以杜窋为洛州刺史。敖曹创甚,曰:“恨不见季式作刺史。”丞相欢闻之,即以高季式为济州刺史。
  10. ^ 北齐书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三 高昂传》:时高祖方有事关陇,以昂为西南道大都督,径趣商洛。山道峻隘,已为寇所守险,昂转鬭而进,莫有当其锋者。遂攻克上洛,获西魏洛州刺史泉企,并将帅数十人。会窦泰失利,召昂班师。时昂为流矢所中,创甚,顾谓左右曰:“吾以身许国,死无恨矣,所可叹息者,不见季式作刺史耳。”高祖闻之,既驰驿启季式为济州刺史。
  11. ^ 北齐书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三 高昂传》:昂还,复为军司大都督,统七十六都督,与行台侯景治兵于武牢。
  12. ^ 资治通鉴 卷一百五十七》:东魏丞相欢将兵二十万自壶口趣蒲津,使高敖曹将兵三万出河南。时关中饥,魏丞相泰所将将士不满万人,馆谷于恒农五十余日,闻欢将济河,乃引兵入关,高敖曹遂围恒农。……欢知不可攻,乃涉洛,军于许原西。泰至渭南,征诸州兵,皆未会。欲进击欢,诸将以众寡不敌,请待欢更西以观其势。
  13. ^ 资治通鉴 卷一百五十七》:冬,十月,壬辰,泰至沙苑,距东魏军六十里。……欢闻泰至,癸巳,引兵会之。候骑告欢兵且至,泰召诸将谋之。开府仪同三司李弼曰:“彼众我寡,不可平地置陈,此东十里有渭曲,可先据以待之。”泰从之,背水东西为陈,李弼为右拒,赵贵为左拒,命将士皆偃戈于苇中,约闻鼓声而起。……东魏兵望见魏兵少,争进击之,无复行列。兵将交,丞相泰鸣鼓,士皆奋起,于谨等六军与之合战,李弼等帅铁骑横击之,东魏兵中绝为二,遂大破之。魏加丞相泰柱国大将军,李弼等十二将皆进爵增邑有差。高敖曹闻欢败,释恒农,退保洛阳。……独孤信至新安,高敖曹引兵北度河。信逼洛阳,洛州刺史广阳王湛弃城归邺,信遂据金墉城。
  14. ^ 资治通鉴 卷一百五十八》:八月,庚寅,丞相泰至谷城,侯景等欲整陈以待其至,仪同三司太安莫多娄贷文请帅所部击其前锋,景等固止之。贷文勇而专,不受命,与可朱浑道元以千骑前进。夜,遇李弼、达奚武于孝水。弼命军士鼓噪,曳柴扬尘,贷文走,弼追斩之,道元单骑获免,悉俘其众送恒农。泰进军瀍东,侯景等夜解围去。辛卯,泰帅轻骑追景至河上,景为陈,北据河桥,南属邙山,与泰合战。泰马中流矢惊逸,遂失所之。泰坠地,东魏兵追及之,左右皆散,都督李穆下马,以策抶泰背骂曰:“笼东军士!尔曹主何在,而独留此?”追者不疑其贵人,舍之而过。穆以马授泰,与之俱逸。
  15. ^ 资治通鉴 卷一百五十八》:魏兵复振,击东魏兵,大破之,东魏兵北走。京兆忠武公高敖曹,意轻泰,建旗盖以陵陈,魏人尽锐攻之,一军皆没,敖曹单骑走投河阳南城。守将北豫州刺史高永乐,欢之从祖兄子也,与敖曹有怨,闭门不受。敖曹仰呼求绳,不得,拔刀穿阖未彻而追兵至。敖曹伏桥下,追者见其从奴持金带,问敖曹所在,奴指示之。敖曹知不免,奋头曰:“来!与汝开国公。”追者斩其首去。高欢闻之,如丧肝胆,杖高永乐二百,赠敖曹太师、大司马、太尉。
  16. ^ 北齐书 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三 高昂传》:元象元年,进封京兆郡公,邑一千户。与侯景等同攻独孤如愿于金墉城,周文帝率众救之。战于邙阴,昂所部失利,左右分散,单马东出,欲取河阳南城,门闭不得入,遂为西军所害,时年四十八。赠使持节侍中、都督冀定沧瀛殷五州诸军事、太师、大司马、太尉公、录尚书事、冀州刺史,谥忠武。
  • 北齐书》卷二十一 列传第十三 高昂传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高昂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