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牧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鲍牧.

鲍牧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鲍牧
鲍氏
时代春秋
国家齐国
身份齐国大夫
逝世日期前487年
子女鲍息

鲍牧(?-?),鲍氏,鲍叔牙的后代,鲍国的曾孙。中国春秋时期齐国的大夫。

前490年,齐景公病重,授命国夏高张立少子公子荼为太子,放逐群公子,迁他们至东莱。景公死后,国夏与高张共立荼为国君,是为晏孺子,国夏、高张左右秉政。前489年六月,田乞表面上与两位上卿关系融洽,暗地里从恿大夫们及早谋反,大夫们畏惧国、高两家,所以都听从田乞。于是,田乞与鲍牧率兵进宫叛乱,攻打高、国两家。高张知道后与国夏一起营救晏孺子。孺子的军队很快被打败,田乞乘胜追击国夏,国夏逃亡到莒国。军队返回,杀死高张,晏圉及弦施奔鲁[1][2]。于是鲍牧为右相,陈乞为左相,立国书高无平以继国、高二氏之祀。与此同时,安孺子只得数岁,听命于众大臣,不能自立。田乞用计逼鲍牧及众大夫拥立公子阳生为国君,是为齐悼公。将安孺子安置于骀,随后将其弑杀[3][4]

当初,悼公出走鲁国时,季康子曾把妹妹季姬许配给悼公为妻,悼公即位后,派人去接季姬回齐国,因季姬把她与季康子的叔父季鲂侯私通的事告诉季康子,季康子不敢把她送到齐国。悼公大怒,于前487年五月发动齐鲍牧攻鲁之战,派鲍牧率齐军伐鲁国,取讙及阐两地[5]

其后,鲍牧问众公子是否愿意拥有千乘战车而成为君主。不料公子们把这些话告诉悼公,悼公便用计骗鲍牧自愿流放至潞地,在那里诛杀他[6]

悼公诛杀鲍牧后,立其子鲍息为大夫,以存鲍叔牙之祀。

参见

参考文献

  1. ^ 春秋左氏传 哀公六年》:齐陈乞伪事高国者,每朝必骖乘焉,所从必言,诸大夫 曰,彼皆偃蹇,将弃子之命,皆曰,高国得君,必偪我,盍去诸,固将谋子,子早图之,图之莫如尽灭之,需事之下也,及朝,则曰,彼虎狼也,见我在子之侧,杀我无日矣,请就之位,又谓诸大夫曰,二子者祸矣,恃得君而欲谋二三子,曰,国之多难,贵宠之由,尽去之而后君定,既成谋矣,盍及其未作也,先诸作而后悔,亦无及也,大夫从之,夏,六月,戊辰,陈乞鲍牧及诸大夫以甲入于公宫,昭子闻之,与惠子乘如公,战于庄,败,国人追之,国夏奔莒,遂及高张晏圉,弦施来奔。
  2. ^ 史记·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景公太子死,后有宠姬曰芮子,生子荼。景公病,命其相国惠子与高昭子以子荼为太子。景公卒,两相高、 国立荼,是为晏孺子。而田乞不说,欲立景公他子阳生。阳生素与乞欢。晏孺子之立也,阳生奔鲁。田乞伪事高昭子、国惠子者,每朝代参乘,言曰:“始诸大夫不欲立孺子。孺子既立,君相之,大夫皆自危,谋作乱。”又绐大夫曰:“高昭子可畏也,及未发先之。”诸大夫从之。田乞、鲍牧与大夫以兵入公室,攻高昭子。昭子闻之,与国惠子救公。公师败。田乞之众追国惠子,惠子奔莒,遂返杀高昭子。晏(孺子)[圉]奔鲁。
  3. ^ 史记·卷四十六·田敬仲完世家第十六》:田乞使人之鲁,迎阳生。阳生至齐,匿田乞家。请诸大夫曰:“常之母有鱼菽之祭,幸而来会饮。”会饮田氏。田乞盛阳生橐中,置坐中央。发橐,出阳生,曰: “此乃齐君矣。”大夫皆伏谒。将盟立之,田乞诬曰:“吾与鲍牧谋共立阳生也。”鲍牧怒曰:“大夫忘景公之命乎?”诸大夫欲悔,阳生乃顿首曰:“可则立之,不可则已。”鲍牧恐祸及己, 乃复曰:“皆景公之子,何为不可!”遂立阳生于田乞之家,是为悼公。乃使人迁晏孺子于骀,而杀孺子荼。悼公既立,田乞为相,专齐政。
  4. ^ 春秋左氏传 哀公六年》:冬,十月,丁卯,立之,将盟,鲍子醉而往,其臣差车鲍点,曰,此谁之命也,陈子曰,受命于鲍子,遂诬鲍子曰,子之命也,鲍子曰,女忘君之为孺子牛,而折其齿乎,而背之也,悼公稽首曰,吾子奉义而行者也,若我可,不必亡一大夫,若我不可,不必亡一公子,义则进,否则退,敢不唯子是从,废兴无以乱,则所愿也,鲍子曰,谁非君之子,乃受盟,使胡姬以安孺子如赖,去鬻姒,杀王甲,拘江说,囚王豹于句窦之丘,公使朱毛告于陈子曰,微子则不及此,然君异于器,不可以二,器二不匮,君二多难,敢布诸大夫,僖子不对而泣,曰,君举不信群臣乎,以齐国之困,困又有忧,少君不可以访,是以求长君,庶亦能容群臣乎,不然,夫孺子何罪,毛复命,公悔之,毛曰,君大访于陈子,而图其小,可也,使毛迁孺子于骀,不至,杀诸野幕之下,葬诸殳冒淳。
  5. ^ 春秋左氏传 哀公八年》:五月,齐鲍牧帅师伐我,取讙及阐。
  6. ^ 春秋左氏传 哀公八年》:鲍牧又谓群公子曰,使女有马千乘乎,公子愬之,公谓鲍子,或谮子,子姑居于潞以察之,若有之,则分室以行,若无之,则反子之所,出门,使以三分之一行,半道,使以二乘,及潞,麇之以入,遂杀之。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鲍牧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