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印度尼西亚立法机构选举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1955年印度尼西亚立法机构选举.

1955年印度尼西亚立法机构选举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1955年印度尼西亚立法机构选举

← 1939 1955年9月29日 (1955-09-29) 1971 →

人民代表会议英语People's Representative Council257席
  第一大党 第二大党 第三大党
 
政党 印度尼西亚民族党 马斯友美党 伊斯兰教士联合会
上届结果
赢得议席 57 57 45
民选得票 8,434,653 7,903,886 6,955,141
得票率 22.3% 20.9% 18.4%

前任时任总理

布尔汉丁·哈拉哈普

当选总理

阿里·沙斯特罗阿米佐约

印度尼西亚政府与政治
系列条目
“建国五项原则”(国家精神)
宪法英语Constitution of Indonesia
外交英语Foreign relations of Indonesia

印度尼西亚(印尼)在1955年9月29日举行自独立以来的第一次立法机构选举,改选新一届人民代表会议(国会)257个议席,当届国会将取代原有的临时国会。按照原定计划,本届选举应在1946年举行,然而选举日期却因为独立革命和政界以内的阻力而一再延迟。直至1953年,印尼政府才颁布选举法,并公布选举时间表。虽然竞选期间曾经出现筹备工作进度滞后、政党之间的争论、攻击,以至于散播谣言等问题,不过选举最终仍然能够顺利举行。本次选举的投票率是91.54%,其中投下有效票的选民占选民总数的87.65%。

普选点票最终结果显示,印度尼西亚民族党马斯友美党、伊斯兰教士联合会(伊联)和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印尼共)在大选中合共得到将近80%的选票,并成为印尼四大政党,而在选举中赢得国会议席的政党则有28个,多于参与临时国会的20个政党。伊联在大选中佳绩、马斯友美党低于预期的得票率,以及印度尼西亚社会党、平民党的挫败都令人们感到意外。各党得票在地域上的分布情况并不均匀,例如四大政党当中,其中三个政党就是在爪哇岛赢得大部分得票。

虽然印尼的政治领袖曾经希望立法选举可以稳定政局,不过立法选举产生的内阁却因为内部分歧而无法运作,而选举产生的国会也在四年后被苏卡诺颁令解散。当时苏卡诺恢复1945年宪法,重新实行总统内阁制,削弱国会的权力,至此印尼的自由民主时期也宣告终结。印尼直至1999年才举行第二次自由的立法机构选举

背景

印尼第一届立法选举原定在1946年1月进行,不过由于当时印度尼西亚独立革命还在进行中,所以在这个时候举行选举并不可行。革命结束后,历届内阁都有把举行大选的事宜列入政治纲领当中。在1950年9月至1951年4月期间执政的纳席尔内阁曾经在1951年2月提出一份选举法案,不过这个内阁却在法案交由临时人民代表会议(国会,立法机构)辩论之前垮台。随后以苏基曼·维尔约桑佐约为首的下一届内阁曾经举行过一些地方选举[1]。到了1952年2月,韦洛坡内阁终于提出了选民登记法案,不过临时国会一直到当年9月才开始就这份法案进行讨论,原因是国内政党对法案提出了林林总总的反对意见。研究印尼政治的澳洲学者赫尔伯特·法伊特(Herbert Feith)表示反对法案的原因有三种:一、国会议员担心自己会在立法选举中失去议席,二、国会议员担心选民可能会转而支持伊斯兰政党,三、当局实行根据《1950年临时宪法》而设立的选举制度会令代表爪哇岛以外各地人民的国会议员人数有所减少[2]。韦洛坡内阁之前的几届内阁都是因为推出有争议的措施而倒台的,而这几届内阁如果提出选举法案,就会令在朝各党陷入激烈斗争,并引致内阁倒台。这几届内阁也关注竞选活动可能会带来政治冲突[3]。然而,很多政治领袖都希望印尼可以举行立法选举,因为当时的临时国会是印尼对前宗主国荷兰妥协后设立的立法机构,缺乏民意基础。他们也相信立法选举会令政局更为稳定[4]。及至1952年10月17日,一群全副武装的士兵到总统府前要求解散临时国会,是为“1952年10月17日事件”,这次事件令所有政党都提出更强烈的要求——提前举行立法选举。韦洛坡内阁在11月25日向临时国会提交一份选举法案,而临时国会则以18周的事件完成有关该法案的辩论,以及关于该法案的200份修正案的审议,并在1953年4月1日通过法案,选举法也在当日正式生效。选举法向所有年满18岁的人士和已婚者赋予投票权,并规定每个立法机构议席所对应的人口数目应为15万人[5]

选举法案通过后,韦洛坡内阁便开始任命选举委员会委员。选举委员会应该由独立人士担任主席,每个在朝政党在委员会当中也应该有一个席位,不过印度尼西亚民族党(民族党)却抗议政府没有任命该党任何党员为选举委员会委员,这项争议直至6月2日韦洛坡内阁倒台的时候也还是没有解决[6]

继韦洛坡之后担任总理阿里·沙斯特罗阿米佐约在1953年8月25日宣布将自1954年1月起执行选举日程,为期16个月。到了11月4日,政府又宣布了新一届选举委员会的人员组成,委员会由民族党党员S·哈迪库苏莫(S. Hadikusomo)担任主席,委员会当中还包括来自所有参与内阁的政党——伊斯兰教士联合会(伊联)、印尼伊斯兰联盟党、印度尼西亚人民党全国人民党、劳工党、印度尼西亚农民阵线(Barisan Tani Indonesia, BTI),以及支持政府的政党——伊斯兰教育联合会和印尼基督教党的代表[7]

竞选活动

选举临近之际在街头展示、附有各党标志的竞选海报
选举临近之际在街头展示、附有各党标志的竞选海报

法伊特指出,临时国会在1953年4月1日通过了选举法案,并从而展开1955年立法选举第一阶段的竞选活动;而选举委员会则在1954年5月31日审批通过了参选政团的竞选标志,并展开第二阶段的竞选活动[8]

在选举法案通过并生效的时候执政的内阁是由伊斯兰政党马斯友美党和民族主义政党民族党组成的联合政府。随后两届内阁也是联合政府,不过在这两届内阁当中,上述两个政党之中其中一个必定是参与执政联盟的政党,而另一个则是反对党。因此,这届立法选举的主要议题就是两党就伊斯兰教在国家的作用而展开的争论。马斯友美党否认他们的目标就是把印尼变成一个伊斯兰国,而民族党则注重提到该党支持建国五项原则的立场并不是反伊斯兰教。在这场争论当中,该国另外两个主要伊斯兰政党——伊联和伊斯兰联盟党都表态支持马斯友美党。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印尼共)也是影响选举的因素之一,他们曾经在竞选活动中提到因为内阁政策一直具备的帝国主义本质而产生的贫穷问题和贫民问题。马斯友美党曾经试图划清印尼共和其他政党之间的界线,并指控印尼共是苏联的工具[9]

在竞选期间,人们很少会讨论到各党的政纲。当时不论是在城市还是农村,在街上都可以看到各党的标志(不论有没有附上口号),这些标志也可以在私人住宅、公共建筑、巴士、树木和年历上找到。印尼共曾经发起了一次非同寻常的推广运动,在不同的地方展示其党徽,这样做人们就能够记住这个党徽。印尼共把举办农具共享活动、建设灌溉渠道等社会活动当作其竞选活动的基础,并希望在立法选举之后建立起恒常的支持基础[10]

1955年印尼立法机构选举选区分界图
1955年印尼立法机构选举选区分界图

在竞选活动的最后几个月里,印尼的主要政党都集中在村级组织负责的范围进行选民教育。这一阶段的竞选活动出现了游说和威胁的行为[11]

各党领袖都在九月期间马不停蹄到全国各地拉票,而各党也在这时增加党报的发行量,并向公众免费派发党报;这些每日发行的报章都含有攻讦敌对政党的报导。到了这个时候,农村竞选活动的重心已经由大型竞选集会变成小型聚会和面向每家每户的拜票工作[12]

筹备工作与选举日

苏卡诺总统在投票日当天到票站投票
苏卡诺总统在投票日当天到票站投票

虽然选举委员会在1955年4月的时候便已经宣布立法选举将在9月29日举行,不过到了7月、8月初,筹备工作的进度却比原定计划落后。按照原计划票站委员会委员任命程序应在8月1日展开,不过在很多地方,这项程序一直到9月初才开始进行。不过新闻部长却在9月8日表示选举可以在9月29日举行(某些还没完成选举筹备工作的地区除外)。经过一轮紧张忙乱的工作之后,票站委员会在投票日也已经准备就绪。此外,苏卡诺总统在8月17日发表独立日演说的时候说过任何为选举设置障碍的人都是“革命的叛徒” [13]

有的谣言在选举日临近的时候便已经开始在坊间散布开来,这包括在爪哇岛内散播,并引起恐慌的投毒谣言。当时当地也出现了店主囤积货物的情况。很多地方的居民都在选举日前数天自发在入夜后结束商店和市场的运作,并留在家中[14]

很多选民在选举日当天清晨便已经在票站外等候,直至上午7时票站开放为止。人们发觉那一天其实并没有坏事发生,所以当日的气氛也很平静。在这次选举中投票的选民人数占全部选民的91.54%,而投下有效票的选民则占全部选民的87.65%。如果把在选民登记期至投票日期间死亡的人士计算在内的话,没有投票的选民只占全部选民的6% [15]

选举结果

在1955年立法选举各参选政党的得票率。有四个政党在选举中合共赢得80%的选票。
在1955年立法选举各参选政党的得票率。有四个政党在选举中合共赢得80%的选票。

在这次选举中,伊联的竞选活动大获成功,他们赢得了45个国会议席,这远高于伊联所拥有的临时国会议席总数(8席)。令人们感到意外的是,马斯友美党在大选中的得票率少于预期,而社会党和平民党在大选中的表现也未如理想[16]。在得票率方面,四大政党(民族党、马斯友美党、伊联和印尼共)和其他政党之间的差距很大,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赢得国会议席的政党数目增加了:拥有临时国会议席的政党共有20个,而在这届选举中赢得议席的政党则有28个;在新一届国会中拥有最多议席的政党也只是拥有22%的国会议席[17]

各党得票在地域上的分布情况并不一致。虽然当时爪哇岛的人口只占印尼总人口的66.2%,不过在这次选举中,民族党在爪哇岛的得票占其总票数的85.97%,伊联在爪哇岛的得票占其总票数的85.6%,而印尼共在爪哇岛的得票则占其总票数的88.6%。反而马斯友美党在爪哇岛的得票只是占其总票数的51.3%;不在爪哇岛居住的印尼人当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把票投给了马斯友美党[18]

政团 得票 % 席位
印度尼西亚民族党Partai Nasional Indonesia,PNI) 8,434,653 22.3 57
马斯友美党Masjumi 7,903,886 20.9 57
伊斯兰教士联合会(Nahdatul Ulama,NU) 6,955,141 18.4 45
印度尼西亚共产党Partai Komunis Indonesia,PKI) 6,176,914 16.4 39
印尼伊斯兰联盟党(Partai Syarikat Islam Indonesia,PSII) 1,091,160 2.9 8
印尼基督教党(Partai Kristen Indonesia,Parkindo) 1,003,325 2.6 8
天主教党(Partai Katolik 770,740 2.0 6
印度尼西亚社会党(Partai Sosialis Indonesia,PSI) 753,191 2.0 5
印尼独立拥护者联盟(Ikatan Pendukung Kemerdekaan Indonesia,IPKI) 541,306 1.4 4
伊斯兰教育联合会(Persatuan Tarbiah Islamiah,Perti) 483,014 1.3 4
全国人民党(Partai Rakyat Nasional,PRN) 242,125 0.6 2
劳工党(Partai Buruh 224,167 0.6 2
建国五项原则捍卫运动(Gerakan Pembela Pancasila,GPPS) 219,985 0.6 2
印度尼西亚人民党(Partai Rakyat Indonesia,PRI) 206,261 0.5 2
印度尼西亚共和国警务人员联会(Persatuan Pegawai Polisi Republik Indonesia,PPPRI) 200,419 0.5 2
平民党(Musyawarah Rakyat Banyak,Murba) 199,588 0.5 2
印度尼西亚国籍协商会(Badan Permusyawaratan Kewarganegaraan Indonesia 178,887 0.5 1
大印度尼西亚联盟-翁索内戈罗派(Partai Persatuan Indonesia Raya - Wongsonegoro 178,481 0.5 1
印度尼西亚运动(Gerakan Indonesia 154,792 0.4 1
印度尼西亚平民主义人民联盟(Persatuan Rakyat Marhaen Indonesia,Permai) 149,287 0.4 1
达雅族团结党(Partai Persatuan Dayak 146,054 0.4 1
大印度尼西亚联盟-哈宰林派(Partai Persatuan Indonesia Raya - Hazairin 114,644 0.3 1
伊斯兰塔里卡团结党(Partai Persatuan Tharikat Islamiyah,PPTI) 85,131 0.2 1
伊斯兰教徒胜利团(Angkatan Kemenangan Umat Islam,AKUI) 81,454 0.2 1
乡村人民党(Partai Rakyat Desa,PRD) 77,919 0.2 1
独立印尼人民党(Partai Rakyat Indonesia Merdeka,PRIM) 72,523 0.2 1
共产主义青年团党(Partai ACOMA / Angkatan Communis Muda 64,514 0.2 1
R·苏约诺·普拉维罗苏达索(R.Soedjono Prawirisoedarso) 53,305 0.1 1
其他政党、政团和独立候选人 1,022,433 2.7 1
总计 37,785,299 100% 257

后续

参与布尔汉丁·哈拉哈普内阁的政党在立法选举中的表现不佳,这对哈拉哈普内阁来说是一次沉重的打击。参与哈拉哈普内阁的政党当中,伊联和伊斯兰联盟党在选举中表现较好,不过这两个政党当初是在不情愿的情况下加入哈拉哈普内阁的,在内阁当中两党的势力也比较弱。这个情况令内阁陷入两难:把大部分内阁职位拱手相让给伊联和伊斯兰联盟党,或者目送伊联和伊斯兰联盟党离开内阁。由于选举结果不明朗,所以印尼的政党又要向其他政党就组阁问题进行讨论和谈判[19]。最终原哈拉哈普内阁在1956年1月失去伊联的支持,并在3月倒台,取而代之的则是由阿里组建、由民族党、马斯友美党和伊联组成的的第二个内阁,不过这个内阁后来却因为内部分歧而无法正常运作[20]

新一届国会会期4年,第一次会议在1956年3月26日召开。苏卡诺总统在国会开幕仪式上发表演说的时候说印尼应该设立自己的一套民主制度,而不是西方的“百分之五十加一”式民主制度,以及政府与反对党在国会内的较量。苏卡诺在随后几年又继续详细说明由自己设想,和一个崭新的政治体制有关的概念(konsepsi),指出印尼民族主义、宗教和共产主义势力必须合组纳萨贡(Nasakom)[a]内阁,处理国家事务。于是他在1957年3月14日宣布全国实行军管,第二届阿里内阁也在同时辞职。之后,苏卡诺又于1959年颁令废除《1950年临时宪法》和议会内阁制,恢复《1945年宪法》和总统内阁制,并解散国会和在1955年12月选出的制宪议会。这结束了印尼历史上的自由民主时期,并正式展开所谓的有领导的民主时期。印尼直到1999年才举行下一场自由的立法机构选举。[20][21]

备注

  1. ^ 纳萨贡是印尼语中民族主义(Nasionalisme)、宗教(Agama)和共产主义(Komunisme)三个词的缩略语。

脚注

  1. ^ Feith 2007, p. 273.
  2. ^ Feith 2007, p. 274-275.
  3. ^ Feith 2007, p. 276.
  4. ^ Feith 2007, p. 277.
  5. ^ Feith 2007, p. 278-280.
  6. ^ Feith 2007, p. 281.
  7. ^ Feith 2007, p. 348.
  8. ^ Feith 2007, p. 10.
  9. ^ Feith 1999, p. 15-19.
  10. ^ Feith 1999, p. 27-36.
  11. ^ Feith 1999, p. 37.
  12. ^ Feith 2007, p. 427.
  13. ^ Feith 2007, p. 424-426.
  14. ^ Feith 2007, p. 428.
  15. ^ Feith 2007, p. 429.
  16. ^ Feith 2007, p. 434, 436.
  17. ^ Ricklefs 2008, p. 287.
  18. ^ Feith 2007, p. 436-437.
  19. ^ Feith 2007, p. 437-438.
  20. ^ 20.0 20.1 Ricklefs 2008, p. 288-292.
  21. ^ 梁英明 2010, p. 221-231.

参考资料

  • Feith, Herbert. The Decline of Constitutional Democracy in Indonesia. An Equinox classic Indonesia book 1st. Singapore: Equinox Publishing. 2007. ISBN 978-979-3780-45-0. 
  • Feith, Herbert; Nugroho Katjasungkana, Masri Maris, Candra Gautama. Pemilihan umum 1955 di Indonesia. Seri kembali ke dasar. Jakarta: Kepustakaan Populer Gramedia. 1999. ISBN 978-979-9023-26-1 (印度尼西亚语). 
  • Ricklefs, Merle Calvin. A History of Modern Indonesia Since c.1200 Fourth Edition. Basingstoke, UK: Palgrave Macmillan. 2008. ISBN 978-0-230-54686-8. 
  • 30 Tahun Indonesia Merdeka. Jilid 2 (1950-1964). Jakarta: Sekretariat Negara Republik Indonesia. 1975 (印度尼西亚语). 
  • 梁英明. 东南亚史. 地区史系列. 北京: 人民出版社. 2010-03. ISBN 978-7-01-007653-9.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1955年印度尼西亚立法机构选举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