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任正非.

任正非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任正非
出生 (1944-10-25) 1944年10月25日76歲)
 中華民國貴州省鎮寧縣(今鎮寧布依族苗族自治縣
居住地廣東省深圳市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民族漢族
母校重慶建築工程學院(今重慶大學
職業華為公司創始人兼總裁CEO
機構華為公司
政黨中國共產黨 中國共產黨(1978年入黨)
配偶孟軍(前妻)
姚凌(前妻)
蘇薇(現任)
兒女孟晚舟(大女兒)
姚安娜(小女兒)
任平(兒子)
父母任摩遜(父親)
程遠昭(母親)

任正非(1944年10月25日),男,祖籍浙江浦江黃宅鎮任店村,於貴州鎮寧出生,中國通信網絡技術行業企業家。1963年進入重慶建築工程學院(現已併入重慶大學)學習,畢業後入伍成為基建工程兵至1982年退伍,轉業至深圳工作。1987年創立現時中國大陸的大型電信設備企業——華為公司並擔任總裁CEO至今。任正非是中國共產黨黨員及中共十二大代表。

生平

早年生涯

1944年10月25日,任正非出生在貴州省鎮寧縣(今鎮寧布依族苗族自治縣),祖籍浙江浦江黃宅鎮任店村。[1][2]任正非的爺爺任三和是醃製金華火腿的大師傅,手藝遠近聞名。[3]任正非的父親任木生,字摩遜,名字的含義是「不遜於人」,曾在北平市北平民大經濟系讀大學,是任店村第一個大學生。[3]任木生在校期間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和愛國青年走上街頭奔走呼號,投身抗日救亡運動[3]任三和去世後,家裡失去經濟來源,任木生輟學在家,先後在浙江定海水產職業學校、南京農業職業中學等中學執教。[3]1937年12月,大日本帝國陸軍占領中華民國首都南京市,任木生在浙江同鄉的介紹下,來到國民政府412軍工廠任會計師,這家工廠專門生產防毒面具。[3]任木生經常在工廠里宣傳積極抗日等主張,引起了中國國民黨特務的注意。[3]由於大日本帝國陸軍步步緊逼,412軍工廠經廣西省輾轉遷到貴州省桐梓縣[4]1944年,任木生覺得形勢不好,以送家眷回鄉定居為由,悄悄地離開了工廠,中國國民黨特務卻誤抓了他人。[4]次日,任木生裝病,請村里人用皮龍(類似轎子)將自己抬到鄭家塢火車站,擺脫了中國國民黨特務的抓捕,最後來到貴州省鎮寧縣的山區生活。[4]任木生在這裡認識了17歲的程遠昭並且結婚。[4]程遠昭高中畢業,自學成為一名數學老師。[5][2]兩人結婚後育有二子五女。[5]1958年,任木生在中國共產黨吸收一批高級知識分子入黨時加入了共產黨。[5]任木生曾在都勻一中當了三年校長。文化大革命時期,紅衛兵因他曾在國民政府兵工廠上班來抄家,結果發現家徒四壁,被單下面都是稻草。[5]

小時候,任正非每天和小夥伴準時收聽評書隋唐演義》。[6]小學和初中在家裡附近的山村學校度過。[6]大躍進開始後,全國各地盲目虛報產量,導致高徵購任務完成後,公共食堂只剩下一點點糧食給老百姓。[7]1960年,貴州省出現嚴重的饑荒現象,但是貴州省省長書記周林還是向中共中央報告貴州省大辦食堂的「先進經驗」,中央評選貴州省為「紅旗省」。[7]此時,任正非家9口人餓得慌。[8]為了養活一家人,任正非家中實行嚴格的分餐制,分餐制的好處是雖然每個人都吃不飽,但是每個人都能活下去。[8]為了戰勝飢餓,任正非家經常去山裡採摘紅刺果、蕨菜根青槓子,磨成粉,代替糧食。[8][9]同時在山上開闢了一塊荒地,種了南瓜,在播種南瓜時,他們發現美人蕉的根可以煮熟吃。[8]高中三年,由於貧窮,任正非沒有穿過襯衫,一直都是一件厚厚的單衣。[10]高三時期,任正非在家複習,他的書桌前的瓦罐里裝著全家人的口糧,即使再飢餓,他也沒有抓裡面的口糧吃,否則「會有一兩個弟妹活不到今天」。[10][9]為了解決飢餓,任正非把米糠和菜摻和在一起吃,,由於對身體不好,被父親發現後制止。[10][9]臨近高考,即便生活窮苦,程遠昭每天早上還是給他一個玉米餅。後來任正非追憶這段心酸往事說:

每天早上一小塊玉米餅,功勞巨大。如果不是這樣,也許我就辦不了華為這樣的公司,只是社會上多了一名養豬能手,或街邊多了一名能工巧匠而已。這個小小的玉米餅,是從父母和弟妹的口中摳出來的,我對他們無以報答……[11]

1963年,19歲的任正非考上重慶建築工程學院(後併入重慶大學)暖通專業。[11][9]程遠昭給他做了兩件白襯衣和一床拼對的被單,這三樣陪伴他度過了大學四年。[11][9]1966年,毛澤東發起文化大革命,在大學讀書的任正非收到家中的一封信,他父親因在412軍工廠工作經歷被造反派打倒,接受批判。[12][9]任正非登上一列火車,火車上擠滿了手持《毛澤東語錄》的紅衛兵,他們對著乘客大喊「戰鬥」口號,盤問乘客是「什麼成分」,任正非因回答父親是教師被推下了火車,他只好步行回到了家。[13][9]任正非告訴家人,大學裡也在「搞鬥爭」,基本上沒有人上課了,但是父親告訴他,「知識就是力量,別人不學,你要學,不要隨大流,以後有能力要幫助弟妹。」[14][9]父親還脫下自己的一雙舊皮鞋給他穿。[9]由於父親的歷史問題,任正非的6個弟妹連小學、初中、高中都沒有讀完,便在河裡挖沙子、修鐵路、抬土方。[14]任木生被打倒後,紅衛兵要他放下教鞭去做苦工。[14]回到大學後,任正非自學了電子計算機、數位技術、自動控制、邏輯、哲學、英語和日語等三門外語。[15]任木生每天關在牛棚掛著牌子接受批鬥,任正非知道父親處境艱難,就收集了許多傳單,寄給母親,其中有一張傳單上有周恩來的一段話:「幹部要實事求是,不是的不要亂承認,事情總會搞清的」,程遠昭把這段話藏在飯碗裡,給任木生,後來任木生說是這張條子救了他的命,他才沒有自殺,因為自殺等於自絕於人民,讓子女一輩子背上政治包袱。[16]1970年按當時政策所有大學生離校進入部隊當兵鍛鍊。[16]

職業生涯

任正非調到安順地區基建工程兵第31支隊第304大隊,參與011基地飛機工廠的工程建設。[17]1970年,該廠製造的第一架飛機試飛成功。[17]1974年,為建設工業現代化,中國政府利用中美關係解凍後與西方國家大建交的有利局勢,從西方國家及蘇聯利用石油美元實施了「四三方案」,大量引進具有當時世界先進水平的大化肥、大化纖及一米七連軋機、燃煤機組等成套設備。其中從法國德布尼斯·斯貝西姆公司引進一套世界先進的化纖項目,總投資28億元,在遼陽建立遼陽石油化纖總廠,為了保證項目順利,中國政府從全國調集優秀人才參加這個工程。[16]同年,任正非應徵入伍,加入了承擔這項工程建設任務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基建工程兵第22支隊,歷任技術員、工程師,從事化工自動控制。[16][18]遼陽石化1974年8月動工興建,1979年基本建成並轉入試生產。因發明空氣壓力天平獲得1977年全軍技術成果一等獎,榮立二等功,晉升為副所長(技術副團職)。1977年10月14日《文匯報》第四版以「我國第一台空氣壓力天平」為題報導全文如下:[19]

解放軍基建工程兵某部青年技術員任正非在儀表班戰士的配合下,研製成功我國第一台高精度計量杯准儀器--空氣壓力天平,為我國儀表工業填補了一項空白。經國家有關計量部門鑑定,儀器設計方案正確,精度、靈敏度好。空氣壓力天平是一種用來檢驗高精度儀表的儀器。過去我國的儀表工廠、儀表使用單位和檢驗部門檢驗儀表壓力、流量、液面等,使用的是標準雙管活塞壓力計和充水、充汞單管壓力計。空氣壓力天平與雙管活塞壓力計和充水、充汞壓力計相比,不但精度高,而且體積小,重量輕,用途廣泛,操作方便,而且對於消除汞害、改善工作條件也有很大的好處。這種儀表是最近幾年剛出現的,目前世界上只有幾個工業發達的國家能製造。

1977年10月8日至11月5日基建工程兵在北京舉行工作會議。到會的有一千多名領導幹部和先進典型,10月24日華國鋒、葉劍英、鄧小平、李先念、汪東興等黨和國家領導人接見了參加會議的全體代表。本次大會表彰了一批工程技術人員。他們是曾被譽為「吊裝大王」、在建設「遼化」中又創造新成績的工程師張士剛;興建毛主席紀念堂先進標兵、工程師程祖明;研製成功空氣壓力天平的青年技術員任正非;試製成功電子光子比色計等新型儀器的技術員李萬山;創造膠體電瓶新工藝的某部修理二中隊代表趙寬林等。1978年3月,33歲的任正非到北京市出席了6000多名代表參加的全國科學大會,這些人中,僅有150餘人年齡在35歲以下。[20][18]同年,任正非加入中國共產黨[21]

化纖總廠建好後,中國已經開始實行改革開放,此時,中國人認為棉布比化纖好,化纖不透氣,而且一旦著火就會粘在身上燒,化纖總廠改做包裝袋了。[17]在工作之餘,任正非讀了馬克思的《資本論》、四卷本《毛澤東選集》。[20]1982年,中國政府調整國民經濟、國家體制、軍隊體制,實施裁減軍隊,決定撤銷中國人民解放軍基本建設工程兵部隊。[20]由於任正非是技術骨幹,領導準備將他轉往一個科研基地,當他們參觀了科研基地的環境,看到四面群山,要和家人分離,思前想後,決定轉業。[22]此時,任正非的妻子已經先他一步在深圳市南油集團工作。隨後,他辦理完轉業手術,結束11年的部隊生活,帶著一雙兒女南下深圳市。((sfn|李洪文|2019|p=23}[23]同年,他出席了中共第十二次全國代表大會[20][18]加入南油集團之後,任正非看不慣一些部門領導得過且過、不思進取的官僚作風,請求將公司旗下的一個小公司交給他管理,但是沒有得到批准,1983年被任命為該集團旗下一家電子公司的副總經理。((sfn|李洪文|2019|p=23}不久之後,任正非被一名商人欺騙,騙走了200多萬元的一筆巨額貸款,當時內地一個月工資都不到100元,任正非轉業的第一份工作以辭職告終。[22][23]辭職後,任正非和妻子離了婚,他和父母、侄子租了一間十幾平方米的房子住在一起。[22][23]

創立華為

1987年,43歲的任正非和合伙人一起集資2.1萬元人民幣創立「深圳華為技術有限公司」,取名的含義是「華為華為,中華有為」。[24][23]任正非的公司租在居民樓,一個月最多三四百元的房租,而當時寫字樓一個月好幾千元房租。[25]公司建立之初,任正非一直思考做什麼賺錢,朋友推薦他做墓碑,當時一塊墓碑的石料成本七八十元,刻上字賣四五百元,雕琢精細的可以賣上千元,任正非認為墓碑不是長久之計便放棄了。[25]經過朋友介紹,他開始代銷火災警報器、氣浮儀等廠礦所需的工業儀器,但是由於訂貨量少,不足以維持公司的正常運轉。[25]後來,他看中了香港鴻年公司的小型HAX程控交換機。[25]任正非通過代銷HAX程控交換機,為公司賺了第一桶金。[26]由於代銷門檻低,需求資金少,一時間很多小公司蜂擁而上,出現不少一樣的代銷公司和華為搶生意,導致交換機供不應求,供不上貨。[26]面對交換機價格逐步下降,任正非做了一個決定,自己進口組件,在深圳灣一個簡易倉庫里,僱傭工人,自己組裝小型用戶交換機。[26]倉庫的一頭用磚頭砌了一堵牆,組成單間,就是工人的生活之所。[26]當時中國市場上是「七國八制」的局面,日本NEC和富士通、美國朗訊、加拿大北電、瑞典愛立信、德國西門子、比利時貝爾、法國阿爾卡特。[27]任正非決定華為生產自己的程控交換機。[27]1988年任華為公司總裁至今。[28]

1991年9月,任正非帶著50多名員工來到深圳市寶安縣(今寶安區)蚝業村工業大廈三樓,從一些國營單位買來散件,組裝華為品牌的24扣小型單位用的程控交換機。[29]這種交換機屬於成熟產品,技術含量不高,只需要按照電路圖,把散件用電烙鐵焊接到電路板上,然後裝上說明書,貼上華為BH01商標。[29]這款交換機由於電話接口少,功能簡單,只能用於醫院、礦山和小單位。[30]由於華為產品便宜,一經推出就供不應求,這時,國內散件也供不上貨了。[30]為了擺脫這種不利局面,任正非讓員工一邊繼續組裝產品,一邊自己開始搞研發。[30]當時華為分為單板、電源、總測、準備四個車間,剩下的就是倉庫、廚房和宿舍。[31]任正非也和員工一樣,吃住都在廠里,晚上還「熬豬尾巴湯」給員工喝。[31]由於研發是個無底洞,當時研發工作進行了6個多月,員工好幾個月沒有發工資了,任正非不得已,只得借24%的高利貸維持公司的正常運轉。[32]一開始,研發組6名員工,沒有專業測試設備,就是靠擴大鏡對著上萬個焊點,查找問題,和萬用表,一條條測試線路,最後進行大量話務測試,所有員工放下手裡的工作,每個人手裡拿2個電話,撥號,接通,再掛機。[32]不久,公司就購買了大話務量測試設備,淘汰了大量人工測試的方法。[32]不久,BH03交換機推出了,任正非自己背著軍綠色的舊書包去推銷這款產品。[33]為了解決銷路問題,他開始接收代理商。[34]1991年12月31日晚上,華為舉行慶祝BH03交換機上市成功,會上,他站在一個紙箱子上,喊道:

不拼,就活不下去!每周工作40個小時,只能產生普通的勞動者,不可能產生科學家、工程師,更不可能完成產業升級……20年後,全球通信產業三分天下,華為有其一![35]

我創建公司時設計了員工持股制度,通過利益分享,團結起員工。那時我還不懂期權制度,更不知道西方在這方面很發達……僅憑自己過去的人生挫折,感悟到要和員工分擔責任,分享利益。
——2011年12月,任正非《一江春水向東流》[36]

1992年,任正非邀請華中科技大學清華大學等高校的教授和學生來華為參觀和訪問。[37]華中科技大學教師郭平留了下來成為項目經理,當時負責HJD48交換機研發,不久成為生產製造部負責人,後來成為常務副總裁。[38]郭平又請來了自己的同學鄭寶用,鄭寶用後來成為首任中央研究部負責人、常務副總裁、副董事長。[39]1992年,華為的總產值1個億,總利稅超過1000萬。[40]1993年初,華為270多名員工在深圳市蛇口的一個小禮堂里,召開1992年總結大會,任正非在主席台上只講了一句:「我們活下來了!」,同時決定研發局用交換機,進軍公用電話電信領域。[41]會上頒發了100枚在香港定製的閃閃發光的金牌給優秀員工以及支持公司起步的香港鴻年公司的老闆。[41]華為公司的旁邊有一家億利達集團公司,任正非從它那挖來了徐文偉,負責硬體。[42]為了挖掘人才,任正非還設置了「人才推薦獎」。[43]這一年,李一男正式加盟華為。[44]中國科技大學畢業生王文勝負責軟體,和鄭寶用,形成了華為的鐵三角。[42]三人合作研發了JK1000,使用模擬電子技術。[45]正式這款產品,讓任正非嘗到了沒有跟上時代腳步的錯誤。[45]當時一名工人曹貽安給任正非建言要他關注數字電子技術,後來被升職為副總工程師。[46]孫亞芳帶著200萬資金加盟華為。[47]當時資金緊張,華為的工資是發一半,另一半記在帳上,任正非把另一半記帳的工資轉換為華為的股份,辭職時可以取回股份兌換現金,這就是華為「人人股份制」的由來,這種政策造成了數以千計的百萬富翁。[48]為了解決華為流動資金短缺的問題,孫亞芳建議可以和電信局一起,組建一個合資公司,不久,華為和17省市的電信局組建了「莫貝克」公司,17省市電信局注資了3900萬元。[49]1993年5月,任正非主持召開市場部經理會議,正式推出JK1000局用機,之後賣出200多台,因為技術和市場的原因,JK1000局用機失敗了。[50]

1993年,華為研發數字交換機,取名C&C08,包含三個意思「農村和城市」、「計算機和通信」、「中國和通信」。[51]1993年10月,交換機拿到浙江省義烏市佛堂鎮開局。[52]但是經常斷線和死機。[53]鄭寶用親自帶隊十幾名工程師現場調試,兩個月後,C&C08交換機可以正常工作了。[52]接著C&C08交換機落戶邳州市[54]

1995年,任正非邀請中國人民大學彭劍鋒、包政、吳春波等教授到華為授課。[55]1996年3月,任正非邀請彭劍鋒、包政、吳春波、黃衛偉、孫建敏、陽杜等組成華為《華為基本法》起草小組,黃衛偉主筆。[56]1998年完成。[56]《華為基本法》完成後,任正非在華為總部新基地門口立了一塊石碑,上書:「一個企業長治久安的基礎是接班人承認公司的核心價值觀,並具有自我批判的能力。」[57]

收購港灣網絡公司

1998年,由於李一男和任平、鄭寶用的矛盾,任正非將其調離中央研究部,去負責市場方面的產品部兼任行銷部總裁。[58]李一男在產品部和同事格格不入,在2000年向任正非提出辭職。[59]任正非派手下的副總裁輪番上陣和李一男交流無果,在深圳市五洲賓館給他舉行了隆重的歡送大會。[59]同年年底,李一男帶著分紅和股權結算1000萬元在北京成立「北京港灣網絡有限公司」,一開始做華為企業網產品的高級分銷商。[60]2001年,李一男開始從華為挖人才,包括國內市場主管副總裁彭松、通信部總經理路新等。[61]同年,美國華平投資公司給北京港灣網絡有限公司注資1600萬,龍科創投注資300萬。[62]2002年,面對港灣網絡公司搶奪市場和挖人,任正非下令收回華為授予港灣網絡銷售華為產品的代理權,並且成立「打港辦」阻擊港灣網絡公司。[63]港灣網絡公司選擇去美國上市來圈回資金挽救公司,但是在其兩次申請上市的過程中,美國證監會都收到大量匿名信,指出港灣網絡公司侵權等一系列問題,導致上市失敗。[64]2005年,任正非以100萬的價格將港灣深圳研究所的語音小組全部挖到了華為。[65]2006年5月10日,任正非在杭州市華為3COM總部會見李一男,6月6日,華為以17億元的高價收購了港灣網絡公司。[66]同年9月,李一男到深圳坂田華為公司總部上班,出任華為副總裁首席電信科學家,不久之後調到北京,在兩年的收購綁定期後,李一男離開了華為。[67]

應對思科公司

2002年,華為產品登陸美國市場。[68]同年6月參加美國亞特蘭大舉行的電信設備展,思科系統公司的總裁錢伯斯親自到展台探查華為的產品。[68]同月,華為美國分公司Future Wei加利福尼亞州聖克拉拉市成立。[69]2003年1月,思科系統公司聘請美國研究智慧財產權的律師,向德克薩斯州馬歇爾聯邦法院遞交了長達70多頁的針對華為的訴狀。[70]任正非召開高層會議,最後決定「敢打才能和,小輸就是贏」。[71]華為常務副總裁郭平、徐文偉等人率隊到美國應對訴訟,同時他還負責和美國3COM公司談判討論合作。[72]2003年3月20日,華為和3COM正式成立合資公司,共同經營數據通信產品的研究開發、生產和銷售。[72]2003年10月1日,雙方律師對原始碼比對工作結束,華為的原始碼是「健康的」,次日達成初步和解協議。[73]2004年7月月底達成最終和解協議。[73]

拓展國際市場

任正非瞄準國際市場分四步走,首先是臨近的香港市場,第二是俄羅斯南美洲,第三是東南亞中東非洲,第四是已開發國家[74]為了進軍國際市場,任正非提出了「華為全球化」的思想:全球化的管理、全球化的研發、全球化的人才、全球化的銷售和全球化的企業文化。[75]從1996年以來,任正非先後聘請IBM等美國、英國十多家諮詢公司對華為的研發、供應鏈、財務以及市場體系進行持續不斷的變革,實行和IBM一樣的集成產品開發系統、集成供應鏈、人力資源管理、財務管理、質量控制。[76]2003年,IBM專家撤離華為,業務變革項目宣告完成。[77]

1996年,任正非帶領華為第一步參與國際市場競爭的舞台,他和李嘉誠旗下的和記電訊合作,華為給它提供窄帶交換機為核心產品的商業網產品。[78][74]1997年,任正非派代表團訪問俄羅斯,早在3年前,他就瞄準了俄羅斯巨大的市場,因經濟困難,俄羅斯已經很多年沒有升級改造了。[79]這一年,俄羅斯連續遭遇三次金融危機打擊,許多國際企業都撤離了俄羅斯。[80]4月8日,任正非到俄羅斯烏法市,參加華為和俄羅斯合資公司「貝托華為」的簽字儀式。[81]1998年8月,華為在葉門寮國中標,迎來了國際市場的零突破。[81][82]2000年10月20日,任正非在歡送海外將士出征大會上發表了《雄赳赳,氣昂昂,跨過太平洋》的講話,指出「一個企業需要有全球性的戰略眼光才能發憤圖強;一個民族需要汲取全球性的精髓才能繁榮昌盛;一個公司需要建立全球性的商業生態系統才能生生不息;一個員工需要具備四海為家的胸懷和本領才能收穫出類拔萃的職業生涯。」[83]2003年2月,希臘雅典奧運會承辦方購買了華為全套的GSM設備。[84]2004年12月,美國CDMA運營商NTCH宣布由華為承建CDMA2000行動網路。[82]2005年4月28日,華為成為英國電信「八家企業短名單」的一家。同年,華為和法國LDCOM公司合作參建法國國家幹線DWDM傳輸網。[84]

2000年,被美國《福布斯》雜誌評選為中國50富豪第3位。個人財產估計為5億美元。2005年,任正非和章子怡入選《時代》周刊「世界最具影響力100人」名單。[65]2011年,任正非以11億美元首次進入福布斯富豪榜,排名全球第1056名,中國第92名。

「輪值CEO制度」,他們更多的是著眼公司的戰略,著眼制度建設。將日常經營決策的權力進一步下放給各業務集團、區域,以推動擴張的合理進行。這比公司的成功繫於一人,敗也是這一人的制度要好。
——2011年12月,任正非《一江春水向東流》[85]

2011年12月,任正非撰寫《一江春水向東流》,經過一級、二級、三級管理團隊的審閱修改後,發布在公司內部,正式宣布實行「輪值CEO制度」,在公司創立之初解決利益分配的問題後,解決了權力分配和團隊管理的兩大問題。[85]一旦董事會形成決議,CEO必須遵從。[86]「輪值CEO制度」借鑑了美國政黨輪替制度,避免了公司長期由一個人掌舵,解決了「山頭文化」問題。[86]建立「輪值CEO制度」後,任正非也從公司的日出管理事務中解脫了出來,專心鑽研華為的發展戰略問題。[86]

2015年1月,任正非與BBC主持人在世界經濟論壇上講話,稱不會讓中國政府去用華為的電信網絡,聽美國的秘密。[87]

2018年,被評為「改革開放40年百名傑出民營企業家」之一。[88]

家庭

任正非第一任妻子為孟軍,為四川省前副省長孟東波之女,兩人育有一子一女,長女孟晚舟後來成為華為副董事長,次子孟平,長大後改回父姓任平

第二任妻子為姚凌[89],育有一女姚安娜(Annabel Yao,1998年1月14日-)。姚安娜原名姚思為,曾練習芭蕾舞,本科畢業於哈佛大學計算機科學與統計學專業,2021年1月簽約天浩盛世出道。[90][91]

2018年12月,有報導稱任正非現任妻子為蘇薇。[92]但任正非在2019年5月21日接受採訪時稱其一生共有2次婚姻,現任妻子為姚凌。[89]

個人生活

任正非唯一的業餘愛好就是閱讀,尤其是政治、經濟、社會和人文方面的書籍。[93]下班後,不是看書就是看電視。[94]幾十年來,任正非出差時必帶的物品就是書籍,基本一個星期讀一二本書,每天看幾本雜誌。[94]任正非自己說:「我閱讀速度非常快,書讀得很多,不知哪本書影響了我,哪件事影響了我,思想是怎麼生成的。我腦袋裡產生的想法我也找不到源頭在哪裡。」[94]

參考文獻

  1. ^ 李洪文 2019,第2頁.
  2. ^ 2.0 2.1 余勝海 2017,第72頁.
  3. ^ 3.0 3.1 3.2 3.3 3.4 3.5 李洪文 2019,第3頁.
  4. ^ 4.0 4.1 4.2 4.3 李洪文 2019,第4頁.
  5. ^ 5.0 5.1 5.2 5.3 李洪文 2019,第5頁.
  6. ^ 6.0 6.1 李洪文 2019,第6頁.
  7. ^ 7.0 7.1 李洪文 2019,第9頁.
  8. ^ 8.0 8.1 8.2 8.3 李洪文 2019,第10頁.
  9. ^ 9.0 9.1 9.2 9.3 9.4 9.5 9.6 9.7 9.8 余勝海 2017,第73頁.
  10. ^ 10.0 10.1 10.2 李洪文 2019,第11頁.
  11. ^ 11.0 11.1 11.2 李洪文 2019,第12頁.
  12. ^ 李洪文 2019,第16頁.
  13. ^ 李洪文 2019,第17頁.
  14. ^ 14.0 14.1 14.2 李洪文 2019,第18頁.
  15. ^ 李洪文 2019,第19頁.
  16. ^ 16.0 16.1 16.2 16.3 李洪文 2019,第20頁.
  17. ^ 17.0 17.1 17.2 李洪文 2019,第21頁.
  18. ^ 18.0 18.1 18.2 余勝海 2017,第74頁.
  19. ^ “我国第一台空气压力天平”,《文汇报》1977年10月14日第四版. [2021年4月18日].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年4月18日). 
  20. ^ 20.0 20.1 20.2 20.3 李洪文 2019,第22頁.
  21. ^ 华为任正非谈孟晚舟案:想女儿、无“后门”、特朗普“伟大”. BBC中文網. 2019-01-16 [2019-0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7). 
  22. ^ 22.0 22.1 22.2 李洪文 2019,第23頁.
  23. ^ 23.0 23.1 23.2 23.3 余勝海 2017,第75頁.
  24. ^ 李洪文 2019,第26頁.
  25. ^ 25.0 25.1 25.2 25.3 李洪文 2019,第27頁.
  26. ^ 26.0 26.1 26.2 26.3 李洪文 2019,第28頁.
  27. ^ 27.0 27.1 李洪文 2019,第33頁.
  28. ^ 任正非被称大方的小气鬼 曾率员工在总统套房打地铺. 鳳凰網. [2013-02-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2-10). 
  29. ^ 29.0 29.1 李洪文 2019,第35頁.
  30. ^ 30.0 30.1 30.2 李洪文 2019,第36頁.
  31. ^ 31.0 31.1 李洪文 2019,第37頁.
  32. ^ 32.0 32.1 32.2 李洪文 2019,第38頁.
  33. ^ 李洪文 2019,第39頁.
  34. ^ 李洪文 2019,第41頁.
  35. ^ 李洪文 2019,第42頁.
  36. ^ 余勝海 2017,第61頁.
  37. ^ 李洪文 2019,第45頁.
  38. ^ 李洪文 2019,第46頁.
  39. ^ 李洪文 2019,第47頁.
  40. ^ 李洪文 2019,第50頁.
  41. ^ 41.0 41.1 李洪文 2019,第52頁.
  42. ^ 42.0 42.1 李洪文 2019,第59頁.
  43. ^ 李洪文 2019,第90頁.
  44. ^ 李洪文 2019,第88頁.
  45. ^ 45.0 45.1 李洪文 2019,第60頁.
  46. ^ 李洪文 2019,第61頁.
  47. ^ 李洪文 2019,第62頁.
  48. ^ 李洪文 2019,第63頁.
  49. ^ 李洪文 2019,第65頁.
  50. ^ 李洪文 2019,第70頁.
  51. ^ 李洪文 2019,第78頁.
  52. ^ 52.0 52.1 李洪文 2019,第80頁.
  53. ^ 李洪文 2019,第81頁.
  54. ^ 李洪文 2019,第108頁.
  55. ^ 李洪文 2019,第138頁.
  56. ^ 56.0 56.1 李洪文 2019,第140頁.
  57. ^ 余勝海 2017,第98頁.
  58. ^ 李洪文 2019,第155頁.
  59. ^ 59.0 59.1 李洪文 2019,第156頁.
  60. ^ 李洪文 2019,第157頁.
  61. ^ 李洪文 2019,第160頁.
  62. ^ 李洪文 2019,第161頁.
  63. ^ 李洪文 2019,第177頁.
  64. ^ 李洪文 2019,第180頁.
  65. ^ 65.0 65.1 李洪文 2019,第182頁.
  66. ^ 李洪文 2019,第183頁.
  67. ^ 李洪文 2019,第184頁.
  68. ^ 68.0 68.1 李洪文 2019,第165頁.
  69. ^ 李洪文 2019,第166頁.
  70. ^ 李洪文 2019,第168頁.
  71. ^ 李洪文 2019,第169頁.
  72. ^ 72.0 72.1 李洪文 2019,第174頁.
  73. ^ 73.0 73.1 李洪文 2019,第176頁.
  74. ^ 74.0 74.1 余勝海 2017,第244頁.
  75. ^ 余勝海 2017,第262頁.
  76. ^ 余勝海 2017,第260頁.
  77. ^ 余勝海 2017,第17頁.
  78. ^ 李洪文 2019,第187頁.
  79. ^ 李洪文 2019,第191頁.
  80. ^ 李洪文 2019,第193頁.
  81. ^ 81.0 81.1 李洪文 2019,第195頁.
  82. ^ 82.0 82.1 余勝海 2017,第247頁.
  83. ^ 余勝海 2017,第249頁.
  84. ^ 84.0 84.1 余勝海 2017,第246頁.
  85. ^ 85.0 85.1 余勝海 2017,第67頁.
  86. ^ 86.0 86.1 86.2 余勝海 2017,第68頁.
  87. ^ 华为任正非:我们是中国公司 肯定拥护共产党. [2015-01-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9-14). 
  88. ^ 任正非先生 - 华为管理层信息. huawei. [2018-12-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4). 
  89. ^ 89.0 89.1 網易. 任正非:我流泪了! 150分钟采访完整实录解密美国禁令下的任正非. tech.163.com. 2019-05-21 [2019-05-22]. 
  90. ^ 任正非之女姚安娜正式出道 官方海报曝光(图). 三言財經. 2021-01-14 [2021-01-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21) –透過新浪. 
  91. ^ 热搜第一!任正非的小女儿宣布进军娱乐圈. 每日經濟新聞. 2021-01-15 [2021-01-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1-21) –透過新浪. 
  92. ^ The tale of Huawei founder’s daughters, born 25 years apart.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2018-12-06 [2018-12-0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07). 
  93. ^ 余勝海 2017,第132頁.
  94. ^ 94.0 94.1 94.2 余勝海 2017,第131頁.

參考書目

  • 李洪文. 《任正非:九死一生的坚持》. 北京市西城區: 中國言實出版社. 2019. ISBN 978-7-5171-0551-0. 
  • 余勝海. 〈生存之道:不奋斗就没有未来〉. 《任正非和华为 非常人 非常道》. 湖北省武漢市: 長江文藝出版社. 2017-02-01. ISBN 978-7-5354-7702-6. 
  • 曲智. 《任正非内部讲话:关键时,任正非说了什么》. 北京市: 新世界出版社. 2013-01-01. ISBN 9787510430305. 
  • 趙凡; 禹燕軍. 《任正非传》. 湖北省武漢市: 華中科技大學出版社. 2010. 
  • 周君藏. 《任正非这个人》. 北京市: 中信出版社. 2011-04-01. ISBN 9787508627083. 

外部連結

文學作品: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任正非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