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達曼語系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安達曼語系.

安達曼語系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安達曼語系
地理分布: 南亞安達曼群島
譜系學分類 Andamanese
分支:
Great Andamanese
Ongan
? Sentinel (unattested)

Ethnolinguistic map of the precolonial Andaman Islands

安達曼語系是由印度洋安達曼群島居民的語言所構成的語系,共分兩大語區。多數語言被歸入大安達曼語族和南部的語區,而南部 Ongan, Sentinelese 等語言,所知不多,暫難分類。[1][2]

自1860年代起,英國殖民地政府,把安達曼群島作為羈留囚犯的地方後,印度裔和克倫族人口上升,安達曼群島的原居民不斷減少,以致使用安達曼語系的人數下降。現在大部分安達曼語已經消亡,餘下的也只有數十至數百名使用者。

桑提內爾語可被視為希望,因為儘管只有數百使用者,當地居民頑強地抵抗著外來文化的侵略。

歷史

安達曼原住民已經在這些島嶼上生活上萬年了。他們的存在早已因南亞和東南亞地區的貿易船隊和一些政權對海洋的探索而被外界得知,但外界和他們的直接交流鮮有發生且通常帶有敵意。因此直到十八世紀中葉,尚未有任何關於他們語言的記載。從 1860 年代開始,隨著安達曼群島上英國流放地的建立,以及後來印度次大陸移民和包身工的到來,安達曼原住民,尤其是大安達曼族群,開始受到來自外界的持續影響。

後來,語音學家亞歷山大·約翰·艾利斯英語Alexander John Ellis在他退休後對安達曼語言進行了描寫。「南安達曼語言」作為最早期關於安達曼語言的英語文章之一,被提交給了語言學會。後來,這篇文章被進一步地改動為 「關於南安達曼語言的研究報告(Report of Researches into the Language of the South Andaman Island)」。[3]

到了二十世紀初,儘管當時仍有普查將各個安達曼族群區細分為不同的類別,各部落間的隔閡已隨著整體安達曼人口的大量減少而逐漸消除,大安達曼語言的多樣性也因此受到了極大打擊。[4]另一方面,大量衰減之後的剩餘人口在不同部落之間乃至與外來的緬甸克倫族印度裔移民的通婚行為,也又再對族群內的語言多樣性造成了更進一步的威脅。

到了二十世紀後期,大安達曼諸語言之中的絕大多數皆已消亡。

在二十一世紀初,大安達曼族群已經只剩下約五十人左右了,他們被安置在一個名為 「海峽一號英語Strait I.」 的小島上;他們中大約一半人說的語言是一種已被一定程度地改變,甚至已經被克里奧爾語化的 Aka-Jeru英語Aka-Jeru language 語。[1]這種經變化的語言被一些學者稱作現代大安達曼語[5][6],或簡稱為 「Jero」 或「大安達曼語」。印地語則逐漸稱為他們的主要語言,甚至一半人只會說印地語了。[7]

由於使用者們仍與外界保持著孤立狀態,Ongan 諸語得以倖存而未如其他安達曼語言一般消亡或融合。南安達曼的各部落(尤其是 「Sentinel」 和 「Jarawa」部落)對外界抱持著的敵意及對向外交流意願的缺乏又進而加劇了這種孤立狀態。其中,Sentinel 人對於與外界交流一事的極度抗拒甚至使得外界至今仍對他們的語言一無所知。

語法

安達曼語言是黏著語,擁有豐富的前後綴,還擁有與眾不同的名詞分類系統[8][9]。單個名詞或形容詞會根據與之相關的身體部位加上前綴。這種相關主要指形狀或是功能相關[10]。舉個例子,在大安達曼語中 「aka」 這個前綴加在與舌頭 「相關」 的名詞前[11]。另一點,身體部位的詞語,不能單獨使用,必須要添加一個所有格形容詞前綴,這個身體部位詞才能成立。所以一個人不能單單說 「頭」,必須說 「我的頭、你的頭」 云云[12]

在所有的大安達曼語中,基礎的代詞幾乎都是相同的。以 Aka-Bea 為例(以原型前綴形式給出。)

我/我的 I, my d- 我們/我們的 we, our m-
你/你的 thou, thy ŋ- 你們/你們的 you, your ŋ-
他/她/它/他的/她的/它的 he, his, she, her, it, its a- 他們/他們的 they, their l-

但 Ongan 語言的代詞有些不同,下面是 Önge 語的例子

我/我的 I, my 我們/我們的 m- we, our et-, m-
你/你的 thou, thy 你們/你們的 ŋ- you, your n-
他/她/它/他的/她的/它的 he, his, she, her, it, its 他們/他們的 g- they, their ekw-, n-

根據現有資料,安達曼語言只有兩個主要的數字:1 和 2。他們所有的數詞分別是(翻譯為漢語):一、二、多一個、一些、全部。[13]

詞彙

Abbi(2009)[14]給出了下列詞彙表:

中文 Onge Jarawa Great Andamanese
ɖaŋɛ cɨ (cagiya paɖa)-taŋ/daŋ rowa
ɪya aːw ko
孩子 ɨcɨʐɨ ɨcɨʐə ʈʰire
鱷魚 ʈɔyəgɨ torogiyəi sare-ka-teo
烏鴉 wawa-le waːraw pʰaʈka
wəːme, uame wɔm caːw
山羊 ʈikʷabuli tʰikʰwa-gopejayo
ɨɲya əniaː kʰole
ɨɲe iːɲ ino
第一人稱(我) mi mi ʈʰu
第二人稱(你) ɲi ɲi ɲ
前額 -ejale -ejea -beŋ
眼睛 -ejebo -ejebo -ulu
耳朵 -ekʷagɨ -ikʰəwə -boa
手肘 -ito-ge -itʰo-ha -bala-tara ɖole
手腕 -moɲa-ge -eɲia -ʈʰo
手掌 -obanaŋ-ge -obaŋna -koro
拇指 -oboʈa-ge -obotʰa -kənap
大腿 -ibo -ibə -buco
膝蓋 -ola-ge -olak ~ -ola -curok
唯一 -ubtəga-me -ugɖaga -moʈora-ɖole
頸部 -aŋgiʈo -agiʈʰo -loŋɔ

分類

安達曼語系各語言的歷史分布和當前分布。
安達曼語系各語言的歷史分布和當前分布。

安達曼語系可大略歸類為兩個語族以及一個分類未定的語言,具體如下[15]

  • 安達曼語系
    • 大安達曼語族:使用者為大安達曼人,都是印地語雙語者。
      • 中部
        • Aka-Bea (abj) †
        • Akar-Bale (acl) †
        • Aka-Kede (akx) †
        • Aka-Kol (aky) †
        • A-Pucikwar (apq) 24名使用者 (2000 Verma)
        • Oko-Juwoi (okj) †
      • 北部
        • Aka-Cari (aci) †
        • Aka-Kora (ack) †
        • Aka-Jeru (akj) † 1997年有36名使用者,最後一人於2009年去世。[16]
        • Aka-Bo (akm) †
    • 南安達曼語族
      • Jarawa (anq) 300名使用者 (2001 CIIL)
      • Önge (oon) 96名使用者 (1997 CIIL)
    • 分類未定
      • 桑提內爾語 Sentinel (std) 101名使用者 (2000 WCD)

這些語言通常被認為是親屬語言。但是,就目前的研究,大安達曼語族和 Ongan 語族語言的主要相似之處在類型學上的形態,他們之間相似的詞彙很少。即使是 Joseph Greenberg 這樣長期從事安達曼研究的人員也疑惑,到底能不能將安達曼群島上的語言劃為一個大的 「安達曼語族」。[17][18]

Blevins(2007),有以下總結

Jawara-Onge 語言與大安達曼語族之間有親屬關係的觀點並沒有被廣泛接受。Radciffe Brown(1914:40)在 Onge 和 Bea/Jeru 之間只發現了七個有可能的同源詞。同時他指出:Onge 語言和大安達曼語言之間有著巨大的差別,如果從詞彙上來說,他們是不可能同屬一個語言系統的。

Abbi(2006:93)認為不能判斷他們的關係,他說:「目前的證據,並不能確切地證明大安達曼語和其他兩種語言之間有任何親屬關係。」 僅僅有 Manoharan(1989:166-67)提供的十七對同源詞可以作為證據。Manoharan 的提供的證據有一些問題,如語言不匹配,又如無法辨認出借詞。有證據表明這些語言之間有相互接觸,加之目前大安達曼語的資料有限,基於這些,目前沒有令人信服的證據表明他們之間有親屬關係。

Greenberg(1970:810)懷疑大安達曼語言與 Onge-Jawara 之間的親屬關係,並且他同意 Radcliffe Brown(1914)的觀點:「這些語言之間只有屈指可數的相似詞彙。真正的唯一相似之處是它們在類型學上的相似。Onge 語的詞彙有時被引用作為印度 - 太平洋語門的詞彙研究,但無論是它與印度 - 太平洋語系的特殊聯繫,還是它與大安達曼語言的聯繫,在開展研究時,都必須被認為是都是高度假定的。

正如在這段引文中提到的,Greenberg 在提出大安達曼語與西巴布亞語言有關,他將二者都劃入印度 - 太平洋語門。[19]但是這個觀點並沒有被語言學界普遍接受。

Stephen Wurm 說,根據許多資料,大安達曼語言和西巴布亞語言,以及東帝汶的某些語言在詞彙上的相似之處 「相當驚人,甚至可以正式建立他們之間的聯繫」。但他同時認為,這些應當更多的語言底層上的而不是直接的親屬關係。[20]

Blevins(2007)提出了 Ongan 語言與南島語有關的觀點,認為可以建立 Ongan - 南島的親屬關係。她嘗試過在二者之間建立有規律的語音對應關係。

參考文獻

  • Abbi, Anvita. 2006. Endangered Languages of the Andaman Islands. LINCOM Studies in Asian Linguistics, 64. München: Lincom Europa. ISBN 3895868663
  • Blevins, Juliette. A Long Lost Sister of Proto-Austronesian? Proto-Ongan, Mother of Jarawa and Onge of the Andaman Islands. Oceanic Linguistics. 2007, 46 (1): 154–198. 
  • Burenhult, Niclas. 1996. Deep linguistic prehistory with particular reference to Andamanese. Working Papers 45, 5-24. Lund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Linguistics.
  • Man, E.H. 1883. On the Aboriginal Inhabitants of the Andaman Islands. The Journal of the Anthropological Institute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Vol. 12.
  • Manoharan, S. 1997. 「Pronominal Prefixes and Formative Affixes in Andamanese Language.」 Anvita Abbi (ed.). The Languages of Tribal and Indigenous Peoples of India. The Ethnic Space. Delhi: Motilal Benarsidass.
  • Portman, M.V. 1887. A Manual of the Andamanese Languages. London: W.H. Allen & Co.
  • Temple, Richard C. A Grammar of the Andamanese Languages, being Chapter IV of Part I of the Census Report on the Andaman and Nicobar Islands, Superintendent's Printing Press: Port Blair 1902.
  • Zide, Norman Herbert & V. Pandya. 1989. "A Bibliographical Introduction to Andamanese Linguistic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109: 639-51.

外部連結

  1. ^ 1.0 1.1 Abbi, Anvita (2008). "Is Great Andamanese genealogically and typologically distinct from Onge and Jarawa?" Language Sciences, doi:10.1016/j.langsci.2008.02.002
  2. ^ Blevins, Juliette, A Long Lost Sister of Proto-Austronesian? Proto-Ongan, Mother of Jarawa and Onge of the Andaman Islands (PDF), Oceanic Linguistics, 2007, 46 (1): 154–198, doi:10.1353/ol.2007.0015,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1-01-11) 
  3. ^ Appendix in Man, Edward Horace. On the aboriginal inhabitants of the Andaman Islands. London: Royal Anthropological Institute. 1885. 
  4. ^ Radcliffe-Brown, A. R. (1922). The Andaman Islanders: A study in social anthropology.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5. ^ Abbi, Anvita (2006). Endangered Languages of the Andaman Islands. Germany: Lincom GmbH.
  6. ^ Burenhult, Niclas (1996). "Deep linguistic prehistory with particular reference to Andamanese." Working Papers 45, 5–24. Lund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Linguistics (PDF). [2010-06-26].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05-04-25). 
  7. ^ Abbi, Anvita and Bidisha Som (2007). "Where Have All The Speakers Gone? A Sociolinguistic Study of The Great Andamanese", Indian Linguistics 68.3–4:325–343.
  8.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Abbi062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9. ^ Temple, Richard C. (1902). A Grammar of the Andamanese Languages, being Chapter IV of Part I of the Census Report on the Andaman and Nicobar Islands. Superintendent's Printing Press: Port Blair.
  10.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Burenh2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11.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Templ2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12.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Burenh3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13.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Templ3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14. ^ Abbi, Anvita (2008). Is Great Andamanese genealogically and typologically distinct from Onge and Jarawa? Language Sciences 31(6):791-812. doi:10.1016/j.langsci.2008.02.002
  15. ^ Manoharan, S. (1983). "Subgrouping Andamanese group of languag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Dravidian Linguistics XII(1): 82–95.
  16. ^ Aka-Jeru. 
  17. ^ Greenberg, Joseph (1971). "The Indo-Pacific hypothesis." Current trends in linguistics vol. 8, ed. by Thomas A. Sebeok, 807.71. The Hague: Mouton.
  18. ^ Andrew Pawley, 2008. An assessment of Greenberg’s Indo-Pacific hypothesis (draft)
  19.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Greenb2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20. ^ Wurm, S.A. (1977: 929). New Guinea Area Languages and Language Study, Volume 1: Papuan Languages and the New Guinea Linguistic Scene. Pacific Linguistics, Research School of Pacific and Asian Studies,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Canberra.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安達曼語系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