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瑟夫·班克斯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約瑟夫·班克斯.

約瑟夫·班克斯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此條目需要編修,以確保文法、用詞、語氣、格式、標點等使用恰當。 (2019年3月27日)請按照校對指引,幫助編輯這個條目。(幫助、討論)
此條目的引用需要進行清理,使其符合格式。 (2015年7月29日)參考文獻應符合正確的引用、腳註及外部連結格式。
約瑟夫·班克斯爵士
約瑟夫·班克斯,約書亞·雷諾茲繪於1773年
出生(1743-02-24)1743年2月24日 (舊曆2月13日)
英國倫敦阿蓋爾大街30號(30 Argyll Street)
逝世1820年6月19日(1820歲-06歲-19)(77歲)
英國倫敦埃爾沃斯
國籍英國
母校牛津大學
知名於「奮進號」航行及植物灣探險
科學生涯
研究領域植物學
受影響於伊斯雷爾·萊昂斯
植物命名人縮寫Banks

約瑟夫·班克斯爵士,BtGCBPRS(英語:Sir Joseph Banks,1743年2月24日-1820年6月19日),英國探險家和博物學家,曾長期擔任皇家學會會長,參與澳大利亞的發現和開發,還資助了當時很多年輕的植物學家。[1]

班克斯是從1776年加入了到紐芬蘭-拉布拉多的遠征探險開始成名的。他參與了詹姆斯·庫克船長的第一次航行(1768-1771年),途經了巴西,大溪地島,在那之後6個月又到了紐西蘭,澳大利亞,最後功成名就的回去了。他擔任皇家學會會長超過41年。他建議英王喬治三世,通過把全世界的植物學家收集到的植物收藏到邱園(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使邱園變成世界上具有領導地位的植物園。

班克斯提倡英國在新南威爾斯州建立殖民地並使整個澳大利亞殖民化,同時,把植物灣建成一個囚犯的收容中心,還建議英國政府在所有澳大利亞事務上皆按照這種方法行事。他把桉樹刺槐和一個以他的名字命名的屬—拔克西木屬(Banksia)的植物引入西方世界。

大約有80種植物的名字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他也是非洲協會(African Association)的創始領導者和一個致力於幫助建立皇家藝術研究院(Royal Academy of Arts)的業餘愛好者協會(Society of Dilettanti)的成員。

約瑟夫·班克斯早年曾在哈羅公學伊頓公學就讀,1760年至1763年就讀於牛津大學基督教堂學院。1761年,他從其父親那裡繼承了一筆豐厚的財產,之後四處旅行採集植物標本,參加了詹姆斯·庫克的第一次航行(1768~1771)[2]

約瑟夫·班克斯專門研究了經濟植物的引進。他首先提出了有袋類哺乳動物比有胎盤的哺乳動物更為原始的觀點。他資助過很多植物學家前往各地去搜集植物。他在倫敦的家也成為當時傑出科學家交流思想的場所。1766年,班克斯成為英國皇家學會的院士,並於1778年成為該學會主席,直至去世。1820年6月19日,班克斯在倫敦附近的埃爾沃斯逝世。1781年,班克斯被封為從男爵

生平

早年生活

1757年班克斯和植物的肖像畫插圖。作者不明,可能是Lemuel Francis Abbott 或是Johann Zoffany的[4]
1757年班克斯和植物的肖像畫插圖。作者不明,可能是Lemuel Francis Abbott 或是Johann Zoffany的[4]

班克斯出身於倫敦阿蓋爾大街。[5]他的父親威廉·班克斯(William Banks)是一個林肯郡的鄉紳,和英國下議院的議員。他的妻子撒拉(Sarah)是威廉·貝特(William Bate)的女兒。

教育

班克斯從9歲開始在哈羅公學學習,1756年後到伊頓公學學習;他的同學包括居士坦丁·馬爾格雷夫男爵英語Constantine Phipps, 2nd Baron Mulgrave(Constantine, Lord Mulgrave)

當班克斯還是男孩的時候他就很喜歡探索林肯郡的郊區,也產生了對自然,歷史和植物學的熱愛。當他17歲時,他接受了天花人痘接種術,但是在那之後他病倒了,也就不再返回學校上課了。在1760年底,他以自費學生的身份在牛津大學登記入學。他被牛津大學基督堂學院准許入學,他學習的方向主要是集中在博物學而不是經典課程上。因為他決定受到更好的植物學教育,所以在1764年的時候他付錢給劍橋大學的植物學家Israel Lyons來牛津大學開授一系列的講座。[6]

1763年12月,班克斯離開牛津大學到切爾西。之後到1764年為止他繼續在大學裡進修,但是在同年他離開學校的時候他還沒拿到學位。[7]他的父親於1761年去世,所以當他21歲時,他繼承了在林肯郡的Revesby修道院的不動產,他也變成了當地的一個鄉紳和官員,並把他的時間都花在林肯郡和倫敦的事情上。在他母親的故鄉切爾西,他繼續通過加入藥劑師名譽協會(Worshipful Society of Apothecaries)的切爾西植物園(Chelsea Physic Garden )和大英博物館從事他感興趣的科學工作,在大英博物館裡,他認識了丹尼爾·索蘭德(Daniel Solander)。他開始結交一些科學工作者,並且通過索蘭德的介紹,他和卡爾·林奈(Carl Linnaeus)通信。隨著班克斯的影響力逐漸變大,他當上了英王喬治三世的顧問,並勸說國王能支持探索新的陸地的航行,他希望這個能讓他滿足他對植物學的興趣。在1769年前的某個時候他成為了共濟會會員。[8]

紐芬蘭-拉布拉多

班克斯於1766年被選為皇家學會會員,同年,也就是他23歲的時候,他和居士坦丁·馬爾格雷夫男爵以繼續學習他們博物學的目的一起搭乘HMS Niger號三帆快速戰艦前往紐芬蘭-拉布拉多。他出版了第一個按照林奈雙命名法描述在紐芬蘭-拉布拉多地區的動物和植物的書籍。他日記上描述的關於紐芬蘭遠征的內容在最近的南澳大利亞皇家地理學會上被重新發現。[9][10]班克斯也記錄了34種鳥類,其中包括了在1844年滅絕的大海雀。5月7號,在他們經過紐芬蘭大淺灘的時候,他注意到有一大群「企鵝」在船邊游泳。他在沙托灣(Chateau Bay, Labrador)採集了一個標本,這個標本後來鑑定出來是大海雀。[11]

奮進號的航行

庫克(中)、約瑟夫·班克斯(左二)、丹尼爾·索蘭德(左一)與他們的贊助人三明治勳爵(右一)
庫克(中)、約瑟夫·班克斯(左二)、丹尼爾·索蘭德(左一)與他們的贊助人三明治勳爵(右一)

1768年-1771年,班克斯被指派參加皇家海軍和皇家學會搭乘HMS奮進號去南太平洋的科學遠征。這也是詹姆斯·庫克遠征探險中第一次探索這個區域。班克斯資助了其他七個人加入他:瑞典博物學家丹尼爾·索蘭德,芬蘭博物學家赫爾曼·斯波林(Herman Spöring),兩個藝術家,一個科學秘書和兩個在他房產工作的黑人僕人。[12]

當遠徵到巴西的時候,班克斯第一次科學的描述了一種在現在很常見的花園植物-簕杜鵑(以與庫克同時代的法國探險家路易斯·安東尼·布干維爾的名字命名),接著他們到南美洲的部分地方。遠征之後前進到了大溪地島(他們在那裡觀察了金星凌日,也是本次遠征任務的主要目標),然後到了紐西蘭,下一個則是澳大利亞的東海岸,庫克船長在這裡繪製了海岸線,他們在植物灣(Botany Bay)登陸。之後因為他們在穿越大堡礁後發現船體有許多洞,他們在昆士蘭的奮進河(靠近今天的庫克敦(Cooktown))的岸上花了將近七個禮拜的時間來修理船。[10] 當他們到達澳大利亞的時候,班克斯,丹尼爾·索蘭德和赫爾曼·斯波林開始了他們的第一次大規模植物群採集,這當中他們發現了很多對於科學界來說全新的物種。差不多有800種物種被藝術家雪梨·帕金森繪製成圖並且放在了班克斯的《花譜》裡,這本書集最終在1980到1990年間出版了35卷。

一個標題是「植物學的紈絝子弟」的諷刺畫,由馬太·達利(Matthew Darly)創作於1772年,紈絝子弟這個詞在18世紀是對那些過分追求時尚的跟隨者的貶抑
一個標題是「植物學的紈絝子弟」的諷刺畫,由馬太·達利(Matthew Darly)創作於1772年,紈絝子弟這個詞在18世紀是對那些過分追求時尚的跟隨者的貶抑

回家

班克斯於1771年7月12日回到英國,他同時也很快就出名了。

他本來想要參加庫克船長的於1772年5月13日開始的第二次航行,但是因為班克斯提出的關於在庫克船長新船的科學要求的議案難於達成,英國海軍部覺得班克斯提出的要求無法接受,於是在不加事前通知下取消了對他參與出海航行的許可。同年7月,他和丹尼爾·索蘭德搭乘勞倫斯爵士號(Sir Lawrence)造訪了蘇格蘭和冰島西邊的懷特島(Isle of Wight)[10],當他們回來的時候他們帶回了許多植物物種。1773年在保羅·雪梨的陪同下,他到南威爾斯旅行。[13]當他在倫敦定居後他開始他編寫《花譜》的工作。與此同時他還和很多科學家保持聯絡。同年他被選為瑞典皇家科學院外籍院士。1774年加入業餘愛好者協會。他在之後的1778年到1797年都擔任這個協會的秘書。1778年11月30日,他當選為皇家學會會長,[10]他在這個職位上當了超過41年。

班克斯的畫像,由班傑明·韋斯特繪於1773年
班克斯的畫像,由班傑明·韋斯特繪於1773年

1779年3月,班克斯和W·W·休格森的女兒多羅西婭·休格森(Dorothea Hugessen)結婚,之後他們定居在蘇豪廣場的一棟大房子裡。從此之後,他在倫敦居住的剩餘時間都在那裡。他在那裡接待了各種科學家,學生和作家和許多著名的國外來訪者。他的妹妹薩拉·索菲亞·班克斯(Sarah Sophia Banks)與班克斯和他的妻子住在一起。他陸續僱傭索蘭德,喬納斯·卡爾森·德呂安德爾(Jonas Carlsson Dryander)和羅伯特·布朗(Robert Brown)作為圖書管理員和館長幫他收集標本。

同樣是在1779年,班克斯租了一個叫做Spring Grove的房子,這個房子曾經是伊萊沙·比斯科(Elisha Biscoe,1705–1776年)所有[14] ,在1808年,他最終從比斯科同樣叫伊萊沙的兒子手裡,一次性付款買了下來。圖片中是那個房子1815年的樣子。34英畝的房子的土地沿著倫敦北邊的艾爾沃斯(Isleworth)圍繞,當中的一處天然泉水很吸引班克斯。班克斯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在他的第二個家。

他穩定的在地產上創作了一個又一個的植物學作品,主要是他在外面旅遊時收集的來自世界各地的各種外國的植物,特別是澳大利亞的和南太平洋的植物。這個被植物環繞的區域也以Spring Grove而出名。

班克斯於艾爾沃斯的房子
班克斯於艾爾沃斯的房子

這個房產被之後的擁有者極大地擴展和重建,現在成為了西泰晤士大學(West Thames College)的一部分。

班克斯於1781年被授予了准男爵爵位,[10] 也就是他當上皇家學會會長的三年後。從此之後他成為英王喬治三世在邱園的正式顧問。班克斯派遣了很多探險家和植物學家到世界各地,通過這種努力邱園成為了在世界上都屬於一流的植物園,同時,許多物種因此被引入歐洲和切爾西植物園。他也直接促成了幾次著名的航行,包括喬治·溫哥華(George·Vancouver)到北美太平洋的航行,和威廉·布萊(William·Bligh)從南太平洋把麵包樹引進到加勒比群島的航行。班克斯也是贊助威廉·史密斯(William·Smith)實行他長達數十年的英國地質圖編繪的主要贊助人,那個地質圖是第一個英國全國的地質圖。同時,班克斯選了艾倫·坎寧安(Allan·Cunningham)航行到巴西和澳大利亞的北海岸和西北海岸收集物種。

約瑟夫·班克斯爵士(中)和奧邁(左),丹尼爾·索蘭德(右)在一起,由威廉·帕里(William Parry)所繪,c. 1775–76.
約瑟夫·班克斯爵士(中)和奧邁(左),丹尼爾·索蘭德(右)在一起,由威廉·帕里(William Parry)所繪,c. 1775–76.

新南威爾斯的殖民

班克斯曾經是贊成在新南威爾斯殖民的最大支持者之一。 1779年,在班克斯給英國下議院的委員會證明之前,他就宣稱紐荷蘭海岸的植物灣是最適合用來收容罪犯的,不用懷疑,在像紐荷蘭這個比整個歐洲都要大的廣闊土地上還會有額外的回報。[15] 他的殖民興趣並不僅僅停留在此,當殖民開始並過了20年之後,他對殖民活動的影響依然存在。事實上,他擔當了英國政府在澳大利亞大部分事務上的顧問。他安排了補給艦HMS保衛者號(HMS Guardian)運送大量有用樹木和植物,雖然它之後發生了船難。另外所有從新南威爾斯帶回來植物,動物,礦物的船隻都會運到班克斯那裡。 他一直呼籲幫助發展殖民地的農業和貿易,他也靠他的影響力和被派遣出去的早期殖民者保持聯繫,像是年輕的園藝家喬治·薩特(George Suttor),他後來寫了一本關於班克斯的回憶錄。 三個最早的殖民地總督,亞瑟·菲利普(Arthur Phillip),約翰·亨特(John Hunter)和菲利普·吉德利(Philip Gidley King)都和班克斯保持著持續的通訊。

參考資料

  1. ^ 博物網 網際網路檔案館存檔,存檔日期2011-11-21.
  2. ^ "Sir Joseph Banks, Baronet."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Online.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Inc., 2012. Web. 25 Mar. 2012. [1].
  3. ^ 作者查詢'Banks'. 國際植物名稱索引. 
  4.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O'Brian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5. ^ 存档副本 (PDF). [2015-07-07].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5-09-19). 
  6. ^ John Gascoigne, Banks, Sir Joseph, baronet (1743–1820), Oxford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September 2004 doi:10.1093/ref:odnb/1300.
  7. ^ Banks was however awarded an honorary degree by Oxford University upon his return from his voyage to the South Seas. See; Banks, Sir Joseph,Dictionary of Scientific Biography, Scribner, 1970.
  8. ^ Jackson, John. Specialist Lodges. MQ Magazine. October 2007, (27): ns. 
  9. ^ Tuck, Leslie. Montevecchi, William. Nuttall Ornithological Club (1987). Newfoundland Birds, Exploitation, Study, Conservation, Harvard University.
  10. ^ 10.0 10.1 10.2 10.3 10.4 Gilbert, L. A. Banks, Sir Joseph (1743–1820). Australian Dictionary of Biography, Volume 1. MUP: 52–55. 1966 [6 November 2007]. 
  11. ^ 引用錯誤:沒有為名為Lysaght的參考文獻提供內容
  12. ^ Richard Holmes. The Age of Wonder. HarperPress. 2009. , p. 10. Holmes incorrectly states that Green's first name was William, not Charles.
  13. ^ Colley, Linda (2009), "Men at arms", The Guardian, 7 November 2009.
  14. ^ Susan Reynolds (editor) Heston and Isleworth, A History of the County of Middlesex: Volume 3: Victoria County History, 1962
  15. ^ Journals of the House of Commons, 19 Geo. III, 1779, Vol. 37, p. 311. [2]


  • Cameron, H. C. (1952) Sir Joseph Banks, K.B., P.R.S.; the Autocrat of the Philosophers, University of London.
  • Carter, H. B. (1964) His Majesty's Spanish Flock: Sir Joseph Banks and the Merinos of George III of England, University of Sydney.
  • Dawson, W. R. (ed) (1958) The Banks Letters, University of London.
  • Duncan, A. (1821) A Short Account of the Life of the Right Honourable Sir Joseph Banks,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 Lionel Gilbert英語Gilbert, L. (1962) Botanical Investigation of Eastern Seaboard Australia, 1788–1810, B.A. thesis, University of New England, Australia.
  • Mackaness, G. (1936) Sir Joseph Banks. His Relations with Australia, University of Sydney.

外部連結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約瑟夫·班克斯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