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崇案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沈崇案.

沈崇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沈崇案是1946年12月24日发生于中国北平的一起刑事事件。北京大学女学生沈崇[注 1](1927年-2014年)疑似遭到两名美军士兵强暴新闻传开后,成为当时中共领导反美运动的导火线,并造成中国国民政府美国关系紧张。

事件经过

1946年12月24日晚,驻华美国海军陆战队下士威廉士·皮尔逊(Corporal William G. Pierson)和列兵普利查德(Private Warren Pritchard),在东长安街北侧平安戏院西边(即现今之东方广场)遇到沈崇,两人至东单广场强迫其发生性关系。当天北平《北方日报》曾发出善意警示:“今晚洋人狂欢,妇女盼勿出门。”,但凡有美国驻军之异域,或多或少,总会发生风化案,尤其圣诞夜[1]

《北平市警察局为呈报沈案经过纪要致内政部警察总署代电》称在东单操场逮捕皮尔逊转交美国宪兵关押。1947年1月1日,上海20余所大学学生4万余人游行示威,抗议圣诞节夜美国海军陆战队下士皮尔逊在北平强奸北京大学女生沈崇事件,要求美军撤出中华民国。[2]:82511月2日,蒋介石接见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傅斯年,听取对美军强奸北大女生沈崇事件意见。[2]:82541月4日,行政院对教育部及各军政机关发出指示,命令压制各地学生对北平沈崇事件之抗议运动,称“此事为该犯美兵私人行为”,“至中美两国友谊,自不应因此而受损害。”[2]:82561月9日,中华民国外交部长王世杰密电胡适,制止胡适为沈崇事件出庭作证;电谓:“美方刻正羞愤同深,兄之地位或未便如此。”[2]:82621月14日,美国驻华军事法庭宣称:出席审讯美兵案之中外人士各九人已核准出席旁听。[2]:8265

1947年1月17日,驻华美国海军陆战队军事法庭开庭审理沈崇案件。[2]:8268北京大学先修班法文组女学生生沈崇在法庭上作证说,1946年12月24日平安夜,往东长安街平安影戏院看完电影的回家途中,在北平东单美国海军陆战队下士威廉斯·皮尔逊和二兵普利查德强行要求发生性关系。北平工人孟昭杰的证词称目睹一个哭泣的女孩被拖到操场,他带领同事试图制止未果,被海军陆战队员驱走,之后跑到北平警察局内七分局报案。第二次随同警察仍被驱走。[3]。被告辩护人John Masters中校未能成功建立“沈崇是妓女”的观点,但是仍一直认为性交是双方自愿。他的辩护基于这个基础:“沈崇没有严重伤害,来证明她的反抗意愿。”检察官Paul Fitzgerald中校提供了一系列中方证词的翻译,认为:“不能强求一个少女,在两个大汉的威胁下,做出超出常理的反抗行为。”他的辩护词以质疑:“一个名门闺秀,为何会自愿在零下八度的气温下的公共场所,进行长达三小时的性行为?”结束。中美法医向法庭提供的证词都认为:沈案的伤势,符合在极低气温下,被醉汉强奸的条件;但是也不超出处女第一次性交,可能造成的伤势的范畴。[4]

1月22日,本案因罪证确凿,庭审宣布皮尔逊下士为强奸已遂罪,但应处何罪须呈华盛顿海军部长核定后宣布。[2]:82721月26日,北平大学生联合会举行会议通过决议,要求将沈崇案件罪犯皮尔逊交由中美联合法庭重审。[2]:82731月30日,美国海军法庭公审沈崇案件帮凶美兵普利查德,判其以不报强奸罪行及帮同皮尔逊殴打沈崇有罪。[2]:8275

3月3日,驻华美军当局判处沈崇案件主犯皮尔逊(强奸罪)徒刑15年,帮凶普利查德降为普通兵,(攻击罪)处监禁劳役10个月,两犯均开除军籍;惟称此项判决,须俟华盛顿当局覆准后始可成立[2]:8303。但是美国海军部法务部长英语Judge Advocate General of the NavyOswald Symister Colclough认为中方供词可信度较低,建议根据皮尔逊的酒友和美军宪兵的供词无罪开释。尽管海军部的判决复核和赦免委员会认为证据已经排除合理的质疑,他的观点仍旧在海军部内占据了上风。美国海军部代海军部长约翰·沙利文签署了释放皮尔逊和普利查德的命令[4]。8月11日,去年12日在北平犯强奸罪之美国士兵皮尔逊,被美国海军部长福莱斯特以证据不足宣布原判无效并恢复职务[2]:8395。8月26日,中华民国外交部照会美国国务院,抗议北平东单强奸事件罪犯美兵皮尔逊被美国防部覆判无罪并释放复职之措施,要求美国防部根据审判纪录,重新予以审核,秉公处理[2]:8401-8402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白鲁恂(Lucian Pye)是当时美军负责调查的军官之一。他表示,事件当晚被告皮尔逊与朋友从酒吧出来时,皮尔逊突然被愤怒的群众包围,他不懂发生了什么事。宪兵必须保护他回到军营。白鲁恂到北大要沈崇作证,沈崇拒绝出庭,学生们也拒绝合作[5]:131

之前类似事件

在沈崇事件发生之前,美国在华驻军也曾引发类似的社会问题,如著名的“臧大咬子事件”。1946年9月22日晚上在上海,黄包车车夫臧大咬子(“大咬子”在苏北话是小名,“大儿子”的意思。因其为文盲,人们不知道他的官章名,或许他真的也没有官章名)扭住了一个乘车不付钱的西班牙水手。水手新认识的美国海军士兵上来把这个臧大咬子给打死了。美军军事法庭认为,双方语言不通,所以造成误会,庭宣海军士兵无罪。在反美浪潮的压力下西班牙水手被国民政府警察局拘留,但他仅乘车不付钱,并没有打人,无法判罪。

中共北平市工作委员会的动态

1946年7月1日,中共北平市工作委员会通告:〈关于反美工作的指示〉(节录):“根据目前国内国外的实际情况,美帝国主义已经揭下了它的假面具,开始直接向中国人民挑战,……为了反对美帝国主义一切阴谋,为了中国人民和全世界无产阶级的利益,我们必须立刻针对这一情况,决定我们斗争的方向,积极打击美国,孤立国民党[6][7]

1946年7月7日,中共北平市工作委员会发出通告:“一、为着要燃起群众的反美情绪,要努力扩大宣传美国士兵在街道上、酒吧间、戏院、舞场中的一切越轨行为。二、对于工人、民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和学生,要强调宣传,使他们明了美国的经济扩展,是造成中国的实业破产、人民失业、教育水准低落的唯一原因;使这阶级的人们动员起来作罢工和示威运动。三、要努力使美国的人民和士兵明了他们政府的反动性质,转变他们对国民党的好感,造成他们与美国好战集团的互相冲突。”[8][9]

媒体反应

尽管北平警察局则通知国民党中央社请各报暂缓刊登这条消息,但是翌日,私人通讯社北平亚光通讯社仍发表新闻:

“本市讯:某大学某姓女生,年十九岁,昨晚九时,赴平安影戏院看最后一场《民族至上》影片,散场时,忽见身后有美兵二人尾随,迄行至东单操场,即对该女施以非礼,该女一人难敌四手,大呼救命,适有某行路人闻之,急至内七分区一段报告,由警士闻德俊电知中美警察宪兵联络处,派员赴肇事地点查看,美军已逃去其一,当即将另一美兵带走,某女生被奸后,送往警察医院检验后,转送警局办理。”

亚光通讯社主办人王柱宇原是北京小报《实报》的记者,曾在《实报》上开辟《柱宇谈话》专栏,每天一段,纵论古今,针砭时事,小有名气。后《实报》停办,转为《世界日报》工作。据说当时有个人力车夫目睹沈崇案件,向王报料。他获得了这个重要消息后,于事发次日12月25日写成新闻稿发出。事后,王柱宇遭到拘留,并被《世界日报》除名。

次日《世界日报》、《北平日报》、《经世日报》、《新生报》、《新民报》等报也发表了消息。《新民报》还将国民党中央社的有关电令编成一条新闻刊登出来。

尽管在中国驻有足够的记者,美国媒体仍未能足够报道案件受害者的控诉,以至于之后的学生运动被美国民众认为是过度反应,大惊小怪。华盛顿时报的元旦刊仅仅提到有反美的示威游行,而没有提到游行的原因是强奸案,第二天美联社的报道关注在示威中受伤的美国官员,仅在第九段提到示威原因。华盛顿时报直到第四天才在首段提到示威的原因。[4]洛杉矶时报等报纸甚至拒绝提到强奸这个词,而仅用攻击、不当行为等。另一些媒体指责这些游行是共产党组织,而忽略了这些游行的广泛支持和众多非共产党媒体对这些游行者的支持。仅有左派的纽约时报和共产党的工人日报对事件进行了比较完整的报道。总而言之,这些报道在一开始并未给予美国民众此案非常重要的印象。[4]

事后

事件发生后,北平各高校学生即组织游行示威,随后天津、上海、南京、武汉、重庆等全国数十个大中城市学生均举行了示威游行,抗议美军暴行,要求美军撤出中国。进而掀起“反政府”,“反饥饿”,“反内战”的示威运动。清华校长梅贻琦看见清华和燕大的同学示威,在骑河楼清华同学会召集北大各负责人开会,席上表示:清华燕大二校已决定采取不干涉态度,北大各院负责人同声响应。[10]时任上海市市长的吴国桢在他的回忆录中说:沈崇事件以后,上海交通大学也有一次罢课的准备,他对学生说:当俄国人占领东北时,有多少中国妇女遭到了蹂躏?如果你们要示威,那么应当针对这个劣迹更大的罪犯。如果你们要对美国示威,那么同时也应该对苏联示威。[10]中国共产党则下令党员参与组织游行。

1946年12月31日,中共中央发给董必武吴玉章张曙时叶剑英刘晓方方林平等人发表《中央关于在各大城市组织群众响应北平学生运动的指示》,要求在北平、天津上海南京重庆成都杭州香港等地发动示威游行[11]

有观点认为此事件让美军陆续撤离北平、天津、青岛等地驻军,并停止对华援助,乔治·卡特莱特·马歇尔也发表了“离华声明”。但是杜鲁门在事前一周刚刚宣布裁撤绝大部分驻中国军队,此事件对美国的政策是否有影响不得而知。华北美军则认为军事法庭迫于国民党当局的压力仓促判决,将此案称为中国的德雷福斯事件[4]

对沈崇身份的怀疑

北京大学训导长兼先修班委员会主任委员的陈雪屏曾怀疑沈崇的身份,而说了这段话:“该女生不一定是北大学生,同学何必如此铺张”,隔天又否认讲过此话[12]。但当时陈雪屏所依据的消息来源主要有两处:一是事件发生前,1946年8月16日由国民党教育部转发内政部给北大的一封电报中提及“(中共)以大量金钱收买平津各大学学生”、以及12月14日“奸匪近选派青年貌美女工作员二百七十人”[13];二是事件发生后,北大校内出现了署名“情报网”的壁报,说沈崇是“从延安派来的女同志”,“逗引美兵制造事件”[14]。中华民国国立编译馆独编的高中历史教科书亦将沈崇指为中共职业学生。:181[15]

2004年6月、7月,山西省《黄河》杂志副主编谢泳于演讲“个人遭遇如何成为公共事件——以1946年发生的沈崇事件为例”中提出:美国审理沈崇事件的法庭记录已经解密[16],如果法庭记录可信,则判定“皮尔逊没有强奸沈崇”是可以接受的结论。[17]2010年,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出版的《百年潮》杂志第4期刊登两篇北大校友反驳谢泳的文章;李凌、胡邦定、沙叶的文章质疑谢泳的说法,认为他所根据的材料不够充份、可靠,结论过于牵强。同时对近年来盛传的几个传闻一一提出反证。[18]马句、宋柏的文章也提出种种的证据与论点来反驳谢泳。[19]

2012年8月,许礼平与丁聪之妻沈峻会面,沈峻表示:她就是沈崇。强奸事件跟当时的共产党没有关联,自己是1956年在上海复旦大学读书时才加入共产党,“被红卫兵揭穿身份”之说更是子虚乌有[1]

2014年12月11日晚,沈崇因肺癌去世,享年87岁[20]

注释

  1. ^ 沈崇出身福建名门,是清代名臣沈葆桢之曾孙女,林则徐之外玄孙女,为世家之女、名门大家闺秀。

参考文献

  1. ^ 1.0 1.1 许礼平:沈崇自白. 苹果日报 (香港). 2012-08-12.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2.11 李新总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中华民国史研究室,韩信夫、姜克夫主编 (编). 《中华民国大事记》. 北京: 中华书局. 2011年7月. 
  3. ^ Jing Li. China's America: The Chinese View the United States, 1900-2000. SUNY Press. 2 January 2012: 49. ISBN 978-1-4384-3518-3. (英文)
  4. ^ 4.0 4.1 4.2 4.3 4.4 Robert Shaffer. A Rape in Beijing, December 1946: GIs, Nationalist Protests, and U.S. Foreign Policy. The Pacific Historical Review. Feb 2000, 69 (1): 31–64. PMID 19326604. (英文)
  5. ^ Joseph K. S. Yick. Making Urban Revolution in China: The CCP-GMD Struggle for Beiping-Tianjin, 1945-1949. M. E. Sharpe. 1995年. ISBN 978-1-56324-606-7. (英文)
  6. ^ 王淦. 《青运工作概论》. 台北知识青年党部. 民国59年: 第84页. OCLC 49693967. 
  7. ^ 中共教育评析.汪学文.1987年6月.教育部教育研究委员会印行
  8. ^ 金达凯.中共宣传政策与运用.近代史研究所.民国43年10月.香港版,页162
  9. ^ 国立政治大学东亚研究所.抗战期间中共青运工作之实质.闵爕.1977年6月
  10. ^ 10.0 10.1 谢泳. 重说沈崇案. 
  11. ^ 中央关于在各大城市组织群众响应北平学生运动的指示. 中国共青团网. 1946年12月31日. 
  12. ^ 《经世日报》,1946年12月28日、29日。
  13. ^ 李秉奎. 〈沈崇身份疑点补正〉 (PDF). 《中共党史研究》. 2006年, (第5期): 页126. 
  14. ^ 《燕京新闻》第13卷第8期。
  15. ^ 国立编译馆主编 (编). 《高中历史》. 台北: 国立编译馆. 1998年. 北京大学先修班之中共职业学生沈崇,于民国三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晚间引诱美军伍长皮尔逊,由事先埋伏之共谍将皮捉拏,指为“美国人强奸中国人”,掀起各地学生反美运动,罢课游行,要求美军撤离中国。此为轰动一时之“沈崇案”。 
  16. ^ Provost Marshal, First Marine Division to Commanding Officer, Fifth Marines, Alleged Rape of Miss Shen Chung by Coropreal William G. Pierson, Investigation of, 30 December 1946. Copy in Marshall Mission Records, National Archive Record Group 59, entry 1102, box 27.
  17. ^ 美国解密沈崇案:哪个才是事实真相?.网易
  18. ^ 李凌:〈驳关于沈崇事件的一种谬说〉《百年潮》(2010年,第4期),页46-50。
  19. ^ 马句:〈沈崇事件与抗议美军暴行再回顾〉《百年潮》(2010年,第4期),页40-45。
  20. ^ “1946年美军强奸案”当事女生沈崇去世(图). 凤凰资讯. 2014年12月17日. 

参见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沈崇案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