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猛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王猛.

王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王猛
性别
出生325年
后赵北海郡剧县
逝世375年(50岁)
前秦长安
国籍前秦
别名王景略
教育程度私塾
职业军人
活跃时期4世纪

王猛(325年-375年),景略北海郡剧县(今山东潍坊市昌乐县西)人,后移家魏郡。十六国时期重要政治家军事家,于前秦官至丞相,对前秦富国强兵,统一北方有重要影响。

生平

早年隐居

王猛的祖先是齐国田氏,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田氏被称为王家子孙,因此以王为姓氏,居住在渤海至泰山之间[1]。王猛年轻时贫困微贱,但博学而喜好看兵书。为人谨慎稳重,气度不凡,不拘小节,并不与别人情投意合,亦少和人交往,故此被当时士人轻视。然而王猛对此并没有感到不快,都没放到心上。后在后赵都城邺城游历,就只有徐统赏识他,要他做自己的功曹,不过王猛就到华阴山隐居,有等待明主出现,协助他达成天下大治的志向。

桓温相见

前秦皇始五年(355年),东晋征西大将军桓温北伐前秦,停驻在前秦都城长安东南的灞上。当时王猛亲自去见桓温,一面捺著虱子,一面大谈当世大事,旁若无人。当时桓温对其感到十分惊异,于是问及三秦豪杰中为何没有人因为这次晋室北伐而前来拜见。王猛于是答:“桓公你不惜走千里的远路,深入敌境,而长安在咫尺却不肯渡过灞水,百姓未见你的决心呀,所以才不来。”直指桓温不肯进攻长安的决定即是无心北伐的表现,亦令桓温沉默不答,只说:“江东没有你这样的人呀。”不久,桓温因乏粮而被逼退兵,临行前拜王猛为高官督护,要王猛与他一同南返,但王猛拒绝。

苻坚贤臣

寿光三年(357年),因着前秦皇帝苻生纵杀大臣,赏罚失当,酗酒怠政等事,当时甚有名望的东海王苻坚权翼等人的劝言下有意取而代之,于是询问尚书吕婆楼,并经吕婆楼而招引王猛。二人相见即一见如故,苻坚在和他谈论过当时大事后甚为喜悦,自称有如昔日刘备遇上诸葛亮那样。同年,苻坚发动政变废杀苻生,自立为大秦天王,即以王猛为中书侍郎,掌机密之事。

苻坚即位后,即以昔日跟随苻氏返回关中,留驻于始平县的一众氐豪横行,抢劫盗窃之事无日无之,于是调王猛任始平县令。王猛上任后即为申明法令而下严刑,明辨善恶,压抑氐豪的行为。后王猛因鞭杀一名官吏而被告发,收下廷尉,苻坚于是问他为何不以德政教化,反以严酷的刑法去主政,王猛于是说明他“宰宁国以礼,治乱邦以法”的观点,指称他杀的官吏只是数万奸恶的其中一人,而自己必须肃清乱法之人才不负苻坚所托,绝非以酷刑主政。苻坚及后向群臣说:“王景略确然是夷吾子产那样的人呀。”更赦免了王猛擅杀官吏之罪。

后苻坚以尚书文档管理不善,改以王猛为尚书左丞,后又迁咸阳内史。当时王猛甚受苻坚亲重,经常参与朝事,这令氐族元勋都看不过眼,特进樊世更曾当众向王猛说:“我们与先帝共兴国家,现在都没有掌权;你没有一点功劳,怎么就敢专掌大任?这不就是我种田而你吃我的成果么!”王猛回答:“我还想让你做屠夫,不止要你种田呢。”樊世因而大怒:“我定要将你的头吊在长安城门。”苻坚知道后认定必须杀掉樊世,才可整顿百官。后来苻坚召樊世见面,并在其面前说要让公主嫁给已与樊世女儿订婚的杨璧,樊世于是出言反对。王猛借词指樊世公然与苻坚竞婚是目无君上,气得樊世要去袭击王猛,被侍从拉住下又以恶言破口大骂,苻坚于是命人处死樊世。樊世死后各氐臣都抨击王猛,却换来苻坚的漫骂和鞭挞,终令王猛在氐人面前树立起威严,大臣们都忌惮王猛。

甘露元年(359年)八月,苻坚以王猛为侍中中书令,领京兆尹。王猛在任内即收杀酗酒横行的强太后弟强德,并与御史中丞邓羌弹劾审察豪强和官吏,在数十日内处死、判刑和罢免的权贵豪强、皇亲国戚就达二十多人。此举震动朝廷,遏抑了朝内奸狡之徒,人人路不拾遗。苻坚亦感叹那天才知天下是有法治[2]。十月,王猛转任吏部尚书,后再迁任太子詹事;十一月再以本官加尚书左仆射。十二月,苻坚以王猛为辅国将军、司隶校尉、居中宿卫、尚书左仆射、太子詹事、侍中、中书令、领选举事如故。此年三十六岁的王猛一年内五度升迁,权倾全国,当时尚书仇腾及丞相长史席宝忍不住多次毁谤王猛,都被苻坚下罪,于是群臣都不敢再对苻坚宠信王猛有任何意见。

领兵平乱

建元三年(367年),羌人敛岐与李俨叛变,王猛遂与姜衡、邵姜和姚苌讨伐敛岐,因敛岐的部众原属姚苌父亲姚弋仲,于是很快归降,敛岐被逼逃走。但同时,因着李俨同时叛于前凉和前秦两国,前凉亦派兵讨伐李俨,并逼得其退守枹罕(今甘肃临夏市),遣使向前秦谢罪,王猛等于是一面命邵羌追击敛岐,一面奉命救援李俨,并于枹罕东大败前凉军,与前凉君主张天锡相持于城下。王猛于是写信给张天锡言明自己只是救援李俨而非进攻前凉,建议前凉退兵让秦军带李俨东归,并许允当地民众由前凉所取。张天锡得信后即率兵西返,但李俨仍不投降,王猛于是借李俨开门与其相见的机会捕捉李俨,并送他到长安,平定李俨的叛乱。

早于甘露六年(364年)苻腾谋反被诛杀时,王猛就劝苻坚除去当时还在世的五名苻生弟弟[3],但苻坚不听。至建元元年(365年),苻幼乘苻坚北巡朔方而进攻当时由太子苻宏、王猛及李威留守的长安,终在李威抵抗下击杀苻幼。至建元三年(367年),当时镇守蒲阪(今山西永济县蒲州镇)的晋公苻柳、镇守上邽(今甘肃天水市)的赵公苻双、镇守陕城(今河南陕县)的魏公苻廋及镇守安定(今甘肃泾川北)的燕公苻武联结一同据城叛变,苻坚寻求和平解决不果后于次年命各军分途进攻四城,其中王猛就与邓羌进攻蒲阪的苻柳。战争开始时,王猛等遵从苻坚的战略,在城外三十里停驻,等待其他部队平定各城后再合力进攻。苻柳数度挑战都不获王猛反应后就以为王猛畏惧他,于是率大军直取长安,但走了百多里路后就因遭邓羌夜袭而大败。苻柳于是率军撤回蒲阪,却又受到王猛邀击,部众都被俘,仅能与数百骑逃回城内。王猛于是大举进攻,终攻下蒲阪,斩杀苻柳。王猛及后驻屯蒲阪,派兵联同进攻陕城的军队成功攻下陕城,而上邽和安定亦先后被攻下,成功平定乱事。

吞并前燕

建元五年(369年),东晋大司马桓温北伐前燕并屡败前燕军,进攻至枋头(河南浚县西)。前燕皇帝慕容𬀩于是遣使向前秦求援,并以割让虎牢(今河南荥阳西北汜水镇)以西的土地作为条件。当时前秦的大臣都认为昔日桓温北伐前秦时前燕也没有救援,而前燕亦非前秦藩属,所以反对救援前燕。但王猛则认为若让桓温消灭前燕,那东晋即可拥有山东、河北及河东等地的资源和地利,危及关中的前秦;又分析前燕经此一役亦元气大伤,救援前燕不但可防止前燕的资源落入东晋手里,更可乘机吞并前燕。苻坚认同,于是派兵救援前燕,又升王猛为尚书令太子太傅,加散骑常侍。桓温败退后,燕秦两国多次互派使者,当时与王猛有交情的前燕散骑侍郎郝晷以前燕国势日衰而前秦强盛,于是自托于王猛,并泄漏了不少资讯给王猛。

及后前燕反悔不肯割地,而当时因击退晋军而立下大功的前燕将领慕容垂亦因政治斗争而逃奔前秦,苻坚于是命王猛、梁成、邓羌等率步骑三万出兵前燕,并于当年十二月进攻洛阳。次年正月,王猛写信威吓洛阳守将慕容筑,成功逼降洛阳。及后苻坚两度升王为司徒录尚书事、封平阳郡侯,但都被王猛以未有功勋推辞。四月,王猛奉命从长安出兵六万进攻前燕,至七月与杨安分别攻下壶关晋阳(今山西太原),并与率前燕主力的慕容评相持于潞川。当时慕容评自以秦军悬军深入,想与其打持久战,但因为慕容评贪婪卑鄙,竟要军人付钱才能使用山水资源,于是令燕军毫无斗志。王猛知道后自度必胜,派兵焚毁前燕辎重,火光连邺城也看得见,令慕容𬀩命慕容评散财给将士并尽快出战。王于是列阵誓师,鼓动军心,令兵众踊跃出战,终大败慕容评军。及后王猛率兵东进,围攻邺城,在当地不但没有纵兵抢劫,更军纪严明,用简单法令和宽容手段的治理当地,连原本在当地的剽略劫夺行为也没有发生,令前燕人民安居乐业。十一月,慕容𬀩等北逃龙城(今辽宁朝阳市),扶余王子余蔚开城门迎秦军,及后慕容𬀩等被俘,辽东的前燕残余力量亦被消灭,前燕为前秦所灭。

苻坚于是以王猛为使持节、都督关东六州诸军事、车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冀州,镇守邺城,进封清河郡侯。王猛亦于当地推荐房旷、韩胤、阳瑶等东土人望为官,亦以各地长官职位授予当地人才,镇抚前燕故土。

位居丞相

建元八年(372年),王猛迁丞相中书监,余如故,由苻融接替他镇守邺城。王猛回长安后更加都督中外诸军事。王猛身为丞相,万机之事,事无巨细都由他处理,而他亦为政公平,赏罚分明,流放尸位素餐的官员,提拔未被擢用或未达显位的人才,督促农务,尊崇儒学,努力练兵,令前秦国富兵强。苻坚亦将王猛比作姜尚,称有王猛在,自己就能优游自息;又要太子苻宏及庶长子苻丕事王猛如苻坚,可见其对王猛的重视。

死仍忧国

早于慕容垂投奔前秦之时,王猛都对其颇有戒心,曾对苻坚说:“慕容垂父子,就如,不是可以驯服的人,若果他日其假借时势,就不可能控制了,不如早日除去他们。”但苻坚拒绝。及至王猛于建元五年(369年)出发进攻洛阳时,慕容垂在与王猛饮酒时送了他的佩刀给王猛。因慕容垂长子慕容令参王猛军事随军[4],王猛就买通慕容垂的亲信金熙带着那把配刀假称慕容垂使者,对慕容令假称慕容垂将在长安叛秦东归。慕容令整天犹豫,但因为不能找到父亲查证,最终还是假称出猎而投奔前燕。王猛于是乘机上表慕容令叛变,吓得慕容垂出走蓝田(今陕西蓝田县),但苻坚追还慕容垂后没有加罪,仍旧善待他。相反慕容令始终不被前燕所信赖,最终起兵失败被杀。

建元十一年(375年),王猛患病,苻坚亲自为他向南北郊、宗庙及社稷神祈福,更派人向黄河华山诸神祈福,知王猛病情稍为好转就下令大赦判了斩首以下刑罚的犯人。及至王猛病危时,苻坚亲自去看王猛并问及后事,王猛仍说:“晋室现在虽然立于偏远的江南地区,但承继正统。现在国家最宝贵的就是亲近仁德之人以及与邻国友好。臣死以后,希望不要对东晋有所图谋。鲜卑、羌虏都是我们的仇敌,终会成为祸患,应该将他们除去,以利社稷。”说完后就去世,享年五十一岁。

苻坚对王猛之死哭得十分激动,大敛时更三度前往,更向苻宏说:“上天不想让朕统一全国吗?为何这么快夺走寡人的景略呀!”苻坚追赠王猛侍中,赐棺椁、三千匹布帛及一万石谷,命谒者仆射监护丧事,一如西汉霍光的先例,赐谥号。朝野亦因王猛之死而在里巷中聚哭。

王猛临死前要苻坚注意国内的鲜卑人与其他民族,再徐图江南的东晋,但苻坚并未听取,更发动战争意图统一,终在淝水之战中溃败。淝水败后前秦大乱,王猛意图置之死地的慕容垂叛秦建立后燕,而苻坚亦被叛变的姚苌命人缢死。

性格特征

  • 王猛为政着重以法治国,赏善罚恶,故此虽如强德等权贵犯罪亦敢于处以极刑,而有贤才的人王猛亦会加以提拔。而其本人亦着重善恶,小恩必还,亦睚眦必报,故当时有人以此去批评他。
  • 王猛作风一向严明,然而为大局他仍会作出改变。如进攻前燕时王猛曾派将军徐成外出察看前燕阵形虚实,但徐成到黄昏才回来,比原定中午的时限迟了很多,但邓羌坚持要免徐成死刑,更请与徐成出战将功赎罪;邓羌得不到王猛答允后竟返回自己的军营并勒兵要进攻王猛。王猛看准邓羌有勇气亦对同袍有义,于是破例赦免了徐成,并抓着邓羌的手安抚并激励邓羌[5]。接着当前秦军要与慕容评所率的前燕军决战时,邓羌竟向王猛要求战后获司隶校尉一职。王猛以职权未及为由不答允,只允以安定太守及万户侯,邓羌竟不高兴而从阵前离开,两军交战时亦不听王猛召见。王猛为求击溃前燕主力,于是马上答应邓羌要求,最终亦大败前燕军。

成语

扪虱而谈

《晋书·王猛传》:“桓温入关,猛被褐而诣之,一面谈当世之事,扪虱而言,旁若无人。”正谓当时王猛对于东晋重臣仍谈吐从容自然,旁若无人的情形。

评论

  • 吕婆楼:“其人(王猛)谋略不世出。”
  • 苻坚:“王景略固是夷吾、子产之俦也。”
  • 苻融:“王景略一时奇士。”
  • 崔浩:“王猛之治国,苻坚之管仲也。”
  • 崔鸿:“邓羌请郡将以挠法,徇私也;勒兵欲攻王猛,无上也;临战豫求司隶,邀君也;有此三者,罪孰大焉!猛能容其所短,收其所长,若驯猛虎,驭悍马,以成大功。《》曰:“采葑采菲,无以下体。”猛之谓矣!
  • 司马光:“昔微子而革命,由余而霸西戎吴国伍员而克强楚国陈平而诛项籍许攸而破袁绍;彼敌国之材臣,来为己用,进取之良资也。王猛知慕容垂之心久而难信,独为不念燕尚未灭,垂以材高功盛,无罪见疑,穷困归秦,未有异心,遽以猜忌杀人,是助燕为无道而塞来者之门也,如何其可哉!故秦王坚礼之以收燕望,亲之以尽燕情,宠之以倾燕众,信之以结燕心,未为过矣。猛何汲汲于杀垂,乃为市井鬻卖之行,有如嫉其宠而谗之者,岂雅德君子所宜为哉!”
  • 王船山:“王猛请慕容垂之佩刀,绐其子使叛逃,期以杀垂,司马温公讥其非雅德君子所为,何望猛之厚而责之薄也!猛者,乱人之雄者耳,恶知德哉!猛以桓温为不足有为而不归晋,将谓苻坚之可与定天下乎?乃坚亡而晋固存,果孰短而孰长邪?使猛随温而东也,归晋也,非归温也。猛而果有定天下之略,则因温以归晋,而因可用晋以制温。然则其不随温而东,乃智量出乎温之下,而欲择易与者以获富贵耳。慕容垂奔秦,慕容评以鬻薪卖水之猥贱而握重兵,猛灭之,非智勇之绝人,摧枯折朽之易也。苻坚之不欲杀垂,猛岂能闲之,而徒为挠乱,忌其宠而已矣。其誓三军曰:“王景略受国厚恩,任兼内外,受爵明君之廷,称觞父母之室,不亦美乎?”猛之涯量尽于此矣。绐无知之稚子而陷其死,商鞅、张仪之术也。朱子曰:“三秦豪杰之士,非猛而谁?”伏戈矛于谈笑,激叛乱以杀人,妾妇耳,奚豪杰之云!”

家庭

子女

  • 王永,王猛子,清修好学,官至左丞相、太尉。与西燕军交战时战死。
  • 王皮,王猛子,王永弟,员外散骑侍郎。建元十八年(382年)与东海公苻阳及周虓谋反,被流放到朔方。淝水之战之后,他投奔后秦。
  • 王休,王猛子,河东太守。[6]
  • 王曜,王猛子,王休弟,后南奔东晋,居于荆州。[6]
  • 王氏,嫁给京兆韦罴[7]

孙儿

  • 王宪,王休子,北魏大中正,领选曹事,兼掌门下[8]
  • 王基,王镇恶兄,在晋官至河西太守。[6]
  • 王镇恶,王休子,东晋末年重要将领,曾为刘裕讨伐刘毅司马休之和北伐后秦,并助刘义真守长安。不久被沈田子所杀。
  • 王康,王镇恶弟,未跟王镇恶入晋。王镇恶北伐后秦时投奔兄长,于是入晋。后王康坚守洛阳金镛城,官至河西太守。[6]
  • 王鸿,王镇恶弟,与王镇恶一同被杀。[9]
  • 王遵,王镇恶弟,与王镇恶一同被杀。[9]
  • 王深,王镇恶弟,与王镇恶一同被杀。[9]

注释

  1. ^ 《北史·卷二十四·列传第十二》:王宪字显则,北海剧人也。其先姓田,秦始皇灭齐,田氏称王家子孙,因以为氏。仍居海岱。祖猛,仕苻坚,位丞相。
  2. ^ 《晋书·苻坚传上》载王猛处罚强豪后“于是百僚震肃,豪右屏气,路不拾遗,风化大行。坚叹曰:‘吾今知始佑天下之有法也,天子之为尊也!’”
  3. ^ 五人为高阳公苻方、晋公苻柳、魏公苻廋(或作苻𫍲)、燕公苻武及赵公苻幼(《资治通鉴》写苻幼叛乱时为“淮南公”)。
  4. ^ 《晋书·苻坚传上》写:“遣王猛与建威梁成、邓羌率步骑三万,署慕容垂为冠军将军,以为响导,攻𬀩洛州刺史慕容筑于洛阳。”与《资治通鉴·卷一百二》太和五年条所载“王猛之发长安也,请慕容令参其军事,以为响导。”不同。《晋书·慕容垂传》亦写“王猛伐洛,引全(令)为参军。”今据《通鉴》
  5. ^ 猛执其手曰:“吾试将军耳,将军于郡将尚尔,况国家乎,吾不复忧贼矣!”
  6. ^ 6.0 6.1 6.2 6.3 《宋书·王镇恶传》
  7. ^ 《魏书·卷四十五·列传第三十三》
  8. ^ 《资治通鉴·卷一百一十》隆安二年
  9. ^ 9.0 9.1 9.2 《南史·王镇恶传》

参考资料

  • 《资治通鉴》卷九十九至卷一百三
  • 晋书》卷一百一十四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王猛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