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美族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阿美族.

阿美族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阿美族
Amis/Pangcah
总人口
约216,039人(2021年5月)[1]
分布地区
花莲县台东县屏东县
语言
阿美语中华民国国语
宗教信仰
阿美族泛灵信仰基督教民间信仰
相关族群
台湾原住民毛利人西拉雅族马来族菲律宾人
阿美族的刺绣图纹
阿美族的刺绣图纹
阿美族原乡主要分布范围
阿美族原乡主要分布范围

阿美族阿美语:Amis或Pangcah)台湾原住民的一个族群。其原乡主要分布于花东纵谷平原与海岸平原地区,少数分布于屏东县牡丹满州乡一带。总人口数约21万余人,是台湾原住民中人数最多的族群。[2][3]

简介

阿美族通常自称为“Pangcah”或“Amis”。阿美族语“Pangcah”的意思是“人”或“同族”,而“Amis”是“北方”的意思[4]。Pangcah的自称可能源自于从Cilangasan向外迁移后对自我来源的描述,进而变成自我族群认同的称呼,除此之外,由于发音类似舟的意思,因此有指象征从海外行舟至此的人,其他甚或有番人或番社等谐音的说法,但使用番起头之字词含有族群歧视意味,现今已不采用。[5]

语言

阿美族的语言为阿美语,属于台湾南岛语言的一种,是目前台湾南岛语言当中使用人口数最多的语言。此外,台铁各级列车行驶花东铁路中途各站会增加阿美语广播。

阿美语除因近代历史因素,甚多使用日语以外,甚少受外界语言影响。其原始语汇上与马来语印尼语相似。如:

汉语 阿美语 印尼语 备注
kako [kakʊ] aku 阿美语我的属格为ako。
你(你们) kamu [kamʊ] kamu 阿美语为“你们”,印尼语为“你”。
loma' [ɺʊmaʡʰ] rumah
fafoy [fafʊj] babi
章鱼 sorita [sʊrita] gurita 推测章鱼应该是阿美族祖先喜爱捕食的最亲近海产之一。
kaen [kaən] makan 阿美语吃早午晚餐皆以ma开头,如吃晚餐为malafi。
nanom [namʊm] air 印尼语的“喝”为minum 。阿美语的“喝”为minanom。
这里 tini [tini] ini
眼睛 mata [mata] mata
ira [ira] ada
lima [ɺima] lima 印尼语菲律宾语都同。
sepat [səpat] empat
enem [ənəm] enam
polo' [pʊloʡʰ] puluh
你好 Nga'ay ho [ŋaʡaj ho] Apa Kapar 台东阿美族丰年祭时问候语为“Makapahay”,意思是好看的、漂亮的。

此外两语言的相似之处还有所有格皆位于名词的后面,主要的差异则是因历史因素,印尼语有许多荷兰语阿拉伯语印度语波斯语闽南语客家语的外来语,马来语很多英语的外来语,而阿美语的主要外来语则为日语,部分为台语国语。 另外毛利语他加禄语也有一些与阿美语相似的原始语汇。

族系分布

阿美族双横把壶(新北市立莺歌陶瓷博物馆藏)
阿美族双横把壶(新北市立莺歌陶瓷博物馆藏)

阿美族根据地里分布、传统习惯及语音差异等因素,可以进一步分为北部(南势)阿美、中部(秀姑峦)阿美、海岸阿美、马兰阿美、恒春阿美 等五个分类群。

阿美族原乡分布于花莲县台东县屏东县境内。人口大部分居住在平地,较少处于山谷或群山之中。随着经济型态的转变,长年旅居都会区的阿美族人,也在台北和高雄等都会区中建立了以阿美族为主体的社区或聚落,如基隆市的奇浩社区和新北市汐止区的山光社区等,在台湾各地都有族人的身影。

文化

在板桥车站举办的阿美族丰年祭,参与族人围成圆圈起舞,是祭典中的重要仪式之一。
板桥车站举办的阿美族丰年祭,参与族人围成圆圈起舞,是祭典中的重要仪式之一。

阿美族的起源传说大洪水槟榔、兄妹婚有关。

阿美族在传统上被归类为母系社会(母系亲属制度),婚姻型态为男性从妻居,家族事务多以女性为主体并由女性负责,家族产业之继承以家族长女及其他女性为优先;家族/氏族多指母系一族。然而在部落中,有关部落大小事务则是由部落男子所组成的年龄阶级制度(selal)和集会所来负责部落事务的统筹规划与分工执行;各阶级负责各种不同的任务与工作,并且听从青年之父(mama nu kapah)与长辈们的指导。阿美族女性对于部落事务则没有议事权,甚至不得于平时进入集会所(Talo'an / Soraratan / 'Adawang / Sefi)。

阿美族的传统祭仪,举行日期、仪式流程各部落都不同,大致上有丰年祭(ilisin / malikoda / kiloma'an / malalikit)、播种祭(mitiway)、捕鱼祭(komolis)、海祭(mikesi'/ milaedis / komolis / misacepo'/ miwarak)、祭祖灵(talatoas)、驱除瘟疫祭(misalifong)、祈晴祭(pakacidal)和祈雨祭(pakaorad)等等。许多祭典内容原有严格男女分际、性别禁忌、精神意涵等,可惜因时代变迁,宗教信仰改变或主持祭典仪式的巫师(sikawasay)凋零而有所更易或失传。

丰年祭是阿美族重要的祭祀仪式,其重要性相当于汉人的农历年,是族人与祖先、神灵团聚的时间,具有经济、教育、训𦈌、宗教以及政治军事上的功能。在日治时期与基督教传播盛行期间,因其功能性,许多部落的丰年祭活动几度被禁止,并因此造成丰年祭传承的断代。丰年祭通常在每年七至九月间进行,主要为耕地收获后的时节举办,早期则是在小米收获过后举行;天数则依各部落而异,一般是由各部落耆老(mato'asay)来决定,传统上短则三天,多则半个月,并依气候条件造成的收获时间不同,大抵是由台东阿美族部落先举办,之后才陆续由花莲阿美族接办。祭祀过程与内容依各部落习惯上之不同而有差异,如年龄阶层(selal)的训练与进阶、祭祀流程等,传统上主要会包括迎灵、宴灵和最后的送灵三大阶段。丰年祭期间会进行捕猎、采集或购买食物,并由族人们共聚分食。[6] 而因应时代改变,许多部落在丰年祭尾声,会进行各阶层的各自表演,一来是寓意在延续阶级之间的凝聚力,二来则是为了传递欢乐的气氛。部分部落甚至已经出现了女性阶级,并且一样在丰年祭期间分工并表演。

阿美族传统文物中包含有陶制品(主要是女性负责制作,目前大概只剩下花莲丰滨乡的猫公部落有传承)、编艺品(使用材料:竹、藤、莎草、香蕉丝、月桃等等)和其它手工艺品(如传统服饰、树皮帽、木雕和各类工具等等)。

沿海阿美族目前尚有部分部落保有制作排筏的技艺并在平时出海猎捕鱼类,如台东长滨乡的真柄部落(传统竹筏)和大俱来部落(现代胶筏)。沿海阿美族除乘船出海之外,部分族人会潜水猎捕礁间鱼类、海胆等海产,女性族人则大多会采集潮间带海草和贝类。传统上,女性被禁止上船活动。

阿美族的生活中从不缺乏音乐和舞蹈,婚宴和喜庆场合中,常见到阿美族人会起身歌唱和跳舞,此时,除了各部落或各分类群里会有固定的传统歌舞之外,也常见流行歌舞或阿美族人的即兴创作。但是丰年祭歌舞则只会在丰年祭仪呈现,在一般场合中并不被允许。在现代,许多阿美古调也被录制或改编并传唱于世。

在传统信仰上为泛灵信仰,各部落也有巫师/祭司系统,祖先或祖灵亦属神灵,但不是指有专门神通或管理特定事务之神。基督宗教传入后,许多族人改信基督教,而传统信仰虽仍存在但并不普遍。目前,传统巫师/祭司系统则绝大多数亡佚,只剩下极少数部落才留有口述或是即将面临传承消失。另外也有相当比例族人信仰汉人民间信仰,包括马兰部落及恒春族人[7],亦有自行建庙祭祀者,例如杨传广

习俗

位于台东市的马兰部落聚会所
位于台东市马兰部落聚会所
台湾原住民阿美族手工制造的捕鱼工具三角网
台湾原住民阿美族手工制造的捕鱼工具三角网

下列为阿美族的各种祭典[8]

  • 丰年祭:祭品以糯米饭、米酒、兽肉为主,祭典过程中除了重要活动,其他就是众人共享阿美大餐,取自大自然的各种新鲜野菜,以豆类、藤心、芒草心、鸡肉、猪肉为主。
  • 海祭:又称为捕鱼祭,祭品以阿里凤凤为主,另一个祭品是芒草结,即把割下的芒草插在土里,末端留下留嫩的一叶,其余打个结,用以象征强韧的生命力。由于阿美族信奉的海神(Kafit)忌讳绿色的叶菜,因此在此时的祭典中是不可食用叶类野菜,或许这也是十心菜成为阿美族野菜的原因。所谓的“心”指的是植物的嫩茎,阿美族所食用的野菜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十心菜分别为黄藤心、林投心、芒草心、月桃心、槟榔心、山棕心、甘蔗心、铁树心、椰子心和台湾海枣心。[9]
  • 小米收获祭:古早采收小米时,通常用山棕叶来捆绑,山棕心与豆类(早期主要是树豆),是小米收获祭中食用的野菜。小米是早期台湾原住民的主食,对原住民而言,小米是植物中最敏感的精灵,好像具有灵性一样,有灵耳、灵眼、灵觉。相对地、禁忌也特别多,稍不留心就会惹来灾祸。在田里收割小米时,不但讲话要小心,动作更要谨慎,使用“休息”、“完毕”、“回家”等日常用语以及放屁、打人等动作,都不能说也不能做。在稻米取代小米成为阿美族的主要粮食作物之后,小米收获祭已名存实亡。
  • 播种祭:煮龙葵汤来祭祀神明,以祈求将来能丰收,到了天一亮便出门播种。
  • 狩猎祭:这是一年最后一个祭典,借由捕猎的活动,让家族、亲戚、平日换工的伙伴们一起享用捕肉的猎物,猎物以鸟类为主,通常与树豆、鹊豆一同煮食。
  • 建屋祭:年初的第一个祭典,主要意义是祭拜掌管田猎与耕作的战神(守护神)马拉道 (Malataw),同时也是男性年龄阶级晋级的一个祭典(现代多并入丰年祭期间择时举办),女子皆不得靠近。食用的菜肴是豆类、烤鸡、藤心、地瓜与芋头,叶菜类则禁止食用。
  • 祭祖:全村以家庭为单位全员参加,由女祭司担任家人与先祖的沟通者,祭品是生姜、糯米糕、槟榔、酒等等。
  • 巴格浪 Pakelang:华语无适当对应的翻译。原始的解释是:丧家一切的告别仪式完成,往生者入土为安之后,丧家以pakelang做为结束,告一个段落并答谢亲友帮忙。现今则无论家屋落成、光荣入伍、金榜题名、婚丧喜庆,在典礼结束后,男子至河、海渔捞,众人共食鱼获作为收心,回归日常生活秩序的仪式。

氏族

氏族一词在阿美族不同地方有不同的解释,有的如“来源”,有的则是“宗家”的意思;大部分的氏族名称源自于地名。根据1935年日本学者出版的《台湾高砂族系统所属之研究》一书,由移川子之藏马渊东一宫本延人等人调查当时阿美族氏族分布及其迁徙,已知的氏族表列如下[10]

  • Pacidal氏族(太阳之子)
  • Ciwidian氏族(水蛭之意)
  • Raranges氏族(石柱之意)
  • Sadipongan氏族(鸟巢之意)
  • Kiwit氏族(蟹草之意)
  • Cepo'氏族(为下游之意)
  • Ci'oporan氏族
  • Monari'氏族
  • Fasay氏族 (今绿岛发源)
  • Cilangasan氏族(今猫公山)
  • Ci'okakay氏族(白骨杂陈处之意)
  • Sapiyat氏族
  • Conang氏族
  • Cikatopay氏族(树名:大叶山榄)
  • Nalasongan氏族
  • Nalongalan氏族
  • Faliyol氏族(今八里湾旧社名)
  • Ciarongan氏族
  • Malolang氏族
  • Kakitolo氏族
  • Cialiakof氏族
  • Kinafokang氏族
  • Talakop氏族
  • Papiyan氏族
  • Inatol氏族
  • Richo氏族
  • Koralan氏族
  • Inakawaro氏族
  • Picora'ay氏族
  • Siracay氏族
  • Sariyol氏族
  • Naparawan氏族
  • Cipi'iwan氏族
  • Fafokod氏族
  • Marongarong氏族
  • Firangan氏族
  • Fafoyol氏族
  • Tarisakan氏族
  • Paotawan氏族
  • Inaran氏族
  • 'Oros氏族
  • Pa'anrifong氏族
  • Kakopa氏族
  • Fitlol氏族

统计

县市别阿美族人口(2017年)
县市 阿美族人口 占阿美族人口比例 占原住民人口比例 占总人口比例 人口成长率
花莲县 52,790 25.50% 57.07% 15.99% 0.37%
台东县 36,625 17.69% 46.45% 16.63% -0.53%
桃园市 33,782 16.31% 47.72% 1.56% 3.37%
新北市 32,508 15.70% 59.02% 0.82% 1.10%
台中市 9,854 4.76% 29.49% 0.36% 3.29%
高雄市 9,386 4.53% 26.70% 0.38% 2.45%
台北市 7,807 3.77% 47.96% 0.29% 1.20%
基隆市 7,448 3.60% 79.78% 2.00% 1.34%
其他县市 16,810 8.12% 10.17% 0.20% 2.03%
全国总计 207,010 100.00% 37.27% 0.88% 1.25%
乡镇市区别阿美族人口前30名地区(2014年)
县市 乡镇市区 阿美族人口 占原住民人口比例 地区总人口 占总人口比例
台东县 台东市 11,579 54.63% 107,027 10.82%
花莲县 吉安乡 11,245 76.15% 82,200 13.68%
花莲县 花莲市 8,295 70.17% 106,796 7.77%
台东县 成功镇 7,329 92.71% 15,048 48.70%
花莲县 玉里镇 6,572 83.31% 25,620 25.65%
花莲县 光复乡 6,466 92.86% 13,443 48.10%
花莲县 寿丰乡 5,072 88.53% 18,175 27.91%
新北市 树林区 4,553 72.29% 183,659 2.48%
台东县 东河乡 4,513 95.47% 9,038 49.93%
桃园县 龟山乡 4,422 90.80% 140,665 3.14%
台东县 长滨乡 4,339 91.56% 7,779 55.78%
花莲县 瑞穗乡 4,058 84.95% 12,196 33.27%
花莲县 新城乡 3,766 60.22% 20,185 18.66%
桃园县 八德市 3,723 86.40% 180,091 2.07%
桃园县 桃园市 3,721 84.41% 415,786 0.89%
桃园县 中坜市 3,589 79.61% 379,885 0.94%
新北市 汐止区 3,362 76.92% 194,218 1.73%
基隆市 中正区 3,286 87.35% 53,323 6.16%
花莲县 丰滨乡 3,165 84.09% 4,732 66.89%
桃园县 大溪镇 3,122 44.90% 91,857 3.40%
新北市 新庄区 2,979 58.02% 410,133 0.73%
新北市 土城区 2,953 69.81% 239,013 1.24%
桃园县 平镇市 2,782 83.54% 211,358 1.32%
桃园县 芦竹市 2,575 87.35% 150,189 1.71%
新北市 板桥区 2,282 56.39% 556,447 0.41%
桃园县 大园乡 2,273 91.47% 83,895 2.71%
高雄市 小港区 2,215 63.92% 155,953 1.42%
台东县 池上乡 2,000 88.77% 8,660 23.09%
台东县 鹿野乡 1,977 83.03% 8,232 24.02%
台东县 关山镇 1,953 83.28% 9,198 21.23%

神话传说

烟草起源

传说从前有感情相当好的兄妹两人,几乎如夫妇般地生活着,父母得知这件事后非常愤怒而破口大骂。两人不知该如何回应父母,几天下来不吃不喝而逐渐消瘦,最后在家门前竖立两枝利,再双双从屋顶跳下被箭刺死。后过了五、六个月,在兄死去之处长出带叶筋的烟草;在妹死去之处长出没带叶筋的圆叶烟草。[11]:29

物质文化

配袋

阿美族的配袋('alofo)宽约6~7,长约1.4~1.5,质料多采用棉布,老年男子的配袋则使用深色麻布。袋子表面织有颜色鲜艳的条状图案,并施以十字绣花纹,系上细绳后由肩膀斜背至腋下,一般背法是右肩往左下腰部斜背,反方向成参加丧仪服制,背错方向不吉利。内装可装烟草烟斗槟榔打火石等物品。[11]:39

树皮布

树皮布文化是南岛语族(Austronesian)相当重要的文化特质。

南岛语族国家的树皮布词汇
台湾 阿美族 tapa、dokdok(马太鞍部落)
印尼 巽他语 tutu
印尼 爪哇语 tutuq
菲律宾 雾宿语 tuktuk
东加王国 ngatu
萨摩亚 siapo
美国 夏威夷 kapa
纽埃 hiapo
斐济 masi、'uha
英国海外领土 皮特凯恩群岛 ahu

日治时代的日本学者鹿野忠雄,是首位调查台湾树皮布文化的先锋,他指出阿美族语汇中的tapas、tapal、tarip,皆与树皮布文化密切相关。现今阿美语树皮布也称为tapa或tapal。 树皮衣是阿美族相当重要的生活技艺,是举行祈雨祭时祭师和猎人上山打猎时所穿着的服装。传统树皮布以雀榕构树皮为制作材料,敲打制作出的树皮衣不仅耐洗、防水,而且十分凉爽,是早期阿美族人上山下海,从事捕猎活动时的最佳穿着,不过会这项技艺的人却愈来愈少。台东县东河乡都兰村部落耆老Panay(汉名:沈太木)投入寻回失落的树皮衣传统,逐一查访部落有关树皮衣的技艺,多年不断地摸索,已成功地制作出树皮衣,是当前此项传统工艺的指导者。

相关民族

根据台湾和新西兰两国的民俗学家和人类学家的共同考证,一群阿美族祖先很可能在五千多年前离开台湾,逐步移居南太平洋各岛屿,推断新西兰毛利人和阿美族是亲戚。

参见

参考文献

  1. ^ "阿美族"[1] ,中华民国原住民族委员会,2021年6月11日查阅.
  2. ^ 李文成(阿美族),"对于阿美族名的商议",原教界-原住民族教育情报志(Aboriginal Education World),第12期/2006年12月号,pp.91-93.GPN 2009402771
  3. ^ Kolas-Foting(阿美族),"阿美族的niyaro'是什么?",原教界-原住民族教育情报志(Aboriginal Education World),第10期/2006年8月号,pp.54-55.GPN 2009402771
  4. ^ 原民会主题网管理员. 族名由來. www.sight-native.taipei.gov.tw. 2009-07-23 [2017-05-03] (中文(台湾)). 
  5. ^ BIOS Monthly 流轉的聲音| Pangcah,是幾代更迭下的從容──專訪歌手阿洛.卡力亭.巴奇辣. archive.is. 2017-05-03 [2017-05-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5-03). 
  6. ^ Tsung Wen Huang, 看見吉安原住民部落--字幕版, 2014-09-01 [2017-1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3) 
  7. ^ 简明捷. 星宿信仰與神話隱喻:恆春阿美族人的七娘媽信仰. 台湾文献. 2010年6月, 71 (2): 141–176. 
  8. ^ 阿美族祭典, 2002 
  9. ^ 吴雪月. 《臺灣新野菜主義》. 台北市: 天下远见. 2006. ISBN 986417763X (中文(台湾)). 
  10. ^ 蔡政良. 阿美族族群研究 (PDF). 国立台湾史前文化博物馆. 2004-12 [2018-08-2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8-08-28). 
  11. ^ 11.0 11.1 洪馨兰. 《台灣的菸業》. 远足文化. 2004. ISBN 9867630270. 

延伸阅读

  • 黄雅鸿,2003,他者之乡:从空间霸权论述谈Karowa原住民的流离与主体性运动。国立东华大学族群关系与文化研究所硕士论文。
  • 赖秀智,1996,台北县阿美族学童的族群态度、族群文化常识与自我概念之相关研究。台北市立师院国民教育研究所硕士论文。
  • 李景崇,1998,阿美族历史。台北:师大书苑。
  • 李亦园,1962,马太安阿美族的物质文化。台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
  • 临时台湾旧惯调查会原著,2000,番族惯习调查报告书,第二卷:阿美族卑南族,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翻译;黄智慧主编。台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
  • 明立国,2002,阿美族。台北县永和市:稻田。
  • 阮昌锐,1969,大港口的阿美族。台北: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
  • 吴雪月计划主持,1997,阿美族的生活智慧:南势阿美七脚川社。台北:顺益台湾原住民博物馆。
  • 周颖君,2002,阿美族传统家屋之研究。东海大学建筑研究所硕士论文。
  • 孙大川总策划,2016,台湾原住民的神话与传说1阿美族:巨人阿里嗄该。台北:新自然主义。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阿美族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