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尼教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摩尼教.

摩尼教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摩尼教僧侣在办公桌上写作。摩尼教抄本残页“MIK III 6368”正面,手稿来自高昌遗址。
摩尼教僧侣在办公桌上写作。摩尼教抄本残页“MIK III 6368”正面,手稿来自高昌遗址。

摩尼教,又称作牟尼教明教,为西元三世纪中叶波斯先知摩尼所创立。这是一种将琐罗亚斯德教祆教)与基督教佛教混合而成的哲学体系,属于典型的波斯体系诺斯底二元论。摩尼教吸收了琐罗亚斯德教的善恶二元论思想、基督教的耶稣崇拜、佛教的轮回观念、马吉安主义对于旧约的否定、犹太教天使概念,以及诺斯底主义的“灵知英语Gnosis”思想,创造了二宗三际论体系。摩尼教徒将自己的宗教比喻为博大无垠的“世界之海”,而此前的各大宗教教派只是一条条的合流,最后它们都将汇入海中。[1]

摩尼教认为,在太初时,存在著两种互相对立的世界,即光明世界与黑暗世界。初际时,光明与黑暗对峙,互不侵犯。中际时,黑暗侵入光明,二者发生大战,人类世界因此产生。后际时,恢复到初际时相互对立的状态,但黑暗已被永远囚禁。物质是黑暗的产物,精神则是光明的产物,因此摩尼教否定物质世界,希望利用虔诚的信仰和严格的戒律获得灵知,回归光明世界。有学者认为摩尼教是第一个现代意义上的真正宗教,[2]更被誉为真正世界性完美宗教的唯一代表。[3]

摩尼教在波斯本土受到琐罗亚斯德教的迫害,教主摩尼被处决,声势下降。其后,驻锡于巴比伦的宗教中心又受到穆斯林的强力打击,今日在波斯已经完全消失。欧洲的摩尼教因与基督教耶稣基督的不同理解和对《旧约》的态度而被认定为异端,受到基督徒的猛攻,在10世纪后渐趋没落。中亚地区的摩尼教势力一度较为兴盛,在唐代传入中国,与景教祆教并称为“三夷教”,并借助回鹘势力进行传播,后来在会昌毁佛时遭到禁断。宋代以后,成为体系的摩尼教组织基本消失,或者混入佛教,甚至连教主摩尼的塑像都被视为释迦牟尼佛。唯一尚存的是本土化的摩尼教“明教”。[4]

历史

元朝绢画《冥王圣帧》,[5]描绘了摩尼教的救赎论,图中坐于莲台上的即是摩尼。
元朝绢画《冥王圣帧》,[5]描绘了摩尼教的救赎论,图中坐于莲台上的即是摩尼

摩尼最初受家庭影响,是犹太化的基督教异端厄勒克塞派英语Elcesaites(净洗派)信徒。在他十二岁时,自称受到了天使的第一次启示,其思想开始与厄勒克塞派产生分歧。二十四岁时,受到了天使的第二次启示,开始奉神的旨意传播福音,脱离教团,自行创立摩尼教。摩尼一开始就确定了自己创立世界性宗教的主张。“我已选择的宗教要比以往的任何宗教胜过十倍。其一,以往的宗教局限于一个国家和一种语言,而我的宗教则不同,它将流行于每个国家,采用所有的语言,传播至天涯海角。其二,以往的宗教只有当其有纯洁的领袖时才得以存在,一旦领袖去世,他们的宗教就将陷入混乱,戒律和经典都遭到忽视。但我的宗教却由于有活的经典,有主教、传教士、选民和听者,有智慧和著作,将会存在到永远……”[6]“在西方建立教会的,就到不了东方;在东方建立教会的,就没有到西方。而我则希望既到西方,又到东方。东西方都将听到我的使者用各种语言发出的声音,我的使者将在所有的城市中宣明自己的教义……我的教会将遍布所有的城市,我的福音将传遍每个国家。”[7]

中亚和西亚

摩尼在与净洗派决裂后,与他的两个追随者以及他的父亲前往泰西封,之后又转向东北方向到达冈萨克,在那里他施行神迹治病,得到了当地人的追随,当地国王也接受了摩尼的学说。此后他又来到两河流域的法拉特港,在那里与净洗派辩论、传教,并从此出发前往印度。摩尼到达了杜兰(今巴基斯坦俾路支斯坦),拜访了当地国王。摩尼显现神迹,使一位义人升上空中,并给予了国王洞察力和智慧,向他阐释教义。国王和贵族都接受了摩尼教,并把摩尼视为佛陀。在印度时,他可能吸收了佛教关于轮回的思想,以及佛教对信徒的组织形式。当摩尼回到波斯后,又派跋帝和弟子约翰到印度河三角洲继续传教,摩尼教教团在印度得到建立。另一方面,摩尼又派弟子末阿莫向东方传教。末阿莫精通帕提亚语,并与帕提亚贵族熟悉。以末阿莫为首、包含帕提亚王子等人的传教使团到达了贵霜(Kushan)边境、以及木鹿(Merv)地区,使得当地的许多国王和贵族皈依了摩尼教,并在当地留下了规模庞大的中亚教团。

萨珊王朝的国王沙普尔一世的兄弟卑路斯将摩尼引荐给了他。沙普尔一世对摩尼的宗教思想很有兴趣,对其主张大为赞赏,给予摩尼教徒充分的传教、活动的自由。沙普尔一世曾经多次请摩尼伴随他参与同罗马帝国的战役。沙普尔一世极为看重摩尼的思想,以至于使徒们曾经开玩笑说:“请给我们两个摩尼,一个和使徒们在一起,另一个和沙普尔王在一起。”为了使沙普尔一世方便理解摩尼教思想,摩尼特地用中古波斯文写成概括教义的《沙卜拉干》一书进献给他。

沙普尔一世去世后,摩尼同样得到了继承者奥尔密兹德的庇护。然而奥尔密兹德的统治只持续了一年,继任者巴赫拉姆一世是虔诚的琐罗亚斯德教信徒。他在琐罗亚斯德教大祭司科提尔英语Kartir的影响下,不再实行宗教宽容政策。273年,摩尼打算前往贵霜地区,但受到阻拦,颇为沮丧地回到米希尼,登船前往泰西封。路上,摩尼对信徒作出了自己将会不久于人世的预言。次年,摩尼受到巴赫拉姆一世的传唤,命令他前往贝拉斐的朝廷。1月21日,摩尼来到贝拉斐,在城门口引起了琐罗亚斯德教祭司们的骚动。他们向大祭司科提尔控诉摩尼,科提尔又转告给国王。巴赫拉姆一世对摩尼的思想极为反感,虽然摩尼向他作出自我辩护,但巴赫拉姆一世将其完全无视,并将摩尼投入狱中。

摩尼在狱中口授了“最后的书信”,通过末阿莫之手向教会做了指示,并作出最后的告别。274年,摩尼因其对于琐罗亚斯德教的异端思想而被下令处死。又因他自称是耶稣的使徒,巴赫拉姆一世决定将他钉死在十字架上。其尸身被剥皮、塞以干草,悬挂在贡德沙普尔城的城门口,用以警示摩尼教徒。摩尼死后,其信徒们也遭到残酷迫害。摩尼教由于在波斯帝国内被禁断,其力量逐渐汇聚到乌浒水流域。萨秣建赭时成为摩尼教东传的重要基地。摩尼被处死后,其信徒有五年时间没有领袖,其后末思信继任成为摩尼教驻美索不达米亚的法主,直到十年后在巴赫拉姆二世的迫害下殉道

虽然摩尼教教廷圣座在萨珊王朝时期一直驻泰西封,但摩尼教的主要力量则在阿姆河以北的中亚地区。6世纪,由使徒末阿莫创建的中亚教团奉撒特-奥尔密兹德(Sād Ōhrmizd)为首领,与巴比伦教廷分庭抗礼,以电那勿派的名称独立,这种分裂要到7世纪末法主米尔(Mihr)统治时期才结束。7世纪中叶,阿拉伯人征服波斯之后,伍麦叶王朝给予了摩尼教一定的活动自由,有些摩尼教徒甚至从呼罗珊回到了美索不达米亚。阿拔斯王朝时期,大量的摩尼教文献从中古波斯语被翻译成阿拉伯语。然而,摩尼的学说对穆斯林似乎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引起了阿拔斯王朝统治者的警觉。大量具有波斯血统的作家和翻译家被指责为同情摩尼教者“精低格英语Zindīq”而被迫害,伍麦叶王朝最后的哈里发的老师就以二神教之罪名而被处死。783年,在哈里发麦海迪的命令下,巴格达成立了针对二神教的宗教裁判所,利用极为残酷的手段消灭摩尼教徒。这一做法在哈里发穆格台迪尔统治时期得到延续,大量摩尼教徒逃亡呼罗珊。呼罗珊萨曼王朝的君主纳速尔二世想要杀掉他们,但在高昌回鹘的压力下不得不停止。11世纪之后,中亚地区摩尼教的活动渐趋减少,而为伊斯兰教所替代。[8]

欧洲和北非

摩尼在世时,摩尼教已经传入约旦,摩尼也曾派弟子向巴勒斯坦叙利亚埃及等地传教。摩尼死后,有大量信徒逃亡到罗马帝国境内,摩尼教思想得到进一步传播。3世纪,埃及亚历山大里亚的基督教主教曾经写信告诫基督徒不要被摩尼教所迷惑。4-5世纪,埃及成为了摩尼教西传的重要中心。以此为基础,摩尼教迅速沿地中海沿岸传至罗马帝国在北非和西班牙领土,从叙利亚传至小亚细亚,再传至希腊亚得里亚海意大利高卢。此时摩尼教不但被基督教视为竞争对手而加以打压,更受到罗马帝国打击。罗马皇帝戴克里先对这种从敌国波斯传来的宗教产生警觉,怀疑摩尼教的渗入可能有波斯的推动。因此,戴克里先下诏命令非洲总督镇压摩尼教,焚烧书籍,抄家,信徒被火刑或是处以强制苦役。

因摩尼教教义也突显耶稣的地位,罗马帝国官员不能清楚地区分摩尼教和基督教。君士坦丁于313年颁布米兰敕令 ,承认基督教为合法宗教,摩尼教在这一时期也得到宽容而有所发展。基督教教父圣奥古斯丁早年是摩尼教信徒,曾经信仰摩尼教达九年之久。这段期间他一面过着污秽的世俗生活,一面希望摩尼教选民能为自己净化这些罪恶。摩尼教对于善恶的解释吸引了他,同时中具凝聚力的教会、亲密的氛围也为他喜爱。然而,渐渐他对摩尼教教义有所怀疑,因为摩尼教教义中大量关于宇宙论的神话并不符合当时的科学知识。奥古斯丁企图与摩尼教主教福斯图斯深入探讨教义,但并未得到满意答案。383年,奥古斯丁前往罗马教书,在那里他对摩尼教教义产生疑惑。他不相信摩尼教的宇宙起源论,认为上帝不可能创造恶,因此无法解决恶的起源问题,同时也无力反驳摩尼教徒对圣经提出的批评。次年,奥古斯丁聆听了米兰主教安波罗修的讲道后对天主教产生好感。386年,奥古斯丁改宗基督教并于次年领受洗礼,395年升任希波主教。从此他猛烈攻击教内其他宗派以及摩尼教,成为基督教学术界核心人物。他将摩尼教视为基督教极为危险的大敌,大事抨击,先后写出数篇文章攻击摩尼教信仰,甚至根据传言污蔑摩尼教用精液制作圣餐[9]

因罗马的摩尼教徒颇为活跃,历代天主教教皇都以打击摩尼教为己任。天主教教皇利奥一世继位不久后就宣称自己得到报告,摩尼教徒在罗马举行淫乱仪式,需要进行全面调查。443年,天主教教会领袖和罗马元老院组织了一个委员会,传唤摩尼教徒。在严刑逼问下,摩尼教徒被迫承认一个摩尼教主教曾经安排一名男青年和幼女进行性交仪式。在此情况下,罗马皇帝于445年发布诏书,对这次调查进行赞扬。诏书命令逮捕摩尼教徒,惩处亵渎神圣者,与及追随摩尼教被认为是一种社会罪行。利奥一世敦促信徒揭发检举身边的摩尼教徒,因为告发这些上帝之敌不仅是一种虔诚的行为,而且是最后审判时的功德。要注意那些在领圣餐时不饮酒的人,因为摩尼教徒严守戒律。利奥一世找出了许多隐藏的摩尼教徒,烧毁书籍,没收财产,强迫其忏悔,并逼他们互相检举。罗马帝国东部的基督教教士根据这些情报迫害摩尼教徒,与利奥一世相呼应。

527年,查士丁尼一世继位标志着严厉迫害异端异教的开始。他下诏禁止摩尼教徒出现在任何地方,因为这样会玷污所有与他们接触的东西。如果他们与他人在一起时被抓住,则会被当场处死。为了确立宗教迫害的为合理,在帝国官员主持下一场摩尼教徒与基督教神学家的辩论在这一年举行。摩尼教领袖带着镣铐参加了辩论。这场辩论举行了三次,双方都展示了极高的哲学思想,互相之间不能说服。然而帝国无视了摩尼教的抗争,大量摩尼教徒被查士丁尼一世处以死刑。

此后,摩尼教徒的活动在帝国内部渐趋消失,摩尼教在西方不复存在。摩尼教一词渐渐演变为基督教内部攻击异己的代名词,基督教神学家只要指责对手有摩尼教思想,便足以致其于死地。5世纪产生的亚美尼亚保罗派二元论观点,盛行于西亚,9世纪末遭到东罗马帝国女皇狄奥多拉的镇压,10世纪在保加利亚得到发展。10-15世纪间,鲍格米勒派受保罗派影响,同样持二元论观点,反对教会剥削。这一教派继续受到教会迫害,思想为法国阿尔比派所延续。阿尔比派认为宇宙间有善恶二神,善神创造灵魂,恶神创造肉身,生存目的在于解脱灵魂。他们否认耶稣是上帝,否认三位一体,并认为教皇是魔鬼的代言人。1209年,教皇英诺森三世组织十字军镇压阿尔比派。法国北部的骑士为掠夺南部财富亦相应教皇号召。这场战争持续四年,阿尔比派被镇压,法国南部遭到很大破坏。1245年蒙茨格尔城堡的陷落标志着阿尔比派的终结,信徒全部殉教身亡。这些教派的二元论观点有类似摩尼教之处,均被天主教方面指责为摩尼教异端。[10]

神学思想

二宗三际论

天国与尘世,元朝画作《宇宙图》描绘摩尼教的宇宙论。
天国与尘世,元朝画作《宇宙图》描绘摩尼教的宇宙论

摩尼教主张“二宗三际论”,即空间上对立的光明、黑暗二宗,和时间上延续的过去、现在、未来(初际、中际、后际)三际。[11]

初际

初际时期,光明与黑暗分居两界,分别由明界之主明尊察宛和暗界之主贪魔英语Zahhak统治。明界充满光明、善良和洁净,是一切光明的源泉所在。明尊具有相、心、念、思、意等五种国土,与光明、力量、智慧四位一体。暗界则充满黑暗、罪恶和混乱,是以魔王为首的五类魔的居所。

中际

摩尼教四大先知,从左到右:摩尼、琐罗亚斯德、释迦牟尼以及耶稣。取自《摩尼教宇宙图》细部。
摩尼教四大先知,从左到右:摩尼琐罗亚斯德释迦牟尼以及耶稣。取自《摩尼教宇宙图》细部。

初际后期,暗界之王率其众魔来到明界附近,垂涎于明界之美妙,遂带领其眷属对明界进行攻击。这段明暗相互斗争、融合的时期,即为中际。明尊因其“至善”的属性所限制,不能直接反击魔王。“神没有任何的恶可以用于惩戒物质。在神的居所没有任何罪恶的存在。他没有燃烧的火焰可以发出闪电雷鸣,没有令人窒息的水可以造成洪水泛滥,没有锋利的铁制成的任何武器。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光明而荣耀的本质,即使是邪恶者他也无法对其伤害。”[12]于是明尊从自身进行三次召唤,唤出众神用以抵御魔王入侵。明尊第一次唤出“善母”,即生命之母,是一切正直者和生命的母亲。善母又召唤出“先意”,即最初之人,战争化身。先意又召唤出其五个儿子“五明子”,光明的五大元素:妙风、明力、清净气、妙水、妙火。五明子化身为先意的武器与甲胄,同先意进入黑暗世界,与众魔作战。先意奋勇作战,然势单力薄,五明子被众魔吞噬,自己失去知觉,昏睡战场。暗魔吞噬五明子后,其欲望暂时得到满足,暂停入侵。被吞噬的五明子遭到囚禁与折磨,被强行与暗界五元素相混合;气与毒,风与西蒙,光与暗,火与烟,水与云。混合之中,五明子忘记了自己的神性。先意在地狱苏醒后,向其母善母求救,善母则向明尊求助。明尊作了第二次召唤:明尊召唤出明友(光明之友,乐明佛),明友召唤出大般(建筑者,造相佛),大般召唤出净风(生命之灵),净风召唤出其五个儿子(五妙身)。他从理性造出光辉卫士(持世明使),从才思造出荣耀之王(催光明使),从智慧造出光明的阿达姆斯(降魔胜使),从思想造出尊贵之王(十天大王),从理解造出持地者(地藏明使)。净风及其五子在地狱边际呼唤,先意则在地狱深处应答;呼唤与应答便成为两位神明(说应、唤听),分别为净风和先意的第六子。净风和善母深入地狱,净风伸出右手将先意拉出黑暗深渊,三者回归明界。净风随后击败了剩余邪灵,以其灵魂造出十天八地,以最纯净的光明力量造出日月。然而,五明子仍然被邪灵所束缚,不得解脱。为了解救剩余的光明力量,明尊进行了第三次召唤。他召唤出了第三使(日光佛),第三使又召唤出光明童女(电光佛)。二位使者在恶魔面前显示出端严法相,使暗魔将被吞噬的光明力量排出。暗魔排出的污秽坠落世界,变成了各类生命。见此情景,黑暗之王命令一对暗魔吞噬被排出的污秽,再进行交配,以求重新俘虏光明力量。两只暗魔交配的产物,即是亚当夏娃,形貌类似第三使和光明童女。在亚当和夏娃的人类后代中,由黑暗物质组成的肉体,禁锢著由光明力量形成的灵魂。明尊再召唤出其子光明耶稣,光明耶稣让亚当吃了生命树的果子,给予亚当智慧的启示(诺斯底)。亚当虽然得到了启示,但仍然被夏娃诱惑生下了子嗣,光明继续被囚禁。净风明使创造了日月明船和光耀柱(卢舍那)作为接引灵魂的工具。慧明圣使承担了拯救人类的工作,他先化身为人类中的历代杰出人物,如塞特挪亚亚伯拉罕以诺等人,然后是宗教的创立者琐罗亚斯德佛陀耶稣。其最后的、最完美的化身就是摩尼。摩尼将会统一历代使者的教义,传播最终的真理,即摩尼教。摩尼本人也被称为“封印先知”。[13]

后际

在摩尼教得到广泛信仰后,后际也随之到来。大地上充满罪恶和堕落,因为大部分的光明已经被明界接引走了。这时,光明耶稣将再次降临世界,成为最终的审判者,将正义与罪恶,光明与黑暗完全的分开。支撑世界的光耀柱和净风之子将会离开,天地崩溃,爆发出一场持续1468年的大火。净风收集所有遗落的光明,以最后的相貌(本相貌)回归新天地。新乐园被明界所融合,明界取得完全的胜利。所有人将在明界获得永远的解脱,黑暗世界被巨石封死,将恶魔永远束缚在其中。

摩尼教与基督教的关系

南宋《夷数佛帧》:“夷数”即摩尼教对耶稣的翻译,图中作为摩尼教先知的耶稣手持红色莲花台,其上安置金色光明十字架。
南宋夷数佛帧》:“夷数”即摩尼教对耶稣的翻译,图中作为摩尼教先知的耶稣手持红色莲花台,其上安置金色光明十字架。

摩尼的思想很大程度上受到了2世纪基督教异端马克安派的影响。马克安认为旧约上帝以严酷的律法统治世界,他是“公义”的,但没有仁慈和善良。他的创造物也是如此。在他之上,是一位至善的、不为人所知的神。这位彼岸的神出自于仁慈的爱,派遣他的儿子耶稣来到这个世界拯救人类。马克安支持幻影说,耶稣的身体是神进入人类世界而制造出的幻影,但也确实承受了十字架上的死亡。因此,马克安反对旧约,只挑选了10封保罗书信路加福音作为圣经。他认为耶稣的思想被犹太使徒败坏,基督教思想被犹太教所渗入,只有保罗才是继承耶稣基督精神的唯一使徒。在他的思想刺激下,教廷被迫组织人手编撰新约“正典”。马克安自己的教会并未流传很久,但其思想在基督教异端史上影响重大。

摩尼接受了马克安的思想,并且将其深化和扩展。摩尼教持绝对二元论思想,对立程度比基督教二元论异端更为激进。摩尼教认为耶稣是其最高神明尊察宛的儿子,而非旧约上帝耶和华之子。“自是明尊怜愍子,复是明性能救父”,[14]因此,摩尼教对于三位一体的理解也与基督教不同。摩尼教认为明尊察宛、光明耶稣和大诺斯三位一体[15],耶稣自身又有三个位格,即光明耶稣、弥赛亚耶稣和受难耶稣。光明耶稣居于明界,他最先给予人类启示,同时也是最后的审判者。光明耶稣和大诺斯(慧明)共同发出弥赛亚耶稣,也就是世人所见的拿撒勒人耶稣。耶稣的降临并非道成肉身,而是一个幻影。因此,摩尼教认为耶稣只有神性而无人性(基督一性论)。在耶稣被钉上十字架时,天地震动,受难耶稣的位格显现出来。受难耶稣将救赎赋予万物。耶稣的力量位于太阳,智慧位于月亮,本质位于光耀柱(光明十字架)。[16]慧明圣使大诺斯,即摩尼,是圣灵化身、智慧之源泉,是最后和最完美的使者。

虽然摩尼教徒把琐罗亚斯德教的思想纳入自己的宗教,也不断吸收佛教的概念,但他们认为自己才是真正的基督教徒。他们借用《旧约·诗篇》和《新约》的某些内容,尤其是保罗书信。此外,他们还阅读、传抄基督教的外典文献[17]

摩尼教与祆教的关系

摩尼教的教义基础二宗三际论受到了祆教善恶二元论的深刻影响。摩尼教最高神明尊察宛(Zurvan),波斯语意为“时间”,引申为“永恒时间之神”。祆教察察宛派英语Zurvanism为了解决善恶二神为兄弟的问题,提出察宛神作为二神之上的至高神,这一神名被摩尼教所借用。摩尼教认为祆教的至高神阿胡拉·玛兹达就是明尊第一次召唤出的战争之神先意。

摩尼教与佛教的关系

作为摩尼教先知之一的佛陀,来自高昌地区的摩尼教彩绘图卷,公元10世纪。
作为摩尼教先知之一的佛陀,来自高昌地区的摩尼教彩绘图卷,公元10世纪。

摩尼教的轮回观念可能是受了佛教的影响。但与佛教的六道轮回不同的是,摩尼教认为轮回的概念只包括人类。摩尼教认为佛陀也是慧明圣使的化身之一。在中亚、印度传播时,信徒把摩尼当做弥勒佛化身。唐代文献《摩尼光佛教法仪略》更是宣扬摩尼、老子、佛陀的三圣同一论:“则老君托孕,太阳流其晶;释迦受胎,日轮叶其象。资灵本本,三圣亦何殊?成性存存,一贯皆悟道。”摩尼教在中国传播时也曾借用佛教名词,称教主为“摩尼光佛”,把众神都翻译为“佛”,又把光耀柱翻译成“卢舍那法身”,取其光明遍照、任持世界之意,因而被佛教判定为附佛外道加以攻击。

组织、经典和戒律

组织

摩尼教的组织分为专职的“阿罗缓”与在家的“耨沙喭”,“阿罗缓”汉语也依波斯语音译为“电那勿”(中古波斯语ardawan, dēnāwar拉丁语electi叙利亚语ܡܫܡܫܢܐ)。

阿罗缓包括下列成员:[18]

一般的信徒称为“耨沙喭”(听者)(中古波斯语:niyoshagan拉丁语auditores叙利亚语ܫܡܘܥܐ)。

经典

摩尼极为重视宗教经典传教过程中的作用。因此,他为了使自己用叙利亚文写的著作方便伊朗信徒阅读而创制了摩尼字母。同时,为了保证其离世后宗教思想仍能统一,他亲自写定了七部经典著作。为了方便文盲理解教义,还画了《大二宗图》。所谓“感四圣以为威力,腾七部以作舟航”。[19]

目前摩尼教被发现的中文文献有在敦煌发现的唐代《摩尼光佛教法仪略》、《下部赞》和《摩尼教残经》,近年则有反映明清明教形态、保留部分唐代经典传承的霞浦文书发现。

希腊文/亚兰文/中古波斯文音译 唐代意译 现代直译
大应轮部 彻尽万法根源智经 生命福音/大福音书
寻提贺部 净命宝藏经 生命之宝藏
泥万部 律藏经/药藏经 书信集
阿罗瓒部 秘密法藏经 秘密经
钵迦摩帝夜部 证明过去教经 传奇
俱缓部 大力士经 巨人书
阿拂向胤部 赞愿经 诗篇和祈祷文
大门荷翼图 大二宗图 图集/图经

戒律

五净戒:

  • 真实:禁止任何谎言、服从真理、传播摩尼教并接受教会权威。
  • 不害(手印):禁止从事任何伤害光明的工作,不能伤害光明的五大元素,不能从事耕田、采集、收获等伤害动植物的事情。
  • 贞洁(心印):完全禁欲,不得有男女之事,禁止做任何直接或者间接有利于生物繁殖的事情。
  • 净口(口印):禁止吃肉类、发酵饮料和乳制品,只吃素菜和水果,以瓜类食物为上选。不得诽谤他人,不得亵渎、发誓和作伪证。
  • 安贫:不得积蓄私产,不得购置任何物品,过完全清贫的生活。

十戒:

  • 第一戒(归全身的一戒):戒偶像崇拜。不得崇拜暗魔,不得相信任何关于神的不实之词。
  • 第二戒(口印一):不出恶言,不得亵渎神灵,不得说谎、作伪证、诽谤,为无辜者辩护。
  • 第三戒(口印二):不食不洁之物,不能吃肉、喝发酵的饮料。
  • 第四戒(口印三):不得说对先知不敬的话。
  • 第五戒(心印一):忠实于自己的配偶,在斋戒之日禁止性行为,不得通奸、多配偶。
  • 第六戒(心印二):帮助受贪魔折磨者脱离苦难,远离贪欲。
  • 第七戒(心印三):不得相信假先知。
  • 第八戒(手印一):禁止用手伤害、威胁、殴打、折磨、杀害所有的生命。
  • 第九戒(手印二):禁止偷盗。
  • 第十戒(手印三):禁止任何巫术,包括咒语、符水、符咒。[20]

七印:

  • 敬爱明尊
  • 相信日月中包含的伟大光明
  • 崇敬万物中包含的五明要素
  • 确认先知的神圣职责
  • 口印
  • 心印
  • 手印

其中,五净戒针对出家修士,十戒针对在家听者,七印无论选民或是听者都要共同遵守。[21]

传入中国之经过

此条目可能包含原创研究或未查证内容。请协助添加参考资料以改善这篇条目。详细情况请参见讨论页。

唐朝

波斯摩尼教信徒像
摩尼教寺宇图
在新疆伯兹克里克第38B窟发现的两幅摩尼教壁画线摹图。

唐高宗武则天时期,摩尼教逐渐在安西都护府传播。武周时期,摩尼教初步传入中国。《佛祖统纪》载“延载元年……敕波斯国人拂多诞(西海大秦国人)持二宗经伪教来朝。”[22]这是中国历史上关于摩尼教传入的最早的明确记录。摩尼教初传中国,即与佛教产生冲突。何乔远《闽书》载“慕阇当高宗朝行教中国。至武则天时,慕阇高弟密乌没斯拂多诞复入见,群僧妒谮,互相击难。则天悦其说,留使课经。”摩尼教中的女性地位甚高,武则天可能因此对摩尼教思想产生兴趣,并利用摩尼教为自身称帝提供理论依据。唐玄宗开元七年(719年),吐火罗国王将一位摩尼教慕阇引荐给唐朝。《册府元龟》载“吐火罗支那汗王帝赊上表献解天文大慕阇。其人智慧幽深,问无不知。伏乞天恩唤取慕阇,亲问臣等事意及诸教法,知其人有如此之艺能,望请令其供奉,并置一法堂,依本教供养。”[23]

开元十九年(731年),朝野对武后优待摩尼教的政策产生异议,玄宗为此下诏命摩尼教阐释自己的宗教主张。拂多诞奉诏译成《摩尼光佛教法仪略》一书,希望借此使玄宗对摩尼教产生好感,获得在唐朝顺利传教的权利。 然而,摩尼教为了减小传播阻力,在翻译经典时借用佛教术语,称自己的教主摩尼为“摩尼光佛”,又在文中引用佛经证实老子、佛陀和摩尼分化三身的“三圣同一论”,因而次年被玄宗判定为“本是邪见,妄称佛教,诳惑黎元”而严加禁断。[24]开元二十八年,玄宗下诏驱逐胡僧,进一步对摩尼教在华传教工作进行打击。

安史之乱后,摩尼教借助回鹘对唐朝的势力重新进入中原,得到了再度发展。回鹘牟羽可汗引兵进入中原,协助唐军进攻史朝义,史朝义放弃洛阳,逃亡河北,兵败被杀,安史之乱基本结束。牟羽可汗因对唐平乱有功,因而唐朝允许被回鹘支持的摩尼教徒在唐传教。九姓回鹘可汗碑记载,牟羽可汗在东都洛阳时接受了摩尼教,将四位摩尼教僧侣带回回鹘,传播二宗三际思想,不再信奉原有的萨满教,转而奉摩尼教为国教。摩尼教借助回鹘的政治实力,开始在中原地区广泛传播。唐代宗大历三年,敕准回鹘摩尼教徒建立摩尼教寺院“大云光明寺”。[25]大历六年,摩尼教进一步在等地设置大云光明寺。[26]唐宪宗元和二年(807年),再于河南、太原建摩尼寺二所,并派专员保护,自此以后,摩尼教寺满布中国境内。[27]

根据《旧唐书》记载,长庆元年,回纥宰相下令摩尼教五百七十三人入朝一同迎接公主,可见其藉回纥与唐关系,势力已延伸到政治层面。另外据《旧唐书》记,在元和八年(813年)宴归国的回纥摩尼人,受令至中书见宰相,由此可见,摩尼教徒经常由回纥至唐,并得唐皇室礼待。除此之外,部份摩尼教徒也从事商业,据《旧唐书·回鹘传》:“摩尼至高师,岁往来西市,商贾颇与囊橐为奸”。唐武宗会昌元年(841年),回纥被黠戛斯击败,国势衰落,唐廷对回纥和摩尼教的态度立即改变,下令没收摩尼教资产与书像等物。据《会昌一品集》载,武宗会昌三年(843年),回纥国势衰落,从唐朝撤兵,要求唐室“安存摩尼”,但唐突改前态,下令禁江淮诸镇的摩尼寺。[28]会昌灭法时,摩尼教亦难逃其劫,《入唐求法巡礼行记》说:“会昌三年四月中旬,敕天下杀摩尼师,剃发令著袈裟,作沙门形而杀之。”将摩尼教徒打扮成沙门的样子可能是为之后的灭佛运动制造声势。《僧史略》载:“会昌三年,敕天下摩尼寺并废入官。京城女摩尼七十二人死。及在此国回纥诸摩尼等,流配诸道,死者大半。”会昌五年,下诏进一步打击在华的景教、祆教以及摩尼教,强迫教徒还俗并递归本贯,外国人则驱逐出境。[29]

摩尼教势力虽不如佛教强大,但借助回鹘力量传教,得以居三夷教之首。正因如此,回鹘破灭之时,摩尼教亦首当其冲遭受打击,先于祆教景教被禁。当时,摩尼教流行的地区以西北、华北地区为主,在沿海地区,因与波斯等国有海路交往,摩尼教也有一定势力。会昌法难时,大量摩尼教徒从帝国中心逃亡东南沿海。经会昌一劫,摩尼教再不能在社会公开传教,转而在民间秘密流传,并渐与其他宗教结合,历五代两宋仍不衰。自此与下层的斗争结合起来,成为农民起义的号召旗帜之一。

摩尼光佛教法仪略》,纸本,卷轴。 尺寸: 26 x 150 cm 年代: 唐 开元十九年(公元731年)

五代

五代后梁贞明六年(920年),毋乙、董乙,在陈州(今河南淮阳)依托佛教造反。这次叛乱在历史上长期被误认为是摩尼教发动。《旧五代史》记载:“陈州里俗之人,喜习左道,依浮图氏之教,自立一宗,号曰‘上乘’。不食荤茹,诱化庸民,揉杂淫秽,宵聚昼散。”[30]宋代佛书《佛祖统纪》则载:“梁贞明六年,陈州末尼反,立毋乙为天子,朝廷发兵擒斩之。其徒以不茹荤饮酒,夜聚淫秽,画魔王踞坐,佛为洗足,云佛止大乘,我乃上上乘。”[31]欧阳修《新五代史》采旧五代史说法,亦称毋乙之乱为佛教。“而陈俗好淫祠左道,其学佛者,自立一法,号曰‘上乘’,昼夜伏聚,男女杂乱。”[32]释赞宁《僧史略》则延续《佛祖统纪》说法,不仅诬毋乙之乱为摩尼教,而且将三夷教混为一谈,后世多受其误导。[33][34]

在11世纪五十年代的大可汗王朝皈依伊斯兰教之后,高昌回鹘的摩尼教也逐渐消亡。13世纪后不再流行于天山南北的西域地区。

宋代的摩尼教呈现分化趋势。一部分摩尼教依托道教进一步发展。早在唐代的《摩尼光佛教法仪略》中就曾引用《老子化胡经》论证老子、佛陀和摩尼为一身:“《老子化胡经》云:‘我乘自然光明道气,飞入西挪王界苏邻国中,示为太子。舍家入道,号曰摩尼。转大法轮,说经戒律定慧等法,乃至三际及二宗门。上从明界,下及幽途,所有众生,皆由此度。摩尼之后,年垂五九,我法当盛者。’”在道教势力兴盛的宋代,摩尼教依托道教的行为进一步深化。至道年间(995-997),怀安士人李廷裕于京城得摩尼像,摩尼教开始在福建传播。真宗朝,福建士人林世长取摩尼经进献,授守福州文学。摩尼教《二宗三际经》被编入道藏,置于亳州明道宫。大中祥符五年(1012),张君房以太清宫所藏唐代道藏为基础,又取苏州、越州、台州等地旧藏道藏,修成《大宋天宫宝藏》,其中包含了摩尼教《明使摩尼经》。[35]近年来发现的霞浦文书显示霞浦明教先祖林瞪以道教“兴福真人”形象出现。浙江四明崇寿宫本为摩尼教寺院,后改为道教道观,其道士也认为摩尼是老子化身。

另一支摩尼教则流入民间,渐渐与民间秘密宗教相融合,成为宋代农民起义的指导思想。《宋会要辑稿》载:“宣和二年十一月四日臣僚言:温州等处狂悖之人,自称明教,号为行者。今来明教行者,各于所居乡村,建立屋宇,号为斋堂……聚集侍者、听者、姑婆、斋姊等人,建设道场,鼓扇愚民男女,夜聚晓散。明教之人,所念经文及绘画佛像,号曰《讫思经》、……《先意佛帧》、《夷数佛帧》……已上等经佛号,即于道释经藏并无明文。该载皆是妄诞妖怪之言,多引尔时明尊之事,与道释经文不同……”[36]方勺在《泊宅编》中则将民间宗教异端统称为“食菜事魔、夜聚晓散”,宣和元年(1119年)的方腊之乱也是这些异端中的一支。此后南宋建炎四年(1130年)锺相起义,元至正十年(1351年)“明王出世”的韩山童刘福通起义,其思想中可能混有摩尼教成分。陆游《条对状》载:时“妖幻之人”,名目繁多,“淮南谓之二襘子,两浙谓之牟尼教,江东谓之四果,江西谓之金刚禅,福建谓之明教、揭谛斋之类。名号不一,明教尤盛。至有秀才、吏人、军兵亦相传习。其神号曰明使,又有肉佛、骨佛、血佛等号。白衣乌帽,所在成社。伪经妖像,至于刻版流布。”[37]

元末明初时期绘制的《摩尼像》绢画挂轴,是中国南方沿海地区摩尼教徒用于宗教崇拜的圣像。
元末明初时期绘制的《摩尼像》绢画挂轴,是中国南方沿海地区摩尼教徒用于宗教崇拜的圣像。

元代对于明教的态度较为宽容。马可·波罗在其游记中记述,他在福州城遇见了一群信仰不明的教徒,不拜偶像、不拜火、不信穆罕默德,看起来也不是基督徒。他们将这种信仰保持了八百年之久。在马可·波罗的推动下,经过一场激烈的辩论,大汗忽必烈承认了他们基督徒的身份。在整个福州,有七十多万户人家保持这种信仰。伯希和认为,他们的信仰与蒙古朝廷上的景教徒有着巨大差别,因此才需要辩论证实信仰。而且唐代景教主要为外国人所信奉,信徒不可能在元代还有七十万户之多,而且这些信徒不像基督徒、佛教徒那样有自己的管理机构,因此伯希和认为他们是摩尼教徒。20世纪50年代在泉州发现的一块也里可温主教碑记载:“管领江南诸路明教、秦教等,也里可温,马里失里门,阿必思古八,马里哈昔牙。皇庆二年,岁在癸丑八月十五日,帖迷答扫马等泣血谨志。”由此可见,在元代明教是合法存在的,由一位也里可温(基督教)主教兼管江南诸路明教和秦教(景教)。福建晋江草庵摩尼光佛雕像雕刻于至元五年,草庵石室本身也建于元代。建于南宋的选真寺、潜光院等寺庙在元代得到修缮,碑铭记载有众多平民在此时皈依了明教。

在元朝之前的摩尼教寺庙并不具有基督教或佛教寺院那种修道生活的意义,因为其僧侣除非生病,不得居住在里面。[38]元朝之后,摩尼教徒不再建立单个的教团,而是建起自己的寺院以居住僧侣和置放经书典籍。这样一来便减弱了教士和俗民之间的联系,使摩尼教由一种外侵力变成一种吸引力。有了僧侣聚居隐修的寺院,摩尼教又成为一个坐而论道的宗教了,这使该教开始赢得好名声。[39]就在这个时期,有名儒家学者为了成为隐士而改宗了摩尼教。[40]

流传入民间下层的摩尼教则进一步发展,最终与白莲教弥勒教等秘密宗教相结合,产生了元末的农民起义。

在元末的农民起义中,宗教异端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韩山童等人以红巾裹头,以白莲教、弥勒教为旗帜,自称红巾军朱元璋曾经加入“小明王”韩林儿宋国为左副元帅,1364年封吴王,1368年称帝,国号大明,年号洪武。朱元璋以宗教造反起家,深知民间异端的影响。洪武元年,他接受李善长的建议,下诏禁绝民间宗教异端,明教也在禁绝之列。“高帝幸汴,善长复留守,得颛杀生封拜焉。帝还,诏定封建诸王官属国邑及大赏平中原将士功有差。请置司农卿,于河南课耕垦。又请禁淫祀白莲社、明尊教、白云、巫觋、扶鸾、祷圣、书符咒水邪术。诏可。”[41]洪武六年,朱元璋命刑部尚书刘惟谦等修订《大明律》。“凡师巫假降邪神,书符、咒水、扶鸾、祷圣,自号端公、太保、师婆,及妄称弥勒佛、白莲社、明尊教、白云众等会,一应左道异端之术、或隐藏图像,烧香集众,夜聚晓散,佯修善事,煽惑人民,为首者绞。为从者各杖一百,流三千里。”[42]从此,作为民间地下宗教的明教渐趋消失,而作为地方宗教、不参与政治斗争的明教分支则得以传承。

吴晗认为明朝国号来源是承自明教。[43]

现代

2008年,学者在福建霞浦县发现了数量可观的科仪文书。这批数量巨大的文书长期保存在当地法师手中,作为民间宗教仪式之用。文书内容体现了摩尼教从唐代至明清的发展历程,及明教在福建当地的传播情况,内容驳杂,数量可观,受到各界人士的重视并予以研究。

遗迹

 
福建晋江草庵光明佛石造像和摩崖石刻

当今世界摩尼教遗迹几乎无存,福建泉州晋江市草庵是仅存的摩尼教庙宇。19世纪以来在敦煌莫高窟新疆吐鲁番发现大批摩尼教文书,证明摩尼教在中国西北各地曾广泛传播。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专家陈进国透过香港文汇报披露,在福建省宁德霞浦县发现摩尼教遗迹及文物,福建省考古部门将此列入2009年福建省10项重大考古发现之一。陈进国表示2009年他和宋代“明教门”关键性人物林瞪29代孙林鋆,共同发现霞浦县上万村“入明教门”的摩尼教遗迹及文物。遗迹包括摩尼教寺院乐山堂遗址及大量摩尼教法器遗物、明代三佛塔、盐田乡飞路塔明教楹联石刻、木刻摩尼光佛等文物,其中最为引人注目的是大量关于林瞪历史生平的文献记载。据报导,类似的文献是首次在中国境内发现。[44][45]

中国社科院考古所、世界宗教研究所等专家确认位于福建省福州市的福寿宫是明教寺庙遗址,庙里所藏的“明教文佛”也是全国迄今发现的唯一一尊明教佛像。[46]

摩尼教与其他宗教的区分

摩尼教在创立的时候借鉴了基督教琐罗亚斯德教佛教等宗教的诸多成分。在其信徒传教过程中,又常常将其伪装成其他宗教的一支以减小传播阻力,因此历史上很多时候难以将摩尼教与其他宗教区分开来。在西方,摩尼教有时被认为是基督教异端,在东方则被当做附佛外道。

20世纪以来,摩尼教与琐罗亚斯德教常常被混淆。敦煌出土的摩尼教经典《摩尼教残经一》在发现之初,以“波斯教”名之,因时人无法确定究竟是二者中哪一个的经典,而二者又同出波斯。摩尼教与琐罗亚斯德教的混淆由此开始。“波斯教”、“拜火教”之名,常用于不加区分地称呼这两种宗教。在金庸写作《倚天屠龙记》后,这种混淆更为严重。《倚天屠龙记》中的明教主要取材于以历史上的摩尼教-明教,又掺杂了琐罗亚斯德教拜火的特色,因此这种混淆借助小说的巨大影响力得以传播。

摩尼教学者

相关条目

参考文献

  1. ^ W. Sundermann, Ein maniäisch-soghdisches Parabelbuch, mit einem Anhang von Friedmar Geissler über Erzählmotive in der Geschichte von den zwei Schlangen (Berliner Turfantexte XV), Berlin, 1985, pp.19-28,36.文书编号为T III T 601(Ch/U 6914) T III 2015 (So.15000(5))和T II D 2(Ch 5554)
  2. ^ Iain Gardner & Samuel N.C. Lieu (eds. ), Manichaean Texts from the Roman Empir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p.1
  3. ^ J. P. Asmussen, “Der Manichäismus als Vermittler Literarischen Gutes” , Tememnos II, 1966, p.8
  4. ^ 马小鹤:摩尼教(末尼教、牟尼教、明教)
  5. ^ 摩尼教“地狱”考 (PDF). 
  6. ^ 吐鲁番摩尼教文书残片Mary Boyce, A Reader in Manichaean Middle Persian and Rarthian, 1975, P.29
  7. ^ 《导师的克弗莱亚》,P.45
  8. ^ 马小鹤:《光明使者:摩尼与摩尼教》(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2014)
  9. ^ 马小鹤:《“骨佛、肉佛、血佛”和“夷数肉血”考》四、“夷数肉血”
  10. ^ 王媛媛:《从波斯到中国:摩尼教在中亚和中国的传播》(北京:中华书局,2014)
  11. ^ 《摩尼光佛教法仪略》·出家仪第六
  12. ^ 《科隆摩尼古卷》,P.127
  13. ^ 芮传明《东方摩尼教研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第三章 教义概说
  14. ^ 下部赞·赞夷数文,44
  15. ^ 摩尼教残经:“《应轮经》云:‘若电那勿等身具善法,光明父子及净法风,皆于身中每常游止。其明父者,即是明界无上明尊;其明子者,即是日月光明;净法风者,即是惠明。”
  16. ^ Contra Faustum, 20.2 in Iain Garder and Samuel N.C Lieu, Mainchaean texts from the Roman Empire/ edited by Iain Garder and N.C Lieu, Cambridge; New York :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4, p.219,no.69
  17. ^ Klimkeit, Hans-Joachim. 上篇 第五章:丝路北道的基督敎遗迹. 《达·伽马以前中亚和东亚的基督敎》. 世界文化丛书 31. 林悟殊/翻译增订. 台北市: 淑馨出版社. 1995年4月10日: p. 35. ISBN 957-531-421-2. 
  18. ^ G. Haloun and W. B. Henning, “The Compendium of the Doctrines and Styles of the Teaching of Mani, the Buddha of Light”, Asia Major, 1952年, 195页(英文)
  19. ^ 《摩尼光佛教法仪略》·托化国主名号宗教第一
  20. ^ 马小鹤:《光明使者:摩尼与摩尼教》(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2014),p252
  21. ^ 芮传明《东方摩尼教研究》(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09)第三章 教义概说
  22. ^ 《佛祖统纪》卷第三十九. CBETA 中华电子佛典协会. 
  23. ^ 林悟殊《中古三夷教辩证》(北京:中华书局,2005)历史篇 五 唐代三夷教的社会走向
  24. ^ 《通典》卷四十
  25. ^ 《僧史略》卷下、《佛祖统纪》卷41、54
  26. ^ 《佛祖统纪》卷41、《唐书会要》卷19
  27. ^ 《旧唐书》卷14
  28. ^ 《旧唐书》卷18
  29. ^ 《通鉴》胡三省注
  30. ^ 《旧五代史》卷10,中华书局,1976年,144
  31. ^ 释志磐《佛祖统纪》卷54,大正藏49,页474下
  32. ^ 《新五代史》卷13,中华书局,1974年,页133
  33. ^ 林悟殊《五代陈州毋乙之徒非“末尼党类”辨
  34. ^ 王见川《从摩尼教到明教》,新文丰出版公司,1992年,页197
  35. ^ 张君房《云笈七签》
  36. ^ 《宋会要辑稿》·刑法二之七八
  37. ^ 陆游:《渭南文集》卷5。
  38. ^ Asmussen, Jes Peter. Xuāstvānīft: Studies in Manichaeism [摩尼教忏悔文研究]. Acta Theologica Danica 7. Copenhagen: Munksgaards Forlag. 1965: pp. 260–261 (英语). 
  39. ^ Klimkeit, Hans-Joachim; Lieu, Samuel N. C. (刘南强;章节作者). 附录 华南沿海的景教徒和摩尼教徒. 《达·伽马以前中亚和东亚的基督敎》. 世界文化丛书 31. 林悟殊/翻译增订. 台北市: 淑馨出版社. 1995年4月10日: p. 169. ISBN 957-531-421-2. 
  40. ^ 陈高. 卷十二〈竹西楼记〉. 《不系舟渔集》. : pp. 424–425. 
  41. ^ 王世贞《名卿绩纪》卷3《李善长传》
  42. ^ 《明代律例汇编》卷11《礼律一》
  43. ^ 吴晗《明教与大明帝国》:“至‘大明’之国号,则私见以为出于韩氏父子之‘明王’,明王出于《大小明王出世经》。《大小明王出世经》为明教经典,明之国号实出于明教。”(刊于《清华学报》十三卷一期,载《读史札记》)
  44. ^ 陈进国,摩尼教重要遗物惊现福建,中国社会科学报,2009年?月?日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10-04-11.
  45. ^ 福建据报惊现“明教”遗迹 中央社台北2009/10/17电[永久失效链接]
  46. ^ 海外文献相印证 明教度师真人被正名

研究书目

  • 林悟殊:《中古三夷教辨证》(北京:中华书局,2005)。
  • 林悟殊:《摩尼教及其东渐》(北京:中华书局,1987)。
  • 王煜:《世纪‧读者来函:祅乃祆之误》,《明报》2004年7月21日D4版。
  • 林悟殊:《摩尼教华化补说》(兰州:兰州大学出版社,20014)。
  • 马小鹤:《摩尼教与古代西域史研究》(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摩尼教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