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翰林院.

翰林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翰林院唐朝开始设立,初时为供职具有艺能人士的机构[1],自唐玄宗后,翰林分为两种,一种是翰林学士,供职于翰林学士院,一种是翰林供奉,供职于翰林院。翰林学士担当起草诏书的职责,翰林供奉则无甚实权。晚唐以后,翰林学士院演变成了专门起草机密诏制的重要机构[2],有“天子私人”之称。在院任职与曾经任职者,称翰林官,简称翰林宋朝后成为正式官职,并与科举接轨。明以后被内阁等代替,成为养才储望之所,负责修书撰史,起草诏书,为皇室成员侍读,担任科举考官等。地位清贵,是成为阁老重臣以至地方官员的踏脚石。

无论政治地位高低,在历朝历代,翰林学士始终是社会中地位最高的士人群体,集中了当时知识分子中的精英,社会地位优越。唐朝的李白杜甫张九龄白居易,宋朝的苏轼欧阳修王安石司马光,明朝的宋濂方孝孺张居正赵孟𫖯,晚清的曾国藩李鸿章蔡元培等等,皆是翰林中人[注 1]。入选翰林院被称为“点翰林”,是非常荣耀的事情。翰林学士不仅致力于文化学术事业的传承,更踊跃参与政治,议论朝政。翰林制度和科举制度是古代中国文官制度的基本架构。由科举至翰林,由翰林而朝臣是科举时代士大夫的人生理想,是儒家学说中“达则兼济天下”的表现。

然而,成为翰林的辉煌前景也使得大量知识分子投身科举,造成了人才浪费。社会重文士轻技工,拖缓了科学技术的发展。此外,翰林制度也使得文学界和思想界的主流处于皇帝的监管之下,对学术自由和知识分子的思想独立起了压抑作用,有利于皇帝进行专制统治。

在晚清的1900年6月23日,时值庚子之乱,因清廷甘军义和团围攻东交民巷使馆区久攻不下,位于英国公使馆旁的翰林院遭甘军点燃院内大树而化为灰烬。

名称

翰林,即文翰(文章)之林,故往往称文苑。翰林一词最早可以在汉代扬雄的《长杨赋》中看到[3]。由于汉代文学侍从在玉堂殿待诏,故翰林院也常被称为玉堂玉堂署,明朝初年,洪武帝称翰林院为词士之林,赐御匾词林”,故又称词林士林院。而翰林院人员往往必须修史、考订实录,故又称为太史院[4]

历史

翰林院始创于唐朝。初时主要收集各类文学、医卜、方伎、书画方面的人才,供皇帝游乐消遣。自唐玄宗后,分出翰林学士院,负责为皇帝起草机密诏制,旧翰林院则无甚实权。晚唐以后,翰林学士院演变成了的重要机构,有“天子私人”之称。

唐朝之后,翰林学士院的政治地位经历过“两高三低”的变化。五代十国时期,武人得势,翰林势力大降。宋朝后翰林院结构得到规整,与科举制度的关系亦确立下来,权力达到唐以后第一次高峰。西夏时期,虽仿效唐宋建立翰林院,以笼络汉族文人,但实权很少,辽朝更是将翰林院、国史院合并。明朝初期,翰林院恢复唐宋时的地位,达到第二个高峰。永乐朝之后,翰林院被内阁代替,逐步远离政治,成为撰修书史和起草一般文书的普通机构,但作为养才储望之所,翰林地位清贵,阁老重臣以至地方官员都从此而出。清朝时,翰林的地位并无变化。清末的政治改革,以学校教育代替科举制度,使翰林院逐渐没落。清朝灭亡后,翰林院不复存在。

唐朝

别院

唐朝武德五年(公元622年),唐高祖李渊设立由各种有才能的人士供职的官署,称为“别院”,是为翰林院的前身。除文学人才外,医卜、方伎、书画、甚至僧道等皆可入选,主要是供皇帝游乐消遣的机构,史称“翰林初置,人才与杂流并处”[5],当时任职者并无名号,到了高宗时,开始称为“北门学士”[6]唐玄宗时遴选擅长文词的朝臣入居翰林,起草诏制,初称翰林待诏,为“等待诏见”之意,有张说、陆坚、张九龄等。后来改称翰林供奉,翰林院因此逐渐演变为草拟机密诏制的重要机构[7]

翰林学士院

开元二十六年(公元738年),玄宗另建翰林学士院,将文学之士从杂流中分出,供职者称翰林学士,简称学士,本身无品秩,以原品入值,由官员充任。任翰林的官员在履行翰林职责之外,与其它官员无异,照常工作。翰林学士院是负责起草诏命、参预机务的枢要部门,而原来的翰林院也称旧翰林院,维持原本的功能,为普通机构。后来又设翰林侍讲学士和翰林侍书学士,与学士院无关。翰林学士初置时,并无人数限额,后来依照中书舍人之制,置学士六人[8]宪宗时设立学士承旨,为众学士之首,单独召见[9]

安史之乱以后,藩镇割据宦官专权局面严重,皇帝与朝臣联合反对宦官的斗争以及朝臣内部的党争日趋激烈。在这种局面下,号称“天子私人”的翰林学士得以在政治地位大幅提高,先是起草内制、参谋顾问,侵夺了中书省的权力;继而参预机密,权力趋于鼎盛。唐德宗时,翰林学士已有“内相”之称[10]。翰林学士与中书舍人分工日趋明确。学士负责起草任免将相大臣、宣布大赦、号令征伐等有关军国大事的诏制,称内制;而中书舍人负责起草一般臣僚的任免及例行文告,称外制。二者并称两制,而内制重于外制。翰林学士也常被升为宰相

唐顺宗时,翰林权力达到过一次高峰。翰林学士王叔文与其他翰林学士实施新政,与当时集军中大权在手的宦官集团展开斗争,充分利用了翰林职权上的便利,不过最终失败。以后宦官集团基本控制了朝中大权,翰林势力又趋式微。

五代十国时期,翰林地位较低。后晋天福五年时更曾经一度取消翰林学士,将其职权并入中书舍人,但后来恢复[11]

辽朝

辽代南北面官,北面官系统设有大林牙院,“掌文翰之事”,林牙即文士,大林牙院官员有北面都林牙、北面林牙承旨、左林牙、右林牙等官员,著名人物有绰号“大石林牙”的耶律大石;南面官系统则设有翰林院,“掌天子文翰之事”。辽代从制度层面确定了翰林院作为掌管制诰的机构名称,以前代翰林院之名指代翰林学士院之实。这一点为元代所继承[12]

宋朝

宋朝沿袭唐代制度,设有翰林学士院[13],职责是负责起草朝廷的制诰、赦敕、国书以及宫廷所用文书,还侍皇帝出巡,充顾问。学士中资格最老的称翰林学士承旨,其下有翰林学士知制诰。其他官员入院而未授学士,称为“直院学士”。如果学士缺员,由其他官员暂行院中文书,则称“学士院权直”或“翰林权直”。北宋前期,翰林学士沿袭唐代,不设品秩。元丰改制后,翰林学士承旨和翰林学士成为正式官职,官居正三品,不任他职,专司内制。此外,同唐代一样,另设专掌方术伎艺供奉等事的翰林院[14],如翰林图画院等。

科举

宋朝是翰林与科举接轨的时代。宋太宗时,开始大规模的科举考试。在唐朝,考中进士只是有了做官的资格,还须通过吏部的选试以得到官职。到了宋代,凡是省试、殿试通过以后,朝廷立即授予官职。这样,翰林学士必为进士出身。

当时的其他政权由于学习唐宋体制,也承袭了翰林制度。西夏设有翰林学士院;高丽大越也有翰林院。

金朝

金朝置翰林学士院,设翰林学士承旨、翰林学士等,掌草诏等事,地位较辽朝要高,与北宋相仿。

元朝

元朝设翰林兼国史院及蒙古翰林院,官制与金代相同,分掌制诰文字、纂修国史及译写文字。

明朝

明朝翰林院以永乐朝为界,经历了先盛后衰的过程。明朝初期,继承宋朝制度,改翰林学士院为翰林院,以翰林学士承旨为首,秩正三品,其下有学士侍讲学士侍读学士待制应奉典籍等官职。不久后又降翰林学士为正五品,并革除学士承旨、直学士、待制、应奉等官职,另设《五经》博士修撰编修检讨[15]初时的翰林院官员是经过荐举入职,与科举无关。天顺二年开始与进士挂钩,一甲进士授翰林院修撰,二甲为编修,以下为检讨。以后又将二甲、三甲中优秀者选为庶吉士,相当于“见习翰林”[16]。至此,形成“非进士不入翰林”的局面[17]

翰林参预政治的方式是通过内阁。内阁位于文渊阁,初时的大学士一般由翰林官员担任,后来连六部官员也有以翰林充任的。翰林品秩虽低,却是显贵的官职。虽为五品,宴祀时可以坐到四品官员之上[18]

成祖朱棣靖难篡位后,开始重用内阁,而翰林院逐步与内阁分开,权力被削弱。宣德年初,内阁分为东西两房。西房为“能书者”之处,称为“西制敕房”;东房由学士等制订敕令的人组成,称为“东诰敕房”。正统七年(1442年),在文渊阁外另造翰林院,等闲者不得入文渊阁。这样,翰林院与文渊阁分离,翰林学士已不能查看诰敕,改由内阁掌管。此后制订诰敕等机密大事全由阁臣操办,翰林院已无法干预 [19][20]。即使如此,内阁重臣仍皆出身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

清朝

清初翰林之职最初属于内三院,顺治之后沿袭明制,设翰林院。但由于清朝统治者为满人,在官制上采取了均衡满汉的方略。设掌院学士二人,满、汉各一人;其下有侍读学士侍讲学士侍读修撰编修典簿检讨待诏庶吉士等。侍读学士以下逢四至五年需大考,不过者要被除名翰林,因此有“翰林怕大考”之说。这时的翰林院与明时一样,地位清显,但并不参与机密大事,主要职务是修史编书、掌文词翰墨、充当皇子师傅、科举考官等等。同样承袭了明代的是,虽然翰林院无实际权力,由于被视为储才之所,重臣宰辅大都从翰林院出身,以至于道光咸丰年间,点翰林成为了仕途捷径。从编修、检讨做起,十年可做到侍郎[21]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朝廷正式废除科举制度,翰林制度也随之消失。

外班翰林出现在清朝,指的是为保持翰林中满蒙人的比例而经皇帝特准,从科甲出身的满蒙官员中直接招取的翰林。由于非经正途而入,被戏称为“斗字翰林”,表示才学不够之意。但满蒙翰林并非全是靠此途径入馆,凭真才实学入翰林者亦众多,还出现了一家数代翰林的满蒙翰林世家。外班翰林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满蒙两大民族敦儒重学的风气[22]

洋翰林指清末洋务运动兴起后归国的留学生。19世纪末清廷批准派遣中国幼童到外国留学,由容闳陈兰彬监督。之后留洋学生渐多,清廷对留洋归来的学生按文凭赐予进士出身或授官职,因此也被称为“洋进士”、“洋翰林”[23]

清代共有6472人得入翰林,形成了庞大的翰林群体,对清朝社会产生了巨大影响。到了清朝末期,中国皇权专制以及科举制度日显腐朽落后。西学东渐,翰林中也出现了主张改革教育制度,以救亡图强的声音。洋务运动的领导者曾国藩张之洞李鸿章沈葆祯等都是翰林出身。清朝灭亡后,遗留下来的翰林群体依然活跃在政治、军事、外交、文化、教育、经济的舞台上。中华民国时期,教育总长蔡元培,北洋总统徐世昌,民族实业家张謇[24]武汉国民政府主席、书法家谭延闿[25],外交总长颜惠庆,书法家潘龄皋[26]俱是翰林中人。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6月20日,清廷甘军和义和团围攻东交民巷使馆区,6月23日,位于英国使馆北邻的翰林院遭清廷甘军纵火而化为灰烬,院内《永乐大典》和《四库全书》底本几乎全部遭到焚毁,所余无几。

清末翰林的后代子孙,由于受到父辈祖辈的学术熏陶,成为文学家、教育家的也不在少数。例子有清代首科状元傅以渐后人、著名教育家傅斯年,翰林吕凤岐之女、女子教育先驱吕碧城,翰林张佩纶的孙女、著名作家张爱玲,庶吉士周福清之孙、著名作家鲁迅(周树人)和周作人,以及其后的:末科探花商衍鎏之子、国学家商承祚,学术巨擘俞曲园曾孙、红学家俞平伯军机大臣瞿鸿禨之孙、社会史学家瞿同祖,嘉庆状元赵文楷后人、佛学家赵朴初,宗室翰林毓隆之孙、国学大师兼书法大家启功溥仪老师陈宝琛的侄孙、经济学家陈岱孙等等[27]

翰林院与科举制度

翰林制度和科举制度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种关系在宋朝之后正式确定下来。翰林制度可以看做科举的延伸,因为殿试之后,状元授翰林院修撰榜眼探花授翰林院编修。二三甲中优秀者则成为庶吉士,简称“庶常”,进入翰林院“庶常馆”由“资深翰林”教导三年,称为“入馆”。三年后考试,称为“散馆”,考取者留于翰林,不入者通常外派知县[28]

翰林与科举的另一个关系,是翰林官员担任科举的考官。明清两代,乡试、会试考官多由一、二品官员以及翰林担任[29][注 2]雍正帝说:“开科取士,凡属考官,皆择人品端方,素行谨恪者为之。”可见能成为主考官是极大的荣誉。一般在京为官的翰林普遍穷困,担任主考官可获得巨额收入,例如地方官会送给考官“程仪”,也就是路费,有数千两之谱,加上中举的举人都会送上拜师钱[30]。《随园诗话》说:“穷翰林,任试差,遽买南一人,日日食鲜鱼活虾,瓦鸭火腿绍兴酒龙井茶。”

翰林院与文化教育

作为封建社会的知识分子精英群体,翰林院对学术研究、整理以及儒学教育起到了极大的作用。作为储才之所,翰林院有修书编史的职责。明清两代期间,为了加强对社会尤其是知识分子的思想控制,皇帝命翰林院进行了多次书籍汇编,对当时传世的文献予以校勘、编辑、重印,销毁皇帝认为应该毁禁的书目,汇成类书、丛书。明朝永乐元年(1403年)七月,明成祖朱棣命翰林官解缙等纂修大型类书,永乐二年(1404年)十一月编成,初名《文献大成》,后称《永乐大典》。全书正文22877卷,目录60卷,装成11095册,总字数约3.7亿字。汇集了先秦至明初各类书籍共八千余种[31]。清朝康熙年间,翰林官陈梦雷奉旨编辑《古今图书集成》,全书共10000卷,原名《古今图书汇编》,编辑历时28年,共分6编32典,一共一亿六千万字[32]乾隆年间,翰林官纪昀陆锡熊孙士毅等奉旨主持编辑《钦定四库全书》。自乾隆三十八年(1773)始,历时十年乃编成。全书分经、史、子、集四部,收书3503种,79309卷,存目书籍6793种,93551卷,分装36000余册,约十亿字。虽然在编撰过程中应皇帝要求删改销毁了大量书册,但也对当时的各类书籍进行了一次大规模整理。翰林院内藏有的珍本善本书籍不计其数,其中包括不少海内孤本[33]

明清时期,作为国家最高学府的国子监,其主要官员如祭酒司业等官缺也被纳入翰林官,使翰林与学校教育直接接轨。同时,不少失意的翰林官充任各地书院山长(校长)或主讲,促进了当地文化教育事业的发展。

翰林院与专制集权

从唐代起,作为“天子私人”的翰林就是皇帝扩大自身权力的工具。唐宋时期翰林不隶属于其它部门,直接听命于皇帝。翰林势力的扩大彰显着实权逐渐集中到皇帝的手上。明以后翰林被内阁代替,清朝时后者又被军机处取代。一次次的蜕变显示出专制集权程度的递增以至达到顶峰。翰林院的变迁恰是见证。

翰林院更是历代皇帝进行文化专制的象征之一。汉代建立了“独尊儒术”的思想专制后,知识分子与皇帝的关系并不紧密。士人可以售才学于朝廷,也可以归隐于荒野,更可以在笔下褒贬朝政。皇帝为了寻求知识分子的支持,也必须礼贤下士。科举制度和翰林制度的发展,则将社会上知识分子的精英牢牢控制在皇帝手中。而随着中央集权程度加深,士人逐步将所有权力与尊严奉献给皇帝。君臣关系从汉唐之坐而论道,经过宋代的立而听命,发展为明清的臣子跪而请旨。尤其在清入关后,由于民族因素,对汉族知识分子的压迫更为严重。清朝皇帝个人素质较高,精力充沛,使得文臣变为皇帝身边的弄臣。出于对被统治的汉族的心理恐惧,清朝统治者也不会将权力分给汉族的大臣。明清还发生了多次的文字狱,并在清朝达到高峰。这使得知识界万马齐喑,造成了晚清知识分子气节的缺失[27]

翰林院与民族交融

汉族王朝在文化上的优势,使得各个少数民族政权纷纷学习科举翰林制度。由女真人建立的金朝,曾首创殿试一甲头名即状元例授翰林院应奉的制度,使翰林与科举不可分割;元代创立蒙古翰林院,使将本民族士人安置其中;而就清代翰林而论,除汉族出身者外,不乏满、蒙翰林跻身其间,还有回族翰林和南方少数民族的优秀士子得选,遂使翰林院成为中华民族多元文化交汇、融合之所。清朝实施“满不点元”的政策,即满族士子按例不点状元。然而为了保持翰林中满蒙士子的比例,仍采用特授馆职和外班翰林的方式增加满蒙士子数量,客观上促进了满蒙民族的文化发展。此外,历代的太子师傅与皇帝的顾问都由翰林充当。汉族翰林对非汉族统治者的教育对后者产生了重要影响,一定程度上缓和了民族关系[27]

中国以外的翰林院

朝鲜

朝鲜王氏高丽时代开始实施科举制度。太祖王建时参考泰封后高句丽)的制度设置元风省,并在下面置学士院。至第8代君主显宗时改名为翰林院,是君主命令起草文件的部门。人徐兢所著的《宣和奉使高丽图经》也提到:“翰林院在乾德殿之西,所以处词学之臣。”[34]之后又改过几次名,到第31代恭愍王五年(1356年)时又改回翰林院。恭愍王十一年(1362年)改为艺文馆。又名文翰署、词林院、艺文春秋馆[35],但成为元朝朝贡国后,则改为成均馆。在高丽一朝的发展中,曾出现“文翰”及“史官”两者合并的情况,就是前述的艺文春秋馆(合并于忠烈王三十四年,即1308年),后来虽曾于忠肃王十二年(1325年)分拆,但至高丽恭愍王元年(1389年),两者再度合并为艺文春秋馆。[36]朝鲜王朝之后,科举被两班垄断,进士直接授予官职。朝鲜官制中与翰林院类似的是承政院、弘文馆,负责传达王令,颁布诏书。但是科举考官的职责由礼曹负责[37]

日本

日本在8、9世纪时曾仿照唐朝的制度举办贡举,但到了11世纪后已名存实亡,并不与举官授职衔接。日本的官制为“二宫八省”,其中并无翰林院。与翰林院类似的机构是中务省,负责保卫工作以及草拟诏书,确保上命下达[38]

越南

黎崱安南志略》所载,古代越南的文职官员中,就设有翰林院官。[39]至于它的发展,可追溯至太宁四年(1075年),李朝仁宗“选明经博学及试儒学三场”,这是实行科举制度的开始。1076年(英武昭胜元年)李仁宗在升龙(今河内)设立国子监,选文职官员识字者入内习文。英武昭胜二年(1077年),试官员以书算刑律;广祐二年(1086年)成立翰林院,试全国有文学之才者充翰林院官。[40]以后的陈朝胡朝中仍实行科举制度,翰林的职位也一直保留。陈朝时,翰林学士更参与政界,如陈圣宗时的黎文休便任翰林院学士及兵部尚书。据中国学者郭振铎、张笑梅等的分析,这是说明了“儒生作为庶族地主阶级登上政治舞台”。[41]

黎朝时科举兴盛,翰林院纳入正式规制,之后的阮朝亦加以承袭。明命帝改革官制时,修订了翰林院官职的品级,如掌院学士及直学士为正三品、侍读学士为正四品、侍讲学士为从四品、翰林院侍读为正五品、翰林院侍讲及翰林院承旨为从五品、翰林院著作为正六品、翰林院修撰为从六品、翰林院编修为正七品、翰林院检讨为从七品、翰林院典籍为正八品、翰林院典簿为从八品、翰林院供奉为正九品、翰林院待诏为从九品。[42]

翰林院直到20世纪初,才随着科举废除而消亡。而现代越南的“翰林院”(越南语viện hàn lâm院翰林)则相当于“科学院”,越南国外科学院如“俄罗斯科学院”亦仿本国形制称“俄科学翰林院”(越南语Viện Hàn lâm Khoa học Nga院翰林科學俄)。

参见

注释

  1. ^ 李白杜甫为翰林供奉,张九龄为翰林侍诏。
  2. ^ 乡试会试考官,初制,顺天、江南正、副主考,浙江、江西、湖广、福建正主考,差翰林官八员。他省用给事中、光禄寺少卿、六部司官、行人、中书、评事。某官差往某省,皆有一定。康熙三年除其例。顺天初同各省,简正、副二人。乾隆中叶增为三,用协办大学士尚书以下,副都御史以上官,编、检不复与矣。道光中,简三四人。同治后,额简四人。初,考官不限出身,康熙初,主事蔡驺、曹首望俱以拔贡典试。十年,从御史何元英请,考官专用进士出身人员。然举人出身者间亦与焉。雍正三年,颁考试令,始限翰林及进士出身部、院官,仍参用保举例。

参考文献

引用

  1. ^ 翰林院. 大英百科全书 (中文(台湾)). [永久失效链接]
  2. ^ 翰林院. 中国大百科 (中文(中国大陆)). [永久失效链接]
  3. ^ 《长杨赋》:雄从至射熊馆,还,上长杨赋,聊因笔墨之成文章,故藉翰林以为主人,子墨为客卿以风。
  4. ^ 明清翰林院
  5. ^ 《文献通考》卷五十四·职官考八:翰林初置,人才与杂流并处。其后杂流不入,职清而地禁,专以处忠贤、文章之士。
  6. ^ 新唐书卷五十一,百官一:唐制,乘舆所在,必有文词、经学之士,下至卜、医、伎术之流,皆直于别院,以备宴见;而文书诏令,则中书舍人掌之。自太宗时,名儒学士时时召以草制,然犹未有名号;乾封以后,始号“北门学士”。
  7. ^ 《文献通考》卷五十四·职官考八:元宗初置翰林待诏,以张说、陆坚、张九龄等为之,掌四方表疏批答、应和文章。既而又以中书务剧,文书多壅滞,乃选文学之士,号“翰林供奉”,与集贤院学士分掌制诏书敕。
  8. ^ 旧唐书卷四十三:亦如中书舍人例置学士六人,内择年深德重者一人为承旨。
  9. ^ 李肇,《翰林志》:别设承旨或密设顾问,独召对问,居北壁之东阁,号为承旨阁子。
  10. ^ 《文献通考》卷五十四·职官考八:开元二十六年,又改翰林供奉为学士,别置学士院,专掌内命。凡拜免将相、号令征伐,皆用白麻。其后选用益重,而礼遇益亲,至号为“内相”,又以为天子私人。
  11. ^ 《文献通考》,卷五十四,职官考八:晋天福五年,诏翰林学士院公事宜并归中书舍人,自是舍人昼直者当中书制,夜直者当内制。至开运元年,复诏翰林学士与中书舍人分为两制,各置五员。
  12. ^ 姜学科. 元代翰林国史院制度渊源考. 中国石油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18, (23). 
  13. ^ 《宋史》志第一百一十五职官二:自国初至元丰官制行,百司事失其实,多所厘 正,独学士院承唐旧典不改。
  14. ^ 陈茂同,中国历代职官沿革史. [2008-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0-02). 
  15. ^ 张廷玉,明史,卷七十三志第四十九:吴元年,初置翰林院,秩正三品,设学士,(正三品)侍讲学士,(正四品)直学士,(正五品)修撰、典簿,(正七品)编修,(正八品)洪武二年,置学士承旨,正三品,改学士,从三品。(侍讲学士,正四品,侍读学士,从四品,修撰,正六品。)增设待制,(从五品)应奉,(正七品)典籍(从八品)等官。十三年,增设检阅。(从九品)十四年,定学士为正五品,革承旨、直学士、待制、应奉、检阅、典簿,设孔目、《五经》博士、侍书、待诏、检讨。令编修、检讨、典籍同左春坊左司直郎、正字、赞读考驳诸司奏启,平允则署其衔曰“翰林院兼平驳诸司文章事某官某”,列名书之。十八年,更定品员,(如前所列,独未有庶吉士。)以侍读先侍讲。
  16. ^ 明朝翰林院. [2008-08-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0-02). 
  17. ^ 张廷玉等,明史卷七十·选举二:成祖初年,内阁七人,非翰林者居其半。翰林纂修,亦诸色参用。自天顺二年,李贤奏定纂修专选进士。由是非进士不入翰林,非翰林不入内阁,南、北礼部尚书、侍郎及吏部右侍郎,非翰林不任。
  18. ^ 张廷玉等,明史·职官志二:大政事、大典礼,集诸臣会议,则与诸司参决其可否,车驾幸太学听讲,凡郊祀、庆成诸宴,则学士侍坐于四品京卿上。
  19. ^ 张升,明代北京文渊阁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10-02.
  20. ^ 张廷玉,明史卷七十四职官三: 永乐初,命内阁学士典机务,诏册、制诰皆属之。而誊副、缮正皆中书舍人入办,事竣辄出。宣德初,始选能书者处于阁之西小房,谓之西制敕房。而诸学士掌诰敕者居阁东,具稿付中书缮进,谓之东诰敕房。此系办事。若知制诰衔,惟大学士与诸学士可带。正统后,学士不能视诰敕,内阁悉委于中书、序班、译字等官,于是内阁又有东诰敕房。因刘铉不与辅臣会食始。嘉靖末,复以翰林史官掌外制,而武官诰敕仍自其属为之。若诏赦、敕革之类,必由阁臣,翰林诸臣不得预。
  21. ^ 崇彝,《道咸以来朝野杂记》:道、咸间,士人多以点翰林为仕官捷径,由编修、检讨十年可至侍郎,虽未必尽然,亦差不多。
  22. ^ 邸永君. 清代满蒙翰林群体的历史定位和研究价值. [2010-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1-09). 
  23. ^ “洋翰林”——中国现代法学大家程树德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9-16.
  24. ^ 张謇简介. [2010-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9-04). 
  25. ^ 邸永君. 翰林将军谭延闿. [2010-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5-22). 
  26. ^ 潘龄皋简介. [2010-03-25]. [永久失效链接]
  27. ^ 27.0 27.1 27.2 邸永君. 中国历史上的翰林院与翰林. [2010-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8-18). 
  28. ^ 翰林:清廷里的“大秀才”[永久失效链接]
  29. ^ 张廷玉 等:《明史》卷七十选举二
  30. ^ 张宏杰:《靠当主考官发财的曾国藩》
  31. ^ 国图馆藏故事:镇馆之宝《永乐大典》. [2010-03-25]. [永久失效链接]
  32. ^ 林国清. 陈梦雷“蜡丸案”和《古今图书集成》. [2010-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7-30). 
  33. ^ 黄爱平. 纪昀与《四库全书》. 安徽史学. 2005, (04): 33–39 [2022-03-04]. ISSN 1005-605X. doi:10.3969/j.issn.1005-605X.2005.04.006. 
  34. ^ 徐兢《宣和奉使高丽图经·卷十六‧官府·省监》,收录于《钦定四库全书·史部》(第593册),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849页。
  35. ^ 翰林院
  36. ^ 郑麟趾《高丽史·卷七十六·百官》,收录于《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史部》(第161册),济南:齐鲁书社(1996),77-78页。
  37. ^ 朝鲜古代文化 互联网档案馆存档,存档日期2008-08-20.
  38. ^ 王勇,《日本通史》
  39. ^ 黎崱《安南志略·卷十四·官制》,北京:中华书局(1995年),325页。
  40. ^ 吴士连等《大越史记全书·本纪全书·李仁宗纪》,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硏究所附属东洋学文献センター(昭和59-61年,1984-1986),248-251页。
  41. ^ 郭振铎、张笑梅《越南通史》,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1),326页。
  42. ^ 陈仲金《越南史略》中译本,戴可来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92),316-318页。

来源

刊物文章
  • 傅璇琮:《唐永贞年间翰林学士考论》,《中国文化研究》,2001
  • 王定勇、李昌集:《唐翰林制沿革考》,《扬州大学学报》,2001
书籍
  • 邸永君:《清代翰林院制度研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7

延伸阅读

[在维基数据]

维基文库中的相关文本: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官常典·翰林院部》,出自陈梦雷古今图书集成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翰林院
Listen to this article

This browser is not supported by Wikiwand :(
Wikiwand requires a browser with modern capabilities in order to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reading experience.
Please download and use one of the following browsers:

This article was just edited, click to reload
This article has been deleted on Wikipedia (Why?)

Back to homepage

Please click Add in the dialog above
Please click Allow in the top-left corner,
then click Install Now in the dialog
Please click Open in the download dialog,
then click Install
Please click the "Downloads" icon in the Safari toolbar, open the first download in the list,
then click Install
{{::$root.activation.text}}

Install Wikiwand

Install on Chrome Install on Firefox
Don't forget to rate us

Tell your friends about Wikiwand!

Gmail Facebook Twitter Link

Enjoying Wikiwand?

Tell your friends and spread the love:
Share on Gmail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on Twitter Share on Buffer

Our magic isn't perfect

You can help our automatic cover photo selection by reporting an unsuitable photo.

This photo is visually disturbing This photo is not a good choice

Thank you for helping!


Your input will affect cover photo selection, along with input from other us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