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6战隼战斗机 - Wikiwand
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F-16战隼战斗机.

F-16战隼战斗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本条目存在以下问题,请协助改善本条目或在讨论页针对议题发表看法。 此条目已经列出参考文献,但是文内引注不足,部分内容的来源仍然不明。 (2019年4月8日)请加上合适的文内引注来改善这篇条目。 此条目的引用需要进行清理,使其符合格式。 (2019年4月8日)参考文献应符合正确的引用、脚注及外部链接格式。 此条目含有过多、重复或不必要的内部链接。 (2019年4月8日)请根据格式指引,移除重复、标题链接以及任何与内容无关的链接。 此条目需要补充更多来源。 (2019年4月8日)请协助补充多方面可靠来源以改善这篇条目,无法查证的内容可能会因为异议提出而移除。致使用者:请搜索一下条目的标题(来源搜索:"F-16战隼战斗机" — 网页、新闻、书籍、学术、图像),以检查网络上是否存在该主题的更多可靠来源(判定指引)。
F-16“战隼”
F-16 Fighting Falcon
美国空军F-16C
概观
类型第四代多用途战机
乘员1人(A型/C型/E型)
2人(B型/D型/F型)
首飞1974年1月20日(突发情况意外起飞)1974年2月2日(正式首飞)
服役1978年8月17日
生产通用动力公司
洛克希德马丁(美国,原厂)
土耳其航空产业英语Turkish Aerospace Industries(授权生产,土耳其
福克(授权生产,荷兰
SABCA英语SABCA(授权生产,比利时
Terma A/S英语Terma A/S(授权生产,丹麦
康斯堡国防与航太英语Kongsberg Defence Systems及其他(授权生产,挪威
韩国航太工业公司(授权生产,韩国
产量4,604架(截至2018年6月)[1]
单位造价F-16A/B:1460万美元(1998年)[2]
F-16C/D:1880万美元 (1998年)[2]
F-16 C/D Block 70:1亿2180万美元(2020年) [2]
主要用户美国 美国空军
其它26国
衍生机型F-16XL
F-16 VISTA
航发中心F-CK-1经国号战斗机
三菱重工F-2战斗机
技术数据
长度15.06米(495
翼展9.96米(32.8
高度4.88米(16
翼面积27.87米2(平方米);300呎2(平方呎)
空重8,570 千克 (18,900 磅)
正常起飞重量12,000 千克 (26,500 磅)
最大起飞重量19,200千克(42,300磅)
引擎F-16A/B:

批次 1/5/10/15:
普惠 F100-PW-200涡轮扇引擎
军用推力14,670磅力(64.9千牛
最大推力23,830磅力(106.0千牛
批次 15OCU/20:
普惠 F100-PW-220涡轮扇引擎
军用推力14,590磅力(64.9千牛
最大推力23,770磅力(105.7千牛

F-16C/D:
批次 25/32/42:
普惠 F100-PW-220E涡轮扇引擎
军用推力14,590磅力(64.9千牛
最大推力23,770磅力(105.7千牛
批次 30/40:
通用电气 F110-GE-100涡轮扇引擎
军用推力17,155磅力(76.3千牛
最大推力28,984磅力(128.9千牛
批次 50/70:
通用电气 F110-GE-129涡轮扇引擎
军用推力17,155磅力(76.3千牛
最大推力29,588磅力(131.5千牛
批次 52/72:
普惠 F100-PW-229涡轮扇引擎
军用推力17,000磅力(75.6千牛
最大推力29,160磅力(129.6千牛

F-16E/F:

批次 60:
通用电气 F110-GE-132涡轮扇引擎
军用推力19,000磅力(84.5千牛
最大推力32,500磅力(144.6千牛
最大燃油量3,200千克(7,000磅)
性能数据
最大速度2.05马赫(1,560.47哩每小时;2,511.34千米每小时)(高空)
1.2马赫(913.4哩每小时;1,470.1千米每小时)(海平面)
巡航速度0.95马赫(723.15哩每小时;1,163.79千米每小时)
爬升率1200呎/秒
实用升限A/B/C/D 型: 19,800米(65,000
E 型:15,000米(50,000
最大升限18,300米(60,000呎)
最大航程C型:转场航程3,100海哩(内载燃油及携带保型油箱与三个外挂副油箱)
超过2,277海哩(内载燃油及三个外挂副油箱)
E型:3,000海哩(携带保型油箱与三个外挂副油箱)
2,400海哩(携带副油箱)
作战半径340海哩(629公里,390哩)无空中加油
4枚1,000磅炸弹酬载,航线高-低-高设计
翼负荷357.5千克/平方米
推重比1.095
(C型block 50,内载燃油50%状态)
最大过载9.0 G
武器装备
机炮1门M61A2火神式20毫米机炮
(备弹511发)
火箭4x LAU-61/LAU-68火箭荚舱(每个含19x/7x Hydra 70毫米火箭弹APKWS II导引火箭

4x LAU-5003火箭荚舱(每个含19x CRV7 70毫米火箭弹

4x LAU-10火箭荚舱(每个含4x 127毫米祖尼火箭
导弹空对空导弹
AIM-7“麻雀”中程空对空导弹
AIM-120“AMRAAM”先进中程空对空导弹
AIM-9响尾蛇短程空对空导弹
巨蟒四型导弹
巨蟒五型导弹
空对地导弹
AGM-65小牛导弹
AGM-88导弹
AGM-158联合空对地距外导弹
反舰导弹
AGM-84鱼叉反舰导弹
AGM-119企鹅反舰导弹
炸弹六个翼下挂点、一个机身中线挂点,总外挂可达17,000磅(7,700千克)

Mk 80系列低阻力自由落体航空炸弹
“JDAM”联合直接攻击弹药
GBU-39小直径炸弹
AGM-154联合战区外武器
B-61战术核子弹
B83核弹
其他反制系统:AN/ALE-47反制洒布器 造价:
F-16A/B:1,460万美金
F-16C/D:1,880万美金(1998)[3]
F-16E/F:2690万美元(2005年)

F-16“战隼”(英语:General Dynamics F-16 Fighting Falcon)是由通用动力公司(现洛克希德·马丁)研制的战斗机,基于美军的轻型战斗机计划(LWF)从事开发,起初设计为一款制空战斗机,用以辅助美国空军主力战机F-15形成高低配置,后在追加机能下成为一款多用途战机[4],在战机世代上归类于第四代战斗机

F-16的优异性能与相对亲民的价格是其在外销市场成功的原因,亦是第四代战机中产量最高的机种,累计已打造超过4,604架[5][6][7]。尽管来自美军的订单已生产完毕,但外销市场仍促使其持续量产至今。强劲的销量也为F-16的后续升级带来利多,进而在服役多年后依然发展出如F-16E/F、F-16V等达到四代半战机性能的机型[8]

F-16的原始设计来自越战经验,强调视距内缠斗能力,采用了部分首次投入于量产机的技术:整合了RSS电传操纵的控制系统[9],也是美国首款有能力进行9G过载机动的战机。F-16的官方名称是“战隼”,但飞行员以1978年的电视剧太空堡垒卡拉狄加》中登场的毒蛇星际战斗机之名,为其取了“毒蛇”(Viper)的绰号[10],而Viper目前也已成为原厂采用的官方名称。

历史

发展

YF-16和YF-17测试机
YF-16和YF-17测试机
展出的YF-16测试机
展出的YF-16测试机

F-16的诞生始自于1974年美国国防部提出的一份性能要求书。由于F-4越战时的空战表现不佳,特别是在近距离缠斗的情况下,因而催生出F-15。有一群相当有影响力的人被称为战机黑手党,其中包括系统分析师皮尔·史百瑞(Pierre Sprey),试飞员查理·迈尔斯(Charles E. Meyers)和飞行教官约翰·包伊得(John Boyd)等人,认为F-15的研发方向并不正确。他们批评F-15的体型太大而且成本太高。战机黑手党主张应该要研发一种具备极高运动能力的轻型战斗机,同时采购成本低廉,能够大量部署。这些特性也就成为1971年开始进行的轻型战斗机计划英语Lightweight Fighter program(LWF)。

轻型战斗机以敏捷性为最高原则,其规格为一架标准空战重量为20,000英磅(9,100千克)的设计,这个重量仅有F-15的一半。此外非常强调低成本,小体型,航程远,以及机动性,包含回转率和加速率,但是不必追求高速。这架飞机的最佳操作环境是在低于1.6马赫和40,000呎(12,000米)以下的高度。两家公司在概念设计阶段脱颖而出:通用动力YF-16诺斯罗普公司YF-17眼镜蛇式。

轻型战斗机计划在美国空军当中遭遇非常大的反对声浪,主要原因在于它会成为与美国空军最主要的F-15战斗机互打擂台的计划。为了减少阻力,这个计划更名为空战战斗机(Air Combat Fighter,ACF)计划。美国空军需要一种比较便宜的轻型近战战斗机对抗冷战对手苏联在数量上的优势,与昂贵难以大量生产的F-15形成高低档次配合。在此同时,比利时丹麦荷兰挪威4个国家在寻找替代F-104星式战斗机的新一代战斗机,他们共同组成“多国战斗机计划组”(Multinational Fighter Program Group,MFPG)以寻找适当的候选机种。参与空战战斗机计划竞标的两架原型机都被他们列入考虑,同时在名单上的还有法国达梭幻象F1瑞典SAABSAAB 37维京战斗机美国海军在这个阶段也开始以舰载战斗攻击试验机英语VFAX(VFAX)计划为名寻求一款低成本机种,以便辅助F-14雄猫这种和F-15一样价格不菲的舰载战斗机。美国国会指示美国海军必须与空军的空战战斗机计划选择同一个机种。当舰载战斗攻击试验机逐渐演变为一款多用途的飞机时,这项需求也被加入空战战斗机的设计规范当中,以避开与F-15计划的正面冲突,而且华约方面优势的装甲集群也需要加强对地攻击能力。这是与战机黑手党的梦想相违背。

在1975年1月13日,美国空军在空中战斗机的竞赛中选择了YF-16,因为它提供更好的效能,而且承诺可以以较便宜的成本制造和维护。它也是用和F-15一样的F100引擎,而F-16的支持者相信这会帮助他们的计划。另外也有政治的考量,想要在F-111项目结束后,还能保持与通用动力公司的生意。美国海军选择了YF-17的设计发展为F/A-18,因为它的双发动机设计符合海军舰载机的较高可靠性要求。这对海洋上空的作战是必要的。(海军航舰舰载机在海洋中只有航舰作为基地。采用单发动机的战斗机,一旦发动机故障。战机很难保证生存。所以强调要以双发动机保证可靠性。美国空军主要在陆地上空作战,没有如此要求。)

这架飞机也提供给北约组织的成员,且在1975年巴黎航空展中首次对国际展示,并表演了8G的持续旋转。MFPG的成员国允许购买348架,并将数个部件生产分包给他们,在比利时完成总装。

美国在2017年4月10日,完成了F-16有人机与AI无人机协同对地作战的忠实僚机计划,测试中,由一架实验型F-16无人机作为僚机,一开始先跟有人的队长机编队飞行,接着被队长机指派进行对地攻击,攻击任务完成后,再回到队长机身边。这些功能与洛克希德马丁的自动防撞系统相关联,以确保F-16有人机与无人机之间的安全与协调。此外,这架F-16 无人机在空对地的作战任务部分,必须在无人类即时指示的状态下,自主对环境中动态改变的威胁状况作出各种反应。

忠实僚机计划的下一步可能就是要挑战更高难度的空战缠斗(dog fight),在这个领域,F-16等有人战斗机本来设计最终还是要考量人类抗G力的生理极限,空战的飞行技巧有限度,然而给AI开飞机,飞行动作可以更为极端,这样一来,可能也会有非常高的存活率,然而,AI对于视觉辨识(视距内)、红外线讯号解读、视距外的雷达讯号的解读等等,都会是更复杂的考验,如果未来这方面也开发成功的话,将意味着未来单单一个飞行员,一次出航,将会拥有更多的攻击能量(有人机加上无人机的弹药总和)。

生产

第一代F-16有两个次型:A(单座)和B(双座)。F-16首次试飞是在1976年12月,1979年月给首次移交第388战术战斗机联队英语388th Fighter Wing(388th Tactical Fighter Wing)服役。在同一个月份,比利时空军也收到他们订购的第一架F-16。F-16是第一个同时被布署在国内和海外的美国战机。B型主要担负训练任务,以加大的座舱来容纳第二名飞行员,同时也减少燃料和航电未来成长的空间。一般而言学生都是坐在前方的驾驶舱。

在1980年代,F-16A/B被改善航电与引擎的F-16C/D取代。F-16在他的生产历史中持续的升级。批次(Block)的改变反应了重大的升级,下面会有介绍。F-16(F-16A第10批次)的机身空重从15,600磅成长到(F-16C第50批次)的19,200磅。

F-16很快的受到许多国家的注目,并且成为购买战机的首选之一,而F-16也外销到中东、欧洲、亚洲的美国盟邦,故有“国际战斗机”之称。由于数量庞大,F-16参加过众多的冲突,大部分都是在中东地区。在1981年,8架以色列F-16A参与了代号巴比伦行动的一场作战任务,摧毁伊拉克位于巴格达近郊的奥斯拉克(Osirak)核子反应堆。在之后的几年,在入侵黎巴嫩时,以色列的F-16与叙利亚战机在众多场合中交战只有被击落一架的纪录(根据以色列单方面的资料)。F-16在之后也用于攻击在黎巴嫩的地面目标。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联军的F-16也参与了攻击伊拉克的任务。

后来因为九一一事件爆发,美国小布什政权为了对付基地组织与其勾结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开始发动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而美国的F-16则被派遣到阿富汗、巴基斯坦吉尔吉斯塔吉克乌兹别克等国的基地。

美国空军现役的F-16主要是第40/42和50/52批次的F-16C。而第25和30/32批次的飞机已经被移转到美国空中国民兵的旗下各单位。

F-16预计将由具匿踪科技F-35联合打击战机(JSF)所取代。

设计特色

F-16是一架单引擎,多重任务战术飞机,配备有内建的M61火神式机炮,可装备空对空导弹。如果需要的话F-16也可以执行地面支援任务。对于这种任务,他能配备多种的导弹或者炸弹。

从一开始,F-16是想成为经济的"workhorse",可以执行数种不同型态的任务以及维持日夜不停的准备。他比先前的那些飞机更简单和轻便,但是使用先进的航空动力学和航空电子系统(包含第一次使用的电传操纵(Fly by wire,FBW),赢得"电子喷射机"的称号)来维持良好效能。

人体工学与座舱视野

空军国民兵所用F-16的驾驶舱,机员配有夜视镜以备观察领空的客机或飞行物体
空军国民兵所用F-16的驾驶舱,机员配有夜视镜以备观察领空的客机或飞行物体

飞行员乘坐在机身的高处,在他们座舱罩的视线看不到之后有维生舱。这个机舱和泡状座舱罩能够给飞行员很理想的视野,是在空对空战斗时不可或缺的特色,泡状座舱罩采用无框衍设计,不像一般有框衍座舱罩会影响飞行员视野。坐椅是30度的斜躺,而不是一般的13度,可以辅助飞行员对抗G力。飞行控制杆是安装在右手边上,而非传统的在两腿之间,用来辅助在高G值时候转弯。特别要注意的是传统装备的控制杆的飞机飞行员必须要换手控制,以便他们可以在座舱罩上拉或推来对抗G力。此外,在飞行员的视野里有全像显示的设备(抬头显示器)来显示重要的资讯。

电传操纵

美国空军雷鸟飞行表演队正在展示梯次编队。在此过程中,F-16战隼式战斗机以平均每小时400哩的速度,相隔18至24吋飞行。
美国空军雷鸟飞行表演队正在展示梯次编队。在此过程中,F-16战隼式战斗机以平均每小时400的速度,相隔18至24飞行。

F-16的飞机与飞行员的控制层面之间没有直接的连线。反之,他的控制输入都是转换为对电脑(F-16C/D有四部电脑,三部电脑执行作业,一部为备份电脑)的数位输入,然后解译为最佳的控制变动来实行这些指令。这就称为电传操纵系统。它有更快的反应速度,更有效率(当它自动地利用所有控制层面,能够消除不想要的副作用像是侧滑英语Slip (aerodynamics)(slideslip),可以产生更平顺的飞行,因为电脑可以比人类对于外部的状况做出更快的回应。更重要的,与飞行指令结合起来,电脑可以在天生就不稳定的飞机,透过不断的调整控制层面,来保持稳定的飞行。因此尽管F-16是负稳定,但仍使F-16可以飞行。而为减少因电脑故障所产生的错误,F-16在一般时间仅启动3部电脑进行飞控计算作业,第四部为备份电脑,并在飞控程式中建立一套表决系统,当某一部电脑所计算的结果与另两部电脑不同时,表决系统就立即启动,跳过并关闭计算结果不同的电脑,同时命令第四部备用电脑启动,以确保操控安全性。

负稳定

一架负稳定(Negative stability)的飞机在缺少控制讯号输入下,将无法维持稳定的飞行状态。一般飞机多半是正稳定,换句话说即使在没有控制下也会恢复稳定飞行的状态。然而,正稳定会压抑运动性,因为恢复稳定与飞机运动之间是相互冲突的,所以一架负稳定的飞机的运动性会较高。随着电传操纵系统的运用,使得一架负稳定飞机可以保持稳定的飞行,它的不稳定度则由飞控电脑不断的检查,这就是所谓随控布局飞机

YF-16是世界上第一架在设计上采取空气动力上不稳定的飞机。他的重心位于全机空气动力中心的后方,在飞行时会有机头向上的倾向,而不是如大部分传统飞机一样向下。水平飞行时需要由水平安定面让机尾上扬而非向下,因此水平安定面产生的是正向的升力。由于水平安定面与机翼都是产生正向升力,机翼面积、重量、以及阻力也就减少。飞机时时刻刻是保持在俯仰轴失控的边缘。这种倾向会被电传操纵系统撷取和校正,校正的频率快到飞行员或是外部的观察者也无法知道发生任何事情。

作战经历

  • 由于土耳其与希腊存在领土争议,两国空军常在爱琴海上空相遇,有时不免会发生冲突。1996年10月8日,土耳其空军2架F-16D战斗机进入爱琴海上空希腊领空,希腊空军起飞2架幻象2000拦截,其中一架幻象2000发射了一枚MIKA-2格斗导弹击落了一架F-16D,另一架F-16D撤走,起初土耳其空军谎称机械故障导致坠机,直到2012才正式承认被击落。2006年,希腊空军的1架F-16与土耳其空军的1架F-16,在爱琴海上空狗斗时发生碰撞事故。2018年4月12日,希腊空军一架幻象2000在与土耳其空军F-16低空缠斗时,失控坠海。
  • 2015年11月24日,土耳其空军F-16C击落1架疑似入侵其领空之俄罗斯空军Su-24战斗轰炸机,两位飞行员弹射逃生,其中一个驾驶员被叙利亚反政府派击毙,另一名获救。
  • 2018年2月,以色列一架F-16被叙利亚政府装备的俄系防空武器击落[11]
  • 2019年2月26日印巴克什米尔冲突中,印度空军官员宣称:“使用MiG-21击落了巴基斯坦空军的1架F-16,其残骸坠毁于巴控克什米尔,并且声称丢失了另一架米格-21,其飞行员在巴基斯坦被俘虏”。而巴基斯坦军方官员声称:“巴基斯坦空军使用JF-17击落了2架印军战机,其中一架MiG-21坠毁于巴控克什米尔并俘虏了飞行员,另一架为Su-30MKI,其残骸坠于印控克什米尔,但没有在对峙期间使用过任何一架F-16战斗机”。随后印度声称自家Su-30没有巴方被击落,并展示了发现于印控克什米尔的AIM-120先进中程空对空导弹弹体残骸,而F-16是巴基斯坦库存中唯一可以发射此类导弹的飞机。随后在巴基斯坦官方的战役纪念碑中的信息可得知,印军战机确实是由F-16击落。原因应该是巴空军的F-16是美国以反恐的名义出售的,不被允许用于克什米尔地区,巴方因担心被美方制裁而谎报为由JF-17击落。

生产批次

F-16各主要改良型是以按照顺序的批次数字作代表,这些编号包含所有单双座的F-16。“多国阶段性改良计划”(Multinational Staged Improvement Program,MSIP)准备逐步将现役的F-16提升到一个共通标准配备上。

YF-16

原型机

F-16 A/B

挪威的F-16A
挪威的F-16A

F-16 A/B初期配备西屋电子所开发的AN/APG-66雷达英语AN/APG-66多普勒脉冲雷达英语Pulse-Doppler radar普惠F100-PW-200涡轮风扇引擎,军用推力为14,670磅(64.9 kN),加上后燃器的最大推力为23,830磅(106.0 kN)。美国空军分别采购了674架F-16A和121架F-16B,于1985年3月全数递交完毕。

批次(Block)1/5/10

早期的批次编号只是彼此间相对较小的差异。大部分的差异在于后来1980年代早期时升级到批次10的设定。生产的飞机共计的批次1的94架,批次5的97架与批次10的312架。

批次15

批次15是F-16系列第一次重要改变。改变的部分包括较大的水平安定面,进气道两侧下方的新增挂架,改良版AN/APG-66(V)2雷达,提高机翼下挂架挂载重量上限等等。从这一批次的F-16开始配备Have Quick I型英语HAVE QUICK加密超高频无线电,水平安定面增大30%以抵销新挂架增加的重量。批次15在F-16系列生产架数最多,共计983架。

批次15 OCU(Operation Capability Upgrade)

从1987年起,F-16的生产线开始递交“作战能力提升”(Operational Capability Upgrade ,OCU)标准的批次15机型。改良的部分包括改良与新增数位控制界面的F100-PW-220涡轮风扇引擎,可发射AGM-65小牛空对地导弹、AIM-120先进中程空对空导弹AGM-119企鹅反舰导弹,电子反制系统以及座舱仪表提升,改良版电脑与资料总线。最大起飞重量上升至37,500磅(17,000千克)。包括批次10在内,总共有214架飞机接受这一批提升。

MLU 寿命中期性能提升(Mid-Life Upgrade)

从1989年起,为了维持各国F-16机队与苏联战机对抗的优势,由美国、荷兰、比利时、丹麦四国签署国际MLU协议,挪威作为参予者列席参加。后来由于冷战的结束,机队规模的缩减,美国退出MLU升级协议,但承诺将继续支援后续的研发与试飞工作。性能提升计有模组化任务电脑(Modular Mission Computer)、新型AN/APG-66(V)2雷达、AIFF先进敌我识别、玻璃化座舱、HOTAS武器整合系统、新型电战系统、GPS接收器、数字化地图、可挂载侦察䇲舱、MLS辅助着陆系统。

批次20

为美国在1991年至1997年专为中华民国空军制造的F-16,机尾与航电以批次15 OCU为基础设计,机翼与前机身为Block52的混合机型,以MLU标准制造,有全天候精确对地和反舰能力(部分被限制),可挂载空射式鱼叉导弹及小牛导弹,总计150架。

另外洛克西德-马丁公司于2015年10月22日将第2架由F-16A/B升级成F-16V标准(中华民国空军内部正式名称为F-16AM/BM,不过对外为了省事,都只称F-16V[12]),改装APG-83主动电子扫描相位阵列(AESA)可变敏捷波束雷达(SABR)的F-16V顺利完成首飞,其飞行表现甚受好评。洛马公司认定F-16V会是各国取得第五代战机之前的最佳过渡机种,其战力相当于F-16 Block 60。至于F-16V的最大特色就是安装由诺斯洛普格鲁曼公司研发的主动电子扫描相位阵列可变敏捷波束雷达,以及雷神公司开发的“雷神先进作战雷达”(RACR),让F-16V不但能搜索、能追踪,亦能精确掌握多个攻击目标,配合机载电战与射控系统,可对敌方形成足够的压制威胁。中华民国空军所属现有的141架F-16A/B Block 20于2017年开始由汉翔公司执行性能提升为F-16V标准(F16AM/BM),预计2023年全部升级完毕。

F-16 C/D

F-16C构型
F-16C构型
数位仪表
数位仪表

批次25

批次25的F-16C首度于1984年6月飞行,于同年9月进入美国空军服务。这架飞机使用西屋公司AN/APG-68雷达,拥有精确的夜晚攻击能力,配备有Pratt & Whitney F100-PW-220E涡轮和数位控制界面。美国空军是这个批次机型唯一的使用者,总共递交了209架。

F-16C型
F-16C型

批次30/32

批次30/32是第一批在生产线上可以选择引擎的次型,飞机可选配传统的普拉特-惠特尼F100引擎或者是新加入的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的F110引擎。批次号以0结尾的使用F110,批次号以2结尾的F100引擎。首批批次号30的F-16在1987年进入服务。主要的改良包括使用AGM-45百舌鸟和AGM-88高速反辐射导弹(HARM)。从批次30开始战机为推力提升的通用电器引擎搭配较大的进气口,批次32并不需要同样的修改。733架批次30/32的F-16共在6个国家服役。

批次40/42(F-16CG/DG)

批次40/42于1988年服役,这个批次可以使用低空导航暨夜间红外线标定荚舱LANTIRN)担负全天候对地攻击任务。新增加的夜间作战能力让批次40/42获得夜间战隼的昵称。改良的部分包含增强与加长的起落架以配合LANTIRN吊舱,提升性能的雷达系统和GPS接收器。从2002年开始,这个批次能够使用新一代的对地武器,包括联合直接攻击弹药(JDAM)、JSOW、WCND以及增强版的EGBU-27炸弹。共计有5个国家采用615架批次40/42。

批次50/52(F-16CJ/DJ)

F-16CJ block50构型
F-16CJ block50构型

第一架批次50/52于1991年递交,这一批飞机配备改良版GPS接受器/惯性导航系统。同时每一架都可以使用头盔显示器控制具有高偏离瞄准线攻击能力的空对空导弹。其他可能携带的武装包括:鱼叉反舰导弹联合直接攻击弹药(JDAM)、JSOW与WCMD等。批次50使用F110-GE-129引擎,批次52则是使用F100-PW-229引擎

批次50D/52D 野鼬机

是担任压制防空系统(SEAD)的新款野鼬机种。机上可以携带AN/ASQ-213高速反辐射导弹标定系统(HTS),这套系统允许高速反辐射导弹采用已知距离模式达到较大的射程与较高的精确度。除此之外还能携带ALQ-119电子干扰荚舱自卫。自从F-4G退役之后,批次50D/52D是现役唯一担负压制防空系统的机种。

批次50/52 Plus

这一批次的飞机配备最新的航电系统,可以使用新的保型油箱。所有双座型的机背有增加30立方呎(850升)体积的机背脊航电舱,这个增加的空间只会增加很少的重量和飞行阻力

F-16统一配备施行计划(CCIP)

统一配备施行计划预备将批次40/42/50/52的F-16统一到批次50/52的配备标准,以简化训练和维修的负担。

F-16 E/F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空军的F-16E block60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空军的F-16E block60

批次60/62

以F-16C/D为基础,可以使用保型油箱(CFT),搭配改进的雷达和航电系统;这个批次只有出售给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引擎是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的F110-GE-132,这款引擎改良自F110-GE-129,拥有32,500磅(144kN)最大推力。与先前的批次主要的差异是诺斯洛普·格鲁门公司生产的AN/APG-80英语AN/APG-80主动相位阵列雷达(AESA)。“批次60”能够使用“批次50/52”所有的武器系统,加上AIM-132先进短程空对空导弹(ASRAAM)和AGM-84E视距外攻陆导弹(SLAM)。保型油箱(CFT)提供额外的450美制加仑(2,045升)的燃料,可以提升航程或者是滞空时间;此外,保型油箱还能空出原先携带副油箱的挂架给武器使用。

F16 C/D 批次 70/72

F16V(F16AM/BM/CM/DM)

为F-16机队提供的新升级方案,于2012年新加坡航展上首次揭露[13][14][15][16],2015年10月16日完成处女航[17]。F-16V的原型机为中华民国空军拥有,常驻美国爱德华空军基地作为研发及测试用的F-16战机(空军序号6601,美军序号AF93-702)[18]。F-16V安装新型AN/APG-83主动相位阵列雷达(AESA),并配备新的任务电脑与改良的座舱界面,且机身涂有匿踪涂料而具有部分匿踪功能。中华民国空军由F16A/B block 20升级为F16V标准(F16AM/BM)沿用原有的普惠F100-PW-220引擎;之后全新采购的66架F16C/D批次70是采用通用电气F110-GE-129引擎,并配有AN/ALQ254电战夹舱、UHF通信无线电机设备AN/ARC-238、保型油箱和红外线搜索追踪系统(IRST)。洛克希德马丁业务发展部门副总裁史坦李吉表示,F-16V的作战能力相当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F-16E(F-16批次60),将成为各国正式取得第五代战机前的最佳过渡机种。其后新加坡韩国巴林希腊等国皆有升级或采购[19][20]。F-16V的“V”取自于飞行员们最早对F-16的昵称“Viper(毒蛇)”。

F-16V可换装新式武器挂架,最多能挂载十六枚AIM-120先进中程空对空导弹(AMRAAM)。由于美国国防预算已增加对“小型先进能力导弹”(SACM)研发计划的拨款,一种只有AMRAAM一半大小、射程却更远的空对空导弹(AAM)将是指日可待。因此,F-16V的载弹量可多达二十四枚SACM,再加上四枚AIM-120导弹,共二十八枚空对空导弹。在空中预警机或其他战机的标定辅助下,一架F-16V便足以攻击多个目标[21]

其配备AN/APG-83主动相位阵列雷达(AESA)雷达,基于其功率和散热能力,对非匿踪战机的最大侦测距离为135公里,对巡航导弹/歼20战机正面的最大侦测距离约为65公里(根据AN/APG-83雷达的侦测范围为AN/APG-66雷达的220%进行推估),由于美国在电子战具有领先中国的科技优势,使F-16V战机可凭借先进的电子战能力进而与歼20战机在视距外空战中一较高下且不落下风。

F-16战斗机制造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表示,他们正持续在欧洲推销F-16与升级成F-16V的机会,甚至迁移生产线至在南卡罗来纳州。由于中华民国出资参与研发F-16V,依合约能在未来任何国家采购或升级F-16V时取得一定比例的权利金。副总裁埃凡斯(Michele Evans)表示,几年前他们没想过F-16买气会大幅复苏,全球销售潜力达到400架左右,而购买F-16的国家也正在走上购买F-35的路上,当前公司致力于为欧洲客户升级F-16或提供新出厂的战机[22][23]

截至2021年6月,全新制造的F-16C/D Block 70/72共有约140架的各国订单[24][25]

F-16IN/F-21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为争取印度空军单引擎轻型战斗机汰换订单提出由F-16V航电架构为基础的F-16新批次机种,且配合印度总理莫迪提倡的印度制造政策英语Make in India,本批号预划整厂输出在印度制造[26][27],然而竞标结果由法国达梭飙风战机获胜,但因印法双方诸多争议,导致采购并不顺利仅采购首批36架,使印度日后再次对外提出采购需求,此次由洛马公司与印度塔塔先进系统公司合作研发,以F-16V批次70/72为基础,升级APG-83 AESA雷达、拖曳诱饵系统并称为F-21。然而《战机》(Combat Aircraft)杂志与《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est)网报导,F-21很可能成为飙风战机的手下败将,分析指出印度先前订购了36架飙风战机,基础设施已就位,若添购同款战机,训练、基础设施与维修费用都不会造成太大的负担[28]。《印度新闻信托社》(PTI)等媒体引述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战略与商业发展副总裁拉尔(Vivek Lall)的谈话指出,F-21和F-16V批次70是两个不同的平台并存在显著差异,包括机身、武器能力、引擎本体和使用引擎的选项都有所不同,F-21机身使用寿命为1万2000个小时,高于F-16V的8000小时,并携带了40%新型武器,驾驶舱有大型显示器,具备很强的整合综合资讯能力,还可携带额外40%的空对空武器,而且电子作战系统是特别为印度开发的[29][30]。2020年,因印度购入俄罗斯战机而搁置[31]

其他衍生型

DSI进气道实验机
DSI进气道实验机

F-16/79

以F-16A为基础,使用设计已过时的J79英语General Electric J79 涡轮喷射引擎的外销版,以回应吉米·卡特总统欲借着出售性能降低版的武器达到的限缩武力扩张政策。但是在卡特卸任后继任的里根总统无意继续该项政策,因此后续外销的F-16都是以原版技术规格出售,此降规版战机并无成功外销。

F-16/101

利用F-16A的机体修改之后,采用改良自B-1A轰炸机预定使用的通用电气F101涡轮扇引擎的试验计划。通用动力把这款引擎改为供战斗机使用,然而并未受到F-16采用。

F-16ADF

从F-16A批次15中挑选,专门为美国空中国民兵需求提升性能,执行战斗机拦截任务,因此名称加上空中防卫战斗机(Air Defence Fighter,ADF)的缩写。自1986年开始,美国开始物色更换F-106与F-4C拦截机的机种,当时在F-15A、F-20、新造F-16C/D、改良F-16A/B这四种方案中评估,挑选最省钱的改良F-16A/B系列,1986年10月通过方案。因冷战结束,战略状态改变下,这批战机很快地就退役转卖他国,包括约旦泰国。此外,输出葡萄牙空军的F-16Block 15 OCU也是按照此构型制造。

一共有271架(A型246架/B型25架)接受此方案工程实施结构与航电升级,雷达虽然仍使用APG-66(V)1,但加装了AIM-7与AIM-120射控所需的连续波照射模式硬件模组与机弹资料链,并且在驾驶舱的前下方加装一具探照灯,提供夜间目标辨识能力。机体特色是垂直尾翼根部因安装AN/ARC-200无线电而较为庞大。

F-16I

以色列的F-16I有保型油箱和机背电战模组
以色列的F-16I有保型油箱和机背电战模组
以色列的F-16I侧面
以色列的F-16I侧面

专门为以色列生产的航电升级版F-16C/D。机上的航电系统大量采用以色列自制的组件,此外还有适形油箱以增加航程。

F-2A/B(FS-X)

日本三菱重工生产,以F-16为基础将主翼面积增加25%,并且以复合材料制造,与洛克希德马丁合作设计生产。主要任务为对地打击与反舰作战,但靠着先进的电子战系统和雷达,在空对空作战也很有不错的表现。原定生产130架,到2005年时日本宣布在生产98架之后终止生产计划。

F-16XL

F-16XL 是实验版的大挂载攻击机型
F-16XL 是实验版的大挂载攻击机型

由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使用于研究计划的箭镞翼版本,稍后加入增强版战术战斗机(Enhanced Tatical Fighter)计划竞标,输给F-15E

RF-16C/F-16R

侦察机版F-16,携带ATARS英语Advanced Tactical Airborne Reconnaissance System䇲舱执行侦查任务。

F-16中期寿命升级(MLU)

中期寿命升级(Mid Life Update)计划是为了协助荷兰皇家空军、比利时皇家空军、丹麦皇家空军、挪威皇家空军、葡萄牙空军提升服役中的F-16A/B。性能提升过后的F-16A/B称为F-16AM/BM。

F-16N

一共有26架F-16C批次30交给美国海军做为假想敌训练机种。这一批飞机稍后因为结构发生裂缝的关系而退役。

KF-16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于1990年代授权韩国生产的F-16。其中有2500项零组件与原先的F-16C/D不同。1990年代后期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与韩国KAI公司合作设计T-50/FA-50飞机,这架飞机设计上也源自于F-16。整个计划耗资2千2百万美金,大韩民国政府已经在2004年订购94架,预期会有1200架的T-50外销订单。

F-16 VISTA/MATV(NF-16D)

由以色列空军所提供的一架F-16D Black30给洛克希德公司进行改装,并用于向量推力试验之用。

QF-16

正在进行试飞的QF -16
正在进行试飞的QF -16

QF -16由已退役的F-16改造。2013年9月,波音公司美国空军进行F-16无人机测试,两名美国空军飞行员由地面控制飞机,飞机从佛罗里达州的基地飞到墨西哥湾;在测试中QF-16加速时达到7G,并做出了“桶滚”(Barrel Roll)及“Split S”等机动。波音公司认为,QF-16可以最终用于帮助训练飞行员,提供了一个可以用于射击练习的对手[32]

F-16 CCV

性能实验机。

F-16 SFW

计划的前掠翼试验机,与X-29竞争。

使用国

F-16系列战机使用国,蓝色为现役,红色为退役
F-16系列战机使用国,蓝色为现役,红色为退役

现役国

根据英国杂志《世界空军》(Flight International)2021年的评选报告,F-16服役架次排名为第一名,以2267架占比全球军机的15%拔得头筹[33]

  •  美国
    • 美国空军(934架):
      • 于2007年有1245架F-16,部分退役或出售。其中701架属于美国空军;490架配属于美国空中国民兵;另外有54架配属于预备役部队。[34]其中分为:
        • 1架 F-16A Block 15
        • 197架 F-16C / D Block 25
        • 350架 F-16C / D Block 30
        • 51架 F-16C / D Block 32
        • 222架 F-16C / D Block 40
        • 174架 F -16C / D Block 42
        • 198架 F-16C / D Block 50
        • 52架 F-16C / D Block 52
      • 于2020年年底美国空军美国空军国民警卫队共有934架F-16,其中分为[35]:
        • 783架 F-16C
        • 151架 F-16D
    • 美国海军(40架):收购一些2手的F-16A Block 15 OCU用于假想敌训练[释注 1][36]
      • 8架 F-16A Block 15
      • 6架 F-16B Block 15
      • 22架 F-16N
      • 4架 TF-16N
  •  以色列
    • 以色列空军(362架):以色列是F-16的第二大使用国,早在1978年以色列便宣布将采购75架F-16A/B并在1979年~1981年交付,1986~1988年交付以色列首批75架F-16C/D block 30,在1991年~1993年间交付30架F-16C block 40和30架F-16D block-40,在海湾战争后美国以剩余国防物资(EDA)的方式交付以色列50架二手的F-16A/B,以色列除操作A/B/C/D型外也在2004年~2009年获得102架衍生自F-16 block 52+的F-16I(换装自制航电系统),2016年12月26日所有在役的F-16A/B全数除役
  •  土耳其
  •  埃及
    • 埃及空军(240架):自大卫营协议签署并改善与以色列的关系后后埃及便积极重新引入西方武器,先后有六项PEACE VECTOR计划交付埃及42架F-16A/B-15、40架F-16C/D-32和138架F-16C/D-40。在2010年3月埃及宣布增加采购20架F-16C/D Block 52(16架F-16C和4架F-16D),2013年2月3日交付埃及此次采购中的4架F-16,其余16架计划将在2013交付,2013年政变后美国宣布将持续交付F-16,然而,2013年7月24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由于埃及政局持续动荡因此将停止交付,2015年3月才恢复交付并于同年10月交付完毕。
  •  中华民国台湾
    • 中华民国空军(216架):1992年美国同意出售中华民国空军150架F-16战机,包括120架F-16A型与30架F-16B型,2011年美国授权汉翔航空工业公司为其中141架F-16 A/B Block 20升级为F-16V标准(空军内部正式名称为F-16AM/BM,不过对外为了省事,都只称F-16V[37][38]。2019年8月20日美国国务院批准出售66架新造F-16C/D Block 70(俗称F-16V,非美军正式型号)[39],首批预计于2023年交付,中华民国空军司令部宣布,新购66架F-16V(F16C/D Block 70)战机未来将落脚于台东志航基地,并编组新的战术战斗机联队,取代原驻守在该基地“空军第七训练飞行联队”,提升台湾东部防卫能力。但空军将透过组织调整方式,使全军仍保持七个联队编制,不再扩充联队数量[40]
  •  荷兰
    • 荷兰皇家空军(213架):授权由福克公司生产并于1979年~1992年间交付,荷兰最初订购102架F-16A/B,日后追加订购111架F-16A/B,其中52架为F-16A/B-15OCU型,1990年代有108架进行中期性能提升。
  •  南韩
    • 大韩民国空军(180架):为应对朝鲜人民军空军当时在数量上的优势,韩国在1981年订购36架F-16C / D Block 32,后续增购4架,购置了40架Block32。在1991年,决定增购120架F-16C/D Block 52,韩国称为KF-16C/D,其中12架由原厂生产、36架授权韩国航太工业公司组装生产、72架授权生产,2000年代增购20架,最终韩国购置了140架FK-16。KF-16与原版Block52差别是动力换用F100-PW-229 EEP,电战荚舱选用了国产品AN/ALQ-200K。
目前韩国的F-16升级分成两批次,KF-16机队在2016年与洛克希德马丁签约,以12亿美金的价格升级134架KF-16至F-16V标准。[41]Block 32机队则是仅升级敌我辨识系统与战术资料链功能,在2009年5月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公布以2.5亿美金价格出售35架F-16 Block 32机队升级套件,[42]该合约到2020年3月31日才正式签订,总价也下修为1.94亿美元,[43]
  •  希腊
    • 希腊空军(170架):于1985年首次订购40架F-16C / D Block 30,此批F-16在1989~1990年开始交付随后希腊继续增购40架F-16C / D Block 50并在1997~1998年开始交付。2000年6月订购50架F-16C / D Block 52+,在2001年9月追加至少10架,2004年6月交付(40架F-16C和20架F-16D)。2005年12月希腊与美国签署一份LOA采购30架F-16C / D Block 52和10架选择权(未行使,共20架F-16C和10架F-16D),并在2009年交付完成。美国国防部2018年12月20日宣布,希腊空军84架F-16C/D型战机(F-16 Fighting Falcon),将升级为最新版本的V型(Viper),希腊的订单总金额约为9.98亿美元(新台币307亿5千万),将于德州沃斯堡(Forth Worth)进行改造工程,预计可在2027年6月完成[44][20]
  •  比利时
    • 比利时空军(160架):1979年开始交付Block1/5/10批次的F-16A/B型共116架,1985年~1991年交付F-16A/B-15OCU共44架,比利时也生产丹麦皇家空军所采购的F-16。
  •  阿联酋
    • 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空军英语United Arab Emirates Air Force(80架):订购80架F-16E/F Block 60,55架F-16E Block 60和25架F-16F Block 60。
  •  巴基斯坦
    • 巴基斯坦空军(76架):从1983年至1987年,获得了40架F-16A/B Block 15战斗机。随着苏联-阿富汗战争结束,巴基斯坦对美国的战略价值骤然消失,美国于1990年对28架F-16A/B战斗机冻结交付并冻结巴基斯坦的购机款拒绝归还。2003年美国对阿富汗战争陷入胶着后,于2005年至2008年交付给巴基斯坦这批被扣留的战机中的14架。2006年,美国军援了12架F-16C与6架F-16D Block 52+并计划提供另外的18架。
  •  挪威
    • 挪威皇家空军(74架):1975年挪威为取代老化的F-104采购72架F-16A/B型,1989年为补充坠毁损失采购2架F-16B OCU型。
  •  新加坡
    • 新加坡空军(70架):1988年开始操作8架F-16A / B-15OCU,其后陆续多批-16C / D Block 52/52 +(22架F-16C/40架F-16D)
  •  丹麦
  •  约旦
    • 约旦皇家空军英语Royal Jordanian Air Force(64架):均为二手,约旦于1994年与以色列签署和平协议后便重新打开对美军购的大门,在1997年~1998年的和平猎鹰I计划中约旦获得了16架二手的F-16A/B ADF,和平猎鹰II计划中取得17架二手的F-16A/B(16架F-16A和1架F-16B),和平猎鹰II计划取得的17架均由土耳其航空产业英语Turkish Aerospace Industries升级至F-16AM / BM MLU标准,2005年以和平猎鹰III计划从比利时购得16架F-16AM / BM,2006年后约旦先后以和平猎鹰IV计划向荷兰采购6架二手F-16BM、和平猎鹰V向比利时采购9架F-16AM / BM。
  •  泰国
    • 泰国皇家空军(61架):最初规划订购F-16/79,第一批订购12架F-16A/B-15OCU在1988年交付并另外取得6架F-16A-15OCU,1995年交付18架,尝试采购F-18战斗机失败后做为替代方案美国提供18架F-16ADF(剩余国防物资),2005年自新加坡空军取得3架F-16A-15OCU和4架F-16B-15OCU。
  •  波兰
    • 波兰空军(48架):2006年~2009年交付36架F-16C block 52 +和12架F-16D block 52 +用以取代麾下陈旧亦过时的苏联时代战斗机。
  •  智利
    • 智利空军(46架):2000年F-16击败对手JAS 39战斗机幻象2000战斗机F-18战斗机成为智利新一代战斗机,智利共向美国订购了10架F-16C/D Block 50+,2005年智利向荷兰采购18架二手F-16A / B MLU(11架F-16AM和7架F-16BM)并于2006年年中交付。2008年底智利政府表示有意再向荷兰采购18架F-16A/B并在2009年4月确认。
  •  葡萄牙
    • 葡萄牙空军(45架):1990年葡萄牙向美国采购20架F-16A/B Block 15 OCU(17架A型和3架B型),于1994年2月18日交付,并于同年7月18日完成,1997年11月20日美国国防部批准出售葡萄牙一批F-16,1998年11月30日,葡萄牙确认采购25架二手F-16 Block 15(21架F-16A和4架F-16B),然而科索沃战争暴露了葡萄牙所属的F-16未有与其他北约成员国拥有相同的战力。2006年葡萄牙政府宣布出售12架F-16。2012年9月25日,罗马尼亚和葡萄牙开始谈判以价值6亿美元的价格从葡萄牙购买12架二手F-16。飞机将在未来五年内交付罗马尼亚。2013年10月11日,罗马尼亚国防部宣布签署购买12架二手F16的合同。2020年罗马尼亚再次向葡萄牙空军采购5架二手F-16战机,升级成M6.5标准。
  •  巴林
    • 巴林皇家空军英语Royal Bahraini Air Force(38架):1987年订购8架F-16C Block 40和4架F-16D Block 40,日后为汰换老旧的F-5战斗机订购10架F-16C Block 40,2017年订购16架F-16V并一并升级麾下现役的19架战机至F-16V。
  •  摩洛哥
    • 摩洛哥皇家空军 (36架):2007年12月27日布什政府宣布计划于出售摩洛哥24架F-16C/D Block 52战斗机(18架F-16C+6架F-16D)和24架T-6B教练机,价值高达26亿美元,此次出售于2008年6月6日正式宣布,于2011年7月开始交付,所有F-16战斗机于2012年8月底交付完成,2019年初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发布新闻稿表示拟出售25架F-16 Block 72战机同时升级现役23架F-16 C/D型战机[45]
  •  伊拉克
    • 伊拉克空军(36架):2009年采购36架F-16IQ Block 52用以汰换海珊时期购买的俄罗斯和中国制装备,首架F-16IQ Block 52于2014年6月5日交付伊拉克,最后一架于2017年11月14日交付。
  •  印尼
    • 印尼空军(33架[46]):1989年交付8架F-16A Block 15 OCU和4架F-16B Block 15 OCU,坠毁两架。2011年采购24架美军除役的F-16C/D Block 32+(一说为F-16 Block 25)。据印尼《雅加达环球报》(Jakarta globe)报导,印尼空军司令Yuyu Sutisna宣布,他们将从2020年1月开始、向美国提交采购需求,增购“2个中队规模”的最新版本F-16C/D Block 70/72战机,与国内现役33架F-16战机,共同担负起印尼的空中防御任务[47][48]
  •  委内瑞拉
    • 委内瑞拉空军(24架):委内瑞拉在1982年5月根据PEACE DELTA计划订购24架F-16A / B Block 15,美国政府最初提供F-16 / J79版本,但最终授权销售标准的F-16A/B block 15型,18架F-16A Block 15和6架F-16B Block 15于1983年9月开始交付,并于1985年完成。
  •  阿曼
    • 阿曼皇家空军英语Royal Air Force of Oman(24架):2002年5月阿曼向美国采购12架F-16C/D Block 50(8架F-16C和4架F-16D),2011年12月14日阿曼已增购12架F-16C / D Block 50。
  •  罗马尼亚
    • 罗马尼亚空军英语Romanian Air Force(17架):罗马尼亚自2000年代加入北约亟欲汰换苏制MiG-21战斗机,虽然该批MiG-21经以色列现代化方案升级,但始终与其他北约成员国存有差距。罗马尼亚期初在2005年与以色列洽谈收购一批二手F-16,其后在2006年又与比利时洽购二手F-16A/B,及后辗转于2008年锁定美国空军封存的24架F16C/D Block 25,但最终在2013年向提出较优惠方案的葡萄牙购入12架 F-16A/B Block 15,并由洛歇马丁负责翻新予定于2016年9月交付,最后三架来自葡萄牙的二手F-16战机,于2017年全数交付罗马尼亚完毕[49]。同时表示对购入第二批二手F-16有极大兴趣[50]2016年,罗马尼亚正式宣布再度洽购二手F-16,此次则主要与北约成员国接洽[51]。2019年底《罗马尼亚内幕网》(Romania Insider)报导,罗马尼亚当地媒体从罗马尼亚下议院近日公告发现,在国防部请求下、批准一笔约3亿3320万欧元(约新台币112亿5000万元)的新经费,决定再次向葡萄牙空军采购5架二手F-16战机,加速替换麾下老旧米格21的进度[49]。罗马尼亚国防部2020年8月16日宣布,该国增购的5架二手F-16战机,2架已飞抵罗马尼亚,年底将再接收2架、2021年第1季交货最后1架。罗国空军表示,等这5架增购的F-16全数抵达后,将和先前采购的12架(共17架),一同升级至F-16 MLU M6.5R的规格标准。[49]
  •  斯洛伐克
    • 斯洛伐克空军(14架):2018年美国国务院批准两笔海外武器订单,其中对斯洛伐克出售14架F-16V战机,总价约29.1亿美元(约848.9亿台币),该订单除战机本身外,还包含惠普(Pratt &Whitney)和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多款引擎、雷达与通讯系统、AIM-120、AIM-9X等设备[52]。斯洛伐克国防部于2019年7月正式宣布向美国洛克希德马丁采购14架新型F-16V(12架单座和2架双座,另有瑞典萨博制造的JAS 39狮鹫战斗机但最终未入选),首批4架预计在2022年交付,洛马将协助训练斯洛伐克22名飞行员;美国国防部7月31日释出声明稿,正式批准斯洛伐克采购14架F-16C/D block 70,经调整后、合约总金额为7亿9995万美元(约新台币248亿9700万元),由洛马位于北卡罗来纳州的工厂生产,预期在2024年全数生产完毕。合约内容包含生产与后勤支援,但声明稿中并未提及,除战机本身外,斯洛伐克空军究竟还加购了哪些导弹、引擎或零组件[53]
  •  保加利亚
    • 保加利亚空军(8架):保加利亚国防部于2018年12月1日宣布,保加利亚政府将投入约18亿保加利亚列弗(约10.3亿美金),预计采购8架替换现役MiG-29战机。在保加利亚中间偏右的政府坚持下,国会于2019年1月中旬以130票赞成、对上84票反对,授权政府与美国军方、洛克希德马丁展开采购谈判。得到国会授权后,国防部长、经济部长等高层代表团随后抵达美国本土展开与华府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谈判,协议8架新型F-16V的订单内容。国防部长卡拉卡扎诺夫(Krasimir Karakachanov)表示,他期望此一军购案,能在2019年6或7月前拍板,并会努力让军购总金额,控制在7亿7100万至9亿2500万欧元(约8亿6396万至10亿3653万美元)之间,更希望在签约后36个月内交付。[54]2020年正式订购8架F-16C/D block 70。

退役国

  •  意大利
    • 意大利空军(34架):为填补台风战机服役前的的过渡期,意大利便向英国租贷24架龙卷风战机,此租约于2003年到期,意大利为填补台风的延迟服役造成的战力真空,遂向美国租贷30架F-16A/B-15ADF与4架备料机,此租约为期五年并延长租贷期限五年,意大利租用的F-16于2010年至2012年5月23日陆续返还美国。

潜在使用国/过往投标记录

  •  澳大利亚
    • 澳大利亚皇家空军(约75架):1970年代末至1980年代初期澳洲计划采购新型战斗机汰换幻象III战斗机的。在初步评估过程结束后,澳洲选择对F-16C和F/A-18进行详细评估,两者都满足其技术要求。虽然F-16C比F/A-18便宜,但澳大利亚认为F-18在技术上更成熟,在运营部署期间更容易维护,并且可能具有更低的损耗率。因此,澳大利亚政府于1981年10月订购75架F/A-18。
  •  伊朗帝国
    • 伊朗帝国空军(160架~300架):伊朗于1976年订购160架F-16A/B并可选择再增加140 架飞机。由于1979年的伊朗革命取消交付与后续订单交付。[55]其中55架后来交付以色列空军。[56]
  •  阿根廷
    • 阿根廷空军(36架):1999年美国宣布同意出售36架二手F-16A (MLU) (+6架备料) ,然而阿根廷并未采购。
  • 新西兰
    • 新西兰皇家空军(28架):1998年12月新西兰总理珍妮·希普利批准租贷/采购28架F-16A/B block 15(计划取得原计划交付巴基斯坦因禁运而取消的F-16)作为汰换A-4临时替代品。在一项备受争议的举动中,海伦·克拉克领导的工党政府在2000年3月取消计划,理由是新西兰的安全环境,而“空战部队不是优先事项”。
  •  印度
    • 印度空军:洛马希德·马丁曾为了争取印度订单,为印度量身打造F-16IN Super Viper(F-21) 战斗机[57],宣传为“终极最强的第四代战机”。此型F-16将具备超音速巡航的能力,亦即即使不打开引擎的后燃器,仍能超音速飞行。然而该次“中型多用途战机”采购案,F-16并未中选,印度方面最终决定了军购获选者为达梭公司Rafale飙风战机
  •  克罗地亚
  •  菲律宾
    • 菲律宾空军:2021年6月24日美国国防部宣布同意出售10架F-16C Block 70/72与2架F-16D Block 70/72。[59] [60]

单位成本

  • F-16A/B:1460万美元(1992年)
  • F-16C/D:1880万美元(1998年)
  • F-16E/F:2690万美元(2005年)
  • F-16C/D-70:1.21亿美元(2019年)[释注 2]

FMS海外军售途径交付&美军交付代号

计划代号 国别 交付年 型号&数量 备注
Peace A'sama A'safiya  阿曼 2005–2006 (12) 8 F-16C-50 (Adv.), 4 F-16D-50 (Adv.) “A'sama A'safiya” means “Clear Skies”.
Peace A'sama A'safiya II  阿曼 2014 (12) 10 F-16C-50 (Adv.), 2 F-16D-50 (Adv.) “A'sama A'safiya” means “Clear Skies”.
Peace Atlantis I  葡萄牙 1994 (20) 17 F-16A-15OCU, 3 F-16B-15OCU
Peace Atlantis II  葡萄牙 1999 (25) 21 F-16A-15, 4 F-16B-15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5架F-16A做为备料,其余接受中期寿命性能提升(MLU)[来源请求]
Peace Bima-Sena  印尼 1989–1990 (12) 8 F-16A-15OCU, 4 F-16B-15OCU Additional order for 9 aircraft was cancelled.
Peace Bridge I  大韩民国 1986–1992 (40) 30 F-16C-32, 10 F-16D-32
Peace Bridge II  大韩民国 1994–2000 (120) 80 F-16C-52, 40 F-16D-52 授权生产,韩国战斗机项目(KFP). KF-16
Peace Bridge III  大韩民国 2003–2004 (20) 14 F-16C-52+, 6 F-16D-52+ 授权生产,韩国战斗机项目(KFP). KF-16
Peace Carvin I  新加坡 1988 (8) 4 F-16A-15OCU, 4 F-16B-15OCU
Peace Carvin II  新加坡 1998 (18) 8 F-16C-52, 10 F-16D-52
Peace Carvin III  新加坡 2000–2002 (12) 10 F-16C-52, 2 F-16D-52
Peace Carvin IV  新加坡 2003–2004 (20) 20 F-16D-52
Peace Caesar  意大利 2003–2004 (34) 26 F-16A-15ADF, 4 F-16B-15ADF, 4 F-16A/B-5/10 租贷
Peace Crown I  巴林 1990 (12) 8 F-16C-40, 4 F-16D-40
Peace Crown II  巴林 2000 (10) 10 F-16C-40
Peace Delta  委内瑞拉 1982–1984 (24) 18 F-16A-15, 6 F-16B-15
Peace Falcon I  约旦 1997–1998 (16) 12 F-16A-15ADF, 4 F-16B-15ADF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Peace Falcon II  约旦 2003 (17) 12 [7+9?] F-16A-15ADF, 5 [1?] F-16B-15ADF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Peace Fenghuang  中华民国 1997–2001 (150) 120 F-16A-20, 30 F-16B-20
 中华民国 2023–2026 (66) 56 F-16C-70, 10 F-16D-70
Peace Gate I  巴基斯坦 1983 (6) 2 F-16A-15, 4 F-16B-15
Peace Gate II  巴基斯坦 1983–1987 (34) 26 F-16A-15, 8 F-16B-15
Peace Gate III  巴基斯坦 禁运 (11) 6 F-16A-15OCU, 5 F-16B-15OCU
Peace Gate IV  巴基斯坦 禁运 (60) 48 F-16A-15OCU, 12 F-16B-15OCU
Peace Drive I  巴基斯坦 2006–2010 (18) 12 F-16C-52, 6 F-16D-52
Peace Marble I  以色列 1979–1981 (75) 18 F-16A-5, 8 F-16B-5, 40 F-16A-10, 9 F-16A-15 Originally destined for Iran. Cancelled due to revolution.
Peace Marble II  以色列 1986–1988 (75) 51 F-16C-30, 24 F-16D-30
Peace Marble III  以色列 1991–1993 (60) 30 F-16C-40, 30 F-16D-40
Peace Marble IV  以色列 1994 (50) 3 F-16A-1, 2 F-16B-1, 1 F-16A-5, 7 F-16B-5, 32 F-16A-10, 5 F-16B-10
Peace Marble V  以色列 2004–2009 (102) 102 F-16D-52
Peace Naresuan I  泰国 1988 (12) 8 F-16A-15OCU, 4 F-16B-15OCU
Peace Naresuan II  泰国 1990–1991 (6) 6 F-16A-15OCU
Peace Naresuan III  泰国 1995–1996 (18) 12 F-16A-15OCU, 6 F-16B-15OCU
Peace Naresuan IV  泰国 2002–2003 (18) 15 F-16A-15ADF, 1 F-16B-15ADF, 2 F-16A-10OCU
Peace Onyx I  土耳其 1987–1995 (160) 34 F-16C-30, 9 F-16D-30, 102 F-16C-40, 15 F-16D-40
Peace Onyx II  土耳其 1996–1997 (40) 34 F-16C-50, 6 F-16D-50
Peace Onyx III  土耳其 1998–1999 (40) 26 F-16C-50, 14 F-16D-50
Peace Onyx IV  土耳其 2010–2011 (30) 16 F-16C-50+, 14 F-16D-50+
Peace Sky  波兰 2006–2009 (48) 36 F-16C-52, 12 F-16D-52
Peace Vector I  埃及 1982–1985 (42) 34 F-16A-15, 8 F-16B-15
Peace Vector II  埃及 1986–1988 (40) 34 F-16C-32, 6 F-16D-32
Peace Vector III  埃及 1991–1995 (47) 35 F-16C-40, 12 F-16D-40
Peace Vector IV  埃及 1994–1995 (46) 34 F-16C-40, 12 F-16D-40
Peace Vector V  埃及 1999–2000 (21) 21 F-16C-40
Peace Vector VI  埃及 2001–2002 (24) 12 F-16C-40, 12 F-16D-40
Peace Xenia I  希腊 1989–1990 (40) 34 F-16C-30, 6 F-16D-30
Peace Xenia II  希腊 1997–1998 (40) 32 F-16C-50, 8 F-16D-50
Peace Xenia III  希腊 2002–2004 (60) 40 F-16C-52, 20 F-16D-52
Peace Xenia IV  希腊 2009–2010 (30) 20 F-16C-52, 10 F-16D-52

美军直接交付的F-16各型号&批次与使用国

型号&批次 国别 交付时间 产量 备注
F-16A-1  美国 1978–1979 21
F-16A-1  比利时 1979–1980 17
F-16A-1  荷兰 1979–1980 12
F-16A-1  丹麦 1980–1983 3
F-16A-1  挪威 1980 3
F-16A-1  以色列 1994 3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A-5  美国 1979–1980 46
F-16A-5  比利时 1980–1981 8
F-16A-5  荷兰 1980–1981 14
F-16A-5  丹麦 1980–1981 12
F-16A-5  挪威 1980–1981 10
F-16A-5  以色列 1980–1994 19 1架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A-10  美国 1980–1981 188
F-16A-10  以色列 1980–1994 72 32架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A-10  比利时 1981–1982 30
F-16A-10  荷兰 1981–1982 20
F-16A-10  丹麦 1981–1982 15
F-16A-10  挪威 1981–1982 15
F-16A-10  意大利 2003–2004 4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A-10OCU  泰国 2002 2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stored for spares
F-16A-15  以色列 1980–1981 9
F-16A-15  美国 1981–1985 409
F-16A-15  埃及 1982–1985 34
F-16A-15  荷兰 1982–1987 84
F-16A-15  挪威 1982–1984 32
F-16A-15  委内瑞拉 1982–1984 18
F-16A-15  比利时 1983–1985 41
F-16A-15  丹麦 1983–1997 30 6架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A-15  巴基斯坦 1983–1987 28
F-16A-15  美国 1991 1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NASA
F-16A-15  葡萄牙 1999 21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A-15ADF  美国 1989–1992 226 F-16A-15升级版
F-16A-15ADF  约旦 1997–2003 24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A-15ADF  泰国 2002–2003 15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A-15ADF  意大利 2003–2004 26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A-15OCU  荷兰 1987–1992 47
F-16A-15OCU  比利时 1988–1991 40
F-16A-15OCU  新加坡 1988 4
F-16A-15OCU  泰国 1988–1996 26
F-16A-15OCU  印尼 1989–1990 8
F-16A-15OCU  巴基斯坦 禁运 13 交付美国空军和海军
F-16A-15OCU  葡萄牙 1994 17
F-16A-15OCU  美国 2003 5 因巴基斯坦遭禁运而转移
F-16A-15OCU  美国 2003 8 USN,因巴基斯坦遭禁运而转移
F-16A-20  中华民国 1997–2001 120
F-16A-FSD  美国 1976–1978 6 Full-scale development aircraft
F-16 AFTI  美国 1980–2001 1 NASA
F-16B-1  美国 1978–1979 22
F-16B-1  比利时 1979–1980 6
F-16B-1  荷兰 1979–1980 6
F-16B-1  丹麦 1980 2
F-16B-1  挪威 1980 2
F-16B-1  以色列 1994 2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B-5  美国 1979–1980 27
F-16B-5  比利时 1980–1981 4
F-16B-5  荷兰 1980–1981 2
F-16B-5  挪威 1980–1981 2
F-16B-5  丹麦 1981 3
F-16B-5  以色列 1994 15 7架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B-10  美国 1980–1981 25
F-16B-10  比利时 1981–1982 2
F-16B-10  丹麦 1981–1997 4 1架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B-10  荷兰 1981–1982 20
F-16B-10  挪威 1981–1982 3
F-16B-10  以色列 1994 5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B-15  美国 1981–1985 48
F-16B-15  比利时 1982–1983 8
F-16B-15  埃及 1982–1985 8
F-16B-15  荷兰 1982–1987 18
F-16B-15  挪威 1982–1983 5
F-16B-15  委内瑞拉 1982–1984 6
F-16B-15  丹麦 1983 8
F-16B-15  巴基斯坦 1983–1987 12
F-16B-15  葡萄牙 1999 4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B-15ADF  美国 1989–1992 25 F-16B-15升级版
F-16B-15ADF  约旦 1997–2003 9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B-15ADF  泰国 2002 1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B-15ADF  意大利 2003–2004 4 美国空军剩余国防物资
F-16B-15OCU  荷兰 1988–1989 5
F-16B-15OCU  新加坡 1988 4
F-16B-15OCU  泰国 1988–1995 10
F-16B-15OCU  比利时 1989–1990 4
F-16B-15OCU  印尼 1989–1990 4
F-16B-15OCU  挪威 1989 2
F-16B-15OCU  巴基斯坦 禁运 15 交付美国空军和海军
F-16B-15OCU  挪威 1994 3
F-16B-15OCU  美国 2003 9 因巴基斯坦遭禁运而转移
F-16B-15OCU  美国 2003 6 USN,因巴基斯坦遭禁运而转移
F-16B-20  中华民国 1997–2001 30
F-16B-FSD  美国 1977–1978 2 Full-scale development aircraft
F-16C-25  美国 1984–1986 209
F-16C-30  美国 1986–1989 359
F-16C-30  以色列 1986–1987 51
F-16C-30  土耳其 1987–1990 34
F-16C-30  希腊 1989–1990 34
F-16C-32  埃及 1986–1988 34
F-16C-32  大韩民国 1986–1992 30
F-16C-32  美国 1987–1989 57
F-16C-40  美国 1988–1992 232
F-16C-40  巴林 1990–2000 18
F-16C-40  土耳其 1990–1995 102
F-16C-40  埃及 1991–2002 102
F-16C-40  以色列 1991–1993 30
F-16C-42  美国 1989–1992 152
F-16C-50  美国 1991–2004 186
F-16C-50  土耳其 1996–1999 50
F-16C-50  希腊 1997–1998 32
F-16C-50  阿曼 2005–2006 8
F-16C-50  智利 2006 6
F-16C-52  美国 1992–1996 41
F-16C-52  大韩民国 1994–2004 94 韩国战斗机项目,授权生产
F-16C-52  新加坡 1998–2002 26
F-16C-52  希腊 2002–2004 40
F-16C-52  波兰 2006–2009 36
F-16C-52  希腊 2009–2010 20 On order
F-16C-70  中华民国 2023–2026 56
F-16D-25  美国 1984–1986 35
F-16D-30  美国 1986–1989 48
F-16D-30  以色列 1987–1988 24
F-16D-30  土耳其 1987–1989 9
F-16D-30  希腊 1997–1998 8
F-16D-32  埃及 1986–1987 6
F-16D-32  大韩民国 1986–1992 10
F-16D-32  美国 1987–1989 5
F-16D-40  美国 1989–1992 34
F-16D-40  巴林 1990 4
F-16D-40  土耳其 1990–1994 15
F-16D-40  埃及 1991–2002 36
F-16D-40  以色列 1991–1993 30
F-16D-42  美国 1989–1992 54
F-16D-50  美国 1992–1994 28
F-16D-50  土耳其 1996–1999 20
F-16D-50  希腊 1997–1998 32
F-16D-50  阿曼 2005–2006 4
F-16D-50  智利 2006 4
F-16D-52  美国 1992–1994 12
F-16D-52  大韩民国 1994–2004 46 Korean Fighter Program, 授权生产
F-16D-52  新加坡 1998–2004 36
F-16D-52  巴基斯坦 2010 18
F-16D-52  希腊 2002–2004 20
F-16D-52  以色列 2004–2009 102
F-16D-52  波兰 2006–2009 12
F-16D-52  希腊 2009–2010 10 On order
F-16D-70  中华民国 2023–2026 10
F-16E-60  阿联酋 2004–2006 55
F-16F-60  阿联酋 2003–2006 25
F-16N-30  美国 1987–1988 22 USN
F-16XL/A  美国 1998–1999 1 NASA
F-16XL/B  美国 1998–1999 1 NASA
TF-16N-30  美国 1987–1988 4 USN
YF-16A  美国 1974 2 原形机

事故

雷鸟表演队坠机前弹射一刻
雷鸟表演队坠机前弹射一刻

1979年至2020年F-16共发生超过700起的机身全毁事故,目前战机总失事率约14.14%()。

中华民国空军F-16失事率约6%()低于总失事率[61][62][63]。F-16 总体的年化(1979-2020)总失事率0.36%,中华民国空军的年化(2000-2020)失事率0.26%(),低于总体平均[64]

中华民国空军与F-16

中华民国空军F-16B战斗机挂载AIM-7M导弹和AIM-9M导弹
中华民国空军F-16B战斗机挂载AIM-7M导弹和AIM-9M导弹
中华民国空军F16战斗机
中华民国空军F16战斗机

中华民国空军使用美国系统的飞机许多年,自1970年代F-16进入美国空军服役之后,在每年的美华军售会议上,皆出现向美国要求采购F-16战机的提案。在卡特政府执政时期提出的F-16/79计划针对的潜在使用者之一就是中华民国,但因《817公报》的限制,美国多次否决F-16的出售许可。

采购 F-16A/B Block 20

1980年代后期,当时中华民国空军F-104型战机因为接近寿命终期,妥善率偏低,除了严重影响空防任务之外,也造成多起坠机意外和飞行员的折损。1989年5月,时任参谋总长郝柏村上将访问法国之后,达梭公司同意出售幻象2000-5型战斗机60架,中华民国空军方面并且保留后续60架战机的采购选择权,一般相信,这个出售案给予美国政府某种程度的冲击。1992年前美国总统老布什在寻求连任的过程当中突然宣布同意出售中华民国空军150架F-16战机,包括120架F-16A型与30架F-16B型,总金额达到60亿美金。这个采购计划命名为“和平凤凰计划”。

虽然当时通用动力公司在德州的生产线已经是以F-16C/D型为主,而且这也是中华民国空军的首选,然而通过批准出售的是以批次15OCU的后期型的机身为基础,搭配当时欧洲四国正在进行中的中期寿命升级(MLU)计划的航电设备,以及普惠公司的F100-PW-220型引擎,成为新的批次20的F-16战机。

2000年代,陈水扁政府为了使国军取代服役三十余年的F-5战斗机,多次向美方争取购入F-16C/D型以提升国军战力,但美国基于北朝鲜问题与反恐议题需要中国支持与中国广大经贸市场以及诸多原因而延迟军售F-16C/D型给台湾。

2011年9月22日,美国政府同意马英九政府对中华民国军售案,全面提升F-16A/B型 Block 20战机性能;包括换装主动电子扫描阵列雷达、联合头盔瞄准系统、AIM-9X响尾蛇空对空导弹、AN/ALQ-213电子战管理系统、联合直接攻击弹药、Have Glass II 电磁波吸附匿踪涂层,以及计划研究换装F100-PW-229 EEP型引擎,但之后决定沿用原有的引擎而未更换。而美国部分参议员与众议员则希望奥巴马当局批准F-16C/D型对台军售案,一方面可以满足中华民国的要求,二方面可以让即将关闭的F-16战机生产线延长一段时间,解决美国严重的失业率;后来就美国官方的说法,美方并未排除日后售台F-16C/D型的可能性,当前先将国军F-16A/B型战机增强某种程度的战力,尽量达到平衡解放军威胁的程度。

2012年10月,洛马公司赢得美国政府价值18.5亿美元的合约升级145架F-16A/B block 20型战机升级航电系统(即日后的F-16V)。洛马公司称升级包括安装主动电子扫描阵列雷达、嵌入式全球定位系统、升级电子战和其他航电系统[65]。在雷达来源部分,中华民国空军决定交由洛马选择与美军同样的雷达款式;2013年8月1日,洛克希德马丁宣布由诺斯洛普·格鲁门AN/APG-83雷达(Scalable Agile Beam Radar,缩写SABR,可变敏捷波束雷达[66])赢得竞标[67]。升级工程除了前2架在美国实施外,大部分改装业务由汉翔工业在台湾进行,预定2016年至2023年完成升级作业并交付予中华民国空军[68][69]

2021年5月14日,中华民国空军在美国路克空军基地进行受训的F-16A/B战机,陆续飞回台湾构改升级为F-16V,中华民国空军将派同数量,完成升级的F16V战机赴美国“补位”,确保训练不间断 [70]

采购 F-16C/D Block 70

2018年因应汰换F-5 E/F战机和加强台湾东部防务[71],传出有意向美国订购66~74架(计划一并补充坠毁的8架F-16 A/B Block 20战机)新造F-16C/D Block70,之后确认新购的66架F-16为具有保型油箱、IRST并采用通用电气航空F110涡轮扇引擎的F-16C/D Block 70[72]

中华民国国防部于2019年2月27日正式向美国提交发价申请书(LOR,Letter of Request),提出增购66架F-16V战机的需求[73],但中华民国国防部在3月7日的记者会中否认记载明确机型[74][75]

2019年8月18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批准军售台湾66架F-16V战机价值80亿美元(约2507亿新台币),待美国国务院审核通知国会[76]

2019年8月21日,美国国防部负责军售业务的国防安全合作局(DSCA)正式公告,国务院已经批准对台湾出售66架F-16C/D Block 70战机,以及相关设备和支援,估计费用为80亿美元(约新台币2507亿元),且行政部门已经正式通知国会[77]

2019年10月24日,立法院的党团协商就“新式战机采购特别条例草案”等案进行协商,国防部长严德发于会中表示,目前已收到发价书草案,会按照特别预算案规范行事,按照期程将在2023年至2026年获得66架战机[78]

2019年10月29日,立法院院会三读通过“新式战机采购特别条例”,编列上限2500亿元[79]

2019年10月30日,中华民国空军司令部表示,台湾各界对采购F-16V战机的价格一直存在疑虑,甚认为单价可能比F-35的价格还要贵的论述指出:新造F-16C/D Block 70的单机价约为1亿2100万美金,而相关国家购买F-35的单机价格均为美金1.5亿以上[80]

2019年10月31日,行政院通过2467亿F-16C/D Block 70战机采购特别预算[81]

2019年11月22日,立法院院会三读通过“中央政府新式战机采购特别预算案”,编列新台币2472亿3883万元特别预算,向美国采购66架F-16C/D Block 70型战机[82][83]

F-16相关资料

F-16引擎喷口
F-16引擎喷口
于伊拉克上空飞行的F-16使用空战武装挂载
于伊拉克上空飞行的F-16使用空战武装挂载

飞机外型与引擎

  • 乘员: 1 (A/C/E), 2 (B/D/F)
  • 长度: 47 呎 8 吋(15.02 米)
  • 翼展: 31 呎(9.45 米)
  • 高度: 16 呎 8 吋(5.09 米)
  • 翼面积: 300 平方呎(27.87 平方米)
  • 空重: 18,900 磅(8,573 千克)
  • 一般起飞重量: 26,500 磅(12,020 千克)
  • 最大起飞重量: 42,300 磅(19,187 千克)
  • 引擎:
    • F-16A/B:
      • 批次 1/5/10/15: 普惠 F100-PW-200涡轮扇引擎,军用推力14,670磅(64.9 kN),最大推力23,830磅(106.0 kN)
      • 批次 15OCU/20: 普惠 F100-PW-220涡轮扇引擎,军用推力14,590磅(64.9 kN),最大推力23,770磅(105.7 kN)
    • F-16C/D:
      • 批次 25/32/42: 普惠 F100-PW-220E涡轮扇引擎,军用推力14,590磅(64.9 kN),最大推力23,770磅(105.7 kN)
      • 批次 30/40: 通用电气 F110-GE-100涡轮扇引擎,军用推力17,155磅(76.3 kN),最大推力28,984磅(128.9 kN)
      • 批次 50/70: 通用电气 F110-GE-129涡轮扇引擎,军用推力17,155磅(76.3 kN),最大推力29,588磅(131.5 kN)
      • 批次 52/72: 普惠 F100-PW-229涡轮扇引擎,军用推力17,000磅(75.6 kN),最大推力29,160磅(129.6 kN)   
    • F-16E/F:
      • 批次 60:通用电气 F110-GE-132涡轮扇引擎,军用推力19,000磅(84.5 kN),最大推力32,500磅(144.6 kN)

飞行性能

  • 最大速度: 1,560 哩/时(2,511 公里/时)(2.05马赫)
  • 作战半径: 562.5 哩(900 公里)
  • 最大升限: 50,000 呎(15,240 米)
  • 爬升率: 50,000 呎/分(15,240 米/分)
  • 翼负荷: 53磅/平方呎(260千克/平方米)
  • 推重比 0.91:1

武器装备

相关内容

直系机种

相似可比较的机种

其他

备注

  1. ^ 美国称为F-16N,因结构裂缝因素服役期颇短
  2. ^ 注:2019年售中华民国空军价格,DSCA公告总采购项目价格80亿美元,包含66架机体、引擎、航电、各式弹药及相关后勤等

参考文献

  1. ^ How the F-16 fighter jet put Fort Worth on the aerospace map. star-telegram.com. [24 November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29). 
  2. ^ 2.0 2.1 2.2 Taiwan secures bargain price for F-16Vs". [2020-12-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3). 
  3. ^ F-16 Fact Sheet, US Air Force, October 2007.
  4. ^ https://www.sanmin.com.tw/Product/Index/006402224
  5. ^ How the F-16 fighter jet put Fort Worth on the aerospace map. star-telegram.com. [24 November 2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24). 
  6. ^ Lockheed Martin Awarded Contract to Build F-16 Block 70 Aircraft for Bahrain. [28 June 2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29). 
  7. ^ 军武“最成功轻型战机生产线搬家F-16V订单超过200架2019年4月26日
  8. ^ 存档副本. [2020-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3-26). 
  9. ^ 存档副本. [2020-05-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01). 
  10. ^ F-16 Fighting Falcon, F16, or Viper?. [2007-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0-13). 
  11. ^ 央視官方頻道-敘利亞戰況. [2018-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11). 
  12. ^ 当年金门空战8:0大胜共军 国军响尾蛇导弹再进化!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联合报,记者程嘉文,2020-01-21
  13. ^ Aircraft. Global security. [2015-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24) (英语).  |contribution=被忽略 (帮助)
  14. ^ Singapore: Lockheed Unveils F-16 Viper Variant. Defense news. 16 February 2012 [8 August 2013] (英语). .
  15. ^ MEHTA, AARON. Lockheed: F-16V Passes Radar Integration Milestone. www.defensenews.com (Gannett). 21 August 2014 [21 August 2014]. 
  16. ^ Reed Business Information Limited. Singapore: Lockheed Martin announces F-16V development.. [2014-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22) (英语). 
  17. ^ F-16V Takes Flight. 洛克希德马丁. 2015-10-21 [2015-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15) (英语). 
  18. ^ ROCAF F-16V Viper upgrade. 2015-10-16 [2015-1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0-28) (英语). 
  19. ^ F-16V符作戰需求 我已捨棄過渡機種. [2017-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9-27). 
  20. ^ 20.0 20.1 【預計2027交付】批准投入15億美元 希臘確升級84架F-16戰機為V型. [2017-09-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2-30). 
  21. ^ 自由共和國》費學禮/新型F-16戰機 將成為台海安全決定性戰力. 自由时报. 2019-04-15 [2019-04-15]. 
  22. ^ 升級F-16V在歐洲有極大銷售潛力 中華民國等著收權利金. 自由时报. 2019-06-22 [2019-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2). 
  23. ^ 軍武》F-16V戰機首筆研發回饋金 台灣今年可拿到. 风传媒. 2019-02-15 [2019-08-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2). 
  24. ^ 軍情動態》烏克蘭機隊落伍盼轉型 洛馬展示F-16V引興趣. 自由时报. 2021-06-18 [2019-06-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18). 
  25. ^ 軍情動態》強化抗中戰力 美政府宣佈出售菲國12架F-16及兩款飛彈. 自由时报. 2021-06-25 [2021-06-25]. 
  26. ^ In exclusive deal, India to get ‘most advanced’ F-16 fighter jets by 2019-20. The Hindu. 11 July 2016 [11 July 2016]. 
  27. ^ India Lockheed Martin. lockheedmartin.com. [6 August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14). 
  28. ^ 超級F-16戰敗 印度可望買法製飆風. 中时. 2019-05-02 [2019-05-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29. ^ 為印度設計專屬F-21 洛馬:性能勝過F-16V. 中央社. 2019-05-14 [2019-05-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5). 
  30. ^ 若搶下114架5千億訂單 洛馬保證:新型F-21戰機將「專屬於印度」. 上报. 2019-05-14 [2019-08-22]. 
  31. ^ US outraged with India for neglecting American F-21s for Russian Jets. EurAsian Times. 2020-07-12 [2020-08-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31). 
  32. ^ Empty F-16 jet tested by Boeing and US Air Force. [2014-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17). 
  33. ^ 记者黄圣庭. 全球前十大服役戰鬥機數量 F-16奪冠、殲-7入榜 (新闻稿). ETtoday新闻云 > 军武. 2021-02-10 [2021-02-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2) (中文(台湾)). 
  34. ^ Air Forces Monthly, December 2007 issue, p. 43-44.
  35. ^ U.S. Air ForceNov 17, 2020 About an hour read. [2020-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12). 
  36. ^ F-16 Users: US Navy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F-16.net. Retrieved: 10 March 2008.
  37. ^ 当年金门空战8:0大胜共军 国军响尾蛇导弹再进化!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联合报,记者程嘉文,2020-01-21
  38. ^ 空军拟采购F-16V 同步升级现有144架F-16A/B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中央社,2019年3月6日
  39. ^ Taipei Economic and Cultural Representative Office in the United States (TECRO) – F-16C/D Block 70 Aircraft and Related Equipment and Support. Defense Security Cooperation Agency. [2019-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6). 
  40. ^ 新F-16V將落腳台東 訓練聯隊轉為戰機聯隊. 自由时报. 2019-10-29 [2021-07-25]. 
  41. ^ Lockheed Martin Awarded $1.2 Billion to Upgrade the South Korean F-16 Falcons. defense update. [2016-10-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20). 
  42. ^ Republic of Korea - F-16 Block 32 Aircraft Upgrades. DSCA. [2009-05-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11-08). 
  43. ^ US to upgrade F-16 Block 32 aircraft and equipment for Korea. AIR Force technology. [2020-03-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4-02). 
  44. ^ 希臘空軍投入近10億美元 將麾下84架F-16 C/D升級為F-16V型. 上报. [2018-1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23). 
  45. ^ Morocco – F-16 Block 72 New Purchase. Defense Security Cooperation Agency. 2019年3月 [2019年6月24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5月31日) (英语). 
  46. ^ Romadhoni, Anggi. TNI AU borong dua Skadron F-16 Viper 2020-2024. 29 October 2019 [2 January 20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3).  已忽略未知参数|lang=(建议使用|language=) (帮助)
  47. ^ 【2中隊規模】預計2020元旦提交需求 印尼空軍確將增購F-16C/D Block 70/72戰機. 上报. [2019-1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1). 
  48. ^ 強化空防 印尼擬購美F-16 Block72. 青年日报社. [2019-11-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1). 
  49. ^ 49.0 49.1 49.2 【替換老舊米格21】投入3.33億歐元 羅馬尼亞再向葡萄牙購買5架二手F-16戰機. 上报. 2019年12月15日 [2019年12月16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12月16日) (中文).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替换老旧米格21”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50. ^ Donald, David. Romania Finally Settles On Portuguese F-16s. 国际航空新闻(AIN Online). 2013-10-18 [2016-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6) (英语). 
  51. ^ Jaroslaw, Adamowski. Romania To Acquire F-16s From NATO Member States. Defense News. 2016-02-23 [2016-07-05] (英语). 
  52. ^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auto1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53. ^ 生产总价近8亿美元 五角大楼批准斯洛伐克14架F-16V战机合约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19年8月1日
  54. ^ 保加利亞啟動8架F-16V戰機採購談判 力求總價不超過9.2億歐元. 记者 李靖棠 上报. 2019年5月8日 [2019年5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6月3日). 
  55. ^ 1979 - 0747 - Flight Archive. flightglobal.com. [25 March 20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09). 
  56. ^ Imperial Iranian Air Force F-16s, f-16.net. [2019-02-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06). 
  57. ^ 郑继文. 美國終極版F-16IN──超級蝮蛇戰機. 青年日报. 2009-10-12 [2016-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4-04). 
  58. ^ Jaroslaw, Adamowski. Croatia Eyes New Fighter Jets To Replace MiG-21s. Defense News. 2015-04-10 [2016-07-05] (英语). 
  59. ^ THE PHILIPPINES – F-16 BLOCK 70/72 AIRCRAFT. Defense Security Cooperation Agency. [2021-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4). 
  60. ^ 美同意軍售戰機和飛彈 菲律賓首獲F-16s. 中央社. 2021-06-25 [2021-06-25]. 
  61. ^ ASN Aviation Safety Database results. [2017-07-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9). 
  62. ^ F-16 Accidents & Mishaps for the Republic of China Air Force. [2018年6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6月12日). 
  63. ^ 尤聪光、程嘉文. F-16戰機22年來9起事故 盤點失事地點、搜救與傷亡情況. 台湾: 联合报、联合新闻网. 2020-11-18 [2020-1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19) (中文(台湾)). 
  64. ^ F-16 Fleet Reports Air force yearly F-16 attrition rate. [2018年6月7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年6月10日). 
  65. ^ F-16 Block20戰鬥機主動電子掃描陣列雷達. AirForceWorld.com. [5 Oct 20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66. ^ SABR大幅提升F-16原配備的雷達系統性能. 诺斯洛普·格鲁门. [2015-10-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1-29). 
  67. ^ Majumdar, Dave. Northrop Grumman’s SABR wins USAF F-16 AESA upgrade bid. Flightglobal.com. 2013-08-01 [2019-04-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4). 
  68. ^ Toh, Mavis. AIDC, Lockheed iron out details of Taiwan F-16 upgrade. Flightglobal.com. 2013-08-20 [2019-04-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4). 
  69. ^ F-16V升級進度落後25% 空軍:2023年完成有信心. Flightglobal.com. 2020-03-19 [2019-04-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7-13). 
  70. ^ 空中加油逾10次 6架F-16自美返台. 自由时报. 2020-05-14 [2021-04-10]. 
  71. ^ 放棄F-35 我擬對美採購66架F-16V新戰機. 2018-11-27 [2018-1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4). 
  72. ^ 國軍增購F-16V 嚴德發:支持濱海決勝灘岸殲敵. 2018-11-29 [2018-12-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4). 
  73. ^ 我提案增購F-16V 梅復興:10月前就會通告美國會. [2019-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06). 
  74. ^ 新聞稿. [2019-03-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02). 
  75. ^ 國防部駁斥 向美採購戰機與蔡總統出訪無關. [2019-03-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07). 
  76. ^ 美售台F-16 川普:我已批准了. 中央社. 2019-08-20 [2021-07-24]. 
  77. ^ 美國務院正式宣布!批准軍售台灣66架F-16戰機. 2019-08-21 06:31 [2019-08-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21). 
  78. ^ F-16V軍購案重大進展! 國防部證實已收到發價書草案. 2019-10-24 [2019-10-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4). 
  79. ^ 立院三讀通過《新式戰機採購特別條例》 編列2500億. 2019-10-29 09:55. 
  80. ^ 軍機採購 空軍:F16V單機價1.21億美金 F35要1.5億美金以上. 2019-10-30 09:48 [2019-10-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31). 
  81. ^ 行政院通過2467億F-16V戰機採購特別預算. 2019-10-31 16:45 [2019-10-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31). 
  82. ^ F-16V 特別預算完成三讀 綠委:向國際傳達保衛人民決心. 2019-11-22 13:23 [2019-1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27). 
  83. ^ F-16V 戰機採購特別預算 立法院火速三讀通過. 2019-11-22 [2019-11-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27). 

外部链接

{{bottomLinkPreText}} {{bottomLinkText}}
F-16战隼战斗机
Listen to this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