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立陶宛.

立陶宛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立陶宛共和国
Lietuvos Respublika立陶宛语
立陶宛国徽
国徽
国歌:Tautiška giesmė
《立陶宛,我的祖国》
立陶宛的位置(深绿色) – 欧洲(绿色及深灰色) – 欧洲联盟(绿色)  —  [图例放大]
立陶宛的位置(深绿色

– 欧洲绿色及深灰色
– 欧洲联盟绿色)  —  [图例放大]

首都
及最大城市
维尔纽斯
54°41′N 25°19′E / 54.683°N 25.317°E / 54.683; 25.317
官方语言立陶宛文[1]
地方语言
族群(2019[2]
宗教(2016[3]
政府单一制半总统制共和国[4][5]
• 总统
吉塔纳斯·瑙塞达
• 总理
因格丽达·希莫尼特
• 议会议长
维多利亚·希米利特
立法机构议会
历史
• 立陶宛王国建立
1236年
1386年
1569年7月1日
1795年10月
1918年2月16日
1920年7月12日
1940年6月-1991年
1990年3月11日
• 加入欧洲联盟
2004年5月1日
面积
• 总计
65,300平方公里(第121位
• 水域率
1.35%
人口
• 2020年估计
2,794,329[6]第140位
• 密度
43/平方公里(第173位
GDPPPP2022年估计
• 总计
1,296.58亿美元[7]第83位
• 人均
46,479美元[7]第36位
GDP(国际汇率)2022年估计
• 总计
697.82亿美元[7]第80位
• 人均
25,015美元[7]第40位
基尼系数 0.369[8](2018年)
人类发展指数 0.882[9](2019年)
极高 · 第34位
货币欧罗EUR
时区UTC+2欧洲东部时间
UTC+3欧洲东部夏令时间
日期格式yyyy-mm-dd(公元
行驶方位靠右行驶
电话区号+370
ISO 3166码LT
互联网顶级域.lta
  1. 同时使用欧盟的.eu域名

立陶宛共和国立陶宛语Lietuvos Respublika),通称立陶宛Lietuva; [ˈlʲɛtʲʊvaː]),位于欧洲东北部[10],是波罗的海三国之一,首都与最大城市为维尔纽斯,另外还有考纳斯克莱佩达等城市。立陶宛全国人口约280万,面积约6.5万平方公里,北接拉脱维亚、东南接白俄罗斯、南接波兰、西南接俄罗斯加里宁格勒州,西滨波罗的海

波罗的海东南岸自古为许多支波罗的人部落居住地,1230年代明道加斯渐吞并其他公爵、王公的领土,统一了立陶宛全境并皈依天主教,于1253年接受教宗依诺增爵四世加冕,建立立陶宛王国,1263年明道加斯被刺杀后立陶宛恢复成多神信仰的立陶宛大公国,14世纪时为欧洲最大的国家,领土范围包括今立陶宛、白俄罗斯、乌克兰、波兰和俄罗斯的一部分[11]。1569年立陶宛与波兰确立卢布林联合,共组波兰-立陶宛联邦,18世纪晚期波兰被列强瓜分,联邦瓦解,立陶宛土地大部分被俄罗斯帝国并吞。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立陶宛共和国在1918年2月16日签署立陶宛独立法案宣布独立,但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先后被苏联纳粹德国占领,1944年德国败退后再次被苏联占领英语Soviet occupation of the Baltic states (1944),立陶宛公民以游击队对抗苏联,一直持续至1950年代。1989年立陶宛与拉脱维亚、爱沙尼亚三国公民以波罗的海之路人链示威,抗议苏联占领波罗的海三国。1990年3月11日(苏联解体前一年)立陶宛通过复国法案,成为第一个自苏联独立的加盟共和国[12]

立陶宛是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欧洲联盟欧洲委员会北欧理事会联合国波罗的海国家理事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北欧投资银行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申根公约欧元区等国际机构组织的成员国,立陶宛属于高收入经济体并为高人类发展指数国家。

名称

奎德林堡编年史中首次出现立陶宛一名
奎德林堡编年史中首次出现立陶宛一名

已知“立陶宛”(Lietuva)之名最早的纪录出自《奎德林堡编年史》中1009年3月关于传教士奎尔富特的圣布鲁诺英语Bruno of Querfurt的一则故事[13],其中提到了Lietuva的拉丁化名Litua[14]。此名称的来源有两种说法,一说指波罗的海地区的许多族群名均来自水文名英语HydronymLietuva一名即为来自克尔纳韦附近的利耶塔瓦河英语Lietava (Neris)[15],有观点认为这条河流很小,较不可能是立陶宛的名称来源,但这种命名方式在历史上有先例[16];另一说指此名来自当时组成立陶宛社会、臣服于统治者的军事组织烈提司英语Leičiai(Leičiai)[17],14至16世纪的历史文献仍有用Leičiai称呼立陶宛人者,与立陶宛语相近的拉脱维亚语至今在诗作中或描述历史时也会使用这个词称呼立陶宛人[18][19]

历史

古典时期琥珀(英语:Baltic Amber)为波罗的海地区的重要货物,波罗的人会透过琥珀之路将送往罗马帝国
古典时期琥珀英语Baltic Amber为波罗的海地区的重要货物,波罗的人会透过琥珀之路将送往罗马帝国
立陶宛的领土变迁示意图
立陶宛的领土变迁示意图

早期历史

末次冰期后(约公元前10万年前)立陶宛一带出现了昆达文化英语Kunda culture尼曼文化英语Neman culture纳尔瓦文化中石器-新石器时代文化[20],居民以游猎维生,尚未形成定居点。公元前8000年左右因气候变暖,当地森林渐茂,人群也渐趋定居生活,但直至公元前3000年左右当地才有农业出现,并开始有手工艺制作与贸易,印欧人英语Indo-European migrations也约于此时期来到立陶宛,和当地人混血产生了多支波罗的人部落[21]

波罗的人部落与罗马帝国有一些商业往来,透过琥珀之路琥珀运往罗马,但受罗马的文化与政治影响不大[22],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在《日耳曼尼亚志》提到了埃斯蒂人,可能即为波罗的海东南岸的一支波罗的人。波罗的人中居住地较靠西的部落与外地的接触较早,公元2世纪托勒密已经知道加林迪亚人英语Galindians约特维恩格人英语Yotvingians中世纪前期的文献也有提到古普鲁士人库洛尼亚人英语Curonians瑟米加里亚人英语Semigallians[23]

立陶宛语被认为是印欧语系中相当存古英语Linguistic conservatism的一种语言,约于7世纪时和拉脱维亚语分家[24]。立陶宛传统的多神信仰与习俗保留了很长的时间,当地传统会在统治者死后将其火化,文献中可见中世纪的立陶宛大公阿尔吉尔达斯科斯图提斯死后火化仪式的记载[25]

立陶宛大公的住所特拉凯城堡
立陶宛大公的住所特拉凯城堡

立陶宛大公国

9世纪至11世纪海岸的波罗的人常受维京人侵扰[26],当地王公向基辅罗斯进贡。12世纪中叶立陶宛人开始侵略鲁塞尼亚人的领地,12世纪末已有稳定且有组织的军事力量,用于对外劫掠财宝与奴隶,1183年立陶宛人袭击了今波拉次克普斯科夫,甚至距离更远的诺夫哥罗德共和国也是其侵略范围[27],这些军事行动也带动立陶宛社会的转型,逐渐形成国家的雏形,并发展成立陶宛大公国[28] ,1219年21位立陶宛公爵加里西亚-沃里尼亚王国签署和平条约,为波罗的部落联合最早的证据[29][30]

当时立陶宛为立窝尼亚十字军入侵,1236年9月22日苏勒战役中首位立陶宛大公明道加斯手下将领击败了宝剑骑士团[31],引发原本已被骑士团征服的库洛尼亚人、瑟米加里亚人与瑟罗尼亚人起义,重挫骑士团在道加瓦河左岸的战果[32],2000年立陶宛与拉脱维亚议会因此决定将9月22日订为波罗的团结日[33]。1251年明道加斯皈依罗马天主教,于1253年接受教宗依诺增爵四世加冕为国王,建立立陶宛王国[34]。1263年明道加斯被暗杀后立陶宛恢复传统的多神信仰,在立陶宛十字军战役中为条顿骑士团立窝尼亚骑士团征讨,皮尔奈围城战英语Pilėnai即为其中著名的战役,此时期立陶宛仍持续向东扩张,占领数个原属基辅罗斯的公国[35]

据传说记载,14世纪初期的立陶宛大公格迪米纳斯有一次在维尔尼亚河附近狩猎后在当地过夜,梦见一只站在山丘上的大只铁狼大声嚎叫,祭司利兹代卡立陶宛语Lizdeika认为铁狼象征城堡,格迪米纳斯遂遵神意建城,以维尔尼亚河之名将其取名为维尔纽斯城并以其为都,即今立陶宛的首都[36]。1362年或1363年立陶宛大公阿尔吉尔达斯蓝水之战英语Battle of Blue Waters中大败金帐汗国[37],占领基辅波多里亚乌克兰原野[38],东面与莫斯科大公国接壤[39],14世纪末的立陶宛大公国为全欧洲面积最大的国家,领土范围包括今立陶宛、白俄罗斯、乌克兰以及波兰和俄罗斯的一部分[11][40],因地缘关系其文化与宗教均多元,官方文件除拉丁文也使用Chancery Slavonic(书面的罗塞尼亚语[41]

1514年的奥尔沙战役(英语:Battle of Orsha)中波兰与立陶宛联军击败莫斯科大公国
1514年的奥尔沙战役英语Battle of Orsha中波兰与立陶宛联军击败莫斯科大公国

1386年波兰公主雅德维加与立陶宛大公约盖拉成婚,两国组成共主邦联,约盖拉统治期间立陶宛逐渐基督教化,为欧洲最晚接受基督教的地区之一,其北边地区于12世纪末即被数个骑士团征服而信仰基督教,立陶宛因当时击败了宝剑骑士团,迟至14世纪末才接受基督教[42][43]。约盖拉死后,维陶塔斯在内战中胜出,于1392年成为立陶宛公爵,他治下的立陶宛国势达到顶峰,开始中央集权,1399年维陶塔斯与脱脱迷失的联军在沃尔斯克拉河战役英语Battle of the Vorskla败于金帐汗国,不过1410年波兰与立陶宛联军在格伦瓦德之战击败条顿骑士团,此战为中世纪欧洲最大的战役之一[44][45][46],1429年维陶塔斯获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西吉斯蒙德封为国王,但运送王冠的使节在波兰被截住而耽搁,维陶塔斯于隔年皇冠送抵的前几天逝世[47]。维陶塔斯逝世后立陶宛贵族一度试图脱离与波兰的联盟,但15世纪末被迫重新与其结盟对抗兴起的莫斯科大公国,先后爆发莫斯科-立陶宛战争立窝尼亚战争,前者持续至16世纪初,据《莫斯科公国札记英语Notes on Muscovite Affairs》记载,1514年的奥尔沙战役英语Battle of Orsha中波兰与立陶宛联军以寡击众击败了莫斯科大公国,并抓获其将领[48]立窝尼亚战争则于1558年爆发,于1583年以波兰与立陶宛(当时已组成波兰立陶宛联邦)的胜利告终,签署的亚姆—扎波利斯克停战协定英语Truce of Yam-Zapolsky中联邦获得立窝尼亚波拉次克韦利日,波兰立陶宛军队则退出大卢基普斯科夫等俄国领土[49]

波兰立陶宛联邦

1600年的维尔纽斯,编号6为立陶宛大公宫
1600年的维尔纽斯,编号6为立陶宛大公宫

1569年,立陶宛与波兰缔结卢布林联合,成立波兰立陶宛联邦,立陶宛保有自己的军队、货币与法律(立陶宛大公国法规英语Statutes of Lithuania[50],此时期波兰文化对立陶宛的政治、语言、文化与国族意识等都产生了重大影响英语Polonization。联邦初期国力强盛,在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影响下文化、艺术与教育勃兴,并对外与沙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瑞典帝国征战,在俄罗斯混乱时期进攻俄罗斯,甚至在1610年至1612年间占领莫斯科[51]

十七世纪中叶联邦国力衰退[52],再次与沙俄爆发大规模冲突,1655年维尔纽斯之战英语Battle of Vilnius (1655)中联邦败于沙俄,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被沙俄占领,为历史上该城首次被外国军队攻占[53],俄军在城中大肆抢掠破坏,直至1661年联邦才收复维尔纽斯,立陶宛许多文物与国家档案Lithuanian Metrica英语Lithuanian Metrica均在战争中佚失。同时期的第二次北方战争中联邦全境一度被瑞典军队攻占,经济受到严重破坏,是为波立联邦的“大洪水时代”。不久后联邦国力未能恢复前又爆发了大北方战争,同时爆发瘟疫英语Great Northern War plague outbreak饥荒英语Great Frost of 1709,联邦失去了近40%人口[54]

1791年,联邦的四年议会通过五三宪法,为世界第二部成文宪法[55],试图改革贵族民主制的缺陷,向君主立宪制转型[56][57],主张贵族与城镇居民权利均等,将农民置于政府的保护之下以减轻虐用农奴的情形[58][59]。最终波立联邦仍在1772年、1793年和1795年为俄罗斯、普鲁士奥地利三次瓜分后灭亡。立陶宛大公国的领土大多被俄罗斯帝国吞并[60][61][62]

俄罗斯帝国

有“立陶宛的圣女贞德”之称的艾米利亚·普莱特领导1830年至1831年的十一月起义
有“立陶宛的圣女贞德”之称的艾米利亚·普莱特领导1830年至1831年的十一月起义

1831年1863年波兰与立陶宛地区两次起义对抗沙俄统治均告失败,沙俄则推行俄罗斯化政策,1840年废除立陶宛大公国法规,1865年起禁止立陶宛语出版品,此外还关闭数个文教机构与天主教堂,但因有许多人走私立陶宛语书籍英语Lithuanian book smugglers,以及在家庭内部秘密推行立陶宛文化教育,俄罗斯化的效果不彰[63]西蒙纳斯·道坎塔斯英语Simonas Daukantas等人推动立陶宛民族复兴英语Lithuanian National Revival,试图脱离俄罗斯与波兰的影响,从波立联邦以前的古代立陶宛历史、语言与文化逐步建构立陶宛独立的民族意识[64]

1877年-1878年年俄土战争后沙俄与德国的关系恶化,亚历克山大二世接受其将领的建议在西部边境(立陶宛境内)建造考纳斯要塞,为第一线的大型防御工事[65]

近现代史

一战间期

1918年签署立陶宛独立法案的20名立陶宛国民大会成员
1918年签署立陶宛独立法案的20名立陶宛国民大会成员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俄罗斯帝国军队不敌德军而大撤退后,立陶宛于1915年底被德意志帝国占领[66],被并入东部领地,立陶宛人的政治、出版与人身自由再次受到打压[67],1917年俄国接连爆发二月革命十月革命,最后由列宁主导成立苏维埃政权,此时的立陶宛知识分子试图利用政治形势发动独立运动,同年9月维尔纽斯会议英语Vilnius Conference选出了立陶宛国民大会的20名成员[68],1918年2月16日国民大会签署立陶宛独立法案,宣布立陶宛恢复独立,以维尔纽斯为首都[69],尽管如此,德国军队才是实际控制者,国民大会并没有任何权力。1918年3月占领着立陶宛的德国承认其独立并作为德国的附属国存在。6月立陶宛王国被建立。

一战结束后立陶宛王国灭亡,随后奥古斯丁纳斯·沃尔德马拉斯颁行临时宪法奥古斯丁纳斯·沃尔德马拉斯成为首名立陶宛总理,组织政府与军队,开始为期三年的独立战争,对抗苏联支持的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立陶宛-苏联战争)、西俄罗斯志愿军与波兰(波兰-立陶宛战争[70][71],1919年波兰第二共和国对立陶宛发动了一场政变英语1919 Polish coup d'état attempt in Lithuania,企图建立亲波政权并组成共主联邦,但最终失败[72]。1920年10月爆发热利戈夫斯基兵变,波兰军队占领了维尔纽斯地区,先建立了傀儡政权中立陶宛共和国,1922年再将其并入维尔诺省[73],立陶宛政府迁至考纳斯,但仍以维尔纽斯为法律上的首都,战间期立陶宛与波兰的关系均非常紧张。1923年1月立陶宛在克莱佩达起义后占领了原为国际联盟托管的克莱佩达地区[74]。1938年3月波兰因欧洲局势紧张而欲巩固北方边界,向立陶宛发出最后通牒[75],要求立陶宛政府和波兰重新建交否则出兵入侵,立陶宛政府知道自身实力不足以抵御波兰军队,因此接受了最后通牒,与波兰恢复外交关系[76]

战间期的首任与末任立陶宛总统安塔纳斯·斯梅托纳,于1919年至1920年与1926年至1940年任职总统
战间期的首任与末任立陶宛总统安塔纳斯·斯梅托纳,于1919年至1920年与1926年至1940年任职总统

内政方面,民选的立陶宛宪法会议英语Constituent Assembly of Lithuania于1920年5月31日首次召开,通过暂时宪法,1922年又通过了正式宪法。政府着手进行土地、经济与教育改革,发行立陶宛立特,设立立陶宛大学(今维陶塔斯·马格努斯大学[77],并与多国建立外交关系,于1921年加入国联[78]。1926年立陶宛爆发政变,曾任首任总统的安塔纳斯·斯梅托纳推翻了民主政府,保守的立陶宛民族主义联盟英语Lithuanian Nationalist Union登台掌权,1927年解散国会[79],并于1928年通过支持总统独裁的新宪法,查禁反对党并限制言论自由,少数族裔的权益也受到限缩[80][81]

战间期立陶宛事实上的首都考纳斯有小巴黎之称,生活水准接近西欧国家,受薪阶级的薪资也与西欧国家相仿,1913年至1940年立陶宛人口与工业生产英语Industrial production均快速增长[82][83]。但经济情况受到国际经济萧条影响[84],1935年因农产品价格剧降,苏瓦凯加祖基亚均有农民罢工。政府积极镇压国内反对力量,1936年初有四名农民因发起暴动而被处死[85]

二战

1939年3月20日纳粹德国向立陶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其交出克莱佩达地区,立陶宛政府在两天后同意[86],同年德苏签订《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在条约附带的秘密附加协议中,立陶宛被划入纳粹德国势力范围。

构成波罗的海诸国(芬兰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的各地区如果发生领土与政治重组,立陶宛的北部边境将充当德国与苏联两国利益范围的边境。在此种情况下,立陶宛与维尔纽斯地区的相关利益将得到双方承认。

8月29日,德国驻立陶宛特使埃里希·策希林宣称,战争开始后德国将要求立陶宛保持完全中立,但实际上德国政府希望立陶宛人在波兰遭到袭击时采取措施夺取维尔纽斯争议区。迫于英国与法国的外交压力,立陶宛并没有按照德国的意愿行事,而是宣布了中立。9月19日,苏联军队占领维尔纽斯,苏联政府获得了波罗的海领土与政治谈判的主动权[87]。9月25日,斯大林建议变更现有的苏德秘密协议,德国放弃了除去立陶宛西南部以外的所有立陶宛领土以换取波兰的卢布林及周边区域,默许了立陶宛成为苏联势力范围。德国人试图与苏联和立陶宛方面作进一步的交涉,但在莫洛托夫和斯大林的精心策划下,10月立陶宛被迫签订苏联-立陶宛互助条约英语Soviet–Lithuanian Mutual Assistance Treaty,准许苏联在立陶宛设立5个军事基地与驻军2万人以交换苏军交还入侵波兰时占领的维尔纽斯[88],随后苏联被冬季战争耽搁,1940年6月14日苏联政府向立陶宛发出最后通牒英语Soviet ultimatum to Lithuania,要求改组立陶宛政府并允许红军随意驻军,立陶宛政府因境内已有苏联驻军,无武力反抗的可能而被迫同意[89],斯梅托纳总统出逃,超过20万名苏联红军进入立陶宛境内[90],隔天苏联又向爱沙尼亚与拉脱维亚提出最后通牒,将波罗的海三国完全占领[91][92]

立陶宛行动前线(英语:Lithuanian Activist Front)发动六月起义
立陶宛行动前线英语Lithuanian Activist Front发动六月起义

弗拉基米尔·格奥尔吉耶维奇·捷卡诺佐夫被派往立陶宛监督傀儡政府立陶宛人民政府英语People's Government of Lithuania人民议会英语People's Seimas成立与选举,7月21日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成立,并于8月3日加入苏联,随后立陶宛被快速的苏维埃化英语Sovietization of the Baltic states,除立陶宛共产党外的政党与许多组织都被宣布非法,约12000人被逮捕后送往古拉格关押,大量私人财产被充公,货币也改为苏联卢布,粮税大幅上升,立陶宛军队则被改编为苏联红军第29步兵军英语29th Rifle Corps[93]。1941年6月14日至18日(纳粹德国进攻前一周)有约17000名立陶宛人被流放至西伯利亚,其中许多因不人道的环境而死亡,史称六月遣送[94][95]。6月22日纳粹德国进攻苏联立陶宛行动前线英语Lithuanian Activist Front发动六月起义,建立临时政府,但德国北方集团军占领立陶宛英语German occupation of Lithuania during World War II后临时政府即瓦解[96],立陶宛被并入德国的奥斯兰总督辖区[97]

波纳里大屠杀遗址,受害者多达10万人,多为犹太人、波兰人和俄罗斯人,执行者则为纳粹德国党卫军和立陶宛合作者
波纳里大屠杀遗址,受害者多达10万人,多为犹太人、波兰人和俄罗斯人,执行者则为纳粹德国党卫军和立陶宛合作者

纳粹德国在立陶宛展开犹太人大屠杀,将犹太人送往集中营中屠杀[98][99],6月25日阿尔吉尔达斯·克利马蒂斯即在党卫军监督下发起了考纳斯反犹骚乱,杀害大量犹太人[100][101],1941年12月已有超过12万名立陶宛犹太人遇害,纳粹占领期间共有91%至95%的犹太人被屠杀[102]:110,其中近十万人死于波纳里大屠杀[103]。许多立陶宛人冒生命危险保护犹太人[104],截至2018年1月以色列政府已向893名立陶宛人颁授国际义人[105];但也有约13000名立陶宛人加入了立陶宛辅助警察营英语Lithuanian Auxiliary Police Battalions,其中许多与纳粹党卫队别动支队英语Einsatzkommando一起屠杀犹太人[106],另外也有立陶宛安全警察与党卫军和纳粹安全警察合作,镇压犹太人、波兰反抗军与地下共产党[107]

二战对立陶宛的经济造成了巨大冲击。据苏联方面记载,德国占领期间至少有21个村庄被摧毁,56个发电站在德军撤退时停止了工作,1140多座桥梁被毁,工业区和基础设施的严重损毁使得本就疲弱的经济雪上加霜。[108]

苏联重新占领

维尔纽斯东郊新维尼亚(英语:Naujoji Vilnia)的火车站,其设计为纪念苏联立陶宛人强制流配的历史
维尔纽斯东郊新维尼亚英语Naujoji Vilnia的火车站,其设计为纪念苏联立陶宛人强制流配的历史

1944年德军撤退后苏军再次占领英语Soviet occupation of the Baltic states (1944)波罗的海三国,继续将大量政治犯流放至西伯利亚,直到1953年斯大林逝世后方止,立陶宛共产党领导人安塔纳斯·尤奥佐维吉吕·斯涅奇库斯(1940年至1974年担任领导人)从旁协助逮捕与流放的行动[109][110]。苏联试图将立陶宛融入其社会,禁止一切立陶宛国家象征,立陶宛的反抗势力则组成游击队对抗苏联,共有约5万人参加[111][112],自1944年活跃至1953年,试图重建独立的立陶宛国,甚至大量的天主教神职人员也积极为抵抗战士提供庇护和援助,反苏抵抗运动的核心力量是1944年建立的立陶宛防卫力量英语Lithuanian Territorial Defense Force(LVR),该组织在波维拉斯·普莱恰维丘斯英语Povilas Plechavičius将军领导下由德国人建立,在这位领导者于同年5月因反对德国军方被捕后,LVR的成员遵循他最后的命令分散成小组前往乡下继续活动,将游击队扩散到整个立陶宛,强烈的民族主义倾向使他们同时与德国占领军和苏联军队为敌[108]。到了1949年,全立陶宛的各个游击组织进一步联合并组建了立陶宛自由战士联盟英语Union of Lithuanian Freedom Fighters,其领导人约纳斯·热梅蒂斯英语Jonas Žemaitis于2009年被追认为立陶宛总统[113]。游击队未能成功抵抗苏联的统治,但展现了立陶宛非自愿加入苏联、追求独立的意志[114]。事后欧洲人权法院与立陶宛法院均判决苏联镇压立陶宛游击队的行动为种族灭绝[115]

大规模的反苏示威波罗的海之路,波罗的海三国有约25%的人口参与
大规模的反苏示威波罗的海之路,波罗的海三国有约25%的人口参与

游击队被镇压后,立陶宛仍有地下反抗势力散发出版报刊与天主教书籍,活跃成员包括Vincentas Sladkevičius英语Vincentas Sladkevičius西吉塔斯·坦克维休斯英语Sigitas Tamkevičius妮月蕾·萨杜奈特等。1972年时年19岁的学生罗马斯·卡兰塔在考纳斯自焚以抗议苏联统治,造成考纳斯数日骚乱[116]

1988年8月23日维尔纽斯温吉斯公园(英语:Vingis Park)的一场反苏集会,有约25万人参加
1988年8月23日维尔纽斯温吉斯公园英语Vingis Park的一场反苏集会,有约25万人参加

1976年反苏人士建立了立陶宛赫尔辛基小组,透过外国电台宣布立陶宛独立[117],向西方国家宣传苏联治下的立陶宛人权受到侵害的情形,随着苏联推行开放政策,立陶宛独立运动组织萨尤季斯于1988年6月3日成立,以追求立陶宛独立为宗旨[118]维陶塔斯·兰茨贝吉斯(日后担任立陶宛国会的首任议长)为其领导人[119],在全国各地获广泛支持,1988年8月23日在维尔纽斯温吉斯公园英语Vingis Park举办的一场反苏集会即有约25万人参加[120]。1989年8月23日,为纪念德苏互不侵犯条约签订50周年,使全世界关注波罗的海国家被占领的情形,立陶宛与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发起大规模的反苏示威波罗的海之路[121],萨尤季斯为组织者之一,共有200万人手牵手组成一个长度超过675公里的人链,穿越波罗的海三国[122]

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

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立陶宛语:Lietuvos Tarybų Socialistinė Respublika,俄语:Литовская Советская 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ая Республика),苏联加盟共和国,简称立陶宛苏维埃立陶宛,是1940年至1941年以及1944年至1990年间苏联的加盟共和国之一。在1946年之后除了与白俄罗斯之间的边界略有调整以外,其疆域及国界与今天的立陶宛相同。

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持续了四十五年。因此,许多西方国家当时承认立陶宛是一个独立的、法律上的主权国家,受国际法约束,以1940年前波罗的海国家任命的使馆为代表,这些使馆通过立陶宛外交服务在各地发挥作用。

1989 年 5 月 18 日,立陶宛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宣布自己是一个主权国家,但仍是苏联的一部分。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共和国重新建立独立国家。

独立至今

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最高委员会英语Supreme Council – Reconstituent Seimas宣布立陶宛恢复独立[123],为第一个自苏联宣布独立的共和国
立陶宛一月事件中阻挡苏联坦克的立陶宛人[124]
立陶宛一月事件中阻挡苏联坦克的立陶宛人[124]

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最高委员会英语Supreme Council – Reconstituent Seimas签署立陶宛复国法案宣布立陶宛恢复独立,为第一个自苏联宣布独立的共和国,4月22日苏联宣布对立陶宛实行经济封锁英语Soviet economic blockade of Lithuania,停止向立陶宛供应石油等原物料[125],隔年1月苏联试图策划兵变推翻新独立的立陶宛政府,莫斯科当局认为立陶宛经济情况不佳,当地人应会强烈支持政变[126],便派遣军队进攻维尔纽斯政府大楼,是为立陶宛一月事件,但立陶宛人多支持独立的政府,故政变未能成功,苏联在国际压力下被迫撤军[127][128]。1月31日苏军在立陶宛与白俄罗斯的边境攻击立陶宛边检人员,造成7人死亡(梅迪尼恩凯大屠杀[129]

1991年2月11日冰岛议会决议指冰岛政府1922年对立陶宛独立的承认仍有效,且从未正式承认苏联占有立陶宛[130] ,两国应尽快恢复外交关系[131][132]。1991年9月6日苏联才承认其独立。9月17日立陶宛加入联合国。1992年10月25日立陶宛公投制定现行宪法,1993年2月14日全民直选选出阿尔吉尔达斯·布拉藻斯卡斯为首任立陶宛总统,同年8月31日俄罗斯军队全数撤离立陶宛[133];2001年5月31日立陶宛加入世界贸易组织[134];2004年3月29日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135],同年5月1日正式加入欧盟[136];2007年12月21日加入申根协议[137];2015年1月1日加入欧元区[138];2018年7月4日加入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139]

2009年达利娅·格里包斯凯特当选总统,为立陶宛第一任女总统,2014年成功连任[140]

地理

立陶宛地形图
立陶宛地形图
欧洲地理重心纪念碑
欧洲地理重心纪念碑

立陶宛地处波罗的海东岸,全国面积约为65,200平方公里[141],纬度介于北纬53°英语53rd parallel north57°英语57rd parallel north之间,经度大致介于东经21°英语21st meridian east27°英语27st meridian east之间(库尔斯沙嘴有一部分在东经21°以西)。海岸线中仅有北侧一部分直面波罗的海,其余则紧邻库尔斯潟湖,与波罗的海间被库尔斯沙嘴分隔[142](库尔斯潟湖往南延伸至俄罗斯的加里宁格勒[143]),主要的不冻港克莱佩达即位于库尔斯潟湖与波罗的海交接的出口处[143]

立陶宛与邻国拉脱维亚边界约610公里、与白俄罗斯边界约724公里、与波兰边界约110公里、与俄国加里宁格勒州边界约303公里。1989年,法国国家地理林业信息研究所的研究人员量测欧洲大陆的边界,认定欧洲的地理重心英语Geographical midpoint of Europe位于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北方约26公里处(54°54′N 25°19′E / 54.900°N 25.317°E / 54.900; 25.317 (Purnuškės (centre of gravity))[144]

立陶宛属温带大陆性湿润气候,各月气温与降雨量变化如下:

立陶宛
月份 1月 2月 3月 4月 5月 6月 7月 8月 9月 10月 11月 12月 全年
历史最高温 °C(°F) 12.6
(54.7)
16.5
(61.7)
21.8
(71.2)
31.0
(87.8)
34.0
(93.2)
35.7
(96.3)
37.5
(99.5)
37.1
(98.8)
35.1
(95.2)
26.0
(78.8)
18.5
(65.3)
15.6
(60.1)
37.5
(99.5)
平均高温 °C(°F) −1.7
(28.9)
−1.3
(29.7)
2.3
(36.1)
9.4
(48.9)
16.5
(61.7)
19.9
(67.8)
20.9
(69.6)
20.6
(69.1)
15.8
(60.4)
9.9
(49.8)
3.5
(38.3)
−0.1
(31.8)
9.5
(49.1)
日均气温 °C(°F) −3.9
(25.0)
−3.5
(25.7)
−0.1
(31.8)
5.5
(41.9)
11.6
(52.9)
15.2
(59.4)
16.7
(62.1)
16.1
(61.0)
12.2
(54.0)
7.0
(44.6)
1.8
(35.2)
−1.7
(28.9)
6.2
(43.2)
平均低温 °C(°F) −6.3
(20.7)
−6.6
(20.1)
−2.8
(27.0)
1.5
(34.7)
7.0
(44.6)
10.5
(50.9)
12.2
(54.0)
11.9
(53.4)
8.3
(46.9)
4.0
(39.2)
0.1
(32.2)
−3.7
(25.3)
2.7
(36.9)
历史最低温 °C(°F) −40.6
(−41.1)
−42.9
(−45.2)
−37.5
(−35.5)
−23.0
(−9.4)
−6.8
(19.8)
−2.8
(27.0)
0.9
(33.6)
−2.9
(26.8)
−6.3
(20.7)
−19.5
(−3.1)
−23.0
(−9.4)
−34.0
(−29.2)
−42.9
(−45.2)
平均降水量 mm(吋) 36.2
(1.43)
30.1
(1.19)
33.9
(1.33)
42.9
(1.69)
52.0
(2.05)
69.0
(2.72)
76.9
(3.03)
77.0
(3.03)
60.3
(2.37)
49.9
(1.96)
50.4
(1.98)
47.0
(1.85)
625.5
(24.63)
数据来源 1:Records of Lithuanian climate[145][146]
数据来源 2:Weatherbase[147]

环境

立陶宛典型的地貌,包括低地、湖泊、沼泽与森林
库尔斯沙嘴上的沙丘,为欧洲最大的流动沙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148]

立陶宛位于北德平原边缘,地形平坦,没有高山,西部与东部有一些冰碛丘陵,皆不高于300米,最高峰为靠近东南部边界的奥库斯托雅斯山,标高约294米[143];地貌包括草地、麦田与森林等,另外有许多丘堡古时有城墙防守,为多神信仰时期向众神献奉供品的祭坛[149]。全国有超过3000个大小湖泊英语List of lakes of Lithuania,大多位于东北部,占全国面积共约1.5%,最大者为德鲁克夏依湖英语Drūkšiai;此外境内也有许多河流流经,其中最长的为尼曼河,具重要航运价值[143];全国约有28%土地为混合林[143]中欧混合林萨尔马特混合林英语Sarmatic mixed forests[150]),林业占全国产值的11%[151]。立陶宛现有5座国家公园奥克施泰提亚国家公园祖基亚国家公园库尔斯沙嘴国家公园特拉凯历史国家公园萨莫吉希亚国家公园[152]、30座地区公园英语Regional park[153]、402座自然保护区[154]与668个受国家保护的自然遗产[155]

立陶宛独立后,于1992年通过环境保护法(Aplinkos apsaugos įstatymas),规范个人(含法人)对环境资源的使用,以保护国内的生物多样性、生态系统与地貌[156]。立陶宛与其他欧盟成员国皆同意在2020年将碳排放减低至1990年的80%以下,将可再生能源占比提升至20%以上,并在2030年将碳排放进一步减低至1990年的60%以下,将可再生能源占比提升至27%以上[157]。2016年立陶宛通过饮料瓶回收法英语container deposit legislation,隔年成功回收了该年度92%的饮料瓶罐[158]

2018年立陶宛在气候变迁绩效指标英语Climate Change Performance Index的排名仅次于瑞典[159];2019年立陶宛的森林景观完整性指数英语Forest Landscape Integrity Index在172国中排名第162[160]

动植物

白鹳是立陶宛的国鸟[161],其族群密度是欧洲最高的 [162]
白鹳是立陶宛的国鸟[161],其族群密度是欧洲最高的 [162]

立陶宛红宝书英语List of extinct and endangered species of Lithuania中列出了800多个物种,有约18.9%的植物、1.87%的真菌、31%的地衣、8%的鱼类濒临绝种[163]。随着狩猎规范的制定,野生动物的族群有回升趋势,兔子估计有约20万只,最常见的大型野生动物为西方狍,全国估计有12万只,另外还有野猪(估计55000只)、狐狸(估计27000只)、鹿(估计22000只)、黇鹿(估计21000只)、驼鹿(估计7000只,为最大型的野生动物)、狼(估计仅有800只)与欧亚猞猁(估计仅200只)[164]

行政区划

立陶宛的十个县份及县治
立陶宛的十个县份及县治

立陶宛现行的行政区划系统建立于1994年,并于2000年加以修订以达到欧盟的规定。全国划分为10个,下分60个市镇,并可再细分成546个长老区

自2010年立陶宛的县长体系废置后,市镇成为最重要的行政区划层级[165]。一些市镇在历史上称为“地区市镇”,另一些则为“城市市镇”,每个市镇都有自己的民选政府。以前市镇议会每三年选举一次,但现今改为每四年选举一次。自2015年起市镇的长官是直选出来的,之前则是由市镇议会来任命的[166]

数量为546个的长老区是最基层的行政划分单位,但在国内政治中的重要性不大。市镇议会任命长老来管理长老区,负责最基本的本地公众服务,例如在乡村地区进行人口出生和死亡登记。长老区在社保方面起着更积极的作用,鉴定需要受救的个人或家庭,以及发放社会福利和其他救济形式[167]。有些人觉得长老区并无实际的权力且不受关注,认为其实长老区可以启动本地倡议来解决乡村社会问题[168]

面积(km2 人口
(千人)
(2019年)[169]
名义GDP(十亿欧元)[169] 人均GDP(欧元)[169]
阿利图斯县 5,425 134 1.4 10,500
考纳斯县 8,089 562 10.0 17,700
克莱佩达县 5,209 319 5.3 16,600
马里扬波莱县 4,463 136 1.4 10,500
帕内韦日斯县 7,881 221 2.7 12,800
希奥利艾县 8,540 261 3.5 13,200
陶拉盖县 4,411 91 0.9 9,900
泰尔希艾县 4,350 130 1.6 12,100
乌泰纳县 7,201 124 1.3 10,100
维尔纽斯县 9,731 820 20.7 25,400
立陶宛 65,300 2,828 48.8 17,500

政治

政府

立陶宛自独立以来即为民主国家,于1992年10月25日举行了宪法公投英语1992 Lithuanian constitutional referendum制宪[170]。当时对立陶宛的政制曾有一番讨论[170],同年5月举行的总统制公投英语1992 Lithuanian presidency referendum中有73%投票者支持采用总统制,但因投票率仅有59%,整体支持者未能超过50%而未获通过[171]。最后立陶宛决定采用半总统制[4],以总统为国家元首,总统由全民直选产生,任期5年,最多可任两届,负责外交与国安事务,且为立陶宛军队总司令[172],现任立陶宛总统为吉塔纳斯·瑙塞达,于2019年大选胜选后上任[173]总理为政府首脑,经总统提名、国会同意后上任,总理可提名内阁各部部长与法官人选,经总统同意后上任[172]

立陶宛国会Seimas)为一院制,共有141名国会议员,任期为4年,其中71名是由单一选区制选出,另外70名为各政党提名后经比例代表制选出,政党需获得至少5%选票才可分得比例代表制的议席[174]立陶宛宪法法院英语Constitutional Court of LithuaniaKonstitucinis Teismas)共有9名法官,任期为9年,总统、国会议长与最高法院英语Supreme Court of Lithuania院长分别提名三名宪法法院法官,经国会同意后任命[175]

选举

2015年立陶宛总统、总理、议长与其他高级官员出席《立陶宛复国法案》签署纪念仪式,仪式地点的议会旧址大楼即为1990年复国法案的签署处
2015年立陶宛总统、总理、议长与其他高级官员出席《立陶宛复国法案》签署纪念仪式,仪式地点的议会旧址大楼即为1990年复国法案的签署处

立陶宛的政治形态为多党制,经常出现许多小党共组的联合政府[176],议会选举每四年(十月的第二个星期日)举行一次[174],参选人需在投票日年满25岁、永久居留于立陶宛且未有外国国籍[177]2020年立陶宛议会选举祖国联盟-立陶宛基督教民主党(TS-LKD)获得相对多数,在议会141席中拿下50席[178],该党提出的总理人选因格丽达·希莫尼特于10月上任,与另外两个自由派小党组成中间偏右的联合政府[179]。立陶宛的总统选举为每五年选举一次[180],参选人除满足议员候选人的参选条件外,需于投票日年满40岁并在立陶宛居住至少3年[181],无党籍的吉塔纳斯·瑙塞达于2019年当选总统[173]

地方选举方面,立陶宛市镇议会的议员人数因市镇大小而异,由15人(人口少于5000人的市镇)至51人不等,以政党比例代表制选出,2015年全国共选出1524名市镇议员[182],市长则为民众直选[183],本身也身兼市镇议会的议员。2015年立陶宛社会民主党在市镇议会选举中胜选,赢得372席议员与16席市长[184];2019年该党获选15席市长与259席议员,比祖国联盟-立陶宛基督教民主党略少4席议员[185]

立陶宛是全世界最早授与女性投票权的国家之一,1918年的宪法即规定女性享有投票权,隔年女性即在选举中投票,相较之下美国(1919年)、法国(1945年)、希腊(1952年)与瑞士(1971年)的女性皆较晚才得以投票[186]

立陶宛在欧洲议会的705席议员中占了11席[187],投票人需于投票日年满18岁,参选人则需年满21岁,两者皆需为立陶宛公民或永久居留于立陶宛的欧盟其他国家公民[188]2019年选举英语2019 European Parliament election in Lithuania选出的11名议员分别来自6个不同政党,且有一人为无党籍[189]

法治

维尔纽斯街头的警车
维尔纽斯街头的警车

现行立陶宛宪法于1992年10月25日公投通过后实行[190],当时立陶宛刚独立,暂时沿用经大幅修改过的苏联法律。2000年议会通过立陶宛民法英语Civil Code of Lithuania,2003年又通过了立陶宛刑法英语Criminal Code of Lithuania与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为纠问式[191]。2004年5月1日欧盟法律也成为立陶宛法律系统的一部分[192]

立陶宛甫独立时曾面临严重犯罪问题,不过近年已改善许多[193],犯罪率逐年下降[194],该国执法部门包括立陶宛警队、反恐行动小组、刑警、刑事鉴识中心与交通警察等[195]。2017年全国犯罪案件共有63,846起,其中多数为窃盗(19,630件,比2016年下降了13.2%),2835起为6年有期徒刑以上的重罪(比2016年下降14.5%),129起为杀人或杀人未遂(比2016年下降19.9%),178起为重伤害(比2016年下降17.6%),携带违禁品的案件也比2016年下降了27.2%,但电子资讯相关的犯罪比2016年上升了26.6%[196]

立陶宛于1996年停止执行死刑,并于1998年完全废死[197]。该国为欧盟国家中单位人口入狱比例最高者,2017年统计显示每十万人有315人在狱中服刑,有学者认为此现象不是因为犯罪率高,而是立陶宛的刑期较长、民众彼此以及对政府的的信任度低所致[198]

外交

2013年立陶宛担任欧洲联盟理事会主席国的纪念邮票
2013年立陶宛担任欧洲联盟理事会主席国的纪念邮票

立陶宛现与189个国家建交[199],系联合国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欧洲联盟欧安组织、北大西洋合作理事会、欧洲理事会及世界贸易组织会员国[200]

波兰高度支持立陶宛独立,但曾指控立陶宛歧视英语Lithuanization境内的波兰裔族群 [201][202],波兰前总统莱赫·瓦文萨便因此拒绝接受立陶宛颁授的维陶塔斯大帝勋章[203]

立陶宛与格鲁吉亚关系良好,支持其加入北大西洋公约组织与欧洲联盟[204][205][206],2008年俄罗斯-格鲁吉亚战争期间,俄军向格鲁吉亚首都第比利斯前进时,立陶宛总统瓦尔达斯·阿达姆库斯与波兰和乌克兰总统前往第比利斯,以表达对格鲁吉亚的支持[207][208],立陶宛人与天主教会也捐款救助战争受害者[209][210]

2013年立陶宛当选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非常任理事国,其代表位于图中右侧
2013年立陶宛当选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非常任理事国,其代表位于图中右侧

2013年立陶宛当选联合国安全理事会非常任理事国,任期两年[211],为波罗的海三国中第一个当选该职的国家,期间大力支持乌克兰,谴责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军事干预[212][213]顿巴斯战争局势恶化后立陶宛总统达利娅·格里包斯凯特甚至将俄罗斯总统普京比拟为斯大林希特勒等独裁者,并称俄罗斯为“恐怖主义国家”[214]。2018年立陶宛与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因成功的民主转型而共同获得威斯特伐利亚和平奖德语Internationaler Preis des Westfälischen Friedens[215]。2019年立陶宛政府谴责土耳其对叙利亚东北部的军事行动[216]

2021年开始,立陶宛采取“疏中亲台”的外交政策[217],不但退出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的“17+1合作[218],还有意中华民国开设经济代表处,以促进与中华民国的关系[219]。5月立陶宛国会通过议案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对维吾尔族进行种族灭绝,并呼吁该国废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方面则予以强烈谴责[220]

台湾在2020年4月将130万口罩赠与给北欧和中东欧地区8个欧盟会员国(瑞典、丹麦、奥地利、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等),其中捐赠给立陶宛10万口罩。作为回应,立陶宛于2021年6月22日宣布捐赠台湾2万剂牛津-阿斯利康2019冠状病毒病疫苗(AZ疫苗)[221]。同年7月中华民国外交部宣布将于立陶宛设立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将为中华民国非邦交国中第一个以台湾为名的代表处[222],立陶宛外交部也表示将在台北设立办事处[223]

2023年的北约峰会预计将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举行[224]

军事

立陶宛士兵参与北约的“铁剑2014”军事演习
在维尔纽斯行进的立陶宛部队

立陶宛的国防政策为保障国家主权独立、领土完整与宪法秩序,战略目标为维护国家利益,并支援北约与欧盟的军事任务[225]立陶宛军队陆军英语Lithuanian Land Forces空军海军英语Lithuanian Naval Force特种部队英语Lithuanian Special Operations Force与其他后勤、训练、指挥、宪兵英语Lithuanian Military Police等单位组成,由国防部指挥,共有约2万人(不含后备人员[226],2008年一度废除了征兵制,但又于2015年恢复之[227],立陶宛军队目前有人员派驻阿富汗科索沃马里索马里等国家[228],2005年起立陶宛即为驻阿富汗国际安全援助部队的组成国,在古尔省恰赫恰兰负责指挥一个地方重建小组英语Provincial Reconstruction Team[229],另有特种部队派驻坎大哈省[230]

此外立陶宛还有边防局英语Lithuanian State Border Guard Service,由内政部管理,负责边境检查、海关查缉并与海军合作防止海上走私。2015年国防部下新成立国家网络安全中心英语National Cyber Security Centre of Lithuania,负责保护国家资讯安全与打击网络犯罪[231]。除正规编制人员外,立陶宛还有受政府支持的民兵组织立陶宛来福枪兵联盟英语Lithuanian Riflemen's Union[232]

2008年环球金融危机后立陶宛的国防支出一度落后北约其他成员国,但近年已快速上升。据北约统计,2020年立陶宛的国防开支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13%[233]

经济与产业

2020年立陶宛与其他国家的人均GDP[234]
2020年立陶宛与其他国家的人均GDP[234]

立陶宛的货币原为立陶宛立特(LTL),2015年1月1日起加入欧元区,正式改用欧元为国内流通货币,3.4528立陶宛立特可兑换1欧元[235]。立陶宛为世界银行定义的高收入经济体[236]。据2016年的数据,其国内服务业占GDP比重为68.3%、工业占28.5%、农业则占3.3%[237]。2018年立陶宛的出口物品中,农产品与食物占比18.3%,化学制品与塑胶占17.8%,机器与器具占15.8%,矿产占14.7%,木材与家具占12.5%[238]。2016年立陶宛的最大出口国为俄罗斯,占比14%,其次依序为拉脱维亚(9.9%)、波兰(9.1%)、德国(7.7%)、爱沙尼亚(5.3%)、瑞典(4.8%)与英国(4.3%)[239]

2016年立陶宛与周边国家的人均国民所得(GNI)[240]
2016年立陶宛与周边国家的人均国民所得(GNI)[240]

立陶宛因2000年至2009年经济快速成长,被誉为波罗的之虎,2007年的经济成长率高达11.1%,但随后受环球金融危机影响而出现严重衰退,2009年GDP重挫14.9%[241],2010年失业率升至17.8%[242],之后经济成长缓慢回升,但成长幅度不如2009年前的强势,但国际货币基金认为立陶宛的财政状况然堪称稳健,2016年的赤字率从前一年的42.7%降为40%(金融危机以前的2008年赤字率仅为15%)[243]。立陶宛平均有超过95%的外商直接投资(FDI)来自其他欧盟国家,其中以瑞典为最高,占约20%至30%[244],2017年立陶宛的FDI达到高峰。

2004年至2016年立陶宛有大量人口出走,约两成人口移民至其他国家,原因包括收入不足、寻找新的职缺或求学等[245],造成国内劳动人力的缺乏与薪资的上涨[246][247]

立陶宛的出口物品占比(2016年)[248]
立陶宛的出口物品占比(2016年)[248]

2019年,立陶宛成人的平均资产为50,524美元,国家资产总值估计为1150亿美元[249] 。2020年全国平均月薪为1000欧元[250]购买力平价为2200欧元[251])。该国的生活成本相对较低,2016年的家庭消费支出英语Household final consumption expenditure(HFCE)为63,低于欧盟平均的102[252]

立陶宛税制为单一税,据欧洲统计局统计,立陶宛的个人税率(15%)与公司税率(15%)在欧盟国家中都算是相当低的[253],其隐性税率为9.8%,是欧盟国家中最低的。立陶宛国内有7个自由贸易区[254]

近年立陶宛的资讯科技快速发展,2016年产值已有19亿欧元[255]。2018年欧洲的第一个国际区块链中心在立陶宛首都维尔纽斯成立[256]

公司

以下为2018年立陶宛产值排行前十的公司[257]

排名 名称 总部 营收(10亿欧元) 员工数
01. 立陶宛奥伦英语PKN Orlen(ORLEN Lietuva) 马热伊基艾 4.6 1,381
02. 立陶宛马克西玛集团英语Maxima Group(Maxima LT) 维尔纽斯 1.6 14,670
03. Girteka logistics 维尔纽斯 0.764 740
04. Palink英语Palink 维尔纽斯 0.649 6,631
05. 立陶宛能源配送营运英语Energijos skirstymo operatorius(ESO) 维尔纽斯 0.624 2,383
06. NEO集团 克莱佩达 0.541 223
07. Viada LT 维尔纽斯 0.520 1,120
08. Sanitex 考纳斯 0.500 1,299
09. Norfos mažmena 维尔纽斯 0.469 3,284
010. Circle K Lietuva 维尔纽斯 0.464 864

农业

立陶宛的农业英语Agriculture in Lithuania可追溯至公元前3000年的新石器时代,自古即为立陶宛重要的产业[258]。2016年立陶宛农业产值为22.9亿欧元,其中以谷物占比最高,其他重要作物还有甜菜西洋油菜土豆等,约4.4亿欧元的农产出口到国外,占其该年出口额的19.4%[259]

近年来立陶宛的有机农业蓬勃发展,有机农产品均由一名为Ekoagros的公家单位认证,2016年全国已有超过2500座有机农场,占地22万多公顷,其中43.13%种植谷物、31.22%种植牧草、13.9%种植豆类,其余则是其他作物[260]

旅游业

德鲁斯基宁凯为立陶宛热门的温泉镇
德鲁斯基宁凯为立陶宛热门的温泉镇

立陶宛热门的旅游项目有维尔纽斯、考纳斯与克莱佩达等城市、内林加帕兰加等滨海度假胜地、德鲁斯基宁凯比尔什托纳斯温泉镇[261]祖文塔斯保护区尼曼三角洲区域公园英语Nemunas Delta Regional Park等赏鸟胜地[262]、维尔纽斯与特拉凯的热气球巡游、以及乡间的滨海单车旅游等,欧洲单车路线网英语Eurovelo中的EV10、EV11和EV13三条路线均经过立陶宛,全国单车道已达3769公里(已铺设柏油者约2000公里)[263]

2016年的数据显示该年度有约149万人次的外国旅客造访立陶宛并停留至少一晚,其中以来自德国者最多(17.5万人),其次依序为白俄罗斯(17.2万人)、俄罗斯(15万人)、波兰(14.8万人)、拉脱维亚(13.4万人)、乌克兰(8.4万人)与英国(5.8万人)[264],国内旅游也有上升趋势,该年度旅游业产值为约20亿欧元,占GDP的5.3%[265]

科技

以立陶宛人造卫星LitSat-1(英语:LitSat-1)为主题的邮票
以立陶宛人造卫星LitSat-1英语LitSat-1为主题的邮票

激光生物科技是立陶宛的重点科技领域[266][267]。据中国商务部介绍,立陶宛在1966年就制造出了镭射产品,仅比美国晚6年,2017年,中国从立陶宛进口激光设备和光学仪器约1500万欧元,是中国从立进口的第四大重要商品,占中国从立进口总额的10%[268]。激光公司来特激光(Šviesos konversija)开发的飞秒激光系统在全世界市场的占有率为80%,被用于分子生物研究、眼科手术与纳米技术等[269][270]维尔纽斯大学的激光研究中心也成功开发了用来治疗癌症的强力飞秒激光系统[271]

天文方面,用于天文观测的维尔纽斯侧光系统英语Vilnius photometric system为立陶宛天文学家维陶塔斯·斯特莱济斯英语Vytautas Straižys于1963年开发[272]。立陶宛已成功发射了LitSat-1英语LitSat-1LituanicaSAT-1英语LituanicaSAT-1LituanicaSAT-2英语LituanicaSAT-2等三个人造卫星[273],目前为欧洲空间局的合作国家[274][275],2018年成为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的准会员[276]。苏联太空人里曼塔斯·斯坦科维丘斯英语Rimantas Antanas Stankevičius是迄今唯一一位成为太空人的立陶宛人[277]

2008年立陶宛启动科技谷计划,致力于提升科学研究的设备并鼓励产学合作,共建立了五个研发科技谷,分别为海洋科技、农林与生质能源、激光与半导体、生物医学、化学与药学[278]

人口

立陶宛各地的人口密度
立陶宛各地的人口密度

立陶宛总人口不足300万,人口老龄化程度日趋严重,且正面临少子化,2014年统计显示全国人口中14岁以下者占13.5%,15至64岁者为69.5%,65岁以上则为16.8%[279]总和生育率约为1.59[280],29%的新生儿为未婚妇女所生[281]初婚年龄女性为27岁、男性则为29.3岁[282]

同时,立陶宛人口外流现象非常严重。1992年立陶宛人口达到370万的峰值,随后逐年递减,到2017年已减至285万[283]

族群

立陶宛族群统计(2011年)[284]
立陶宛人
  
84.2%
波兰人
  
6.6%
俄罗斯人
  
5.8%
白俄罗斯人
  
1.2%
乌克兰人
  
0.5%
其他
  
1.7%

立陶宛的族群自新石器时代起即没有太大的变动,没有大规模的人口取代,因此现今立陶宛人的遗传组成可能与古代的立陶宛人相差不远[285][286][287],且立陶宛人在遗传上的同质性很高,没有明显的子群[288]。2004年的一项线粒体DNA分析显示立陶宛人与斯拉夫民族芬兰-乌戈尔语族人较为接近,Y染色体单倍群分析则显示立陶宛人与爱沙尼亚人拉脱维亚人最为接近[289]

立陶宛约有六分之五的人口为立陶宛人,为波罗的海三国中族群同质性最高的国家,2015年统计显示全国2,921,262人中有84.2%为以立陶宛语为母语的立陶宛人,其他则为波兰人(6.6%)、俄罗斯人(5.8%)、白俄罗斯人(1.2%)与乌克兰人(0.5%)等少数族裔英语Ethnic minorities in Lithuania[284]波兰裔立陶宛人是境内人数最多的少数族裔,多居住于立陶宛东南部(维尔纽斯地区);俄罗斯裔英语Russians in Lithuania次之,多集中在维尔纽斯和克莱佩达两市,分别占当地人口的12%[290]与19.6%[291],并在东部城镇维萨吉纳斯占过半数人口(52%)[292];立陶宛还有约3,000名罗姆人,多住在维尔纽斯、考纳斯和帕内韦日斯[293];且有约3,000名利普卡鞑靼人(立陶宛鞑靼人),其祖先约于14世纪末开始自金帐汗国等地迁至立陶宛大公国[294]。此外立陶宛原本有许多犹太人,自18世纪起即为欧洲重要的犹太社群英语History of the Jews in Lithuania,1941年6月(纳粹入侵前)约有22万名犹太人,几乎都在大屠杀中遇害[295][296],2009年统计显示立陶宛的犹太人仅有4,000人[297]

立陶宛的官方语言为立陶宛语,部分地区也有相当的波兰语俄语白俄罗斯语乌克兰语人口,其中以沙尔奇宁凯区(80%人口为波兰裔)、维尔纽斯区维萨吉纳斯最多,有极少数尚存的犹太人仍使用意第绪语。立陶宛法律将少数族裔的语言列入学校教育中,在少数族裔集中的地区设有许多公立学校教授这些语言[298]。根据2011的统计资料,全国有85%人口立陶宛语为母语、7.2%以俄语为母语、5.3%以波兰语为母语,另外全国有39%的人会说俄语、20%会说英语、9%会说德语、6%会说波兰语、3%会说法语[291][299]。大多数立陶宛学校以英语为第一外语,年轻世代有约80%会说英语[300]

欧洲难民危机中,立陶宛依照欧盟成员国的协定接收了一些难民配额[301]。2021年7月,越过白俄罗斯-立陶宛边界进入立陶宛的非法移民数量大增,导致2021年立陶宛移民危机[302]

宗教

立陶宛宗教统计(2011年)[303]
天主教
  
77.2%
东正教
  
4.1%
东正教旧礼仪派
  
0.8%
路德宗
  
0.6%
归正教会英语Lithuanian Evangelical Reformed Church
  
0.2%
其他
  
0.9%
无信仰
  
6.1%
未作答
  
10.1%
立陶宛北部的十字架山
立陶宛北部的十字架山

天主教自1387年立陶宛基督化以来即为该国的主要宗教信仰,根据2011年人口普查,全国信仰天主教者占77.2%[303],沙俄与苏联时期政府推行俄罗斯化政策,天主教会均受到迫害,苏联时期许多天主教神父与修女领导反苏抵抗运动,他们在1972年至1989年出版《立陶宛天主教会记事》,纪录当局对教会的迫害以及其他侵犯人权的行为[304],立陶宛北部的十字架山即为和平抵抗的象征,苏联政府曾数次尝试以挖土机将其破坏[305]

除天主教外,立陶宛有4.1%的人口信仰东正教,多为俄罗斯裔立陶宛人,另外有0.8%信仰东正教旧礼仪派,其社群可追溯至十七世纪中叶[303]宗教改革对立陶宛的影响不若在东普鲁士、拉脱维亚与爱沙尼亚般强烈,信仰基督新教者只有0.8%(路德宗0.6%、归正教会英语Lithuanian Evangelical Reformed Church0.2%),有文献记载二战前信仰新教的人口占3.3%[306],多为居住在克莱佩达地区的德国人与普鲁士立陶宛人英语Prussian Lithuanians[307],但他们在战后多被驱逐[308][309],现时的新教徒多为本地立陶宛人。1990年代起也有新的福音教会来到立陶宛[310]。此外利普卡鞑靼人(立陶宛鞑靼人)仍信仰伊斯兰教[311],少数尚存的犹太人也维持了犹太教的信仰与文化[312]

近年来一种称为洛姆瓦新异教信仰人口渐增,洛姆瓦脱胎自立陶宛神话多神信仰,遵循波罗的海地区古代的信仰仪式[313][314][315],崇尚自然的神圣,且具有祖先崇拜的元素[316]。2001年人口普查英语Lithuanian census of 2001显示立陶宛有1,270人尊奉波罗的海传统信仰[317],2011年则增加至5118人[291]

都市化

立陶宛自1990年代开始持续都市化阿利图斯马里扬波莱乌泰纳普伦盖马热伊基艾等地逐渐成为地区中心城市,维尔纽斯与考纳斯则为城市功能区英语functional urban area(FUA)[319]。2015年全国有约三分之二的人口居住于都市[279]

立陶宛最大城市排名
Statistics Lithuania (2020)[320]
排名 城市名称 县|County 人口 排名 城市名称 County 人口
维尔纽斯

维尔纽斯

考纳斯

考纳斯

1 维尔纽斯 维尔纽斯 580,020 11 凯代尼艾 考纳斯 22,682
克莱佩达

克莱佩达

希奥利艾

希奥利艾

2 考纳斯 考纳斯 289,380 12 陶拉盖 陶拉盖 21,516
3 克莱佩达 克莱佩达 149,157 13 泰尔希艾 泰尔希艾 21,294
4 希奥利艾 希奥利艾 101,514 14 乌克梅尔盖 维尔纽斯 20,144
5 帕内韦日斯 帕内韦日斯 85,885 15 维萨吉纳斯 乌泰纳 19,031
6 阿利图斯 阿利图斯 49,888 16 普伦盖 泰尔希艾 18,904
7 马里扬波莱 马里扬波莱 34,968 17 克雷廷加 克莱佩达 18,732
8 马热伊基艾 泰尔希艾 32,477 18 加尔格日代 克莱佩达 16,814
9 约纳瓦 考纳斯 26,427 19 希卢泰 克莱佩达 16,812
10 乌泰纳 乌泰纳 25,395 20 拉德维利什克里斯 希奥利艾 16,344

健康

考纳斯医院(英语:Kaunas Clinics)为立陶宛最大的医院
考纳斯医院英语Kaunas Clinics为立陶宛最大的医院

2019年立陶宛的平均寿命为76岁(男性71.2岁、女性80.4岁)[321]婴儿死亡率为2.99/千人[322] 。国内的高自杀率英语Suicide in Lithuania是一社会议题,1990年代自杀率大幅上升[323],后来虽逐年下降,但仍是欧盟国家中自杀率位居前列者[324],2019年自杀率为20.2/10万人[323],自杀现象可能与社会转型、经济危机、酗酒、社会包容与霸凌有关[325]

立陶宛税制英语Taxation in Lithuania中包含强制的医疗保险Privalomasis sveikatos draudimas,PSD)[326],涵盖了包括急诊等大多数的医疗费用[327](但不包括牙科、门诊药与部分医疗产品的费用[328]),且未纳保者亦可使用免费急诊服务[328]。2000年起立陶宛多数的医疗院所为非营利机构,除卫生部经营的数间医院以外,也有许多私立医院提供自费门诊服务[329],医疗费用与其他欧洲国家相比较为低廉[330]。2009年统计全国有12,191名医师(36.14名医师/十万人)[331]。2018年衡量欧洲各国医疗品质的欧洲健康消费指数英语Euro Health Consumer Index中,立陶宛在35个国家中排名第28名[332]

一项来自牛津大学的研究表明,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导致了立陶宛男性预期寿命降低了1.7岁(在研究的29个国家中仅次于美国的2.2岁),女性则降低了1.3岁。[333]

教育

维陶塔斯马格努斯大学人文学院与政治外交学院大楼
维陶塔斯马格努斯大学人文学院与政治外交学院大楼

立陶宛宪法规定国民6岁至16岁需接受十年的义务教育[334]。2016年政府在教育英语Education in Lithuania上的花费约合GDP的5.4%(公共支出总和的15.4%)[335]维尔纽斯大学是立陶宛最大的大学,且为欧洲历史最悠久的大学之一,其历史可追溯至1579年[336]考纳斯理工大学为立陶宛排名第二的大学,为波罗的海地区重要的理工大学[337]

维尔纽斯大学的历史可追溯至1579年[336]
维尔纽斯大学的历史可追溯至1579年[336]

世界银行统计立陶宛15岁以上人口的识字率为100%[338],入学率高于欧盟平均,失学率也低于欧盟平均,欧洲统计局资料显示立陶宛人受过中等教育者的比例在欧盟国家中位居前列[339]经济合作暨发展组织(OECD)数据显示立陶宛人接受中学后教育的比例位居世界前五[340],2016年25至34岁的人口中有54.9%已完成中学后教育,25至64岁人口中完成理工科、商科、行政与法律中学后教育者皆略高于OECD国家的平均值[341]

立陶宛的教育系统也面临一些结构性议题,例如资金不足、教学品质不佳与学生数量下降等,立陶宛教师的薪资是欧盟国家中最低的[342],2014年[343]、2015年[344]与2016年[345][346]皆导致教师罢工抗议,高等教育教师的薪资也较低落,许多大学教授需兼职以维生[347]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PISA)2010年与2015年的报告中,立陶宛学生的数学、科学与阅读能力皆低于OECD国家平均[348][349]。从2005年到2015年,少子化造成6至19岁的人口数下降了36%,使得学校的师生比提高,许多乡村学校被迫重组整并[335],为因应少子化[350][351],立陶宛议会决议减少大专院校的数量[352][353],例如在2018年将立陶宛教育大学英语Lithuanian University of Educational Sciences亚历山德拉斯·斯图尔金斯克里斯大学英语Vytautas Magnus University Agriculture Academy并入维陶塔斯马格努斯大学[354]

立陶宛也与邻国拉脱维亚同样面临受高等教育的双语者人才外流至他国的问题[355]

基础建设

交通运输

立陶宛的高速公路路网
立陶宛的高速公路路网

运输业是立陶宛经济中排行第三的产业[356]。经过立陶宛的第一条铁路为华沙-圣彼得堡铁路英语Warsaw – Saint Petersburg Railway,始建于19世纪中叶,当时建造的考纳斯铁路隧道现仍在使用[357][358]。现时立陶宛铁路路网长约1,700公里,使用俄罗斯轨距(其中有115公里使用标准轨[359]),其中约120公里已电气化,因多数铁道轨距与欧洲其他国家的标准轨不同,运行时需要换轨。立陶宛国内超过一半的货运使用铁路[360]。连接芬兰与波兰的标准轨铁路波罗的海铁路现正兴建中,将穿越立陶宛等波罗的海国家[361]

维尔纽斯国际机场的铁路车站
维尔纽斯国际机场的铁路车站

立陶宛的公路运输也相当发达,2016年与2017年立陶宛的运输公司均因订购大批的卡车而引起关注[362][363],境内约九成的商业卡车运输为国际运输,占比为欧盟中最高[364]

克莱佩达港英语Port of Klaipėda是立陶宛唯一的商港,2011年的货物交易量为4,550万公吨(含北侧的布廷格油库[365],此港口是波罗的海地区的第八大港[366],但并未名列欧盟前二十大商港[367][368],目前有扩建计划进行中[369]

维尔纽斯国际机场为立陶宛最大的机场,2019年在欧洲机场中客运量排名第93,服务旅客约500万人次[370]。其他国际机场还包括考纳斯机场帕兰加机场希奥利艾国际机场[371]

能源

克莱佩达港的液化天然气载运船FSRU独立号(英语:FSRU Independence)
克莱佩达港的液化天然气载运船FSRU独立号英语FSRU Independence

立陶宛过去高度依赖核能发电,据国际原子能机构统计,2002年底立陶宛的核能发电在全国总发电比例中占了80.1%[372],当时立陶宛的核能发电厂伊格纳利纳核电站反应堆的设计与发生事故的切尔诺贝利核电厂类似,且一样缺乏稳固的安全壳[373],欧盟将关闭此核电厂作为立陶宛入盟的条件,2004年底立陶宛将一号机关闭,2009年底又将二号机关闭[374][375][376],原本计划兴建的维萨吉纳斯核电站也于2012年公投英语2012 Lithuanian nuclear power referendum中因近65%的投票者反对而被叫停[377][378][379]

埃莱克特伦艾发电厂(英语:Elektrėnai Power Plant)
埃莱克特伦艾发电厂英语Elektrėnai Power Plant

废除核电后,立陶宛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增加[380][381],主要电力来源为以天然气发电的埃莱克特伦艾发电厂英语Elektrėnai Power Plant,此外还有考纳斯水力发电厂克莱佩达地热示范发电厂(波罗的海地区的第一座地热发电站[382])弥补用电缺口,2015年统计显示立陶宛有66%的供电仰赖进口[383]

为减低对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依赖[384][385],立陶宛于2014年兴建了克莱佩达液化天然气存储与再汽化油库英语Klaipėda LNG FSRU(Klaipėda LNG FSRU),其中液化天然气载运船名为FSRU独立号英语FSRU IndependenceIndependence),挪威天然气公司Equinor于2015年至2020年间,每年向此站供应了5.4亿立方米的天然气[386]。2015年底,连接立陶宛与瑞典的海底电力电缆英语Submarine power cableNordBalt英语NordBalt和连接立陶宛与波兰的电缆LitPol Link英语LitPol Link完工[387],此外还有波兰与立陶宛间的油气管道英语Gas Interconnection Poland–Lithuania正在兴建中[388]

2016年,可再生能源在立陶宛的占比达20.8%[389]

文化

语言

17世纪推广立陶宛语的学者孔斯坦蒂纳斯·希尔维达斯英语Konstantinas Sirvydas
现代立陶宛语的奠基者尤纳斯·亚布隆斯克里斯英语Jonas Jablonskis
已知最早的立陶宛语文稿,为约于1503年写成的天主教祷告文
已知最早的立陶宛语文稿,为约于1503年写成的天主教祷告文

立陶宛语为立陶宛的官方语言,且为欧盟官方语言之一,与拉脱维亚语同属印欧语系波罗的语族,但彼此无法互通,有学者认为立陶宛语是印欧语系中最保守英语Linguistic conservatism的语言,保留了许多原始印欧语的特征[390],因此立陶宛语对历史比较语言学的研究以及原始印欧语的重构相当重要[391]弗兰茨·博普奥古斯特·施莱谢尔阿达尔伯特·贝岑贝格尔英语Adalbert Bezzenberger路易·叶尔姆斯列夫[392]弗迪南·德·索绪尔弗拉基米尔·托波罗夫英语Vladimir Toporov等语言学家均曾研究过立陶宛语[393]

立陶宛语可分为奥克施泰提亚方言英语Aukštaitian dialect萨莫吉提亚方言两大方言,前者主要通行于立陶宛中部、南部与东部,后者则流行于西部[394],因萨莫吉提亚方言使用许多和奥克施泰提亚方言不同的词汇,有些语言学家将前者视为一独立的语言[395],两方言中复元音uo与ie的发音也有差异[394]

立陶宛文使用稍经修改的拉丁字母书写,在16至17世纪逐渐成熟,当时的学者米卡洛尤斯·道克沙英语Mikalojus Daukša斯坦尼斯洛瓦斯·拉波洛尼奥斯英语Stanislovas Rapolionis阿布拉欧马斯·库尔维埃蒂斯英语Abraomas Kulvietis尤纳斯·布雷特库纳斯英语Jonas Bretkūnas马尔蒂纳斯·马日维达斯英语Martynas Mažvydas孔斯坦蒂纳斯·希尔维达斯英语Konstantinas Sirvydas等人推广使用立陶宛语,并编纂字典与书籍[396],孔斯坦蒂纳斯·希尔维达斯于1620年左右出版了第一本立陶宛语字典,为拉丁语、波兰语与立陶宛语的三语字典;丹尼尔·克莱恩英语Daniel Klein (grammarian)于1653年以拉丁文出版了第一本立陶宛语的文法书《立陶宛语文法》(Grammatica Litvanica);19世纪的语言学家卡齐米埃拉斯·布加编纂了更为详尽的20册《立陶宛学术辞典[397]

20世纪作家尤纳斯·亚布隆斯克里斯英语Jonas Jablonskis的文学作品对立陶宛语文的发展影响重大,他将字母ū引入了立陶宛文中,他考察的语言学资料至今仍为学者研究、编辑时使用的参考文献[398]

文学

第一本出版的立陶宛语书籍为马尔蒂纳斯·马日维达斯编纂的《教义问答概要(英语:Catechism of Martynas Mažvydas)》,于1547年出版
第一本出版的立陶宛语书籍为马尔蒂纳斯·马日维达斯编纂的《教义问答概要英语Catechism of Martynas Mažvydas》,于1547年出版
《拉德维利阿斯(英语:Radivilias)》的封面[399]
拉德维利阿斯英语Radivilias》的封面[399]

早期的立陶宛文学英语Lithuanian literature有许多是以拉丁文写成[400],例如14世纪的格迪米纳斯信件英语Letters of Gediminas明道加斯法典。16世纪初的诗人尼可劳斯·胡索维阿努斯英语Mikołaj Hussowczyk也是以拉丁文写作的立陶宛早期作家,他于1523年写成的诗作《水牛外观、野性与狩猎之诗》Carmen de statura, feritate ac venatione bisontis描述了立陶宛的自然风光与风俗,也提及了一些政治与宗教的议题[401];同年代有诗人以“立陶宛人米哈罗”(Michalo Lituanus)的笔名写成专著《鞑靼人、立陶宛人与莫斯科人的风俗英语De moribus tartarorum, lituanorum et moscorum》,但直至1615年才出版[402];1560年左右维尔纽斯市长奥古斯提努斯·罗顿都斯英语Augustinus Rotundus以拉丁文写作立陶宛历史,但此书今已佚失;尤纳斯·拉德瓦纳斯英语Jonas Radvanas模仿古罗马诗人维吉尔的《艾尼亚斯纪》写作了拉丁文长篇史诗拉德维利阿斯英语Radivilias》,歌颂立陶宛大公国贵族米科瓦伊·拉齐维乌英语Mikołaj Radziwiłł乌拉之战英语Battle of Ula立窝尼亚战争)战胜沙俄[403]。17世纪仍有立陶宛作家以拉丁文写作,如著有许多神学与音乐书籍的日吉曼塔斯·利奥克斯米纳斯英语Žygimantas Liauksminas[404]

16世纪开始出现了以立陶宛语写作的书籍,以神学书籍为主。1547年马尔蒂纳斯·马日维达斯编纂、出版了第一本立陶宛语书籍《教义问答概要英语Catechism of Martynas Mažvydas[405][406],为基于马丁路德路德小探题英语Luther's Small Catechism》的波兰语译本而编成,不久后米卡洛尤斯·道克沙也将耶稣会教士亚科伯·雷德斯马(Jacobo Ledesma)所著的教义问答翻译成立陶宛语出版[407]

18世纪诗人克里斯蒂约纳斯·多内莱蒂斯启蒙运动时期的重要立陶宛作家,其诗作《四季英语The Seasons (poem)》以六步格英语hexameter写成[408],是首个立陶宛语的虚构文学作品。19世纪初立陶宛文学受古典主义感伤主义浪漫主义等思潮影响,重要作家有麦洛尼斯英语Maironis安塔纳斯·巴拉纳斯卡斯英语Antanas Baranauskas西莫纳斯·道坎塔斯奥斯卡·米洛什英语Oscar Milosz西蒙纳斯·斯坦内维丘斯英语Simonas Stanevičius[408]。十九世纪末沙俄颁布立陶宛书刊禁令,查禁所有以拉丁字母印刷的立陶宛语出版物,有许多书籍走私者英语Lithuanian book smugglers私下传播立陶宛语书刊,使立陶宛语免于消亡[409]

建筑

立陶宛传统的住屋格里奇阿(立陶宛语:Gryčia),建于19世纪
立陶宛传统的住屋格里奇阿立陶宛语Gryčia,建于19世纪
维尔纽斯主教座堂建于18世纪末,由劳里纳斯·古采维丘斯(英语:Laurynas Gucevičius)设计,为新古典主义建筑
维尔纽斯主教座堂建于18世纪末,由劳里纳斯·古采维丘斯英语Laurynas Gucevičius设计,为新古典主义建筑

立陶宛境内有约20座城堡英语List of castles in Lithuania,还有许多古代贵族英语Lithuanian nobility的宫殿与庄园,许多留存至今[410]泽尔维诺斯英语Zervynos卡皮尼什基艾英语Kapiniškiai民族村英语Ethnographic village,保留了许多历史悠久的老屋[411]

约翰·克里斯托夫·格劳比茨英语Johann Christoph Glaubitz马尔钦·克纳夫斯英语Marcin Knackfus劳里纳斯·古采维丘斯英语Laurynas GucevičiusKarol Podczaszyński英语Karol Podczaszyński等17至19世纪的立陶宛建筑师英语List of Lithuanian architects巴洛克新古典的建筑引入立陶宛[412],使维尔纽斯成为东欧巴洛克风格的重镇[413]维尔纽斯旧城因建有大量巴洛克式教堂等建筑而获选为世界文化遗产[414]

一战后的战间期立陶宛的临时首都考纳斯建了许多装饰风与立陶宛民族浪满主义风格的建筑,为欧洲装饰风建筑的代表之一,获选欧洲遗产标识英语European Heritage Label[415]

戏剧

立陶宛主要的戏剧院包括维尔纽斯的立陶宛国家剧院立陶宛俄罗斯剧场、考纳斯的考纳斯国家剧院英语Kaunas State Drama Theatre和克莱佩达的克莱佩达剧院立陶宛语Klaipėdos dramos teatras[416];著名剧团包括怪人剧团英语Keistuolių Teatras以及剧作家奥斯卡拉斯·科尔苏诺瓦斯英语Oskaras Koršunovas吉蒂斯·伊瓦纳斯卡斯英语Gytis Ivanauskas的剧团等;Sirenos(意为警报器)、TheATRIUMNerk į teatrą(意为潜入戏院)等为立陶宛重要的戏剧节[417][418][419]

音乐

2009年的立陶宛音乐节
2009年的立陶宛音乐节

立陶宛传统音乐英语Lithuanian folk music为波罗的音乐的一支,使用拨弦乐器康科勒琴英语Kanklės)与管乐器,传统音乐多用于风俗仪式,包含一些多神异教信仰的元素,可因地区分为单音英语monophony异音英语heterophony复音(如苏塔廷内斯 Sutartinės)三种型式[420][421]。1924年第一届立陶宛音乐节英语Lithuanian Song Festival于考纳斯举办,1990年起音乐节每四年举办一次,每年均吸引约三万名传统歌舞的表演者前来参加[422],2003年立陶宛与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的音乐节共同入选人类口述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名录[423]

1636年9月4日,数名意大利歌剧家在波兰国王瓦迪斯瓦夫四世邀请下,于立陶宛大公宫演出歌剧,为立陶宛首次的歌剧演出[424]。现时维尔纽斯的立陶宛国家歌剧和芭蕾舞剧院有歌剧演出,为立陶宛的重要演出场地,由独立艺术家组成的维尔纽斯城市歌剧团英语Vilnius City Opera也有歌剧演出[425]

19世纪末的艺术家米卡洛尤斯·孔斯坦蒂纳斯·丘尔廖尼斯为立陶宛历史上重要的画家与作曲家,在他35年的人生中创作了超过200首歌曲,对立陶宛文化带来重要影响,为象征主义新艺术运动世纪末艺术的代表人物,还被认为是欧洲抽象艺术的先驱之一[426]。1970年代布罗纽斯·库塔维丘斯英语Bronius Kutavičius奥斯瓦尔达斯·巴拉考斯卡斯英语Osvaldas Balakauskas奥努特·纳布泰特英语Onutė Narbutaitė维德曼塔斯·巴图利斯英语Vidmantas Bartulis等新世代的作曲家逐渐登上舞台,他们尝试将现代极简主义新浪漫主义英语Neoromanticism (music)与立陶宛传统音乐结合,以创造新的曲风[427] ;同时期维亚切斯拉夫·加内林英语Vyacheslav Ganelin弗拉基米拉斯·塔拉索瓦斯立陶宛语Vladimiras Tarasovas弗拉基米拉斯·切卡西纳斯立陶宛语Vladimiras Čekasinas三位爵士音乐家的组合(加内林/塔拉索瓦斯/切卡西纳斯三人组)奠定了维尔纽斯爵士乐派的基础[428],立陶宛今有维尔纽斯爵士音乐节英语Vilnius Jazz Festival考纳斯爵士音乐节英语Kaunas Jazz比尔什托纳斯爵士音乐节立陶宛语Birštonas Jazz等艺术活动[429][430]

合唱也是立陶宛文化的重要元素,维尔纽斯是迄今唯一出过三个欧洲六大合唱联赛英语European Grand Prix for Choral Singing优胜合唱团的城市[431]

立陶宛音乐资讯中心英语Music Information Centre Lithuania(LMIC)为在国内外推广立陶宛音乐的非营利组织[432]

摇滚/抗争音乐

摇滚乐团安蒂斯(英语:Antis)于1987年的演出
摇滚乐团安蒂斯英语Antis于1987年的演出

1944年苏联占领立陶宛后,立陶宛的艺术创作受苏联审查制度英语Censorship in the Soviet Union限制,任何批评政府的艺术均遭查禁[433] 。1965立陶宛的第一批摇滚乐团英语Rock music in Lithuania成型,包括考纳斯的Kertukai立陶宛语KertukaiAitvaraiNuogi ant slenksčio,以及维尔纽斯的凯斯图蒂斯·安塔内利斯英语Kęstutis AntanėlisVienuoliaiGėlių Vaikai。1987年至1989年立陶宛音乐家举办了摇滚游行英语Roko maršasRoko maršas)音乐节,在歌曲中加入了暗讽时政的比喻[434][435],为促成波罗的三国独立之歌唱革命的重要一环[436]阿尔吉尔达斯·考斯佩达斯英语Algirdas Kaušpėdas担任团长的后现代摇滚乐团安蒂斯英语AntisAntis)为当时最活跃的乐团之一,在其歌曲〈僵尸〉(Zombiai )中即有关于苏联红军占领立陶宛、在乌克梅尔盖驻军的歌词[437][438]维陶塔斯·凯尔纳吉斯英语Vytautas Kernagis的歌曲〈科罗拉多金花虫〉(Kolorado vabalai)中,金花虫暗指配戴近卫军丝带的苏联人[439]

立陶宛甫独立时,摇滚乐团Foje英语Foje风靡一时,其演唱会吸引上万人进场[440],1997年乐团解散后,原吉他手安德留斯·马蒙托瓦斯英语Andrius Mamontovas仍是立陶宛乐坛的重要人物[441]

另一名歌手马里约纳斯·米库塔维丘斯英语Marijonas Mikutavičius创作了立陶宛体坛国歌〈三百万英语Trys Milijonai〉与2011年欧洲篮球锦标赛(立陶宛主办)的主题曲Nebetyli sirgaliai[442][443]

饮食

立陶宛黑麦面包
立陶宛黑麦面包
立陶宛饮食的代表料理Cepelinai,由土豆、绞肉、奶油与蘑菇制成
立陶宛饮食的代表料理Cepelinai,由土豆、绞肉、奶油与蘑菇制成

立陶宛料理与北欧料理相似,但仍颇具自己的特色,使用的素材包括大麦土豆黑麦甜菜、蔬菜、浆果及蘑菇等本地农产品,沿海地区也常有鱼类料理[444]起司、酸奶、酸奶油与奶油等也是重要的饮食元素;传统料理中的肉类主要为腌制,如烟熏香肠、火腿、斯基兰迪斯香肠英语Skilandis等;汤品则有牛肝菌汤、白菜汤、甜菜汤、牛奶汤与数种粥品[445][446]黑麦面包为立陶宛传统料理的主食,早餐、午餐与晚餐均会食用,并在传统祭仪中扮演重要角色[447]

立陶宛料理受德国饮食影响,引入了许多猪肉与土豆制品,如东欧黑布丁英语Kishka (food)立陶宛土豆布丁与传统甜点树蛋糕,而传统肉饺基比奈英语Kibinai则源于信奉犹太教卡拉伊姆人[448]。另外因过去许多立陶宛贵族聘用法国厨师,立陶宛饮食也受法国饮食的影响[449]

立陶宛酿造啤酒(英语:Beer in Lithuania)的传统历史悠久
立陶宛酿造啤酒英语Beer in Lithuania的传统历史悠久

波罗的人制作蜂蜜酒已有上千年历史[450]啤酒英语Beer in Lithuania为现今立陶宛最受欢迎的酒精饮料,早在11世纪即有农家酿造啤酒的纪录,被用于传统祭仪中[451],近代立陶宛人则以农家酿造为基础,开发了商业酿造啤酒的生产模式[452][453]。根据2015年统计,立陶宛为欧洲单位人口啤酒饮用量第五高的国家[454]

媒体

根据2018年统计,立陶宛销量最大的报纸为立陶宛早报英语Lietuvos rytas(市占18.8%),政治立场偏向自由派[455],其他依序为立陶宛晚间新闻立陶宛语Vakaro žinios(12.5%)、考纳斯日报英语Kauno diena(3.7%)、希奥利艾地区报立陶宛语Šiaulių kraštas(3.2%)与西部快报英语Vakarų ekspresas(2.7%)等;销量最大的周报为〈本周〉(Savaitė,34%),其他依序为〈民众〉(Žmonės,17%)与Prie kavos(11.9%)等[456];收视率最高的电视台为TV3英语TV3 (Lithuania)(35.9%),其他依序为LNK电视台英语LNK (television station)(32.8%)、立陶宛国家广播电视台(30.6%)、BTV电视台英语BTV (Lithuania)(19.9%)与立陶宛晨间电视台英语Lietuvos rytas TV(19.1%)[457];最多人收听的广播电台依序为M1广播电台英语M-1 (Lithuanian radio station)(15.8%)、Lietus(12.2%)、LRT广播电台(10.5%)与Radiocentras(10.5%)[458]

节日

2007年的圣加西弥禄市集
2007年的圣加西弥禄市集

立陶宛有两个国庆日,一为2月16日,纪念1918年立陶宛独立法案签署的日期,另一为7月6日立陶宛国家日英语Statehood Day (Lithuania)),纪念1253年明道加斯建立立陶宛王国6月24日圣约纳斯节英语Saint Jonas's Festival(仲夏节)是源于多神异教信仰庆祝夏至的节日。截至2018年,立陶宛全年共有13个国定假日[459]

立陶宛国定假日列表
日期 中文名 原文名 备注
1月1日 元旦 Naujieji metai  
2月16日 立陶宛独立日 Lietuvos valstybės atkūrimo diena  
3月11日 立陶宛复国日 Lietuvos nepriklausomybės atkūrimo diena  
3月21日当日或之后,出现月圆后的第一个星期日 复活节 Velykos 纪念耶稣复活
5月1日 国际劳动节 Tarptautinė darbo diena  
五月第一个星期日 母亲节 Motinos diena  
六月第一个星期日 父亲节 Tėvo diena  
6月24日 圣约纳斯节英语Saint Jonas's Festival(仲夏节) Joninės英语Joninės, Rasos 源于多神异教信仰的节庆
7月6日 立陶宛国家日英语Statehood Day (Lithuania) Valstybės (Lietuvos karaliaus Mindaugo karūnavimo) diena 纪念明道加斯建立立陶宛王国
8月15日 圣母升天 Žolinė (Švč. Mergelės Marijos ėmimo į dangų diena)  
11月1日 诸圣节 Visų šventųjų diena (Vėlinės)  
12月24日 圣诞夜 Šv. Kūčios  
12月25日、26日 圣诞节 Šv. Kalėdos 纪念耶稣诞辰

除国定假日外,立陶宛重要的庆典与活动还有维尔纽斯的圣加西弥禄市集维尔纽斯国际影展英语Vilnius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460]考纳斯城市日英语Kauno Miesto Diena[461]克莱佩达海洋节英语Klaipėda Sea Festival[462]时尚感染英语Mados infekcija(立陶宛最大的时装秀)[463]维尔纽斯书展英语Vilnius Book Fair维尔纽斯马拉松英语Vilnius Marathon、立陶宛音乐节、维尔纽斯爵士音乐节、恶魔石露天音乐节英语Devilstone Open Air大萨莫吉希亚骷髅地节英语大薩莫吉希亞骷髏地節[464]阿普奥莱节立陶宛语Apuolės festivalis[465]

运动

曾获2012年伦敦奥运金牌的游泳选手鲁塔·美露泰
曾获2012年伦敦奥运金牌的游泳选手鲁塔·美露泰
立陶宛国家男子篮球队目前位列国际篮球总会世界排名第8名
立陶宛国家男子篮球队目前位列国际篮球总会世界排名第8名

篮球是立陶宛最受欢迎的运动,2021年立陶宛国家男子篮球队国际篮球总会世界排名为第8名[466],作为一支欧洲劲旅,曾经三次获得欧洲篮球锦标赛冠军(1937年英语EuroBasket 19371939年英语EuroBasket 19392003年英语EuroBasket 2003),三度获得奥运会男篮比赛铜牌(1992年1996年2000年[467]。立陶宛男篮秉承了传统的欧洲实用派打法,以整体打法为特点[468]。篮球赛在立陶宛国内很受关注,2014年全国有近76%人口收看世界杯篮球赛的电视转播[469]。立陶宛也出过多名NBA球星,包括已退役的阿维达斯·萨博尼斯萨鲁纳斯·马修利奥尼斯英语Šarūnas Marčiulionis[470]阿维达斯·马齐奥斯卡斯英语Arvydas Macijauskas利纳斯·克莱扎达柳斯·桑盖拉等,以及现役球员约纳斯·瓦兰丘纳斯多曼塔斯·萨博尼斯[471]。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男子篮球队前主教练尤纳斯·卡兹劳斯卡斯也是立陶宛人[472]

立陶宛在历届奥林匹克运动会中共获得25面奖牌,包括6面金牌(田径现代五项射击游泳等项目),其中铁饼选手维尔吉利尤斯·阿莱克纳曾于2000年悉尼奥运2004年雅典奥运两度获得金牌,又于2008年北京奥运获得铜牌[473]2012年伦敦奥运中年仅15岁的游泳选手鲁塔·美露泰夺下女子100米蛙式的金牌[474]

参加冬季运动的立陶宛运动员则较少,但国内逐渐建立了溜冰场、滑雪场等场馆,如2011年建成的雪竞技场英语Snow Arena为波罗的海地区的第一座室内滑雪场[475]。2018年立陶宛男子冰球队英语Lithuania men's national ice hockey team世界冰球锦标赛第一级英语2018 IIHF World Championship Division IB组的六队中获第一名[476]

2021年9月立陶宛主办了2021年国际足联室内五人足球世界杯,为该国首次主办国际足联竞赛[477]

立蒂尼斯英语Ritinis是立陶宛的一种传统球类运动,球员试图将球扔到对手后方得分,并持棒阻挡对手掷球进攻[478]立斯蒂内斯英语Ristynės则是种立陶宛传统的摔跤运动[479]

参考文献

引用

  1. ^ Lithuania's Constitution of 1992 with Amendments through 2019 (PDF). Constitute Project. [2020-09-1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2-21). 
  2. ^ Ethnicity, mother tongue and religion. Official Statistics Portal. Statistics Lithuania. 2019-12-12 [2018-12-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2-15). 
  3. ^ GYVENTOJAI PAGAL TAUTYBĘ, GIMTĄJĄ KALBĄ IR TIKYBĄ (PDF). surašymo duomenys. [2020-09-11].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0-03-13). 
  4. ^ 4.0 4.1 Kulikauskienė, Lina. Lietuvos Respublikos Konstitucija [The Constitution of the Republic of Lithuania]. Native History, CD. 2002. ISBN 978-9986-9216-7-7 (立陶宛语). 
  5. ^ Shugart, Matthew Søberg. Semi-Presidential Systems: Dual Executive And Mixed Authority Patterns (PDF). French Politics (Palgrave Macmillan Journals). December 2005, 3 (3): 323–351 [2017-08-23]. doi:10.1057/palgrave.fp.8200087.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6-03-04). A pattern similar to the French case of compatible majorities alternating with periods of cohabitation emerged in Lithuania, where Talat-Kelpsa (2001) notes that the ability of the Lithuanian president to influence government formation and policy declined abruptly when he lost the sympathetic majority in parliament. 
  6. ^ Pradžia – Oficialiosios statistikos portalas. osp.stat.gov.lt. [2020-09-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10). 
  7. ^ 7.0 7.1 7.2 7.3 Lithuania. World Economic Outlook Databas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 April 2022 [2022-05-16] (英语). 
  8. ^ Gini coefficient of equivalised disposable income – EU-SILC survey. ec.europa.eu. Eurostat. [2019-09-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3-20). 
  9. ^ Human Development Index and its components. United Nations Development Programme. 2020 [2021-08-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13). 
  10. ^ Composition of macro geographical (continental) regions, geographical sub-regions, and selected economic and other groupings. 联合国统计司. [2008-11-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04-17). 
  11. ^ 11.0 11.1 Bideleux, Robert; Jeffries, Ian. A history of Eastern Europe: crisis and change. Routledge. 1998: 122. ISBN 978-0415161114. 
  12. ^ Lithuania breaks away from the Soviet Union. Theguardian.com. London: Guardian Media Group. 1990-03-12 [2018-06-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21). Lithuania last night became the first republic to break away from the Soviet Union, by proclaiming the restoration of its pre-war independence. The newly-elected parliament, 'reflecting the people's will,' decreed the restoration of 'the sovereign rights of the Lithuanian state, infringed by alien forces in 1940,' and declared that from that moment Lithuania was again an independent state 
  13. ^ Baranauskas, Tomas. On the Origin of the Name of Lithuania. Lithuanian Quarterly Journal of Arts and Sciences. Fall 2009, 55 (3). ISSN 0024-5089. 
  14. ^ Vilnius. Key dates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Retrieved on 18 January 2007.
  15. ^ Zigmas Zinkevičius. Kelios mintys, kurios kyla skaitant Alfredo Bumblausko Senosios Lietuvos istoriją 1009-1795m. Voruta, 2005.
  16. ^ Zinkevičius, Zigmas. Lietuvos vardo kilmė. Voruta. 1999-11-30, 3 (669). ISSN 1392-0677 (立陶宛语). [永久失效链接]
  17. ^ Dubonis, Artūras. Lietuvos didžiojo kunigaikščio leičiai: iš Lietuvos ankstyvųjų valstybinių struktūrų praeities Leičiai of Grand Duke of Lithuania: from the past of Lithuanian stative structures. Vilnius: Lietuvos istorijos instituto leidykla. 1998 (立陶宛语). 
  18. ^ Dubonis, Artūras. Leičiai. Ldkistorija.lt. [2018-0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1-03). 
  19. ^ Patackas, Algirdas. Lietuva, Lieta, Leitis, arba ką reiškia žodis "Lietuva". Lrytas.lt. [2009-08-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立陶宛语). 
  20. ^ Edgar C. Polomé; Werner Winter. Reconstructing Languages and Cultures. Walter de Gruyter. 2011: 298 [2021-06-24]. ISBN 978-3-11-08679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21. ^ Šapoka, Adolfas. Lietuvos istorija (PDF). Kaunas: Šviesa. 1936: 13–17 [2021-06-2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2-25). 
  22. ^ Michael H. MacDonald. Europe, a Tantalizing Romance: Past and Present Europe for Students and the Serious Traveler. University Press of America. 1996: 174 [2021-06-24]. ISBN 978-0-7618-04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23. ^ Eidintas, Alfonsas; Bumblauskas, Alfredas; Kulakauskas, Antanas; Tamošaitis, Mindaugas. The History of Lithuania (PDF). Eugrimas. 2013: 22–26 [2021-06-24]. ISBN 978-609-437-204-9.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12-15). 
  24. ^ Eidintas et al. (2013), p. 13
  25. ^ Eidintas et al. (2013), pp. 24–25
  26. ^ Andres Kasekamp. A History of the Baltic States. Macmillan International Higher Education. 2017: 9 [2021-06-24]. ISBN 978-1-137-57366-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27. ^ Ochmański, Jerzy. Historia Litwy [The History of Lithuania] 2nd. Zakład Narodowy im. Ossolińskich. 1982: 39–42. ISBN 9788304008861 (波兰语). 
  28. ^ Baczkowski, Krzysztof. Dzieje Polski późnośredniowiecznej (1370–1506) [History of Late Medieval Poland (1370–1506)]. Kraków: Fogra. 1999: 55–61. ISBN 978-83-85719-40-3. 
  29. ^ Jakštas, Juozas. Beginning of the State. Albertas Gerutis (编). Lithuania: 700 Years. translated by Algirdas Budreckis 6th. New York: Manyland Books. 1984: 45–50. ISBN 0-87141-028-1. 
  30. ^ Boswell, A. Bruce. Poland and the Poles. London: Methuen & Co. 1919: 61. 
  31. ^ Zikaras, Karolis. Battle of Saulė 1236 (PDF). Domeikava, Kaunas District: Military Cartography Centre of Lithuanian Armed Forces. 2014 [2017-12-28]. ISBN 978-609-412-017-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9-08-08). 
  32. ^ Jonas Zinkus; et al (编). Saulės mūšis. Tarybų Lietuvos enciklopedija 3. Vilnius: Vyriausioji enciklopedijų redakcija: 633. 1987 (立陶宛语). 
  33. ^ The Battle of Saule. VisitLithuania.net. [2017-12-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5). 
  34. ^ (立陶宛语) Tomas Baranauskas (2001). Lietuvos karalystei – 750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voruta.lt.
  35. ^ R. N. Swanson. The Routledge History of Medieval Christianity: 1050–1500. Routledge. 2015: 193 [2021-06-24]. ISBN 978-1-317-50809-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36. ^ The Legend of the Founding of Vilnius – Gediminas Dream. ironwolf.lt. [2018-0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37. ^ Rowell, C. S. Lithuania Ascending: A Pagan Empire Within East-Central Europe, 1295–1345. Cambridge Studies in Medieval Life and Thought: Fourth Seri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97, 100. ISBN 978-0-521-45011-9. 
  38. ^ Baranauskas, Tomas. Mėlynųjų Vandenų mūšis: atminties sugrįžimas po 650 metų. Veidas. 2012-06-23, (25): 30–32 [2021-06-25]. ISSN 1392-515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立陶宛语). 
  39. ^ Auty, Robert; Obolensky, Dimitri. A Companion to Russian Studies: An Introduction to Russian History.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1: 86 [2021-06-25]. ISBN 978-0-521-28038-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3). 
  40. ^ Paul Magocsi (1996). History of the Ukraine. University of Toronto Press. p. 128. ISBN 0802078206.
  41. ^ Babinskas, Nerijus. Etninė ir konfesinė LDK įvairovė. Reformacija. šaltiniai.info. [2019-05-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7) (立陶宛语). 
  42. ^ Blomkvist, Nils. Culture clash or compromise?: the europeanisation of the Baltic Sea area 1100-1400 AD. Gotland University College: Gotland Centre of Baltic Studies. 1998: 240. ISBN 9789163074394. 
  43. ^ Broderick, Kristin J. Lithuania. The Economy and Political Culture in New Democracies: An Analysis of Democratic Support i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An Analysis of Democratic Support i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Routledge. 2017. ISBN 9781351732925. 
  44. ^ Thomas Lane. Lithuania: Stepping Westward. Routledge. 2001: ix, xxi [2021-06-25]. ISBN 978-0-415-2673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45. ^ The New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v. 17 (1998) p. 545
  46. ^ Rick Fawn. Ideology and national identity in post-communist foreign policies. Psychology Press. 2003: 186– [2021-06-25]. ISBN 978-0-7146-5517-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3). 
  47. ^ Lucko suvažiavimas. Partizanai.org. [2017-1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lt-lt). 
  48. ^ Prieš 500 metų – Oršos mūšis (PDF). Union of Lithuanian Freedom Fighters. November 2014 [2018-01-1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9-08-08). 
  49. ^ Michael Roberts. The Early Vasas: A History of Sweden, 1523 - 1611. CUP Archive. 1968: 264 [2021-06-25]. ISBN 978-1-00-129698-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0). 
  50. ^ Stone, Daniel. The Polish–Lithuanian State: 1386–1795.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2001. p. 63
  51. ^ Lietuvos aukso amžius – vienas sprendimas galėjo pakeisti visą istoriją. DELFI. [2018-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7). 
  52. ^ "The Causes of Slavery or Serfdom: A Hypothesis"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discussion and full online text) of Evsey Domar (1970). Economic History Review 30:1 (March), pp. 18–32.
  53. ^ Šapoka, Adolfas (编). Lietuvos istorija (PDF). Kaunas: Švietimo ministerijos Knygų leidimo komisijos leidinys. 1936: 326 [2021-06-2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2-25) (立陶宛语). 
  54. ^ The Roads to Independence. Lithuania in the World. 2008, 16 (2) [2021-06-25]. ISSN 1392-09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2). 
  55. ^ Jan Ligeza. Preambuła Prawa [The Preamble of Law]. Polish Scientific Publishers PWN. 2017: 12. ISBN 978-83-945455-0-5 (波兰语). 
  56. ^ George Sanford. Democratic government in Poland: constitutional politics since 1989. Palgrave Macmillan. 2002: 11–12 [2011-07-05]. ISBN 978-0-333-77475-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2-15). 
  57. ^ Jacek Jędruch. Constitutions, elections, and legislatures of Poland, 1493–1977: a guide to their history. EJJ Books. 1998: 178 [2011-08-13]. ISBN 978-0-7818-0637-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5-26). 
  58. ^ Jerzy Lukowski. Disorderly liberty: the political culture of the Polish-Lithuanian Commonwealth in the eighteenth century. Continuum International Publishing Group. 2010-08-03: 227 [2011-09-23]. ISBN 978-1-4411-481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08). 
  59. ^ J. K. Fedorowicz; Maria Bogucka; Henryk Samsonowicz. A Republic of nobles: studies in Polish history to 1864.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82: 252 [2011-07-05]. ISBN 978-0-521-24093-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0). 
  60. ^ Bideleux, Robert; Jeffries, Ian. A History of Eastern Europe: Crisis and Change. Routledge. 1998: 156. 
  61. ^ Batt, Judy; Wolczuk, Kataryna. Region, State and Identity in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Routledge. 2002: 153. 
  62. ^ Sinkoff, Nancy. Out of the Shtetl: Making Jews Modern in the Polish Borderlands. Society of Biblical Literature. 2004: 271. 
  63. ^ XX a. pradžioje rusus suerzino paviešinti lietuvių knygnešystės mastai. Lrt.lt. 2013-07-28 [2013-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立陶宛语). 
  64. ^ Nationalism in Post-Soviet Lithuania[永久失效链接]. Terry D. Clark, University of Michigan Press. June 12, 2006. Accessed October 29, 2007.
  65. ^ Kauno tvirtovės istorija. Gintaras Česonis. 2004 [2008-06-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0) (立陶宛语). 
  66. ^ The Great war in Lithuania 1914 -1918. Draugas.org. [2021-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01). 
  67. ^ The Baltic States from 1914 to 1923: The First World War and the Wars of Independence (PDF). Bdcol.ee. [2018-10-18].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9-08-08). 
  68. ^ Jusaitis, Jonas. Kelio į Vasario 16-tąją pradžia ir vyriausybės sudarymas. Patriotas. February 2002, 2 (37) [2007-01-29]. ISSN 1648-123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5-06) (立陶宛语). 
  69. ^ Resolution. Medieval Lithuania. 2005 [2007-01-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11-13). 
  70. ^ Pirmosios Lietuvos nepriklausomybės kovos. Partizanai.org. [2017-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立陶宛语). 
  71. ^ Lesčius, Vytautas. Lietuvos kariuomenė nepriklausomybės kovose 1918–1920. Monografija (PDF). LKA.lt. [2017-12-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5-01-02). 
  72. ^ Lesčius, Vytautas. Lietuvos kariuomenė nepriklausomybės kovose 1918–1920 (PDF). Lietuvos kariuomenės istorija. Vilnius: General Jonas Žemaitis Military Academy of Lithuania. 2004 [2021-06-26]. ISBN 9955-423-23-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2-02-19) (立陶宛语). 
  73. ^ Iškauskas, Česlovas. Č.Iškauskas. Vidurio Lietuva: lenkų okupacijos aidai.... DELFI. [2012-0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74. ^ Senn, Alfred Erich. The Great Powers, Lithuania and the Vilna Question 1920–1928. Studies in East European history 11. E.J. Brill. 1966: 111 [2021-06-25]. OCLC 39826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0). 
  75. ^ Skirius, Juozas. Lietuvos–Lenkijos santykiai 1938–1939 metais. Gimtoji istorija. Nuo 7 iki 12 klasės. Vilnius: Elektroninės leidybos namai. 2002 [2008-03-02]. ISBN 9986-9216-9-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3-03) (立陶宛语). 
  76. ^ Streit, Clarence K. Pressure on Poles Weakens Demands. The New York Times. 1939-03-19: 1. 
  77. ^ VMU Now and Before. Vytautas Magnus University. 2012-04-10 [2017-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24). 
  78. ^ Kantautas, Adam; Kantautas, Filomena. A Lithuanian Bibliography: A Check-list of Books and Articles Held by the Major Libraries of Canada and the United States. University of Alberta. 1975: 295–296. ISBN 9780888640109. 
  79. ^ III Seimas (1926–1927 m.). LRS.lt. [2017-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80. ^ Karinis perversmas Lietuvoje: kas ir kodėl nuvertė valstiečių valdžią?. DELFI. [2013-12-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81. ^ Katinas, Petras. Perversmas ar išgelbėjimas?. xxiamzius.lt. [2017-12-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82. ^ Kodėl Kaunas buvo vadinamas mažuoju Paryžiumi?. lrytas.lt. [2013-0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lt-LT). 
  83. ^ Lapinskas, Anatolijus. Lietuva tarpukariu nebuvo atsilikėlė. DELFI. [2013-09-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84. ^ What Happened During the Great Depression?. Thebalance.com. [2021-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7). 
  85. ^ Trade Unions in Lithuania – A Brief History – Sergejus Glovackas (2009) (Global Labour Institute – English). Globallabour.info. [2017-11-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5-05). 
  86. ^ Vareikis, Vygantas. Politiniai ir kariniai Klaipėdos krašto praradimo aspektai 1938–1939 metais (PDF). Klaipėda University. [2017-12-2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8-08). 
  87. ^ Turauskas, Edvardas. Lietuvos nepriklausomybės netenkant. Kaunas: Panaudotas Lietuvių k., Šviesa. 1990: 74. ISBN 5-430-01032-4. 
  88. ^ Gureckas, Algimantas. Ar Lietuva galėjo išsigelbėti 1939–1940 metais?. lrytas.lt. [2010-06-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5) (lt-LT). 
  89. ^ Musteikis, Kazys. Prisiminimų fragmentai (PDF). Vilnius: Mintis. 1989: 56–57 [2017-12-10].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9-08-08). 
  90. ^ Senn, Alfred Erich. Lithuania 1940: Revolution from Above. Rodopi. 2007: 99. ISBN 978-90-420-2225-6. 
  91. ^ Report of Latvian Chargé d'affaires, Fricis Kociņš, regarding the talks with Soviet Foreign Commissar Molotov in I.Grava-Kreituse, I.Feldmanis, J.Goldmanis, A.Stranga. Latvijas okupācija un aneksija 1939–1940: Dokumenti un materiāli. (The Occupation and Annexation of Latvia: 1939–1940. Documents and Materials.). 1995: 348–350 [2021-07-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1-06) (拉脱维亚语). 
  92. ^ Tanel Kerikmäe; Hannes Vallikivi. State Continuity in the Light of Estonian Treaties Concluded before World War II. Juridica International. 2000, (I 2000): 30–39 [2007-03-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6-29). 
  93. ^ Knezys, Stasys. Lietuvos kariuomenės naikinimas (1940 m. birželio 15 d.–1941 m.). Genocid.lt. [2017-12-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26). 
  94. ^ Anušauskas (2005), p. 140
  95. ^ Gurjanovas, Aleksandras. Gyventojų trėmimo į SSRS gilumą mastas (1941 m. gegužės–birželio mėn.). Genocidas Ir Resistencija. 1997, 2 (2) [2021-06-26]. ISSN 1392-346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16) (立陶宛语). 
  96. ^ Misiunas, Romuald J.; Rein Taagepera. The Baltic States: Years of Dependence 1940–1990 expanded.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3: 47. ISBN 978-0-520-08228-1. 
  97. ^ Anušauskas, Arvydas; et al (编). Lietuva, 1940–1990. Vilnius: Lietuvos gyventojų genocido ir rezistencijos tyrimo centras. 2005: 177. ISBN 978-9986-757-65-8 (立陶宛语). 
  98. ^ Lithuania: Back to the Future. Travel-earth.com. 2004-05-01 [2011-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5-11). 
  99. ^ Michalski, Czesław. Ponary – Golgota Wileńszczyzny (Ponary – the Golgotha of Wilno). Konspekt nº 5, Winter 2000–01, Academy of Pedagogy in Kraków. [2021-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24) (波兰语). 
  100. ^ Arūnas Bubnys. Lietuvių saugumo policija ir holokaustas (1941–1944) | Lithuanian Security Police and the Holocaust (1941–1944). Genocid.lt. [2021-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5-12). 
  101. ^ Oshry, Ephraim, Annihilation of Lithuanian Jewry, Judaica Press, Inc., New York, 1995
  102. ^ Prit Buttar. Between Giants. 2013-05-21. ISBN 9781780961637. 
  103. ^ Michalski, Czesław. Ponary - Golgota Wileńszczyzny (Ponary – the Golgotha of Wilno). Konspekt nº 5, Winter 2000–01, Academy of Pedagogy in Kraków. [2021-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2-24) (波兰语). 
  104. ^ Sakaitė, Viktorija. Žydų gelbėjimas. genocid.lt. [2018-07-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8-07). 
  105. ^ Names of Righteous by Country. 2017 [2021-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16). 
  106. ^ Anušauskas, et al. (2005), p. 232
  107. ^ Bubnys, Arūnas. Vokiečių okupuota Lietuva (1941–1944). Vilnius: Lietuvos gyventojų genocido ir rezistencijos tyrimo centras. 1998. ISBN 978-9986-757-12-2. 
  108. ^ 108.0 108.1 Prit Buttar著 刘任,张大卫译, 巨人之间: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波罗的海战事. 第十二章 余波. 北京: 台海出版社. 2018: 328. ISBN 978-7-5168-2067-4. 
  109. ^ Motyl, Alexander J. Encyclopedia of Nationalism, Two-Volume Set. Elsevier. 2000: 494–495 [2021-06-26]. ISBN 978-008054524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110. ^ Roszkowski, Wojciech. Biographical Dictionary of Central and Eastern Europe in the Twentieth Century. Routledge. 2016: 2549 [2021-06-26]. ISBN 978-131747593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111. ^ US Department of State Bureau of Public Affairs. State.gov. August 2006 [2010-04-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112. ^ Juozas Daumantas. Fighters for Freedom. Lithuanian partisans versus the U.S.S.R.. [2018-05-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4). 
  113. ^ The Partisan Movement in Postwar Lithuania – V. Stanley Vardys. Lituanus.org. [2021-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02). 
  114. ^ Küng, Andres. Communism and Crimes against Humanity in the Baltic states. 1999-04-13 [2021-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1-03-01). A Report to the Jarl Hjalmarson Foundation seminar 
  115. ^ Beniušis, Vaidotas. EŽTT: sovietų represijos prieš Lietuvos partizanus gali būti laikomos genocidu. DELFI. [2019-03-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116. ^ Romas Kalanta (PDF). genocid.lt. [2018-02-19].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2-24). 
  117. ^ The Demise of the Lithuanian Helsinki Group. Lituanus.org. [2021-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7). 
  118. ^ Lithuania's Independence Movement – Lokashakti Encyclopedia. Lokashakti.org. [2017-12-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3). 
  119. ^ Landsbergis has always been Lithuania's first head-of-state. Baltictimes.com. [2017-12-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3). 
  120. ^ Sąjūdžio mitingas 1988 – 08 – 23 Vingio parke. LRT. [2018-05-1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立陶宛语). 
  121. ^ Istorija. Thebalticway.eu. [2021-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122. ^ Puur, Allan; Klesment, Martin; Sakkeus, Luule. A Turbulent Political History and the Legacy of State Socialism in the Baltic Countries: 31–49. 2019. ISSN 2365-757X. doi:10.1007/978-3-030-23392-1_2. 
  123. ^ Imogen Bell. Central and South-Eastern Europe 2003. Psychology Press. 2002: 376 [2021-06-26]. ISBN 978-1-85743-136-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124. ^ Teismas nepagailėjo nė vieno kaltinamojo Sausio 13-osios byloje: "Jie siekė civilių aukų". 15min.lt. [2019-03-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立陶宛语). 
  125. ^ Martha Brill Olcott. The Lithuanian Crisis. www.foreignaffairs.com. 1990 [2018-11-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For over two years Lithuania has been moving toward reclaiming its independence. This drive reached a crescendo on 11 March 1990, when the Supreme Soviet of Lithuania declared the republic no longer bound by Soviet law. The act reasserted the independence Lithuania had declared more than seventy years before, a declaration unilaterally annulled by the U.S.S.R. in 1940 when it annexed Lithuania as the result of a pact between Stalin and Hitler. 
  126. ^ 10 svarbiausių 1991–ųjų sausio įvykių, kuriuos privalote žinoti. 15min.lt. [2016-01-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5). 
  127. ^ On This Day 13 January 1991: Bloodshed at Lithuanian TV station. BBC News. 1991-01-13 [2011-09-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1-09). 
  128. ^ Bill Keller. Soviet crackdown; Soviet loyalists in charge after attack in Lithuania; 13 dead; curfew is imposed. The New York Times. 1991-01-14 [2009-12-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129. ^ Memorial. Medininkai – Cold war sites. coldwarsites.net. [2021-06-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1). 
  130. ^ Svo fljótt sem verða má. Þjóðviljinn. 1991-02-12 [2018-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3) (冰岛语). 
  131. ^ Stjórnmálasamband verði tekið upp svo fljótt sem verða má. Morgunblaðið. 1991-02-12 [2018-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3) (冰岛语). 
  132. ^ Viðurkenning á sjálfstæði í fullu gildi. Dagblaðið Vísir. 1991-02-12 [2018-10-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13) (冰岛语). 
  133. ^ Richard J. Krickus. Democratization in Lithuania. K. Dawisha and B. Parrott (编). The Consolidation of Democracy in East-Central Europe. June 1997: 344. ISBN 978-0-521-59938-2. 
  134. ^ WTO - Accessions: Lithuania. www.wto.org. [2021-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31). 
  135. ^ Lithuania's membership in the 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NATO). urm.lt. 2014-02-05 [2021-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7). 
  136. ^ Membership. urm.lt. 2016-01-06 [2021-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6). 
  137. ^ Lithuania has joined the Schengen Area. mfa.lt. 2008-01-16 [2021-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6). 
  138. ^ Kropaite, Zivile. Lithuania joins Baltic neighbours in euro club. BBC News. 2015-01-01 [2021-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18). 
  139. ^ Lithuania officially becomes the 36th OECD member. lrv.lt. 2018-07-05 [2021-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140. ^ Voice of America - English. voanews.com. 2014-05-26 [2021-03-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8). 
  141. ^ Lithuania. Canada.ca. [2020-06-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08). 
  142. ^ Curonian Lagoon.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2009-10-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3-24). 
  143. ^ 143.0 143.1 143.2 143.3 143.4 IBP, Inc. Lithuania: Doing Business, Investing in Lithuania Guide Volume 1 Strategic, Practical Information, Regulations, Contacts. Lulu.com. 2019-02-12: 24– [2021-06-27]. ISBN 978-1-5145-2707-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7). 
  144. ^ Jan S. Krogh. Other Places of Interest: Central Europe. [2011-12-3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1-02). 
  145. ^ Ekstremalūs reiškiniai (Extreme Phenomena). Meteo.lt. [2015-04-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1). 
  146. ^ Rekordiškai šilta Rugsėjo Pirmoji (Warmest 1 September on record). Meteo.lt. 2015-09-02 [2015-09-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9-07). 
  147. ^ Weatherbase: Historical Weather for Lithuania. Weatherbase.com. [2013-02-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17). 
  148. ^ Nida and The Curonian Spit, The Insider's Guide to Visiting. MapTrotting. 2016-09-23 [2019-0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2-25). 
  149. ^ Gamta. lithuania.travel. [2018-12-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3-22) (立陶宛语). 
  150. ^ Dinerstein, Eric; Olson, David; Joshi, Anup; Vynne, Carly; Burgess, Neil D.; Wikramanayake, Eric; Hahn, Nathan; Palminteri, Suzanne; et al. An Ecoregion-Based Approach to Protecting Half the Terrestrial Realm. BioScience. 2017, 67 (6): 534–545. ISSN 0006-3568. PMC 5451287可免费查阅. PMID 28608869. doi:10.1093/biosci/bix014. 
  151. ^ Lietuvos gamtinė aplinka, būklė, procesai ir raida (PDF). Vilnius: Aplinkos apsaugos agentūra. 2008: 167 [2021-06-27]. ISBN 978-9955-815-27-3.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21-06-23). 
  152. ^ Lietuvos nacionaliniai parkai. aplinka.lt. [2018-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lt-LT). 
  153. ^ Regioniniai parkai. vstt.lt. [2018-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0). 
  154. ^ Draustiniai. vstt.lt. [2021-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0). 
  155. ^ Apie gamtos paveldo objektus. vstt.lt. [2018-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20). 
  156. ^ Aplinkos apsaugos įstatymas. e-tar.lt. [2018-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4-28). 
  157. ^ EU climate action. European Commission. 2016-11-23 [2018-04-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5-22). 
  158. ^ Europa suskubo paskui Lietuvą: kuo skiriasi šalių užstato sistemos?. 15min.lt. [2018-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159. ^ Climate Change Performance Index 2018. Climate-change-performance-index.org. [2018-05-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03). 
  160. ^ Grantham, H. S.; Duncan, A.; Evans, T. D.; Jones, K. R.; Beyer, H. L.; Schuster, R.; Walston, J.; Ray, J. C.; et al. Anthropogenic modification of forests means only 40% of remaining forests have high ecosystem integrity - Supplementary Material. Nature Communications. 2020, 11 (1): 5978. ISSN 2041-1723. PMC 7723057可免费查阅. PMID 33293507. doi:10.1038/s41467-020-19493-3. 
  161. ^ Klimka, Libertas. Kodėl gandras – nacionalinis paukštis?. LRT. 2015-03-26 [2015-03-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30) (立陶宛语). 
  162. ^ Storks. Lonelyplanet.com. [2018-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163. ^ Lithuania – Biodiversity Facts. cbd.int. [2018-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25). 
  164. ^ Fauna of Lithuania. TrueLithuania.com. [2018-02-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6-23). 
  165. ^ (立陶宛语) (Republic of Lithuania Annul Law on County Governing)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Seimas law database, 2009-07-07, Law no. XI-318.
  166. ^ Justinas Vanagas. Seimo Seimas įteisino tiesioginius merų rinkimus. Delfi.lt. 2014-06-26 [2021-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4) (立陶宛语). 
  167. ^ Lietuvos Respublikos vietos savivaldos įstatymo pakeitimo įstatymas. Law no. VIII-2018. Seimas law database. 2000-10-12 [2021-06-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9-19) (立陶宛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