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faster navigation, this Iframe is preloading the Wikiwand page for 內蒙古自治區.

內蒙古自治區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座標42°00′N 113°00′E / 42.000°N 113.000°E / 42.000; 113.000

內蒙古自治區
ᠥᠪᠥᠷ
ᠮᠣᠩᠭᠣᠯ ᠤᠨ
ᠥᠪᠡᠷᠲᠡᠭᠡᠨ
ᠵᠠᠰᠠᠬᠤ
ᠣᠷᠣᠨ

Өвөр Монголын Өөртөө Засах Орон

內蒙內蒙古
自治區
Grasslands-menggu.jpg
HuhhotMarket.jpg
Long March 2D launching off pad with VRSS-1.jpg
(頂部順時針)
圖中高亮顯示的是內蒙古自治區

圖中高亮顯示的是內蒙古自治區
坐標:44°N 113°E / 44°N 113°E / 44; 113
國家 中華人民共和國
語源清朝漠南內扎薩克蒙古,相對於外扎薩克蒙古(範圍大於漠北外蒙古)。
首府呼和浩特市
最大城市包頭市[1]
行政區劃地級行政區12個、​縣級行政區102個、​鄉級行政區1425個
政府
 • 自治區黨委書記孫紹騁
 • 人大常委會主任石泰峰
 • 自治區主席王莉霞(女,蒙古族
 • 政協主席李秀領
面積
 • 總計1,183,000平方公里
面積排名第3名(土地面積)
人口(2015)
 • 總計2,511.04萬人
 • 排名第23名
 • 密度20.9人/平方公里
 • 密度排名第28名
 • 生育率(2010)1.07(第20名
族群
 • 民族漢族-79%
蒙古族-17%
滿族-2%
回族-0.9%
達斡爾族-0.3%
 • 方言漢語普通話/晉語/東北官話/北京官話),蒙古語達斡爾語鄂溫克語鄂倫春語
時區北京時間UTC+8
ISO 3166碼CN-NM
車牌
GDP(2016)¥18632.6億元
us$2741億美元(第15名
• 人均¥74203 元
$ 11171美元(第7名
• 佔全國2.79%
HDI(2014)0.766( 高 
 · 第10名
行政區劃代碼15
網站www.nmg.gov.cn
內蒙古自治區
漢語名稱
繁體字 內蒙古
簡化字 内蒙古
漢語別稱
繁體字 內蒙古自治區
簡化字 内蒙古自治区
蒙古語名稱
蒙古語 ᠥᠪᠥᠷ
ᠮᠣᠩᠭᠣᠯ ‍ᠤᠨ
ᠥᠪᠡᠷᠲᠡᠭᠡᠨ
ᠵᠠᠰᠠᠬᠤ
ᠣᠷᠣᠨ

Öbür mongγol-un öbertegen jasaqu orun

內蒙古自治區蒙古語ᠥᠪᠥᠷ
ᠮᠣᠩᠭᠣᠯ ‍ᠤᠨ
ᠥᠪᠡᠷᠲᠡᠭᠡᠨ
ᠵᠠᠰᠠᠬᠤ
ᠣᠷᠣᠨ
鮑培轉寫Öbür mongγol-un öbertegen jasaqu orun西里爾字母Өвөр Монголын Өөртөө Засах Орон),簡稱內蒙古蒙古語ᠥᠪᠥᠷ
ᠮᠣᠩᠭᠣᠯ
鮑培轉寫Öbür Monggol西里爾字母Өвөр Монгол[註 1],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北部的一個自治區,首府呼和浩特市

名稱

清朝中期開始,瀚海以南,長城以北,東至哲里木盟,西至伊克昭盟的較早歸附滿族政權的漠南蒙古各部被稱為「內札薩克」或「內札薩克蒙古[2],將後來陸續歸附的喀爾喀、厄魯特等部稱為外札薩克蒙古,不設札薩克察哈爾唐努烏梁海等部稱為內屬蒙古。「內札薩克蒙古」後來演變出「內蒙古」(蒙古語ᠳᠣᠲᠣᠭᠠᠳᠤ
ᠮᠣᠩᠭᠣᠯ
西里爾字母Дотоод Монгол)一詞為簡稱。1947年,由中國共產黨解放區控制的內蒙古自治政府成立,內蒙古正式成為政區名,蒙古語也改成(蒙古語ᠥᠪᠥᠷ
ᠮᠣᠩᠭᠣᠯ
西里爾字母Өвөр Монгол),意為「陽蒙古」。

歷史

史前

舊石器時代,內蒙古已經有人類居住。內蒙古境內年代最早的人類活動遺址是1973年在呼和浩特東北保合少鄉大窯村南山發現的大窯遺址,年代為距今70萬年至1萬年[3]:13[註 2],跨越舊石器時代早、中、晚期。大窯遺址是一處石器製造場,出土了大量燧石石器,石器多由錘擊法製成,刮削器居多,其次為砍砸器。出土石器中,最有特色的是龜背形刮削器,是剝獸皮、刮獸肉的工具。遺址還出土了猿人股骨化石。學者根據出土的腫骨鹿燒骨化石推斷大窯人已經會用火、保存火種。根據考古發現,專家推測大窯人居住在向陽背風的洞穴,靠捕食腫骨鹿、羚羊齧齒動物以及採集果實、根莖為生,有時也捕獵猛獸。[3]:14-15鄂爾多斯南部舊石器時代晚期的薩拉烏蘇遺址出土了人骨、石器、動物化石、炭屑等,年代為距今5萬年至3.7萬年,遺址的古人類被稱為河套人。河套人已屬於晚期智人[3]:16此外,在內蒙古西部、中南部的阿拉善盟、包頭市、呼和浩特市、烏蘭察布市、鄂爾多斯市等地也發現了一些舊石器時代遺址,內蒙古東部呼倫貝爾市、赤峰市、通遼市等地也有舊石器時代晚期遺存。[3]:17-18

1933年,扎賚諾爾煤礦出土一塊人頭蓋骨化石,其年代約為一萬年前,後來被考古學家命名為扎賚諾爾人。此地後來還出土了一些人骨化石、石器、骨器、動物化石,出土的石鏃說明扎賚諾爾人已會製作、使用弓箭。出土文物顯示,扎賚諾爾人主要以漁獵為生。[3]:18-20有學者認為扎賚諾爾人的文化是內蒙古已知最早的新石器時代文化[3]:19,有學者認為其屬於中石器時代[3]:19,還有學者認為應歸入舊石器時代晚期[5]。與山頂洞人、河套人相似,扎賚諾爾人也體現出蒙古人種特徵。[3]:20內蒙古多地分佈有細石器遺存,但新石器時代內蒙古並非完全為漁獵、畜牧經濟,也有農耕經濟。[3]:20-21位於西拉木倫河老哈河流域的赤峰地區新石器時代遺存豐富,先後出現興隆窪文化、趙寶溝文化、紅山文化、富河文化和小河沿文化[3]:21-26內蒙古中南部則先後出現了海生不浪文化、阿善文化等新石器考古文化。[註 3][3]:26-27新石器時代,內蒙古居民的農業、制陶、紡織、玉器製造等技術逐步發展。[3]:30-35興隆窪文化時期的人已經開始從事農業生產,但仍相當倚重漁獵。趙寶溝文化時代農業取得進一步發展,進入耜耕階段,但漁獵仍居重要地位。紅山文化時期,新農具磨製石耜得到推廣。紅山文化和隨後的富河文化和小河沿文化居民以定居農業為主、兼營漁獵、畜牧。[7][3]:21-26海生不浪文化居民主要從事原始鋤耕農業,並以畜牧、漁獵作為補充。[3]:26-27新石器時代的內蒙古居民大多居住在圓形、長方形或正方形的半地穴房屋中。內蒙古中南部的居民在約公元前2500年改住窯洞或者石砌房屋。[3]:34-35紅山文化的陶塑、玉器製作工藝均達到了較高水平。[3]:36-39小河沿文化石棚山墓地出土陶器上的刻劃符號可能是原始文字的源頭。[3]:35-36小河沿文化遺址曾發現以狗祭祀的遺蹟,富河文化的卜骨是中國已知最早的占卜實物,紅山文化的積石冢、祭壇和陪葬玉器的葬俗揭示當時可能已經原始宗教出現,內蒙古中南部龍山時代的多個石城址中發現了高台形祭壇。[3]:41-44紅山文化晚期部分遺址和準格爾旗二里半遺址都曾出土小型銅器。[3]:32

內蒙古進入青銅時代的時間與中原二里頭文化的時代大致相同。夏家店下層文化時間大致相當於夏朝商朝中期,遺址分佈在內蒙古、遼寧、河北等省區,其中心在赤峰、通遼、錫林郭勒一帶。在內蒙古中南部、河套地區以東,約在夏朝到商朝早期分佈有大口遺址二期文化和朱開溝文化。夏家店上層文化時代約在西周初年到春秋戰國初期,主要分佈在赤峰、通遼,文化面貌與夏家店下層文化大不一樣。內蒙古中南部鄂爾多斯市、涼城縣等地則分佈着自春秋中晚期到戰國中期的北方青銅文化遺存。學者曾就鄂爾多斯高原的青銅文化提出鄂爾多斯青銅器、鄂爾多斯文化的概念,後來的學者則認為這些叫法過於籠統,青銅時代鄂爾多斯一帶的考古文化族屬較為複雜、尚不清楚。[3]:49-56相當於夏朝至商朝前期的時代,內蒙古的青銅技術仍不成熟,出土的青銅器較少而且體量較小。中原進入商朝後段,內蒙古的青銅技術快速發展。西周時代,內蒙古的青銅冶鑄已相當成熟。北方特色的青銅器時常與中原青銅器一起出土,體現出內蒙古青銅工藝受到中原的影響。[3]:64-65內蒙古出土的青銅短劍、刀、管銎戰斧、動物牌飾、動物飾件與中原、東北出土青銅器風格迥異,體現出獨特的青銅文化。[3]:56青銅時代,內蒙古畜牧經濟所佔比重上升,游牧文化逐漸形成。氣象學者指出,公元前三千年至公元前一千年,歐亞大陸氣候變化,氣溫下降、降水減少。內蒙古青銅時代的考古遺址體現了農業衰落、畜牧上升。例如,朱開溝墓地出土文物中,隨時間推移北方青銅器漸漸佔據主導地位,殉牲習俗越來越流行,而中原二里崗青銅器則在晚近的地層中消失。[3]:56-59

內蒙古古代居民創造文字遠遠晚於中原,這一時段內蒙古的歷史在中原漢文史籍中有一些零星、模糊的記載。《史記》聲稱黃帝曾與北方部族葷粥作戰,夏朝建立後北部與葷粥相鄰。有學者認為商朝甲骨文記載的北方部族土方𢀛方鬼方羌方龍方、熏育(葷粥)大致在今鄂爾多斯一帶,這些方國、部族曾與商朝交戰。西周時史載北方部族有獫允、犬戎、鬼方、山戎等。獫允主要在鄂爾多斯一帶活動,不時南下騷擾西周,周宣王曾帶兵與之作戰。犬戎是獫允的一支,大致在鄂爾多斯南部到陝西北部活動。鬼方大約在呼和浩特以及烏蘭察布南部。山戎的勢力範圍約為燕山以北的內蒙古東南部、河北北部、遼寧西南部。商周分封的孤竹國令支國可能在赤峰敖漢旗、喀拉沁旗附近。春秋時代活動在內蒙古的有赤狄、白狄、義渠、朐衍、林胡、樓煩、山戎、東胡等。赤狄、白狄約在鄂爾多斯東南部和陝西北部。義渠、朐衍約在內蒙古與陝西、寧夏交界處。林胡、樓煩分佈於鄂爾多斯東北、呼和浩特、烏蘭察布。東胡約在呼倫湖東。山戎曾數次進攻燕國,孤竹、令支也同山戎結好。齊桓公應燕莊公請求,出兵擊潰山戎。戎、狄曾出兵襲擾晉、齊、魯等國。春秋中期之後,秦國征服西戎,晉國征服赤狄、白狄。戰國時,義渠、朐衍、林胡、樓煩、東胡依舊在內蒙古活動。東胡與山戎融合,地域大為擴展。匈奴在大漠南、陰山北興起。燕國將勢力推進到內蒙古東南部,趙、魏、秦則推進至內蒙古中西部,燕、魏、趙、秦在邊境築長城防備北方民族入侵,在邊地設置郡縣。燕昭王曾派秦開北擊東胡。趙武靈王推行胡服騎射,趙國曾擊敗林胡、樓煩,林胡、樓煩部眾曾被招募為趙國騎兵。趙孝成王時,將領李牧大敗匈奴、東胡。魏文侯時代設立上郡,轄區包括鄂爾多斯市準格爾旗東部,這是中原政權在內蒙古最早設立的政區。後來,魏國將上郡割讓給秦國。秦昭襄王在義渠王入宮與宣太后私通時藉機將其殺死,出兵攻滅義渠,開闢疆土、設立北地郡。[3]:81-94

匈奴與秦漢

鷹頂金冠飾,1972年出土於杭錦旗阿魯柴登匈奴墓,被認為是匈奴王的金冠。現藏內蒙古博物院[8]
鷹頂金冠飾,1972年出土於杭錦旗阿魯柴登匈奴墓,被認為是匈奴王的金冠。現藏內蒙古博物院[8]

戰國末年,秦國通過戰爭逐步兼併六國。大約與此同時,陰山一帶的匈奴也走向興盛。始皇三十二年,蒙恬統兵三十萬大敗匈奴,秦國奪得河套地區。始皇三十三年,蒙恬帶兵越過黃河,擊敗匈奴,奪得高闕、陽山、北假中等地。匈奴頭曼單于率部北撤。為鞏固北方邊疆,秦始皇令蒙恬率三十萬兵士駐屯上郡(治所屬今陝西省榆林市,上郡轄區包括內蒙古部分地區)。秦國大規模派遣犯人到北部邊境,利用戰國時代燕、趙、秦國修築的長城,修起西起臨洮、東至遼東的長城。在長城沿線,秦國修築了城障、烽火台等軍事設施。秦代時,內蒙古首次納入中原統一王朝的行政管轄。秦朝在北部新征服的地域內設置郡縣,修築縣城,派遣犯人來此墾種,後來也從中原遷移民戶來邊地耕種,實施獎勵墾種的政策,陰山以南、河套地區的農業得到開發。秦朝修築了南起雲陽、北達九原(今屬包頭)的秦直道,在今內蒙古境內還修築了其他道路。秦始皇駕崩後,靈柩先從沙丘運至九原,隨後沿秦直道運回咸陽[3]:102-113

秦末爆發起義,局勢動盪。鎮守上郡的蒙恬被處決,上郡駐軍被調走鎮壓起義,匈奴趁機奪回了河套地區。除了奪回河套,匈奴冒頓單于還征服東胡、月氏、渾庾、屈射丁零鬲昆、薪犁、樓蘭烏孫呼揭等部,將匈奴的勢力範圍拓展到北至貝加爾湖葉尼塞河流域、東到遼東平原、南到今山西河北北部、西抵天山南北的廣大區域內。依匈奴制度,單于庭直接管理匈奴中部地區,含今呼和浩特、烏蘭察布;左賢王右賢王分別管理東、西部地區。左右賢王及其下的左右大當戶、左右都骨侯等官員都由貴族世襲。匈奴人平時狩獵、畜牧為業,逐水草而息,戰時則騎馬出征。[3]:113-118

西漢初年國力不振,難以與匈奴正面對抗,因而採用和親、互市的政策。這一階段,匈奴勢力極盛,時常侵入西漢境內搶奪人口、牲畜、財物。歷經六七十年的休養生息,漢武帝時漢朝國力大為增強。武帝三次發動戰役打擊匈奴。第一次戰役,漢軍將匈奴逐出陰山、河套地區,西漢隨後在這一帶設立朔方郡五原郡。第二次戰役,漢軍攻取河西走廊。事後,匈奴貴族出現內訌,渾邪王歸降漢朝。為安置歸降漢朝的部眾,漢朝設立了五個屬國都尉,其中龜茲屬國都尉、朔方屬國都尉、雲中屬國都尉三者治所在今內蒙古境內。在河西走廊,西漢設立河西四郡,其中張掖郡轄今阿拉善盟額濟納河流域。張掖郡居延縣治位於今額濟納旗境內,當時是絲綢之路上的重要公共運輸交匯處。第三次戰役後,匈奴將統治中心遷至大漠以北,漠南再無匈奴王庭。這次戰役後,漢朝將烏桓遷居至上谷等五郡塞外(含今內蒙古部分地區),設置護烏桓校尉管理。漢武帝兩次在今內蒙古境內修築長城。第一次主要沿用、改進秦長城,第二次新建了漢外長城。在長城沿線,漢代修築了城障、塞亭、烽火台、邊城。[9][3]:119-138西漢神爵二年,匈奴虛閭權渠單于死去,匈奴內亂,呼韓邪屠耆呼揭車犁烏籍等五人紛紛自稱單于,互相攻戰。呼韓邪單于取勝後,閏振郅支二人自立為單于。郅支攻滅閏振之後,又擊敗呼韓邪,佔領單于庭。呼韓邪南下歸降漢朝,取道五原入長安城拜見漢宣帝。呼韓邪向漢帝稱臣,漢朝則頒發金璽等物冊封單于。匈奴不需向朝廷納稅,只需遣子入侍。呼韓邪屯兵漠南受降城。漢朝曾運送糧食以解決匈奴部眾饑荒問題。漢元帝初年,漢朝與呼韓邪立盟,「漢與匈奴合為一家,世世毋得相詐相攻」,漢朝北部邊境迎來了一段和平時期。元帝還將王昭君賜予單于,實行和親。[3]:124-127

王莽建立新朝後,中原政權與匈奴的關係逐漸惡化。王莽派人收回「匈奴單于璽」、改賜「新匈奴單于章」,禁止烏桓歸降匈奴、向匈奴繳稅,下令改「匈奴單于」為「降奴單于」,引起匈奴單于不滿。王莽將北方的很多地名改成帶有歧視匈奴意味的地名,如五原郡改為獲降郡、雲中郡改為受降郡、定襄郡改為得降郡、咸宜縣改為艾虜縣等。始建國三年,王莽下令將呼韓邪單于的十五位子孫封為單于。匈奴單于大怒,開始派兵騷擾新朝北部,搶奪財物,殺死官員,擄掠人口。北部邊疆連年動盪,很多邊民逃入內地成為奴婢。[3]:138-141更始三年,更始政權滅亡,匈奴立盧芳為漢帝。盧芳依靠匈奴和李興等勢力,逐步奪取了五原、朔方、雲中、定襄、雁門五郡。盧芳與匈奴均曾派兵南下騷擾東漢。光武帝一面派杜茂鎮守北疆、修繕邊防,另一面逐步瓦解盧芳政權。因盧芳誅殺李興,朔方、雲中兩郡太守歸降東漢,光武帝令兩人仍任原職。因為無法攻下雲中郡、部屬渙散,盧芳逃往匈奴,東漢從而重新控制了五原等五郡。[3]:141-143蒲奴繼位為單于後,因沒能登位而懷恨在心,兩人矛盾激化。適逢漠北連年旱災、蝗災,匈奴經濟困難,蒲奴擔心東漢趁機進攻,派使者南下請求和親。比也派人出使漢朝,獻上匈奴地圖,請求歸附東漢。不久,八部大人擁立比為呼韓邪單于,匈奴分裂為南匈奴和北匈奴。南匈奴效法舊約向漢朝稱臣、派單于兒子入侍。光武帝允准南匈奴內遷,東漢派將領帶兵衛護單于[3]:143-146,設置匈奴中郎將[3]:152。後來,東漢設度遼將軍領兵駐守五原郡,負責平息叛亂、防範北匈奴與南匈奴勾結,後來還兼管平息烏桓、鮮卑、羌等部族的反叛。[3]:152-153北匈奴也有不少人南下歸降漢朝,漢朝將他們安置在北部邊境的郡縣,在北地、朔方等郡與漢民雜居。南匈奴協助東漢與北匈奴作戰。東漢三次北伐擊敗北匈奴後,北匈奴政權瓦解,餘部西遷。漢順帝時代,將西河郡、上郡、朔方郡三郡治所由今內蒙古、陝西交界一帶內遷至汾水流域,匈奴人繼續南遷。[3]:143-146東漢末年,漢地農民起義頻繁,邊疆局勢也很動盪。鄂爾多斯高原額濟納河流域的羌人三次起義,東漢艱難地平息了叛亂。後來,匈奴、烏桓、羌、鮮卑等族多次起兵攻擊東漢邊境,東漢不得已遷移了西河郡、上郡、朔方郡的治所。張奐李膺等人率領東漢軍隊幾次平叛。然而,到漢獻帝時內蒙古中、西部已經脫離漢朝控制,成為匈奴、鮮卑、烏桓、羌等部族的牧場。曹操撤銷五原、朔方、雲中、定襄等郡,在山西北部整合為新興郡[3]:154-157

兩漢時期,內蒙古東部生活着烏桓、鮮卑。烏桓聚居在西拉木倫河北側烏桓山,以畜牧為業,分為若干部,每部推選大人作為領導人,大人不世襲,沒有徭役。烏桓原先臣服於匈奴,每年上繳牛、羊、馬、毛皮等。西漢在漠北大敗匈奴後,烏桓歸順漢朝。西漢將烏桓遷移至上谷、漁陽、右北平、遼東、遼西五郡塞外(含今錫林郭勒、赤峰、通遼轄境),幫助漢朝防備匈奴。西漢設置護烏桓校尉,以防備烏桓與匈奴結好。王莽建立新朝後,徵調烏桓兵與匈奴作戰,把烏桓兵士的妻子作為人質控制在邊境郡縣中。烏桓兵不願作戰,逃離部隊,郡縣因而殺死了人質。這時匈奴派人招降烏桓,烏桓再次歸降匈奴。光武帝時代,烏桓擊敗匈奴,南下向東漢稱臣。光武帝將八十一名烏桓大人封為侯王君長,令其率部眾移居遼東屬國、遼西等十郡塞內。依西漢舊制,朝廷恢復了護烏桓校尉。烏桓移居入塞後,塞外原屬烏桓的地盤多被鮮卑控制。留在塞外的赤山烏桓曾歸降鮮卑,後來又反叛。赤山烏桓大人歆志賁被殺後,一部分赤山烏桓入塞,另一部分歸降鮮卑。[3]:159-165

鮮卑與烏桓同為東胡。東部鮮卑源於鮮卑山,拓跋鮮卑源於大鮮卑山(大興安嶺北部)。鮮卑分為若干部落,部落大人由推舉產生,不世襲。烏桓歸漢後,鮮卑南下,後來又向西擴散。鮮卑曾與丁零、南匈奴等勢力共同抵禦北匈奴。鮮卑對東漢時降時叛。光武帝曾將於仇賁封王、滿頭封侯。明帝、章帝時每年賜給鮮卑大量錢財,由護烏桓校尉兼管鮮卑,雙方相安無事。東漢章和元年,鮮卑大敗北匈奴,殺死優留單于。東漢擊潰北匈奴後,匈奴西撤,鮮卑代替匈奴佔據蒙古高原,留居的匈奴人融入鮮卑。東漢末年,檀石槐被推舉為大人。他收服鮮卑各部,在彈汗山設立牙帳,出兵擊敗丁零、夫余、烏孫等部,統一蒙古高原,大大擴張了鮮卑勢力。檀石槐時代,鮮卑常常南下襲擊東漢,成為東漢的邊患。當時,內蒙古大部分由檀石槐汗國管轄。汗國分為東、中、西三部,每部分為十幾個或二十幾個部落。自檀石槐起,各部大人均為世襲。檀石槐死後,鮮卑由統一轉為離散,勢力轉衰。[3]:165-168

魏晉南北朝

三國初年,中原王朝僅在今內蒙古西部設有行政建置,在居延海弱水一帶設西海郡,轄有居延縣。其餘地區由烏桓、鮮卑控制。烏桓活動地域包括通遼、赤峰、錫林郭勒三盟市南部。赤峰、通遼兩市北部中部與興安盟屬東部鮮卑。錫林郭勒、烏蘭察布兩盟市交界是檀石槐後裔騫曼魁頭步度根等部的牧場。鄂爾多斯一帶為西部鮮卑。[10]:221-224鮮卑大人軻比能佔據今錫林郭勒部分地區。他任用漢人製造兵器,結好曹魏,勢力逐漸擴展。曹丕代漢後,將軻比能、步度根、素利彌加四人封王。軻比能試圖統一鮮卑,他率部吞併了步度根的牧地,攻打素利、彌加。曹魏擔心鮮卑統一威脅自身安全,主動進攻軻比能,幾次得勝。青龍三年,幽州刺史王雄派遣韓龍刺殺了軻比能,軻比能部眾崩潰四散,魏國北疆趨於安定。[10]:231-235

隋、唐與突厥、回鶻

突厥原本臣服於柔然。西魏初期,突厥勢力漸強。土門可汗懷荒鎮北大敗柔然,其子乙息記可汗在沃野鎮北再次大敗柔然,徹底滅亡柔然,突厥從而取代柔然主宰蒙古高原。[10]:322-323突厥的政治中心即牙帳位於漠北的都斤山[10]:354木杆可汗時代突厥擊敗嚈噠吐谷渾契丹、契骨,突厥勢力達到極盛,控制了北至貝加爾湖、南至陰山、西至裏海、東至遼河的廣大區域。佗缽可汗在位時延續了突厥的強盛國勢。北齊北周競相結好突厥,希望以之為外援。[10]:322-323今內蒙古東部當時自北往南有室韋、契丹、奚族,均臣服於突厥。[10]:351-355陀缽可汗病逝的同一年,楊堅廢周立隋。汗位繼承問題引起突厥內部不和。楊堅一改北齊、北周對待突厥的策略,減少對突厥的歲貢,離間突厥各部,聯絡臣服突厥的契丹、奚部,以期瓦解突厥。隋朝的策略收到了效果。開皇二年沙缽略可汗南下攻隋無功而返。開皇三年突厥南下攻隋,在白道川(今呼和浩特附近)被隋軍擊敗。沙缽略兵敗回師後,突厥爆發內戰,東突厥西突厥正式分裂。內戰中,西突厥阿波可汗取得都斤山一帶。東突厥沙缽略戰敗,僅能控制漠南陰山南北地區。開皇五年,沙缽略向隋文帝稱臣。東突厥牙帳設在紫河鎮(今屬和林格爾縣)。[10]:354-363

沙缽略逝世後繼承汗位的莫何可汗出兵生擒阿波可汗,奪回漠北。莫何可汗隨後西征達頭可汗時中箭身亡。繼位的都藍可汗繼續攻打達頭可汗,勢力逐漸增強。隋朝將安義公主嫁給染干,以離間突厥各部,使其互相牽制。心生不滿的都藍可汗中斷了對隋的朝貢,幾次攻打隋國和染干。開皇十九年,都藍可汗與達頭可汗聯手在今烏蘭察布市東部、錫林郭勒盟南部大敗染干,染干不得已投奔隋朝。隋文帝冊封其為啟民可汗,在朔州修建大利城(今和林格爾縣境內)供其部眾居住。後來,隋朝又將啟民可汗部眾遷至今鄂爾多斯一帶,修建金河城、定襄城安置其部眾。開皇十九年,隋軍在今內蒙古境內擊敗都藍可汗、達頭可汗的入侵部隊。同年冬天,隋朝出兵攻打都藍可汗。部隊尚未離境,都藍可汗被部下殺死,突厥大亂,達頭自立為步伽可汗。次年,隋軍攻打步伽可汗,步伽不戰而退。仁壽元年,隋軍再次北征,步伽敗逃。與隋軍隨行的啟民可汗收納步伽可汗部眾,其管轄的部眾數達到約十萬人。啟民可汗治下,東突厥實力得以恢復。隋煬帝曾兩次北巡,親臨突厥牙帳與啟民可汗相見。[10]:364-373[11]:406

遼、西夏、金

楊貴婦教鸚鵡頌經圖,阿魯科爾沁旗寶山遼代貴族墓M2墓室壁畫[12]
楊貴婦教鸚鵡頌經圖,阿魯科爾沁旗寶山遼代貴族墓M2墓室壁畫[12]
阿拉善盟額濟納旗東南黑城遺址,原為西夏黑水城,後為元代亦集乃路治所。遺址內出土了大量珍貴的西夏、元代文書
阿拉善盟額濟納旗東南黑城遺址,原為西夏黑水城,後為元代亦集乃路治所。遺址內出土了大量珍貴的西夏、元代文書

契丹族世居潢河西拉木倫河)、土河老哈河)流域[10]:1,最早在北魏時見於史書記載[13]:209。契丹分為八部,八世紀中期起八部的最高首領可汗由遙輦部擔任。可汗有任期,並非終身制。迭剌部耶律阿保機能謀善戰,征討女真烏古室韋等部,參與中原漢地戰爭,聲望漸升。907年,阿保機取代遙輦部人出任可汗。阿保機數次出兵,俘獲了大量漢族人口,在今通遼、赤峰一帶建設城池安置這些人口、發展農業。阿保機本人也受到漢地文化影響,學會了漢語,效仿漢地取消可汗選舉、讓位制度,在平息一系列叛亂後,916年阿保機在龍化州(今奈曼旗)稱帝,建立契丹國[10]:3-6[註 4]阿保機時代,契丹國征服烏古、室韋,收服敵烈部,取得今呼倫貝爾地區;在今赤峰、通遼南部,阿保機在稱帝前就征服了這裏的奚族;今錫林郭勒、集寧一帶當時居住的阻卜部也被征服。通過阿保機時代的戰爭和隨後石敬瑭割讓燕雲十六州,契丹取得烏梁素海以東一帶,至此契丹統一了內蒙古東部地區。[10]:8-13

遼代採用五京制、四時捺缽制,內蒙古在其中佔有重要地位。[10]:30918年,耶律阿保機在今巴林左旗建都,後來改稱上京臨潢府。遼代共建有五京,位於今內蒙古自治區境內的還有中京大定府(在今寧城縣)。上京、中京均保留有契丹民族傳統色彩,城內有大片空地供設氈帳之用。中京較上京更精緻,中京有中軸線、建築均為南北向;上京無中軸線,建築多為東向,太宗時代建設了一些南北向建築。[10]:31-34五京並非遼國真正的首都,政治中心、皇帝所在為捺缽。捺缽即行在,隨四季變化遼代皇帝帶領大臣、隨從在不同地點之間遷移,捺缽既是處理政務之地,也是皇帝率眾人打獵、捕魚、捕鵝之地。遼朝全盛時期,春捺缽在鴨子河濼(今吉林月亮泡),夏捺缽在永安山,秋捺缽在慶州的山中,冬捺缽在今西拉木倫河、老哈河交匯處的廣平淀。[10]:34-37遼代「以國制治契丹,以漢制待漢人」,設立南、北面官,在地方兼用部族制和州縣制。在契丹、奚族等草原地區,采部族制,設北面官管轄,部族地區主要在今內蒙古。[10]:16內蒙古境內遼代行州縣制的地區分屬臨潢府大定府大同府[10]:19-30此外,還有一些州縣、部族為皇帝和貴族私有,稱斡魯朵投下[10]:18斡魯朵、投下多分佈在上京地區,在中京附近也有分佈。[10]:30

遼代晚期,國勢衰微。公元1114年,女真族人完顏阿骨打起兵反遼,次年稱帝、建立金國[10]:971120年至1122年,金國先後攻佔遼上京、中京等地。[14]:1171123年,遼、金兩國在青冢(今呼和浩特附近)大戰,遼軍大敗。遼天祚帝雖短暫奪回天德(今呼和浩特附近)、東勝(今托克托縣郊大皇城)、寧邊(今清水河縣)、雲內(今托克托縣北)等地,但最終於1125年在應州(今山西省應縣)被俘,遼國滅亡。[10]:102-103今包頭以西當時大致為西夏國境,以東屬金國。[10]:101今內蒙古地區在金代分屬上京路北京路西京路以及蒙古汪古部、弘吉剌部[10]:104海陵王徵募契丹男丁討伐南宋,激起契丹起義。[10]:112-113金世宗平定起義後,擔心金、西夏邊境附近的契丹人危害金國安全,下令將今內蒙古西部的契丹人東遷至女真人發源地。[10]:121-125金世宗將遼帝夏捺缽地內的曷里滸東川改名為金蓮川,此後的金國皇帝幾乎年年到此避暑。[10]:126-127金人建國後,北邊的蒙古勢力漸強,成為金國的邊患。金國在北部邊境開掘壕溝以防範蒙古騎兵,稱為金界壕。金界壕防禦體系包括壕溝、堡壘、關隘和駐軍。因邊境局勢變化,金國三次在不同位置建設金界壕,三次均途經今內蒙古境內。[10]:132-136

大蒙古國與元朝

鄂爾多斯境內成吉思汗陵
鄂爾多斯境內成吉思汗陵

1206年,成吉思汗統一漠北蒙古,建立大蒙古國。1211年,蒙古軍南下進攻金國,四五年後即取得了當時金國控制的內蒙古中部、東部。1227年,蒙古軍征服西夏,奪取了今內蒙古西部。元代,內蒙古具有重要的政治、軍事地位。1260年,忽必烈開平(今錫林郭勒盟正藍旗)登基,將蒙古帝國首都選在開平。遷都燕京後,開平改為上都,成為元代政治中樞之一。元朝皇帝春夏駐上都,秋冬駐大都,元朝政府一些重要部門在上都設有分支機構。皇帝巡幸上都時,上都配備完整的中央機關,主要官員也隨皇帝在上都辦公。在忽必烈之後,元成宗元武宗元文宗元天順帝元惠宗都在開平登基。忽必烈曾坐鎮上都擊敗與他爭奪汗位的阿里不哥,後來還在上都下詔討伐南宋。東道諸王叛亂後,忽必烈在上都一帶集結部隊,進軍今海拉爾河大興安嶺嫩江流域擊敗叛軍。平定海都之亂過程中,內蒙古在部隊集結、糧餉轉運中有重要地位。元代中後期汗位爭奪的很多事件也在內蒙古發生。南坡之變發生在上都西南二十里南坡店(今正藍旗),英宗被弒。元泰定帝在上都駕崩後,燕帖木兒在大都叛變、擁立元文宗,倒剌沙等人在上都擁立阿速吉八(天順帝)。上都一方出兵攻打大都,被擊敗。文宗讓位於和世㻋(元明宗)。讓位後,文宗在上都附近與明宗相會時,燕帖木兒毒殺明宗,文宗在上都重新登基,史稱天曆之變。元末,紅巾軍在至正十八年攻破上都,焚毀宮室,上都毀廢,此後元朝皇帝結束北巡制度。[14]:117-118

大蒙古國時期,地方行政制度尚未成型。[10]:297成吉思汗建國不久,就賜予諸子、諸弟封地。成吉思汗的弟弟合撒兒合赤溫別里古台鐵木哥斡赤斤因封地位於蒙古高原東部,而被稱為東道諸王。[13]:235[10]:289別里古台的封地大部屬於今蒙古國,其餘東道諸王封地主要位於今內蒙古自治區境內。[10]:2891214年,成吉思汗分封駙馬、功臣,弘吉剌部、亦乞列思部、札剌亦兒部、兀魯部、忙兀部、汪古部等受封於今內蒙古地區。[10]:291-295宗王、駙馬、功臣可以設立王府衙門,稱為王傅府。宗王、駙馬、功臣掌控領地稅收、民政、司法,宗王還兼為千戶部隊統帥。[10]:290征服金國過程中,蒙古軍通常不在城市駐防,至多沿用金國制度、委派歸降者繼續管理。窩闊台時代建立十路課稅所、行尚書省。忽必烈登基後,地方行政制度經歷漫長的調整,直至元成宗初年最終建立了行省制度。今內蒙古大體屬中書省直轄(腹里),部分地區屬遼陽行省陝西行省甘肅行省、中書省河東山西道宣慰司[10]:297-300自忽必烈起,元代改革地方行政建制,增加中央集權,削弱宗王、駙馬、功臣諸藩權力,在封地內設立投下路、州,採取多種手段增強朝廷對封地的影響、控制。但是整個元代封地的行政管轄都與中原漢地不同,諸王、駙馬、功臣對封地擁有一定的管理權。[10]:306-311

元代內蒙古的經濟以畜牧業為主。[10]:312此外,朝廷在陰山地區、上都周邊地區組織屯墾,發展農業。[10]:318-320元代上都、興和路、集寧路、大寧府手工業繁榮。[10]:322上都是元代內蒙古的商貿中心,集寧路、大寧府也是重要的商業城市。[10]:323元代宗教政策較為寬鬆,當時內蒙古有多種宗教,上都是宗教中心。統治者大多信仰喇嘛教,蒙古族百姓多信仰薩滿教。上都所在的內蒙古東部主要信仰佛教、道教,汪古部所在的內蒙古中部盛行景教,內蒙古西部主要信仰伊斯蘭教。[10]:367

北元與明代

洪武元年(1368年),明軍佔領大都,元惠宗(順帝)逃往上都,史稱北元。這年冬天至洪武二年,明軍與北元軍隊在北京、山西等地交戰,北元兵敗,北元重奪中原的企圖破滅。這一年,明軍攻佔上都,俘獲北元將士萬人,繳獲大量車、馬、牛,元惠宗撤往應昌城。洪武三年,明軍再次北征。明朝進軍途中,元惠宗病逝,昭宗即位。應昌城最終被明軍攻克,明軍俘獲惠宗嫡孫、北元后妃、貴族王公、將領士兵,奪得大量財物。昭宗逃脫,北元汗廷遠遷漠北,離開內蒙古。[14]:119[10]:368-372洪武五年,朱元璋派三路大軍北伐,意圖一舉掃滅北元,此戰明軍主力被擊敗。後明朝暫緩大舉進兵漠北,轉為採取軍事手段或者政治招降奪取元朝原先控制的西北、東北地區。明朝取得了內蒙古西部和東南部,設立多個衛所和羈縻衛所。盤踞遼東的納哈出部歸降明朝後,聽命北元的地方勢力幾乎全數不存。由於窩闊台系、阿里不哥系諸王日趨反叛北元大汗,北元汗廷後來常駐呼倫貝爾一帶。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明軍在捕魚兒海大敗北元,北元末主敗逃,軍隊、財物大多被明軍虜獲。此戰過後,明朝又幾次出兵清理北元殘部,蒙古勢力基本退出漠南,明朝控制了自亦集乃到呼倫貝爾的內蒙古大部分地區。靖難之役中,朱棣憑藉兀良哈三衛控制了寧王朱權。後來朱棣南下用兵、取得天下過程中,兀良哈三衛多次立功。[10]:372-382

以俺答汗為主題的佛教壁畫
俺答汗為主題的佛教壁畫

永樂初年,蒙古分為瓦剌、大汗所在的韃靼、兀良哈三衛三大勢力。瓦剌又分為三部,馬哈木所部勢力最強。明朝對瓦剌和韃靼主要採取招撫態度。瓦剌在西,韃靼在東。永樂六年冬,韃靼內亂,鬼力赤汗被殺,阿魯台等重臣擁立本雅失里。次年,明朝派郭驥等人出使韃靼與其通好,結果郭驥被韃靼所殺。丘福奉命率領十萬騎兵出征韃靼,中韃靼誘敵深入之計,全軍覆沒。永樂八年,朱棣率五十萬大軍親征。韃靼內部分裂,本雅失里汗向西逃走,阿魯台則向東逃去。明軍分兵攻打阿魯台、本雅失里,大敗兩支蒙古軍隊。本雅失里兵敗後,逃往西部的瓦剌,後被瓦剌所殺。阿魯台後來也派使者向明朝朝貢。這一戰後,瓦剌日趨強盛。永樂十年左右,瓦剌領袖馬哈木殺害本雅失里,將答里巴立為汗(實為傀儡)。馬哈木向明朝索要已歸附明朝的韃靼部眾、扣留明朝使節。永樂十二年,朱棣再次率領五十萬部隊親征,在忽蘭忽失溫大敗瓦剌軍隊。戰後,阿魯台和瓦剌的馬哈木都向明朝納貢,明朝北疆迎來了數年的和平。瓦剌敗於明軍後,阿魯台勢力繁盛起來,曾騷擾明朝邊境。永樂二十年至二十二年,朱棣三次親征阿魯台,但都沒有大規模的戰役。永樂二十二年親征阿魯台班師途中,明成祖駕崩於榆木川(今烏珠穆沁旗東南部)。永樂之後,明朝北部防線收縮,修築長城以防禦蒙古,此前在內蒙古設立的衛所有的內遷、有的撤消。明朝在北部設立多個軍事重鎮,即九邊[10]:386-404

永樂末,脫懽繼承其父馬哈木成為順寧王。宣德年間,脫歡擊敗賢義王、安樂王,統一了瓦剌;隨後,他又出兵擊敗並殺死阿魯台、失捏干,控制漠北和三衛。正統初年,脫懽又擊敗了阿台汗與朵兒只伯殘部,統一了蒙古。脫懽立黃金家族脫脫不花為汗,自己以丞相身份掌控大權。正統四年(1439年),脫懽逝世,其子也先繼承父位。也先對哈密、甘肅、兀良哈三衛、女真、朝鮮等用兵,勢力範圍繼續擴大。這時瓦剌已控制了整個內蒙古,勢力東達克魯倫河下游與呼倫貝爾草原,西抵額爾齊斯河上游,北到葉尼塞河上游,南與明朝相接。正統十四年,也先以明朝削減賞物、不許迎娶公主為由,分兵多路進攻明朝。太監王振鼓動英宗朱祁鎮率兵五十萬親征,到達大同後聽聞前線敗績,急忙決定回師,途中在土木堡被瓦剌軍隊包圍,明軍大敗,英宗被俘,史稱土木堡之變。也先率兵攻打北京,沒有成功。一年後瓦剌與明朝講和,送還英宗。景泰二年,也先擊敗脫脫不花,脫脫不花後來被沙不丹所殺。也先將脫脫不花的人馬分給部下,殺死大量黃金家族後人。景泰四年,也先自立為可汗。然而,景泰五年八月,阿剌刺殺也先。同年十一月,阿剌被東蒙古的孛來擊敗。此後,瓦剌勢力衰落,撤出漠南;東蒙古重新控制了漠北東部、漠南,逐漸控制了河套地區。孛來與毛里孩等人擁立脫脫不花汗的幼子馬兒古兒吉思為烏珂克圖汗(漢地稱其為小王子),孛來以太師身份掌握大權。孛來改善與明朝的關係,向東擴張,軟硬兼施後控制了兀良哈三衛。然而,孛來與小王子關係惡化,他在成化元年殺死了小王子。同年,毛里孩起兵反抗孛來,在這年冬天殺死孛來。毛里孩擁立摩倫汗,不久又將其殺死,將斡羅出趕出河套地區。毛里孩後來被科爾沁齊王孛羅乃擊敗。此後,東蒙古分裂為多支勢力。直至達延汗時代,歷經多年征戰,漠南、漠北蒙古重歸統一。達延汗廢除太師、宰相、知院職位,重新分封、劃分放牧領地,鞏固了汗權。俺答汗是達延汗之後蒙古的強勢領導者。俺答汗統領土默特萬戶,由河套遷駐豐州川,兼併兀良哈,進兵青海,攻打瓦剌,威勢超過蒙古大汗,嘉靖年間大汗打來孫被迫東遷。俺答汗積極請求明朝允許通貢,明朝幾次斬殺俺答汗的使臣。嘉靖二十九年,俺答汗自大同一直攻至北京城下,史稱庚戌之變。雙方關係時好時壞。隆慶四年,俺答汗嫡孫把漢那吉等人逃往明朝投降,兩方談判達成一致。隆慶五年(1571年),明朝封俺答汗為順義王,實現明朝與蒙古互市[10]:404-432俺答汗所修建的庫庫合屯是現在的呼和浩特市的基礎。此外在1578年俺答汗率先以高規格禮節與索南嘉措在青海湖畔察卜齊雅勒會晤,授予其達賴喇嘛稱號,取締了蒙古人長期信仰的薩滿教和「翁袞」偶像,下令在蒙古地區傳播藏傳佛教格魯派。[15]到了十七世紀中期,戈壁南北的大部分蒙古人已信仰藏傳佛教。[16]

清代

修建於清代的呼和浩特市慈燈寺(俗稱五塔寺)金剛座舍利寶塔
修建於清代的呼和浩特市慈燈寺(俗稱五塔寺)金剛座舍利寶塔

清朝滿族皇帝通過聯姻或征服的方式逐步將整個蒙古收入版圖,天聰六年(1632年)林丹汗被後金皇太極擊敗,後金滅察哈爾部,皇太極封林丹汗之子額哲為貝勒。崇德元年(1636年),皇太極被漠南蒙古部落奉為「博格達·徹辰汗」,整個漠南蒙古被納入清朝版圖。清代將蒙古分為設官治理的內屬蒙古和由札薩克世襲統治的外藩蒙古,外藩蒙古又分為內札薩克蒙古漠南蒙古)和外札薩克蒙古(漠北蒙古、漠西蒙古)。其中前者成為今內蒙古自治區的主體部分。清代後期的官方文書中出現了內蒙古和外蒙古的概念。內蒙古一詞指內札薩克蒙古49旗,外蒙古則指喀爾喀4部(有時也包括科布多唐努烏梁海)。

1906年起,中國同盟會陸續派遣會員到綏遠發展活動。武昌起義爆發後,歸綏道多地響應。11月9日,歸綏駐軍漢軍口外八旗後路巡防隊張琳、曹富章率部反清,離開營地進軍包頭,但起義軍領導人在馬號事件中被清朝官員設計殺害。趙喜泰領導的陶林會黨和巡警發動起義,佔領陶林城,被清軍擊敗後轉戰寧遠,佔領寧遠城不久再次敗於清軍,餘部加入豐鎮起義軍。歸綏巡防隊統領周維藩率部撤離歸綏後在興和一帶起義。12月初,張占魁、武萬義、馬有才率領起義軍在豐鎮東北的隆盛莊附近起義,於12月16日佔領豐鎮城。12月24日,清軍重新攻佔豐鎮,起義軍撤離。閻錫山的山西革命軍戰事不利,撤離太原,在1912年1月抵達包頭,建立包東州政權。閻部曾試圖進攻歸綏,但攻佔薩拉齊鎮之後受挫。南北議和告成後,閻錫山率部返回山西。[17]武昌起義後,外蒙古宣佈獨立,內蒙古的35個旗通過使者或者信函表示響應,但大多數盟旗並無實際行動。呼倫貝爾額魯特旗總管勝福在俄軍支援下於1912年1月15日攻佔呼倫城(今海拉爾),建立呼倫貝爾自治政府,脫離清朝,隸屬大蒙古國。勝福被外蒙古日光皇帝哲布尊丹巴封為參贊大臣、大蒙古國駐呼倫貝爾總督。隨後,俄軍支援勝福攻佔臚濱府(今滿洲里)、吉拉林等地,北京政府擔心中俄衝突而撤軍,勝福的呼倫貝爾自治政府取得呼倫貝爾地區的控制權。[18]

中華民國

中華民國北洋政府基本保留清朝的對蒙制度。中華民國成立後,在內務部設蒙藏事務處,1912年7月改為直屬國務院蒙藏事務局,1914年5月改為直隸大總統蒙藏院喀喇沁親王貢桑諾爾布長期擔任蒙藏事務局(後來的蒙藏院)總裁。南北議和時,袁世凱就提議承認滿蒙爵位並允許世襲。1912年8月19日,民國政府頒佈《蒙古待遇條例》,規定內外蒙古與內地無異、不以藩屬待之;承認蒙古王公原有的管轄權;承認蒙古王公爵位,允許照舊世襲,在蒙旗內的特權照舊享有;維持各呼圖克圖、喇嘛封號;從優支付蒙古王公的俸祿餉銀。袁世凱曾以「效忠民國,實贊共和」為由給蒙古王公封爵,還封賞喇嘛教高層。清代的年班、燕賚等制度,北洋政府改易名號或形式之後予以恢復。民國選舉法規定參議院眾議院的議員均從蒙古王公世爵世職中選出。另一方面,北洋政府也在籌劃在內蒙古設省。1913年11月、1914年1月、1914年6月,北洋政府先後將綏遠將軍、察哈爾都統、熱河都統轄區分別改設綏遠熱河察哈爾三個特別區,為將來改省做準備。特別區下設道,道下轄縣,道尹掌管民政,兼理蒙旗事務。特別區的長官都統由袁世凱任命,執掌區內軍政大權。1914年起,北洋政府出台一系列規定,開始放墾蒙地,設置設治局並漸漸升為縣。[19][20]

1914年的內外蒙古形勢圖(俄語)
1914年的內外蒙古形勢圖(俄語)

1912年春,哲里木盟科爾沁右翼前旗札薩克郡王烏泰派遣使節前往庫倫,表示響應獨立,希望獲得援助。哲布尊丹巴任命烏泰為進攻中華民國第一路軍總司令。1912年8月20日,烏泰發表《東蒙古獨立宣言》,出兵進攻洮南開通突泉等地。科爾沁右翼後旗拉喜敏珠爾跟隨烏泰發兵,也宣佈獨立。烏泰等人被奉天都督趙爾巽的部隊擊敗,同年9月戰事大體結束,烏泰等出逃庫倫。10月,扎魯特旗協理官布扎普響應外蒙獨立,短暫攻佔開魯,很快也被擊潰。1912年底至1913年初,外蒙軍隊分兵三路進攻內蒙古,俄羅斯帝國軍官協助指揮。北洋政府一面出兵抵禦,一面與俄國談判。1912年11月,中俄兩國政府就外蒙問題開始談判。1913年初,蒙古軍分五路向內蒙古進攻蒙古語Таван замын байлдаан,取得普遍勝利。1913年10月止,蒙古軍隊基本上控制了內蒙古西部各盟、旗,但同時開始面臨後方補給停止的局面。同月下旬,民國軍開始反擊,蒙古軍無法再展開軍事行動,年底退回外蒙。1914年9月中俄蒙三方重新談判,1915年6月簽訂的《中俄蒙協約》取消外蒙獨立,承認中國對外蒙的主權,但沙俄仍實際控制着外蒙。11月6日呼倫貝爾自治政府取消獨立,改為特別區域。俄國爆發革命、俄羅斯皇帝尼古拉二世倒台後,外蒙在1919年11月22日取消自治,呼倫貝爾特別區域於1920年1月28日撤銷。[18][19]

熱河省
察哈爾省
綏遠省
寧夏省

南京國民政府成立不久就籌劃在內蒙古設立行省。1928年9月17日,國民政府宣佈設置熱河察哈爾綏遠青海西康行省,內蒙古各部、盟旗被分別劃入黑龍江吉林遼寧、熱河、察哈爾、綏遠、寧夏甘肅八省[註 5],作為行政區域的內蒙古已經不復存在。[21]改設行省一事,引起蒙古族的不滿。內蒙古盟旗、王公貴族、名流、青年學生紛紛集會或請願,要求南京政府保留盟旗制度、尊重盟旗權益、內蒙古自治,反對改省。為此,國民政府於1930年5月在南京召開蒙古會議,通過《蒙古盟部旗組織法》等文件,承認盟旗制度的法律地位。然而矛盾仍未解決。1933年7月,烏蘭察布盟盟長雲端旺楚克(人稱雲王)和錫林郭勒盟副盟長德穆楚克棟魯普(人稱德王)在達爾罕旗百靈廟主持第一次蒙古自治會議,發表自治通電,要求國民黨同意內蒙古自治、成立自治政府。10月,雲王、德王在百靈廟主持第二次內蒙古自治會議,通過《內蒙古自治政府組織大綱》。根據大綱,內蒙古自治政府統轄內蒙古各部、盟旗地域,除軍事、外交權力歸屬中央政府,其餘事務由自治政府裁斷。這便是內蒙古高度自治運動。國民黨中央擬定《改革蒙政方案》,派出高官赴內蒙古協商,最終於1934年2月出台《蒙古自治辦法原則》,1934年4月在百靈廟成立直屬行政院的蒙古地方自治政務委員會(簡稱蒙政會),雲王任委員長。國民政府還設立蒙古地方自治指導長官公署,作為蒙政會的指導機關,何應欽任指導長官。蒙政會的轄區只含綏遠、察哈爾兩省的盟旗。由於權責劃分仍然不清楚,蒙政會與綏、察兩省矛盾依舊,因鴉片過境稅、西公旗札薩克世襲問題蒙政會甚至與綏遠省兵戎相見。中央政府往往偏向省一方,還拖欠蒙政會經費、不向蒙政會保安隊提供足額武器。1936年1月,中央政府採納綏遠省提議,將蒙政會按省界劃分為綏境蒙政會察境蒙政會。實際掌控百靈廟蒙政會大權的德王已經與日軍合作,內蒙古高度自治運動宣告失敗。[20]

1919年,在北京蒙藏學校的就讀的內蒙古學生榮耀先等參加五四運動。一些內蒙古學生隨後返回家鄉宣傳運動,歸綏各學校隨後以罷課、示威等方式響應五四運動。喀拉沁、海拉爾等地學生也響應運動。1923年冬至1924年,在北京蒙藏學校就讀的烏蘭夫等人加入社會主義青年團,蒙藏學校成立團支部。1924年下半年,多松年等人陸續加入中國共產黨,蒙藏學校成立首個蒙古族黨支部。同時,北京、張家口的一些內蒙古青年也加入中國共產黨。[22]第一次國共合作期間,熱河、察哈爾、綏遠等地相繼成立中國國民黨、中國共產黨的地方黨部。歸綏、包頭等地的工人結成工會,綏遠學生集會遊行響應五卅運動、衝擊英商洋行。綏遠農民、工人、學生集會遊行、搗毀歸綏縣地畝清丈局、向綏遠都統請願,迫使都統接受民眾請求,史稱孤魂灘事件。[23]郭道甫白雲梯等人則在北京籌組政黨。1925年10月13日,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在張家口成立。內人黨主張建立民選政府、廢除札薩克制度、由民選政府沒收王公持有的土地、發展教育衛生等。內人黨組建內蒙古特別國民軍、內蒙古人民革命軍、內蒙古軍官學校。內蒙古特別國民軍第一縱曾配合馮玉祥部與奉軍作戰。錫尼喇嘛領導的人民革命軍第12團在烏審旗廢除札薩克制度。[24][25]中國國民黨清黨開始後,綏遠、熱河、察哈爾等地的很多共產黨人被捕、被殺,共產黨活動轉入地下或漸漸終止;[26]共產國際代表在烏蘭巴托主持召開內人黨特別會議,將國民黨人白雲梯、郭道甫等人清除出黨,另立內人黨中央。把持原內人黨中央的白雲梯等人下令清黨,策劃受害原內人黨中央候補執行委員、共產黨人李裕智;南京國民政府下令解散內人黨,原內人黨中央委員會委員長白雲梯後來到南京任職。錫尼喇嘛於1930年被暗殺。此後,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實際上已不復存在。[25][24]

1915年日本向袁世凱提出的二十一條就包含日本對於南滿洲、東蒙古地區的要求。北洋政府承認這些條款後,中日簽訂《南滿洲及東部內蒙古之條約》確立日本索求的權力。日本曾資助宗社黨發動滿蒙獨立運動,但此運動失敗。沙俄倒台、一戰結束後,日本得以獨佔東蒙地區。通過向東蒙輸出商品、給中國借款在東蒙修築鐵路、在東蒙建立公司,日本的勢力逐漸向東蒙滲透。田中義一內閣上台後,日本的政策更加激進,主張採用武力、扶植親日政權以保護日本在滿蒙的特殊利益。關東軍先後製造萬寶山事件中村大尉事件等事件,希望找到武裝衝突的藉口。九一八事變後,日本迅速佔據東三省,扶植成立滿洲國。1933年,日軍進佔熱河省,將其劃入滿洲國版圖。至此,哲里木盟、昭烏達盟、卓索圖盟和呼倫貝爾、西布特哈地區被日軍佔領。[27]日本佔據東蒙後,蘇炳文的東北民眾救國軍、周榮久的抗日救國軍等抗日武裝都曾與日軍作戰。[28]

「蒙疆」政府轄區
「蒙疆」政府轄區

1933年4月,投降日本的李守信率部攻佔察哈爾,建立察東特別自治區察哈爾民眾抗日同盟軍曾短暫奪回李守信佔領的部分縣城。1935年底,李守信奉命佔領察東六縣。內蒙古高度自治運動失敗後,受關東軍拉攏,德王也轉向與日本合作。1936年4月,德王等人召開第一次蒙古大會,5月在化德成立蒙古軍政府,德王任主席、總司令,李守信任副主席、副總司令。日軍還扶植王英大漢義軍王道一的西北防共自治軍。8月起,李守信部、王英部進攻綏遠,被傅作義的部隊擊敗。傅作義部還乘勝攻下百靈廟、大廟等地,史稱綏遠抗戰盧溝橋事變後,日軍攻佔歸綏、包頭,在歸綏扶植設立蒙古聯盟自治政府,與察南自治政府晉北自治政府同屬蒙疆聯合委員會。1939年9月,蒙古聯盟自治政府、察南自治政府、晉北自治政府合組蒙疆聯合自治政府(1941年8月改名蒙古自治邦)。[29][28][30]1939年12月,為策應華南戰場冬季攻勢,傅作義率軍發動包頭戰役,一度攻入包頭城,雖未能奪回包頭,但完成戰略目的。1940年1月,岡部直三郎調動三萬日偽軍,發動綏西戰役,意圖消滅傅作義部。雙方均遭受重大損失,但日本殲滅傅作義軍主力的計劃失敗。1940年3月,傅作義發動五原戰役,收復五原,幾乎全殲五原地區的日偽軍,史稱五原大捷。[31]:225-234

滿洲國廢除了東蒙的盟旗制,改為省旗制,東蒙諸旗分別劃入滿洲國的幾個省。省、旗公署實權掌握在日本籍參事手中。日本關東軍入駐主要城鎮及對蒙、對蘇邊境地帶。此外,滿洲國組建以蒙古族為主的興安軍,派日本軍人出任中高級軍官,鎮壓滿洲國內的反抗力量,並與東北抗聯、八路軍、蘇軍、蒙軍作戰。經濟方面,滿洲國對物資實施統制,強迫農民牧民上交糧食、牲畜,大力開採東蒙的森林、煤礦,組織滿蒙開拓團侵佔盟旗地域。文化方面滿洲國實施奴化教育,灌輸大東亞共榮圈等思想。在蒙疆,日本駐軍分佈在主要城鎮和鐵路沿線,利用蒙古軍和警察鎮壓反抗力量並與國軍、共軍作戰,廣泛佈置特務。蒙疆政權同樣採用物資統制,此外還獎勵種植罌粟、製造與銷售鴉片,將九成以上鴉片銷往北平上海等地牟利。[27]歸綏、包頭被日軍佔領後,綏境蒙政會遷往伊克昭盟,增設綏境蒙旗地方自治指導長官公署作為指導機構,還設立伊盟保安長官公署等機關。陳長捷1941年出任伊盟守備軍總司令,在伊盟屯田、實施保甲制、強征軍糧、強墾牧場,致使蒙古保安團起兵,釀成伊盟事變。[21][32]抗日戰爭期間,東北抗日聯軍下屬的部隊曾進入東蒙地區作戰。中國共產黨在大青山、熱河南部地區開闢抗日游擊根據地。蒙漢民眾也組織一些抗日武裝,如楊植霖等人組建的蒙漢抗日游擊隊。[28][33]

戰爭臨近結束時,國共兩黨都籌劃在日本戰敗之後奪取內蒙古的控制權。[34]1945年8月8日,蘇聯對日宣戰。10日,蒙古國也向日本宣戰。蘇蒙聯軍150萬人在西起烏蘭察布、東至呼倫貝爾的戰線上對日軍發起攻擊。9日至11日延安總部總司令朱德下令部隊配合蘇蒙聯軍發動反攻,進軍綏遠、察哈爾、熱河接受日軍投降,要求冀熱遼邊區部隊儘快進入東北地區。在東線,蘇蒙聯軍、東北抗聯、八路軍聯合攻下東北。八路軍在8月22日攻佔集寧、豐鎮,23日攻佔張家口,蒙疆政權倒台。8月底,八路軍與蘇蒙聯軍在商都、百靈廟、張北等地會師。綏遠省大部分被國軍接收,部分地區由共產黨控制。八路軍曾在8月18日先於國軍進入歸綏城,但後來主動撤出。[28][35][34]傅作義部隨後攻下薩拉齊、托克托、清水河、和林、武川、陶林、涼城、集寧、豐鎮等數座縣城。共產黨軍則控制張家口、承德及附近的縣城。1945年10月,八路軍用5萬餘兵力發動平綏路戰役,攻佔綏遠省東部、南部的縣城,將傅作義部困在包頭、歸綏等城,但八路軍未能攻克歸綏、包頭,在12月初撤退。1946年1月停戰令發佈前後,傅作義部曾試圖打通平綏線,攻擊卓資山、集寧,但被八路軍擊退。國共內戰全面爆發前,傅作義部與共產黨軍大致以大青山為界。

1947年5月1日,內蒙古人民代表會議選出的內蒙古自治政府主席、副主席、委員在會上宣誓就職
1947年5月1日,內蒙古人民代表會議選出的內蒙古自治政府主席、副主席、委員在會上宣誓就職

1945年8月下旬,一些原蒙疆政府官員和蒙古族青年在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右旗組建內蒙古人民委員會,提議內外蒙合併,派出代表前往外蒙接洽,並召集各盟旗派代表商議。蒙古國拒絕提議之後,內蒙古人民委員會轉向謀求獨立,於9月9日在蘇尼特右旗召開內蒙古代表會議,發表獨立宣言,制定臨時憲法,建立內蒙古人民共和國臨時政府,選舉領導人並建立職能機關。內蒙古人民共和國曾派員出使蒙古國、蘇聯,希望得到承認,但遭到拒絕。在東蒙,部分原滿洲國官員、蒙古族青年於1945年8月18日在興安盟王爺廟宣佈組建內蒙古人民解放委員會,發表《內蒙古人民解放宣言》,重建內蒙古人民革命黨,提議內外蒙合併。東蒙派出使團,同蒙古國洽商內外蒙合併問題,也遭到拒絕。1946年1月16日東蒙古人民代表會議在興安盟葛根廟召開,大會宣告成立東蒙古人民自治政府,實施高度民族自治,建立東蒙古人民自治軍,選舉領導人,創設機關。1945年9月,原滿洲國興安北省省長額爾欽巴圖等人在海拉爾組建呼倫貝爾自治省政府,宣佈實施高度民族自治。自治省政府在10月8日正式成立,設有省政府保安隊。呼倫貝爾自治省政府曾派人聯絡國民政府東北行營,希望政府承認呼倫貝爾高度自治,結果被拒絕。1945年10月,中共晉察冀中央局派烏蘭夫、奎璧、克力更、陳炳宇等趕赴蘇尼特右旗以解決內蒙古人民共和國問題。烏蘭夫等人宣傳道,內蒙古獨立不切實際,不利於內蒙古民族解放,提議改組臨時政府。經過工作,多數人接受烏蘭夫等人的主張,改組內蒙古人民共和國臨時政府,重新選舉烏蘭夫為政府主席,奎璧等五名中國共產黨員為政府委員,政府不久遷往張北,隨後解散,多數政府職員參與籌備組建內蒙古自治運動聯合會。1945年11月26日至29日內蒙古自治運動聯合會在張家口召開成立大會,8個盟、36個旗的代表出席會議,選舉常務委員會和執行委員會。聯合會主張在各盟旗建立自治政府,在相鄰共產黨控制區的領導和幫助下開展經濟、文化等建設,逐步將全內蒙古統一實施民族自治,創立內蒙古人民自衛軍,各民族一律平等。聯合會、中國共產黨都派出工作組赴東蒙工作。1946年1月,東蒙古人民自治軍司令阿思根與東北民主聯軍西滿軍區司令呂正操簽訂協議,自治軍歸屬西滿軍區領導。1946年3月,在中共中央指示下,內蒙古自治運動聯合會與東蒙古人民自治政府派代表在承德舉行會議,經過激烈的商談,雙方在自治的幾大重要問題上達成共識。4月3日召開的內蒙古自治運動統一會議決定內蒙古由中國共產黨領導區域自治,解散東蒙古人民自治政府,內蒙古自治運動聯合會作為統一領導單位。5月26日,東蒙古人民自治政府撤銷,內蒙古人民革命黨宣佈解散,東蒙古人民自治軍改編為內蒙古人民自衛軍。[36][37]1947年2月,奉中共中央指示,內蒙古自治運動聯合會遷往興安盟王爺廟,籌備組建自治政府、起草施政綱領。1947年4月23日,內蒙古人民代表會議王爺廟召開,與會代表共393人,代表有蒙古、漢、回、滿、鄂溫克等多個民族,包括工人、農民、牧民等多個階層。大會通過《內蒙古自治政府施政綱領》、《內蒙古自治政府暫行組織大綱》和,選舉出121名內蒙古臨時參議會參議員。施政綱領提出內蒙古自治政府地域包括內蒙古各盟旗,是中國的一部分;自治政府致力於解放自治區域內各民族;各民族一律平等,尊重各民族風俗習慣、宗教信仰、語言文字;發展經濟、文化、教育、醫療,實行民主改革;建設內蒙古人民自衛軍。根據暫行組織大綱,內蒙古自治政府為自治區域的最高行政機關,各級政府官員為民選產生、自治政府委任;自治政府可在中國民主聯合政府法令範圍內製定單行法《內蒙古人民代表會議宣言》;地方實施盟、旗(縣、市)和努圖克(蘇木、街、村)三級行政區劃。1947年5月1日,內蒙古臨時參議會選舉產生內蒙古自治政府主席、副主席、政府委員,參議會議長、副議長、駐會參議員。內蒙古自治政府宣告成立。成立時,自治政府轄呼倫貝爾、納文慕仁、興安、錫林郭勒、察哈爾五個盟,下設34個旗(市)、1個縣,總面積53.8萬平方公里,總人口約200萬,其中約50萬人為蒙古族。[37]

1949年左右內蒙古自治政府管轄區域 .mw-parser-output .legend{page-break-inside:avoid;break-inside:avoid-column}.mw-parser-output .legend-color{display:inline-block;min-width:1.25em;height:1.25em;line-height:1.25;margin:1px 0;text-align:center;border:1px solid black;background-color:transparent;color:black}.mw-parser-output .legend-text{} 
1949年左右內蒙古自治政府管轄區域  

內蒙古自治運動聯合會成立不久,就組建內蒙古人民自衛軍騎兵獨立旅等多支部隊,在察哈爾盟作戰。東蒙的武裝則與東北民主聯軍並肩作戰。四三會議後,東西蒙武裝統一編為內蒙古人民自衛軍。1948年,內蒙古人民自衛軍改為內蒙古人民解放軍,編有六個師、卓索圖盟縱隊、警衛團、獨立3團、獨立5團等部,總兵力約兩萬。內蒙古人民解放軍參加遼瀋戰役、平津戰役。1949年5月,內蒙古人民解放軍改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內蒙古軍區,正式編入中國人民解放軍序列。內戰臨近尾聲時,由於國軍在遼瀋、平津戰役中接連落敗,綏遠守軍陷入孤立。綏遠當局與華北人民政府經過談判,簽訂《綏遠協議》。9月19日,綏遠省代省長董其武率39人在包頭代表綏遠軍、政人員宣佈與國民黨斷絕關係、接受共產黨領導。此前,德王在1949年4月抵達阿拉善旗定遠營,在8月組成蒙古自治政府,德王任主席。隨着中共取得綏遠、進軍寧夏,蒙古自治政府內部出現矛盾,德王主張向西撤退,而達理扎雅、白海風等主張投降共產黨。德王西逃,後來又逃往外蒙古。達理扎雅等宣佈蒙古自治政府改為西蒙自治政府,在9月23日致電毛澤東,宣佈脫離國民政府、接受共產黨領導。額濟納土爾扈特特別旗札薩克塔旺嘉布等人在9月27日發電宣佈接受中共領導,至此中國共產黨取得內蒙古全境。[38][39][40][41]

中華人民共和國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中國共產黨提出將來要撤銷熱河省察哈爾省綏遠省,將內蒙古盟旗地域歸還內蒙古人民。[42]1949年,中共中央決定,為了方便在東西蒙合併後領導自治區工作,自治政府應當先遷往張家口,待取得綏遠省後遷往歸綏。11月24日,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批准內蒙古自治政府遷往張家口。12月2日,中央人民政府決定將內蒙古自治政府改名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12月下旬,自治區政府開始遷往張家口。1950年9月22日,原屬察哈爾省的多倫縣寶昌縣化德縣劃歸內蒙古自治區,察哈爾省於1952年9月撤銷。1952年6月、7月,中共中央內蒙古分局和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分別遷往歸綏市。經過幾年的準備,1954年3月6日綏遠省撤銷,轄區併入內蒙古自治區。4月25日,歸綏改稱呼和浩特。1956年1月,熱河省撤銷,原屬熱河省的赤峰縣寧城縣烏丹縣翁牛特旗喀喇沁旗敖漢旗劃歸內蒙古自治區。4月3日,甘肅省巴彥浩特蒙古族自治州和額濟納蒙古族自治旗劃歸內蒙古自治區。至此,內蒙古實現統一民族區域自治[43][44][45][46]

1962年5月1日,內蒙古自治區慶祝成立自治區15周年
1962年5月1日,內蒙古自治區慶祝成立自治區15周年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綏遠省廢除舊的保甲制度,建立新的基層政權;綏遠省投降的國民黨部隊接受整編、改造;國民黨特務、土匪勢力被剷除[47];政府在內蒙古各地實施禁毒、禁娼、禁賭,抓捕製毒、販毒人員,對吸毒者、娼妓、老鴇、賭徒、賭場主、小偷、無業游民等實施教育和勞動改造。[48]同中國大陸其他地區一樣,內蒙古各地也開展三反、五反運動。[49]內蒙古的土地改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就已開始。在農業區,政府將地主、寺廟的土地收歸公有,分配給農民,廢除改革前農民欠地主、王公、高利貸者的債務;在牧區,政府廢除王公貴族特權,推行「不鬥不分、不劃階級」,宣佈牧場公有,牧主與牧民簽訂新的合同;在半農半牧區,政府採取「以牧為主、照顧農業、保護牧場、禁止開荒」的方針。在工礦、商戶,政府廢除舊的把頭制度,設立工會。[50]其後,國家對內蒙古的農業、牧業、工業、手工業實行社會主義改造。[51]第一個五年計劃的156項重點工程內蒙古佔5項,全部位於包頭[52][註 6]。一五計劃期間,內蒙古農牧業迅速增長,糧食產量增長33.6%[註 7],牲畜頭數增長54.8%;建設一批工業大項目[註 8],工業總產值增長2.93倍。[53]內蒙古的教育、研究、文化、醫療等同樣快速發展,初步形成涵蓋從學前教育到高等教育、業餘教育的教育體系,創辦了內蒙古師範學院、內蒙古畜牧獸醫學院、內蒙古醫學院內蒙古大學等高校,學生人數大幅增長,建設12所研究機構,建設文化館、博物館、圖書館,醫療機構數量增長,完全控制自治區的鼠疫疫情,減少布氏桿菌病克山病的發病人數。[54]1957年反右運動中,內蒙古自治區共將3,731人劃為右派。[55]1958年至1960年,內蒙古經濟尚呈上升態勢。由於受大躍進人民公社化的影響,1960年至1962年內蒙古經濟大幅下挫。政府對牧區採取的政策較為謹慎,牧區受損不大。經過政策調整,自治區的經濟之後逐漸好轉。[56][53]

1967年11月,內蒙古自治區革命委員會成立
1967年11月,內蒙古自治區革命委員會成立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不久,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國務院副總理、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主任、中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自治區政府主席烏蘭夫就遭到批判。[57][58]一連串羅織罪名、上綱上線後,中央、地方指控烏蘭夫反社會主義、反毛澤東思想、破壞國家統一、策劃民族分裂,將烏蘭夫定為中共內蒙古黨組織中最大的走資派。奎璧吉雅泰孔飛畢力格巴圖爾等人被株連。不久,中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自治區人民委員會被文革領導小組、四清領導小組和生產領導小組取代,破四舊、斗黑幫、橫掃牛鬼蛇神等運動興起,內蒙古陷入混亂。1967年1月,上海爆發一月風暴後,內蒙古成立呼三司、紅衛軍、工農兵、無產者等造反組織,這些組織衝擊內蒙古黨、政、軍奪權,相互武鬥。造反組織甚至發展到盟、市、旗、縣。4月13日,中共中央就內蒙古問題發佈決定,將這些組織分為保守派和造反派,中央表態支持造反派;中共中央的決定將內蒙古黨、政、軍高級領導人王鐸王逸倫等稱作保守派的後台、烏蘭夫的代理人,把他們稱作內蒙古二月逆流,展開批判。1968年7月1日,內蒙古全部盟、市、旗、縣均成立革委會,絕大多數農村、工廠、礦山、企業、機關、學校也成立革委會,造反派宣佈完成自下而上層層奪權,「內蒙山河一片紅」。在打倒烏蘭夫之後,內蒙古革委會在1968年1月又發動「挖烏蘭夫黑線,肅烏蘭夫流毒」運動,簡稱「挖肅」,很多老幹部被劃入烏蘭夫反黨叛國集團,文革前內蒙古黨、政、軍高幹僅少數倖免。「挖肅」運動中,通過嚴刑逼供、偽造證據,當權者製造新內人黨案。根據他們的說法,內蒙古的中國共產黨表面上是共產黨,實際上是內人黨,新內人黨黨魁是烏蘭夫,黨的勢力深入內蒙古黨、政、軍,在城市、農村、牧區都有分支。當政者還編造出一大批內人黨的下屬組織。據統計,因新內人黨案遭到迫害的有34.6萬人,其中致死16,222人,致殘12萬人以上。烏蘭夫反黨叛國集團案、內蒙古二月逆流案、新內人黨案被稱為內蒙古文革三大假案冤案。1968年,內蒙古革委會決定改變此前在牧區不劃階級的政策,在牧區劃分階級、清理階級成分,將一批人劃為牧主、富牧等剝削階級;革委會在農村開展清理階級成分運動,一些農民(多數為蒙古族)被劃為地主、富農;在工廠、礦山、學校、機關等地的清理階級成分運動中,很多人被定為叛徒、特務、走資派、階級異己分子、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內蒙古的喇嘛也被劃分為宗教職業者和宗教上層分子。很多人因此受到迫害、打擊。1969年1月24日,北京軍區建立內蒙古生產建設兵團,在內蒙古墾荒。這一年,中共中央認為內蒙古清理階級隊伍存在擴大化問題,挖內人黨的運動隨後結束。然而中共中央仍然認為打倒烏蘭夫、挖內人黨、清理階級隊伍的大方向是正確的。7月5日,中央重劃內蒙古自治區行政區劃,呼倫貝爾盟、哲里木盟、昭烏達盟分別劃歸黑龍江省、吉林省和遼寧省,阿拉善左旗、阿拉善右旗、額濟納旗改劃寧夏回族自治區和甘肅省[註 9]。12月19日,中共中央命令北京軍區對內蒙古實行全面軍管,北京軍區隨即設立了內蒙前線指揮所。軍管後,內蒙古的社會秩序得以穩定,經濟得到部分恢復;前線指揮所根據中央部署,一面糾正擴大化問題,一面批判烏蘭夫、清理階級隊伍。文化大革命的前三年,內蒙古自治區經濟發展大為倒退,1969年總產值比1966年下降16.23%。[57][59]1971年5月,內蒙古革委會、黨委調整、增補領導,自治區軍管結束。1971年至1972年、1975年,自治區先後按照周恩來、鄧小平的指示整頓經濟,內蒙古經濟稍有好轉。文化大革命十年間,內蒙古經濟深受危害,總產值年均增長率僅3.56%。[60][61]

文化大革命結束後,內蒙古自治區及所屬盟、市、旗、縣數次召開會議揭批四人幫。文化大革命中內蒙古三大冤案以及其他冤假案得到平反。一些涉嫌製造假案、冤案的人員受到審判。1979年5月30日,內蒙古恢復1969年7月之前的行政區劃。[62]中共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曾在1981年上書中共中央紀委常務書記黃克誠,請求追究涉嫌製造新內人黨案的前內蒙古革委會主任滕海清的刑事責任。然而,中共中央認定新內人黨是林彪四人幫直接干預,康生陳伯達授意、指使而造成的,康生的責任尤其大,滕海清僅是政策的執行人;考慮到當時的歷史背景,中共中央認為不宜過分追究個人責任,關於歷史問題中的決議已經確定由黨中央承擔責任;中共中央認為滕海清雖然對新內人黨案有直接領導責任、造成嚴重後果,但念及此前的功勳、貢獻,決定從寬處理,不予追究刑事責任。[63]

改革開放後,內蒙古自治區經濟快速增長。從1978年到2017年,自治區地區生產總值由58億元人民幣增長到1.6萬億元,年均增長率為11.7%,人均生產總值在省級行政區內的排名由第17位上升至第9位。2002年至2009年,內蒙古地區生產總值增速連續排名中國省級行政區第一名。據2017年統計,內蒙古牛奶、羊肉、羊絨產量位居中國各省級行政區第一名,煤炭、稀土化合物、煤制油、甲醇、天然氣產能產量位居各省級行政區第一名,雲計算產業規模排名各省級行政區第一,跨省輸電量排名各省級行政區第一。自治區的交通、通信、教育、醫療等也有很大發展。[64]然而,經濟發展也帶來空氣污染[65]、草場退化、沙漠化、湖泊乾涸[66]、生物多樣性減少[67]等問題。

2020年9月份內蒙古自治區將三門課程(漢語文、歷史、政治)改為漢語授課,使用國家統一教材,蒙古文課時不變,朝鮮文課時不變。但此政策引起部分蒙古族示威遊行,示威民眾一般認為此舉有同化蒙古族之嫌[68]。面對蒙古族的抗議,內蒙古巴彥淖爾公安局3日發佈了《關於依法嚴厲打擊涉國家統編教材使用違法犯罪行為的通告》(以下簡稱《通告》)。《通告》稱有「別有用心」人士歪曲國家政策,造謠傳謠,煽動、挑唆民眾非法集會、遊行,公安局將依法嚴厲打擊[69]。在雙語教育改革風波後一個月,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石泰峰在「加強和改進民族工作專題民主生活會會議」上表示,要深刻吸取這次雙語教學改革問題的教訓,絕不能在方向性、原則性問題上出現偏差。此外,他也強調,要堅定不移推進雙語教學改革[70]

地理

赤峰市克什克騰旗草原上的牧人
赤峰市克什克騰旗草原上的牧人
內蒙古的草原
內蒙古的草原
蒙古包,攝於克什克騰旗
蒙古包,攝於克什克騰旗

內蒙古位於中國北部邊疆,範圍橫跨東北華北西北三北),接鄰八個省區:滿洲三省 (黑龍江吉林遼寧)、河北山西陝西甘肅寧夏,與陝西省同是中國鄰省最多的省級行政區

內蒙古有18個邊境口岸,其中滿洲里口岸是中國大陸最大的陸路口岸,二連浩特是對蒙古國的最大邊境口岸。

四至

內蒙古自治區四至
方位 地點 坐標
呼倫貝爾市額爾古納市恩和哈達鎮 53°19′58″N 121°29′18″E / 53.33284°N 121.48828°E / 53.33284; 121.48828
呼倫貝爾市鄂倫春自治旗黑龍江省大興安嶺地區松嶺區小揚氣鎮實際管轄) 50°57′44″N 126°04′11″E / 50.96230°N 126.06970°E / 50.96230; 126.06970
阿拉善盟阿拉善左旗溫都爾勒圖鎮 37°24′24″N 104°10′50″E / 37.40680°N 104.18060°E / 37.40680; 104.18060
西 阿拉善盟額濟納旗哈日布日格德音烏拉鎮 42°47′15″N 97°13′30″E / 42.78740°N 97.22500°E / 42.78740; 97.22500

地質

內蒙古地軸主要由太古代的結晶岩、變質岩花崗片麻岩組成,經多次構造、岩漿活動,形成東西橫亙的陰山山脈。地軸以南主要屬鄂爾多斯台拗,為一長期沉陷區,沉陷時期在中生代;其西部邊緣在中生代發生褶皺,形成賀蘭山等。地軸以北主要屬內蒙古—大興安嶺褶皺系,以華力西運動為主要旋迴,燕山運動使褶皺系再一次受到改造,形成東北—西南走向的大興安嶺,區內出露晚古生代地層,一般未變質或變質輕微。自治區東北部的呼倫盆地、額爾古納河流域,屬額爾古納褶皺系。

內蒙古東部是火山集中分佈地區。分為:大興安嶺中段火山群,分佈在綽爾河、哈拉哈河之間的熔岩台地上。阿巴嘎火山群,分佈在錫林郭勒盟中部熔岩台地上。達來諾爾火山群,在達來諾爾以北的熔岩台地上。烏蘭哈達火山群,分佈在集二鐵路兩側。岱海火山群。

地形

內蒙古高原開闊坦蕩,海拔600~1400米,地勢西高東低,南高北低,坦蕩緩穹的崗阜與寬廣的塔拉(蒙古語平地、盆地)相間,構成大波幅的遼闊草原。

氣候

內蒙古地處中溫帶大陸,水熱條件較差,西部熱量雖多,但降水稀少。氣溫自大興安嶺向東南、西南遞增。低溫區分佈於大興安嶺中山地帶,年均溫低於-5~-3℃,是中國最冷地區之一,由此向東南隨地勢和緯度的降低,氣溫漸升,大興安嶺以西氣溫明顯遞增,由呼倫貝爾高原的-1~1℃至阿拉善盟的8~9℃。冬季以大興安嶺地區最長,自9月下旬入冬,翌年5月上旬回春。其它地區冬季也在半年以上。夏季溫涼短促,部分地區無夏季。7月均溫全區變化在16~26℃,自東北向西南遞增。

內蒙古地處季風環流過渡帶,降水自東南向西北遞減。大興安嶺山地和西遼河流域的南部山區,年降水量450毫米以上。內蒙古西部少於250毫米,阿拉善不到100毫米。

水文

內蒙古河川徑流總量約400億立方米。 內蒙古自治區有大小湖泊一千餘個,是中國內陸湖泊分佈密集的地區之一。內蒙古的湖泊大多分佈在西遼河平原、內蒙古高原鄂爾多斯高原。湖泊主要為風蝕湖,其次為構造湖,也有一部分牛軛湖。由於地下水補給稀少,河流、湖泊的補給主要來自降水,湖泊有明顯的季節變化,雨季時水位上升、湖面擴大;其他季節水位下降,一些小湖甚至會幹涸,沙漠地區常見這樣的雨季湖。大多數湖泊面積不足1平方公里,湖水通常很淺,在1.5米至4米之間。構造湖較風蝕湖深一些,面積也更大。內蒙古自治區兼有淡水湖、微鹹湖和鹹水湖,鹹水湖中還包括鹽湖、鹼湖、硼砂湖和芒硝湖等。面積超過100平方公里的湖有七個,即呼倫湖貝爾湖達里諾爾烏梁素海岱海黃旗海庫勒查干諾爾[71]:135-141其中,呼倫湖是中國北方第一大湖、全國第四大淡水湖。內蒙古自治區湖泊生態系統較為脆弱,湖水淺、淡水湖少、鹽湖多、易鹽化、易乾枯。由於氣候變化和人類活動,內蒙古的湖泊受到威脅。農牧交錯區主要的人為因素是灌溉用水,而牧區的主要原因是煤炭開採用水。據研究,自1987年至2010年間內蒙古湖泊總面積減少30.3%,面積超過1平方公里的湖泊數量減少了34%,呼倫湖等湖泊面積萎縮,奈曼西湖等湖泊乾涸,居延海乾涸導致綠洲面積縮減、變為風沙源頭。通過實施引水(如引海拉爾河水補呼倫湖),一些湖泊的面積得以部分恢復。[72][73]

內蒙古地下水總量230多億立方米。水資源82%在東部,西部地區缺水。

行政區劃

全區現轄9個地級市、3個,下設23個市轄區、11個縣級市、17個、49個、3自治旗

內蒙古自治區行政區劃圖
區劃代碼[74] 區劃名稱 蒙古文 漢語拼音
鮑培轉寫
面積[註 10]
(平方公里)
常住人口[註 11][75]
(2020年普查)
政府駐地 縣級行政區劃[76]
市轄區 縣級市 自治旗
150000 內蒙古自治區
ᠦᠪᠦᠷ ᠮᠣᠩᠭᠤᠯ ᠤᠨ ᠥᠪᠡᠷᠲᠡᠭᠡᠨ ᠵᠠᠰᠠᠬᠤ ᠣᠷᠤᠨ
Nèi Měnggǔ Zìzhìqū
Öbür mongγol-un
öbertegen zasaqu orun
1,154,552.33 24,049,155 呼和浩特市 23 11 17 49 3
地級市
150100 呼和浩特市
ᠬᠥᠬᠡᠬᠣᠲᠠ
ᠬᠣᠲᠠ
Hūhéhàotè Shì
Kökeqota
17,186.12 3,446,100 新城區 4 4 1
150200 包頭市
ᠪᠤᠭᠤᠲᠤ
ᠬᠣᠲᠠ
Bāotóu Shì
Buγutu qota
27,571.17 2,709,378 九原區 6 1 2
150300 烏海市
ᠦᠬᠠᠢ
ᠬᠣᠲᠠ
Wūhǎi Shì
Üqai qota
1,668.64 556,621 海勃灣區 3
150400 赤峰市
ᠤᠯᠠᠭᠠᠨᠬᠠᠳᠠ
ᠬᠣᠲᠠ
Chìfēng Shì
Ulaγanqada qota
86,915.58 4,035,967 松山區 3 2 7
150500 通遼市
ᠲᠥᠩᠯᠢᠶᠠᠣ
ᠬᠣᠲᠠ
Tōngliáo Shì
Tüngliyou qota
58,861.55 2,873,168 科爾沁區 1 1 1 5
150600 鄂爾多斯市
ᠣᠷᠳᠤᠰ
ᠬᠣᠲᠠ
È'ěrduōsī Shì
Ordos qota
86,881.61 2,153,638 康巴什區 2 7
150700 呼倫貝爾市
ᠬᠥᠯᠦᠨᠪᠤᠶᠢᠷ
ᠬᠣᠲᠠ
Hūlúnbèi'ěr Shì
Kölön buyir qota
252,777.38 2,242,875 海拉爾區 2 5 4 3
150800 巴彥淖爾市
ᠪᠠᠶ᠋ᠠᠨᠨᠠᠭᠤᠷ
ᠬᠣᠲᠠ
Bāyànnào'ěr Shì
Bayannaγur qota
65,139.66 1,538,715 臨河區 1 2 4
150900 烏蘭察布市
ᠤᠯᠠᠭᠠᠨᠴᠠᠪ
ᠬᠣᠲᠠ
Wūlánchábù Shì
Ulaγančab qota
54,455.89 1,706,328 集寧區 1 1 5 4
152200 興安盟
ᠬᠢᠩᠭ᠋ᠠᠨ ᠠᠶᠢᠮᠠᠭ
Xīng'ān Méng
Qingγan ayimaγ
55,130.73 1,416,929 烏蘭浩特市 2 1 3
152500 錫林郭勒盟
ᠰᠢᠯᠢ ᠶᠢᠨ ᠭᠣᠤᠯ ᠠᠶᠢᠮᠠᠭ
Xīlínguōlè Méng
Sili-yin γool ayimaγ
199,883.52 1,107,075 錫林浩特市 2 1 9
152900 阿拉善盟
ᠠᠯᠠᠱᠠᠨ ᠠᠶᠢᠮᠠᠭ
Ālāshàn Méng
Alaša ayimaγ
248,080.49 262,361 阿拉善左旗 3

人口

歷次人口普查內蒙古自治區數據
年份 總人口 漢族人口 蒙古族人口 其他民族人口
1953(不含熱河省[77] 6,100,104 5,119,928 83.9% 888,235 14.6% 18,354 0.3%
1964[77] 12,348,638 10,743,456 87.0% 1,384,535 11.2% 50,960 0.4%
1982[77] 19,274,281 16,277,616 84.4% 2,489,378 12.9% 237,149 1.2%
1990[78] 21,456,500 17,290,000 80.6% 3,379,700 15.8%
2000[79] 23,323,347 18,465,586 79.2% 3,995,349 17.1% 499,911 2.3%
2010[80] 24,706,321 19,650,687 79.5% 4,226,093 17.1% 452,765 1.8%
2020[81] 24,049,155 18,935,537 78.74% 4,247,815 17.66% 865,803 3.60%

據統計,2017年末內蒙古自治區的人口為2528.6萬。按性別分,男性1305.2萬人,女性1223.4萬人;按城鄉分,城鎮人口1568.2萬人,鄉村人口960.4萬人。[82]出生率為9.5‰,死亡率5.7‰,人口自然增長率3.7‰,人口機械增長率為負0.4‰。[83]按年齡組劃分,0到14歲有341.1萬人,佔總人口的13.5%;15到64歲1936.4萬人,佔總人口的76.6%;65歲以上251萬人,佔總人口的9.9%。[84]內蒙古自治區同時也是世界上所有面積超過100萬平方公里的一級行政區中人口最多的。

內蒙古自治區各地人口密度有所差異。呼和浩特市、包頭市、烏海市、通遼市和赤峰市人口密度較高,五市城市規模較大,且是內蒙古主要農耕地區。錫林郭勒盟和阿拉善盟人口密度較低,兩盟都以放牧為主,轄區有大面積的戈壁、沙漠。興安盟、呼倫貝爾市、烏蘭察布市、鄂爾多斯市和巴彥淖爾市人口密度居中,這五個盟市都是農牧交錯區。[85]

民族

中國2010年人口普查
內蒙古自治區分民族人口[86]
民族 人口數 百分比
漢族 19,650,665 79.54%
蒙古族 4,226,090 17.11%
滿族 452,765 1.83%
回族 221,483 0.90%
達斡爾族 76,255 0.31%
鄂溫克族 26,139 0.11%
朝鮮族 18,464 0.07%
俄羅斯族 4,673 0.02%
鄂倫春族 3,632 0.01%
人口總數 24,706,291 100.00%
牧馬的蒙古人
牧馬的蒙古人
蒙古族傳統服飾
蒙古族傳統服飾
呼和浩特市的一家肯德基餐廳,牌匾同時使用漢語、蒙語和英語。內蒙古自治區規定社會市面蒙漢兩種文字並用。2014年至2016年的整治行動提出蒙漢兩種文字同比例、同材質、同顏色、同亮度等要求。[87]
呼和浩特市的一家肯德基餐廳,牌匾同時使用漢語、蒙語和英語。內蒙古自治區規定社會市面蒙漢兩種文字並用。2014年至2016年的整治行動提出蒙漢兩種文字同比例、同材質、同顏色、同亮度等要求。[87]
祭敖包,攝於包頭市
敖包,攝於包頭市
位於呼和浩特市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大召,大召為明清時期呼和浩特地區「七大召」之首
位於呼和浩特市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大召,大召為明清時期呼和浩特地區「七大召」之首
位於包頭市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五當召,五當召是內蒙古最大藏傳佛教寺院,也是內蒙古唯一的純藏式建築群
位於包頭市的藏傳佛教格魯派寺院五當召,五當召是內蒙古最大藏傳佛教寺院,也是內蒙古唯一的純藏式建築群

根據2010年中國人口普查顯示,內蒙古主要為漢族(1965萬,佔79.54%)、其次為蒙古族(422萬,佔17.11%),以及滿(45萬)、(22萬)、達斡爾(7.6萬)、鄂溫克(2.6萬)、俄羅斯(4673人)、鄂倫春(3573人)、錫伯(3023人)等49個民族,民族眾多。[88]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內蒙古自治區的蒙古族人口總數(約422萬)超過了蒙古國的蒙古族人口總數(約250萬),而自治區外的在華蒙古族也有200萬人左右,中國約佔有全球蒙古族的40%;然而在人口比例上,內蒙古自治區的蒙古族只佔區內總人口的2成而已,遠少於同區內的漢族人口。因此中國內蒙古自治區實際上是以漢族為主體的地區,比起民系單一的蒙古國(以喀爾喀部的蒙古族為主),內蒙古地區的有些部族從前就是游牧諸侯國,因此內蒙內的各個民系差異甚大,加上滿漢蒙族的文化交流頗深切和多元,並非完全認同北方的蒙古文化,故內蒙古包含很多個互不隸屬的蒙古族民系,如蒙古族鄂爾多斯部察哈爾部科爾沁部等等,各自都有不同的蒙族文化,加上內蒙北部鄰近蘇聯,西部偏遠地區少數民族眾多,各族人口組成與認同相當多元。

比起蒙古國,中國內蒙古境內很早就有漢族世代居住。戰國時代燕、趙等國的版圖包括今內蒙古部分地區。西漢兩次大規模向內蒙古移民,元始元年內蒙古漢族約有一百萬人,另有七十餘萬為北方民族。其後東漢、魏晉南北朝、隋唐、遼金時代,漢族與匈奴、烏桓、鮮卑、敕勒、契丹、女真等北方民族都曾在內蒙古居住。元代,被蒙古征服的契丹、女真等族部分融入蒙古族。元代內蒙古有蒙古族約一百萬人;州縣的漢人更多,超過一百萬人。元末明初戰亂,漢人大多南遷。明代,一些漢民被蒙古軍擄掠至內蒙古,還有一些逃荒或者流亡的漢民來內蒙古謀生。據計算,隆慶、萬曆年間內蒙古約有蒙古族109萬人,漢族70.5萬人。明末清初的動盪局勢中,多數漢人南下。[89]清代,由於移民、八旗駐防、公主隨嫁、旗人屯墾等因素,內蒙古由蒙古族為主的地區變為蒙、漢、回、滿等多民族居住的地區,民族構成大大改變。[90]清朝初年,朝廷禁止漢人遷入蒙地。有一些漢人以召廟或衙署工匠、公主陪嫁的身份移居內蒙古。然而大多數漢民是違反禁令遷入內蒙古謀生的。大體上,山西、陝西、甘肅的移民走西口進入內蒙古中西部,山東、河北、河南移民闖關東來到內蒙古東部。清中期推行借地養民,晚清實施移民實邊,內蒙古漢族移民增長加快。[91][89]由於喇嘛教、部隊徵調、自然災害、疾病等因素,清代蒙古族人口減少。據統計,清初內蒙古有蒙古族約104萬人;19世紀初,內蒙古人口約215萬(不計呼倫貝爾八旗),漢族和蒙古族各約一百萬;中華民國初年,內蒙古漢族人口約250萬,含呼倫貝爾八旗在內的蒙古族僅有87.8萬人。到1930年代,漢族與蒙古族人口的差距進一步拉大,熱河、察哈爾、綏遠三省漢族人口佔93%,蒙古族僅佔7%。[90]內蒙古自治政府成立的1947年,內蒙古漢族人口佔83.60%,蒙古族佔13.73%,其他少數民族佔1.51%,幾乎與內地漢族為大宗的情況相近。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內蒙古少數民族人口比例回復,增長更快於漢族增長[91][92],原因較多:一些原來的漢族人口將民族改為少數民族,因為少數民族的計劃生育政策較為寬鬆,還有方便地方增加文化輔助數據的指標,漢族與少數民族通婚後子女大多會被登記為少數民族,加上考試方便,戶籍人口遷移容易等實質因素助長下,有利於跨文化家庭紛紛更換為蒙古族身分,所以現代以來呈現增加是因為祖上有漢族血統的年輕人增多,使得內蒙古文化主要為融合文化。

內蒙古自治區各少數民族中,滿族人口僅次於蒙古族。滿族人口分佈呈「大雜居、小聚居」格局,主要分佈在呼倫貝爾市呼和浩特市包頭市赤峰市通遼市興安盟。自治區有四個滿族鄉和一個滿族聚居區[註 12]。內蒙古滿族的主要來源為軍事駐防、八旗莊田、公主隨嫁、工作調遷四種途徑。[93]內蒙古自治區是回族人口較多的民族地區。[94]元代就有回族遷入內蒙古,不過內蒙古的回族人口主要是清代遷入的。[91]回族人口在自治區內分佈大體上分散,在呼和浩特市、包頭市、赤峰市、呼倫貝爾市相對集中。[94]內蒙古自治區的達斡爾族人口佔全國達斡爾族的57.8%(2010年)[86][註 13],自治區有全國唯一的達斡爾族自治旗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沙皇俄國向外興安嶺擴張後,達斡爾人南遷至大興安嶺和嫩江流域。後來,清朝徵調一部分達斡爾人戍邊,部分達斡爾人因而遷居呼倫貝爾、璦琿和塔城。[95]內蒙古自治區的鄂溫克族人口佔全國鄂溫克族的84.7%(2010年)[86][註 14]鄂溫克族自治旗為主要聚居地。鄂溫克族歷史上居住在貝加爾湖黑龍江流域一帶,舊稱索倫、通古斯和雅庫特,自稱鄂溫克,1957年政府根據民族意願將通稱取為鄂溫克。[96]內蒙古自治區的鄂倫春族人口佔全國鄂倫春族的41.9%(2010年)[86][註 15],主要分佈在鄂倫春自治旗扎蘭屯市、莫力達瓦達斡爾族自治旗。鄂倫春人原先居住在精奇里江流域,後在沙皇俄國擴張壓力下內遷至大小興安嶺地區。[97]內蒙古自治區的俄羅斯族人口佔全國俄羅斯族的30.4%(2010年)[86][註 16],主要分佈在呼倫貝爾市。呼倫貝爾市下轄的額爾古納市恩和俄羅斯族鄉是中國唯一的俄羅斯民族鄉。內蒙古的俄羅斯族多為早年闖關東的山東人與額爾古納河對岸俄羅斯人通婚的後裔。[98][99]

語言

漢語主要有晉語(內蒙古中西部)、東北官話(內蒙古東部、包頭市昆都侖區)、北京官話(錫林郭勒盟中東部,赤峰市大部,包頭市青山區,呼和浩特市區和烏蘭察布市區)和蘭銀官話(阿拉善盟)。

內蒙古自治區以正藍旗代表的察哈爾蒙古語作為標準方言。[100]

  • 中部方言,又稱喀爾喀—內蒙古牧業方言(包括喀爾喀土語、察哈爾土語、鄂爾多斯土語)
  • 西部方言,又稱衛拉特—卡爾梅克方言
  • 北部方言,又稱巴爾虎—布里亞特方言
    • 新巴爾虎土語
    • 陳巴爾虎土語
    • 布里亞特土語
  • 東部方言,又稱科爾沁—喀喇沁方言
    • 科爾沁土語
    • 喀喇沁—土默特土語
    • 喀喇沁次土語
    • 蒙古貞次土語

自治區規定,蒙古語言文字是自治區的通用語言文字;自治區各級國家機關行使職權時如果蒙漢並用,可以以蒙語為主;政府公文需使用蒙、漢兩種文字;社會市面文字應當蒙漢並用。[100][101][102]

達斡爾語鄂倫春語鄂溫克語由於民族人口較少、有語言無文字等原因,會說的人逐年減少,處於瀕危狀態。[103]

宗教

內蒙古宗教(2000-2010)

  中國民間信仰漢傳佛教蒙古族民間信仰[104](80%)
  藏傳佛教[105](12.0%)
  未表態[註 17](2.64%)
  伊斯蘭教[107](1.00%)

根據官方統計數據,2009年內蒙古自治區信奉宗教的人數超過100萬人,佔總人口的3.7%。其中,30餘萬人信仰藏傳佛教,21餘萬人信仰伊斯蘭教,20餘萬人信仰天主教,19萬人信仰基督新教,10餘萬人信仰漢傳佛教,2500人信仰東正教,500餘人信仰道教[108]

蒙古族早先信仰薩滿教。13世紀,藏傳佛教首次傳入蒙古地區。當時闊端曾在涼州與薩迦法王薩班會面,薩班後來開始向蒙古貴族傳教。忽必烈皈依了藏傳佛教,封八思巴為帝師,藏傳佛教得以在蒙古族內發展。明朝嘉靖年間,俺答汗在青海接觸了藏傳佛教格魯派。應俺答汗邀請,索南嘉措派阿興喇嘛向他講經,俺答汗隨後皈依了藏傳佛教格魯派。萬曆六年,俺答汗與索南嘉措在青海相會。俺答汗向索南嘉措送上禮品,將索南嘉措尊為達賴喇嘛,索南嘉措也向俺答汗回贈了尊號。俺答汗由此開始大力推廣藏傳佛教。喇嘛在蒙古享有特權,免於賦稅、徭役,高僧享受蒙古貴族待遇。明代晚期,藏傳佛教已成為蒙古自貴族至百姓崇信的宗教。清朝皇帝延續了對藏傳佛教的優待政策,喇嘛廟佔有大量土地、生產、依附民並大量接受布施,蒙古族男子爭相成為喇嘛。據統計,清中葉內蒙古有喇嘛15萬人,清末時約12.5萬人,占蒙古族男性人口的三至四成。大量男子成為喇嘛,既加重了蒙古百姓的經濟負擔,又減少了勞動力,有人將清代蒙古族人口徘徊不前歸因於喇嘛教的影響。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廢除了喇嘛特權,喇嘛可以自由還俗、自由結婚,藏傳佛教信眾日益減少。[109]內蒙古現存藏傳佛教寺廟多為格魯派,僅阿貴廟為寧瑪派[110][111]五當召是內蒙古現存最大、規模最完整的藏傳佛教寺廟,也是內蒙古唯一一座保留活佛轉世制度的寺廟。[112]

伊斯蘭教約在遼金兩代傳入內蒙古,當時中亞、西亞的回回人經商道來到內蒙古。伴隨元代版圖擴張,大量回回人遷入今內蒙古。蒙古瓦剌部深受伊斯蘭教影響。清代,內蒙古回族人口增加,伊斯蘭教文化興盛。今日內蒙古的穆斯林多為回族,阿拉善左旗東北有少量蒙古族穆斯林,呼和浩特、包頭等地散居有維吾爾、哈薩克等族穆斯林。[113]

宋朝時期,今內蒙古地區即有基督宗教的信徒。宋代,克烈部約二十萬人改信景教。其他蒙古部落也有景教信徒。回紇人曾由摩尼教改信景教。元代,多位天主教傳教士自歐洲來傳教,若望·孟高維諾在大都建立汗八里總教區,並曾在汪古部境內(河套地區)建立教堂。元代滅亡後,中國的天主教衰落。清代,天主教從西灣子(今屬河北省張家口市)開始再次向內蒙古各地傳播。1840年,羅馬教廷設立蒙古代牧區,後來幾次改劃教區。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將內蒙古劃為五個教區。[114]基督新教傳入內蒙古始於1863年英國教士到包頭沙爾沁傳教。其後,新教其他派別的教士也來到內蒙古傳教。義和團運動中,新教受到打擊。辛丑條約之後,新教得到恢復並快速發展。新教開辦賑災、醫療、教育、戒毒等教辦事業,影響力快速增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外國傳教士離開內蒙古,新教發起三自愛國運動與外國組織斷絕了關係。[115][116][117]

內蒙古自治區內,東正教主要在呼倫貝爾市活動。[108]東正教大規模傳入內蒙古呼倫貝爾始於1898年,當時俄羅斯帝國修築中東鐵路,技術人員、工人、商人及其家屬進入呼倫貝爾地區,在鐵路沿線生活,東正教信仰隨之而來。1900年,中東鐵路公司西部工區在滿洲里修建了內蒙古第一座東正教堂謝拉菲姆教堂。此外,由於清末邊防鬆弛,一些俄國農民越境來到額爾古納三河流域務農,這裏逐漸出現俄國僑民聚居的村落。俄國十月革命後,又有一些白俄官兵敗退到呼倫貝爾地區定居。伴隨大批俄國僑民湧入,呼倫貝爾地區東正教信徒大為增加,教堂數量增長。1954年,呼倫貝爾的東正教堂約有30所。1954至1955年,蘇聯政府組織僑民回國,一些神職人員也隨之回到蘇聯。1956年,中華東正教會在北京成立,派員接管呼倫貝爾教務,結束了俄羅斯東正教會在呼倫貝爾的活動。俄僑大量回國後,呼倫貝爾的東正教活動衰落,有的教堂不久後關閉,有的教堂在文化大革命中被搗毀。文化大革命結束後,儘管宗教活動得到允許,但內蒙古長期沒有東正教教堂,聖事無法進行。直到2009年8月,額爾古納聖英諾肯提乙堂才得以獲准開放。[118][119][120]

有人將道教傳入內蒙古追溯至成吉思汗召見丘處機並允許其自由傳道。[121]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前,內蒙古尚有數十座較有名氣的道觀。中華人民共和國時代,內蒙古的道教走向衰落,2008年時自治區僅剩三處道觀。[108]

蒙古族、鄂倫春族、鄂溫克族有祭敖包的傳統。[122]

經濟

滿洲里市是中國重要的鐵路口岸城市
滿洲里市是中國重要的鐵路口岸城市

主條目:內蒙古經濟

2017年內蒙古自治區地區生產總值為16,103.2億元人民幣,以可比價格計算較上年增長4.0%;人均生產總值63,786元人民幣,在省級行政區排名第9位,增長3.6%。第一產業增加值為1,647.2億元,較上年增長3.7%;第二產業增加值6,408.6億元,同比增長1.5%;第三產業增加值8,047.4億元,同比增長6.1%。三次產業比例為10.2:39.8:50.0。第一產業、第二產業、第三產業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分別為10.3%、14.8%和74.9%。[123]2018年1月內蒙古自治區政府主席布小林做政府工作報告時承認自治區生產總值、財政收入數據此前長期存在虛報問題;受「擠水分」影響,自治區2017年生產總值增速下調至4.0%,增速低於全國平均值。[124]

從1996年至2016年的21年裏,內蒙古地區生產總值增速一直高於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速。2002年至2009年內蒙古地區生產總值增速連續八年排名中國各省級行政區第一位。然而,這一階段經濟高速增長主要依賴能源、冶金等資源型產業,產業結構不平衡。經濟增長主要依賴投資,而投資主體多為中央企業或其他大型國有企業,民眾收入增長落後於地區生產總值增長,有「省富民窮」之說。[125][126]經濟增長帶來的資源消耗、環境破壞也較為嚴重。[127]呼和浩特、包頭、鄂爾多斯三地經濟發展領先,據2017年統計呼包鄂地區生產總值約佔內蒙古自治區的60%,工業增加值占自治區的50%以上。[128]內蒙古東部的五個盟市經濟相對落後。[129]

農林牧漁業

2018年,內蒙古自治區農林牧漁業總產值2989.1億元人民幣,增加值1782.9億元。其中,農業產值1515.2億元,林業產值100.9億元,牧業產值1292.5億元,漁業產值31.6億元,農林牧漁服務業產值49.0億元。[130]內蒙古是中國13個糧食主產省區之一、6個糧食淨調出省區之一。[131]2017年,內蒙古牛奶、羊肉、羊絨產量位居中國各省級行政區第一名。[132]

陰山以東、以南以及大興安嶺地區是內蒙古的農業區和半農業區。[133]據2018年統計公報,內蒙古糧食產量最高的是玉米,其次為小麥、大豆、薯類、稻穀等。[134]內蒙古玉米主要產區為內蒙古東部、西部的黃河灌區、土默川平原,小麥主要產自呼倫貝爾市和巴彥淖爾市。烏蘭察布市是馬鈴薯的主產區。水稻主要產自東部四盟市,尤其是興安盟。大豆主要產區為呼倫貝爾市。[135]

呼倫貝爾草原、錫林郭勒草原、科爾沁草原、烏蘭察布草原、鄂爾多斯草原、烏拉特草原被稱為內蒙古自治區的六大草原。[136]大興安嶺山地及兩側的高原和丘陵分佈有草甸草原,降水豐沛、土壤肥沃,適合大型牲畜,名優品種有三河馬、三河牛、呼倫貝爾細毛羊、烏珠穆沁白絨山羊、烏珠穆沁肉羊等。占草地比重最大的典型草原主要分佈在呼倫貝爾高原中西部、錫林郭勒高原、陰山北麓、鄂爾多斯高原東部和西遼河平原南部,代表性的的牲畜有草原紅牛、科爾沁牛、內蒙古細毛羊、敖漢細毛羊、中國美利奴羊、科爾沁細毛羊、罕山白絨山羊、錫林郭勒馬等。荒漠草原位於錫林郭勒高原西北、烏蘭察布高原及鄂爾多斯高原西部,較為乾旱,適合養羊,代表品種有蘇尼特肉羊、內蒙古白絨山羊、鄂爾多斯細毛羊等。荒漠草原以西的鄂爾多斯高原西北、阿拉善高原東部是荒漠化草原,適合養殖駱駝、羊,名優品種有阿拉善雙峰駝和阿拉善型內蒙古白絨山羊。荒漠化草原以西為荒漠,最為乾旱,出產阿拉善雙峰駝、內蒙古白絨山羊、野驢、野駱駝。[133][136]

工業

世界稀土儲量第一的白雲鄂博鐵礦
世界稀土儲量第一的白雲鄂博鐵礦

能源工業、化學工業、高新技術業、冶金建材工業、裝備製造業、農畜產品加工業被稱作內蒙古自治區的六大支柱產業。[137]內蒙古工業經濟高度依賴煤電產業,截至2018年末煤電產業增加值占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的51.4%,有「一煤獨大」之說。[138]2018年,內蒙古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原煤產量為92597.9萬噸,較前一年增長8.7%,產量位居中國各省級行政區第一位,佔全國總產量的26.1%。鄂爾多斯市、錫林郭勒盟、呼倫貝爾市三地原煤產量最多。[139]2017年,內蒙古發電裝機容量、外送電量兩項指標排名中國第一[140],風電、光伏裝機容量中國領先[141]。2018年內蒙古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發電量總計4828.3億千瓦時,較上年增長12.4%。其中,火力發電4138.4億千瓦時,水力發電34.7億千瓦時,風力發電570.3億千瓦時,太陽能發電84.9億千瓦時。鄂爾多斯市火力、水力發電量排名自治區第一,占自治區總量分別為23.8%和62.5%。烏蘭察布市風力發電量最大,占自治區的19.8%。[142]能源企業伊泰集團內蒙古電力集團入選中國企業聯合會、中國企業家協會發佈的2018年中國企業500強榜單。[143]伊泰集團2017年營業收入排名內蒙古各企業第一位[143],營業收入、煤炭產量分別排在中國煤炭企業的第16位和第15位[144][145]。內蒙古是中國重要的現代煤化工、天然氣化工、氯鹼化工基地,煤制乙二醇、電石、甲醇、燒鹼、純鹼、聚氯乙烯等主要產品產量在中國排名居前[146],據2016年統計煤制油、煤制天然氣產量產能排名中國第一[147],鄂爾多斯被稱為中國最大的現代煤化工基地[148]。內蒙古高新技術業主要包括稀土產業、電子計算機及通信業、醫藥製造業等。[149][150][151]包頭稀土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是中國唯一以稀土資源命名的國家級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高新區以永磁、催化、合金產業作為「三主」,儲氫、拋光、發光產業作為「三輔」,2018年稀土拋光、儲氫材料產量位列中國第一。[152][153][154]包鋼集團是中國重要的鋼鐵基地,鋼鐵產能千萬噸級;此外,包鋼還被稱作世界最大的稀土工業基地。[155]內蒙古裝備製造業的主要企業有內蒙古第一機械集團內蒙古北方重工業集團等。[156]北重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北方股份連續6年入選2018年全球工程機械製造商50強排行榜。[157]呼和浩特市號稱「乳都」,總部在呼和浩特的伊利集團2018年營業收入、淨利潤排名亞洲乳品企業第一。[158][159]內蒙古被稱為世界最大的羊絨加工基地,有鄂爾多斯集團、鹿王集團等多家羊絨加工公司,主要出產無毛絨和羊絨衫。[160]

烏蘭察布市黃花溝景區
烏蘭察布市黃花溝景區
內蒙古大劇院
內蒙古大劇院
內蒙古體育館
內蒙古體育館

新能源、新材料、節能環保、高端裝備、雲計算大數據、生物科技、蒙中醫藥等產業是內蒙古自治區重點培育的戰略新興產業。[161]截至2017年底,內蒙古雲計算上線伺服器裝機容量達70萬台,排名中國各省級行政區第一名。[162]

自治區統計部門將內蒙古規模以上工業的狀況概括為「四多四少」 ,即傳統產業多新興產業少、低端產業多高端產業少、資源型產業多高附加值少、勞動力密集型產業多資本科技密集型產業少;內蒙古工業高度依賴煤電產業;戰略新興產業發展緩慢、沒有形成完整產業鏈、產值小、對自治區工業貢獻較小;區域發展不平衡,呼包鄂規模以上工業發達、佔比重大,東五盟市規模以上工業落後、增速緩慢;民營工業實力較弱、規模小、盈利能力差。[138]

交通

截至2017年,內蒙古自治區鐵路營運里程為1.37萬公里,排名中國省級行政區第一名。[163]內蒙古鐵路呈「四條出區達海通道、四個對外口岸、六縱六橫」格局。四條出區達海通道指經集張線至天津港、經大秦線秦皇島港、經包西線至柳州港、經集通線渤海灣。四個對外口岸指的是二連口岸、滿都拉口岸、甘其毛道口岸和策克口岸[註 18][165]鐵路網的主要橫線為京包線、臨策線、集通線京通線濱洲線、東烏線等,主要縱線是集二線包蘭線包西線嘉策線通霍線[註 19][166]2017年8月3日,內蒙古首條高鐵呼張客運專線烏蘭察布至呼和浩特東段開通營運。[167]雖然里程位居中國首位,但內蒙古鐵路仍存在運力不足、路網不完善、客運路線發展滯後等問題。[166]內蒙古自治區計劃建設集寧至大同、包頭至銀川等高鐵項目,使12盟市全部通快速鐵路、10盟市通高速鐵路。[164]

截至2018年,內蒙古自治區有28座民用機場,數量排名中國第一。其中,20座為運輸機場。內蒙古自治區12個盟市均設有運輸機場。根據2017年統計,有58家航空公司在內蒙古開通429條航線,設116個通航點,其中有37條國際航線、21個國際通航點。[168]呼和浩特機場年旅客吞吐量已突破一千萬人次[169]呼倫貝爾機場[170]鄂爾多斯機場[171]包頭機場[172]年旅客吞吐量量突破二百萬人次。內蒙古自治區首家支線航空公司天驕航空公司計劃於2019年首飛。[173]內蒙古計劃在2020年共建成50個民用機場,含20個運輸機場、30個通用機場,在2030年建成以呼和浩特機場為中心聯絡各盟市、重要旗縣的運輸機場群,建成以海拉爾、錫林浩特和赤峰、鄂爾多斯、阿拉善左旗機場為中心的四大通用機場群。[168]

內蒙古的水路運輸包括內河水運和湖泊水運,可通航的水體主要是黃河、嫩江、額爾古納河、西遼河四條河流的幹流和一些支流以及湖泊。[174]長途水運主要為黃河,其他河流、湖泊以渡運為主。由於價格、時效性相比公路、鐵路均不佔優勢,黃河的長途航運在20世紀60年代就開始萎縮。[175]

文化

音樂、舞蹈、戲曲

蒙古族民歌大體可分為長調、短調兩類。蒙古民歌絕大多數是單聲部歌曲,但也有多聲部的潮爾音哆和呼麥唱法。[176][177][178][179][180]蒙古族常用樂器有抄兀兒馬頭琴四胡三弦、蒙古箏、笛子揚琴等。蒙古族說唱藝術有英雄史詩(如《江格爾》、《格斯爾》)、烏力格爾好來寶、長篇敘事歌等幾類。蒙古族主要傳統舞蹈有鄂爾多斯部的筷子舞和盅子舞、科爾沁的博舞、喇嘛教舞蹈查瑪、喀喇沁旗的娜若·卡吉德瑪舞等。此外,還有呼倫貝爾盟布里亞特部的那日給勒格、額日莫徹、尤呼爾、阿列勒、畢何利格,巴爾虎的哲仁嘿,庫倫旗等地的安代,敖漢旗等地的浩德格沁等娛樂歌舞。[180][181][182][183]

內蒙古東部的漢民喜愛的戲曲有二人轉京劇河北梆子評劇、蹦蹦戲、皮影戲等,中西部流行二人台晉劇、京劇、評劇秦腔、道情、皮影戲等。其他民間音樂形式還有漫瀚調、鼓樂班、爬山調、大秧歌等。內蒙古漢族民間歌舞最有代表性的是呼和浩特地區,舊時節日、廟會常有歌舞雜耍,中華人民共和國時代節日、廟會的表演漸漸衰落,常見的歌舞有中幡、太平鼓舞龍舞獅高蹺秧歌、大頭寶寶、抬閣、腦閣、跑旱船、霸王鞭等。此外,在內蒙古東部還流行大秧歌、低蹺等,西部流行西部秧歌、民勤歌舞等。[184]

飲食

蒙古族特色飲食英語Mongolian cuisine包括白食、紅食等。白食即奶製品,蒙語稱為查干伊德。白食的原料多為牛奶,有時也用羊奶馬乳駱駝奶。製作方法可分為自然凝固、攪拌發酵、溫火燒制三種,主要奶製品有奶皮子奶酪奶豆腐黃油奶油馬奶酒酸奶子蒙古奶茶等。[185][186][187][188]紅食即肉食,也即蒙語的烏蘭伊德。蒙古人的肉食以綿羊肉和牛肉為主,從事農業的蒙古族多食用豬肉。傳統的蒙古肉食有手把肉、烤全羊涮羊肉、風乾牛羊肉等。[185][189]蒙古人主食有炒米、蒙古餡餅、蒙古包子、貓耳朵湯等。蒙古牧人通常早、午飲奶茶,晚上吃飯,喝奶茶時會在其中加上炒米、奶皮子、奶油、奶豆腐、風乾肉等。[185][190]蒙古族有較豐富的飲食禮儀、習俗。飲食禮儀包括德吉禮、薩察禮、迷拉禮、敬酒、敬茶、祝福等。例如,德吉禮要求每天早茶熬製好之後首先敬獻天地、諸神、先祖,宴席上要按照長幼和地位獻茶飯;敬酒時酒杯要斟滿,接酒者需要先用無名指蘸酒向天、地、火爐方向各彈一下才能飲酒。蒙古族尚白,也崇尚白食,白食有聖潔的食品之意,在祭祀、祈福、宴會中有重要的地位。蒙古人忌諱丟棄、灑落、踩踏白食。宴會必須從飲用或食用白食開始。[185][187]

因歷史原因,內蒙古中西部與東部的漢族飲食習慣有別。內蒙古中西部漢族主食以麵粉、大米、高粱、小米、莜麵為主,節日、喜宴時吃油炸糕水餃等。[191]莜麵吃法較多,有莜麵窩窩莜麵栲栳栳)、莜麵魚魚、拿糕等。[192][193]河套地區漢民過年、紅白事宴講究河套硬四盤,即紅燒扒條肉、酥雞、清蒸羊肉、牛肉丸子四樣。[194][191][195]中西部漢民愛吃酸食,常吃糜子發酵製成的酸飯。[196][191]中西部特色美食還有呼和浩特的燒賣和焙子、豐鎮月餅等。[197][198][199]內蒙古東部漢族以小米、高粱、玉米碴為主食,口味濃重,喜食豆瓣醬,冬季多食用醃製、晾曬處理的蔬菜,吃豬肉較多。常吃的主食有乾飯、粘豆包、散狀、粘糕餅、格格豆、煎餅餄餎麵條、粥等,逢年過節吃餃子、包子、饅頭、千層餅、餡餅等麵食。[191]

教育

內蒙古大學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少數民族地區創辦的第一所綜合性大學。圖為內蒙古大學民族博物館
內蒙古大學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少數民族地區創辦的第一所綜合性大學。圖為內蒙古大學民族博物館

內蒙古高等教育較為薄弱,學位授權點、「雙一流」入選數量等高等教育指標在省級行政區中排名較低。[200]截至2017年末,內蒙古自治區共有普通高等學校53所,在校生44.8萬人。[123]內蒙古大學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少數民族地區創辦的第一所綜合性大學,1978年被列為全國重點大學,是內蒙古唯一一家入選211工程雙一流建設的高校,學校入選一流學科建設高校,生物學學科入選雙一流建設學科。[201][202][203]

內蒙古設有自小學到大學的雙語教育體系,蒙古族中小學可以用蒙語授課、加授漢語,也可以用漢語授課、加授蒙語。[204]朝鮮族中小學也有類似的政策。[205]蒙語或朝語授課的考生高考需參加民族漢考,高考外語分數為外國語與民族漢考成績加權;漢語授課的蒙古族考生高考需加試蒙古語文乙,外語科目分數為外國語與蒙古語文乙加權。[206]自治區為蒙授學生單列招生計劃、單獨劃分數線,允許蒙授學生報考自治區外高校漢語授課專業。[205]蒙古族、達斡爾族、鄂倫春族、鄂溫克族、俄羅斯族考生在高考中享受10分的政策加分。[註 20][208]內蒙古自治區義務教育實施免收學雜費、免費提供教科書,免費為小學一年級學生發放新華字典,免費為蒙古語授課學生發放蒙古語詞典。[209]2013年,內蒙古自治區開始實施高中階段免費教育,實施免學費、免費提供教科書。[210][211][212]

但是,內蒙古自治區教育廳於2020年8月26日發佈新政策,要求當地以蒙古語授課的小學自9月1日起改用教育部中小學統編《語文》教材,以及往後2年逐步開始在小學一年級的政治課、歷史課改用統編教材以及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普通話)授課所引發的爭議,新教材與小學推廣普通話新政策引起當地民眾不滿,並引發一系列公民不服從運動。新措施引發當地民眾上街抗議示威,內蒙古的一些藝術家、樂團、體育協會等,亦發表聯合聲明,反對當局強行執行漢語教育[213]面對蒙古族的抗議,內蒙古巴彥淖爾公安局3日發佈了《關於依法嚴厲打擊涉國家統編教材使用違法犯罪行為的通告》(以下簡稱《通告》)。《通告》稱有「別有用心」人士歪曲國家政策,造謠傳謠,煽動、挑唆民眾非法集會、遊行,公安局將依法嚴厲打擊[69]。在雙語教育改革風波後一個月,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人大常委會主任石泰峰在「加強和改進民族工作專題民主生活會會議」上表示,要深刻吸取這次雙語教學改革問題的教訓,絕不能在方向性、原則性問題上出現偏差。此外,他也強調,要堅定不移推進雙語教學改革[70]

旅遊

內蒙古自治區旅遊資源豐富多樣,包括草原、森林、湖泊、濕地、沙漠、冰雪、溫泉、口岸、民族風情、歷史名勝等多種類型。[214][215][216]內蒙古自治區有5處國家5A級旅遊景區,滿洲里市中俄邊境旅遊區、鄂爾多斯市響沙灣旅遊景區、成吉思汗陵旅遊區、地跨興安盟和呼倫貝爾市的阿爾山·柴河旅遊景區、克什克騰石陣旅遊景區。[217][218]國家重點風景名勝區有2處,即扎蘭屯風景名勝區和額爾古納風景名勝區。[219][220]主要景區還有呼倫貝爾草原國家公園、希拉穆仁草原、可汗山草原、溫根塔拉草原、鄂爾多斯草原、通湖草原、海拉爾國家森林公園、莫爾道嘎國家森林公園、紅花爾基樟子松國家森林公園、老牛灣黃河大峽谷、庫布其國家沙漠公園、銀肯塔拉沙漠、察哈爾火山地質公園、碧海陽光溫泉、布龍湖溫泉、敖漢溫泉城、元上都遺址大召五當召美岱召、喀喇沁親王府、內蒙古博物院、昭君博物院、蒙牛工業旅遊區、伊利—乳都科技示範園、北方兵器城等。[216]

體育

競技體育中,內蒙古自治區的優勢項目包括馬術、射擊、單車、競走、男子柔道、拳擊、男子自由式摔跤、男子曲棍球、長跑等。[221][222]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十三屆運動會上,內蒙古自治區代表團共奪得7枚金牌、10枚銀牌、20枚銅牌(含群眾項目奪得的1枚金牌、1枚銀牌、3枚銅牌)。[221]內蒙古自治區將承辦2020年第十四屆全國冬運會。[223]2008年夏季奧運會拳擊男子81公斤級冠軍張小平是首位奪得奧運會獎牌的內蒙古選手。[224][225]2017年,內蒙選手楊家玉奪得倫敦田徑世錦賽女子20公里競走金牌。知名內蒙古運動員還有巴特爾、劉同晏、張瑩瑩吳樹根王浩等。[223]

2014年9月,內蒙古自治區被列為中國第一個足球改革發展試點省區。[226]截至2018年1月,自治區已投入52億元人民幣進行人才培養、賽事組織、場館建設。自治區設立了內蒙古足球超級聯賽、甲級聯賽、乙級聯賽、女子足球聯賽等多項賽事,校園足球設立校長杯、旗縣長杯、盟市長杯和主席杯四級賽事,並在部分幼兒園試辦娜荷芽杯比賽。截至2017年底,內蒙古擁有社會足球場2,639塊,等級裁判和等級教練分別為3,086人和3,173人,註冊青少年球員10,473人。[227][228]成為改革發展試點省區之後三個月內,呼和浩特市引進了剛剛升入中國足球甲級聯賽的太原中優嘉怡足球俱樂部。俱樂部隨即改名內蒙古中優足球俱樂部[229][230][231]內蒙古稀土高新足球俱樂部女足自2018年起參加中國女子足球甲級聯賽[232]

搏克賽馬射箭是蒙古族的「男兒三藝」,也是那達慕的傳統項目。[233][234]那達慕通常在每年七、八月牲畜正肥時舉辦[235],內蒙古每年有成百上千場[236]。自治區自1990年起每年舉辦內蒙古自治區旅遊那達慕大會[233]。蒙古族的傳統體育項目還有賽駱駝、擲布魯、套馬等。[234]賽馬、射箭、摔跤也是達斡爾、鄂溫克、鄂倫春等民族的傳統體育運動。[237][238][239]此外,內蒙古民間體育運動還有漢族的登高拔河[240],達斡爾傳統曲棍球[237],鄂溫克族搶樞、米日干車、伊勒玻奇仁[238][241][242],鄂倫春族的樺皮船賽、拽棍[239],滿族的珍珠球[243],回族武術[244]等。

遊藝

蒙古族的傳統遊戲有吉日格蒙古象棋、帕爾吉、羊拐遊戲等。[234]

名人

政治

內蒙古自治區四大機構現任領導人
機構 Danghui.svg
中國共產黨
內蒙古自治區委員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

內蒙古自治區人民代表大會
常務委員會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

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
Charter of the Chinese People's Political Consultative Conference (CPPCC) logo.svg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
內蒙古自治區委員會
職務 書記 主任 主席 主席
姓名 孫紹騁[245] 石泰峰[246] 王莉霞(女)[247] 李秀領[248]
民族 漢族 漢族 蒙古族 漢族
籍貫 山東省海陽市 山西省榆社縣 遼寧省建平縣 江蘇省徐州市銅山區
出生日期 1960年7月(62歲) 1956年9月(65歲) 1964年6月(58歲) 1962年12月(59歲)
就任日期 2022年4月 2020年1月 2021年8月 2019年1月

注釋

  1. ^ 車牌寫作「蒙」
  2. ^ 大窯遺址四道溝地點的測年結果不一,熱釋光法結果為31萬年,古地磁法為70萬年,有學者綜合兩種方法的結果主張為50萬年。有學者認為對四道溝地點的熱釋光法測定有技術問題,古地磁法更可信。還有學者認為大窯遺址的年代雖不及70萬年,但確定屬於舊石器時代早期。[4]
  3. ^ 2007年內蒙古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內蒙古通史》稱內蒙古中南部尚未發現新石器時代早期遺存。[3]:272017年1月,內蒙古自治區文物考古研究所稱此前在烏蘭察布市化德縣德包圖鄉裕民村發現了7處新石器時代早期遺址,是當時內蒙古中南部已知最早的新石器時代遺存。[6]
  4. ^ 遼朝國號曾幾次在遼、契丹之間更改。947年,太宗改國號為遼。983年,遼聖宗改國號為大契丹國。1066年,遼道宗再改國號為遼。[10]:6
  5. ^ 內蒙古改設行省始於清末1907年,當時清廷將東北改設行省,哲里木盟十旗分別劃入奉天省吉林黑龍江,呼倫貝爾、西布特哈地區劃入黑龍江。1928年後,卓索圖盟昭烏達盟劃入熱河錫林郭勒盟察哈爾部和四牧群屬察哈爾省烏蘭察布盟伊克昭盟土默特旗劃入綏遠省阿拉善旗額濟納旗劃入寧夏省[20][21]
  6. ^ 這五個項目是包頭鋼鐵公司內蒙古第一機械製造廠內蒙古第二機械製造廠、包頭第一熱電廠和包頭第二熱電廠。[52]
  7. ^ 此處一五計劃間的增長率以1957年相對1952年計算,下同。
  8. ^ 除上文提到的5項重點工程以外,還有大興安嶺森林採伐基地、集二鐵路包蘭鐵路、集寧肉聯廠、海拉爾肉聯廠等。
  9. ^ 呼倫貝爾盟除突泉縣、科爾沁右翼前旗以外均劃入黑龍江省,哲里木盟與呼倫貝爾盟的突泉縣、科爾沁右翼前旗屬吉林省,昭烏達盟改屬遼寧省,巴彥淖爾盟阿拉善左旗與阿拉善右旗的巴彥諾爾、烏力吉、塔木素、阿拉滕敖包、筍布爾等公社改屬寧夏回族自治區,巴彥淖爾盟阿拉善右旗餘下部分和額濟納旗歸入甘肅省。[59]
  10. ^ 土地面積為第二次全國土地調查結果數據,比沿用的118.3萬平方公里少,主要是與其他省市的爭議面積沒有計算。
  11. ^ 常住人口為2020年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
  12. ^ 涼城縣曹碾滿族鄉赤峰市松山區當鋪地滿族鄉喀喇沁旗十家滿族鄉科爾沁右翼前旗滿族屯滿族鄉呼和浩特市新城區[93]
  13. ^ 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全國有達斡爾族131992人,其中內蒙古自治區76255人。[86]
  14. ^ 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全國有鄂溫克族30875人,其中內蒙古自治區26139人。[86]
  15. ^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全國有鄂倫春族8659人,其中內蒙古自治區3632人。[86]
  16. ^ 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結果,全國有俄羅斯族15393人,其中內蒙古自治區4673人。[86]
  17. ^ 包括其他宗教、無宗教無神論
  18. ^ 根據2018年報道,內蒙古與俄羅斯、蒙古國的11個陸路口岸中已有5個通有鐵路。[164]
  19. ^ 「六縱六橫」的縱線為包頭至大保當、包頭至滿都拉、呼市到準格爾、集寧至二連、正藍旗至錫林浩特、白音花至赤峰,橫線為集寧至通遼、集寧至張家口、大同至惠農、東勝至大同、東勝至烏海、臨河至策克。[165]
  20. ^ 內蒙古自治區自從恢復高考一直對蒙古族、達斡爾族、鄂倫春族、鄂溫克族實施高考加分。2016年,內蒙古自治區制定並通過了《內蒙古自治區民族教育條例》,將這一政策寫入自治條例。俄羅斯族考生高考加分並未寫入條例。[205][207]

參考文獻

  1. ^ 包头市城镇人口总量居全区之首. Nmg.xinhuanet.com. 2015-02-11 [2017-05-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6-03-04). 
  2. ^ 嘉慶《大清一統志》外藩蒙古統部:「本朝龍興,蒙古科爾沁部率先歸附,及既滅察哈爾,諸部相繼來降。……,設理藩院以統之。蓋奉正朔、隸版圖者,部落二十有五,為旗五十有一,……,是為內札薩克蒙古。」
  3.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3.06 3.07 3.08 3.09 3.10 3.11 3.12 3.13 3.14 3.15 3.16 3.17 3.18 3.19 3.20 3.21 3.22 3.23 3.24 3.25 3.26 3.27 3.28 3.29 3.30 3.31 3.32 3.33 3.34 3.35 3.36 3.37 曹永年 (編). 内蒙古通史 第1卷. 呼和浩特: 內蒙古大學出版社. 2007-09. ISBN 978-7-81115-210-4. 
  4. ^ 塔拉 (編). 草原考古学文化研究.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7-07: 17. ISBN 7-5311-6499-X. 
  5. ^ 扎赉诺尔:一座没有围墙的博物馆. 內蒙古日報. 2018-07-27 [2018-12-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29). 
  6. ^ 内蒙古发现7处新石器早期遗址. 中國新聞網. 2017-01-06 [2018-12-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30). 
  7. ^ 朱延平. 辽西区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纵横. 内蒙古东部区考古学文化研究文集. 內蒙古東部地區考古學術研討會: 9–14. 1990. 
  8. ^ 镇国之金银器 鹰顶金冠饰. 人民網-文史頻道. 2012-12-25 [2018-10-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1-30). 
  9. ^ 文物专家:《清史稿》“古稒阳道”记载有误. 中國新聞網. 2015-11-10 [2019-01-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9). 
  10. ^ 10.00 10.01 10.02 10.03 10.04 10.05 10.06 10.07 10.08 10.09 10.10 10.11 10.12 10.13 10.14 10.15 10.16 10.17 10.18 10.19 10.20 10.21 10.22 10.23 10.24 10.25 10.26 10.27 10.28 10.29 10.30 10.31 10.32 10.33 10.34 10.35 10.36 10.37 10.38 10.39 10.40 10.41 10.42 曹永年 (編). 内蒙古通史 第2卷. 呼和浩特: 內蒙古大學出版社. 2007-09. ISBN 978-7-81115-211-1. 
  11. ^ 呂思勉. 吕著中国通史. 上海: 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 1992-08. ISBN 7561708440. 
  12. ^ 《杨贵妃教鹦鹉图》 见证最早契丹贵族墓. 內蒙古晨報. 2010-06-07 [2018-10-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24). 
  13. ^ 13.0 13.1 張帆. 中国古代简史. 北京: 北京大學出版社. 2001-06. ISBN 978-7-301-04770-5. 
  14. ^ 14.0 14.1 14.2 陶健 (編). 内蒙古区情. 呼和浩特: 內蒙古人民出版社. 2006-01. ISBN 7-204-08189-7. 
  15. ^ Ц.Цэрэндорж. Алтан хан. Монголын түүх. [2019-08-1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8-11). 
  16. ^ 佛教教育基金會,http://www.budaedu.org.tw/budaedu/buda1_24.php。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17. ^ 烏雲格日勒. 绥远辛亥起义纪实.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1-02].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6-19). 
  18. ^ 18.0 18.1 烏力吉. 库伦“独立”对内蒙古的影响.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6-19). 
  19. ^ 19.0 19.1 王德勝. 民国政府治蒙政策及其统治.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1-04].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6-19). 
  20. ^ 20.0 20.1 20.2 金海. 内蒙古反改省与“高度自治”运动始末.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1-04].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3-09-22). 
  21. ^ 21.0 21.1 21.2 王德勝. 国民党对蒙政策及其统治.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1-09].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3-09-22). 
  22. ^ 寶音朝格圖. 内蒙古革命新时期的开始.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1-09].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3-09-22). 
  23. ^ 寶音朝格圖. 内蒙古革命运动的高涨.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1-09].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3-09-22). 
  24. ^ 24.0 24.1 郝維民. 内蒙古人民革命党始末.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3-09-22). 
  25. ^ 25.0 25.1 【史海钩沉】内蒙古人民革命党与内蒙古人民革命军.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8-11-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3). 
  26. ^ 王德勝. 腥风血雨中的共产党人.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1-15].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3-09-22). 
  27. ^ 27.0 27.1 金海. 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内蒙古.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1-10].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3-09-22). 
  28. ^ 28.0 28.1 28.2 28.3 哈斯木仁. 内蒙古地区的抗日斗争.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3-09-22). 
  29. ^ 哈斯木仁; 布和. 关东军的“内蒙工作”和伪蒙疆政权的建立. 內蒙古民族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01, 27 (3): 61-65 [2018-11-11]. ISSN 1671-021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1). 
  30. ^ 農偉雄. 伪蒙军总司令李守信兴衰记 (PDF). 文史春秋. 1999, (3): 53-58 [2018-11-11]. ISSN 1005-9563.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18-11-12). 
  31. ^ 曹永年 (編). 内蒙古通史 第4卷. 呼和浩特: 內蒙古大學出版社. 2007-09. ISBN 978-7-81115-213-5. 
  32. ^ 高鳳儀. 抗战时期的民族矛盾与党派政争 国共两党在伊盟事变中的策略应对 (PDF). 1940年代的中国 上. 北京: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 2009-06: 185-202 [2018-11-15]. ISBN 7-5097-0760-9. (原始內容存檔 (PDF)於2020-12-19). 
  33. ^ 【红色记忆】蒙汉抗日游击队. 內蒙古新聞網. 2015-07-27 [2018-11-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6). 
  34. ^ 34.0 34.1 金海. 两种命运抉择中的内蒙古.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1-18].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3-09-22). 
  35. ^ 靳書科. 第十二战区接受包头、归绥、大同日伪军投降经过. 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內蒙古自治區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 (編). 内蒙古文史资料第十七辑. 呼和浩特: 內蒙古人民出版社. 1985-12: 34-47. 
  36. ^ 賽航. 蒙古民族运动的兴起.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1-18].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3-09-22). 
  37. ^ 37.0 37.1 賽航. 内蒙古自治运动和内蒙古自治政府.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1-18].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3-09-22). 
  38. ^ 任亞平 (編). 第五节 绥远和平解放. 内蒙古自治区志 共产党志. 呼和浩特: 內蒙古人民出版社. 1999-07: 152-185 [2018-11-23]. ISBN 7-204-0445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23). 
  39. ^ 神秘蒙古骑兵师:辽沈战役曾成功阻击廖耀湘兵团. 黨史博覽. 2011-01-13 [2018-11-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1-08-19). 
  40. ^ 金戈铁马骑五师. 內蒙古日報. 2012-08-01 [2018-11-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23). 
  41. ^ 賽航. 内蒙古民族民主革命的胜利.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1-23].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3-09-26). 
  42. ^ 郝維民. 中国共产党对内蒙古民族问题的政策.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95-101 [2018-10-30].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31). 
  43. ^ 慶格勒圖. 内蒙古统一的民族区域自治的实现.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137-141 [2018-10-30].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31). 
  44. ^ “蒙绥合并”前周恩来曾给内蒙古划界. 正北方網-內蒙古日報. 2015-01-09 [2018-10-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31). 
  45. ^ 慶格勒圖. 内蒙古统一的民族区域自治的逐步实现. 內蒙古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2003-03, 35 (2): 77–82 [2018-10-30]. ISSN 1000-52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31). 
  46. ^ 宋月紅. 为什么要“恢复内蒙古历史上的本来面貌”. 中國民族報. 2012-10-12 [2018-10-3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30). 
  47. ^ 慶格勒圖. 建设与巩固人民政权.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0-30].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4-01-26). 
  48. ^ 慶格勒圖. 铲除社会丑恶现象.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0-30].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4-12-23). 
  49. ^ 慶格勒圖. 三大运动.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0-30].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4-12-23). 
  50. ^ 慶格勒圖. 独具特色的社会民主改革.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0-30].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4-08-16). 
  51. ^ 慶格勒圖. 稳步进行社会主义改造.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0-30].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4-12-23). 
  52. ^ 52.0 52.1 王利中. “一五”计划与包头工业基地的建设. 當代中國史研究. 2015, (1) [2018-12-01]. ISSN 1005-495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02). 
  53. ^ 53.0 53.1 郝維民; 阿岩. 后50年经济的长足发展.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2-01].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4-12-23). 
  54. ^ 慶格勒圖. 自治区10年成就辉煌.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2-02].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4-08-16). 
  55. ^ 王德勝. 从整风到反右派斗争.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2-03].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4-01-26). 
  56. ^ 王德勝. “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的教训.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2-03].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4-12-23). 
  57. ^ 57.0 57.1 郝維民. 十年浩劫中的内蒙古.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2-04].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4-08-16). 
  58. ^ 乌兰夫及其女儿云杉简介. 人民網-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009-02-24 [2018-12-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05). 
  59. ^ 59.0 59.1 内蒙古大事年谱 1966--1970. 百年风云内蒙古.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3-09-22). 
  60. ^ 内蒙古大事年谱 1971--1975. 百年风云内蒙古.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6-19). 
  61. ^ 内蒙古大事年谱 1976--1980. 百年风云内蒙古.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6-19). 
  62. ^ 王德勝. 拨乱反正开创历史新时期. 郝維民 (編). 百年风云内蒙古. 呼和浩特: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00-12 [2018-12-13]. ISBN 753114095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4-01-26). 
  63. ^ 《黃克誠傳》編寫組. 黄克诚传. 北京: 當代中國出版社. 2012-09: 574-575. ISBN 978-7-5154-0177-5. 
  64. ^ 改革开放40年:内蒙古综合经济实力实现历史跨越. 正北方網-內蒙古. 2018-12-04 [2018-12-1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5). 
  65. ^ 电影《悲兮魔兽》穿越内蒙古煤矿的黑雾. 紐約時報. 2015-12-29 [2018-12-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13). 
  66. ^ 内蒙古:跨越生态“命门”,需要“量水而行”. 新華每日電訊. 2018-10-12 [2018-12-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5). 
  67. ^ 生物多样性减少、草原退化 竟是草原保护项目导致的. 經濟參考報. 2018-10-18 [2018-12-1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4). 
  68. ^ 許祺安. 內蒙古擬新生使用統編漢語教材 有蒙古族民眾憂遭同化發起抗議. HK01. 2020-09-01 [2020-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19). 
  69. ^ 69.0 69.1 王兆陽. 內蒙古巴彥淖爾:將嚴打非法遊行、阻撓學生上課、鼓動罷課等行為. 香港01. [2020-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19). 
  70. ^ 70.0 70.1 王兆陽. 內蒙古漢語授課風波|自治區黨委常委自我批評 指要深刻吸取教訓. 香港01. 2020-10-25 [2020-11-0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2-19). 
  71. ^ 石蘊琮 (編). 内蒙古自治区地理. 呼和浩特: 內蒙古人民出版社. 1989-10. ISBN 7-204-00537-6. 
  72. ^ 呼伦湖越来越丰盈(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蓄水量由最低时的40亿立方米恢复到112亿立方米. 人民日報. 2018-03-21 [2018-10-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22). 
  73. ^ 内蒙古湖泊近30年减少超三成 人类活动干扰是主因. 經濟參考報. 2015-04-27 [2018-10-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21). 
  74. ^ 中华人民共和国县以上行政区划代码.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 [2020-03-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4-02). 
  75. ^ 内蒙古自治区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1](第二号). 內蒙古自治區統計局. [2021-09-2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1-09-20). 
  76. ^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 《中国民政统计年鉴2014》. 中國統計出版社. 2014年8月. ISBN 978-7-5037-7130-9. 
  77. ^ 77.0 77.1 77.2 《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口統計資料匯編1949—1985》,中國財政經濟出版社,1988。第924頁。
  78. ^ 內蒙古自治區統計局,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79. ^ 《2000年人口普查中國民族人口資料》,民族出版社,2003。第4—8頁。
  80. ^ 內蒙古自治區發佈2010年第六次全國人口普查主要數據公報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81. ^ 内蒙古自治区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第一号). 內蒙古自治區統計局. 2021-05-20 [2022-07-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8-04). 
  82. ^ 內蒙古自治區統計局. 4-2 年末总人口数及构成. 內蒙古統計年鑑2018. 中國統計出版社. [2019-02-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03). 
  83. ^ 內蒙古自治區統計局. 4-3 人口出生率、死亡率、自然增长率. 內蒙古統計年鑑2018. 中國統計出版社. [2019-02-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03). 
  84. ^ 自治区人口综述(2017年度).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7-08-14 [2019-02-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04). 
  85. ^ 人口与土地利用.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7-08-14 [2019-02-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03). 
  86. ^ 86.0 86.1 86.2 86.3 86.4 86.5 86.6 86.7 86.8 國務院人口普查辦公室、國家統計局人口和就業統計司 (編). 1-6 各地区分性别、民族的人口. 中國2010年人口普查資料. 中國統計出版社. [2018-10-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7-16). 
  87. ^ 规范社会市面蒙汉两种文字并用工作. 內蒙古日報. 2014-12-23 [2018-10-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23). 
  88. ^ 中國2010年人口普查:第一部分 全部数据资料,第一卷,概要,1-6 各地區分性别、民族的人口. Stats.gov.cn. [2017-05-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11-20). 
  89. ^ 89.0 89.1 内蒙古古代人口.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8-09-22 [2019-02-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02). 
  90. ^ 90.0 90.1 閆天靈. 塞外蒙汉杂居格局的形成与 蒙汉双向文化吸收. 中南民族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2004-01, 24 (1): 80–85. 
  91. ^ 91.0 91.1 91.2 内蒙古近代人口.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8-11-25 [2019-02-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02). 
  92. ^ 民族人口数量和分布.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8-09-22 [2019-02-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07). 
  93. ^ 93.0 93.1 满族. 文化內蒙古. 內蒙古教育出版社. [2018-10-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28). 
  94. ^ 94.0 94.1 回族. 內蒙古區情網. [2018-10-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27). 
  95. ^ 达斡尔族.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國家民委網站. [2018-10-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27). 
  96. ^ 鄂温克族.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國家民委網站. [2018-10-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27). 
  97. ^ 鄂伦春族.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國家民委網站. [2018-10-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27). 
  98. ^ 中国唯一俄罗斯民族乡:异域风情范儿的边疆小镇. 中國新聞網. 2017-08-13 [2018-10-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27). 
  99. ^ 俄罗斯族.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國家民委網站. [2018-10-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0-27). 
  100. ^ 100.0 100.1 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言文字工作条例. 內蒙古自治區民族事務委員會. [2019-02-16]. [永久失效連結]
  101. ^ 内蒙古自治区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办法. 內蒙古人大. 內蒙古自治區人大常委會辦公廳. [2019-02-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17). 
  102. ^ 内蒙古自治区社会市面蒙汉两种文字并用管理办法. 內蒙古自治區民族事務委員會. [2019-02-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8). 
  103. ^ 内蒙古抢救保护少数民族濒危语言. 新華網. 新華社. 2018-12-28 [2019-02-1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16). 
  104. ^ Fenggang Yang, Graeme Lang. Social Scientific Studies of Religion in China. BRILL, 2012. ISBN 9004182462. pp. 184-185, reporting the results of surveys held in 2004 by the Minzu University of China. Quote from page 185: «[...] the registered adherents of the five official religions comprise only 3.7% of those [populations] in Inner Mongolia. When we compare this final statistic with Minzu University research team's finding that 80% of the inhabitants of Inner Mongolia worship Tian (loosely translated "Heaven") and aobao (traditional stone structures that serve as altars for sacrifice), it is evident that the official calculations of registered religious believers are markedly low, and the policy decisions based on these numbers lack the necessary grounding in reality. [...] Foreign religions can be transformed into indigenous ethnic religions, and the traditional folk religions of China's ethnic minorities can integrate and neutralize non-native religions. Thus, China's ethnic religions should not be regarded as social burdens or challenges, but rather as valuable cultural assets.»
  105. ^ Jiayu Wu, Yong Fang (2016). Study on the Protection of the Lama Temple Heritage in Inner Mongolia as a Cultural Landscape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Journal of Asian Architecture and Building Engineering, v. 15 n. 1, January 2016. Note that the article, in an evident mistranslation from Chinese, reports 30 million Tibetan Buddhists in Inner Mongolia instead of 3 million.
  106. ^ 106.0 106.1 Chinese Spiritual Life Survey (CSLS) 2007, China General Social Survey (CGSS) 2009. Results reported by: Xiuhua Wang (2015, p. 15)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107. ^ Min Junqing. The Present Situation and Characteristics of Contemporary Islam in China. JISMOR, 8. 2010 Islam by province, page 29頁面存檔備份,存於互聯網檔案館). Data from: Yang Zongde, Study on Current Muslim Population in China, Jinan Muslim, 2, 2010.
  108. ^ 108.0 108.1 108.2 内蒙古自治区宗教概述. 內蒙古區情網. [2018-11-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5-11). 
  109. ^ 藏传佛教在内蒙古.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2-05-15 [2019-03-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27). 
  110. ^ 磴口旅游服务业招商项目手册. 巴彥淖爾市文化旅遊. 巴彥淖爾市旅遊發展委員會. 2018-01-29 [2019-04-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2-10). 
  111. ^ 内蒙古寺庙 蒙古族的宗教生活. 中國網. 2009-08-12 [2019-04-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4-30). 
  112. ^ 【内蒙古之最】内蒙古最大藏传佛教寺院. 正北方網-內蒙古日報. 2017-08-17 [2019-04-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10). 
  113. ^ 伊斯兰教的传入与发展.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8-09-23 [2019-03-1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13). 
  114. ^ 天主教.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5-01-19 [2019-03-1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12). 
  115. ^ 基督教的传入与发展.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9-02-19 [2019-03-2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13). 
  116. ^ 劉春子. 内地会在绥远地区的发展过程. 內蒙古社會科學(漢文版). 2011, (5): 79-82 [2019-03-21]. ISSN 1003-528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21). 
  117. ^ 基督教.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5-01-19 [2019-03-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13). 
  118. ^ 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额尔古纳东正教堂圣英诺肯提乙堂. 中國人類學民族學研究會. [2019-0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3). 
  119. ^ 中國正教會祝聖教堂 五十年來首次意義重大. 公教報. 2009-09-13 [2019-0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09-09-16). 
  120. ^ 东正教.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5-01-09 [2019-01-1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3). 
  121. ^ 道教的传入.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7-12-11 [2019-03-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13). 
  122. ^ 蒙古族风情.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1-12-21 [2019-03-2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29). 
  123. ^ 123.0 123.1 内蒙古自治区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內蒙古新聞網. 2018-03-28 [2018-10-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3-28). 
  124. ^ 地方GDP年报有看头. 人民日報海外版. 2018-02-03 [2018-10-2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2-03). 
  125. ^ 内蒙古GDP增速8年全国第一 难掩富省穷民尴尬. 東北新聞網. 2010-05-19 [2019-0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9). 
  126. ^ 内蒙古改革开放40年:人均GDP位居全国第9. 第一財經. 2018-11-03 [2019-0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0). 
  127. ^ “八连冠”内蒙古为何不再追求GDP增速全国第一. 人民日報. 2010-08-19 [2019-0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9). 
  128. ^ 从北疆“强三角”迈向“增长极”——呼包鄂高质量发展龙头效应凸显. 新華網. 新華社. 2018-07-17 [2019-0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9). 
  129. ^ 内蒙古东部经济在崛起. 新華網. 2012-05-15 [2019-01-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09). 
  130. ^ 农牧业处郭计珍解读2018年内蒙古农牧业数据. 內蒙古自治區統計局. [2019-02-2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5). 
  131. ^ 从“吃粮靠调”到“国家粮仓” 内蒙古粮食年产超3000万吨. 中國新聞網. 2018-12-06 [2019-04-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2). 
  132. ^ 内蒙古:牛奶羊肉产量位居全国首位. 中國食品報. 2018-12-11 [2019-03-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06). 
  133. ^ 133.0 133.1 内蒙古自治区区情. 新華網. [2019-03-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06). 
  134. ^ 内蒙古自治区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 內蒙古自治區統計局. 2019-03-05 [2019-04-05].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2-08-13). 
  135. ^ 我区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积极成效. 內蒙古自治區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2018-09-28 [2019-04-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4-04). 
  136. ^ 136.0 136.1 草原资源.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2-05-19 [2019-03-0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06). 
  137. ^ 2018年全区规模以上工业经济运行情况. 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 2019-01-24 [2019-02-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4). 
  138. ^ 138.0 138.1 2018年全区工业运行情况分析. 內蒙古自治區統計局. 2019-02-03 [2019-02-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4). 
  139. ^ 2018年内蒙古煤炭产量全国第一 生产形势稳中向好. 內蒙古自治區統計局. 2019-02-22 [2019-02-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4). 
  140. ^ 内蒙古改革开放40年:人均GDP位居全国第9. 第一財經. 2018-11-03 [2019-02-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0). 
  141. ^ 综合能源基地实至名归. 中國能源報. 2017-08-14 [2019-02-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7-08-26). 
  142. ^ 2018年全区电力生产快速增长. 內蒙古自治區統計局. 2019-02-21 [2019-02-27].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7). 
  143. ^ 143.0 143.1 2018中国企业500强排行榜(内蒙古篇). 中商情報網. 2018-09-03 [2019-02-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4). 
  144. ^ 2018中国煤炭企业50强名单发布. 國家煤炭工業網. 2018-08-07 [2019-02-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9-23). 
  145. ^ 2018中国煤炭企业煤炭产量50强名单发布. 國家煤炭工業網. 2018-08-07 [2019-02-2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9-23). 
  146. ^ 内蒙古五大产业链初步形成. 中國化工報. 2015-12-31 [2019-02-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6). 
  147. ^ 内蒙古煤制油煤制气产能领跑全国. 新華社. 2016-12-03 [2019-02-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6). 
  148. ^ “煤都”鄂尔多斯变身中国最大现代煤化工基地. 經濟參考報. 2018-06-21 [2019-02-26].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7). 
  149. ^ 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步伐 加快 “三去一降一补”成效显现 内蒙古经济“颜值”更高“气质”更佳. 呼和浩特日報. 2018-10-08 [2019-02-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8). 
  150. ^ 内蒙古自治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一个五年规划纲要. 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 [2019-02-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8). 
  151. ^ 内蒙古自治区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 (PDF).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 [2019-02-28]. (原始內容 (PDF)存檔於2019-02-28). 
  152. ^ 包头稀土高新区:从挖矿卖土到“点土成金”. 科技日報. 2018-11-06 [2019-02-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06). 
  153. ^ 内蒙古包头稀土高新区打造“中国磁谷”. 中國高新技術產業導報. 2018-09-19 [2019-02-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8). 
  154. ^ 创新驱动 绿色发展 稀土高新区加快建设沿黄生态经济带 打造自治区高质量发展示范区. 包頭日報. 2018-09-29 [2019-02-28].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8). 
  155. ^ 【砥砺奋进的五年】从包钢到伊利 内蒙古工业经济实力迅速增强. 內蒙古新聞網. 2017-07-05 [2019-03-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1-17). 
  156. ^ 【推进重点工作重点项目】现代装备制造业在黄金机遇中崛起(图). 正北方網. 2015-06-08 [2019-03-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5-12). 
  157. ^ 北方股份连续第6年入榜全球工程机械制造商50强. 中國兵器工業集團. 2018-07-17 [2019-03-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01). 
  158. ^ 伊利——内蒙古乳业的“领头羊”. 中國日報網. 2017-08-27 [2019-03-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06). 
  159. ^ 解读伊利2018年财报:营收近800亿,同比增长115亿,净资产收益率全球乳业第一. 新華網. 2019-02-28 [2019-03-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8). 
  160. ^ 世界上最大的羊绒加工基地. 內蒙古日報. 2017-04-15 [2019-03-0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3-06). 
  161. ^ 内蒙古大力推进战略性新兴产业. 經濟日報. 2018-04-01 [2019-02-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4). 
  162. ^ 内蒙古云计算服务器装机容量年底达到70万台. 內蒙古新聞網. 2016-11-03 [2019-02-2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24). 
  163. ^ 内蒙古铁路运营里程达1.37万公里,位居全国各省份第一. 澎湃新聞. 2018-08-31 [2018-11-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9). 
  164. ^ 164.0 164.1 内蒙古安全便捷高效绿色经济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正在加快形成. 正北方網-內蒙古日報. 2018-08-21 [2018-11-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08-21). 
  165. ^ 165.0 165.1 呼铁局十大新建项目相继开工. 內蒙古晨報. 2006-06-17 [2018-11-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9). 
  166. ^ 166.0 166.1 【特别报道】期盼与高铁时代早日握手. 內蒙古新聞網. 2015-03-12 [2018-11-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9). 
  167. ^ 内蒙古首条高铁开通 未来呼和浩特到北京仅3小时. 人民網. 2017-08-03 [2018-11-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9). 
  168. ^ 168.0 168.1 改革开放40周年 大交通让草原变小了. 內蒙古新聞網. 2018-08-25 [2018-11-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9). 
  169. ^ 呼和浩特机场成为全国第32家“千万级”机场. 內蒙古日報. 2017-12-20 [2018-11-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9). 
  170. ^ 呼伦贝尔机场旅客吞吐量突破200万人次. 內蒙古新聞網. 2017-11-09 [2018-11-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9). 
  171. ^ 鄂尔多斯国际机场年旅客吞吐量突破200万人次. 內蒙古新聞網. 2017-12-12 [2018-11-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9). 
  172. ^ “飞”出来的答卷 ――包头机场年旅客吞吐量突破200万人次记. 內蒙古日報. 2018-01-11 [2018-11-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9). 
  173. ^ 内蒙古首家支线航空公司获筹建认可批复 计划明年初首飞. 新華網. 2018-08-20 [2018-11-1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8-11-19). 
  174. ^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編). 第三篇 水路运输. 内蒙古自治区志·公路、水运交通志. 呼和浩特: 內蒙古人民出版社. 2001 [2019-03-31]. ISBN 7-204-05585-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8-09). 
  175. ^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編). 概述. 内蒙古自治区志·公路、水运交通志. 呼和浩特: 內蒙古人民出版社. 2001 [2019-03-31]. ISBN 7-204-05585-3.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8-09). 
  176. ^ 蒙古族长调民歌.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 2018-07-06 [2019-02-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09). 
  177. ^ 蒙古族的长调和短调. 中國網. 2003-11-01 [2019-02-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3-06-01). 
  178. ^ 蒙古族民间乐曲之潮尔音哆. 內蒙古民俗網. 2018-04-24 [2019-02-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09). 
  179. ^ 蒙古族长调民歌. 中國網. 2009-10-20 [2019-02-09].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5-04-27). 
  180. ^ 180.0 180.1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編). 第五篇 第四章 第一节 蒙古族民间乐曲与歌舞. 内蒙古自治区志·民俗志. 北京: 方志出版社. 2012-02 [2019-02-09]. ISBN 978-7-5144-043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11-29). 
  181. ^ 娜若•卡吉德玛. 中國華文教育網. [2019-02-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12). 
  182. ^ 草原上的“安代”和《安代舞》. 中國網. [2019-02-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2-06-26). 
  183. ^ 内蒙古整理藏传佛教密宗乐舞《娜若-卡吉德玛》. 新華網. 新華社. 2006-10-01 [2019-02-10].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12). 
  184. ^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編). 第五篇 第四章 第二节 汉族民间乐曲与歌舞. 内蒙古自治区志·民俗志. 北京: 方志出版社. 2012-02 [2019-02-11]. ISBN 978-7-5144-0430-2. (原始內容存檔於2020-08-09). 
  185. ^ 185.0 185.1 185.2 185.3 蒙古族饮食习俗. 內蒙古區情網. 內蒙古自治區地方志編纂委員會辦公室. 2014-12-14 [2019-02-04].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9-02-09). 
  186. ^ 蒙古奶茶. 陳巴爾虎旗人民&#